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2 10:54:05

《唯识方隅》—罗时宪教授




       《唯识方隅》是吾师罗孔章先生写给有志研寻佛家唯识学的一本极有深度的「入门著作」。
       全书共分四章:前导第一、诸行第二、真如第三、解行第四。       目的在「辨说唯识要义,以晓初学」。

       本书<前导>与<诸行>两章,早于一九六八年在《法相学会集刊》第一辑发表,使学人于唯识义海之中得其津渡。及后罗师《成唯识论述记删注》分册出版,并亲为讲演。那时除《删注》外,其余有分量而不失慈恩家法的参考书实不易得,故王联章、刘万然、张汉钊诸君子倡议重印《唯识方隅》。于是在一九七八年,本书上卷便以单行本的方式流行于世,对钻研唯识学的人而言,自是一个极大的喜讯。

       上卷<前导>一章,通过「三自性」的分析,辨解「空宗」与「有宗」的精神意趣,以统摄一切大乘教法。
       同时列举两宗的主要论籍,为欲探究空有两轮的学人,提供了最基本的资料。
       「空宗」以遮作表,「有宗」即用以显体;
       「空宗」亦名「中观宗」,「有宗」亦名「唯识宗」。


       本书既以《唯识方隅》来命名,故<前导>的后半部,便详述「唯识」的意义,以及「唯识学」的源流,即从教史角度,介绍「唯识学」的渊源、建立、承传与发展。
       至于<诸行>一章,则分别从「唯识学」中有关心识的「现行」与「种子」一显一隐的两个途径,剖析现象界的生成和变化,如是乃至心识的内部结构、心王与心所的相应关系、业感缘起等等问题。其中不少的图解与表解,更是罗师对唯识理论加以综合与抉择的心得,给与学人莫大的开导与启示。

       《唯识方隅》上卷流行了十多年,不少佛徒与学人亦赖此而得以窥见「唯识学」的奥义所在,对探研唯识学理获致很大助力。于此期间,罗师致力于《成唯识论述记删注》后数册的撰着与《现观庄严论略释》、《瑜伽师地论纂释》等等经论的著述,以致《唯识方隅》下卷尚未面世,因而学人对<真如>与<解行>两章亦唯有引领等待。

       今年罗师自加回港,于百忙中完成了<真如>与<解行>两章,使《唯识方隅》一书,得以全部完成,闻者莫不雀跃称庆。<真如>一章,是对待于<诸行>而作。因为诸行是用,真如是体,用不离体,体不离用,唯其证体,然后大用的胜利始可获得,因此在<诸行>之后,别撰<真如>一章,以明真如的意义、体用的关系,乃至证会真如的方法和效益等。

       佛家不尚空谈,尤重实践,所以在<诸行>与<真如>二章之后,撰述唯识学有关「知识论」与「实践论」的<解行>一章。   
       「解」是「量论」,属「知识论」的范畴,「行」是「修行」,属「实践论」的范畴,昔者熊十力先生着《新唯识论》,祇及「境篇」,未成「量论」,所以多处嗟叹「量论未作」,引为毕生憾事。
       今罗师不但以轻盈的笔触,撰述「量论」的奥义,且把陈那、法称理论的精华,揉合成一个圆满的佛家知识论体系。祇有掌握了这个体系,然后立正破邪,得其轨范,因此法称认为「知识是正确行为的先导」,这话实不我欺的!「知而不行,祇是未知」,所以罗师在「量论」之后,旋即介绍唯识家的修行理论,其中包括修行的根基、修行的历程和修行的方法。使读者可以依循正确的途径,以达成知行合一、从闻思修到三摩地的修行证果之宗趣。

       《唯识方隅》的<前导>、<诸行>、<真如>与<解行>等四章既成,则唯识思想在境、行、果三方面无不赅备,而撰述一气呵成,不必再有上、下卷的分别。
       因此今次付印,把上卷的旧文与下卷的新作,合成完整的一部,由陈琼璀女士负责校对,金刚乘阿阇黎吕荣光先生损资出版,分人以财,犹谓之惠,况玉成此法施功德,岂算数之所能及耶?
       读此书者,思念此书的殊胜因缘与作者的慈悲心血,想必能发心精进,毋负厚望!

弟子李润生敬序
公历一九九一年七月四日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2 11:09:21

