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转贴] 《唯识方隅》—罗时宪教授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9 15:23: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9 16:23 编辑
微尘之尘中之尘 发表于 2016-8-9 12:19
乙一   量论 分五:

       丙一 序意,丙二 现量,丙三 为自比量,丙四 为他比量,丙五 似比量


丙二   分五:

       丁一 何谓现量,丁二 现量之种类,丁三 现量所缘之境,丁四 现量之量果,丁五 似理量

丁一   何谓

二种: 一曰,二曰

亦有二种:一曰,二曰

今先谈
         
               
      《瑜伽论》八及十五以

       一、缘现见境界(按即障碍现在),

       二、缘境界(按即过去未来),

       三、境界

      《杂集论》十六以

       一、缘现前(按此即《瑜伽论》第一、第二两一义),

       二、同《瑜伽》第三)。

       逮及陈那,著《因明正理门论》及《集量论》,乃综合瑜伽论》之而以“分别”之纯粹感觉(或经验)为

何以谓陈那之说是综合《瑜伽》三义尔耶?

       夫现见现在现前,唯缘现在、现前之境始得有分别纯粹感觉,而分别念力过去发生联想而后起者。

       既是现在现前,则过去未来矣。

       至于境界一义,今人(不留意《瑜伽》者)以为出于法称之所补充,其实非也。但法称解说较明晰耳。

依法称,四种

第一种

       (此名出《瑜伽》),如翳障,见有、或见毛状轮状等相,夫“空华、毛、轮”实由分别而有,分别为“华”、为“轮”,固也。

       犹之人见月影,如分别,而以纯粹感觉觉其影像,便与以摄影机摄其影像相似,此时宁非现量耶?

       故曰:之起,分别也。

第二种

       (瑜伽》名),如于旋转火焰,见以为等;

       此其,在于分别

       若分别,则刹那刹那唯有一幅一幅光像宁有火轮

       故曰︰此种错乱,由有分别耳。

第三种乘舟

(《瑜伽》属),如乘船而见河岸移动等;

       此其错乱在于将连续诸刹那中河岸位置不同比较分别,其实于每一刹中皆无有动;
       又以岸为标准固得言船动,若以船为标准则亦得言岸动。

       故此种错乱,亦由于有分别也。

第四种

       (与《瑜伽》略异),由生热病而见种种幻像等,此则由意识分别所起眼见;以幻像实不存在故。

       今谓陈那之说已极恰当;非错乱境(即《瑜伽》之“无迷乱境”)一义,陈那已舍,今亦不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9 15:42: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9 18:59 编辑

丁二   种类

四种
       一、五识( 或称色根现量)
       二、意识(或称意根现量)
       三、
       四、瑜伽

五识者:

       谓若五种现前,如无违缘,即有作意现起,发动眼等五识与第六意识同时而生。

       五识中若只一识之缘具备,则一识生,乃至五识之缘具备,则五识皆生。
       此之时,远离种类分别亲冥自性且与五识联系,故是
      此即以所依器官而起之五种纯粹感觉也。
       (参考《瑜伽论》一、《入论》及《正理滴论》及《吕著》)

意识者:
       谓当现行之时,必有意识同时生起
       此时意识率尔分别故是
       相状相似,故又名“意识”。
       意识一刹那存在,一刹那便有寻求心起而生种类种种分别,落入矣。
       至于第二刹那以后(即意识落入比量或非量以后)五识现量还存在否,此则不定。
       (此段所说与《正理滴论》异,与唐贤所说同。)

者:
       即心、心
       当心、心所缘境之同时,亦自知自己正在缘境。
       如眼识见色而有悦乐之感受(乐受)时,眼识不唯见色而已,同时亦自知是见。
       受心所感到悦乐之同时,亦自知是悦乐。
       有如灯光照物,同时亦能自照。
       此种的作用(对自身的了解),虽后来记忆(推想须藉名),但在当时(正在见时或觉悦乐等时)必曾有过。
       此种作用生起时,分别,故是量,是名
       (参见《正理滴论》及《吕著》)

