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查看: 15851|回复: 425

[【经藏学习】] 《长老偈长老尼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0 23: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邓殿臣
威马莱拉担尼
合译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3:3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3: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 1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3:3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3: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3: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老尼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3: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偈集.................................................................................... 35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3: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老偈》是巴利三藏经藏《小部》中的第八部经,是佛陀声闻弟子诵出的一部诗歌总集。这部在南传佛教国家受到普遍重视的佛经,此前尚无汉译;所以我们对它知之甚少,甚至闻所未闻。有鉴于此,译者不顾自己的浅薄,殚精竭虑,将其译为汉语,奉献给国内广大读者。
《长老偈》包含了264位长老的1291首诗偈,共分21集。一偈集是120位长老的120首偈,每人一首,分编为12品。二偈集是49位长老的98首诗偈,每人两首,分为5品。如此递增编排,直至最后一位长老72首的大偈集。
这264位长老皆为断除一切烦恼,证得阿拉汉果位的高僧大德。他们虽因其身世、境遇不同,所诵出的诗偈各具特色;但纵览全经,可以发现他们修成阿拉汉的过程却大同小异,基本上都经历了听佛说法、生信出家、林中修观、证得阿拉汉这样四个阶段。有的长老持「冢间住」头陀支,在墓地修不净观。如拉迦达得长老所说偈:
「死尸实可厌,见之欲掩面;
因之灭贪爱,念住持不离」。(第316偈)。
有的诗偈很像中国禅者的诗,如乌陀夷长老偈:
「龙象喜禅观,亦喜般涅槃;
内心常守定,行禅住亦禅。」(第696偈),
这与永嘉禅师的「证道歌」有异曲同工之妙。长老们居于山林,远离尘嚣,在幽静的自然环境中参禅悟道。如头陀第一的马哈咖沙巴(古音译:马哈咖沙巴)长老所说偈:  
「山水何其清,石岩何广平;
猴鹿常出没,树花时坠溪。」(第1075偈)。
李斯·戴维斯夫人认为,这些描写自然景物的长老偈可以和雪莱、济慈的诗媲美。长老们顿悟圣道,得到阿拉汉果位时,都会感受到一种难以言表的法乐。请看古拉长老的这首感兴诗偈:
「专心持止观,自可得法乐,
纵有五乐音,如何比此乐?」(第398偈)。
佛家认为,包括人类在内的诸有情生活在这尘世之中,总被贪婪、爱欲、嗔怒、痴愚、恐惧、忧愁、顾忌所苦恼着,得不到片刻的安宁平静;长老们一旦通过禅观断除这一切困扰,自然会感受到无可比拟的法乐。长老们大都是听佛说法,从佛得取止处,依佛所说修习止观,从而悟道证果。因此,他们对佛陀的感激之情洋溢于诗偈中的字里行间。诗偈中有不少优美的颂佛诗,如塞那克长老偈:
「世尊说妙法,身上放光明;
天人尊为师,龙象大英雄。」(第288-289偈)。
又如乌陀夷长老所说偈:
「尘世生佛陀,未染一世尘;
犹如水中莲,出水自清新。」(第201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3:5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诗偈又是富有哲理的箴言,如梵授长老偈:
「无漏得解脱,无嗔心安宁;
八风吹不动,断除贪嗔痴。」(第441偈)。
萨跋卡弥长老偈:
「鹿被巧计擒,鱼被食饵钓;
陷阱捉猕猴,五欲逼人苦。」(第454偈)。
马哈咖吒那(古音译:大迦旃延)长老偈:
