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12:05:11

演培法师:《解深密经语体释》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12:25 编辑

               解深密经语体释

                    演培法师
  
序一   竺摩

   佛法博大精深,浩如烟海,初读佛经,真不知从何读起?
   这部解深密经,原为研究佛法者最好的读品;
   唯其为印度后期佛教的大乘圣典,后期佛教所净论的,
      如缘起的有无自性、
      三乘和一乘孰为究竟、
      外境到底有没有、
      阿赖耶识的存在与否、
      佛智是否常住、
      真如缘起能否成立等问题,
      都涉及此经的理论。

   这在初读佛经者看来,不免感其陈义过高,不宜阅读;
   但我以为稍有研究过佛学的人,相信来读此经,还是很适当的!
   因佛法虽然博大精深,浩如烟海,但在说明上,可以性相因果四字来摄括了它;
   而现在此经,正是把性相之理、因果之事,都分析得很清晰,叙说得很有条理,使人读后,对全部佛法可获得一个明确的概念。
   所以,我想我们不宜把它当做唯识宗的专书读,要把它当作一部佛法概论读,亦无不可。

   太虚大师曾说:“深密一经,木铎沙界,玄奘翻文,独超众师,研究法相,舍斯奚归”!(见深密纲要)。

   本经文理精妙,研究法相唯识,自应奉为依归;
   因法相唯识所宗的六经十一论,如华严、楞伽、密严等都是义兼他宗的,唯此经从瑜伽师地论中别录出来,侈谈法相唯识的教义。

   唯识学上重要的教义,如八识、二谛、三相、三无性、外境非有、三乘究竟等,都依本经的所说而善巧安立的。
   故研究全部佛法的学者,固然需要阅读此经,而研究法相唯识的学者,欲于唯识教理有深刻的了解和认识,尤非多读此经不可。

   此经为研究法相唯识的重要典籍,说研究法相唯识者需要阅读,这是众所共喻的;而我现在要说研究佛法的人都应该读,或当做一部佛法概论读,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因全部佛法是寄存在全体佛经的,全体佛经有一个个有组织的共同的说明,是在境行、果;而此经五卷八品,对于境行果的义理,从首至尾,作有组织的、有系统的、重要的发挥:
   除第一序品外;
   第二胜义谛相品明般若真空的义理;
   第三心意识相品和第四一切法相品明法相唯识的义理;
   第五无自性相品说世俗谛和胜义谛的无二,把空有圆融,会归中道。
   这些都是说明大乘佛法的理境。

   第六分别瑜伽品,凭止观修胜解行;
   第七地波罗密多品,依戒度修如实行:
   都是说的大乘妙行。

   第八如来成所作事品,则说佛果上的境界与事业,
   属于大乘胜果所起的妙用。

   古来诸师,尝依这所悟境、所修行、所证果来分判本经的各品;
   今演培法师,则本此义而摄之于教理行果。

   复据佛说胜义了义、瑜伽了义、地波罗密了义、如来成所作事了义的四教,强调本经所说的七品,都为大乘了义之教,说来更为有力,更为生动。

   又揭示此经的四个特胜点:
   一、如来说本经,乃大悲善巧,为劣慧者隐空扬有,化向所不化的有情;
   二、后期佛教的许多问题,在本经的探讨,可以获得一个大乘佛法的核心;
   三、会通本经和智论的异同点,两者各有破除乐空爱有者的功能,以扫我国一向说般若是龙树的中观学的所依,深密是弥勒的瑜伽学所据的偏差;
   四、衡量各经都有其中心思想之所在,而以龙树根分利钝、理无二致之说,以本经为解释一切无自性空的般若教,使般若与瑜伽,内容尽管相同,而方法何妨异致。

   这四点中,尤重在从各经自有立场观点,而会通各学派思想的差异,使全体佛法不因割截而更见其圆满的生动和灵活,同时亦显得本经在佛法中的重要位置,而为学佛者所必读的妙品。

   本经不但在唯识学上有重要地位,在全部佛法中亦有其重要地位,故古往今来的大德,亦多重视此经,多所讲解。
   前人已不胜举,近如太虚大师讲“深密纲要”时,亦曾从各经比较上,揭发本经有四个特点,为他经所不及。
   一、分齐隐显:
   如金刚般若等经,文义囫囵;
   而本经虽文言幽颐,密义甚深,但条段晰然,如镜眉目。

   二、叙说事理:
   如法华地藏经,多述本生本事诸部;
   此经则属于论议方广,事少而理多。

   三、土众秽净:
   诸经所明听众居处,或净或秽,或从秽入净,由净至秽;
   此经虽不离娑婆,而会众居处皆在出过世间之上。至众机则多属大根,不同他经或小或大。

   四、诠旨偏均:
   如来一代时教,应病施药,有偏有均,如般若等偏于境,华严等偏于行;
   此经则于境行果三,平等总施,事理双显。

   这与演师所说的四特胜点,可以后先辉映;
   于此,更见得本经在佛法中的重要性,而为学佛者所必读的宝典了。

   我对于全部佛法,认识甚少;对于本经,尤乏深刻的研究。
   十年前偶以时缘,曾与东莲觉苑毕业诸生,依文解义,略讲一过,并无心得。
   且讲时参考书亦感缺乏,真谛和笈多的摄论释,佛陀扇多所译摄论和本经有关的叙说,都不曾寓目;仅凭圆测疏及无着之注和世亲之释,略资讲说;而圆测疏至如来成所作事品后半佚去,无从参考,幸有虚大师此品的讲录,以补其缺。

   但前人注疏,义深言简,学者每苦不易领悟,
   今得演培法师为学勤恳,手不释卷,本弘法利人的怀抱,以深入浅出的笔法,采撷精英,化为大众,释成语体文字,便利研究本经的学者,悲智功德,叹未曾有!
   法师远道来书,嘱为一序,因自忘其谫陋,草此聊以赞喜!

   中华民国四十一年岁次壬辰腊入佛成道日序于香港沙田南圃别业之无灯亲志社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12:27:36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12:35 编辑

序二   李炳南                                                      
   宇宙万法,简言可该之曰:法性真空、名相假有而已。
   惟其性空,则言语道断,冥蒙湛寂,无由觉其所,以之开示于人,必藉名相以章之。

   观夫浩浩三藏,旨在法性,而文句不皆为名相乎?
   欲得鱼,必先筌也。
   顾其间而有通专,解深密经,是其专者,且为法相学之滥觞焉。

   经四译,畅流以唐译为广,旨固深密,而文亦聱牙难读。
   曩见内学院注,三复,不得消文义,遂并注而畏之。
   世之治法相者,每多趋于规矩颂、二十三两颂、相宗八要、成唯识论等,已云博矣,而少有务此经经者,乌得谓之深植本也。
   求其法缘之障,似有格于文字者矣。

   演培上人者,太虚大师之再传法嗣,广额丰颐,气度沉默而温。
   乘与戒俱急,行与解相应,锡钵遍海内外,舌日讲,笔日述,芒鞋蒲团无完者,佛法际()净之运,上人皆避不与焉。
   闻之,有德者不必有言,兹虽有言,仍是德也。
   其师顺公经筵,多其所记,而自讲著者,几等诸身。
   释经,迥异乎己所欲言,行语体,自有其孔艰,勉行之,随顺风尚所知也。
   经无人说不解,亦非说已皆解,况义奥文深者,一闻能即解乎?
   此经语体之释,罔非悲心之切也。      

   予壮岁,习法相学,受业于南昌梅撷芸大士,授以解深密、入楞伽二经,诲之曰:必由是而树焉,若利小径,终恐无根力。
   唯而拜,久读,以根钝,虽困无得。
   呜呼,大士杳矣,解惑何人?
   倘是经释早出,予或不皓首茫然也。

   今世崇西学,斥形上之道,纵宿根厚者,不乏向道之士。然必察所习,因其势,方不掖其进,反致其退。彼信者,原子、逻辑、相对律、一元论等,而法相类括无遗,故凡来学者,每是宗之归。果信乎阿赖耶识,能窃之,见性证道,已在其中矣。而摄折权巧,宁能舍文字般若耶?此释也,可谓正应乎时。

   上人嘱予为序,谨以闻诸梅大士者,及予所困于经,所畏于注,追而录之,贡之来者,俾知前难于后,今幸于昔也。若夫加我数年,犹将开帙日诵之,时彦俊父,览是序,见是经释,感如之何?

