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查看: 5496|回复: 5

禅秘要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5-26 20: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禅秘要法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等译
      (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复有五百大德声闻。舍利弗大目揵连摩诃迦叶摩诃迦旃延等。
        尔时王舍城中。有一比丘。名摩诃迦絺罗难陀。聪慧多智。来至佛所。为佛作礼。绕佛七匝。尔时世尊。入深禅定。默然无言。时迦絺罗难陀。见佛入定。即往舍利弗所。头面礼足白言。大德舍利弗。唯愿为我广说法要。尔时舍利弗。即便为说四谛。分别义趣。一遍乃至七遍。
        时迦絺罗难陀。心疑未寤。如是乃至遍礼五百声闻足。请说法要。诸声闻等。亦各七遍。为转四真谛法。
        时迦絺罗难陀。心亦不寤复还佛所。为佛作礼。尔时世尊。从禅定起。见迦絺罗难陀顶礼佛足。泪如盛雨。劝请世尊。唯愿为我转正法-轮尔时世尊。复为广说四真谛法。一遍乃至七遍。
        时迦絺罗难陀。犹故未解五百天子。闻佛所说。得法眼净。即持天华。以供养佛。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因迦絺罗难陀比丘。快得法利见法。如法成须陀洹。时迦絺罗难陀闻诸天语。心怀惭愧。悲咽无言。举身投地。如太山崩。即于佛前。四体布地。向佛忏悔。
        尔时阿难。即从坐起。整衣服。偏袒右肩。为佛作礼绕佛三匝。胡跪合掌。白佛言。世尊此迦絺罗难陀比丘。有何因缘。生而多智。四毘陀论。违世羁经。日月星辰。一切技艺无不通达。复有何罪。出家以来。经历多年。于佛法味。独不得尝。如来世尊。亲为说法。如生聋人。无闻无得。佛法大将随顺转法-轮者数有五百。为其说法。亦无有益。唯愿天尊。为我分别说此比丘往昔因缘。
        阿难问时。佛即微笑。有五色光。从口中出。绕佛七匝。还从顶入。告阿难言。谛听谛听。善思念之。我当为汝分别解说。阿难白佛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阿难。此迦絺罗难陀比丘。过去久远无数劫时。有佛世尊。名曰然灯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彼佛法中。有一比丘。名阿纯难陀。聪明多智。以多智故憍慢放逸。亦不修习四念处。法身坏命。终堕黑闇地狱。从地狱出。生龙象中。五百身中。恒作龙王。五百身中。恒作象王。舍畜生身。因前出家持戒力故。得生天上。天上命终。来生人间。前身读诵三藏经故。今得值佛。由前放逸不修四念处。是故今身不能觉寤。
        尔时迦絺罗难陀。闻佛此语。即从坐起。合掌长跪。白佛言。世尊唯愿天尊教我系念。
        尔时佛告迦絺罗难陀。谛听谛听。善思念之。汝于今日。快问如来灭乱心贼。甘露正法。三世诸佛。治烦恼药。关闭一切诸放逸门。普为人天。开八正道汝好谛观。莫令心乱。
        佛说此语时。众中有五十摩诃罗比丘。亦白阿难。世尊今者欲说除放逸法。我等随顺欲学此事。唯愿尊者。为我白佛说此语时。佛告诸比丘。非但为汝。亦为未来诸放逸者。我今于此迦兰竹园。为迦絺罗难陀比丘。说系念法。
      
      第一观
        佛告迦絺罗难陀。汝受我语。慎莫忘失。汝从今日。修沙门法。沙门法者。应当静处敷尼师坛。结跏趺坐。齐整衣服。正身端坐。偏袒右肩。左手着右手上。闭目以舌拄腭。定心令住。不使分散先当系念着左脚大指上。谛观指半节。作泡起想。谛观极使明了。然后作泡溃想。见指半节极令白净。如有白光。见此事已。次观一节。令肉劈去。见指一节。极令明了。如有白光。佛告迦絺罗难陀。如是名系念法。迦絺罗难陀。闻佛所说。欢喜奉行。观一节已。次观二节。观二节已。次观三节。观三节已。心渐广大。当观五节。见脚五节。如有白光。白骨分明。如是系心。谛观五节。不令驰散。心若驰散摄令使还。如前念半节。念想成时。举身暖熅心下热。得此想时。名系心住。
      心既住已。复当起想。令足趺肉两向披。见足趺骨。极令了了。见足趺骨。白如珂雪。此想成已。次观踝骨。使肉两向披。亦见踝骨。极令皎白。次观胫骨。使肉褫落。自见胫骨。皎然大白。次观膝骨。亦使皎然分明。次观臗骨。亦使极白。次观胁骨。想肉从一一胁间两向褫落。但见胁骨。白如珂雪。乃至见于脊骨。极令分明。次观肩骨。想肩肉如以刀割。从肩至肘。从肘至腕。从腕至掌。从掌至指端。皆令肉两向披。见半身白骨。
        见半身白骨已。次观头皮。见头皮已。次观薄皮。观薄皮已。次观膜。观膜已。次观脑。观脑已。次观肪。观肪已。次观咽喉。观咽喉已。次观肺腧。观肺腧已。见心肺肝大肠小肠脾肾生藏熟藏四十户虫。在生藏中。户领八十亿小虫。一一虫从诸脉生。孚乳产生。凡有三亿。口含生藏。一一虫有四十九头。其头尾细犹如针锋。此诸虫等二十户是火虫。从火精生。二十户是风虫。从风气起是诸虫等。出入诸脉。游戏自在火虫动风。风虫动火。更相呼吸。以熟生藏。上下往复凡有七反。此诸虫等各有七眼。眼皆出火。复有七身吸火动身。以熟生藏。生藏熟已。各复还走入诸脉中。
        复有四十户虫。户领三亿小虫,身赤如火。虫有十二头。头有四口。口含熟藏。脉间流血。皆观令见。
      见此事已。又见诸虫从咽喉出。又观小肠肝肺脾肾。皆令流注入大肠中。从咽喉出。堕于前地。此想成已。即见前地。屎尿臭处。及诸蚘虫。更相缠缚。诸虫口中。流出脓血。不净盈满。
        此想成已。自见己身。如白雪人。节节相拄。若见黄黑。当更悔过。既悔过已。自见己身。骨上生皮。皮悉褫落。聚在前地。渐渐长大。如钵多罗。复更长大。似如堈。乃至大如干闼婆楼。或大或小。随心自在。又渐增长。犹如大山。而有诸虫。唼食此山。流出脓血。有无数虫。游走脓里。复见皮山。渐渐烂坏。唯有少在。诸虫竞食。有四夜叉。忽从地出。眼中出火。舌如毒蛇。而有六头。头各异相。一者如山。二者如猫。三者如虎。四者如狼。五者如狗。六者如鼠。又其两手。犹如猨猴。其十指端。一一皆有四头毒蛇。一者雨水。二者雨土。三者雨石。四者雨火。又其左脚似鸠盘荼鬼。右脚似于毘舍阇鬼。现丑恶形。甚可怖畏。时四夜叉。一一荷负九种死尸。随次行列。住行者前。佛告迦絺罗难陀。是名不净想最初境界。
      佛告阿难。汝持是语。慎莫忘失。为未来众生。敷演广说此甘露法三乘圣种。时迦絺罗难陀。闻佛说此语。一一谛观。经九十日。不移心想。至七月十五日。僧自恣竟。时诸比丘。礼世尊已。各还所安。于日后分。次第修得四沙门果。三明六通。皆悉具足。心大欢喜。顶礼佛足。白佛言。世尊我于今日。因思惟故。因正受故。依三昧故。生分已尽。不受后有。知如道真。必定得成清净梵行。世尊此法是甘露器。受用此者。食甘露味。唯愿天尊。重为广说。
        尔时世尊。告迦絺罗难陀。汝今审实得此法者。可随汝意作十八变。时迦絺罗难陀。住立空中。随意自在。作十八变。时诸比丘。见迦絺罗难陀。我慢心多。犹能调伏。随顺佛教。系心一处。不随诸根。成阿罗汉。尔时会中。有千五百比丘。乱心多者。见此事已。皆生欢喜。即诣佛所。次第受法。
        尔时世尊。因此憍慢比丘摩诃迦絺罗难陀。初制系念法。告诸四众。若比丘。若比丘尼。若优婆塞优婆夷。自今以后。欲求无为道者。应当系念专心一处。若使此心驰骋六根。犹如猨猴。无有惭愧。当知此人。是旃陀罗非贤圣种。心不调顺。阿鼻狱卒。常使此人。如是恶人。于多劫中。无由得度。此乱心贼。生三界种。依因此心。堕三恶道。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告阿难。汝今见此摩诃迦絺罗难陀比丘。因不净观。得解脱不。汝好受持。为众广说。阿难白佛。唯然受教。佛告阿难。谛听谛听。善思念之。
        
