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查看: 35891|回复: 703

简单图片演示的不简单的缘起,无常,苦,无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21 23: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23: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觉 于 2012-12-25 04:03 编辑

图片地址:http://t-1.tuzhan.com/cf47c0c24e30/p-1/l/2012/12/21/23/4f5834d692514c9f89362c8ad30c3f3f.jpg

上面的图,是一个简单的佛法关于五蕴(身心现象)相续生灭的一个演示图,这个图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是个有着很重要含义和丰富内容的图,它是佛法关于身心现象,生灭现象,轮回现象的一个图像化演示,是对身心现象的洞见,整个佛法的无常,苦,无我,缘起,轮回,止禅,观禅,四念住都和这个图所表达的含义有关。如果你能正确理解这个图的内容,那么除了涅槃之外,你基本能够建立起对无常,苦,无我和缘起的正见。你也将知道禅修的一些关键处,以及为什么四念住是唯一的解脱之道,同时也有助于你建立起对时间,空间和存在的真正认识。无论从建立佛法理论的正见还是从禅修实践上,这个图都可以起到很重要的指导作用。如果你能认可我下面所说的,我很建议你将这个图能够深深的刻在脑子里,帮助你破除那些强大执着的错误见解,走向佛陀正法的道路。

    这个图是根据我自己的认识并结合了佛教阿毗达磨的一些理论而画出的,它的最初模型源自我很多年以前在某种纯然觉察状态下的意外灵感,我认为那是一种在现象如实观察基础上的重要的智性认识,一种直觉式的洞察,它是如此清晰和确定,颠覆了我以前的一些对存在以及自我的错误理解,让我很振奋。不过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完全的接触原始佛法,没有接触上座部佛教,虽然有十多年的学佛经验,但由于某些原因,还停留在粗浅阶段,但一直很认真的在寻找探索关于自我和存在的真理,也经过很多的波折,以及信仰的坍塌和重建。由于获得了这个重要的认识,才开始了我真正走向佛陀的正法之路,不久我就接触了上座部佛教以及南传阿毗达磨,后来还学习了量子力学的诸多认识理论,它们的重要理论都和我这个模型具有很高的一致性。它为我以后理解佛法以及禅修实践打下来极重要的正见基础。不过最初的时候,我自己都还不能完全理解这个模型所蕴含的深义,后来我才真正意识到了它的重要性。

   简单图像的演示并不能完整表达我的意思,尤其它还是静止的,所以我还必须要进行更深入的阐释,下面我注解一下这个图。

   图中上部的蓝色的圆,代表的是每个刹那的感官(眼耳鼻舌身意)所感知认识的不同的对象,这些被观察被认知的对象,可以是任何的物质现象,佛法称为色法,比如苹果,房子,山河大地,也可以是任何的意识现象,佛法称为名法,比如自我的感觉,痛苦,快乐,种种意识状态。这些被观察对象,佛法统一称为“所缘”,巴利文arammana,字面意思是“感官的认识对象”。其中色法的聚集称为色蕴,名法的各种聚集依照功能的不同划分为识蕴,受蕴,想蕴,行蕴,合起来是五蕴,它们都可以成为被观察感知的对象。

    图中下部的红黄组合的圆,代表的是每个刹那的的观察者,即“能缘",巴利文arammaoika。按照上座部阿毗达磨的理论,这些观察者,是由刹那生起的心识,伴随同时升起的若干心所而组成。其中的黄色小圆表示心识,总共六种,分别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总称为识蕴。其中的红色圆环表示伴随心识生起的若干心所。心所,巴利文cetasika,字面意思是“心所有的,属于心的“,它们是各种各样属于心的意识因素,执行记忆判断思维等功能。这些心所分别属于想蕴,受蕴,和行蕴,上座部阿毗达磨并不认为想蕴和行蕴是单一的念头思想,而是认为每个刹那,伴随着识的生起,都有想蕴(想心所,执行记录或回忆功能),受蕴(受心所,苦乐或中性感受),行蕴(各种判断思维等意识因素)。为了让图更简单直观,我并没有采用阿毗达磨的某些复杂理论,而是直接观察者和被观察者构成一对一的关系,在实修当中,它也是较为实用的。

    一个能缘的观察者加一个所缘的被观察者,用箭头连起来,构成一组。这一组是五蕴相续生灭的一个最基本单位,是一次纯单一的观察感知事件,在时间上也只维持一个刹那。它相当于电影或动画片的一帧。因为生命的不间断的观察感知行为,这个一帧一帧的电影被播放了,空间,时间,各种复杂的的身心现象以及错觉产生了,我们沉迷于其中,而忘记了真实,下面,我就要将真实进行还原。这个真实,就是佛陀所宣说的关于缘起,无常,苦和无我的核心教义。

在详细讲述之前,我想先给予你一个建议,请暂时先放下此前你对佛法缘起,无常,苦和无我的认识,因为你的那些认识有可能是过于简单,未必完整,或者有误区的。对于我下面所说的请认真耐心的思考,我也欢迎任何人对此的质疑,如果有疑问,也可以向我提出。这其中的某些观点,会大大颠覆你以前对佛法和世界的认识,或者和你对佛法的已有认识理解是相当冲突的,但是这些却很可能是真正的佛法,至少我确定无疑。而对这些观点认识是否符合佛陀正法的判断抉择,取决于你自己。我无意去说服任何人去接受它们,而只想分享我的思考和发现。

点评

过去世和未来世的结生心都是一个所缘(颜色相同)?恐怕这概率很低吧。  发表于 2012-12-21 23:36
预感到这图片将无法区别很重要的一些东西,如所缘是色法和是名法就有区别。明法尊者的图很多,更好懂一些。  发表于 2012-12-21 23: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23: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觉 于 2012-12-25 03:56 编辑

首先来说缘起,它是佛教的独特教义,是佛法的核心。“缘”是条件,“起”是生起,“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意思是一切现象都是因为条件而产生,一起现象都是因为条件而灭去。佛陀对缘起的描述是“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其中的“有”,巴利文是bhava,意思是“存在”,整句话的字面意思是:“当这个(现象)存在了,则有那个(现象)的存在,因为这个(现象)生起,则那个(现象)生起,当这个(现象)不存在了,则没有那个(现象)的存在,因为这个(现象)的灭去,则有那个(现象)的灭去”。


你觉得这很平常简单吗?这难道就是佛陀所说的甚深难解的缘起法?别着急,我再进一步的解释,你将会领略它的深奥难解以及对存在的颠覆性认识。在这里,我将“此”和“彼”进行一个具体的应用,变成“观察”和“被观察者”,于是原句就变成:“当观察存在了,则有被观察者的存在。因为观察生起,则被观察者生起,当观察不存在了,则没有被观察者的存在,因为观察的灭去,则有被观察者的灭去。”


什么?被观察者怎么可能因为观察的存在而存在呢?我看到眼前一个杯子,难道是因为我的观察,杯子才存在于那里?杯子难道不是肯定客观独立存在的吗?和我的观察哪里有什么关系?这分明是在胡言乱语。


然而请认真思考这样的问题。我们都知道,人是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等感官来获得对外界事物的认知。我用眼睛观察到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杯子,然后我扭转头来,让杯子从视野当中消失,接着我又扭过头来再看杯子,杯子还是稳稳的在桌子上,于是我们的思维根据两次以及多次以上的观察结果得出了一个明确的判断:当我不去看杯子的时候,杯子仍然是在那儿,就在桌子上,杯子的存在和我的观察完全无关,它是独立于观察之外的。这看起来似乎是很自然和常识化的,和我们的经验很一致。


可是这个推论真的能够完全成立吗?答案是,未必成立!我们的思维想当然的犯了一个逻辑错误。我们根据自己的多次观察,强行假定了杯子在我们不去观察的时候必定一直独立存在于空间当中。多次的观察或者任何他人的观察,并不能得出杯子在不被观察的状况下仍然独立存在于空间当中的必然结论。逻辑上的正确结论应该是:杯子在不被观察的情况下未必独立存在于空间当中


为了进一步论证这个结论,让我们设想一个思想实验。假如有台电视具有这样的特殊功能:只要这个电视处于你或者任何人的视野范围而被观察,则自动开启电源而显示动态画面,而一离开你或者任何人的视野范围,则电视自动关闭电源。当你用眼睛一瞧向电视,电视瞬间打开而显示画面。你连电视的自己开启都没有觉察,只看到活动的电视画面。你转过头来,电视则自动关闭。然后你转过头来再看电视,电视又因为你的观察,瞬间开启而显示画面。你多次的看电视,转头不看电视,又转头再看电视,只要你看到电视,你总能看到电源开启的电视的动态画面并且无法察觉电视的自动开启,而其他人也同样如此,他们告诉你同样的感觉,于是你根据你自己的多次观察,和其他人的观察,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电视哪怕我没有去看它,它仍然是开着电源而显示动态画面的。可这个结论成立吗?当然不成立,电视在没有被看的时候,电源已经关闭了,根本没有任何画面,你被骗了! 被一个电视的特殊功能以及你自己的“常识”性判断给骗了!