「眼见一切物,耳听一切音,
智者虽睹闻,纤毫不入心。」(第500偈)。
高达德长老偈:
「乐时高仰首,苦时低垂头;
愚人无真知,时时有罪受。」(第662偈)。
佛陀入灭后,僧团似乎很快走向了腐败堕落,持正法者日少,逐名利者渐多,这很自然地引起了长老们的不满和忧虑,并且反映在他们诵出的诗偈里。请看帕拉萨利耶长老偈:
「大雄世间主,往昔曾住世;
而今比库僧,行同世尊否。」(第921偈)。
「出家修道人,舍弃财、妻、子;
却因一勺饭,而为不义事。」(第934偈)。
「饱腹而仰卧,无聊话语多;
言而不及义,我佛所弃唾。」(第935偈)。
再请看菩须长老偈:
「懒惰懈怠者,利养唯追逐;
不愿林中居,只喜村镇住。」(第962偈)。
「此等痴愚僧,于师不敬重;
行如野驽马,不随驭者行。」(第976偈)。
我们再来看一看大家也许熟悉的阿难长老的两首偈:
「善友已失去,佛亦早涅槃;
观身修念住;道无诸友伴。」(第1040偈)。
「旧友已离去,新友不随愿;
而今只余我,独自修禅观。
犹如笼中鸟,又遇阴雨天。」(第1041偈)。
《长老偈》中反映出的这种情况,对我们了解和研究佛灭以后的早期佛教具有重要的意义。
这264位长老既是诗偈的作者,又是诗偈中的主人公(因为他们写的都是自身的经历和感受)。他们大都是佛的声闻弟子,与佛陀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或稍晚一点。因此他们诵出的诗偈大都在第一次结集时收入到经藏中;这些诗偈可看做佛时僧团和印度社会的真实写照。只有几位长老的情况有些特殊,其中包括阿难和阿奴卢塔。阿难和阿奴卢塔虽然是佛陀的上首弟子,但他们的诗偈却是在佛陀入灭后,他们自己也行将去世的时候诵出的。所以这些诗偈(第892-919偈、第1017-1055偈)肯定在他们也曾参加的第一次结集时尚未辑入,估计在第二次集时才入选的。桑普得长老是阿难的弟子,佛灭之后才出家,他参加了第二次结集,而且是为评判十事而组成的八人委员会的成员。显然,他所诵出的诗偈(第291-294偈)也只有在第二次结集时才有可能被收入经藏之中。第381-386偈的作者是得亥加长老,他生活于旃陀罗笈多时代。维得苏卡和独居长老生活于阿育王时代,是阿育王的两位胞弟。所以,这三位长老的诗偈都应该是在第三次结集时才有可能入藏。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1291首诗偈中的绝大部分产生、流行于佛陀时代,而入藏于第一次结集时。少数诗偈(约为132首)产生、流传于佛灭之后,是第二次或第三次结集时才被收入经藏的。据此可知,《长老偈》产生、集成于公元前六世纪到公元前三世纪这三百年间,大体相当于我国《诗经》形成的年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3: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264位长老中,同名者有18对之多。还有同一位长老,其所说诗偈因长短不等,分散于两处乃至多处的情况。如今毗罗长老的诗偈既出现在《一偈集》(第118偈),又出现于《二偈集》(第155、156偈)。读者在阅读时需认真分辨。另外,这1291首诗偈中,有的也出现于《法句》、《相应部》、《中部》、《增支部》等中;通读巴利三藏,必可发现此点(在《巴利三藏》中,这类重复现象虽有,但就全部经典而言,所占的比例数毕竟很小;而在汉译《大藏经》中,这种现象几乎随处可见)。
《长老偈》,是巴利语「Theragatha」一词的汉译。「Thera」意译成了「长老」,「gatha」意译成「偈陀」,又略称为「偈」。「偈陀」是在佛教诞生之前印度已有的一种文体,意思是「诗歌」,它具有言简意赅,便于记忆、传颂的优点。佛陀在弘法布教时,也往往使用「偈陀」,佛陀声闻弟子中,亦不乏善造偈陀的「诗僧」,如本书中的鹏耆舍,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这264位长老中,大部分出身于富有文化素养的婆罗门家庭,出家之前,他们都学习过以赞歌为主要内容的「三吠陀」;待他们皈入佛教,修成阿拉汉之时,因其智力的开发,必然会出现某种质的飞跃;而美妙的山林景象和轻安愉悦的心情很容易触发他们为诗的「灵感」。于是,「偈陀」便自然而然地从他们口中「流出」。当他们把自己的偈陀吟诵给同修的僧友们时,这些偈陀便会在僧团中传布开来,以至于许多人皆能背诵。到结集之时,参加结集的高僧们便把这些流传既久,脍炙人口的偈陀汇集一起,公元前一世纪举行第四次结集时又记录为文,传之于今。愚以为,摆在译者面前的这部巴利语《Theragatha》,就是这样形成的。