     
      第二观
        第二观者。系念额上。谛观额中。如爪甲大。慎莫移想。如是观额。令心安住。不生诸想。唯想额上。然后自观头骨。见头骨白如颇梨色。如是渐见举身白骨。皎然白净。身体完全。节节相拄。复见前地诸不净聚如上所说。不净想成时。慎莫弃身。当教易观。
      易观法者。想诸节间。白光流出。其明炽盛。犹如雪山。见此事已。前不净聚。夜叉吸去。复当想前作一骨人。极令大白。此想成已。次想第二骨人。见二骨人已。见三骨人。见三骨人已。见四骨人。见四骨人已。见五骨人。如是乃至见十骨人。见十骨人已。见二十骨人。见二十骨人已。见三十骨人。见三十骨人已。见四十骨人。见四十骨人已。见一室内。满中骨人。前后左右。行列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
      是时行者。渐渐广大。见一庭内。满中骨人。行行相向。白如珂雪。各举右手。向于行者。心复广大。见一顷地。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心渐广大。见一由旬。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一由旬已。乃至见百由旬。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百由旬己。乃至见阎浮提。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一阎浮提已。次见弗婆提。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弗婆提已。次见瞿耶尼。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瞿耶尼已见欝单越。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
        见四天下。满中骨人已。身心安隐。无惊怖想。心渐广大。见百阎浮提。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百阎浮提已。见百弗婆提。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百弗婆提已。次见百瞿耶尼。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百瞿耶尼已。次见百欝单越。满中骨人。行行相向。各举右手。向于行者。见此事已。身心安乐。无惊怖想。心想利故。见娑婆世界。满中骨人。皆垂两手。伸舒十指。一切齐立。向于行者。于时行者。见此事已。出定入定。恒见骨人。山河石壁。一切世事。皆悉变化。犹如骨人。
        尔时行者。见此事已。于四方面。见四大水。其流迅駃。色白如乳。见诸骨人随流沉没。此想成时。复更忏悔。但纯见水。涌住空中。复当起想。令水恬静。
        佛告阿难。此名凡夫心想白骨白光涌出三昧。亦名凡夫心海生死境界相。我今因迦絺罗难陀。为汝及未来一切众生等。说是白骨白光涌出三昧门。为摄乱心渡生死海。汝当受持慎勿忘失。尔时世尊。说此语已。即现白光三昧。一一相貌。皆令阿难悉得见之。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名白骨观最初境界。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更教余想。教余想者。当自观身作一白骨人。极使白净。令头倒下入臗骨中。澄心一处。极使分明。此想成已。观身四面。周匝四方。皆有骨人。此想成已。即于前地。作一白骨人。如似己身。亦复倒头入臗骨中。想一成已。次当想二。想二成已。次当想三。想三成已。次当想四。想四成已。次当想五。想五成已。乃至想十。如是满一房内。见诸骨人。皆悉倒头入臗骨中。见一房内已。乃至见于百房之内。是诸骨人。皆悉倒头入臗骨中。见百房已。见一由旬。满中骨人。皆悉倒头入臗骨中。见一由旬已。乃至见无量诸白骨人。皆悉倒头入臗骨中。
        此想成已。见诸骨人。各各纵横。悉在前地。或见头破。或见项折。或见颠倒。或见缭戾。或见腰折。或见伸脚。或见缩脚。或见脚骨分为二分。或见头骨倒入胸中。或见头骨。偃仰掣缩。纷乱纵横。悉在前地。周匝上下。满一室内。此想成已。乃至见于无量无边诸白骨人。纷乱纵横。或大或小。或破或完。如此众事。皆当住心谛观。极令分明。
        佛告阿难。是时行者。见此事已。当自思惟。前骨完具。今者破散纵横纷乱。不可记录。此白骨身。犹尚无定。当知我身。亦复无我。谛观是已。当自思惟。正有纵横诸杂乱骨。何处有我及与他身。尔时行者。思惟无我。身意泰然。安隐快乐。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复当更教令心广大。使彼行人见一阎浮提。纵横乱骨。见诸骨外。周匝四面。有大火起。焰焰相次。烧诸乱骨。见诸骨人。节节火起。如是火相。或有众火。犹如流水。明炎炽盛。流诸骨间。或有众火。犹如大山。从四面来。
        此想成已。极大惊怖。出定之时。身体蒸热。还当摄心。如前观骨。观一白骨人。极令明了。是时行者。入定之时。不能自起。要当弹指。然后得起。此想成者。当自起念而作是言我于前世无数劫来。造热恼法。业缘所牵故。使今者见此火起。复当作念。如此火者。从四大有。我身空寂。四大无主。此大猛火。横从空起。我身他身。悉皆亦空。如此火者。从妄想生。为何所烧。我身及火。二皆无常。佛告阿难。行者应当至心谛观。如是等法。观空无火亦无众骨。作此观者。无有恐惧。身意恬安。倍胜于前。
      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者。名第二观白骨竟。
      