重印《唯识方隅》序

       大乘佛法思想的体系,近人太虚大师认为:可分作法性空慧、法相唯识及法界圆觉三宗,亦即中观、瑜伽及如来藏三系。这就中国佛学的发展来说,固然可作上述的划分。       但若从印度大乘佛学思想的发展看,则正如唐义净于《南海寄归传》中说:不外乎中观与瑜伽两大主流,如来藏的学说袛能视作大乘空有两宗思想发展过程中,为解释佛性存在问题而出现的探索时期的思想,而如来藏学说后来亦消融于瑜伽行派的学说中。此外,就思想的渊源说,大乘空有二宗均植根于阿含圣典,如来藏学说中的自性清净心观念却非渊源于原始佛教。其说虽有建立佛性存在根据的诚意,但却不免落入一元论的窠臼,未足以解释现实人生的真相。不若瑜伽行派的赖耶缘起说,一方面说明人生染污的现象,同时亦建立众生心识转染成净的依据。故此,大乘佛法思想的体系,实应以空有两宗为主流。
       从历史发展的程序说,《解深密经》的三时判教正足反映中观思想出现于大乘佛教的初期,据般若经的奥义,直探缘起性空的实相,故其学说在思想史上自有不可磨灭的价值。但中观的教学方法着重排遣名相,扫荡情执,以显诸法实相非语言文字所可描述,亦超越一切相对的思惟概念。它的优点固能不须凭借繁琐的哲学概念,而能直显宇宙最究极的真理,但却往往非利根上智者不能领悟。末流所及,便容易堕于虚无主义,以至否定宗教道德的存在价值。这在晋隋间的译典如竺法护译的《济诸方等学经》及毘尼多流支译的《大乘方广总持经》,以至唐贤的经论注疏中均时有论及。       瑜伽学派的法相唯识说便是在这种思想背景中继空宗而兴起,一方面集部派中说一切有、经量等部精粹,疏解无我而有业感流转的疑难;另一方面,以赖耶缘起、万法唯识的理论,挽救大乘空宗末流恶取空者的弊端及如来藏学说的阙失。而就思想发展的必然轨迹来说,中观学派开始着重平面的理智证验,瑜伽学派则发展至立体的心识净化要求。不但切合人生渐进的修养次第,同时亦兼顾到宗教思想发展中对理论与实践不同层面满足的必要。
       中国法相唯识思想的传述,前后有真谛、玄奘新旧二译,而以玄奘的新译最能显明瑜伽行派的真义。       玄奘的学系,直承印度护法、戒贤一系,与慈尊、无着、世亲、陈那一脉相承。但奘师重于译业,对唯识思想在中国的推广弘扬,则功在窥基、慧沼、智周慈恩三祖。当时影响所及:南山道宣依据唯识义理,以思心所种子为戒体,建立「心法戒体论」,其四分律学因此凌驾于相州法砺、东塔怀素之上而独盛于由中国。法藏贤首虽提倡华严五教以抗衡唯识的深密三时,但据近人吕澄考证,其判教及观行的理论,却颇有因袭唯识之嫌;及至清凉澄观撰述《华严大疏》、《随疏演义钞》,对唯识义理的采撮更多,故论者以为其说与法藏已相径庭。南北朝以来盛行的摄论师及俱舍师,由于玄奘重译二论,纠正前代误失,从此《俱舍论》成为唯识学者兼读以明学统源流之书,《摄大乘论》则更成为此宗学者入门的必修典籍;于是摄论、俱舍二师从此便并归唯识一系。自西方净土法门盛行以来,历代各宗学者对弥陀净土属于报土还是化土的解说,颇有分歧,摄论师提倡「别时意说」,对弥陀净土的弘扬打击尤大,及至唐代唯识诸师,提倡弥陀净土兼具报化二种,并以诸佛菩萨净识净种建立净土加以解说,西方净土法门的理论基础纔得巩固。此外,藏密黄教宗师宗喀巴所着的《菩提道次第论》中,盛弘止观之学,其中颇多取材自《瑜伽师地论》,虽非受中土慈恩诸师的影响,但与唯识思想关系的密切,亦可见一斑。至于唯识思想对后代中国思想界影响的事例,亦俯拾即是:如晚明王夫之作《相宗络索》,对唯识学说,颇有契会:清人龚自珍作《发大心文》,更引用因明三支比量;清末谭嗣同着《仁学》一书,涉及唯识义理尤多;近代朴学大师章太炎,更以唯识义理疏释儒道诸家,所着《齐物论释》、《诸子略说》最为显著;熊十力著《新唯识论》等书以创立新儒学自居,但其渊源唯识甚为明显,难脱儒表佛里之讥。凡此种种,皆可见唯识一宗于佛教内外,影响极为深远。欧阳竟无先生说:“学莫精于唯识”,实非虚语。
       唯识学说能在中国哲学思想史上造成如此深远的影响,玄奘、窥基等慈恩宗匠功不可没。但近年却有人以为奘师对唯识典籍的翻译有根本上的误失,那就是认为玄奘未能把唯识应作“唯表”的原义译出。其理由是根据早年法国学者莱维(S.Lévi)发现《唯识三十颂》安慧注释的梵文本中对“唯识”一词的用语是Vij&ntilde;apti-mātra 而非Vij&ntilde;āna-mātra。考Vij&ntilde;āpti为Vij&ntilde;āna(识) 字的过去分词, 仍然具备“识”的含义, 亦可作较丰富的解释:如日人荻原云来主编的《梵和大辞典》中即列显现、表像、了别等多种含意。而唐贤诸师则多抉取其“了别”义,如窥基《成唯识论述记》卷一序中即说:“ 唯谓简别, 遮无外境, 识谓能了, 诠有内心。”其实,“显现”义说明第八识相分的作用,“ 表像”义则说明前七识相分的作用,“了别”义正足以说明各识见分的作用,各种含义皆是就识上的不同作用而划分。所谓摄境从心、舍末归本,以“识”为“了别”义,最能说明唯识思想的立场。且Vij&ntilde;ana-mātra一词含义颇丰,岂非“唯识” 一词最能概括。事实上,玄奘于其翻译的《解深密经》<分别瑜伽品>及《摄大乘论》< 所知相分>中不是明言“我说识所缘,唯识所现故。”可见玄奘对“识”具备显现、表像等各种含义亦甚明了。况且“唯识”一词亦非始创自玄奘,自菩提流支、真谛以至义净诸大译家均沿用不替。同时我们亦无从得知玄奘当时所据的梵本是用Vij&ntilde;apti-mātra 抑用Vij&ntilde;āna-mātra 一词。此外,日本学者长泽实导在《瑜伽行思想与密教的研究》一书中,专章解释Vij&ntilde;apti与Vij&ntilde;āna二字的含义,明言Vij&ntilde;āna-mātra一词之意为“唯了别”。长泽氏曾为日本大正大学佛教学研究室主任教授, 精研梵文,其说当有根据。而其它对唯识有研究而兼通梵文的日本著名学者如结城令闻、山口益、胜又俊教等均不敢轻言玄奘所译“唯识”一词有误。可见以“唯识” 一词应用“唯表”的说法,实属误导,而假若以此试图贬低慈恩一系对唯识思想的贡献,更属罔顾历史事实,不负责任的做法。
       唯识思想自慈恩诸师振兴一时,于唐中叶以后,由于战乱频仍,典籍散失,教下诸家均以研究典籍为主,缺乏安定的环境及完备的资料作为研习的条件,不免衰落。沉璧千载,直至清末杨仁山取籍东瀛, 重刻唐贤诸疏,唯识思想纔具备复兴的契机。而近代弘扬唯识最有力的:南有欧阳渐,北有韩清净,中有沙门太虚。(其中欧阳竟无、太虚均曾受学于杨仁山所创立的祇洹精舍。)而三人对唯识的研究均以慈恩诸疏为依归。
       业师罗孔章先生 早岁皈依太虚大师,亲蒙指点汲取唐贤精义之道。为学则私淑欧阳竟无先生, 得支那内学院治学的真髓。而罗师的重要著述如《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纂释》、《成唯识论述记删注》均娴于排比古疏、抉择精义,其严谨细致处则又有异于欧阳氏及虚大师,而隐然得韩清净氏之余绪。       故罗师可谓集近代唯识学三大宗匠的精粹,远绍慈恩宗风,中兴唯识学于岭南的第一人。先生治学严谨,悲心度世, 三十年来讲学著书不辍,使研习唯识学者,蔚然成风。先生于授学过程中,深感唯识典籍浩瀚,名相繁多,初入门者每每望洋兴叹,莫知所从。故特撰《唯识方隅》一书,使初学者有所依循。全书分前导、诸行、真如、解行四章,囊括唯识学基本要义,并叙其发展源流,条理分明,言简意赅。       自清末以来,唯识入门书籍虽多,以此书资料最为完备、家法最为纯粹、抉择最为精当,是最理想的入门要津。前二章于十八年前初载于《法相学会集刊》第一辑,于八年前影印单行本流通,早巳不敷应用。后二章因不便初学,迄末刊行,闻先生亦有意于日内整理成篇,以补完璧。       但目前研习唯识学者日众,亟需入门要籍以作南针,故特恳请先生俯允先将前二章略作修订,重新排印,刊行上编,以便初学。并得普明佛学会诸友好襄助印务及校对事宜,各同门及教内善信发心随喜,使是书得以顺利重印流通。谨愿以此印书功德回向先生健康长寿、福慧庄严、久住世间、嘉惠群生!

