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查看: 3134|回复: 2

女记者为“性学家”辩护 两处硬伤惹尴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1 22: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看到了大众网记者樊思思撰写的《〈中学性教育教案库〉遭网上“泼粪”事件拨雾》,此文亦有多个有影响力的网站转载,估计同类文章很快就会见诸纸质媒体。作者显然是在为“性学家”辩护,而且说这次培训不关教育部门的事(不知作者为何急着为教育部门撇清责任,按理说如果她认为性教育有好处,还巴不得职能部门为“性学家”站台)。这里分析一下文章中的两处硬伤。
一是继续重弹“性教育”的老调。事实上我国的法律法规中根本就没有“性教育”一词,也就说是在学校里开展“性教育”并没有法律支持。只不过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将《未成年人保护法》、《人口和计划生育法》等法律中的“青春期教育”、“性健康教育”曲解歪说成了“性”教育,而在各地高校的实践中,这种“性教育”往往就是给学生发避孕套(贵阳学院、广州大学城);请人给大一新生讲如何避孕(广东药学院);或者露骨地说“女大学生应该在钱包里放几个安全套”(广州大学城);批判要求女性洁身自爱的民俗,说“贞操观是压迫、盘剥女性”(2011年南京师范大学);或者干脆到学校里推销安全套:“提到避孕你想到什么?”“避孕套!” “什么牌子?”“杜蕾斯!”“在场有过性行为的举手。”“阴茎是最干净的,其次是阴道和手,最脏的是口。”“安全期其实也不安全。”“知道哪产的安全套质量最好吗?中国!”“性是一门艺术,要以正确的态度来对待,且应做好预防措施,一般避孕药对身体没有太大危害。”(2014年华南农业大学“科学避孕———我的未来,我的选择”讲座)。这种赤裸裸的“性教育”,与其说是为了保护学生,不如说是在告诉学生:你们可以去乱搞、也可以去卖,但是记得带上安全套,国产的安全套质量最好。还有,男人不应该歧视婚前乱搞的女人,女人也不必害怕婚前乱搞或卖淫会导致自己将来在婚姻中受到男方歧视,只管带上避孕套,放心地去乱搞、去卖就行了。
够了,这样的“性教育”如果在中学里搞,会是什么后果?近年来广州、南京、珠海、贵阳等地的“性教育”组织者虽然口口声声说“性教育”是为了教育孩子们对自己的行为负责,问题是国外有一句话说“当看到一只鸟走起来像鸭子、游泳起来像鸭子、叫起来也像鸭子,那么这只鸟就可以被称为鸭子。”听其言,观其行,近年来各地高校的所谓“性教育”事实上就是鼓吹“背人伦而禽兽行”。所以正常人都能理解山东省的家长们得知他们的孩子要成为“性教育”对象时的愤怒。
二是记者没有意识到,如果教师在课堂上对未成年学生进行“赋权型”的性教育,就是对家长监护权的粗暴侵犯。我国民法规定了家长对未成年子女的监护权。注意是监护权而不是“监护义务”,也就是它首先是一种非经法律手续不可剥夺的权利,也就是民间说的“谁家的孩子谁家抱”,主要就是家长对子女享有的人身权益的监督、保护的身份权,也包括了教导孩子洁身自爱尤其是教育女儿婚前守贞的权利,也没哪个家长会乐意见到有外人教唆自己的女儿去乱搞。文章称“本教案的授课内容由学生挑选”,将家长对孩子的监护排除在外,你打着防艾、防怀孕的招牌,在未经家长同意或者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由学校出面去向未成年学生推销性解放、性自由的价值观,事实上就是对家长监护权的粗暴侵犯。