在这个思想实验中,眼睛对电视的观察,比喻的是佛法所说的“识”,即“观察”,电源开启而播放画面的电视,比喻的是任何你观察到的空间当中的物理实在现象(比如杯子),是佛法所说的色法。而电源关闭没有任何画面,比喻的是空间当中物理实在现象的消失。电视随着眼睛的观察而开启,随着眼睛观察的停止而关闭,则比喻的是缘起法的“此生彼生,此灭彼灭”。眼睛一直在看电视,电视持续不断播放;眼睛不再持续看电视,电视停止持续播放,比喻的是缘起法的“此有彼有,此无彼无”,也是比喻的五蕴生灭相续。通过这个思想实验,我们可以知道“常识”未必都正确,我们通过感觉获得的信息就去假定感官之外的客观世界以我们观察到的样子而存在于那里是不可靠的,事实甚至可能是观察导致了被观察现象的产生,犹如那思想实验当中观察导致了电视的开启。


在当今时代最精确描述物质现象的量子力学也有类似的惊人观点,以玻尔为首的量子力学的理论认为,观察测量才能导致物理实在的产生。这种观点是完全建立在双缝实验的如实观察和海森堡方程的数学基础上的。在阿莱斯泰尔.雷的《量子物理学:幻想还是真实》一书当中是这样说的:“我们不能说一个单独的客体具有何种特性,除非它们已经被测量(观察)。我们也许会想我们究竟是怎么知道一个量子客体在未经测量之前是客观存在的。答案是我们并不知道。直到我们对一个系统的某些特性进行测量以前,谈论它的存在都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当某些特性被测量时,我们谈论具有某种特性的客体的存在才是有意义的”,“当我们说附近有一张桌子时,我们实际上所知道的只是我们的意识通过感官和大脑所接受到的信息,它与我们假定的桌子是一致性的,在量子物理学出现之前,我们仍然可以通过一个最简单的模型去接受我们的感官所获得的数据,以证明在房间确实存在着一张桌子---外部的物理世界确实存在,然而一个以意识为基础的量子理论却比这种看法更进一步,它认为,只有当人的意识正观察它时,一个外部世界的存在或至少它处于某一种特殊的状态才能被有力地决定”。


库马尔也在《量子理论》一书中说:“在做出观察或测量之前,像电子这样存在于微观物理学中的物体,并不存在于任何地方。玻尔认为,客观现实性并不存在。依据哥本哈根解释,对电子进行观察或测量确定他的位置之前,电子根本不存在任何位置,在它被测量之前没有速度或其他物理属性。在测量前问电子的位置在哪和速度多大是没有意义的。量子力学不承认有独立于测量的物理现实存在,只有在测量行动中电子才成为“真实”的,没有观察到的电子不存在。”


围绕这个,爱因斯坦和玻尔两位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巨人进行了科学史上最大的一次关于存在本质的科学辩论,是一次世纪之辩,延续几十年,一直到二人死后这场论战都还在持续并直到现在,深刻影响了科学界和哲学界。爱因斯坦本人是客观实在论的强烈信仰者,他坚定的认为,“有一个离开知觉主体而独立存在的外在世界,是一切自然科学的基础”,物理量和物理实在是和观察者无关的独立存在,这是一种强客观实在论。而量子力学的认识论违背他的这个“强客观存在”在的哲学信念。量子物理学家海森堡说“希望有新的实验能使我们返回到时间和空间上客观的事件,大概就像希望在没有探测过的南极区域找到世界的尽头一样,完全是幻想。”根据玻尔等人的观点,粒子没有独立的现实性,在它被观察之前不具有物理性质,不是物理实在。后来美国物理学家约翰惠勒简明扼要的总结了这个观点:“任何基本的现象,只有在它成为被观察的现象时才成为真实的现象。”


爱因斯坦在一次散步时问他的学生派斯教授:“你是否相信,月亮只有在看着它的时候才真正存在?”,爱因斯坦难以接受量子力学认识论所推倒出的这种“荒唐结论”。为此他经过殚精竭虑的思考,终于设计出了EPR思想实验来试图推翻玻尔等人的量子力学认识论。根据这个思想实验,如果玻尔的量子力学是对的,如果没有客观现实性,那么必定要存在一种幽灵般的超距作用,即两个粒子在分开后,哪怕相隔亿万光年,却仍然存在着关联性,对其中的一个粒子施加影响,亿万光年外的另外一个粒子也必将产生关联性的变化,中间毫无距离空间的阻碍,也就是神秘的量子纠缠。爱因斯坦不相信存在着这种可能性。爱因斯坦的这个EPR的思想实验后来终于在上世纪70到80年代的物理实验当中得到了实现,多次的实验结果显示了超距作用确实存在,爱因斯坦错了,玻尔的预言得到了实验的充分验证。爱因斯坦假设的物理实在是和观察者无关的独立客观实在的结论是难以成立的。关于这一点,彼得·柯文尼在《时间之箭》总结说:“爱因斯坦所想象的、一个完全用科学描述的决定性实在,只是一个无法捉摸的幻想,它来自我们对世界的常识看法”。


    1981年,美国康乃尔大学物理学教授大卫·牟民在“神秘的量子”一文中回答说:“EPR实验给了爱因斯坦所不希望的答案:现在知道,月亮在无人看它时肯定不存在。”当然,这里的不存在只是从“现象”的角度来说的。当月亮不被观察时究竟是什么样子,已经不是量子力学能够完全回答的了,那已经不是一个“现象”,很多物理学家认为那是一种抽象实在,是非时间和非空间的,这是一种弱客观性,而坚持物理实在和观察无关,则是强客观实在性,这是爱因斯坦的坚定哲学信仰,这错误的哲学信仰导致爱因斯坦这位20世纪最卓越的物理学家后半生和量子力学的顽固对抗,并影响了他的物理学研究,爱因斯坦下半生再没有什么对物理学的重大贡献。


通过前文的逻辑分析和思想实验,我们可以知道独立于观察之外的物理现实是“有可能”不存在的,而量子力学凭借建立在实验观察基础和严密数学上的观点认识,并经过玻尔和爱因斯坦两个科学巨人的世纪之辩,最后经由EPR的实验检验,基本上彻底推翻了观察之外的独立现实的“可能性”。


前文提到的那个看起来不起眼的逻辑错误,骗了我们几乎所有的人,并且让我们建立了错误的对于周围世界的认识,错误的以为周围世界是如我们所观察到的样子而客观独立存在的,它犹如思想的钢印,牢牢的被印在思维深处而难以改变。以此错误认识为基础,产生了事物持续存在、独立存在的常见和我见,它们都违背了此有彼有,此无彼无的缘起法


现在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实在或者说现象并非是独立的一直在那里,而是观察本身导致了被观察的现象的产生。认为被观察者一直在那,和观察无关,是思维的严重误区,也是产生常见和我见的重要基础。是刹那的观察的导致刹那的“实在",连续性的观察导致连续性的“实在”,这些微小的“实在”被瞬时记忆所拼凑,构成了一幅完整的现实世界的图景。这现实世界只存在于我们的大脑中,而不存在于真实的宇宙当中。