受业王联章敬识
佛历二五三零年八月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2 12:27:48

唯识方隅

       本篇依四门解说唯识要义,以晓初学 :一、前导,二、诸行,三、真如,四、解行。

甲一   前导


   乙一   三自性与空有
   乙二   唯识一词之意义
   乙三   唯识学之源流

乙一   三自性与空有

       佛家大乘经典卷帙虽多,论其要义,不外空、有两轮。“轮”是印度古代的武器。佛说法能摧破邪见,故以轮为喻。后人依此两类经典而建立之大乘学,遂有空、有两宗。

       今先说空、有两轮,次说空、有两宗。

       大乘经何以分空有两轮?
       欲解答此问题,宜从三自性说起。
       三自性亦称三自相。梵语性、相二字互训,自性就是本质,自相就是本身的状态。

       依《解深密》、《楞伽》等经, 一切法之本质或本身的状态有三种:
       一、徧计所执自性,二、依他起自性,三、圆成实自性。


       兹先说一切法,再解释三自性。

一切法者
       《成唯识论》 ,以下简称《识论》, 云:“法谓轨持。”


       法字含有二义,一是“轨”义,二是“持”义。
       轨是轨范;有自己的轨范,可令他生解,名轨。
       持谓任持; 能任持其自相而不失,名持。
       凡具有此二义者,皆名为法。


       如笔有笔之轨范,始能使他人生起知解而知其为笔;
       又此笔必须能任持其自相而不失, 否则忽而为笔, 忽而为非笔,吾人便无从认识之矣。


       又如数学上之零,有零之轨范,及任持零之自相:故零亦是法。


       故法是一切事物之公名,
       不止任何现象可称法,如称物质现象为色法,称精神现象为心法等,
       即宇宙实体亦称为法(无为法)。


       故一切法者,乃宇宙万有之总称。

徧计所执者
       谓能知之心对所知之境周徧计度,于无处执以为有,或于有处执以为无。


       自性者
       性字在佛书中有多种意义,常用者有下述三义。
       一、是体义,质义;
       如呼宇宙实体曰法性,意为一切法之实体。
       唯识实性,呼事物之本质曰自性,如说作意以警心为自性, 想以取像为自性等,等是。


       二、是德性义,性类义,如言善性、不善性等是。


       三、性相二字互训, 如呼自相( 自身的状态)亦为自性是。


       今言自性,是本质(第一解)义,或本身状态义(第三解) 。


       若法无实体质,亦无实作用,只由能知之心周徧计度而执为实有者, 名为徧计所执自性;
       如黑夜见绳而执为蛇,于五蕴和合的假体而执为实我等是。
       此徧计所执之法,本不存在,说之为空。


       唯识家说“空”义,与中观家有出入。
       关于中观家说“空”字的意义,见下文所列举《摩诃般若波罗蜜多经》第九会下。

依他起自性者
       即众缘和合所生之法。
       “他”谓众缘。


       若法,虽无一、常的自性,
       独立而不分割之谓一,不变之谓常,
       然依众缘和合而有相、用显现,即此相、用之上而假说为某法之自性;
      
       此种假说的自性,依仗他缘而有,非自然有,是为依他起自性;
       如五根、五境及诸心、心所等是。


       此自性由众缘所决定,无实自体,不可说空,故是幻有。

圆成实自性者
       即是真如,真如谓宇宙实体,义见后。


       圆为圆满,是周徧义;
       成谓成就,是恒常义;
       实谓真实,是不虚妄义。


       “圆”以简别于自相,
此指因明中前五识现量所取色、声、香、味、触之自相。
       诸法自相,局限于一法之自体,不通于余法,便非是圆。
       真如体性周徧,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故说为圆。


       “成”以简别于生灭;
       生灭虽徧于万象,然生灭之法是刹那刹那生灭变化,非实在,不名成就。
       真如体恒常,不生不灭,故说为成。


       “实”以简别于我与虚空;
       世人所执之我,小乘所执之虚空,虽说是徧,是常,然不可证会,故是虚妄,即非真实。
       真如体性真实,是无分别智所证境界;故说为实,即是实有。

       此三自性之名义,上文已大略说明。


次,应分辨其德性。
       一切法各各有其德性。


       德者得也,即某物之所以得成为某物的标志。
       如白纸之所以得为白纸者,以具有白德故;
       善人之所以得为善人者,以具有善德故。


       佛家将一切法之德性,分为有漏、无漏二种。


       漏是烦恼及烦恼种子之总称。


有漏一名具有三义:
       一、为烦恼种子所随逐,
       二、不能对治烦恼,
       三、与烦恼互相依倚而生。


       有漏亦名杂染,无漏亦名清净。


三自性之德性,
       徧计所执唯是有漏;
       依他起自性具有漏、无漏二种;
       圆成实自性唯是无漏。

若从体、用门解说三自性,
       则圆成实是体,即宇宙实体;
       依他起及徧计执是体上之用,即一切现象。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3 20:17:43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19 编辑

       诸经论中,亦有将无漏依他摄入圆成实自性者。

       三自性既明,则空有两轮之意义可得而解释。

       依唯识义,圆成实性是无分别智所证境界,非语言所能诠表,亦非寻思所能把捉;故不可说。
       于不可说之处而欲令众生悟入,则非有方便善巧不可。

何谓方便善巧?