      第三观
        佛告阿难。观第二白骨竟已。复当更教系念法。系念法者先当系心着左足大指上。一心谛观足大指。使肉青黑津腻。犹如日光炙于肥肉。渐渐至膝。乃至于臗。观左足已。观其右足。亦复如是。观右足已。次当观腰。至背至颈。至项至头。至面至胸。举身支节。一切身分。皆亦津黑。犹如日光炙于肥肉。不净流溢。如屎尿聚。谛观己身。极使分明。想一成已。复当想二。想二成已。复当想三。想三成已。复当想四。想四成已。复当想五。想五成已。复当想十。想十成已。见一室内。满中津黑。犹如日光炙于肥肉。如屎尿聚。诸不净人。行列纵横满一室内。见一室已。复见二室。见二室已。乃至见无量众多不净人。四维上下。皆悉充满娑婆世界。
        此想成已。行人自念。我于前世。贪淫愚痴。不自觉知。盛年放逸。贪着情色。无有惭愧。随逐色声香味触法。今观我身。不净流溢。他身亦尔。何可爱乐。见此事已。极自厌身。惭愧自责。出定之时。见诸饮食。如屎尿汁。甚可恶厌。
        次教易观。易观法者。当更起想念。想念成时。见其身外。诸不净间。周匝四面。忽然炎起。如热时焰。其色正白。如野马行。映诸不净。尔时行者。见此事已。当大欢喜。以欢喜故。身心轻软。其心明朗。快乐倍常。
        佛告阿难。是名第三惭愧自责观。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者。名第三津腻惭愧观竟。
      
      第四观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复当更教系念住意左脚大指上。令谛观脚大指节。起膖胀想。见膖胀已。起烂坏想。见烂坏已。起青黑赤白诸脓血想。是诸脓血。极使臭处。难可堪忍。如是渐渐。至膝至臗。皆令膖胀烂溃不净。观左脚已。右脚亦然。如是渐渐。至腰。至背。至颈。至项。至头。至面。至胸。举身支节。一切膖胀。皆悉烂坏。青黑赤白。诸脓流出。臭恶杂秽。不可堪处。想一成已。复更想二。想二成已。复更想三。想三成已。复更想四。想四成已。复更想五。想五成已。乃至想十。想十成已。见一室内。周匝上下。诸膖胀人。皆悉烂坏。青黑赤白诸脓。悉皆流出。杂秽臭处。不可堪忍。复当更想一由旬。想一由旬已。乃至想百由旬。想百由旬已。乃至见三千大千世界。周匝上下。地及虚空。一切弥满。膖胀烂坏。青黑赤白诸脓流出。杂秽充满。不可堪处。
        佛告阿难。尔时行者。见此事已。自观己身。不净充满。观于他身。亦复如是。当作想念。我此身者。甚可患厌。众多不净。弥满一切。谛观是已。畏生死患。其心坚固。深信因果。出定入定。恒见不净。欲求厌离舍弃此身。作此想时。自见己身。举体皮肉。如秋叶落。见肉堕地。在前地已。即大动心。心生惊怖。身心震掉。不能自宁。身气热恼。如热病人。为渴所逼。出定之时。如人夏日行于旷野渴乏无水。身体疲极。此想成已。乃至食时。见所食物。如膖死尸。见所饮浆。犹如脓血。此想成已。极大厌身。观于身内及于身外。求净不得。
        佛告阿难。复当更教。令其易想。莫使弃身。唐无所得。易观法者。当于远处臭秽之外。作一净物。教其系心想一净物。心眼明了。即欲往取。如是渐渐。所见广远。诸不净外。有诸净地。如琉璃地。见此净处。即便欲往。转复广远。意不能达。
        佛告阿难。尔时当教如此行人而作是言。汝所见事。是不净想。此不净想。而杂秽物。当知此想从颠倒起。皆由前世颠倒行故。而得此身。如此身者。种子根本。皆为不净。汝今实见此不净不。虽见不净。于外见净。当知此净及与不净。不可久停。随逐诸根。忆想见是。此不净身。属诸因缘。缘合则有。缘离则无。尔所见事。亦属缘想。想成则有。想坏则无如此想者。从五情出。还入汝心。诸欲因缘。而有此想。此不净想。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汝当一一谛观不净。求索彼我了不可得。世尊说我及他。皆悉空寂。何况不净。如是种种。呵责其心。教令观空。见发毛爪齿一切悉无豁然舍诸不净之物。如前住意还观骨人。
      佛告阿难。汝持是语。慎莫忘失。此不净观。及易想法。尔时阿难。闻佛此语欢喜奉行。此想成时。名第四膖胀脓血。及易想观竟。
      
      第五观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次当更教系念一处。端坐正受。谛观右脚大指上。令指上皮。携携欲穿。薄皮厚皮。内外映彻。其薄皮内。有一薄膜。亦当谛观。如是渐渐。至膝至臗。左脚亦然。至腰至背至颈至项至头至面至胸。举身皆尔。薄皮厚皮。内外映彻携携欲穿。如被吹者。其皮膖胀。不可具说。身诸毛中一一毛孔。百千无量。诸脓杂汁。犹如雨滴。从毛孔出。疾于震雨。内外俱流。脓血盈满。不净之极难可堪忍。犹如脓池。亦如血池。诸虫满中。此想成已。当观胸里。举身是虫。犹如虫聚。复当更观左脚大指。膖胀脓溃。青脓。黄脓。赤脓。黑脓。红脓。绿脓。白脓。烂溃交横。与屎尿杂。复有诸虫。游戏其中。秽恶臭处。不可堪忍。厌患此身不贪诸欲。不乐受生。
        此想成时。见大夜叉。身如大山。头发蓬乱。如棘刺林。有六十眼。犹如电光。有四十口。口有二牙。皆悉上出。犹如火幢。舌似剑树。吐至于膝。手捉铁棒。棒似刀山。如欲打人。如是众多其数非一见此事时。极大惊怖身心皆动。
        如此相貌。皆是前身毁犯禁戒。诸恶根本。无我计我。无常计常。不净计净。放逸染着。贪受诸欲。于苦法中。横生乐想。于空法中。起颠倒想。于不净身。起于净想。邪命自活。不计无常。
        此想成时。复当更教。汝莫惊怖。如此夜叉。是汝恶心猛毒境界。从六大起。六大所成。汝今应当谛观六大。此六大者。地水火风识空。如此一一。汝当谛推。汝身为是地耶。为是水耶。为是火耶。为是风耶。为是识耶。为是空耶。如是一一。谛观此身。从何大起。从何大散。六大无主。身亦无我。汝今云何畏于夜叉。如汝心想。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想见夜叉。亦复如是。但安意坐。设使夜叉来打汝者。欢喜忍受。谛观无我。无我法中无惊怖想但当正心结加趺坐。谛观不净及与夜叉。作一成已。复当作二。如是渐渐。乃至无量。一一谛观。皆令分明。
      佛告阿难。汝好受持。观薄皮不净法。慎莫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时。名第五观薄皮竟。
      