瑜伽者:
       此亦名定心
       “瑜伽”乃别名
       修平时认识真实道理(如经论中所说无常、无我等道理),进而学习瑜伽)。
       ,调,调。渐得身心。如是者名为”。
       轻安之生起,由,及其也,全身粗重之觉;心则明明了了观察。如是者名为成就(静虑)。

       即此成就基础”。
       时,通常将从前由认识道理(如无常、无我等)、所闻、所、所相结合(如色、声、香、味、触等五境一一皆是无常,凡所说者皆是声、名、句、文,一切名言皆假施设,一切受皆不离苦等等),于意识反复显现
       如是者名为”。

       止与观递次修习,不断胜进(观智愈修而愈明了)至之阶段,定心澄澈),明了),双运,便有,畴昔所观之道理,与事物相结合的情境,在意识上明白显现,五识
       所以名者,以此时之智现在现前藉名远离分别直契故也。此已生起之情形,吾人名之曰
       (参考《解深密经‧ 分别瑜伽品》、《入论》、《正理滴论》及《吕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9 15:44:1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9 20:29 编辑

丁三   

       诸识境界相状二种:一者,,二者,

       者,境界相状存在,有能(或生起表象)之作用,
       举例言之,如眼耳二根与色声二境相对时,必有远近之距离,随距离之远近而眼、耳二识中所现之影像便有大小、明昧之差异。
       此种差异的影像境界自身决定吾人之决定,名为

       若此者,吾人用有分别之意识,不论其距离之远近,抽取所缘色、声二境之,而构成影像;此则境界,名为

       (见《集量论》及《正理滴论》等),

       其者,则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9 19:02: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0 06:06 编辑

丁四   

       “”之作用犹如以尺量布,离布则不可说为量布。
       故“”之作用,(或说带境界之影像),盖离(或说离境界影像),则量之动作无所施也。
       故相分)实是构成一部分
       既有境,若量知之(见分);此“量知”即作用量知而能”,便是效果结果);故即此便是也。

亦可说言,部份构成,
       一是相分),二是作用见分),三是);
       此三者之划分只是上之
       事实上,三者同一刹那现起不可分离一物
       (参考《集量论》、《入论》、《正理滴论》及《吕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9 20:30: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0 05:38 编辑

丁五   

       若,而分别,则,名

能视为

       由

       而则以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0 05:33: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0 06:00 编辑

丙三   

       丁一   何谓比量
       丁二   比量之种类
       丁三   比量之结构
       丁四   比量所成立之宗
       丁五   比量所凭借之因
       丁六   显示比量运作时归纳过程之喻

丁一   何谓体性

       是由直接经验得来之

       则不然,乃依据经验推度,属于间接知识
       既曰间接,必有媒介;此所凭借之媒介,名之曰)。
       由有此,即可由
       如是之必须具备三种,名曰“”。
       故又可说:者,由具备
       至于然,此即是其也。
       (参考《理门》、《入论》及《滴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0 05:42: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0 06:21 编辑

丁二   种类

二种

       一、以为目的者,名“”。
       二、以为目的者,名“”。

       模拟本质第六意识概念分别意识相分)之排列;此种排列作用,谓之“思惟”。
       如意识上作此思惟:“人是生物;以是动物故;若是动物,必是生物,如猴子等;若非生物,必非动物,如金属等。”
       此一节思维,只是“人”、“是”、“生物”等几个排列而已。

       故意识思惟则是发表思惟语言也。
       (人思惟常有振动,但以振动为他人所,故不能谓之语言耳)

       今明为自比量,六事述其要义;义有未尽,则于为他比量中述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0 06:08: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0 06:36 编辑

丁三   结构

当吾人进行之时,其途径有二:
       1、假设一个结论,然后用归纳法之,
       2、原理,以个别

       不论由第一种或第二种途径,其构成,最低限度必须具足

如依第一种途径得云:
       人是有死之物,(宗)
       是生物故。(因)
       (喻)同喻:若是生物,见皆是有死之物,如牛等。
           异喻:若是无死之物,必不是生物,如金属等。