       非究竟之谓方便,无过失之谓善巧。佛陀说法,力求以方便显示究竟,而又无过失。

       此方便善巧之门有二,即是空、有两轮。

       空轮破除徧计所执,以遮(否定)作表。

       有轮即用显体,广辨依他起性。

所谓以遮作表者

       谓意识周徧计度,执染净诸法,不如其分,

       (于无处而增益之,于有处而损减之,是谓不如其分)

       遂成大病;

       故必遮破之,而后圆成实性方能显露也。

所谓即用以显体者,

       谓依他起性之法,有造作,有生灭,无一(独立)常(固存)之自性,唯是实体上之用;

       体与用不相离,故得藉用以显体也。

       (参考欧阳渐《唯识讲义》一)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3 20:20:02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21 编辑

修学大乘,须依据经典。

       兹列举空、有两轮主要经典如后。

其不以义理为主者,

       如《称赞净土佛摄受经》、《阿弥陀经》等;

或所说义理通乎两轮者,

       如《法华经》、《大涅盘经》等,皆未列入。

       若有数种译本,则取最佳者。

       经疏价值不大者不取。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3 21:02:06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30 编辑

空 轮

《摩诃般若波罗蜜多经》六百卷   玄奘译

       本经是般若经之经集。般若经究有若干种,迄今无法确定。

       玄奘所译之今本,是当时印度般若学者所编集而成(或以为是玄奘所编,未可信)。

全经共十六会(集会十六次)。
       首五会是根本般若经,其余为杂类,称为杂般若经。
       根本五会内容相似,仅文字详略不同。可能于佛所说同一之教法因结集之人不同,而有详略也。
       在首五会中,第一、第二会最齐备,故较重要。

第一会
梵本有十万颂,汉译四百卷,近四百万字,占全经三分之二。

全会大义:
       以六度涵摄境、行、果,复以一般若度涵摄六度,以明一切法之性空如幻。
       而境、行、果又各有所涵摄:
       境摄蕴、处、界、缘起,
       行摄菩提分、四静虑、四无色定、八解脱、八胜处、九次第定、十处,
       果摄三身、四智、十力、四无畏、四无量、六神通、十八不共法、三十二相、八十随好,皆极详尽。
       慈氏作《现观庄严论》,亦释此会。

第二会
梵本二万五千颂。

       前半谈法性,后半说功德;皆就如幻义以显说。

       十六会中,此会最胜,且广略适中。

       世称此会《大品般若》,龙猛作《大智度论》以释之,慈氏《现观庄严论》,亦以判释此会为主。在中国,西晋无罗叉共竺叔兰译之《放光般若经》、竺法护所译之《光赞般若经》及姚秦鸠摩罗什译之《摩诃般若经》皆与此会同本。

第三会
       梵本一万八千颂,内容与第二会开合不同。

第四会
       梵本八千颂,内容与第二会相似,而陈义较略,故世称《小品般若》。
       慈氏《现观庄严论》亦释此会。
       在中国,第一个译大乘经者为支娄迦谶,其所译之《道行般若经》,即相当于此会,
       姚秦鸠摩罗什译之《小品般若经》亦是此会。

第五会
       梵本四千颂,
       较第四会内容相似而陈义更略。

第六会
       《胜天王般若经》。
       此会有陈婆首月那之异译。

第七会
       《文殊般若经》 。
       异译有萧梁时曼陀罗译及僧伽婆罗译,共二种,皆不重要。

第八会
       《濡首分卫经》。
       异译有刘宋释翔公本,不重要。

第九会
       此分分量最少,梵本祇三百颂。
       又名《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

       有无着释、世亲释、窥基赞述。别有罗时宪纂释,可供初学阅读。
       此分分量虽少,却能涵摄根本般若之重要义理,故在印度及中国皆受人重视。

       内容二十七个主题总括全部般若经之要义。
       通过此二十七个主题,极易掌握般若之要点。

       般若诸经不外说明“性空幻有”之理。
       所谓“ 性空”,即是说一切现象都无实在的自体。
       但空非虚无,假有的现象依然存在,即所谓“幻有”是也。
       幻有含有二重意思:
       幻有并非无有,只是对于实有而说其为非实在的;
       幻有非凭空而现,须因缘(主因为因,条件名缘)聚合而后生起。
       所以般若思想是由一双范畴——性空、幻有所构成,不能单执着某一方面。
       此经全部皆谈“性空而幻有”之问题,经末以一颂总结一经之旨趣云:“ 诸和合所为,如星、翳、灯、幻、露、泡、梦、电、云。应作如是观。”
       异译有姚秦罗什、元魏菩提流支、陈真谛、隋达摩笈多、唐义净本。

第十会
《般若理趣经》。有窥基述赞。

第十一会   布施分。

第十二会   净分。

第十三会   安忍分。

第十四会   精进分。

第十五会   静虑分。

第十六会       般若分。
       (以上参考欧阳渐《唯识讲义》一及吕澄《印度佛学源流略讲》第三讲)

《了义般若波罗蜜多经》一卷 施护译、
《五十颂圣般若波罗蜜多经》一卷 施护译、
《帝释般若波罗蜜多经》一卷 施护译,
       以上三种皆《大般若经》附庸。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卷    玄奘译

       除经末一咒外,所有文句皆从大般若经摘出。文约义富。
       有姚秦罗什,宋施护多种译本。

《思益梵天所问经》 罗什译

       此经于般若作补充,然亦重要。

此外有《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二卷 。
       此经或以为伪托(见李翊灼《佛学伪书辩略》)。须待考证。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3 21:38:01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33 编辑

有 论

《解深密经》五卷 玄奘译

       此经有四译:
       1、元魏 菩提流支译,名《深密解脱经》。
       2、刘宋 求那跋陀罗译,名《相续解脱经》。
       3、陈 真谛译,名《解节经》。
       4、唐 玄奘译,名《解深密经》。
奘译最佳。

       此经说境、行、果赅备,内容总有八品。
       除序品第一外,余七品各辨一义,而以境,行、果摄之;
       胜义谛相品第二,明胜义境;
       心意识相品第三、一切法相品第四、无自性相品第五,此三品皆明世俗境;
       分别瑜伽品第六、地波罗蜜多品第七,此二品明行;
       如来成所作事品第八,明果。

       以唯识为中心,而兼融空、有。
       为一极完善之大乘佛法概论。有宗所据经典虽有多部,然以此经特为其本。
       有圆测疏及欧阳渐集注。前者被称为佛门至宝。

《入楞伽经》七卷 实叉难陀译

       经有三译:
       刘宋 求那跋陀罗译,名《楞伽阿跋多罗宝经》。
       元魏 菩提流支译,名《入楞伽经》。
       唐 实叉难陀译,名《大乘入楞伽经》。
唐译较好。

       大乘有宗义理,分法相、唯识二门,此经谈五法、三自性,是法相义之所本;谈八识、二无我,是唯识义之所本。
       有欧阳渐疏决。

《华严经》八十卷   实叉难陀译

       本经有七处八会。
       中国译本有东晋 佛陀跋陀罗之六十卷及唐 实叉难陀之八十卷本。
       后者内容较完备,有三十九品。
       原本究竟有多少卷,现已无法知悉。据传说,本经有广、中、略三种本子,中国所译者是略本,犹有三万六千颂云。