      (二)第六观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复当更教系念着右脚大指上。当谛观脚指使脚膖胀。从脚至头。如吹皮囊膖胀津黑。青瘀难堪。满中白虫。如粳米粒。虫有四头。蠢蠢相逐。更相唼食。肌肉骨髓。皆生诸虫。一切五藏。虫皆食尽。唯有厚皮。在其骨外。其皮厚薄。犹如缯练。诸虫出入。如穿竹叶。内外携携。其皮欲穿。眼中躁痒。有无数虫。穿眼欲出。生眼眶间。身分九孔。亦复如是。诸虫尔时。从厚皮出。入薄皮中。皮遂穿尽。虫皆落地。其数众多。不可称计。作一大聚。犹如虫山。在行者前。更相食噉。或相缠绕。尔时行者。见众多虫已。复当系念谛观一虫。使此一虫。噉诸虫尽。既噉虫已。一虫独在。其心渐大。见向一虫。大如狗许。身体困顿。鼻曲如角。嗅行者前。其眼正赤。如烧铁丸。
        见此事已。极大惊怖。当自忆念。我身云何。忽然乃尔。作如此事。先见诸虫。更相食噉。今见此虫。形体丑恶。何甚可畏。此想成时。当自观身。我此诸虫。本无今有。已有还无。如此不净。从心想生。来无所从。去无所至。亦非是我。亦非是他。如此身者。六大和合。因缘成之。六大散灭。身亦无常。向者诸虫。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我身虫聚。当有何实。虫亦无主。我亦无我。作是思惟时。所见虫眼。当渐渐小。见此事已。身心和悦。恬然安乐。倍胜于前。
        佛告阿难。汝好受持是厚皮虫聚观法。慎莫忘失。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已。名第六厚皮虫聚观竟。
      
      第七观
        佛告阿难。复当住意系念一处。谛观右脚大指上。从足至头。好谛观之。当使皮肉都尽。肠胃腹肝。肺心脾肾。一切五藏。悉落堕地。唯有筋骨。共相连持。残膜着骨。其色极赤。或如淤泥。或如浊水。作浊水想。持用洗皮。从足至头。皆使如是。自观己身。极令分明观己身已。于现前地。复作一身使在前立。如己无异。想一成已。复当想二。想二成已。复当想三。想三成已。复当想四。想四成已。复当想五。想五成已。乃至想十。想十成已。见一室内。周匝上下。满中皆是。赤色骨人。或有淤泥色者。或有浊水色者。以浊水洗皮。如是众多。渐渐广大。满一由旬想一由旬已。想二由旬。想二由旬已。渐渐广大。想百由旬。想百由旬已。乃至见三千大千世界。满中赤色骨人。或有淤泥色者。或有浊水色者。以浊水洗皮。周匝上下。纵横弥满。
        佛告阿难。汝今谛观此赤色相。慎莫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时。名第七极赤淤泥浊水洗皮杂想竟。
        
      第八观
          佛告阿难。复当更教系心住意。观左脚大指。从足至头。如新死人。其色萎黄。当观己身。亦复如是。见萎黄已。当令黄色变成青赤。此想成时。见于前地。有一新死人。其色黄赤。见一已见二。见二已见三。见三已见四。见四已见五。见五已心想利。故恒见己身。如新死人。如是想成见一切人。满阎浮提如新死人。此想成已。转复广大。见三千大千世界。满中新死人。自见己身及以他身。等无有异。此想成时。心意惙然。贪欲转薄。
        佛告阿难。汝好谛观。是新死想。慎莫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时。名第八新死想竟。
        
      第九观
          佛告阿难。复当更教系念住意。谛观左脚大指上。从足至头。使心不散。见身诸骨。一一分明。共相支拄。亦相连持。无有破者。毛发爪齿。皆悉具足。皎然大白。见己身已。往复反复。想令白净。想一身已。复想二身。想二身已。复想三身。想三身已。复想四身。想四身已。复想五身。乃至于十。想十身已。见一室内。周匝上下。悉是骨人。毛发爪齿。皆悉具足白中。白如珂雪。见一室已。复见百室。见百室已。见一阎浮提。见一阎浮提已。乃至见三千大千世界。满中骨人。毛发爪齿。皆悉具足。其色极白。白如珂雪。此想成时。心意恬安。欢喜倍常。
        佛告阿难。汝好谛观具身骨想。慎莫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时。名第九具身想竟。
     