德国法学家耶林在《为权利而斗争》一书开头就说:“没有这种对不法的抗争,本来合法的权利将成为非法。”家长对教师的选择权、对孩子的监护权都是合法的权利。《中学性教育教案库》遭网上“泼粪”事件的实质,就是家长们对外来力量侵犯监护权的抗争。我国法律明文规定了监护权,却没有“性教育”的字眼,去年某“性学硕导”在广州被人泼粪,其实就是没有话语权的老百姓对一些鼓吹“性教育”的人忍无可忍时的反抗。本来近几年年底的国际艾滋病日和国际避孕日,广东不少高校都在搞“避孕套教育”,专家们说的东西也越来越露骨,但泼粪事件后,我注意到某职业技术学院12月份的防艾教育变成了一句“青春不是放纵”的口号,而且也没有什么专家进来发避孕套和放毒了。因此,我只会向那些在网上向《中国性教育教案库》“泼粪”的家长们致敬,学校和教师根本没有权利去给学生搞什么“性教育”,家长们反对“性教育”是在与不法行为作斗争,来捍卫我们每个人的合法权利。
樊思思在这篇文章中用大量篇幅去谈“性教育”的是与非,却回避了学校和教师有没有权去搞“性教育”这个大是大非的根本问题。我不管你“性教育”是有益还是有害,反正它没有法律支持,并非宪法规定的公民受教育义务的组成部分,家长就有拒绝“性教育”的权利。如果家长已经在反对,任何教师再去给孩子们做这种“性教育”,就是非法的,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家长们要求知道哪些教师已经受到《中学性教育教案库》的培训,也是完全合理、合法的要求,因为家长有权为孩子选择教师,家长的知情权、选择权不能剥夺。我们不用劳烦你再喋喋不休地给我们去科普“性教育”的好处,只要求你尊重我们的公民权利,行不行?
兼听则明,在此引用《〈中学性教育教案库〉遭网上“泼粪”事件拨雾》全文。“性教育”的是与非,可以讨论,但请那些支持“性学家”的人,首先要知道我国法律中并没有“性教育”一词,也请你们学会尊重公民的知情权、选择权,还有家长对自己孩子的监护权。

附:《中学性教育教案库》遭网上“泼粪”事件拨雾

记者:樊思思

中学生应该了解性知识吗?是否应当在中学推广性教育?站在各自立场,每个人的答案恐怕不尽相同。近日,一则“《中学性教育教案库》要在山东中学大规模推广”的消息在网上流传,短期内,大量言辞激烈的反对声音在论坛、贴吧、微博等处涌现,其中包括号召山东的中学生父母向书籍作者“泼粪”的言论。一本性教育教案缘何引发如此强烈的反弹?与之相关的中学性教育是否真的在山东“大规模”推广?连日来,记者采访了该书主编、参与性教育培训的中学教师、中学生等,力图了解《中学性教育教案库》一书及相关性教育课程在山东推行的进程,还原此次网络“泼粪”事件背后的真相。
  反对者称中学性教育“摧毁下一代” 矛头直指《教案库》作者
 “惊悉山东培训性培训师,由臭名昭著的性学家李银河作序、方刚主编的《中学性教育教案库》在山东中学大规模推广,不胜惊恐、愤怒之至。……在此我呼吁山东中学生家长,我的兄弟姐妹:有一位大姐已为我们做出了表率,当李银河、方刚携弟子单个或集体走上讲台,我们的选择,就是把他们摁起来毒打,再往头上泼粪!”