以此为基础,请再重新思考根据佛陀所说的“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的缘起法而进一步应用的结论:“当观察存在了,则有被观察者的存在。因为观察生起,则被观察者生起,当观察不存在了,则没有被观察者的存在,因为观察的灭去,则有被观察者的灭去。”,现在你还觉得它仍然难以接受吗?这种看起来很让人惊讶的缘起法认识,绝非我的独自发明创造,而是有众多原始经典支持以及德高望重的上座部尊者支持的,它实际是对甚深难解的缘起法本来面貌的真正还原。


限于篇幅所限,这里暂时举出一处经文作为证明。佛陀在相应部诸天相应第122经说:“Cittena niyati loko, cittena parikassati; Cittassa ekadhammassa, sabbeva vasamanvaguti”,这句话的字面意思是:“心识决定了世间,心识使得世间运转,心识是一切受其控制的一法”,本经突出了代表观察作用的“心识”的地位。这心识就犹如我前文提到的那个有关电视开启的思想实验当中的观看电视的人,没有它,电视根本就不可能开启而播放,因为它的不断观察,电视才持续播放。从某种意义而言,是它决定,控制,运转了电视的播放。如此自然可以理解佛陀为什么在经典当中会说“心识决定了世间,心识使得世间运转,心识是一切受其控制的一法”。需要有一点注意的是,这里所说的心识,是包括眼耳鼻舌身意的六识,并不包括大乘唯识思想的七识八识。这里的识只是色法等现起的依赖条件,而不是创造了色法,并且此心识也是生灭无常的。佛法并非唯心论也非唯物论,而是条件式的缘起论。


主持第六次经典结集,在近代上座部佛教享有很高声望的的缅甸马哈希尊者在《转法论经讲记》当中说:“除非是在见、听等六种时刻,否则无物存在。换言之,只有在见、听等的当下,方才显现出来,而显现出来的无非只是五取蕴罢了”,马哈希尊者准确生动的阐明了观察(见,听等六识)才能导致五蕴显现的特性。观察(识)是世间所有现象生起的重要依赖条件。


很多人不太懂如何判断缘所生的法以及非缘所生的法,这就需要认识缘起法的两个最关键因素:


1、此生彼生:现象的生起必须同时依赖于另外一个现象的生起,这是“此生故彼此生”,侧重于现象“生起”所需要的条件。
2、此有彼有:现象的维持存在,必须依赖于另外一个现象的存在,侧重于现象维持“存在”所需要的条件。这就犹如桌子如果站立必须得依赖桌子腿的支撑。


根据这两条,任何五蕴身心现象都是缘生法,因为它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都是因为条件的生起消失而生起消失,在四念住的禅修实践当中,你将会如实的看到它们。而不依赖于条件的涅槃,则是非缘起的


在上图中,每一组基本单位上面的蓝色圆部分和下面的红黄圆部分是彼此互相依赖产生,能缘和所缘,观察者和被观察者是同生同灭的。之所以“同生”,是因为现象的产生必须依赖于条件的产生,之所以“同灭”,是因为现象的灭去必定伴随条件的灭去。杂阿含经地第12经生动的描述了这种观察者和被观察着的互相依赖支撑,同生同灭,相续生灭的关系。


“ 譬如三芦立于空地,展转相依而得竖立,若去其一,二亦不立,若去其二,一亦不立,展转相依而得竖立,识缘名色,亦复如是,展转相依而得生长”


三芦分别是识(黄圆,心,观察者),名(红环,心所,观察者),色(蓝圆,被观察者),他们之间是彼此依赖而产生并存在的,是“相依竖立”。因为识的产生,才有名色的产生,因为名色的产生才有识的产生,而“生长”其实是五蕴生灭的不断相续,而并非是什么身体的生长发育,这才是此经文胜义谛的真正内容。


整个缘起法的核心就在于此,至于十二缘起,不过是它的一个被加入异时性的推演而已。以这“此有彼有,此无彼无,此生彼生,此灭彼灭”的缘起法为基础,才有了无常,苦和无我的必然性,才能进一步展开四圣谛、八正道的佛法骨架。正确理解认识缘起,是建立佛法正见的重要前提。舍利弗尊者当年就是听闻一句“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就证悟了初果,可见它的重要性。


佛陀的缘起法是对存在的深刻认识。它告诉我们,我们所观察感知的事物现象不是“梵”创生的,不是上帝创生的,不是独立存在的,是依赖于条件的生起灭去而生起灭去。是依赖于“观察”的生起灭去而生起灭去。2500多年前佛陀对此的深刻洞见,和当今时代最前沿的量子物理学的认识论有着惊人的一致性。然而不幸的是,缘起法于佛陀入灭后,遭到了太多的曲解,现今已经变成了一种很肤浅的因果性的缘起,丧失了最初的奥义。希望本文所揭示的,能够让你重新思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23: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觉 于 2012-12-21 23:37 编辑

说完缘起法,再来说无常,佛陀说一切有为法无常,有为法是所有的五蕴,分别是色蕴,受蕴,行蕴,想蕴,识蕴,即所有被观察感知的意识现象以及被观察感知的物质现象,一定要加个被观察,是因为佛法所说的五蕴,都是建立在观察感知基础上的。而对于观察感知以外的,佛陀不予探讨。

无常,简单的说,就是没有持续存在的事物。它通常被认为指的是人有生老病死,所有事物总有一天会消失,也就是“生起必灭”。然而无常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吗?相信这个世间几乎没人认为事物是永恒的,难道所有人都懂得无常了?当然不是,因为佛法所说的无常,其实有更深刻的含义。尽管生老病死确实是无常的表现,事物的变化也是无常的表现,但是这是宏观的,简单层面的,仅仅靠这个,很难真正认识什么是无常。严格意义的无常,是通过禅修而获得的对法的洞见,它是指没有一件事物,没有一个“法”,能够于过去一刹那,当下一刹那,未来一刹那持续存在。每一刹那,都是完全新的现象,完全新的事物,完全新的“法”,每一刹那都是不同的自我,不同的世界。我们的“自我",我们观察感知的存在,我们的世界,仅仅只能存在于当下一刹那。任何一种五蕴现象,包括所谓的心,都不能驻留超过两个刹那。这就是无常的真正深刻含义,即非连续性和分立性。也正是量子力学所说的量子化。量子,意思是一份一份的,分立的。时间,空间,物理量以及我们的意识,都是量子化的,都有着一个鲜明的特性,刹那刹那的,一份一份的,非连续的,分立的变化运动。

这个非连续性和分立性就是这个图的一个最主要特点之一。在图中,每组的五蕴基本单位(红黄圆+蓝圆)都是生起即灭的,仅仅有极为短暂的驻留,这个是非连续性。一组五蕴基本单位灭去之后,又接着生起新的一组,两组单位完全不同,这个是分立性。一束光线,在量子的水平上,呈现为一份份能量包的传递,它是一个不连续的序列;电子从一个能级轨道跃迁到另一个能级轨道,不经过两个轨道之间的空间,这也是个不连续的序列,时间,以普朗克时间(10的负33次方秒)的最小不可分割的单位不断跳跃,这个是不连续的序列,我们的意识刹那刹那的生灭,同样也是个不连续的序列。一群蚂蚁排队前行,从远处看,蚂蚁是一条直线,但是从近处看,就发现这蚂蚁的队伍并非一条线,而是一只一只蚂蚁前后紧密相连的间断的相续组成的。图中每组红黄蓝构成的能缘和所缘都是相对独立的,每一组本质都是一次独立的事件,而不是前面的延续,整体上呈现出一组一组,一份一份,前后相异又紧密相连的特征,佛法称其为“异阴相续”。这里的阴是指五受阴,就是五蕴的意思。