  第十观
 佛告阿难。复当更教系心住意谛观右足大指两节间。令心专住。无分散意。观两节使相离去。唯角相拄。观两节已从足至头。皆令如是。使节节解。唯角相拄。从头至足。有三百六十三解一一谛观。令节节各解。若不足者。安心谛观。令节节各解。唯角相拄。观己身已。当观他身。观见一已。观见二。观二已。观见三。观三已。观见四。观四已。观见五。观五已。乃至观见无量。诸白骨人。节节各解。唯角相拄。见此事已复见四方。众多骨人,亦复如是。
  得此观时。当自然见诸骨人外。犹如大海。恬静澄清。其心明利。见种种杂色光围绕四边。见此事已。心意自然安隐快乐。身心清净无忧喜想。
  佛告阿难。汝好谛观此节节解想。慎莫忘失。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得此观者。名第十节节解观竟。
第十一观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复当更教系念住意。谛观右脚大指两节间。令节相离。如三指许。作白光想。持用支拄。若夜坐时作月光想若昼坐时。作日光想。连持诸骨。莫令解散。从足至头。三百六十三解。皆令相离。如三指许以白光持。不令散落昼日坐时。以日光持。若夜坐时。以月光持。观诸节间。皆令白光出。得此观时。当自然于日光中。见一丈六佛。圆光一寻。左右上下。亦各一寻。躯体金色。举身光明。炎赤端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皆悉炳然。一一相好。分xxxxxx见。如佛在世等无有异。若见此时。慎莫作礼。但当安意谛观诸法。当作是念。佛说诸法无来无去。一切性相。皆亦空寂。诸佛如来。是解脱身。解脱身者。则是真如。真如法中。无见无得。作此想时。自然当见一切诸佛。以见佛故心意泰然。恬怕快乐。
  佛告阿难。汝今谛观是流光白骨。慎莫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得此观者。名第十一白骨流光观竟。
第十二观
  佛告阿难。得此观已。复当更教系心住意。谛观脊骨。于脊骨间。以定心力作一高台想。自观己身。如白玉人结加趺坐。以白骨光普照一切。作此观时。极使分明。坐此台已。如神通人。住须弥山顶。观见四方。无有障阂。自见故身。了了分明。见诸骨人。白如珂雪。行行相向。身体完具。无一缺落。满于三千大千世界。此名白光想成。
  次见纵骨。亦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横骨。亦满三千大千世界。见青色骨人。行行相向。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黑色骨人。行行相向。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膖胀人。行行相向。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脓癞人。复见脓血涂身人。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烂坏举身虫出人。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薄皮覆身人。满三千大千世界。
  复见皮骨相离人。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赤如血色人。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浊水色人。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淤泥色人。满三千大千世界。复见白骨人。毛发爪齿。共相连持。满三千大千世界。
次见三百六十三节解。唯角相拄。如此骨人。满三千大千世界。次见节节两向解离相去三指许间有白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次见散白骨人。唯有白光。共相连持。满三千大千世界。如是当见众多白骨人。数不可说。
  得此观时。当起想念。我此身者。从四大起。枝叶种子。乃至如是不净之甚。极可患厌。如此境界。从我心起。心想则成。不想不见。当知此想是假观见。从虚妄见。属诸因缘。我今当观诸法因缘。
云何名诸法因缘。诸法因缘者。从四大起。四大者。地水火风。复当观是风大。从四方起。一一风大。犹如大蛇。各有四头。二上二下。众多耳中。皆出是风。此观成时。风变为火。一一毒蛇。吐诸火山。其山高峻。甚可怖畏。有诸夜叉。住火山中。动身吸火。毛孔出风。如是变状。遍满一室。满一室已。复满二室。满二室已。渐渐广大。满一由旬。满一由旬已。满二由旬。满二由旬已。满三由旬。满三由旬已。转复广大满阎浮提。见诸夜叉。在火山中。吸火负山。毛孔出风。周慞驰走。遍阎浮提。复惊夜叉以逼行者。见此事时。心大惊怖。求易观法。易观法者。先观佛像。于诸火光端。各作一丈六佛像想。此想成时。火渐渐歇。变成莲华。众多火山。如真金聚。内外映彻。诸夜叉鬼。似白玉人。唯有风大。回旋宛转。吹诸莲华。无数化佛。住立空中。放大光明。如金刚山。是时诸风静然不动。
  时四毒蛇。口中吐水。其水五色。遍满一床。满一床已。复满二床。满二床已。次满三床。如是乃至。遍满一室。满一室已。次满二室。满二室已。次满三室。如是乃至遍满十室。水满十室已。见五色水。色色之中各有白光。如颇梨幢。有十四重。节节皆空。白水涌出。停住空中。
  此想成时。行者自见身内心中。有一毒龙。龙有六头。绕心七匝。二头吐水。二头吐火。二头吐石。耳中出风。身诸毛孔。各生九十九毒蛇。如是诸蛇。二上二下。诸龙吐水。从足下出。流入白水。如是渐渐。满一由旬。皆见是事。满一由旬已。复满二由旬。满二由旬已。满三由旬。如是乃至满阎浮提。满阎浮提已。是时毒龙。从脐而出。渐渐上向。入于眼中。从眼而出。住于顶上。尔时诸水中。有一大树。枝叶四布。遍覆一切。如此毒龙。不离己身。吐舌树上。是龙舌上。有八百鬼。或有鬼神。头上戴山。两手如蛇。两脚似狗。复有鬼神。头似龙头。举身毛孔。有百千眼。眼中火出。齿如刀山。宛转在地。
复有诸鬼。一一鬼形。有九十九头。各有九十九手。其头形状。极为丑恶。似狗野干。似狸似猫。似狐似鼠。是诸鬼颈。各负猕猴。是诸恶鬼。游戏水中。或有上树腾跃透掷。有夜叉鬼。头上火起。是诸猕猴。以水灭火。不能制止。遂使增长。如是猛火。从其水中颇梨幢边忽然炽盛。烧颇梨幢。如融真金。焰焰相次。绕身十匝。住行者上。如真金盖。有诸罗网。弥覆树上。此真金盖。足满三重。
  尔时地下。忽然复有四大恶鬼。有百千耳。耳出水火。身毛孔中。雨诸微尘。口中吐风。充满世界。有八万四千诸罗剎鬼。双牙上出。高一由旬。身毛孔中。霹雳火起。如是众多。走戏水中。复有虎狼师子豺豹鸟兽。从火山出。游戏水中。见是事时。一一骨人。满娑婆界。各举右手。时诸罗剎。手执铁叉。擎诸骨人。积聚一处。尔时复有九色骨人。行行相次。来至行者所。如是众多。百千境界。不可具说。
佛告阿难。此想成时。名四大观。汝好受持慎勿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时。名第十二地大观火大观风大观水大观。亦名九十八使境界。
第十三观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复当更教系念住意。谛观腰中脊骨。想诸脊骨。白如珂雪。见脊骨已。见举身骨。节节相拄。转复明净。白如颇梨。见一一骨。支节大小。一一皆明。如颇梨镜。火大风水地大。是诸境界。皆于一节中现。
  此想成时。见下方地。从于床下。渐渐就开。见一床下地已。复见二床下地。见二床下地已。复见三床下地。见三床下地已。渐见一室内。见一室内已。次见二室内。见二室内已。渐见三室内。见三室内已。复见一庭中地。渐渐就开。见此事时。应当谛观。乃至下方。无有障阂。下方风轮中。有诸风起。向诸夜叉。皆吸此风。吸此风已。身诸毛孔。生鸠盘荼。一一鸠盘荼。吐诸山火。满大千世界。是诸山间。忽然复有无量妙女。鼓乐弦歌。至行者前。罗剎复来。争取食之。
  行者见已。极大惊怖。不自胜持。出定之时。恒患心痛。顶骨欲破。摄心入定。如前悉见四大境界。见此境界已。四大定力故。自见身体。白如玉人。节节上火起。节节下水流。耳中风出。眼中雨石。见此事已。于其前地。有十蚖蛇。其身长大。五百由旬。有千二百足。足似毒龙。身出水火。宛转于地。此想成时。但当至心忏悔先罪。出定之时。不得多语。于寂静处。一心系念。唯除食时。复当忏悔服诸酥药。然后方当易此观法。
  佛告阿难。此观名为第二四大观。汝好受持。慎勿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想成时。名第十三结使根本观竟。
第十四观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当更易观。易观法者。火大动时。应起山想。当想诸山。犹如氷霜。为火所融。如是猛火。极大炽盛。火炽盛时。身体蒸热。复更想龙。令雨诸石。以掩猛火。复当想石使碎如尘。龙复吐风。聚诸微尘。积至成山。无量林木。荆棘丛刺。皆自然生。尔时白水。五色具足。流诸刺间。如是诸水。住山顶上。犹如积水。凝然不动。此想成已。名第十四易观法。
    佛告阿难。若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三昧正受者。汝当教是易观法。慎勿忘失。此四大观。若有得者。佛听服食酥肉等药。其食肉时。洗令无味。当如饥世食子肉想。我今此身。若不食肉。发狂而死。是故佛于舍卫国。勅诸比丘。为修禅故。得食三种清净之肉。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告阿难。教易观已。复当更教如前系念住意。谛观脊骨。复使白净。过前数倍。于二节间。以明净故。得见一切诸秽恶事。此想成时。当自观身作一骨人。节节之中。白净明显。如颇梨镜。阎浮提中。一切骨人。及四大观。所有境界。皆于一节中现。
  见此事已。见诸骨人。从东方来。向于行者。行行相次。数如微尘。如是东方。满娑婆世界。诸白骨人。皆行行相次。来向行者。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青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淤泥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浊水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赤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红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脓血涂身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黄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绿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紫色骨人。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复有那利疮色骨人。于诸节间。二节流出十六色。诸恶杂脓。行行相次。来向行者。满阎浮提。渐渐广大。乃至东方。满娑婆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
此想成时。行者惊怖。见诸夜叉。欲来噉己。尔时复当见诸骨人。节节火起。焰焰相次。遍满娑婆世界。复见骨人顶上。涌出诸水。如颇梨幢。复见骨人头上。一切众火。化为石山。是时诸龙。耳出诸风。吹火动山。是时诸山。旋住空中。如窑家轮。而无分阂。见此事已。极大惊怖。以惊怖故。有一亿鬼。担山吐火。形状各异。来至其所。
    佛告阿难。若有比丘。正念安住。修不放逸。见此事时。当教诸法空无我观。出定之时。亦当劝进令至智者所。问甚深空义。闻空义已。应当自观我身者依因父母不净和合。筋缠血涂。三十六物。污露不净属诸业缘。从无明起。今观此身无一可爱。如朽败物作是思惟。时诸骨人。皆来逼己。当伸右手。以指弹诸骨人。而作是念。如此骨人。从虚妄想强分别现。我身亦尔。从四大生。六入村落。所共居止。何况诸骨。从虚妄出。
  作是念时。诸白骨人。碎散如尘。积聚在地。如白雪山。众多杂色骨人。有一大虺。忽然吞食。于白雪山上。有一白玉人。身体端严。高三十六由旬。颈赤如火。眼有白光。时诸白水并颇梨幢。悉皆自然入白玉人顶。龙鬼蛇虺。猕猴师子狸猫之属。悉皆惊走。畏大火故。寻树上下。身诸毛孔。九十九蛇。悉在树上。尔时毒龙。宛转绕树。复见黑象。在树下立。  见此事时。应当深心六时忏悔。不乐多语。在空闲处。思诸法空。诸法空中无地无水。亦无风火。色是颠倒从幻法生。受是因缘。从诸业生。想为颠倒。是不住法。识为不见。属诸业缘。生贪爱种。如是种种。谛观此身。地大者从空见有。空见亦空。云何为坚想地。如是推析。何者是地。作是观已。名观外地。一一谛观。地大无主。
  作是想时。见白骨山。复更碎坏。犹如微尘。唯骨人在于微尘间。有诸白光。共相连持于白光间。复生种种四色光明。于光明间。复起猛火。烧诸夜叉。时诸夜叉。为火所逼。悉走上树。未至树上。黑象踏蹴。夜叉出火。烧黑象脚。黑象是时。作声鸣吼。如师子吼音。演说若空无常无我。亦说此身是败坏法。不久当灭。黑象说已。与夜叉战。夜叉以大铁叉刺黑象心。黑象复吼。一房地动。是时大树。根茎枝叶。一时动摇。龙亦吐火。欲烧此树。诸蛇惊张。各申九十九头。以救此树。是时夜叉。复更惊起。手执大石。欲掷黑象。黑象即前。以鼻受石。掷置树上。石至树上。状似刀山。是夜叉奋身大踊。身诸毛孔。出诸毒龙。龙有四头。吐诸烟焰。甚可怖畏。
  此想成时。自见己身。身内心处。深如坑井井中有蛇吐毒上下。现于井上。有摩尼珠。以十四丝系悬在虚空时彼毒蛇。仰口吸珠。了不能得。失舍躄地。迷闷无知。是时口火还入顶中。行者若见此事。当起忏悔。乞适意食调和四大。极令安隐。当坐密屋无鸟雀声处。
佛告阿难。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得此观者名得地大观当勤系念。慎莫放逸若修不放逸。行疾于流水。当得顶法。虽复懒惰已舍三涂恶道之处。舍身他世。生兜率天。值遇弥勒。为说苦空无常等法。豁然意解。成阿那含果。
  佛告阿难。汝今谛受地大观法慎勿忘失。为未来世一切众生敷演广说。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得此观者。名第十四地大观竟。亦名分别四大相貌。复名见五阴麁相。有智能者。亦能自知结使多少。四念处中。名身念处唯见身外。未见身内。身念处境界四分之中。此是最初。得此观者。身心悦乐。少于诤讼。
    佛告阿难。此想成已。次当更观身外火。从因缘有。有缘则起。缘离则灭。如此众火来无所从来去无所至。恍忽变灭。终不暂停。作是思惟时。外火即灭。更不复现。复当思惟。外诸水等。江河池流。皆是龙力变化所成我今云何横见此水。此诸水等。来无所从来。去无所至作是思惟时。外水不现。复当起念。此风者与虚空合诸龙鸣吼。假因缘有如此想者。亦不在内。亦不在外。不在中间。颠倒心故。横见此事。
作是思惟时。外风不起。复当更系念思惟身内脊骨。见身内骨。白如珂雪。一一节间。三十六物。秽恶不净。皆于中现。或见身皮。犹如皮囊。盛诸不净。无量瘭疽。百千痈疾。悉在其中。诸脓流出。滴滴不绝。当在骨人头上。极可厌患。或见身内。五藏悉皆走入于大肠中大肠膖胀。烂溃难堪。
  尔时行者。以定力故。出定入定。见一切人及与己身。同不净聚。见诸女人。身如虫狗。秽恶不净。自然当得不贪色想。佛告阿难。此想成时。名第十四观外四大亦名渐解学观空。佛告阿难。汝持佛语。慎勿忘失。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何对治淫欲心?
第一,断除淫欲心需要不吃五辛,《楞严经》中佛说:是诸众生求三摩提,当断世间五种辛菜,是五种辛,熟食发淫。生啖增恚。因此,想要减少淫欲的心,就应该断除不吃所有的葱类,所有的蒜类,所有韭菜类,兴渠类、薤类。(关于五辛,另有专文介绍见后),不吃这些菜,就可以迅速减轻淫欲。这是其一。