                                                                                    中华民国五十八年岁次己酉孟秋上浣,李炳南敬序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12:41:08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13:14 编辑

自序   

   凡对整个佛法有所体认的学者,大都知道大乘佛法的内容,有不同的三大思想体系的存在,就是古德的判教,也多有见于此的。

   近代我国的佛学者,其真能对全体佛法作有条理而系统的研究,发见大乘佛法三大思想理路,以自成统贯而不落前人窠臼者,在出家的大德中,不得不推尊我太虚大师及印顺导师。

   虚公大师从马鸣、龙树、无着的一贯大乘中,将大乘佛法,分为法性空慧、法相唯识、法界圆觉的三大宗,而以真常先于性空的流出。

   印公导师从印度佛教思想流变的进展中,将大乘佛法,分为性空唯名、虚妄唯识、真常唯心的三大系,而以性空先于真常的流出。

   二公对于性空、真常两大思想的谁先谁后,虽曾一度展开争辩,但三大思想体系的划分,大体是相同的。

   这与一分学者,否认印度佛教思想家系中,有真常唯心的一系存在,其看法是很不同的。他们站在妄识变现的立场上,观察真常唯心的显现诸法说,觉到与自己的思想、理论不合,于是就竭力的破斥他,说他是违背正法的妄谈。
   其实,说真常唯心的思想,多少有点离开佛法的正宗,不是佛法正常的开展,固然是可以的;但若根本否认这一思想的存在,那实在是不可以的。

   因为,从印度佛法思潮的递进方面去看,大乘佛法中,实有这一思想体系存在的。假使有人觉得他不合佛法的正义,尽可以起而抉择他、洗炼他、净化他,使他成为纯正的佛法,这才是道理,如果说是否认,老实不客气的说,那是否认不了的。

   解深密经,是唯识学的根本所依,在三大思想体系中,属于唯识的一系。

   我国历来的佛学者,大都认为经是佛陀亲口所说的,不论是小乘经,抑或是大乘经。因从这立场出发以观察一切佛法,所以就把一切佛法局限在如来住世的短短数十年的一时代中。如天台学者开口就说:“我天台智者大师,以五时八教判释如来东流一代时教”。

   判教,本为对整个佛法的浅深先后之辨别,
   因为佛陀说法,是有先后次第、浅深差别的。
   学者对于时教,如不予以抉择判别释,将对汪洋似的法海,不特无以知其涯畔,亦将先后失序,浅深倒置。
   所以我国大乘各派中,属于教下的数家,虽各自的观点有所不同,但以判教的方式,判释如来一代时教,彼此却是一样重视的。

   不过,我们应当知道:以时教判释一切佛法,并非我国古德所特创,印度空有二宗的学者,早就有了判教之谈了。
   如,空宗所判的方便法 轮与究竟法 轮;
   有宗所判的先有、次空、后中道的三时。
   若再进一步的探讨,不特空有二宗的学者,有判教之说,在后期大乘经典,就屡多判教之谈了。

   “印度之佛教”一书中,举几部最明显的经说:
   “如,法华之初令除粪,次教理家(指般若经等),后则付业。
   陀罗尼自在王经、金光明经、千钵经,并判先说有,次说空,后说真常(中)之三教。
   理趣经举三藏、般若、陀罗尼”。
   此外,如解深密经所判的我空法有、我法皆空、中道了义的三教。

   从佛法的思潮递进方面去看,法华等经的判教,是佛法的主流,解深密经的判教,是佛法的旁流。
   虽说是旁流,但在佛法思想的演进中,却占有极重要的一席。虚妄唯识系的判教说,完全是依于解深密经而论说的。
   关于他的三时教说,在经的无自性相品中,有极详尽的说明。
   就解深密经而言解深密经,初二时教是有上有容的不了义教,第三时教是无上无容的真了义教。欲知虚妄唯识者的判教如何,应从本经中去研求。因此,在解释三时教时,特别给予较详细的说明。

   三性三无性,也是唯识学上的一个重要课题,讲唯识学而不明三性三无性义,那是不可思议的。
   以唯识而言唯识,我们知道,唯识是非空非有的中道了义教,但所谓中道,就是在三性上显的。

   其实,不但中道烛以三性显的,就是空有、真妄、染净、迷悟、生死流转、涅槃还灭,无一不可由三性来说明的。所以唯识学者,对于三性三性无性义,特别重视。

   空有二宗的诤论焦点,也就在对三性的不同说明。
   唯识者从世俗谛出发,
   认为假名安立的遍计执,固可说是空无自性的,但
   那自相安立的依他起,却不能说他空无而是实有的。
   至在依他起上,离去虚妄的遍计执,所显示出来的圆成实,也是因空所显而不空的。

   中观者不承认这种说法,以为世俗谛中一切唯假名,遍计执固无自性,依他起同样是无自性,胜义谛中毕竟皆空,没有一法是实有而不空的,根本否认有什么实有的圆成实的存在。于是双方就展开了激烈的论战,一直到今天,两个阵营中的学者,似还没有妥协的余地。

   其实,空有是一贯的,问题在于我们怎样去融贯他,
   融贯得当,自然是即空即有的空有无碍,
   融贯不当,虽自以为是空有圆融了,而实是空有隔别不融的。
   这在本经的一切法相品、无自性相品中,有详尽的说明,学者可于此中求之。

   此外,在无自性相品中,还谈到三乘一究竟的问题;
   在心意识相品中,广谈心意识的问题;
   分别瑜伽品中,建立唯心无境之理;
   如来成所作事品中,详究如来镜智是否常住等。
   总之,举凡唯识学上的要义,在本经中,差不多都涉及到。

   唯识所依的六经,就译来我国者说,华严、楞伽、密严,是否不共他宗所依,是值得研究的一个问题,唯有此解深密经,我敢说,是唯识学不共他宗所依的一部最根本最重要的经典,也是爱好唯识者所必须研究的唯一宝典。
   学唯识学,不究解深密经,不能得唯识的心要。

   最后,一谈本书的写成:
   民国三十年的夏天,笔者奉虚大师命,随侍印顺法师去合江法王寺创办法王学院。印公为该院最高导师,兼为研究班授解深密经一课,讲完无自性相品为止。时我虽担任教务一职,但亦每日恭听讲授。随职随记,得其大意而已。
   三十七年,笔者在上海玉佛寺,为该院的高级班讲解深密经,乃将过去所记的笔记,当时所搜集的材料,加以整理,就成了本书。
   现在我要说明的,就是本书前四品的主要思想,都得自于印公,实不敢据为己所独创。后面的几品,则是由笔者一手所完成的。   

   四十一年春,来自由宝岛,偶与慈航法师谈及此书,当蒙出资倡议助印,继蒙李子宽、陈慧复二居士赞成,全力支持,始寄港付印。至于校印工作,则请老友续明法师负责。财施力施,功德无量!统此志谢!

                        ——民国四十二年一月十六日序于新竹灵隐寺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13:17:02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13:30 编辑

                     解深密经语体释

甲 总叙全经旨意   

一、梵本与译本

   佛经发源于印度,研究一经的真伪,不得不探讨梵本的有无。

   本经在印度,测师说有二种:“一者广本,有十万颂;二者略本,千五百颂。此经梵本唯一,随译者异乃成四种”。

   我国流通的几种译本,是依略本翻过来的,广本我国没有翻译,但十万颂的广本传说,是有根据的,在真谛译的世亲佛性论中,多处引到解节经文,均非本经所有,可见略本外别有广本。

译本,我国有四:

   1、刘宋元嘉年中,
   求那跋陀罗(译名功德贤,中印度人),
   在润州 江宁县 东安寺,
   译出相续解脱经,
   后人有分为两卷、有合为一卷的,当唐译解深密经的后二品。

   其实,功德贤三藏也曾译出前几品的,这就是他译的第一义五相略集经。
   嘉祥大师的法华玄论中,引第一义五相略集经,说明三时教义,实即唐本前数品的异译。

   第一义就是胜义,五相就是无二相、离言相、超过寻伺性相、超过一异性相、遍一切一味相。
   从这经题上看,他是解深密经的胜义了义的异译,是无可置疑的了。
   不过,分别瑜伽品,在他的译本中,是还有所缺的。

   从人不知第一义五相略集经,就是本经胜义谛相品以至法无自相品的异译,说是西土所撰述,这是多大的错误!