量子力学家创始人之一玻尔对于这种非连续性和分立性曾经这样描述,“量子理论的精髓可以用量子公设表示出来,这种公设赋予任一原子过程以一种本质上的不连续性,或者说是个体性,这种性质完全超出经典理论之外而是用普朗克作用量子来表示 “另外一位量子物理学家薛定谔说:“最好把粒子当成瞬间事件,不要视为永久的东西。有时这类事件整体看来会造成永久的东西“。玻尔所说的个体性和以及薛定谔所说的瞬间事件,就类似于我图中所演示的一个分立的五蕴基本单位,是瞬间刹那的单一事件。

图中的每一组就相当于电影胶片的一个桢。因为有这独立的桢,这电影才能被真正播放而形成连续的影像。黑暗中舞动一个手电筒,我们看到的是一道道弧光,而不是一个个光点;在影视屏幕上,我们看到的是图像的连续运动,而不是一帧帧画面或一行行象素的扫描,在表面连续性的背后是非连续性的聚合。连续性是假象,非连续性是真实。因为心的粗糙,因为我们不关注生灭,导致无法认识真正的不连续性,不能认识真正的无常。公元五世纪,上座部佛教杰出的觉音尊者在《清净道论》里面说:"因不观照生灭,为相续所覆蔽,故不现起无常相"。显然,觉音尊者这里所说的无常相就是指被相续掩盖的非连续性和分立性,是真正的无常。

这个独立的桢,是南传所说的究竟真实法构成,包括心法,心所法,以及色法。部派佛教也称其为极微,是最小的不可分割单位。假如其中的被观察对象是色法,那么此处的色法必须要有体积单位,和普朗克长度有关,它是宇宙最小的不可分割的尺度。当大量连续生灭的识不断的对某个客体观察,造成了整体上的某个具体的色法影像,比如一个苹果。绝对不是只有一次识的生灭,就完成了对一个宏观客体对象的认知。之所以我们觉得我们只是看了一眼就看到一个苹果,只是因为我们自身对于意识的感知非常粗糙,我们无法察觉微观尺度下发生的大量意识生灭的事件。

注意,我图中故意将当下那组进行了加深,而过去未来做了虚化处理,它的意思是说过去发生的现象已经完全消失了,并不存在于时空当中,而未来还没有升起,只有当下刹那是真实的

这个是指南传所说的当下有体,过未无体,非常非常重要。当下有体,过未无体意思是指当下是真实的,而过去未来所生的法是消失的,是不存在的,没有任何的“体”。或者也可以说,诸法只在当下刹那存在,或者说这个世界和“自我”,仅仅存在一个刹那。请仔细理解这句话!如果你没有觉得震撼,必定是没有理解。注意我这里所说的自我,仅仅是指个体,实际对应的是一个当下升起的心识外加伴随的心所,而不是主宰性支配性的意思。在部派佛教当中,说一切有部认为过去当下未来三时法体恒有,而我们几乎所有人的观念,其实都是类似说一切有部这种观念,而并不能理解为什么诸法只在当下刹那存在,为什么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刹那。这是因为我们被时间欺骗了,被意识生灭的现象给欺骗了,我们的意识强行假定了已经消失的的过去事件(或者事物或者自我)还有某种存留,我们大部分人将时间给独立起来,认为时间是一个固定的背景,而事件在这个时空的背景下发展着。是实际上,根本没有独立的时间和空间背景,有的只是事物本身的生灭变化,在这个基础上,产生了时间流逝和时间独立的错觉。

下面附件的图,是说一切有部三世实有,法体恒有的演示图,也是所有外道关于灵魂,梵,神我的演示图。其中大乘的如来藏,真如,阿赖耶等要稍微复杂一点,没有在图中完全的显示,但本质差不太多,只是如来藏,阿赖耶等有一些掩盖性的东西,比如用不一不异来掩盖独立性,用无形无相来掩盖实体性。但其实还是神我见,只是形式变化了。




网络地址:http://t-1.tuzhan.com/d16e0c4a70dd/p-1/l/2012/12/21/23/57b20538aa6a490987b27eef9ce6a107.jpg

对比最上面的图,就会看到一个很大的不同。第一张图,都是一组一组,前后不同,分立的,是一种离散的,非连续的,刹那生灭的理论,而第二张图,都有个持续不变的主体存在其中(黄色的部分)。这个主体本身不生不灭,具有影响操控客体的能力。它也是连续性的,恒常性的。这个不变的主体,在各种宗教当中有不同的名称,基督教,印度教,称呼为灵魂。大乘佛教,则称呼为心,真如,如来藏,自性,本心,本觉等等。它是解脱的所依。是在五蕴身心现象当中的。甚至是五蕴身心现象产生的源头。是万法产生的根本因。所谓的明心见性,就是要找到这个本心,并利用它的性质。而佛法和这个完全不同,关于五蕴,它是一种刹那生灭,非连续的理论,关于解脱所依的涅槃,和五蕴是完全的相异,不能共存。

而分立性和非连续性为主的微细无常,才是真正关键的,就比如一群蚂蚁排队前行,从远处看,蚂蚁是一条直线,但是从近处看,就发现这蚂蚁的队伍并非一条线,而是一只一只蚂蚁前后紧密相连的间断的相续组成的。而且这里必须要有个最小不可分割的单位,这也是佛法的关键所在,可以说无常,苦,无我的理论都和它密切相关。无论是物质也好,还是意识也好,都不能是无限分割的,基本粒子也绝对不能是零维,无尺度的存在,必须要有个最小基本尺度,所以弦理论的这部分必定是正确的(只是指弦理论认为存在普朗克长度的基本单元,不包含其他部分),而粒子物理学标准模型当中将基本粒子视为零维是有问题的,必定会遇到很多矛盾。

佛法关于无常,关于心识和色法刹那刹那生灭的这部分理论,和量子物理学当中的量子性,非连续性,分立性,具有惊人的相似。至于不承认极微,不承认存在最小不可分割单位的大乘诸多理论,尤其是唯识理论,是和上面所说的,显然是完全不同的,没有调和性。

认识到这个微细的无常很重要。因为我们大量的贪爱,是建立在事物和自我持续存在的错觉基础上的。如果无常仅仅是指那种粗浅的事物总有一天会消失的无常。那么在事物存在的时候,比如眼前的甜甜的,大大的苹果,比如黄金,我们依然可以完全的享有啊。但实际真正的情况并不是我们观察和意识所感觉到的。任何事物,都仅仅只存在一个刹那,短短的一刹那。我们是被错觉所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23: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觉 于 2012-12-25 04:12 编辑

当然,哪怕就是明白这个无常,还是不能灭除贪爱,因为还不明白什么是“苦”。下面就开始讲真正的“苦”到底是指什么。为什么是“苦”的。关于苦,如果仅仅是根据上图,是无法有直接的体会和认识,也不会懂为什么是“苦”,

我最初在根本没有接触真正的佛经,没有接触原始佛法和上座部佛教之前,曾经借助于类似四念住的禅修方法悟到了无常和无我(当时并不懂那是四念住),却完全不懂苦是啥,也并不接受。我当时在修观的某次过程当中,突然极为意外的,让人惊讶的,确定性的认识到这个世界和自我只真正存在一刹那,这个世界和自我像电影一样,是一格一格的,而那时我还完全没有接触到原始佛法和阿毗达摩关于这方面的理论。当时所发现的,已经完全可以画出上面的图。这个关于世界和自我的模型,也深深的刻在了我脑子里面,可是苦是什么?为什么佛陀如此的强调?我当时并不理解,也没有概念。这是由于我当时和大多数人一样,仅仅以为佛法所说的苦,是指痛苦的感受,我觉得这痛苦的感受都是相对的,而解脱应该是发现真理。没有了痛苦的感受只是发现真理的副产品而已,而不是主要目的,主要目的应该是探寻真相,发现真理,并无特别的实现苦灭的目的,其实这个不完全正确,苦灭才是真正的终极目的,真理的发现反而是这个过程的副产品。