又如依第二种途径得云:
       同喻:若是生物,见皆是有死之物, 如牛等。
       异喻:若是无死之物,必不是生物, 如金属等。
       今人是生物,(因)
       故人是有死之物。(宗)

       以上两个比量,皆由三部份构成,即宗、因、喻三支。

       所谓“”,是尊崇成立主张(参考窥基《因明大疏》)。
       “”是支持此主张之理由
       所谓“”,乃就吾人知识范围内所求得之,足以证明“因”之无误者。

二种
       一、(简称),即用相同,以为
       二、(简称异喻),即用不同以为

       有关宗、因、喻三支之细节,于下文依次述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0 06:23: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0 07:09 编辑

丁四   成立 分二:

       戊一   宗依宗体,戊二   前陈后陈关系

戊一   

       两端及缀合此两端之连系辞构成。
       有一端是指称所比事言辞,其另一端则是对于所比事有所陈述之言辞。
       如说“人是会死之物”,“”是指称言辞;“”是对于“人”有所述说言辞
       指所比事之一端,吾人称之曰;另一端,吾人称之曰
       连系前、后两端之“是”或“非”等连系辞在无伤宗支之意义时,可以省略。
       从“由此两端而表现为一个叙述句”之观点观之,则即是(Subject),即是(叙述语,Predicate)。
       前陈、后陈是构成宗支之材料;当其各各分离,不相连合时,各被称为“”,又名“”。当吾人用连系将前、后陈加以连缀后,则成为整体,名为“宗体”,又名“”。
       普通所谓“”(),乃指宗体而言。吾人所者乃宗体

宗依与宗体之异点,宗依与宗体不同之处有二:
       1、相离相离之异
       宗依乃前陈、后陈互相分离时之称谓
       宗体则是前陈、后陈两相结合后(两个集之间的关系)之称谓

       2、
之异
       “”者,至极成就也。在中作“成就”解。在他比中则作“共许”解。
       吾人比度之目的,在知宗体之真伪,而不在宗依。
       如设立“人是会死之物”为宗时,所欲知者不在“人”及“会死之物”之有无,而是“人是会死之物”之是否正确。
       宗依必须为已极成存在之物,如“人”及“会死之物”;非已极成(已许其存在)之物,则无从建立宗体。
       而宗体又必须为未知之事。若宗体而是已知之事,则亦何劳再加比度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0 06:48: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0 07:30 编辑

戊二   关系

       如欲证成“人是会死之物”宗时,“人”与“会死之物”之关系凡有

第一重关系,
      
       自身指此所属之(或所有之)。

第二重关系,
      
       所指述者是特殊所指述者为一普徧
       即就特殊普徧之意义上,说为自相、共相
       如在“人是会死之物”宗中,“会死之物”不惟是人,狮子、虎、豹等一切动物无不徧有;故前者名自相,后者名共相。

第三重关系,
       差别
      “”是“”义,自体
      差别则是自体所属种类差别
       如说“人是会死之物”,此“会死之物”之名言(概念)即表示所属种类,说明人是会死之物,有别于不会死之物。
       故性、差别二名,乃用以显示前后陈间之归类作用者也。

第四重关系,
      
       此处“”字指言。
       “”是具
       如在“人是会死之物”宗中,““会死之物”

第五重关系,
       所差别,简称所别差别,简称
       “差别”一词,在此作动词用,是修饰或限制之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0 07:10: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3 16:28 编辑

丁五   所凭借

       戊一 同品与异品,戊二 九句因,戊三 因有三相,戊四 因之种类。

戊一   同品异品

       是从方法;此理由名“”。

       判别、不,在古代量论(因明)中有九句陈那重详因明,将九句因加以简化而成为“同品”及“异品”,再增一“”,是为

今先述九句

       在说明九句因之前,应先将同品异品两名略为解释。
       同品异品各分为同品分为同品因同品异品亦分为异品异品。兹分别解释如下。
       1、同品均等名“”。
       “”谓,将均等一聚,名“”。即今时集合论(Set theory)之“集(Set)”也。
       ,凡与宗中能别相同集为一品,名曰同品
       如立宗云:“人是会死之物”,则除人类外,举世上之事物,就其“会死”之一点上是义类相同者,如蛇、鼠、鱼、虾等等,集为一聚,名宗同品。