   2、元魏延昌年中,
   菩提留支(译名觉希,北印度人),
   在洛阳嵩山少林寺,
   译出深密解脱经,
   有五卷十一品,
   为唐本全经的异译。

   3、陈保定年中,
   拘那陀罗(译名真谛,西印度优禅那国人),
   在西京 故城内 四天王寺,
   译出解节经,
   有一卷四品,当解四卷。
   两说不同,不知谁正?

   4、唐贞观年中,
   玄奘三藏
在西京 弘福寺,
   译出此解深密经,
   有五卷八品。

   四译中,功德贤、真谛二译,比较缺少,觉希、玄奘二本是为全译,尤其奘译最为完善。

   研究本经,除四种不同的译本,可作比较的研究外,无着的摄大乘论,世亲的摄论释,都可作参考。
   无着摄论的所知相章,引分别瑜伽品的心境一异门;
   世亲释的所知依章,把本经的心意识相品全部引进。
   此外,真谛及笈多的摄论释,佛陀扇多译的摄论,都是研究本经的重要参考资料。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13:36:30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14:00 编辑

甲 总叙全经旨意
   一、梵本与译本

二、本经的组织

   一经一论,都有他一贯的体系,严密的组织;本经自也如此。
   如能理解本经的组织,就可了解本经的总纲。
   总观全经,计有七品:
   序品因有如下所述的问题,今姑置而不论,且就后七品一谈他的组织。

   古人有将本经分为境行果的三类,今以教理行果四字来总摄他。

本经的要旨,在解释圣教。
释尊从前说过的教典,还有不明白或误会的,现在佛再为之重行解释。

   从解释过去圣教的内容中,分为所悟理(境)、所修行(行)、所得果三门。
   这与境行果的三分法,本是差不多的,

   今之所以不用境行果三的分类,而依佛说的四教——
   一、胜义了义之教;
   二、瑜伽了义之教;
   三、地波罗密了义之教;
   四、如来成所作事了义之教
   ——分别者,是因更为合理的缘故。

胜义了义教有四品,古人判属于境。
   有依真(胜义谛相)——胜义了义教有四品,古人判属于境。
   有依真(胜义谛相品)、俗(心意识相品)、有(一切法相品)、无(无自性相品)次第,分别这四品。真谛、俗谛、有自性、(无自性)就是四品的次第与内容。

   有依二谛说,前一品是真谛,后三品是俗谛。

   有依三谛说,胜义谛相品是真谛,心意识相品是俗谛,后二品是即空而有、即有而空的中谛。

现说四品都是开显胜义谛,
   如经说的‘名为胜义了义之教’可知。
   因这四品的要旨,在明“圆悟胜义谛理”,
   也是本经的真实意趣所在。

佛说心意识相,怎么是胜义谛呢?
   这是不解二谛联系所产生的问题。
   要知真俗二谛,是不一而又不异的,
   开示真胜义谛,必须从世俗上去说明:
   “如说诸法皆空,不说诸法,怎能明了其空?”

   中观论说:
   “如来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以第一义;若不依俗谛,不得第一义”。

   涅槃说:“说世谛令识第一义,说第一义令识世谛”。

   大品经说:“菩萨住二谛中,为众生说法”。

   可见佛为众生说二谛,目的在依世俗谛去了解现证胜义谛。

   心意识相品,似在说世俗谛,但从佛的意趣上观察,却是显示胜义谛的。
   如,佛对广慧菩萨广谈心意识相后,立即指出这不是‘秘密善巧菩萨’,要“如实不见阿陀那,不见阿陀那识,乃至不见意法及意识,……齐此名为于心意识秘密善巧菩萨”,这不是依世俗而显示胜义谛吗?

   所以这四品都是:
   初品是依五相显胜义,
   二品是泯诸识显胜义,
   后二品约三相显胜义,遣遍计,灭依他,证圆成,圆成是胜义,足见后二品的意趣所在。
   此二品不同的是:一切法相品,正申显了教;无自性相品,追会隐密教。
   四品都是开显胜义谛,所以佛说‘名为胜义了义之教’。

所修行的二品,

   分别瑜伽,是分别修止修观,这虽是贯彻始终的,但重在胜解行,说明由凡夫的修行程序,怎样修习止观去证悟胜义。

   地波罗密多品,是说地上菩萨的事,虽也通于地前,但重在如实行。

   或说:地波罗密多是化他事,分别瑜伽是自利事,菩萨重在化他,为什么先分别瑜伽,后地波罗密多呢?
   测说:“止观是总,所以先明;十度是别,故在后说。或可止观略故先明,十度是广所以后说”。
   这是一往之谈,其实不一定是这样的。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14:06:09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15:08 编辑

甲 总叙全经旨意   一、梵本与译本   二、本经的组织

三、经题的解释

   解深密经,若依梵文的次第,应名深密解经,所以,有人译为深密解脱经,有人译为相续解脱经。
   名依义立,离义无名。
   解深密三字,随经义解释,作四种说明:

一、解释深密教:

   解是解释,
   如来过去说过的深奥教义,有些弟子还不能正确的了解,所以后来又提出请问,世尊为使他们得着一个明晰的认识,特又为大众重新解说。

   深是甚深,如大海一样的不见其底。

   密是秘密,如囊中物不能窥见其内容。

甚深秘密又分二类:一是深密义,一是深密意。
   像本经所说的“心意识秘密”,“深细秘密”,都是指义理的秘密。

   像本经所说的“一切法无二”,
   般若经所说的“一切法无自性,一切法不生不灭,本来寂静”,“不共外道陀罗尼”,“一乘”等,
   都是指意趣的秘密说的。
   是说不能专依文字语言的表面去解说,还有其它的用意。

   约解释甚深密义说,遍通于全经;约解释甚深密意说,只限经中的一部分。

   从佛陀说法及诸法实性上说,是无所谓甚深,亦无所谓秘密的。
   如来说法,随顺机宜,不浅不深,适如其量,恰到好处。
   诸法实性,平等一味;在平等一味中,没有什么浅深可说。
   能说人、所说法,既都说不上甚深秘密,为何还有甚深秘密之名呢?
   当知这是建立在众生根机上的。

   智度论说:“诸经于佛,则无甚深,甚深之称,出自凡人;凡人所疑,于佛无碍,凡人所难,佛皆易之”。
   所以,龙树又作很好的比喻说:如大海水,一般人以为很深,而罗睺罗阿修罗王,变化八万四千由旬的高大身,站在海水的中间,水仅齐膝,海水对他有什么甚深可说?
   龙树又举喻说:一个山乡的人,不知盐是什么,一次偶而走到街坊,尝到有盐味的小菜,觉得这小菜有百般的甘美,就问别人里面放了些什么?人说里面放了美味的盐,并且拿盐给他看。他听见了,就抓一大把盐向嘴里放,那知放进口后,又咸又苦,几乎呛破了喉咙。盐是美味的,在我们听来,并不难懂;但在他却成为秘密。他不知道盐是要在与菜蔬的适当配合下,才是调味的。盐是美味的,这话在不懂的人才成为秘密。
   佛法的深密或显了,也是这样;懂得就是显了,不懂就成秘密。

   理解了深密,才可说到解深密,这可举无自性相品为例:
   佛为众生说“一切诸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
   众生听了,因根机的差别,有种种的意解不同,可以分为四类:

   1、五事具足的众生

   听佛说了诸法无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
   就能如实通达,依之去行,乃至成佛。

   这在利根众生前,自然没有什么深密可言,亦不劳如来再为解说。

   须菩提在般若经中曾对舍利弗表示过这样的意见:“我闻般若波罗密多,非甚深,非秘密,非难通达”。

   2、五事不全具的众生

   不能了解佛说的话,但能生信心,
   认为佛说般若性空,甚深难悟,这唯有佛智才能知道,像我这样的智慧短少,怎能了解佛所说的奥妙深法?因此自轻而住,不敢附会妄解。

   像这样的有情,一切法无自性教,就成为深密了。

   舍利弗在般若经中,曾表示过这样的意见:“般若甚深极甚深,秘密极秘密,难通达极难通达”。

   3、有五事不具的众生

   对佛说的一切法无自性等经典,能生信心,自以为理解,其实是误会了!
   他以为一切法决定无自性,不生不灭,把一切法看成如龟毛兔角一样的常无。

   龙树论中曾说到这类众生,是方广道人,是拨无因果的恶取空者。所以无自性教,在他成了深密,他还不自知。

   4、另有一类五事不具的众生

   由无始来的有见熏习,听了佛说诸法无性等道理,不但不理解空义,且否认这是佛说,以为一切法无自性是断灭而毁谤之。

   智度论说:“佛灭度后后五百年,小乘五百部,闻毕竟空,如刀伤心”,就是指这类有情。

   一切法无自性教,本不甚深或秘密,但因根机的差别,就有甚深不甚深、秘密不秘密的发生。

   后三类人,无论是未解误解,或信或毁,都不能因佛所说而得解脱。
   佛为悲愍这类有情,隐空明有,为之宣说解深密经,使他们从三自性,悟入三无自性,通达一切法空。
   所以经说:“然非无事而有所说”。