苦,巴利文是dukkha,du,意思是恶劣的,kkha,意思是空的。整个意思连起来,意思是“恶劣的空”,其中没有任何中文所说的痛苦的感受的意思。而是一种很客观的表达,而且竟然还和“空”有联系。佛陀说五蕴就是苦,意思是所有的精神和物质现象全部是苦的。假如你将苦理解成痛苦的感受,那么你能说石头是苦的吗?能说山河大地是苦的吗?完全不对。而且当修禅定,包括修四念住的时候产生的乐,明明就是很快乐的感受,怎么能说是苦呢?所以,苦,绝对不是狭义的痛苦的感受,而实际上,“苦”意思是不圆满的,有缺陷的,不实的,是一种没有主观情绪的表达,是适用于所有事物的。为什么不圆满,为什么有缺陷,为什么是不实的呢?要理解这个,也确实是不容易的事情,因为一方面,我们大部分人对于真正圆满的涅槃毫无认识,这就缺乏对比性,显现不出五蕴的不圆满性。另外一方面,对于五蕴的特性,由于粗糙的意识感知,我们不知道苦的一个重要表现:逼迫性

而这逼迫性,是在修观当中亲身体会到的。是几乎必须性的要有亲身的体验。而这亲身的体验,在我最初的了悟无常无我,获得基本正见后,在大约三四个月之后,于某次密集禅修当中的第五天,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了。

当然这也和上面的图有很重要的联系,我个人认为,如果你能看懂我上面的图,并且进行必要的合理的想象,起码大概能够明白一些。但最好还是要亲自的体会,这样才真正深刻。下面我就结合自己曾经的禅修经验以及上面的图,仔细的分析为什么五蕴是不圆满,是苦,是逼迫性的。

那次密集禅修,是修动中禅,指导老师是泰国的隆波通禅师,一个瘦瘦矮矮,很和蔼可亲的泰国禅师。

动中禅的基本方法也不太难,就是有一套手部的动作,觉知手部的动作就好。当时我已经接触到了南传佛法,也阅读了阿毗达摩理论,并且对于我自己原来所悟的那个世界和自我一格一格的机制已经完全明白确信,而且根据这个,我还自己摸索出了一套四念住的禅法,和动中禅很有点类似,只是我当时观察的并不是手的移动,也不是马哈希尊者的观腹部起伏,而是其他部位。但本质其实都完全一样,都是对一段运动过程(风大)的紧密觉知,因为一旦理解了四念住的核心理论,理解了我上面所说的那个图,很容易辨别什么是四念住,如何修才是四念住。

四念住,简单的说,就是时时刻刻的紧密觉知当下所发生的身心现象。在图中,就是时时刻刻觉察那一组一组的红黄蓝的圆。去准确捕捉识别这些当下升起的身心现象。尽量觉知辨别每个能感知的“刹那”,每个电影的桢。以动中禅的手部动作来说,手的移动,佛法称为风大,这里的风,代表移动,不是真正的风,整个移动是由一格一格的“独立桢”相续组成。你所要做的,就是要尽量清晰的觉察每个当下的动作,紧密的跟随它,捕捉每一个“桢”,最初可能是很粗糙的,但是之后会越来越微细。

觉知手部动作的是什么?此处极为极为关键,对于这个的理解是四念住成败的关键,是区分正见邪见的关键。我以前跟随某个师父修行的时候,由于被误导,误认为这个“能观”,是所谓的觉性,来自于本心,是自性,并且是不生不灭的,这是很严重的错误。实际真正觉知手部动作的所谓觉性,佛法称为正念心所,是一种清楚的觉察,它是伴随心识而升起的,属于行蕴,它本身也是生灭的,并非不灭的觉性、佛性、本心之类。在图中,正念心所对应的是下面红黄圆圈的红环部分,那红环部分还包含很多其他的心所,而修四念住时候升起的正念心所,是其中之一。

这个正念心所必须要明白几个特性,

1、觉性或者正念本身是生灭的,是缘所生的,绝不是什么恒常存在的本体,不是某个所谓本心、真心的行为,它就是五蕴之一。佛法将所有身心现象分解为五蕴,从来没有在五蕴之外立出一个“心”,五蕴之外的,只有涅槃,而那是完全不同的状况,是五蕴灭尽的状况。涅槃绝无可能在五蕴生起的状况下表现出来,更不可能是某某“决定”的源头。

2、觉性或者正念本身不是独立于身心之外的,我们在觉知身心现象的时候,容易有种第三者在旁观的错觉,这个第三者,其实是心识包括正念心所密集相续的生灭而造成的整体感觉,看似和所谓的五蕴分离了,五蕴看起来像妄心,那旁观的第三者,看起来像所谓的真心自性,更有些人在这里搞出所谓的觉,照一套乱七八糟的扭曲,误认为所谓的觉照,是属于自性的,不是五蕴的,走向神我邪见,犯下严重的错误。而实际上,那个所谓的旁观者,所谓的觉知,还是五蕴本身,只是有正念觉察的五蕴相续生灭而产生的精神状态,是一种清明的,自主的状况,缺乏正念觉察的五蕴相续生灭而产生的精神状态,是一种混沌的,看似来不自主的状况。如果此时禅定力相当强而产生光等一些禅相,可以利用作意心所等特性,任意控制禅相的形状以及光的颜色,如果不能正确认知,更会产生主宰自由的大邪见,误认为心可以造万物,可以主宰万物。

我前面曾经说过,那个真正的刹那是极短极短的,是普朗克尺度范围,是10的负34次方秒。如果按照阿毗达摩注释书所说的,也最少是几亿万分之一秒。我上文所说的捕捉觉知每个当下刹那发生的身心现象的刹那,并不是指这个真正的当下的刹那,我个人不认为在实际禅修当中,能够捕捉到普朗克尺度范围内的生灭事件,我认为那是不可能也是没有必要的。在实际禅修当中的觉知当下并非严格意义的当下,而是叫做“相续刹那”,它是由很多极短刹那组成的非严格意义的“当下”。因为我们的任何感知都受制于于大脑的限制,大脑神经元的处理是需要时间的。虽然大脑并不是意识,但名法(意识)是依赖于色法(大脑)的。尽管这个“当下”是多个刹那的聚合,但是并不影响对无常、苦、无我的观察认识。

可惜上面的图不是动画,因为只有动画才能真正表达出相续这种性质。而且将会明白为什么修观会产生刹那定,为什么刹那定是真正的正定。为什么在修四念住的时候,觉察到生灭的频率会越来越快。在实际禅修过程当中,如果你能够在一秒钟内觉察到意识和所缘的大概几十次到上百次生灭现象,“苦”的坏灭和逼迫的性质将会明显的显现出来。这种状况,就足够一个人生起观智乃至证果。当然,能否在生灭现象的基础上升起观智乃至证果,要取决于慧力,没有慧,哪怕几百上万次的生灭,也不过是生灭而已,顶多是见了点奇怪现象而已。

在修动中禅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个了几个重要的关于正见的认识

1、由于身心现象是一刹那一刹那生灭的,所以四念住重点就是尽量清醒觉知每一个能够感知的刹那。在动中禅的修行当中,就是密集的捕捉觉知手部移动的每个微细移动。在马哈希尊者的观腹部起伏的修行当中,就是密集的捕捉觉知腹部的微细起伏。手部的移动,全部的起伏,全部是一桢一桢组成的“动画片”,一刹那一刹那紧密相连。

2、那个能觉知手动动作或者腹部起伏的观察者,不是独立的,持续性的存在,而是生生灭灭的,是和被观察对象,同生同灭,而绝不是观察者不生不灭,被观察者生生灭灭。所谓的心,并非不断的在杂念和真正的手部动作间乱转,而是当有了杂念的时候,是丧失了正念心所,不能准确觉知对象。如果有正念心所,哪怕从手部动作移开,目标在其他上,比如心念,甚至是外在的事物,只要觉知还在,就没有任何问题,绝对不是走神散乱。

根据以上两点,我当时在修动中禅的时候,基本是按照自己的来修(禅师的教导和我所修的也基本一致)。我有的时候,觉知手部动作,有的时候,就直接觉知心念,甚至有的时候,我还直接观察觉知旁边禅师的走动。只要保持觉知,只要保持清明,就足够。这种目标的转换,根本不是所谓的散乱杂念,而完全符合四念住。此处需要提醒,其他人刚开始不要模仿我这个,因为这只适合这个阶段的我,其他人未必适合,比较稳妥的还是要尽量缩小目标范围进行观察,但绝对不能缩在一个目标上,否则变成了止禅了。