    第二,断除淫欲心需要过午不食或者减少食量,《佛说处处经中》佛言,日中后不食有五福。一者少淫。二者少卧。三者得一心。四者无有下风。五者身安隐亦不作病。是故沙门道士知福不食。所以,饱暖思淫欲,这个原理不仅仅中国古人认同,释迦牟尼佛也认为是这样,因此,想要减少淫欲的心,就需要减少饮食,能够遵循佛教过午不食,那是最好的,减少饮食就会减少淫欲,大家尝试几次,就会有明显的感受。

    第三,断除淫欲心需要戒酒,《分别善恶业报经》说饮酒三十六失,第二十三条就是淫欲炽盛,所以要想减少淫欲心,就必须戒酒,酒是会促使人神经兴奋,也会刺激人的淫欲心,因此,要想减少淫欲心,应当先戒酒。

     第四,念经咒佛号求三宝加持减少淫欲:《普门品》说,若多淫欲者,恭敬供养观世音菩萨,便得离开淫欲;《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说:若能称诵大悲咒,淫欲心灭邪心除。还有很多的经咒佛菩萨名号,都具有消除淫欲的功效,大家要多多在佛经中找方法,这里再特别介绍文殊菩萨的“灭淫欲咒”更是非常对治,这些法门对治淫欲都非常好。
     第五,就是不净观,这个在佛经中说的也很多,比如《中阿含经》卷第二十《长寿王品念身经第十》,卷二十四《因品大因经》第二,以及《大念住经》等经典中,均详细有解说,限于篇幅,此不赘述。

     第六,需要不看可能引发人欲念的色情读物影视作品网站等等,从缘上减少淫欲生起的念头。

     以上是在佛经中有明确依据的断除或者消除淫欲的一些方法,提供大家参考。
   
  
《百业经》说,佛在舍卫城时,城外的粪池中有一只怪兽,头是比丘,身为大虫,身上寄生着许多如针如毛的小虫,在噬咬它的身肉,而且又时时被臭气所熏,苦不堪言,在粪池中哀嚎。
佛了知因缘已到,可以为大虫授记,调化舍卫城的众生,便来到大虫身边,当着围观者加持大虫,使它忆起前世,并能说人语。
佛问:“你是三藏法师吗?”
它说:“是!”
佛问:“身口意造恶业会成熟吗?”
它说:“会成熟,一定会有报应。”
佛说:“报应是安乐还是痛苦?”
它说:“以恶业感召的痛苦不堪忍受。”
佛又问:“你以前是依止哪位恶知识而受这种报应的?”
它说:“不是因为恶知识,是我自己没有调伏内心。”
佛便讲述它的前世因缘:
久远劫前,普胜如来出世时,有位施主出家,精进修学,通达三藏,人们称他为三藏法师,都对他供养,他把很多财物都转而供养僧众。