   “若于依他起相及圆成实相,见为无相,说彼诽拨三相”。说了这话,
   1、五事不全、具信而未解的有情听了,因是差别显了之谈,就从依他起上,遣除遍计所执,悟入诸法性空。

   2、不具五事、信而倒解的有情听了,认识了缘起不是没有,常住寂灭性不是不可证,舍恶取空见,灭依他起幻有非无之执。 

   3、五事不具而又不信不解的有情,听说事理非无,轻毁的心理息灭,就得证悟诸法的圆成实性了。

   所以,佛对未解性空般若的众生,说解深密经的胜义了义教,是极善巧方便的。

   明白深密不深密,在众生而不在法,
   就可知道,第二时中佛说一切法无自性教,本不深密或不了义,只因众生无智了解他的意义,方才成为深密及不了义。

   反之,“于初学者作差别说”;解深密经在他听来当然是显了的,
   可是有的众生因为根性太钝,听了解深密经仍然不了解,畏空滞有,取舍任情,解深密经也就成了深密不显了了!

   研究佛法,若从众生的根机上着眼,是可减少许多无谓的诤论的。

二、解了深密理

   这是从悟理方面讲的。
   如来说的深密教理,听者能如实通达,就名悟理。
   所悟的理性,是一味无差别的胜义谛,它是法尔现成的,
   但又不是寻伺所行境界,所以又说为深密。

   本经第二卷说:“于我甚深密意言说,如实解了,于如是法深生信解,于如是义,以无倒慧如实通达”。
   是说于如来的善说法中,能够无颠倒的解了通达,从闻思修的三慧体悟乃至现证诸法无漏的实性,是为解了深密理。

   胜义了义教,就是依这意义得名解深密经的。

三、解脱深密行

   解放、解脱,都是这个解字,但不能专从文字的一边作解释的解讲。

   深密或译作相续,在梵文中,有盘根错节、缴绕难解意。
   众生无始以来,有烦恼习气的缠缚,如藤蔓的滋生缠绞,如荆棘罗网的拘碍系缚,极难解脱。

   本经第三卷说:“此能解脱二缚为业,所谓相缚及粗重缚”。
   又说:“永断烦恼及所知障”。
   “能破如是大愚痴罗网,能越如是大粗重稠林”。

   无始来缠缚有情的二缚,众生位上不能解决,
   要到十地菩萨,修止观行,修十波罗密行,才能渐除,
   惟佛与佛方能断尽,
   所以是深密的。

   盘根错节、缴绕难解的二缚解决,叫做解深密行。
   分别瑜伽及地波罗密多的了义教,就是依这意义得名解深密的。

四、深密解脱果

   解脱深密行,是约修行解脱烦恼的系缚说;

   深密解脱果,是约离烦恼系缚而得解脱自在说,如热铁离炽然后的铁体。
   约这说解脱,就是佛果的果德。

   经说:“声闻、独觉所得转依,名解脱身”。如来所得转依,以“无量功德最胜”相应,名为法身。
   所以佛的解脱法身,比声闻人的解脱身,是更充实、更深刻、更奥秘、更不可思议的。

   这解脱法身,其它的经中,或说名大涅槃、无住涅槃、不思议解脱等,维摩经中则说为三德秘密藏。
   佛住甚深的三德秘密藏中,“遍于一切三千大千佛国土中,示现化身,乃至由此言音,所化有情,速得解脱”。

   具大悲心自脱脱他,到二俱圆满时,就成无上菩提、得大涅槃了。
   这深密解脱果的意义,在本经的如来成所作事品中,有详细说明;
   成所作事的胜义了义教,也就是由这得名的。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15:30:17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16:10 编辑

甲 总叙全经旨意

   一、梵本与译本   二、本经的组织三、经题的解释

四、本经的特胜
   上面虽以四义解释本经四教七品得名解深密的所以,然细寻经义,要从胜义了义教的解释,或了解深义密意方面,才得名为解深密的。所以后三种的了义教,只从文义邻近上讲,实质是不可说为解深密的。

   检胜义了义教中,说解深密的地方很多。
   如胜义谛相品中:“解甚深义密意菩萨”。“我于如是微细极微细、甚深极甚深胜义谛相现等觉已,为他宣说显示开解”。
   心意识相品中:“吾当为汝说心意识秘密之义”。
   无自性相品中:“为汝解释所说一切诸法皆无自性所有密意”。“我依此故,密意说言唯有一乘”。“如来但依如是三种无自性性,以深密意,于所宣说不了义经,以隐密相说诸法要”。“于我甚深密意言说如实解了,于如是法甚深信解,于如是义以无倒慧如实通达”。这些,都是解深密的最好明证。

   解深密,所解释的深密教,是般若经。
   般若经明一切法无自性空,不是一般劣慧众生所能领解的,佛说要宿习三多──多供养佛、多事善友、多闻法要──的久行,方可为说般若经,而他也要到这程度,才能信解般若经。

   龙树说:“为久习者说无差别,为新学者应作差别说”。
   提婆说:“于不堪闻无我法者,我无我中,以说前为胜”。
      
   执空的方广道人,信戒没有坚固的基础,忆念妄取一空;
   著有的五百小乘,深入有见的深坑,不爱听般若空法,谤为文颂者说。
   如是等人,不特恶见熏心,造匮正法业,流转可愍,就是如来辛勤所证所说的般若大法,亦将为之隐覆不彰。

   佛陀为了拯救这班劣慧有情,及令性空般若教日丽中天,乃善巧方便的隐空说有,让那些执有执空的有情,不障般若而性空解脱门开。

   中观论说:“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
   不化的有情,现又化之,这是佛陀的大悲善巧,
所以,善巧与大悲,是本经的特胜之一。

   解深密经,是从瑜伽师地论别录出来的,一向为瑜伽学者所宗。
   如唯识学上的心意识、三性、三无性、外境非有、三乘究竟等的主要教义,都是依本经善巧安立的。
   所以,解深密经为瑜伽宗所依的最根本的圣典。

   中观学者对本经有两种看法:
   一说义同般若,瑜伽师所说是错误的;
   一说瑜伽师所说义同本经,但不是究竟之谈。

   印度后期佛教所诤论的:如缘起的有无自性,三乘一乘的究竟,外境的有没有,赖耶的存不存在,乃至佛智是不是常住,真如缘起能不能成立,几无一不涉及本经。
   研究深密的学者,若在经中玩味而有所得,就可探得大乘的心肝了!
这是本经的特胜之二。 

   中国的佛学者,一向都这样说:
   般若经是龙树的中观学所依;深密经是弥勒的瑜伽学所依。
   其实,这是不正确的!