差不多与巴利三藏(南传佛教国家认为这是最原始的佛典)形成的同时,注释、阐述巴利三藏的《经传》(Atthakatha)也便出现了。因为巴利原典往往过于简略,必须借助于经传,才能解读。在公元前一世纪举行第四次大结集,把佛典记录为文时,记录三藏所使用的自然是佛时的巴利语;而记录经传,却使用了僧伽罗语。为了使兰卡以外的信众都能阅读经传,公元五世纪中期,印度的佛教大师佛音(Buddhaghosa)、法护(Dhammapala)等遵从师嘱到兰卡弘传佛教,把僧伽罗语经典译为巴利语,著成了卷帙浩繁的巴利经传文献。在法护所著的一部叫做《真谛灯》(paramatthadipani)的巴利经传中,就含有《长老偈经传》。其中不仅有对诗偈的注解,还有这264位诗偈作者的传略。译者在翻译这部《长老偈》时,不仅在翻译其中的诗偈时参考了经传中的注释,而且把经传中的长老传略也翻译出来,放入到这本译著之中。即在这部汉译的《长老偈》中,诗偈正文之前,都附有诵出诗偈的长老的小传。译者之所以将这些不在经文之内的长老小传「填」入经中,是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这些长老小传中不仅含有长老(即诗偈的作者)的生平事迹,而且还有诵出偈陀的具体背景和因缘;如果没有小传,则诗偈难以索解。有的诗偈中既有长老的话,又有佛陀和魔罗的话,这种没有写明主语的对话若没有小传的帮助会使读者坠入云 里雾中。
第二、小传虽非佛经正文,但从上述情况可知,它的历史几乎和佛经同样长远;这里所依据的这部《真谛灯》,也是公元五世纪时的作品。可知经传具有甚大的原始性和可靠性,它完全有「资格」进入佛典。我们以不同字体分排小传与诗偈,以便读者仍可以看出两者不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3: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年前,殿臣曾与Vimalaratana法师合译了《长老尼偈》(Therigàthà),当时我们同样参考了这部《真谛灯》,只是诸位长老尼的小传没有插入经中,而是附在书后。这样虽然把经和经外文明显区分开来,但阅读起来很不方便。有位比库尼提出了这样的意见。所以本书便把诗偈和小传放在了一起,二者珠联璧合,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
南传上座部佛教偏于保守,它将巴利三藏和藏外经典严格地区别开来,不容任何混淆。所以经传不在三藏中。但是,他们把经传视为三藏以外最重要的经典,学术界对经传也有深入、系统的研究。译者在翻译《真谛灯》中的诸位长老传略时,发现其中确有不少重要情况值得发掘、研究,现举出几例,略述于下:
第一、裸体外道,苦行极端。《长老偈.四偈集》中第283-286偈是江布克长老讲述他皈佛之前身为裸体外道时的情形,而《真谛灯》中所载江布克小传对这一情况叙述更详。小传说,江布克那时不著衣,不洗浴。拒受施主斋食,以粪便充饥;因怕伤害新便中可能生存的虫蛆或幼卵,仅以干粪为食;而且终日单腿而立,夜不倒单。到55岁皈依佛教时才终止了这种极端的苦行。
第二、佛陀是人,患有风湿。《长老偈》中的乌帕瓦那(Upavana)长老曾任佛陀的近身侍从,乌帕瓦那小传中说佛陀患有风湿病,为解除佛陀病痛,乌帕瓦那曾向施主提婆亥得(Devahita)婆罗门讨取药物和开水。长老所诵之第185和186偈也讲述了这件事情。从此事实,不难看出,在上座部佛教的经典中,佛陀基本上还是「人」,没有被过分神化。佛陀生活、游化于湿热多雨的地区,又常常露天过夜,患上风湿病是不足为怪的。
第三、「善来比库」,度俗为僧。僧团初创时期并无严格、完整的律制,更无繁缛的仪轨。当某个俗人向佛请求出家时,佛陀只向他喊一声:「Ehi bhikkhu!」意思是「过来吧,比库!」就算是为他授了比库戒。长老小传中多处都记有这样度俗为僧的情形。
此外,长老小传中也不乏隽永有趣,颇能感人的长老轶事,这里也举出几例。
第一、恒河岸长老(Gangatiriya),因长年独居于恒河岸边而得名。他以三片棕榈叶搭起一个简陋的草棚入内修禅,发誓「不成阿拉汉不与人语。」如此第一年一语未发。到第二年,人皆以为他已变为聋哑。一天,有位女施主到草棚供斋,她将牛奶倒入僧钵时不慎奶汁洒出,妇人慌恐,僧见状说:「不妨事,大姐。」人才知他仍会说话。到第三年,便修得阿拉汉果位。《长老偈》中的第127、128二偈为此僧所说。
第二、弥格悉拉长老(Migasira)小传中讲述了他皈佛出家的因缘。小传说他出身于婆罗门家庭,精通各种知识、技艺,并掌握一种特殊的法术:以指叩击死者尸骨,便可知此死者往生之地;纵使死去三年之后,亦可得知。丧家皆欲知已故亲人往生何处,多向弥格悉拉求法,弥格悉拉由此获取大量酬金。某天弥格悉拉到王舍城向佛陀讲说自己的法术,佛便令人取一尸骨请他验证死者已往生之地,弥格悉拉以指击之再三,却不能说出。佛说:「此乃一位阿拉汉之尸骨,已断绝生死轮回,何来再生之地?」弥格悉拉听后于佛教生起信仰,遂皈佛出家,最终修为阿拉汉。