  上述文字引自微博博主@梅子-红墙梦3月9日发表的博文。文中,博主称自己是一名山东中学生的母亲,认为《中学性教育教案库》一书在中学推广会“毒害、摧毁下一代”,号召山东中学生家长们共同进行抵制。文章通过博客、微博、微信等平台发布后,短短两天内便有数百网友转载、评论,持赞成、反对不同意见的双方进行了激烈辩论。某报社社长也转发该微博并评论“以前有过破案报道反被一些人当成了作案教科书的事,此书如果会有类似的效应,那就很值得警觉。”
  事实上,这条微博引发的讨论只是近期网上反对性教育进入山东中学的一次小高潮。今年1月30日至2月1日,由性与性别研究专家、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方刚主讲的《中学生性教育教案库》使用培训在济南举办,为来自全省的400余名中学教师进行了中学性教育理念与操作的培训。培训结束后,网上便陆续出现“反对《中学性教育教案库》在山东中学大规模推广”的抵制声音,至今争议仍在继续。记者翻看了《中学性教育教案库》,该书确实由方刚主编,李银河作序,资料显示,二人均多年从事性学研究及性教育相关工作,而这也恰恰是网上反对者攻击的重点。
  方刚称《教案库》仅作教师参考  编写严谨未涉及任何色情内容
  “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极端的反对。”3月11日,《中学性教育教案库》主编方刚接受记者专访时,半开玩笑地用“太恐怖了”来形容自己身陷反性教育漩涡中心的震惊。他说,着手编写该教案之初,本以为最大的阻力会来自实际教学中的推广进度,“很可能因为各个学校的课程设置不同,或者有的老师选择教学案例比较谨慎,导致这本书的实际使用和推广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他解释道。
  然而,情况远比方刚预想的要糟糕。从2月初那场培训开始,网上集中反对“在山东推广中学性教育”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大部分攻击直指主编该书的方刚本人,为该书作序的李银河也未能幸免,在网络“泼粪”一文中与方刚同被列为被“泼”对象。“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了影响,我本人也受到过威胁。”方刚的声音略显疲惫。接受记者采访前,他刚做完一场讲座,虽然阻力重重,但方刚的性教育推广工作仍在继续。
  “教案库就是个大超市,老师可以自由选择要讲哪个,不要讲哪个。”谈到处在风口浪尖的《中学性教育教案库》一书,方刚表示,这只是为一线中学教师提供的教案参考,之所以开展培训,就是想当面讲解如何更好地使用这本教案书。“我从来没说过要把这100多个案例全部灌输给学生,更何况整部书的编写过程非常严谨,根本不存在任何色情内容。”他有些激动地向记者回顾,该书编写工作历时2年,40多名中学教师在各自学校进行了试讲,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名学者、一线中学教师参加了书中案例的写作、审稿等工作,另有4名中学生全程参与讨论,随时给出意见。“我们殚精竭虑,精益求精,就是希望通过正确的学校性教育,让青少年懂得什么样的选择是不伤害自己和他人的,学会选择真正有益的,学会对自己负责。”
  《教案库》中案例曾在济南多所中学试讲授课内容由学生挑选
  “以前听过方刚老师在济南的培训讲座,感觉收获很多,所以才要把这件事进行下去。”3月12日,记者找到了济南历下区某中学的一位心理健康老师,他不仅全程参与了今年2月初方刚主讲的《中学性教育教案库》使用培训,更向记者直言,书中不少案例早在1年多前便在济南多所中学进行了试讲。这位老师告诉记者,2013年9月《中学性教育教案库》一书尚在编写之中,方刚老师受邀来济主讲性教育培训后,经过协商,济南教育部门参与了书中性教育案例的试讲。“当时有40多名中学老师,每人选择几个案例在各自学校试讲,我们也是其中之一。”
  在该校心理健康咨询中心,记者看到了当时试讲课的部分资料,教案内容包括“生殖系统与健康”、“认识生理性别与社会性别”等。“当时是针对高一学生开设了一门心理健康方面的选修课,试讲内容分三四个课时穿插在整个学期里。”该老师告诉记者,所有试讲的性教育课时都根据学生实际情况进行了重新设计,一份民主调查登记表显示,几十个性教育案例被列在一张纸上,由学生自己挑选希望了解哪些,教师根据调查结果决定最终上课的内容。记者采访了几名选修过这门课程的学生,一名学生感觉“有点恶心,讨论时会刻意避开生殖相关的词汇”,一名学生表示“不反感在课堂上讨论性教育话题”,其余则称“对于我们学生来说,并没有多少机会接受这方面的教育”。当记者提出网上反对者的担心,即是否会因为上了性教育课而对异性产生兴趣时,一名男生笑道“我们这个年纪早就有这种好奇了吧”。