   首先,我们要认识:
   深密经不是与般若经不相关涉的另一教法,而且是般若经的解经。
   就是弥勒的瑜伽论,亦往往依般若经义,成立非空非有的中道。

   不过,瑜伽学者站在深密经的立场,看般若的教义,说般若经的言教不怎么显了,如来的真义不容易了知,必须要如解深密经所说,获得正确理解,才能窥见如来的真义,并不是说般若、深密的本义有什么不同。

   龙树造智度论解释般若,于深密不见他有显明的解说,但不能因此就说深密不是中观学者的所依。

   佛所说经,本为诸家所共依的,只因论师的解说不同,与经的本义,也就不能尽合。

   瑜伽论因有很多的思想,同于解深密经,但三乘同见法无我,约法无我说一道清净,离六识外别立深细相续心,本性清净为依他,为钝根劣慧说假名,因缘有不同,都是合乎龙树学,违反瑜伽义的。可见本经不唯是瑜伽所宗,而亦是中观所依的。

   本经是般若经的解经,虽为劣慧初学者说,然非不兼带的谈甚深义;
   智论是般若经的释论,虽正就五事具足者作深刻的立论,然也不是不为初学者兼谈差别义。
   由此可知智论与本经:
   从它的中心点说,两者是差别的;从他的所兼义说,两者是共通的。
所以,智论与本经,同样有破除乐空、爱有者的妄计功能,这是本经的特胜之三。

   一经有一经的中心思想,研究者从它中心思想去探索它的本义,是最正确的。
   离开中心另谈一套理论,以作牵强附会,是最没有意义的。

   唯识学者,站在本经的立场,说般若不了义,深密是究竟显了至高无上的。
   中观学者,根据无尽意经的思想,说般若是最彻底最究竟的胜义了义教,深密经是够不上说为了义的。
   他如天台判本经是四教中的通教,贤首判属于五教中的始教,都表示本经是不了义的。
   三论学者,从般若、深密同说一切法无自性,一切法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等的见地上讲,说二经同是了义的,没有此胜彼劣的差别。

   虽有几说不同,但对本经有深刻研究的,要算唯识学者。
   龙树分利钝的二种根机,说利根听一切法无自性教,就能体悟;
   钝根听了,再加解释,始能了解。
   本经就是解释一切法无自性空的般若教,所以二者的内容是相同的,方法是异致的。或说:般若经是总,深密经是别;利根胜慧的从总门入,钝根劣慧的从别门入。
虽入门不同,所悟空性则一,这是本经的特胜之四。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16:16:22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17:07 编辑

            解深密经 语体释
甲 总叙全经旨意
   一、梵本与译本 二、本经的组织 三、经题的解释 四、本经的特胜

乙 别释“胜义了义”

一、释胜义

   胜义对世俗说,就是世俗胜义的二谛。

   二谛是如来说法的规则,缺一不可。

   中观论说:“如来依二谛,为众生说法”,就是此意。

   世俗谛是一般人 所感觉的常识境界,
   胜义谛是圣者特殊智慧所认识的境界。

   常识的世俗境界是错误的、歪曲的;特殊的胜义境界是正确的、不颠倒的。

胜义有三种的解释:
   一、持业释
   义是所认识的对象,胜是第一殊胜的意思,就是最高级最究竟的境界。

   这样,胜就是义,故名胜义;或第一就是义,名第一义。
   宇宙万有的真理、诸法普遍的实性,就是这胜义谛性。

   二、依主释
   胜是圣者能认识的无分别智,义是圣者所认识的特殊妙境,以特殊智观察通达特殊境,叫做胜义。
   所谓彼胜智所认识之义,名为胜义。

   三、有财释
   这说本身不是胜义,但有彼胜义,亦得名为胜义。
   如,具缚凡夫,没有无分别智,是不能得胜义无性的,然因听闻无垢清净的圣教,如理思惟,观察修习,具有有漏的三慧,三慧虽不就是胜义的智慧,然能顺彼无分别的现证妙慧;因由这三慧,就可引发无漏的无分别慧。

   本经所说的胜义,是第二种,清净智慧所缘的清净境界,如经说:“若是清净所缘境界,我显示彼以为胜义”。

世俗,
   是隐覆粗显的意思;蒙蔽事物的真相,令不见他本来的面目,这是世俗的功用。

   常人所见的色等五尘,不就是五尘的本身。
   如,眼所见的白色,常人总以为是个单纯的白色,其实它是七种颜色综合成的,这以分光镜一望便可了知。

   平常说世间是虚妄的、如幻的、不真实的,都是指这世俗说的。

胜义、世俗的二谛,在大小乘的圣典中都曾谈到。

   《阿含经》解说二谛:
   真实性是胜义,假名说是世俗。
   如,六根六尘是胜义有,粉笔黑板就是世俗说。
   这样,小乘的胜义有,就是大乘的三科事。

三科的假实,学派各说不同:
   说一切有及犊子系——计三科皆实;
   大众系的说假部——以十二处为非实;
   上座系的说经部——以蕴处为假有,十八界是真实。

有说——苦集灭道的四圣谛是胜义,
   如遗教经说:“月可令热,日可令冷,佛说四谛不可令异。佛说苦谛实苦不可令乐;集真是因更无异因;苦若灭者即是因灭,因灭故果灭;灭苦之道,实是真道,更无余道”。

有说(大众分别说系)——十二因缘是胜义;
   缘起经分别缘起与缘生,以缘起为“若佛出世,若不出世,法性、法住、法界常住”。
   所以,大众分别说系,以缘起为无为,缘生为有为,无为就是胜义谛。这是从缘起钩锁的因果必然性,推论出一常住不变的理则,说为胜义谛的真实性。

大乘经解说二谛,
   世俗就是常识的境界,胜义或指空性,或指实相,或指真如、法界,或指无相、实际。
   名虽别异,而同含有恒常、普遍、真实的定义。

今且就本经一谈胜义谛
   经云:“若是有为即非胜义”
   又说:“若是清净所缘境界,我显示彼以为胜义”。
   意思是:有生有灭的因缘法,不是胜义谛。
   清净智慧所缘的清净境界,才是胜义谛。

   所以,站在大乘的立场上看:小乘以三科的世俗谛为胜义谛,是错误的。
   十二门论说:“汝闻世谛,谓是第一义谛”。

小乘也有主以四谛理为胜义谛的,即:
   苦下的苦、空、无常、无我;
   集下的集、因、缘、生;
   灭下的灭、尽、妙、离;
   道下的道、如、行、出是。

这在龙树学中许不许可如此呢?
   龙树说:无常、无我非第一义,实相理中常无常、我无我是不可得的。
   不过,通过空性的即空无常、即空无我,龙树是又许为胜义真实的。
   所以说:无常、无我只合三法印,要与空性相合,才是胜义谛。
   不通过空性的无常、无我的理性,有时是遍有为,有时又遍无为的。

   无着说胜义,
   一如本经说的清净所缘境界,一如小乘说的蕴处界三。
   瑜伽论说:“如有色等想事,缘离言法性,当知此性是实物有、是胜义有”。

   小乘及瑜伽派的胜义谛,是有自性的。
   大乘中观派的胜义谛,是无自性的。
   胜义虽是普遍平等一味性的,然由学派思想的不同,大分为有、无自性的两类。

   不过,三科事的因果等,龙树、无着还有诤论的:
   前者说这是胜义空,后者说这是胜义有。
   龙树为破瑜伽派的缘起因果胜义有的不彻底,于是就说本经是不了义的,因为本经是谈胜义有的。
   这是一边之谈!

   实则,本经在胜义了义教中,说胜义为清净所缘境,只是讲通达空无自性,为真胜义谛,根本没有说到什么缘起因果法是胜义有的问题。
   所以本经是不是了义,与这毫无关系。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17:43:11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18:18 编辑

             《解深密经》语体释
甲 总叙全经旨意
   一、梵本与译本 二、本经的组织 三、经题的解释 四、本经的特胜

乙 别释“胜义了义”
   一、释胜义

二、释了义

   了义对不了义说。
   说理彻底、明了、究竟、是了义;反之,是不了义。

   “佛是一切智者”,这话是了义的,因是彻底、明了、究竟之谈。

   “说法人可得五种利益”,这话是不了义的,因不是彻底、明了、究竟之谈。

了不了义在大乘经中有各种说法不同。
   有说:略说不了义,广说是了义;
   有说:广说义多为不了义,略说义少是了义;

   有说:理深是了义,理浅为不了义;
   有说:理浅明白是了义,理深难懂为不了义;

   有说:小乘法不了义,大乘法是了义;
   有说:圣人所知的特殊境界是了义,常人所见的庸俗境界为不了义;
   有说:小乘的四谛法为不了义,大乘的性空法是真了义;
   有说:三德秘藏是了义,非三德秘藏即非了义。

   虽有多种的解说不同,然综合的看,不外下列两点:
   1、约教显明不明白分了不了义;2、约理尽不尽分了不了义。
   实际此皆各说一边。
如,说一枝粉笔是由人工水土等做成的,这在教显方面是了义的了,但在理论方面并不怎么究竟,所以又成不了义了。
   又如,宣说一切法无自性空,这在理论方面是了义的了,可是由于说得不怎么详细明白,所以在教显方面又成为不了义了!