第三、罗吒婆罗长老(Ratthapala)本为长者之子,家中富有。罗吒婆罗请求出家,父母不允,他绝食七日,以明其志。父母无奈,只好应允。罗吒婆罗出家后勇猛精进,证得阿拉汉果位。不久回乡探视父母,次第乞食来到己家,父母竟未能认出。罗吒婆罗既已见到父母,也便未加挑明。时有家中佣人走出,欲把剩饭残食扔出。罗吒婆罗想此食正可为斋,便上前乞讨。这时佣人认出此僧原来是自己少主,忙去禀报长者。次日,长者家中设下大斋,请罗吒婆罗到家中应供。却没想到僧入宅之后,父母便令人把门关闭,逼僧还俗。他以神通才得逃脱,回林中继续静修。《长老偈》第769-793偈即为罗吒婆罗所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3: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老偈》中重要的长老小传,决不仅此三则。可以说,264篇小传,每一篇都含有一些发人深省的内容,都值得我们进行认真的研究。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最初是佛陀和他的这些声闻弟子们共同创造的;至少应该说,是佛陀在这些弟子的协助下创造的。我国有历代的高僧传及名僧传、神僧传、禅师传,这些高僧、名僧、神僧、禅师的事迹和传说广泛流传于教内和民间。但是,我们对佛的声闻弟子——那些最初最早的高僧、名僧、神僧、禅师却知之甚少,甚至闻所未闻;这不能不说是佛教界乃至整个文化界的一大缺憾。《长老偈》的出版,或可对这一缺憾起到一点弥补的作用。
殿臣于35年前开始学习、研究佛国斯里兰卡的民族语言——僧伽罗语、孜孜矻矻,未曾中断。1981年至1983年又得缘到斯里兰卡修习上座部佛教和巴利语〔巴利语和僧伽罗语是「表兄弟」,同属于普拉古利得(Pràkrita)语系〕。四年前,在赵朴初先生和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的支持下与Vimalaratana法师共同译出了《长老尼偈》,由金陵刻经处出版。1993年1月,殿臣又受国家教委派遣到斯里兰卡进修,这次着重学习了Palvatta Buddhadatta长老编写的巴利语译本1-3册。回国后利用教学之余,译出了这本《长老偈》。所依据的斯里兰卡传本有巴利原文和僧伽罗语译文,使用起来十分方便。在翻译过程中曾先后得到A.Poremaratna博士和T.Kariyavasam教授的帮助。他们都是应聘来华任教的僧伽罗语专家,但同时又都精通巴利语(Poremaratna博士赴英留学之前本是僧人)。对他们的帮助应该表示最真诚的谢意。
此经名既为《长老偈》。这就迫使译者将译文译为偈颂,即大体押韵的诗体。译者将每首偈大都译成了五言四句,大体上也算押韵。因所译为「经」,自当刻意求「信」。所以翻译时从未敢因词害意,为了追求韵律而歪曲原文的意思,只是在忠于原文的前提下尽量选择了大体一致的韵脚。古人云:「言之无文,行之不远。」如果语言文字达不到通达、优美,书文的目的便难以实现。原著译文,概莫能外。信、达之外,应力求高雅。译者抱着这样的态度努力这样做了,尽管读者从书中可以看出,并未如愿以偿。
这里还应说明一点,将一些人名、地名音译为汉语,我选择了与巴利字音最近似的汉字,而没有完全采用传统的译法。如「Khitaka」原译为「鬼陀」,现改译为「亥陀克」。
Pilindavacca」原译为「比利陀婆遮」,现改译为「比林陀瓦加」。「Sivali」原译为「尸婆罗」,现改译为「悉沃利」。有些意译名词因为最初古人译错了,遂以讹传讹,延续至今。如将「Sonakolivisa」译为「二十亿耳」,将「Ambavanaya」译为「榛树林」,将「Migaramatu」译为「鹿母」,将「Amitodana」译为「甘露饭王」等,都是明显的错误,译者不揣冒昧,在本译中进行大胆的纠正。
译稿完成之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殿臣感铭甚深。出版社的宋立道先生对译稿进行了认真的校阅和修改,使译文增色不少。尽管如此,由于译者佛学、语言两皆未娴,加之时间紧迫,错误之处在所难免,恳请读者批评指正。
邓殿臣
1996年2月12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 22: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 22: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因缘偈