最初的一两天有点煎熬,因为散乱很多,有点坐不住,但因为大家都在那里坐着,一天要八个小时的打坐,所以也能坚持,另外动中禅本身也是和行禅结合,在打坐一个小时以后,就有一次走动的行禅,这还是比较有效的。在大概第三天的时候,轻安的感觉产生,坐着很舒服,身心也很清醒敏锐。念头也感觉越来越清楚,有种非常轻松,身体轻飘飘,非常快乐的感觉。我这个时候,其实还有点得意。觉得这次禅七个能够修到这个程度,也算不错,甚至都想回家了。假如当时就放下,那么我将丧失大好机会。好在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到第五天的时候,意外和让我吃惊的现象产生了。

我必须要说明,这意外的现象,是突然性产生的(为什么会突然产生,后面的文章会详细分析原因),并不是一般禅修者描述的渐进的过程。我认为这两者都对。我当时由于修的是动中禅,动中禅本身是禁止闭上眼睛的,并且觉知手部动作,所以我觉得它本身建立的定力,由于禅法的关系,并不是十分的强(修行时间长,定力有可能大大加深)。但根据我当时的经验,这种禅法建立起来的定力,用来认识无常,苦和无我,已经足够了。

我当时的身心现象,不太容易完全的表达出来,而且为了避免被模仿,我也难以完全的细节性的描述。这个现象有几个重要的性质

1、快速的生灭,这个在定力敏锐的基础上,只要坚持修下去,是必定可以观察到的。
2、对于当下升起的目标,感觉根本抓不住,因为它灭去的太快,根本抓不着。
3、强烈的逼迫感,甚至让人感到恐惧害怕。这种逼迫来自于生灭本身,即当下那升起的现象,像利刺一样朝自己刺来,无处可躲。

综合第二和第三点,就是抓也抓不着,躲也躲不掉。无比煎熬,把我实在吓坏了。

在这一刹那,我当时因为有了比较强的正见基础和必要的积累,一连串的观智迅速产生,自己可以强烈感觉到。生灭智,坏灭智,过患智,畏怖智,欲解脱智接连强烈的产生,这是真正的“见苦”。在这之前,我是不怎么了解十六观智的,后来对比南传所说的十六观智以及一些南传尊者的经验,发现我当时的身心经验,和上面所说的几乎完全一样。我个人相信,这个很可能是所有修行者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不过南传的要更加细节化,更加准确而具体。如果你一旦知道这个过程,当你看别人描述所谓的开悟解脱过程时,也很容易辨别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那些没有描述生灭,没有描述逼迫,就直接描述解脱大乐,能所双亡,还有所谓的觉啊,照啊,肯定是应质疑的!

没有经历中间这个痛苦的过程,没有对苦的直接体会,哪里能有最后代表解脱大乐的寂灭涅槃?那涅槃,就是建立在对五蕴的苦的认识基础上,因为对五蕴的厌离舍弃,才能导向涅槃,才能熄灭五蕴

“抓也抓不着,躲也躲不掉”,这是我当初极为强烈的体会,是从来没有想到的会有的经验。不过假如根据上面的图,仔细思维,可以知道产生这种感觉,其实将是必然性的,在经典里面,包括十六观智的描述以及很多南传尊者描述的解脱过程,都大量提到了这个苦的”逼迫性"。

在最上面的图中,所缘的对象目标只能维持极短时间,所以你当然抓不住它,你刚想去抓它,它就灭去了,所以当然抓不着。而所缘对象灭去以后,下个对象紧接着生起,你不想让它生,它也要生,所以你当然躲不过。这个就是逼迫。其中目标必定性的要坏灭消失掉,其实也是逼迫。并且,所谓的“自我”,完全就是在生灭当中,而不是生灭之外,你能躲到哪里去呢?无处可躲!而在现实当中,其实这个也经常发生,比如每一次轮回的生老病死,就完全是这个性质。

年轻,无法维持,总要消失,你抓得住吗?抓不住!
死亡,不可避免的要来临,你躲得过吗?躲不掉!

在禅修过程当中,由于意识变得清明敏锐,这种生老病死的现象实际被突出的,频繁的呈现在禅修者面前,让你不得不面对。每个念头和目标的升起和驻留代表着出生,而念头的迅速灭去和消失,代表着死亡。禅修过程当中,你被这种迅猛的生灭现象剧烈的冲击着,就像狂风暴雨下大海当中漂泊的小船,脆弱无比。又犹如置身于悬崖顶端,身前身后都是万丈深渊,支撑着自己的地面又随时会坍塌,根本站立不稳。真实就是如此,五蕴就是如此,我们只是被蒙蔽了,被欺骗了,无法察觉五蕴真正的危险。无法察觉生老病死的危险,而沉迷于五蕴所带来的虚假快乐当中,丝毫不能察觉危险的存在。

这一切,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因为还有涅槃,佛陀为我们指出了无生无灭,寂静清凉的涅槃的存在。舍弃这不圆满的五蕴,毫不犹豫的导向那涅槃的彼岸

在随后的禅修报告中,我向隆波通描述了这段感受,得到了他的认可,隆波通旁边那位侍者赞许和鼓励的目光也至今让我印象深刻,同时也深深的感谢他们以及禅修的组织者。虽然我所达到的还和佛法所说的终极解脱还有很大的距离,然而这确实是我第一次真正认识和亲身体会到了佛陀所说的“苦”的深意。

在禅修结束后,寺庙摆出了很多佛教的书可以供挑选,不过大部分都是一些大乘佛教的书(禅修地点在大乘寺庙),在这很多书里面我发现少有的一本适合我的书,当时也很巧合的仅仅就剩下这一本,就好像要特意留给当时的我似的,这本书的书名是《无常》,作者是泰国的知名禅师阿姜查。翻开这本书,阿姜查用简单浅显的文字描述了我实修当中所认识到的无常、苦以及无我,进一步印证了我的实修认识。

这是2009年初春的某一天,从那一天开始,我的世界真正亮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23: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觉 于 2012-12-21 23:54 编辑
蜀山侠客  预感到这图片将无法区别很重要的一些东西,如所缘是色法和是名法就有区别。明法尊者的图很多,更好懂一些。  发表于 15 分钟前

阿毗达磨所谓17个刹那的心识,色法完成一次生灭,很可能是有问题的,此处我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也不觉得这里有人具备讨论这个的能力。

我也没有必要在图中演示这个(也无法演示),因为它对实修并无什么大的影响,只是一种理论认识

文中我已经明确说了“我并没有采用阿毗达磨的某些复杂理论,而是直接观察者和被观察者构成一对一的关系,在实修当中,它也是较为实用的。”

点评

其实你那个是可以理解的,色法被识知它的名法切割成等量的段,量子化的一份一份的目标。  发表于 2012-12-22 0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23: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觉 于 2012-12-22 00:02 编辑
过去世和未来世的结生心都是一个所缘(颜色相同)?恐怕这概率很低吧。

任何所缘都不会是相同的,它们是不同的圆。我根本没有必要为了区分不同的所缘,还弄上不同的颜色,不同性已经通过不同的圆显示出来了。有一定理解能力的人,完全可以看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21 23: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觉 发表于 2012-12-21 23:30
当然,哪怕就是明白这个无常,还是不能灭除贪爱,因为还不明白什么是“苦”下面就开始讲真正的“苦”到底是 ...