       东汉时支娄迦谶所译之《兜沙经》(兜沙之义为“十”,以经中所言者皆是十数之法故。)即后来大部中之序品(名号品)。
       经中说种种之十法,十方皆有佛刹,菩萨经历六种十法阶次(十住、十行、十无尽藏、十回向、十地、十定。)乃得成佛。
       故本经所明者为大乘行果,是空有两宗言行果之所本。

       此外,西晋竺法护所译《渐备一切智经》即此经之<十地品> 。此品单行别名《十地经》。
       经中阐述菩萨如何入地、住地、出地及不断胜进等问题。
       将十地与菩萨行之十度相配合。
       在第六地中更明示“唯心”思想。

       在小乘教中所避谈之宇宙本质问题,本经皆有显了的说明,即“三界所有,唯是一心”(唐译《华严》三十七,<十地品>)是也。
       又佛家以十二有支总括人生一切现象,而本经则谓“十二有支皆依一心”(唐译《华严》三十七,<十地品>)。
       如是,以唯心说明宇宙与人生之原理,为后来大乘唯识宗义之依据。有澄观之《华严疏钞》,学者可披沙取金。

《密严经》三卷 地婆诃罗译

       或译为《厚严经》。
       谈阿赖耶识;于境、行、果中,多说境义;为唯识义之所本。

《菩萨藏经》二十卷 玄奘译

       即《大实积经》之<菩萨藏会> ,于大乘有轮大义,抉择赅备,为法相义及唯识义之所本。

《佛地经》一卷

       明佛地功德及种性义。有亲光释论。

《胜鬘经》一卷 菩提流支译

       即《大宝积经》之<胜鬘夫人会> 。
       内容主要在谈佛性,特别以如来藏为主题。
       此外并说三乘归于一乘之义,有窥基述记。

《无上依经》二卷 真谛译

       与前经性质相似。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3 21:50:01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34 编辑

次说空、有两宗

       龙猛(旧译龙树)、提婆,依《大般若》等经(空轮) ,造《智度》、《中观》、《百论》等论 ,是为大乘空宗。
       以其空一切情见之封执以显法性,故名空宗,亦名法性宗。
       法性者,宇宙之实体,即真如也。
       此宗又名中观宗,则从龙猛之《中观论》得名。

       无着、世亲,远宗《深密》、《楞伽》等经(有轮),近承慈氏(弥勒)所说《瑜伽师地论》(以后简称《瑜伽论》)等,以造《显扬圣教论》(以后简称《显扬论》)、《唯识三十颂》等,是为大乘有宗。
       以其建立种种法相,解释宇宙、人生道理,有则说有,无则说无(有体有用名有,无体无用名无。)力矫空宗末流之弊,故名。
       但此宗说有,乃空后之有,不同上座部等执为定实的有;
       故不惟不背于《般若经》及龙猛说空本意,反顺成之。
       又此宗辨析一切法相,令学者了知法相皆无自性,而见其为实体之显现;及了知此无自性的法相,唯是诸识所变,而诸识即实体上之用故;故亦名法相宗。(相者,相状,或体相义,法相,指现象界而言。)
       复有瑜伽宗、唯识宗等名,则从慈氏之《瑜伽论》及世亲之《唯识三十颂》立名。

       佛法入中国后,国人又建立天台宗、华严宗及禅宗等。

       天台宗出自龙猛、罗什系统,是空宗之支流;

       华严宗由地论、唯识演变而成,亦无着、世亲之余裔。

       禅宗初祖达摩教二祖慧可以《楞伽》印心,六祖说三身、四智及含藏识,则本诸唯识;五祖以《金刚般若经》教六祖,六祖又喜谈般若,则源于空宗;至其不立文字,则出于空、有两宗废诠会旨及胜义离言之意;从任何角度言,皆不能越出空、有两轮之范围。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3 22:07:26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34 编辑

空、有两宗重要论籍略如次表 :

空宗论

《大智度论》一百卷   罗什译

       龙猛释《大般若经》第二会(大品般若),引用经文而逐段加以解释。内容博大精深。
       据传此书前三十四卷对《大品般若》第一品之解释全译无缺,从第二品起,则仅择要译出。
       此书现仅存汉译。近人有疑此书非龙树所作者,然无确切之证据。
   
《中观论》 四卷   罗什译

       龙猛造颂,青目作释。又简称《中论》。
此论依《般若经》,以“八不”为中心,发挥性空缘起中道之理。
       性空则非有,缘起则非无,远离有无二边,故云中道也。
       小乘之论中只破外道封执以显中道实相(实相即实性)。并不同于否定一切之虚无主义。盖有为是之因,为是之众缘,即能幻生为是之法。故龙猛学说有破有立。然只是以破为主,以破为立耳。书共二十七品,其中二十五品则以破他的方式出现。有吉藏疏。(凡言有某某疏等,多是陈义不谬,堪为依据者。下准此。)

《十二门论》一卷    罗什译

       本颂及释皆龙猛造。
       是《中论》入门之书,破小乘徧执而显自义。
       《中论》二十七品,此论只有十二门,十分精要。
       梵文原本至今尚未发现,现仅存印度国际大学一九五四年将汉译还原之梵文本。有吉藏疏可读。

       以上为空宗根本论籍。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3 22:19:27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35 编辑

《百论》二卷   罗什译

       此书仅存汉译。

       提婆造本论以破斥一切有所得的邪见。婆薮开士作释。

       提婆之主要著作多以“百论”标题,如西藏现在译本之《四百论》及玄奘所译之《广百论》及此论皆是。

       “ 百”者,梵文为Śataka,有“ 一百” 及“ 破坏”二义。
       就形式言 ,颂数有百或百之倍数,不论句之长短,满三十二字为一颂,乃计算字数之单位;就内容言,破坏异说;故多标“百论”也。

       今论有十品(原为二十品,译者以为后十品无益此土,故阙而不传),是用极简略之素呾缆(非三藏中之经,同名而异实)写成。

       今人以此论为《四百论》入门之作,犹龙猛《十二门论》为《中论》入门之作也。

       罗什译本论时,连释论一并翻译。
       婆薮开士即世亲(婆薮盘豆),一说别为一人,待考。
      
       其破斥方式为破而不立,于每一品中先设立一主题以代表邪说,然后加以驳斥。

《般若灯论》十五卷   波罗颇蜜多罗译

       清辨(分别明)释龙猛《中观颂》,较青目释详。辩难多准因明。借译文不畅,又无疏释,使人却步。

《掌珍论》一卷   玄奘译

       清辨破有宗护法之说。欲知空、有之争,必读此论。

       大乘空宗自提婆以下,两传而至僧护。僧护门下有佛护、清辨二家。佛护破他,喜用难破,而不列举因明论式,两传至月称,祖述其说,后人称为随应破派(随其所应加以质难,迫使堕过)。清辨不然,立义与破他,悉准因明,后人称为自立量派。