瑜伽学者,就教显分别了不了义,而以解深密经作衡量的标准。
   他说:教显明白是了义,
   如果依文取义,解说不明,不论理论说得圆不圆满都不得名为了义。
所以他引本经说:
   “世尊于初一时,在婆罗痆斯仙人堕处施鹿林中,惟为发趣声闻乘者,以四谛相转正法 轮,虽是甚奇、甚为稀有,一切世间诸天、人等先无有能如法转者。世尊彼时所转法 轮,有上有容是未了义,是诸诤论安足处所。”
   “世尊在昔第二时中,惟为发趣修大乘者,依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以空性相转正法 轮,虽更甚奇、甚为稀有,而于彼时所转法 轮,亦是有上有所容受,犹未了义,是诸诤论安足处所。”
   “世尊于今第三时中,普为发趣一切乘者,依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无自性性,以显了相转正法 轮,第一甚奇、最为稀有!于今世尊所转法 轮,无上无容是真了义,非诸诤论安足处所”。
   第一时中说的诸法有处相教,
   第二时中说的诸法无自相教,
   第三时中善巧分别有无自相教
   ——善分别的,其义不可更作余解,是了义的;
   不善分别的,其义须作另一番解释,是不了义的。】

中观学者,约理尽不尽分别了不了义,而以无尽慧经作为衡量的标准。
   他说:“理论说得究竟,就是了义的。
   假使理论不彻底,不论教显说得怎样明白易知,都是不了义的”。
   所以,他引无尽慧经说:“显示世俗者为不了义经,显示胜义者为了义经”。
   怎样是显示胜义?怎样是显示世俗?
   无尽慧经说:
   “以种种名言宣说我、有情,于无我中说为有我,此等名不了义经”。
   “若显示空、无相、无愿及无我等解脱门,此即名了义经”。

   “一切法本来无我,而现在说有我、或有情、命者、养者、士夫、补特伽罗、意生、儒童、作者,这自是不了义的。
   一切法皆无自性、无我、无有情、无命者、养者等,就如一切法的本相,宣说他无我、无有情等,无相、无愿、无作、无生、不生等,这自然是了义的”。

   “般若经是显示空、无相、无愿等的真理的,所以般若经是了义的;
   深密经显示此理不澈底,所以是不了义的”。

   其实,佛陀曲顺机宜,方便说法。
   有时为了使诸有情信解受持起见,于诸大乘经中,特别强调说这是究竟了义之教,如法华经、华严经等,无不说他是经中之王。
   然而究竟是不是了义,这得抉择他的内容方可予以判别;
   但听了义之名,那是不可靠的。

   所谓抉择内容,就是考察经中所诠的意义,是不是合乎某一真理的定义:合即了义,不合即非了义。
   不以真理的定义,抉择他的内容,那就部部经都是了义,而没有不了义的经名了;如此,那还辨别什么了不了义呢?

   有说:辨别了不了义,不以经说为凭,因经中安立的了不了义之法,是多种不同的,所以必须根据诸大论师分辨抉择的了不了义,方能真实探得谁是了义,谁非了义。
   这是轻经重论的论调,其实不一定是如此的。
   因为,造论的论师,见解有浅深,抉择有差别,所分辨的了不了义,不见得就全是正确的!至于说论有严密的组织,一贯的条理,对经的抉择,详细明白,使研究论典者,易于通达经的意趣,这是真的;
   若说论所辨别的了不了义,就属可靠,那倒未必!

   佛所说的一切胜义了义之教,都是甚深难知难以理解通达的。
   如,般若经、解深密经的胜义了义教,不特无智慧的读了不能得着他的要义,就是有智慧的读了也不能完全领悟他的意趣!
   那怎么办呢?这唯有向诸大论师所造的论典中去求理解,
   如:读弥勒的瑜伽、中边等论,就可理解深密经中所说的胜义了义教;
   若读龙树的中观、智度等论,就可理解般若经中所说的胜义了义教。

所以,平常说的学经也要学论,其意就在于此。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18:52:15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19:18 编辑

               《解深密经》语体释

甲 总叙全经旨意
   一、梵本与译本 二、本经的组织 三、经题的解释 四、本经的特胜

乙 别释“胜义了义”
   一、释胜义   二、释了义

三、胜义了义

   什么是胜义?什么是了义?
   这在前二段中已说得非常明白,现在再将胜义了义合起来,一谈他的深义。

   中观师说:胜义就是了义,了义就是胜义,没有胜义不是了义,也没有了义不是胜义的。

   瑜伽师说:了义是胜义的,不了义也有是胜义的,
   如,一切法空,是诸法的胜义,但不是了义,因为教显简单,没有说得明白,必如本经详细的说明三性三无性,方是胜义了义。

   不过,中观师说的胜义是了义的这话,是有两种解释的:
   一、彻底义。
   了是完毕结束之意思,如事已做完毕,叫了,没做完毕,叫未了。
   诸法胜义谛,是空无我性,是彻底究竟之谈,不须再用其它的话加以转变解释,名胜义了义。
   如果还要引用其它的意义来加以解释说明,就不是究竟的胜义了义教了。

   二、决定义。
   了是明了决定的意思,如,一加一是二,二加二是四,数目决定,明了无疑,名之为了。
   诸法胜义谛,以能成的正当理论,建立他是真正胜义,已经确定明了,这确定明了的胜义,既不为其它理论所驳倒,也不可转释为另一意义,所以是胜义了义。
   假使可以转释为一分空,一分不空,或全分不空,那就不得算为胜义了义教了!

   至瑜伽师说胜义是了义的这话,了是作明了解的。
   诸法胜义谛,从世俗名言上去显示他时,如果解释详细,说得明白,就是胜义了义;假使说得抽象,解释不明,那他虽是胜义,可不能说为了义。
   如,诸法无自性的这话,本来是不错的,但你却不能如言执义的以为什么都是空无自性,必须要作另一种的意义去解释,也就是说要如解深密经的明了显示——遍计执是无自性的,依他、圆成是有自性的,而依他起上,遣除遍计执所显的空性,是清净圣智之所缘的。
   如是分别说明,方是究竟的胜义了义。

   上面在解释经名中,曾说法的本身没有什么深密,深密是在众生的根机。
   现说了不了义,亦以众生的根机来显示,较为妥当无诤。

   般若经说一切法皆无自性,钝根听了不能领会,成不了义;利根听了当下悟解,就成为了义了。

   所以,约钝根需要重行解释说,深密经是了义,般若经是不了义的;
   约利根不需重行解释说,般若经是了义,深密经是不了义的。

   然若唯就法说,不论是从胜义、空性或教显方面去看,深密经都是了义的。
   中观师从法上批评深密不了义,实是错误的;
   因本经也说空性。
   若此空性不算了义,要般若说的空性方是了义,那这空性实也不可说为了义;因还要约教显示,才能明白的。

   所以本经决不因空宗说他不了义,就是不了义,它自有它的伟大价值及在佛学上所占的崇高地位!

   研究佛学者,倘能从根机的利钝着眼,不唯在法上观察,就不会我说你所宗,或你说我所宗的圣典是不了义了!

   如更进一步把理尽教显统一起来,直探法的本义,就更不会有了不了义的诤论了!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19:23:18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19:55 编辑

                     解深密经语体释

序品 第一

本经的序品,是值得研究的一个问题。
   瑜伽论抉择分中,除本经的序品没有引进外,其余的七品完全被引用了的。
   唐译的序品,以十八圆满的报土,说明法会的缘起(摄论说这是百千大乘经的通序;佛地经也有)。

   真谛译的解节经,说是化身如来在秽土说的,
   如该经说:“如是我闻一时佛婆伽婆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
   但在他的解节经记里,又说佛是在“毗舍离国鬼王法堂,为真尚菩萨说解节经”。

   世亲的佛地论解释佛地经的序品,举出三说不同:
   有说是“变化身在变化土说”,
   有说是“受用身在受用土说”,
   有说“说法者唯一释迦,而听法者有行位不同,见有差别,解有浅深”。

   疏说:“地前大众 见 变化身 居此秽土 为其说法;
   地上大众见受用身 居佛净土 为其说法:
   所闻虽同,所见各别;
   虽俱欢喜信受奉行,解有浅深,所行各异”。

   诸说不同,矛盾冲突。
   而尤特别的,魏译本中,序品之前,还有“归命释迦牟尼佛”的一句,由此更可证序品的问题所在。
      
   不过,从各方面考察起来,可以作这样的说:
   略本深密经,是从瑜伽论录出流通的,前既没有序品,后也没有流通。
   弘扬者与翻译者,觉得没有序品不对,就给它按一通序:或说此处、彼处说,或说净土、秽土说,或说受用身、变化身说,因而彼此所说出入不同。

   有人不明于此,想以圆满报土说的序品,来推尊本经在圣典中的价值,是就未免太无谓了!
   本经确有它的崇高价值,读了本经就会知道,无庸以十八圆满的报土去显示他的殊胜!