  至于今年2月初《中学性教育教案库》一书正式出版后进行的培训,多名参与培训的省内老师均表示,书中一些好的理念和案例可以参考,但尚未开设专门的性教育课程,具体细节还需要由学校进行研究,视学生情况而定。不过,大庆市一所中学的心理健康老师向记者反映,她刚刚参考该书中“社会性别刻板印象”案例设计了2个课时,“学生反映不错,我会继续选择合适的案例给他们上课。”这名老师称,自己是此次培训中唯一一个山东省外的中学老师,学校支持她报名参加济南的培训,她本人觉得,方刚老师的讲座让她在性教育课堂上找到了更准确的方法。
  《教案库》使用培训系自发组织教育厅局未参与推广
  按照《中学性教育教案库》书中案例曾在济南中学试讲的说法,记者搜索相关资料并向教育部门进行了咨询。很快,这一说法从济南市教育局官方网站上得到了证实。记者在2013年9月的教育动态中看到,当时举办的“济南市学校性教育骨干教师培训班”主讲人为全国著名性学专家、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方刚,而主办方之一,正是由济南市教育局成立的济南市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文中同时提到,“济南市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征得方刚同意,参与其编写的106个性教育课程的试讲机会,本学期将甄选部分优秀教师进行性教育课程首轮试讲。”
  记者同时了解到,今年2月初在济南举办的《中学性教育教案库》使用培训,虽然参与者遍及山东省多地,但并非由山东省教育厅或济南市教育局牵头组织。
  经过方刚本人和一位全程参与组织此次培训的济南市中学教师证实,《中学性教育教案库》出版后,项目参与者都希望能尽快与更多一线中学教师分享这一成果。由于此前相关案例的试讲课程在济南开展,打下了一定基础,因此此次培训仍然选在山东济南进行。培训邀请以山东省社会心理学会、山东省心理健康教育网、山东省心理咨询师联盟的名义联合发出,并非教育部门的官方通知。“培训是自发组织的,完全免费提供给大家,所有参与的学校和老师也都是自愿报名,怎么会存在强行推广?我们哪有权利强迫全省学校啊。”这名老师说。
  据了解,推行中学性教育相关事宜应由各级教育部门基础教育处协调管理,此前,济南等市及个别区一级教育部门陆续组织开展过针对中学骨干教师的性教育培训。不过,性教育课并未作为一门单独的课程在山东省各个学校推广。根据记者实际走访了解到的情况,大部分学校是在心理卫生课、人际交往课等课程中,穿插部分性教育知识,或通过心理健康咨询中心,以研究性课题等方式为学生提供获取相关知识的途径。即使是在曾进行过性教育案例试讲的济南市部分中学,完全以性教育为授课内容的课程也并未推广开来。
  翻开《中学性教育教案库》,在前言中,方刚写到“我可以骄傲地在此预言:这本书的出版,足以在中国的学校性教育领域掀起一场革命!”如今,该书正式出版不足两月,便在山东遇上了反性教育者激烈的示威“革命”。对此,方刚苦笑“他们没有听过我的课,也没有看过这本书,完全是想当然地攻击和辱骂,根本无法理论。”他强调,在性教育推行中充分尊重价值观多元,对于持保守态度、甚至反对自己学术观点的人,他都欣然接受。但对于眼下打着山东家长旗号的“情绪发泄式的攻击”,方刚自称“很悲观”:“以后我在山东地区推广中学性教育,恐怕会很难。”


发表于 2015-5-13 22: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这实在是色魔与真修行人的争抢,若不修之人与乱色站在了一起只好等着下刑罚地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9 19: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8-24 09:19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