       以上二论自立量派之重要著作。

《入中观论》    法尊译

       月称作此以释《中观》要义,后人视此为月称之代表作。其说入观次第,切要无比。其破唯识处,多中有宗末流之弊,足为警策。

       此论是空宗随应破派之重要著作。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3 22:25:40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36 编辑

《现观庄严论略释》   法尊译

       本颂慈氏造,释《大般若经》第一、第二、第四会:
       以三智为境、四加行为行、法身为果,共八事以纶贯经义,若网在纲;而八事中又各有所函摄,共摄七十义。使读《大般若经》者由此能得其统绪。
       昔在印度,此颂为大乘空、有两宗共依之圣典。其影响力远在龙猛《大智度论》之上。释论是译者凭师说编译。译文颇艰涩。

《顺中论》二卷   瞿昙般若流支译
       无着释《中观颂》八不之义。

《中观释论》九卷   惟净译
       安慧依有宗义释《中观颂》密意。空宗清辨之徒不服,竞生非难。空有之争由此书引起。

《广百论释论》十卷   玄奘译
       圣天(即提婆)造本颂,护法依唯识义为之作释。论难全准因明。译文极佳。

       以上为有宗学者释《般若经》及释空义之作。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3 22:50:46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37 编辑

有宗论

《瑜伽师地论》一百卷   玄奘译

       慈氏说,无著述。
       为有宗一切义理及观行之依据,博大精深,允为宗极。
       论有五分:
       第一、<本地分> ,以十七地明境、行、果,多谈法相义。
       第二、<摄决择分>,决择<本地分>中深隐要义,多谈唯识。
       余三分附庸而已。
       有窥基略纂、遁伦记,清素义演,韩清净科记。

《显扬圣教论》二十卷   玄奘译

       无着节略《瑜伽论》精义而成此论。
       总摄法相、唯识二门义。
       又论中详释空与无性,阐发现观瑜伽,为此宗止观根本典籍。

《大庄严论》十三卷   波罗颇蜜多罗译

       慈氏本颂,世亲释论。
       为<瑜伽菩萨地>之羽翼,独被大乘,属唯识义。

《辨中边论》二卷   玄奘译

       慈氏本颂,世亲释论。
       由下三事应知本论之重要:

       一、空宗谈中道,有宗亦谈中道。
       空宗谈中道以《中观论》为代表,有宗谈中道则以此论为代表。

       二、《中论》谈中道,遮外道小乘之有执以显实体,以遮作表。此论谈中道,遮空宗末流之恶取空,以明体用之非无,亦遮亦表。

       三、此论法相赅备,始末井然,大小乘义兼备,为法相学之根本。
       有窥基述记。异译有陈真谛之《中边分别论》。

《阿毗达磨杂集论》十六卷   玄奘译

       安慧糅无着《集论》及师子觉《释论》为一部。
       括《瑜伽论》一切法门,诠《阿毗达磨经》所有宗要,详辨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法相;以蕴、处、界摄识,识与余法平等排列;大、小齐被;属法相义。有窥基述记。

《五蕴论》一卷   玄奘译

       世亲造。以五蕴摄识,诸法平等。为法相入门之书。有安慧《广五蕴论》(地婆诃罗译)。

《摄大乘论》三卷   玄奘译

       无着造论,授世亲使作释(玄奘译,十卷),以境、行、果三,摄大乘学尽。
       境中,建立赖耶为所知依,三自相为所知相。简明赅备,无与伦比。然不被凡小,属唯识义。
       世亲释外,复有无性释(玄奘译,十卷)异义纷披,可资参考。
       今人王恩洋撰之《摄大乘论疏》可读。
       异译有陈真谛之本论及世亲释论,又佛陀扇多译之本论及隋达磨笈多译之世亲释论。

《二十唯识论》一卷   玄奘译

       世亲造本颂,复自作释。
       设七难,一一解答,以成立唯识。
       有窥基述记。

《成唯识论》十卷   玄奘译

       玄奘、窥基糅译印土释世亲《三十颂》者十大家之文,而以护法为指南,故题云护法等造。
       论引六种经、十一种论,以相、性、位三分成立唯识。
       一切不正义、不备义,入此更无安立余地。
       博大精微,于斯观止。
       唯识学至此,遂达极峰。
窥基于参糅之余,将玄奘所传口义,参以己意,编为《述记》。《述记》不尽之义,则别为《枢要》、《别钞》、《料简》三书,以补充之。
故欲通此论,必读《述记》等书。

《百法明门论》一卷   玄奘译

       世亲造。将《瑜伽论》<本地分>中所有名数,略为百法(其删略原则,依无着之《显扬圣教论》)。
       百法之中,又以识贯余法,唯识独尊,属唯识义。
       有窥基解及昙旷义记等。

       以上为一本十支。《瑜伽》为一本,余九为支,尚有《分别瑜伽论》一支,末译。

《成业论》一卷   玄奘译

       世亲造。谈业种子。有此论,然后种子义完备,而因果流转之理得以解释。
       又大小乘学人皆应持戒:戒有戒体;戒体之解释亦应依据此论。

《现观庄严论略释》四卷   法尊译
       此论代表有宗之般若学,余见空宗论。

以上有宗主要论籍 。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3 22:56:20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38 编辑

《因明正理门论》一卷   玄奘译

       陈那革新因明,此论为其最重要之著作。

《集量论释略钞》   吕澄译

《集量论略解》   法尊编译

       陈那造集量颂,并自作释。
       吕澄、法尊各译本颂并节译释论(吕译名《集量论释略钞》,法尊译名《集量论略解》)。
       读此可知识体三分说之所本,及陈那量论之概略。二家译文宜对读。

《观所缘缘论》一卷   玄奘译

       陈那造。立量破外所缘缘,并成立内所缘缘。有护法释(义净译)。

《佛性论》四卷   真谛译

       世亲造。明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之所由等。

《因明入正理论》一卷   玄奘译

       陈那弟子商羯罗主绍述师说而着此论,作因明之阶渐,为正理之源由,有窥基疏可为依据,复有轨疏可供参考。

以上六种为附庸 。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3 23:13:36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39 编辑

乙二   唯识一词之意义

       “识”是了别义,即是众生所有的了解辨别之力。
       “唯”是遮遣之词。

《成唯识论述记》(以后简称《识论述记》)一云:

       “‘唯’遮境有,执有者丧其真。”
       “遮境有”者,即是否定离识独在的境。

       又云:“‘识’简心空,滞空者乖其实。”
       “简心空”者,“简”是简除,心是识之别名,即谓众生之识,虽是无常之法,且待缘(展转为缘)始能生起,然不是无。

       故唯识一词,只遮离识独在的世界,并不否定宇宙万象及其实体之存在,但不离识而已。(参考《百法明门论》及《识论》七)

       又若单言“识” ,在梵语有二字,一为Vij&ntilde;āana,乃众生之了别力,即眼等八个识是。二为Vij&ntilde;apti,则具含“了别”及“显现”两义。今唯识之“识”字,乃Vij&ntilde;apti而非Vij&ntilde;āna。而“唯识”一名梵语为Vij&ntilde;apti-māatra,则为“唯识显现”之义也。

       (今人以为Vij&ntilde;apti-māatra应译“唯表”,而菩提流支、真谛、玄奘、义净四位三藏法师皆误译为“唯识”者,此乃未经深思熟虑而轻下断语者也。且如avij&ntilde;apti-rupa奘师译为无表色;岂不知Vij&ntilde;apti有“表”义耶。是知于此译“识”,于彼译“表”者,必有所抉择也)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4 20:08:44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41 编辑

乙三   唯识学之源流 分三

   丙一   唯识学之渊源
   丙二   唯识学发展之过程
   丙三   传承

丙一   唯识学之渊源 分四
   丁一   所依经典出于杂藏
   丁二   第七识之建立与解脱经之关系
   丁三   种子之建立与小乘论藏之关系
   丁四   第八识之建立与小乘经论之关系

丁一   所依经典出于杂藏

       唯识学说虽有其独特之处,但在其成立之过程中对其先行的学说(小乘经论)必有所继承与抉择。又此学虽出自印度,而弘传于东土,且集印度诸家之大成者,实为唐代玄奘、窥基等人。(南朝真谛亦传唯识古学,但义理组织末臻完密)。自慈氏、无着以迄窥基,历时千年;其间圣贤辈出,著述丰富,往往前修未密,后出转精。学人于研寻义理之先,对于此学之渊源、发展过程与师资相承,皆宜略知大概。

       唯识学可从两方面追溯其渊源 :

       一、所依之经典
       二、所建立之法相。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4 20:31:57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42 编辑

先说所依经典:

       小乘教法,于经、律、论三藏之外,复有杂藏。

       依玄奘《大唐西域记》所传,佛既涅盘,大迦叶与长老千人,在毕钵罗窟结集法藏,命阿难陀集素呾缆藏(经藏),命优波离集毗奈耶藏(律藏),迦叶自集阿毗达磨藏(论藏),是为上座结集。

       其不得参预窟内结集之大众数百千人,更于窟外结集,别为素呾缆、毗奈耶、阿毗达磨、杂集、禁咒五藏。
       又现传汉译《摩诃僧祇律》是根本大众部律(一说是根本上座部律),亦传第一次结集时有杂藏。
       又现存汉译《增一阿含经》<序品>亦言有杂藏。
       综合上述三种典籍观之,则知根本大众部确有杂藏,且成立甚早。(是否在第一次结集时诵出,则现时尚未能确定。)

       杂藏之内容如何:
       《增一阿含经》<序品>云:“契经一藏律二藏,阿毗昙经为三藏。方等大乘义玄邃,及诸契经为杂藏。”
       故知杂藏乃大乘经之所从出。

       然何以说杂藏是大乘经之所从出,而不言杂藏即大乘经耶?
       曰:杂藏结集之时,距佛涅盘不远,所用文句必极简朴,一如四《阿含经》;但今大乘经多有经后人藻饰渲染之处,故不可言杂藏即现时流行之大乘经。

       存于杂藏中之“方广大乘”教法,在佛灭后第六百年末之前已陆续分出,成为单行本而流传于世。故龙猛出(其活动在佛灭后第六百年至第七百年间),得发见《般若》、《华严》等经,因以提倡大乘。但此种单行的大乘经,经后人渲染其文,阐发其义,不得说全是杂藏中之本来面目。(并非说其根本精神有所改变。参考释印顺《大乘是佛说论》。)

       单行的大乘经,依其内容略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前述之空轮经,
       第二类是前述之有轮经,
       第三类是义通空有或不说义理之经,姑名之曰方等经。

       上三类大乘经中,空有两轮在佛学史上发生极大作用。
       佛灭后第六百年至第七百年间,龙猛、提婆阐发空轮义趣,建立大乘空宗。至第九百年,慈氏、无着阐发有轮义趣,建立大乘有宗。
       无着复抉择大乘有宗奥义,而造《摄大乘论》,唯识学之基础于焉建立。
       故唯识学所依经典,源出于杂藏。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4 20:44:55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43 编辑

丁二   第七识之建立与《解脱经》之关系

       唯识家所建立之重要法相,如染污末那、阿赖耶识、种子等等,皆于小乘经论中有渊源可溯。
       兹先说染污末那,即第七识。

       小乘《阿含经》及论藏虽说有意根,但不说有第七末那识。
       小乘所谓意根,多指无间已灭的前六识,能为第六意识生起之所依者而言。如《俱舍颂》云:“由即六识身,无间灭名意,为第六依故……。”从无建立第七识者。

       惟有一类四阿含所不摄之零落经本,称为《解脱经》。(解脱是零落而不摄入经藏之意,不可作涅盘解。)
       按大迦叶波结集佛遗教时,富娄那阿罗汉领五百比丘行乞南山;及闻迦叶波结集已了,富娄那曰:“诸德之结集佛法自是,然我从佛得闻之法亦当受持。”可见当时结集佛说者,不止毕钵罗窟一处,所谓五百结集,仅由少数长老把持,其事未必尽惬人意,而窟外别有大众结集之说为可信。
       不唯如此,除上座、大众两个大规模结集外,尚可能有较小规模的结集。故富娄那之受持佛说,吾人不必硬指为即大众结集,而可设想为规模较小的另一种结集也。
       故《解脱经》可能即上座、大众两处结集以外所结集之经典。《识论述记》说《解脱经》是大小乘共许之经。既得大小共许,必有来历可稽。

       而《解脱经》于六识外别说有染污末那。
       《识论》曾引此以证有第七识。
       故知慈氏、无着之说第七识,除本之《深密》、《楞伽》等经外,亦与《解脱经》有关系。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4 20:50:24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44 编辑

丁三   种子之建立与小乘论藏之关系
      
次说种子:

       在慈氏说《瑜伽论》之前六百余年,说一切有部之世友造《品类足论》,建立无表色,以说明因果流转之理。(无表色义见后)