解释经文,向以三科分判:
   初说一经的缘起,次说一经的宗义,末说流通的胜益。

   古人分判本经,有以‘教起因缘’、‘圣教正说’的二分判;
   有以‘教起因缘’、‘圣教正说’、‘无等妙果’、‘依教奉行’的五分判。
   现以‘法会缘起’、‘解释深密’的两科,判释本经。
   法会缘起,等于序分;解释深密,等于正宗分。本经没有流通分,所以不另建立。
   经末,“尔时曼殊室利”下,虽有依教奉行之说,但这是散在诸品中的,只可说是品中的奉行,不是一部的流通。
   余经有证信、发起二序,本经唯有证信而无发起;此到解释经文时自知,现在不多说了。 

序品 第一

甲一 法会缘起

乙一 说闻时节

   【如是我闻:一时。】

   每一部经,总以“如是我闻”为开始,“信受奉行”为结束,这是什么道理?
   真谛 七事记说:经首安立如是我闻,是为却除三疑;
   龙树 智度论说:这是集经者遵佛所说而如此的。
      
   其实,这含有信智的意思在内。
   如是是信顺态度的表示,一件事情,信得过,就说如是;信不过,就说不如是。佛法也是这样——能以纯洁无疵的心态,诚挚善意的信念,接受如来的教授教诫,名为如是;反之,即为不如是。
   [如是]还有无诤无染的意义,此指不离信顺的正智说的。
   正智是通达真理的利器,真理没有正智去作正确的认识,就要产生种种的诤论。
   世间学者,讲唯心,说唯物,你攻我伐,纠缠不清,推其原因,病在缺乏明晰的正智。
      
   信受,是信解受持;奉行,是闻思实践,这仍是信智。
   信与智二者,是听闻或研究佛法的根本,缺一不可。
   信如两手,智如双目;
   无手就不能取得佛法的珍宝,无目就不能行上佛法的正道。
   智论说:“佛法大海,信为能入,智为能度”,亦即此意。

   [如是]又可作所指讲,即指这部经。

   [我闻],是集结人的自称。
   合起来说:谓这部解释甚深密教的经典,是我亲从佛前所听来的。

   [一时],指说听这经的时间。
   不明白的指定年月日,由于各地的时间不同:如印度的正午十二时,不定是我国的正午十二时,我国的正午十二时,又未必是英美的正午十二时。
   近代天文学说:欧亚日中,非洲日出,美洲夜半,澳洲日没。
   因为时间不一,所以混称一时。
   实则,佛在世时,有时说这法,有时说那法;殆佛灭后,佛弟子们已模糊记不清了。如十万偈的大般若经,是佛成道后五年说的,这在经中有着明文记载;
   但其余的七部般若,究是何年何月说的,已无法记出,只好总说一时。

   古德解经,广释一时,无关弘旨,所以这里也就不多说了。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10-16 20:00:36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10-16 22:54 编辑

【序品 第一】    【甲一 法会缘起】【乙一 说闻时节】
【乙二 依正庄严】
【丙一 净土庄严】

      【薄伽梵住最胜光曜七宝庄严,放大光明,普照一切无边世界,无量方所妙饰间列,周圆无际,其量难测,超过三界所行之处,胜出世间善根所起,最极自在净识为相,如来所都,诸大菩萨众所云集,无量天、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牟呼洛伽、人非人等常所翼从,广大法味喜乐所持,现作众生一切义利,蠲除一切烦恼垢,远离众魔,过诸庄严,如来庄严之所依处,大念慧行以为游路,大止妙观以为所乘,大空、无相、无愿解脱为所入门,无量功德众所庄严,大宝华王众所建立大宫殿中。】
   注:蠲:除去,免除。

薄伽梵
是说法的教主,其它经中或称佛,或佛薄伽梵并称。
       弘扬者解释经文,大都把他别为独立的一科,测疏就是判为说教正主的。
       从佛为一经之主说,应有他独立一科的地位。
       现在把他摄在依正庄严文里,是从文法的观点上讲的。

‘住大宝华王众所建立大宫殿中’
是显佛说法的道场;

       ‘最胜光曜七宝庄严’等,示说法的道场庄严,都是一些修饰语、形容词。

      若把薄伽梵单独的立为一科,与下文分开来读,那‘住大宝华王众所建立大宫殿中’这话,就缺少名词或代名词的主格(或叫主辞),成为不完全的句子了!
      如说‘住大觉讲社读书’而不标明某甲某乙,这话就有了语病,因为人们可以问:是某甲在大觉讲社读书呢?还是某乙?同样的:是菩萨住大宫殿中呢?还是声闻?如不标明的话,人们会发生这样疑问的。
      现在把薄伽梵连接下文,读为‘薄伽梵住大宝华王众所建立大宫殿中’,有了主辞,句子完整了,人们一读,就知是佛,不是声闻、菩萨,也就不会犯上述的毛病!

【薄伽梵】
      是印度话,《佛地论》说有六义:
      一自在义、二炽盛义、三端严义、四名称义、五吉祥义、六尊贵义。
 
      一、自在义
      缠缚身心令不自在的,是烦恼、所知的二障;
      欲求身心的解放,唯有割断这两条铁索。
      佛以他的强有力的慧火,焚烧了那葛藤络索,不再受他缠缚,所以就得自由解放。

      二、炽盛义
      世间最猛烈的火焰莫过太阳,它离人住的地球一万万五千二百万公里,仍可放出它的火和热,接近它的地方,更是溶化一切而不容固有的存在,所以说它是团炎热的火球。
      他虽是一团猛烈的炎聚,但当地球环绕着它运转时,它还有照不到的地方。

      佛是一切智者,他的炽然智火,常人虽不觉察,但他作用力量,却超过太阳千万亿倍,因为般若智火,不特能够烁破宇宙黑暗,窥见生命奥秘,且也能够焚烧固体的实物,消溶自性的执见。
      经说:“般若如大火聚,四边不可触”,即是此意。
      佛证得了火聚似的般若,所以以炽盛义显示他。

      三、端严义
      端是端庄,严是严饰,这是从相好上显示佛德的。

      世人求相貌美,只是在外表上加以庄严修饰,并不是真的自然美。

      具诸功德庄严的佛陀,眼如无云的秋空,面如净光的满月,口若日放的莲华,身似赤黄的金色。这一切福业感得的自然美,是任何修饰的美所不能比拟的,所以说是端严。

      四、名称义
      人格高尚,行为端庄,为人胜过为己的,不求名而名自得。

一般人不理解此,终日求名而名不称。
      俗说:“名副其实”,实是什么?即人格、行为、道德、学识是。没有内容的实,纵然博得一时的令誉,一旦被人识破,结果必然是身败名裂。

      佛是人格的完成者,具有自利利他的胜行,备有纯洁无疵的品德,所以名闻于万亿国中,誉满于三千界内。经说“名称普闻”,确是真实不虚的,所以说名称。

      五、吉祥义
      凶横暴恶的魔罗、降灾消福的神魃、魑魅魍魉的鬼怪、残忍毒辣的妖仙,是世间不吉祥的物类,谁碰着了,谁就倒霉,谁接近了,谁就晦气!趋吉避凶的人类,大都是远离这些的。

      佛是悲智具足的圣者,见到人类的灾难,犹如自己的灾难,所以内具悲心、外现慈和的佛陀,是世间的最吉祥者,谁亲近他、忆念他、供养他,都得极大的利益,所以佛具吉祥。

      六、尊贵义
      世间最可尊贵的,不是金刚宝、帝王位,而是要具如上五德,常常利益安乐有情的人,才够上称为至尊至贵!谁有这资格呢?唯佛与佛能之。所以佛是世间最尊贵的。