有一年,僧众准备结夏安居三月,当时云集了七万七千位有学无学僧众,安居期间需要执事员负责各项事务,大家推荐他,他也答应尽力而为。
负责众多僧人的生活,责任很重,三藏法师决定出去化缘。在他下山走到城边时,遇到从大海取宝归来的五百商主。商主们得知法师是为僧众结夏安居而化缘,都很发心说:“我们刚取宝归来,供养三个月的生活不成问题,你不必去别处化缘。”
三藏法师持宝返回,途中生起贪心,就把财宝藏起来,占为己有,导致僧众生活出现困难,僧众意见很大。有人找他解决,他都推辞,僧众只好派其他人下山化缘,他们也碰上五百商主,彼此一交谈,才知道三藏法师私吞了僧众财物。
商主们不高兴,直接质问三藏法师,他见事情暴露,掩饰说:“本来想给他们供养,但他们不让我当执事员,我也没有办法。”僧人与他据理力争,他破口大骂说:“你们当众诽谤我,愿你们以后变成吃不净粪的旁生,一直住在粪池当中。”
后来三藏法师醒悟过来,知道自己造了重罪,就到僧众前发露忏悔,僧众说:“我们能原谅你,但因果之前得不到原谅。”
佛接着说:“比丘们,这位三藏法师就是今日的大虫,从普胜如来直至我的教法之中,它一直受身大虫感受苦报。”

比丘们又问:“世尊,它何时能得解脱?”
佛说:“贤劫五百佛出世之后,它才能解脱,那时作明如来出世,它得人身出家,以前世业力的现行,又造一种无间罪,由此堕落地狱,几十万年受苦,当他再得人身时,在作明如来的教法下出家,证得阿罗汉果,终获无余涅槃。”

三藏法师造了严重的不与取罪:不与取的事是七万七千有学无学僧众三月安居受用的财物;意乐之中,想是于僧物无误想,烦恼是贪心;等起是未经开许而占为己有的欲;加行是自作,为了自己的享受让僧众损耗;究竟是发起得心。以不与取及辱骂僧众,使他长劫之中感受大苦,现在是贤劫第四佛释迦佛的时代,往后经过弥勒佛出世以及更后的四百九十五佛陆续出世,它才能重得人身,修行证果。

把业和果联系起来,就会认识三宝门中造恶的可怕,也才知道烦恼是最危险的敌人,三藏法师未防护好一念贪心,结果毁灭生生世世的前途。从此,他在袈裟下失去了人身,堕入漆黑的世界,何时才能重见天日呢?一尊佛出世不见他超升,又一尊佛出世仍不见超升。因是短短一念,果却是无量劫,黑业如此可怕。如果不在因上谨慎防护,一旦堕为大虫,何日才能再得人身呢?菩萨畏因,凡夫畏果,在业果的取舍上不能放逸、糊涂,尤其为常住发心的道友,千万要谨慎。
《杂阿含经》中,目犍连尊者对勒叉那比丘说:“我刚才遇见一个身躯庞大的众生在虚空中行走,炽热铁丸不断出入身体,他边走边啼苦嚎叫,痛苦逼切,样子非常可怜。又见一人,舌头又长又大,也是乘着虚空行走,有火热的利斧在砍截他的舌头,啼苦嚎叫与前无异。又见一人,有两个燃烧的铁轮在他两胁下旋转,烧灼身体,如前一样在空中啼苦嚎叫。”
勒叉那比丘听后,就去问佛。
佛对众僧说:“我也见这些众生,但我怕愚人不信佛语,会长夜受苦,所以未说。那个热铁丸从身上出入的众生,在过去迦叶佛时是位沙弥,当时看守僧众果园,盗取七粒果子供养师父,以犯盗戒的因缘,堕入地狱受无量痛苦,从地狱中脱离后,以余业所感,现在此身仍要继续受此痛苦。
那个被炽燃利斧割舌的众生,也是迦叶佛时出家做沙弥,一次用斧头砍石蜜供僧,偷吃了粘在斧刃上的石蜜,以犯盗戒的缘故,堕入地狱,地狱苦尽之后,以余业仍受此苦。两胁之下有铁轮旋转的众生,也是在迦叶佛教法中出家作沙弥,一次派他拿饼供僧,他偷了二饼藏在两胁下,那次犯盗之后堕入地狱受无量痛苦,以余业还要受此痛苦。”
有人想:三位沙弥所盗分别只是七粒果、二饼、一点石蜜,为什么要堕地狱呢?原因出在对境上,因为不与取的事是常住物,属十方僧宝共有,如犯不与取,就要在十方僧宝前结罪。十方僧宝无量无数,所以罪过极大。
《观佛三昧经》说:“盗僧蔓物者,过杀八万四千父母罪。”《方等经》中华聚菩萨说:“五逆四恶,我亦能救,盗僧物者,我不能救。”所以,盗僧物,罪超五无间罪和四根本重罪,一般无法救度。《宝梁经》说:“宁啖身肉,终不用三宝物,得大苦报,罪受一劫,若过一劫,以侵损三宝物故。”
《幽人记》中记有一则公案:
隋朝僧人道明,在大业元年三月死去。这年七月的一天,与他同屋共住的僧人玄续,行至郊外,当时天色已晚,忽遇一所寺院,玄续就进去投宿。
走到前门,见道明出来,言谈相貌与生前无异,而且将玄续引入房中,玄续心生诧异,也不敢问。
至后半夜,道明起来对玄续说:“此处并非寻常之地,你万万不要上堂。”清晨打钟时,道明又来告诫玄续不要上堂。
道明走后,玄续独自行到食堂后窗边,观察动静,只见堂内礼佛行香都按僧法做,维那唱完施粥,有人抬粥出来,粥是血色,行堂后,食堂里的僧人们全身烧燃,痛得翻来覆去,昏厥过去。
约一顿饭功夫,维那打静,众僧不再显现苦相。玄续看得心惊肉跳,赶紧回到住房。不久,道明回来,看起来更憔悴,玄续问他,他说这是地狱,苦不堪言。

玄续又问:“明公何以生到此处?”
道明说:“以前我取僧众一束柴煮水染衣,忘记未赔,以此恶业,我的脚需要在一年中烧燃受罪。”
道明拉起衣服,只见膝下一片焦黑。他对玄续哭诉:“大人慈悲,愿你救我!”
玄续惊叹说:“明公是精练之人,尚且如此,何况我们?不知如何才能免罪?”
道明说:“你买一百束柴赔常住僧,再写《法华经》一部。”
玄续说:“我会尽财力代你办,愿你早日脱苦。”
两人就此分手。玄续按所说赔偿常住,而且写经。
后来,再寻这所寺院,寂无所见。
道明仅用僧众一束柴,却要在地狱中,以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日日烧脚才能脱此业障。所以常住一针一线,都重如须弥,平时没有正知正念,随便挪用或浪费,将来算起业帐来,何以偿还呢?