       稍后,经量部(佛灭后第四百年中,从说一切有部分出)正式建立种子义。

       大乘有宗成立初期,慈氏、无着始依大乘有轮经典,建立新种子说,规模已具;
       再经世亲、护法等唯识诸师,加以补充,义乃周密。其于说一切有部及经量部旧说,有所抉择采用,无可讳言。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4 21:13:35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44 编辑

丁四   第八识之建立与小乘经论之关系
次说阿赖耶识。
       小乘经、论中虽未正式说有赖耶,但类似赖耶之法相则早已建立。
       如:大众部经藏中说有根本识(见《摄论》上),能贯彻无始以来之生死流转;《唯识三十颂》亦沿用其名,称第八识为根本识。
       说一切有部(佛灭后第三百年中,从上座部分出。)经藏中有阿赖耶之名;
       无着以为暗指阿赖耶识(见《摄大乘论》一),《识论》亦论证此名应是暗指阿赖耶识方为合理(见《识论》一),今人则谓此阿赖耶名译云窟宅,指众生所住之世界而言;
       无着及《识论》所解,祇牵附以成己说而已。

       然无着及《识论》之说,于理亦无矛盾;盖世尊本旨一方面否定众生死后生命随形骸俱尽之断见,一方面又否定生命永恒不变之常见,则许有一个非断非常的阿赖耶,至为合理也。

       上座部论藏中立“有分识”以说明三有之因。“有”谓三有,“分”是因义。此识相续不断,徧一切处,故能为三有之因。(见《摄论无性释》二及《识论”》三。)

       化地部(从说一切有部分出。)论藏中建立一贯通三世之“穷生死蕴”(见《摄论》上。)
       此部将诸行分为三种,
       一是一念顷蕴(即剎那灭行);
       二是一期生蕴(即从生至死相续者);
       三是穷生死蕴,于一期生死之后,还复再生,直至最终解脱然后止,故名之曰穷生死蕴。(见《摄论无性释》二)。

       经量部(见前)立一味蕴。(见吕澄《印度佛教史略》。)

       慈氏、无着等依有轮诸经以建立阿赖耶识,对此等法相,必曾加以抉择(学说有所承受,并不等于不由实证得来。)故说阿赖耶识之建立,亦源于小乘经、论二藏。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6-14 22:37:45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6-19 23:48 编辑

丙二   唯识学发展之过程

       上文说唯识学源于小乘杂藏与论藏,乃就义理之本质言,若就学说发展之次第与其所采用之名相而言,则唯识学亦由小乘诸部宗义递变而成。

何以言之?
       小乘说有者,如上座部系统诸宗等,虽复部派互异,然其执有实物,或执有外物所由组成的极微则同。

       龙猛、提婆出,倡说空义以矫其弊,于是有大乘空宗。

       然龙猛说空,只破小乘师等之把外物执为定实,并非谓宇宙、人生、体、用都无。

       上座部等在佛教史上虽居正统地位,但因蔽于执有,反失世尊说教本意。
       龙猛谈空,其说与大众部系统诸宗之倾向空义者关系最深,在佛教史上虽非正统,但以其扫除一切封执,反深符世尊说教本旨。所以龙猛空义,不独为空宗后学所禀承,后来大乘有宗学者,对于龙猛空义,亦拳拳服膺,观无着造《顺中论》以释龙猛“ 八不”,安慧造《中观释论》以释龙猛密意可知。

       逮于空宗末流,不惟拨无万象,竟亦拨无实体(后来清辨造《掌珍论》,说真性之无为无有实性,便是一例),实乖龙猛本旨,故唯识家称之为恶取空。(不善了取空义,名恶取空)

       慈氏、无着又矫其弊(但矫末流之弊),建立大乘有宗。

大乘有之所以异于小乘有及恶取空者,

       以其有则说有,无则说无;
       既非如小乘上座部等执实之有,
       亦非如空宗末流恶取之空;

故能远离徧执,契合中道也。

所谓有则说有者:

       有实体,有大用,故不应说一切都无;

若实体、大用都无,

       便坠顽空,
       则宇宙、人生无由施设,
       而一切皆无之论亦不成立。

无则说无者

       谓宇宙实体上有生灭相续之大用;

此大用,

       就其总相言,说为万象(或一切行),
       就其别相言,则为无数识系;
       (有漏识系名曰众生;无漏识系,名之为佛。)
       每一识系复由八个识聚合成;
       每一识聚又各分心王与心所;
       每一心王、心所又各析为相、见等分;
       此无数相分、见分又由种子而生;
       种子能起现行,现行能熏种子;

       然而万象中只有互相依存而剎那生灭的现象,决无独立而固存的实我、实法;
       若执有定实的我、法,则是以无为有;
       今说此诸识、心心所、相见、种现等等,本身既非实我、实法,而在此等现象之上亦无实我、实法可得,是谓无则说无。

       于有处不损减,于无处不增益,是名中道。
       如《辨中边颂》首一颂即显斯旨。

       兹简释之如下:

虚妄分别有

       “虚妄”者,不实义,变幻义。
       “分别”者,识之异名。

此句言虚妄识是有。

于此二都无

“二”者,谓实能取及实所取。
       能分别名能取,所分别名所取。
       于此虚妄识上只有似能取相及似所取相显现:
       永无实能取、所取二相。

此中唯有空

       此句意谓此虚妄识用上但有离所取及能取之真如。
       真如是虚妄识之实体;
       真如要以空为门而得显,故名空性,简称为“空”,非空无义。

于彼亦有此

       于彼真如实体之上,亦但有此虚妄识用。
       此“有”字是不离之意。

故说一切法

       一切法者,谓有为法及无为法。
       有为法即虚妄识,亦即诸行;以诸行唯是识故。
       无为法即空性真如。

非空、非不空

       由虚妄识用及其所依之空性体是有,故说非空。
       由无实所取、能取性故,说非不空。

有、无、及有故

       一“故”字贯通上“有”、“无”、“有”三字,意即“有故、无故、及有故。”
       言“有故”者,谓虚妄识用是有故。
       “无故”者,虚妄识上无实所取、能取二体性故。
       复言“有故”者,用中有体,体上有用,体、用不离也;
       此“有”字是互有,即不离之意。

是则契中道。

       故慈氏、无着所说之有,乃空后之有,亦即透过龙猛所说空义之有;此乃如理如量而说,与小乘之执为定实者不同。

       故就历史发展之次第言,大乘有宗乃经过空宗洗礼后之新有宗;而唯识之学,则又抉择大乘有宗义理而建立者。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唯识方隅》—罗时宪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