感觉很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23: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觉 于 2012-12-25 06:13 编辑

实在或者说现象并非是独立的一直在那里,而是观察本身导致了被观察的现象的产生。认为被观察者一直在那,和观察无关,是思维的严重误区,也是产生常见和我见的重要基础。是刹那的观察的导致刹那的“实在",连续性的观察导致连续性的“实在”,这些微小的“实在”被瞬时记忆所拼凑,构成了一幅完整的现实世界的图景。这现实世界只存在于我们的大脑中,而不存在于真实的宇宙当中。

-----------------------------
由于这句话比较颠覆我们的日常经验认识,所以不太好理解,而能够理解这个现象,有助于破除常见和我见,所以本文将针对此句话进行更详细的解释。
任何宏观现象都是微观现象的聚合,苹果是由很多组成苹果的微观粒子构成,一个思维念头是由更多微小的念头构成。而获得对宏观物体的认识,必须依赖于我们的感官的识别。但现实当中,我们是不可能一眼就获得对物体的整体观察,而实际是经历了很多的微小的观察识别组成的。由于这种视觉机制以及只有观察才能导致实在产生的原理(此部分已经在之前的文章当中详细论证过),使得我们获得的完整的宏观物体的图像不能完全反映真实。独立真实的宏观物体是幻觉,空间当中并不存在你所观察到的真正的一个完整的苹果。你所观察到一个完整的苹果,是在连续性观察基础上而形成的一种虚假影像。真正存在的,是只有当下刹那(普朗克时间)的构成宏观事物的极微小部分(普朗克尺度)。

我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一个大大的红苹果。然而这个大大的红苹果真的是完整的存在于空间吗?NO,未必是。至少,我们不能根据我们的观察就断定这样一个苹果完整的存在于空间当中。这是因为我们对苹果的观察(测量),并不是一次性发生的,而是大量连续的观察组成的。

假设观察到一个苹果的时间是一秒钟,实际比这个要短,为了方便说明,此处定为一秒钟,然而在这一秒钟之内,却可以发生大量的观察事件。由于时间具有量子性,是一份一份跳跃式的发展,存在最小不可分割单位的普朗克时间,而普朗克时间是10E-43秒,那么这意味着一秒钟实际是10的43次方个普朗克时间的连续组合。

如果我们假定一个普朗克时间是一秒,那么10的43次方秒将是亿万亿万年(具体多少年可以算)。也就是说,你是对苹果进行了亿万亿万年的连续观察,才捕捉到了一个完整的苹果的影像。可是从观察苹果的第一秒开始(捕捉到光子),经历了亿万亿万年之后才完成对苹果的整体观察,而那最初的构成苹果的部分,仍然还在空间当中存在吗?不,未必了!而实际上根据量子力学所揭示的,一旦那最初的构成苹果的最小粒子在失去观察测量之后,将不再是物理存在,它必定从空间当中消失掉了。物理学家裴杰斯在《宇宙密码》当中介绍量子理论时说:“唯有在被观察时,电子才突然成为实在的物质而存在”,那么粒子失去观察之后,自然不会是存在于空间当中的物理实在。而你对苹果的整体观察,是亿万亿万次这种最小观察组成,你的意识强行假定了最初的被观察物体还持续存在于空间当中,然后将这种连续性的观察结果,拼凑出了一幅关于苹果的完整影像。可这真实的完整的苹果,从来没有在空间当中存在过,是个虚假的影像,是个意识的错觉。真正存在的只有当下一刹那作为观察者的能缘(心识外加同时伴随升起的心所)以及作为被观察对象的所缘(极微小的色法,普朗克尺度)。

为了方便理解,再举一个例子,你晚上仰望星空,看到天上有很多的星星。然而这天上同时很多的星星,真的是宇宙当中的真实事件吗?未必是,实际上,你看到的星星当中的某部分星星,早已经从宇宙当中消失了,甚至亿万年前就已经消失了,只是在亿万年前这些星星消失之前,它散发出的光子,经过亿万年后,进入你的眼球,被你捕捉到,于是你看到了它,而你根据眼睛的观察,错误的以为那星星还在空间当中,而实际上却并不存在。

不要根据你的观察,就去判定真实,因为观察会骗你,意识会骗你。

错觉来自于以下
1.我们自身无法感知极微小尺度下的观察事件,错误的以为是一眼并且同时性的完成了对宏观物体的观察。
2.因为缺乏如实观察和如理思维,意识假定了先前观察过的物体还持续存在于空间当中。这是常见产生的关键原因之一。
3.意识假定了作为观察者的自身,是持续存在,是独立存在甚至具有主宰支配性,这是我见产生的关键原因

实际的真相是

1.我们并不是一眼,一次性的完成对宏观物体的观察,我们能感知到的观察是由极短刹那的普朗克尺度的观察行为组成的。科学已经发现,视网膜细胞具备捕捉单个光子的能力,这证明意识在量子尺度上是成立的,现在也出现了越来越多意识具有量子特性的证据,量子意识正在成为一门学科。

2.微观客体在失去观察条件下,即从空间当中消失,成为一种潜在的多种可能性的抽象存在,它是非空间性的,不是物理实在,没有任何物理量和物理性质。这一点已经被科学实验一再证实了。所以海森堡说“(不被观察测量的)原子或基本粒子本身并不是真实的,他们构成了潜在的或可能出现的世界,而不是一个由事实构成的世界”。“只有在测量行动中电子才成为真实的,没有观察到的电子不存在。”

3.作为观察者的自身,也不是一个独立持续的存在,而实际是和被观察者同生同灭,彼此依赖。此有则彼有,此无则彼无,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即有了观察测量这个依赖条件,才有被观察对象的产生,没有了观察测量这个依赖条件,被观察对象则消失。这是缘起法的核心部分。

4.我们观察到的苹果,我们自身以为的意识,包括我们自以为的可以控制主宰观察行为的感觉,实际是大量缘生缘灭事件的整体聚合现象,我们绝对不能将这些整体宏观上的特性现象,赋予微观现象本身,更不能建立一个自我观察者或者被观察事物的独立真实体。时空当中真正存在的,是只有这些刹那生灭的微观现象。或者严格的说,时空并不独立存在,存在的只是当下出现的微观现象,当这些微观现象生灭变化,我们产生了时间流逝的感觉,当连续性观察造成不断“涌现”出普朗克空间,然后我们强行假定了宏观空间以及宏观物体的完整真实存在。

由于我们不能正确认识这些,产生了自我和被观察事物的持续性存在错觉(常见),独立性存在以及主宰控制的错觉(我见),并且在此基础上产生了一种执着性的连续观察行为的驱动力(实际是贪爱),被这种驱动力所驱动,造成识的相续产生,于是有了空间,时间,宏观事物以及自我的感觉产生,五蕴生灭不断相续,即有了世间,有了“轮回”,这里的轮回本质是生灭事件的不断相续。即前面图中所演示的五蕴生灭之流。

而如果要解脱,那么就要正确认识这个过程,将其中关键性的错误断除掉。

1.通过如实觉知当下的身心现象,也就是佛陀教导的四念住,破除认为事物和自我是持续存在、独立存在并具有主宰性的强大认定。
2.通过对无常,苦和无我的如实认识,产生对五蕴的厌离舍弃,断掉产生连续性的观察行为的强大驱动力,这驱动力就是贪爱。
3.因为贪爱的熄灭,而导致“识”生起的动力丧失,于是有识的熄灭,进而有涅槃的证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01: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觉 于 2012-12-22 02:19 编辑

关于无我,我暂时还没有写,不过前面在讲无常和苦的过程当中,其中已经穿插了很多关于无我的观念,只是还不系统

先说一下前面的几个问题

1,本图片本来就是一个高度提炼,以突出五蕴相续生灭的某些鲜明特性,这些特性是禅修当中很关键的部分,对于某些很简单的概念,比如某人竟然提出一个相同颜色的圆是不是表示同一个目标,图片没能表示出不同目标,或者没有表示出色法和名法的区别,这些问题实在太幼稚。

一个有智慧的人,应该是善于从大量信息当中提炼出有效的,有用的信息,而不是把所有信息都混杂在一起。如果这个图要把所有的东西都表示出来,会越来越复杂而完全丧失了意义。

2,前面文章曾经提到一个突然性的看到生灭

造成这个突然性,其实不是偶然的,这是由于在禅修过程当中,由于之前思维当中有着很深的错误认识没有被破除掉,所以导致哪怕猛烈的生灭现象就在眼前也觉察不到。而经过禅修,经过如实的观察的积累,一些潜意识当中顽固坚持的东西,在某一个时刻完全被瓦解掉,于是猛烈的生灭就会突然性的显现在眼前。

是的,在任何时刻,这种猛烈生灭都在眼前的,苦就在眼前的,它是本来就存在着的,而不是禅修过度当中制造出来的。之所以你观察不到它,一个是因为你的定力不足够,意识还不敏锐,另外一个就是你顽固的思维定势,顽固的对存在的错误理解而导致看不到它们。

对于那些真正见过苦的人,真正理解苦的人,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随时看到它们,它就在那,每时每刻。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一些错误的认知已经被瓦解掉了,所以很容易就看到苦。

3,有的人觉得我在文中描述的定力程度似乎不够,或者观智有点产生的太快,实修当中能是这样的吗?