古月律师是民国开悟的高僧。民国八年,西峰寺住持道沛法师,特请律师住锡西峰寺,兴建大雄宝殿。行至途中,忽然来了一只公牛,跪在律师轿前,眼泪直流。律师说:“你已忏悔,善莫大焉!现在正值西峰寺兴建大殿,要用很多黄泥,我代你请份苦单,你每天踏黄泥赎罪,可以解脱这个苦身!”牛听完,跟在律师轿后。到了西峰寺,每天勤苦地踏泥,到大殿建成时,牛在佛前跪着死去。
信众们请律师讲述这头牛的因果,律师说:“前世它是鼓山监院,他家乡另有一座小庙,在鼓山作当家师时,把常住钱拿回去给徒弟花,犯此因果堕为牛身,这就是因果不爽!”
人皮鼓公案中,是监寺私用常住僧物为白衣弟子置办田地,鼓山监院把常住钱财给徒弟花,都是公私分不清,因为财物出自常住,用于私人,就是偷盗。所以,法爱只有剥皮作鼓,鼓山监院只有为常住踏黄泥,才能酬还脱免。
《禅林宝训》中,东山慧空禅师曾以沉痛之语描述当时福建长老们的不注意因果:“一住着院,则常住尽盗为己有,或用结好贵人,或用资给俗家,或用接陪己知,殊不念其为十方常住招提僧物也。今之披毛戴角,偿所负者,皆此等人。先佛明言,可不惧哉?”
隋朝开皇十六年,有一位道相僧人来灵岩寺修行,不久暴死,在冥府见大势至菩萨化称为寺主昙祥,领他参观僧人堕落的地狱。最先见到僧真,他堕在黑暗地狱,被炭火焚烧。
地狱门上有张榜文,上面写到:“此人因为私用众家二十贯灯油钱而受报,僧真为寺主,寺内无尽灯油家有很多财富,他认为众僧都可受用无尽灯油,虽然自己说是贷用,但是私意里实际不想还,以此业不免受报。”
僧真多年以来身体又黑又瘦,而且皮肤生很多热疮,治不好。昙祥告诉道相:“你回去告诉僧真,让他赶紧偿还灯家财物,得免地狱之苦。”僧真当天就还了灯油钱,地狱榜文随之而消失。
又见僧人法回堕在方梁压地狱,地狱榜文写他私用僧众三十匹绢。昙祥也叫道相回寺院转告,让他速还僧众绢物,脱免地狱之苦。道相对法回说时,他拒不承认,说:“我向来不用僧家一尺物,哪有私用三十匹绢的事?”
道相就念榜文说:“开皇五年,僧众派法回去京师请灵岩寺匾额,当时除粮食外,带绢一百匹、驴两头,至京师时,遇灵岩寺的施主,他是能向上通关系的舍人,以他上奏,未花一钱便得到灵岩寺额。
法回想:‘此额是因法回而得到,法回对寺院有功,应能受用三十匹绢。’就以其中十匹买金,五匹换取丝布,六匹买钟乳和石斛,六匹买沉香,三匹买三十具锁。有二十五具锁后来卖出,五具锁仍在柜中,钟乳和石斛用完,沉香仍在,丝布有两匹在柜中,金子一两未用。”法回见事说得这么详实,当即叩头认错,还三十匹绢,地狱榜文也随之消失。
再见到的是道廓,堕在火烧地狱,榜文上写着:“此人燃僧众八十钱柴,故堕此狱。”道相也如实转告道廓,但他不承认,并说:“我到此寺以来,一寸草叶不敢燃烧,哪有私用八十钱柴之事?”道相按榜文说:“一天,有人偷僧众树林中的杏树,拖至僧众界外,
把树截作梳材,当时未截完。道廓把残余木材捡来,截成三束。其中一棵很粗,价值八十钱。”道廓不服,他说:“在树林外拿了三束柴,其中一根粗的作为一束,当时柴卖到寺院,二十文就能得一截,哪有三束杏柴值八十文的道理?”道相按榜文说:“粗的一根还可做梳木,所以值八十钱。”道廓听到这里就承认,还给僧众八十钱,也就脱出地狱。
又见慧泰在火烧地狱,榜上写着:烧僧众一簸箕木札,值二十钱。慧泰承认,还二十文,也从地狱脱出。又见慧侃,榜上写着:四十人在兰若日,一起供一次斋,慧侃劝外来僧可以吃粥,损失僧众三斗米,因此入地狱。慧侃偿还后也脱出地狱。
又见一位也叫道相的僧人,堕在接烛地狱,手被火烧焦,榜上写着:此人被派遣为僧众做蜡烛,但缺席不做,同事屡次叫他,也不来,而且他还说:“大德怎么能为你做蜡烛呢?”因为违反僧众,他堕到接烛地狱,道相赔僧众蜡烛钱,才出地狱。

又见三位沙弥,堕在火烧地狱,榜上写着:此寺规矩,绝不燃烧干柴,此沙弥私自燃烧干柴,地狱门口有一堆虫子向沙弥索命,所以堕在此狱。昙祥对道相说:“你回寺院告诉三位沙弥,应各设一次供,供养僧众忏悔,能得免脱。”三位沙弥各设一供供僧,得出地狱。
又见明基沙弥,堕在沸铁薄饼地狱,火星崩溅,烧灼他的脸面,榜上写着:此人平时为僧众作薄饼,因为不用心爱护面,随便把面甩落在地,不可收取,所以堕入此狱。明基四五年中,都是满脸生疮,受大苦恼,治也治不好,昙祥就对道相说:“你可以告诉明基。”明基也承认,而且对僧众设供,才得以脱免。
又见沙弥道弘,堕入吞铁圆地狱,热铁丸入于口中,口都被烧烂,榜上写着:此僧为大众作馄饨,大众不吃,他偷吃一碗,故堕入此狱。道弘数年以来,口里生疮,非常痛苦。昙祥叫他为僧众设一次供,这样才脱免吞铁圆地狱。
有人为常住做务,可是不畏惧因果,还带有世间“我行我素”的习气。也有人觉得自己对常住有贡献,用一点常住财物,理所应当,是否要像法回一样准备堕入方梁压地狱呢?也有人为常住做事,从不按时,应尽的职责可以不顾,是否要像道相准备堕入接烛地狱?为常住作饭,随便浪费米面,为常住印书,随便浪费纸张,为常住管理财物,一点不注意,是不是要像明基沙弥一样准备堕入沸铁薄饼等地狱?
懒庵禅师曾说:“常住之物,不可丝毫有犯,其罪非轻,先圣后圣,非不丁宁。往往闻者未必能信,信者未必能行,山僧或出或处,未尝不以此切切介意,犹恐有所未至。”常住财物不可以丝毫有犯,一有犯着,这个罪过特别严重!
先圣的诸佛和后圣的诸祖师,没有不以常住物切切地防护警戒。可惜的是,往往听者不一定能信,信者不一定能行,老僧出外行脚或住寺院时,向来都是把这事切切放于心上,仍恐惧有不周到之处。

发表于 2013-3-9 09:4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读释迦牟尼佛亲传的《禅密要法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2 08:5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汝好谛观,莫令心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6 12: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25 09: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度禅秘要法吧 实修禅秘要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7-23 08:47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