      佛的功德无量,以德立号,名亦无量,为什么经首仅置薄伽梵名呢?
      以此能总摄诸德,余名不尔,所以不立。

【薄伽梵】是能说法者,
【大宫殿】是说法处所。
      宫殿,是君主时代帝王所居的地方,如天子的居室叫宫,登堂叫殿。
      殿还含有尊敬的意思,像佛教寺庙供佛菩萨的地方,叫大雄殿、弥勒殿等。
      世间的宫殿,不论是王居或佛宇,都是依地建筑而极庄严的,同时也比一般房屋来得巍峨、雄伟、高大。

      佛住的宫殿,是依大宝华王 众所建立的,是由无量功德 众所庄严的,至大无外,所以叫大宫殿。

【大宝华王】者,
      王是自在义,华是清净义,宝是尊贵义,大是殊胜义。
      世出世间,最殊胜、尊贵、清净、自在的,莫过于一念心,
      所以,大宝华王就是一朵心华。

      根据经说的“一切唯心造”、“心净国土净”的思想,更可证知:
      唯有心华才能成就净佛国土
      唯有心华才能建立大宫宝殿
      也唯有具足无量功德的心华,才能庄严众所建立的大宫宝殿。

      心华建立的大宫宝殿,是无量功德众所庄严的,亦即最极殊胜的光曜七宝 所庄严的,所以能从殿中放出广大光明,普照一切无边世界,无边世界藉这放射过去的广大光明,也就夺目似的明朗起来。

      庄严宫殿,不特是表面的修饰,就是每一角落、每一方所,无不以种种华文、雕刻、彩画、微妙间列的粉饰的,所以说【无量方所妙饰间列】。

      庄严周到的大宫殿,其周圆量有多大呢?东方、南西北方四维上下,都没有它的分齐,分齐没有,当然就无法以长短去测量他;所以说【周圆无际其量难测】。

      三界内的有情,对于住的地方,都生起为己所有的爱著,所谓境界爱,就是指此。
      佛陀断尽了一切爱缚,【超过了三界所行】,不再属于三界游履之处,所以住在众德庄严的大宫殿中,不会生起为我所有的执著。

      世间的依报,从他统一相上看,是有情异熟因所共感的,
      从各有主权上看,是每一有情的异熟识 所自变的,不过同处相似,不相妨碍就是。

      诸佛的净土,是以出世的无分别智后的后所得智 善根为因而生起的。
      出世的善根,有声闻、缘觉的善根,但最殊胜的是佛的善根,所以佛的净土,是以佛的胜出世间的无漏善根为生起因的。

      普通建屋,尤其近代建筑新式洋房,先绘一个图样,表明什么形相,然后才开始兴工建造。
佛住的大宫殿,是以什么为他的【体相】的呢?
      最极自在 佛无漏心 为它的体相。
      疏说:“此即如来 大圆镜智 相应净识,
       由昔所修 自利 无漏净土种子 因缘力故,
       于一切时遍一切处,
       不待作意、任运变现 众宝庄严 受用佛土,
       与自受用身作所依止处”。

      世间每一国土,都有他的首都,座镇首都的,君主时代是帝王或叫天子,民主时代是总统或主席。
      众德庄严的大宫殿,是净佛国土的首都,为如来所居住的,所以说【如来所都】。

      国家不特由一领袖统摄着,必然还有很多翼从,辅助领袖推动政治、军事、经济等各项工作:君主制时,有首相及各部大臣;民主制时,有统帅及各部院长。      
      佛为法王,来都集会助佛宣化的,有诸大菩萨,所以说【诸大菩萨众所云集】。君主、主席,不是寡头的个人,而还有广大的群众的。
      佛主净土,不违世俗,所以有【无量天、龙等常所翼从】。

【天】
      是四王以上的诸天众,净土有天人的存在,
      如,法华经说的“我此土安隐,天人常充满”;
      本业经说的“无色诸天来入会故,亦名天众”可知。

【龙】是动物中鳞虫最长者,能与云致雨,滋润万物。

【药叉】是轻捷鬼,或翻暴恶、通健,亦名可畏,有地下、空中、天上的三类。

【健达缚】,旧名干闼婆,译名寻香行,他经常的寻香以作乐的。

【阿素洛】就是阿修罗,译名非天,有天人之福,无天人之德。

【揭路荼】,旧名迦楼那,就是金翅鸟。海龙王经说是大身凤凰,以龙为食。

【紧捺洛】
      译名歌神,从能歌咏奏乐得名。
      有说是疑神,体如旁生,形状似人,面貌端正,顶有独角,人见生疑,不知是人、是鬼、是畜,所以名为疑神。

【牟呼洛伽】,译名大腹行,就是蟒神。

【人非人】等
有说八部鬼神,原本非人而现似人形来听正法;
      有说人即指人,非人即是八部鬼神。

【常所翼从】
      是说天龙八部、人非人等,常常的围绕着法王,听佛说法,受佛教化。
      摄论(梁译)说:“于净土中,实无如此天龙等众,欲令不空,故佛化作如此杂类”。
      可见超过三界所行的净土,是没有这些杂类的,为了庄严净土,佛才从他的净识中,变现天龙等众!

      生存在人间国土上的人类生命,是赖饮食以维持的,没有饮食的长养,生命随时会遭崩溃。佛净土中的菩萨、天龙等,是以什么任持生命使不断绝呢?
       法华经说以法喜、禅悦二食为长养的,
       本经则说以【广大法味所生喜乐】而任持的。

       身为一国之主的,负有全国人民安危祸福的重任,人民的苦乐,端视国主的所行所为。得一贤明领袖,推行全国仁政,是会给人民无量福利的。
      佛于净国土中,时作利益众生的大事,令诸众生得大快乐。
      义与利,通常有多种解释,现不一一叙说。

      烦恼缠垢,是染污心性的罪魁,劫夺功德的盗贼,障修善法的怨敌,不把它彻底摧毁,身心终不得宁静。
      净国土中的佛陀,是把一切烦恼缠垢,都究竟的蠲除了。
      蠲除烦恼是破坏,现作义利是建设,非破坏无以建设,非建设无以利生。如人民的革命,一面破坏,一面建设,其道理是一样的。不过,世间的破坏与建设,都在物质方面,至于心理方面,毫无破坏、建设可言。

      魔是魔罗,含有捣乱性、侵犯性,阻碍人的善行,是他唯一能事,如果行者意志不坚,那他就来进攻你的心城,侵扰你的精神,使你废然而返。
      向来说有死、天、烦恼、五阴的四魔,
      实则,凡能障碍人的修学佛法,阻挠人的行其正行,都可名之为魔。
      悲智具足的勇猛佛陀,究竟的永离了众魔,所以佛的净国土中,也就不受魔的侵扰。如世间的一个强有力的国主,威德慑于四方,就无敌国敢来侵犯了。

      佛住的华王宫殿,超过声闻、菩萨的庄严住处,而以【如来妙饰庄严】为【所依处】的,所以说【过诸庄严,如来庄严之所依处】。

佛菩萨住的庄严净土,是以什么为游行的道路呢?
      【大念慧行以为游路】。这有两说:

      在菩萨方面——大念慧行,就是闻思修三慧,以此三慧,趣入净土,往还驰骋;

      在如来方面——
      大念是安住真如的无分别智;
      大慧是分别真俗的后所得智,
      二智都有造作净土的增上业用;

       名为大行,行于净土,说名游路。
      如现代化的国家,有铁路、公路、马路,为全国上下一致游履的道路一样。

      有了游履的道路,又以什么为所乘呢?
      无性摄论释说:“以乘【止观】游三慧路,往所趣国,胜诸声闻、独觉,菩萨所乘【止观】,故名为大”。
       如,国家有了铁路、公路、马路,就有火车、汽车、马车为所乘了!

      有了游往净土的道路,必有通入净土的妙门,这就是【空、无相、无愿】的【三解脱】。

      门,是通过义。门外是秽土,门内是净土,从秽土进入净土,必须通过【三解脱门】:
      遍计所执的诸法自性空,叫空;观这空性的三摩地,名空解脱门;
      依他缘起的一切法相不可得,叫无相;观这无相的三摩地,名无相解脱门。
      愿是希求,就是爱著后有的生命;
      观三界苦,不求未来人天果报,叫无愿;观这无愿的三摩地,名无愿解脱门】。

      通过了三解脱门,即进入净妙国土,所以说大空、无相、无愿解脱为所入门。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演培法师:《解深密经语体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