1.  僧如齿狮勇,石洞发吼声;
偈陀自颂说,请君侧耳听。

2.此中诸长老,有名有族姓;
彼何虔诚信,精进修禅定。
     
3.各各修止观,履无老死途,
       思惟涅槃果,偈义自吟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 22:56:01 | 显示全部楼层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自觉者









  苏菩帝Subhuti,古音译:须菩提)长老偈



小传:名Subhuti,出身于沙瓦提(古音译:沙瓦提)城苏摩纳长者家,是给孤独长者之幼弟。佛到王舍城时得见佛面,得予流果。给孤独建祇园施佛,苏菩帝随兄谒佛听法,出家受具,到林中修慈心三昧,成阿拉汉。乞食之前必先修止观和慈心三昧,出定之后方去托钵,如此施食者得益更深。因常住林中,佛称他为「林居第一」。苏菩帝遊化至王舍城,仍住露天。天为护佑苏菩帝,总不下雨;这给百姓的生活造成很大困难。苏菩帝得知事因己出后,便搭起一个简易的草棚,在棚内打坐修禅,这时天才开始降雨。



偈陀1                     
茅棚已搭起,可避风和雨;
好雨快降落,我心甚宽慰。
心念已入定,烦恼尽断离;
勇猛求精进,祈请天下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 22: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摩诃拘希罗长老偈


小传:名Mahakotthita出身于沙瓦提(古音译:沙瓦提)城婆罗门家庭,俗名拘希罗·帝须。幼年、青年时代学四吠陀及诸技艺。因从佛听法,心生信念;遂出家受具,修习止观,成为阿拉汉。常同世尊及比库众讨论有关无碍解的问题,佛称其为「得无碍解第一」。他回忆自己修证过程时说出下偈。



偈陀2      

根净无罪过,谦逊讷于言;
如风吹落叶,扫除诸恶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 22: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卡离曰长老偈


小传:名Kankharevata,出身于沙瓦提城富贵之家。佛回故里迦毗罗卫弘法时,离曰前往聆听,欢喜信受,随佛出家。佛进而为他说法去惑,坚其信念。他修禅观,断烦恼,成阿拉汉,成为「修禅观无倒乱第一」。他以偈颂称道佛之智慧。



偈陀3      
世尊如来佛,能为人解惑;
听佛之教法,慧眼必可得。
如来之智慧,如暗夜明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 23: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那满答尼子(古音译:富楼那)长老偈



小传:名Punna-Mantaniputta,本是阿拉汉,门下有五百沙门。长老向他们讲说「十论事」(Dasa kathavatthu)。听后亦具成阿拉汉。五百门人先去拜谒佛陀,佛问师事何人,门人据实回禀。沙利子(古音译:沙利子)听后对本那满答尼子长老十分敬仰,渴望一见。佛到沙瓦提城弘法,本那满答尼子亦去听讲,听后到闇林(Andhavanaya)树下午休时,值沙利子来见。沙利子以「人清净(Satta visuddhi)」相问,本那满答尼子回答甚为完善。佛陀称誉本那满答尼子为「说法第一」。



偈陀4      


要与善人交,善友智慧高;
圣谛含至理,其义甚深妙。
虽然难了解,必当认真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 23: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达巴长老偈


小传:名Dabha,出生于末罗国(Malla)宫庭中。出生前母亲去世,火化尸体时腹裂子出,掉落在一块木板之上。七岁时,佛来末罗国遊化,住国王的阿奴比耶芒果林(Anupiya Ambavana),达巴愿从佛出家。佛令弟子为其剃度。达巴观发之不净,头发刚剃除一缕,达巴便证得予流果,剃除第二缕时得一来果,剃除第三缕时得不还果,剃落完毕,即成阿拉汉。达巴随佛回竹林精舍,得佛准许,为僧众服务,司食宿安排。他能以其神通把比库送往合适的地方住锡,事务太忙时,他还能分身几处,各各操持。


偈陀5        



人皆可调伏,有调御丈夫;
看我达巴僧,无疑无垢污;
无惧心坚定,涅槃心畅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3 18:2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哪可以下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8-21 03:16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