我的回答是,完全没有问题,我当时的定力,已经足够达到可以观察苦的条件了,而至于观智的连续性产生,也不是什么问题,我之前已经有了相当强的积累基础,很多佛法核心的认识,已经完成了。而且,我的慧确实相对比较强一些。

有些人,由于受到一种僵化思维的模式影响,将禅修僵化掉,让心变得僵硬,模式化,一步一步的按照他们甚至能熟练背出的十六观智,引导自己的禅修。这种禅修过程是一种模仿,存在很大的问题。整个过程看起来似乎按部就班,可是心的模式化将障碍观智的真正产生。

无论是快速的观智产生,还是缓慢的一步一步的产生,重要的是它要自然,要清晰,要确定,要深刻。这些深刻性的认识牢不可破,永生难忘,这才是真正的观智。

4,无论是再怎样强的定力,再怎样迅猛的生灭,如果你不能正确认识它,都无法升起任何观智。对于某些人而言,一秒钟几十次的生灭,和一秒钟几百次,甚至上万次的生灭,并无本质不同。区别的只是定力程度和生灭频率的不同而已。观智它并不是一个凭空产生的,或者自然而然就产生的东西。它依赖于你的慧的程度,依赖于你对现象的洞察。它实际是一个主动性的过程,而不是被动的。有的人似乎以为观智会自己掉下来,但我不得不说,那是幻想。再强的生灭,如果缺乏一种洞察,都不能真正产生观智,某些人自以为的观智,也不过是一种模仿的产品而已,在实修当中,区分这些,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5,有的人认为,如果看了这些极为细节的禅修描述,会不会影响自己的禅修,甚至因此而拒绝看关于十六观智的详细内容,某些禅师也有这种主张。然而我认为任何事情都有利弊,对于大部分人,了解这些基本的观智是必要的,是应该去学习的,它们可以防止你走弯路,没有必要刻意躲避,视而不见。如果你是个容易被自我暗示欺骗的人,看和不看,意义都不是很大。禅修者要培养自己如实,客观的心理习惯,要培养善于辨明事物特性的习惯,这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03: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觉 于 2012-12-22 03:26 编辑

再解释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就是究竟什么是究竟名法和究竟色法以及实修当中是否能够观察到最小究竟名法和究竟色法的问题。

帕奥禅法的弟子经常会这样说,定力不足,怎么可能看到究竟色法,究竟名法呢?禅修过程当中,一定要观到最小不可分割单位的究竟色法,和究竟名法,否则不可能生起观智。

我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完全错误的看法,我也可以确定的说,整个帕奥禅法的弟子包括帕奥尊者本人,以及任何拥有最强的定力的人,都无法看到任何真正的究竟名法和究竟色法。你们所声称的所谓看到的究竟色法和究竟名法,其实完全就是你们定义的名聚和色聚的组合现象。

因为要看到不可分割的究竟名法和究竟色法的前提,必须要是真正单一的刹那,真正的当下,绝不能是相续刹那,绝不能在一次观察当中渗入过去刹那的观察影像,绝不能让一次观察超过最短时间单位,否则必落入相续刹那的范畴。然而,这个最短刹那的时间单位有多短呢?现代科学已经给予了明确的答案和证明,就是普朗克时间,宇宙最小的时间不可分割单位,即10的负43次方秒。也就是说如果你不能做到一秒钟观察到10的43次方的生灭,那么你就绝无可能是观察到真正的当下刹那,都还是在相续刹那的过程当中看到的聚合的影像而已。而那些帕奥禅法的禅修者,包括帕奥尊者本人,你们真的能观察到这么多生灭吗?其实,这种程度的生灭,根本就已经远远超出了大脑神经元的感受程度,因为神经元的反应最多是千分之一秒的尺度,而你任何的感知认识,都依赖于它们啊,你不能将色身完全舍弃掉,让“识”独立啊,这是不符合佛法的,即便可以超越神经元的限制,但是你们能做到观察到10的43次方生灭的程度?所以,面对现实吧,你们真的弄错了,这种错误造成了对其他禅法的错误否定和不应该的分裂。

不能观察到最小的究竟名法和究竟色法就不能修了吗?当然不是!实际上,从实修的角度来说,究竟名法和究竟色法是指任何你观察到的,没有被概念化的五蕴现象,相续刹那看到的聚合影像,尽管也是聚合,但只要不去概念化,就没有问题。阿毗达磨本身定义的最小的究竟名法和究竟色法,在实修角度下,只有理论意义,没有实修的意义。

班迪达尊者是这样解释究竟法的:“毗婆舍那禅那,是将心专注于「胜义法」(paramattha dhama), 我们通常称之为「究竟真理」(ultimate realities) 。但事实上,它们只是可以透过六根门直接体验,不经概念化的东西。其中大部分是「行胜义法」。”

舍弃我禅师也这样说:“究竟真实法是可以直接认知的现象,这种认知无需经由概念化思维、推理或想像过程”。

他们所谈的,都是实修意义上的究竟真实法。也是完全正确的。

为什么相续刹那产生的聚合的影像仍然可以作为被观察对象而获得无常,苦,无我的认识呢?这是因为尽管这些现象本身是聚合的(多次观察而组合的影像),但是它们却完全没有丧失无常,苦,和无我的特性。一个量子普朗克时间的灭去,和一个宏观的苹果的消失灭去,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无常的表现。只要禅修者不去概念化对象(比如关注苹果这个整体概念本身,而不关注它生灭),那么对象哪怕就是一个聚合起来的现象,但仍然不会丧失无常,苦,无我的特性。清净道论说的"不专注生灭,不现起无常相"是非常正确有道理的。当禅修者关注生灭,就是抓住了现象的本质。就会破掉连续恒常的假象,而认识到非连续的,分立的刹那生灭。

解脱的关键,不是去观察什么最小尺度的生灭,而是通过对生灭的认识,认识到现象无常,苦和无我的特性,进而生起厌离舍弃,熄灭贪爱。

综上所述,实修当中是不可能观察到最小不可分割的究竟色法和究竟名法,也没有必要去观察到它们,实修当中的究竟名法和究竟色法,是指任何直接观察感知到的,不经过概念化的五蕴现象。修观禅时,重点关注在生灭上,将会很容易认识到无常性,苦性和无我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03: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保留帖,本帖解释无我的含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03: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保留贴,本帖结合演示图片解释再生轮回的跃迁机制,中阴身为什么不必要以及为什么不是有个识去投胎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03: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保留贴,本贴结合图片解释为什么修观能产生刹那定,以及为什么能够观察到快速迅猛的生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03: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保留贴,本帖通过图片演示解释安止禅定,和刹那定的不同。为什么刹那定可以有四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03: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保留贴,对一些重要问题的补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22 09: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luli395 发表于 2012-12-21 23:54
感觉很精彩

去看看大乘经论更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22 09: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此贴和大乘经论一样,都是在自己误解佛法的基础上臆想出来的一套理论。

比如,他说能缘和所缘是同时生灭的,就是明显的错误,因为色法就不是和名法同时生灭的,而涅槃根本就没有生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12-22 09: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22 09: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蜀山侠客 发表于 2012-12-22 09:30
缘法和缘生法在时间上不一定同时和重叠。
前生缘,后生缘,离去缘,无有缘,有缘,所缘前生,。。。。。。 ...

他说的东西只是他的量子伪佛法,和你说的那些无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1-18 18:11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