       (学人须注意:同品一聚相同,而指其
       如说“声是无常”宗,其宗同品是具有“无常”义类之,而“无常”一
       关于宗同品,有一事须当注意,即“剔除有法”是也。
       所谓剔除有法者,谓有法算入同品
       如立“人是会死之物”宗,宗同品中必须将“人”剔除。其所以如此者,理由有三:
       1 . 比量,目的在以证成宗体
       如已知宗同品“会死之物”中已包含“人”在内,则何须以比量证成,是为徒劳无功失。

       2同品本用以充归纳资料,依此资料以寻求一普徧原理,以证明宗体正确
       今若以会死之“人”为宗同品,作归纳资料,复用此资料上所求得之普徧原理,转以证成宗体“人是会死之物”,是为循环论证。故宗同品中须将有法剔除。
       3 若在宗体必须
       如立“声是无常之物”宗,就立论者言,同品,就者言,异品。立者征集宗同品时,若将声归诸宗同品则敌者必不同意,且亦违反之原则,故宗同品必须剔除有法,依异品亦须有法剔除。)

       2、因同品
       将凡与因义均等概括之为一聚(一个集),名曰因同品
       如立“人是会死之物”宗,以“是动物故”为,以“若是动物,见皆会死;如狮、虎等”为,“若不会死者皆非动物,如虚空等”为异喻,则凡属动物之类皆为因同品。因同品常简称为“因”。

       3、异品
       凡宗同品以外之事物,概称之为宗异品。
       宗异品亦须剔除有法。
       如“人是会死之物”宗,则凡非会死之物皆为宗异品。
       又宗异品与宗同品相应,并应剔除有法。

       4、异品
       凡不属因同品义类之事物,皆为因异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3 15:53: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3 17:22 编辑

戊二   九句

       九句者,网罗因同品(以后简称为“因”)对同品异品之关系,而将之分为九个范畴,并指出比量所用之因合于某个范畴者为,余则为)也。“”即范畴

先就同品之关系,括为三句,即:
       1、全部同品因同品,此句名“同品”;
       2、全部同品因同品,此句名“同品”;
       3、同品一部份因同品,另一部份因同品,名“ 同品”。

次就异品之关系,亦有三种
       1、“异品”,2、“异品”,3、“异品”。

       此两个三句互相配合,三三相乘,共有九句。
       现将九句因之名称及正似列举如下,然后依次加以解释。

       第一句,同品有、异品同品异品全是因同品),不定

       第二句,同品有、异品同品全是因同品异品中全因同品),

       第三句,同品有、异品(宗同品全是因同品,宗异品中有一部份是因同品),不定

       第四句,同品异品(宗同品全非因同品, 宗异品全是因同品),相违

       第五句,同品有、异品(宗同品、宗异品皆无因同品),不定

       第六句,同品异品(宗同品中全无因同品,宗异品中有一部份是因同品),相违
       第七句,同品异品(宗同品中一部份是因同品,宗异品全是因同品),不定

       第八句,同品异品(宗同品中有一部份是因同品,宗异品中全无因同品),

       第九句,同品异品(宗同品、宗异品俱有一部份是因同品),不定

       上述九句因中,仅第二句第八句其余七句或有不定(不能决定所立宗支之是否正确),或有相违过(不仅不能成立宗支,反能成立相反的宗义),皆属

       今将九句因各以图例解释于下。

第一句,同品有、异品
    如云:
       人是有死之物(宗),存在物故(因)。
       犬、马、牛、羊等有死之物为宗同品,又皆是存在之物,故同品有。
       金、银、铜、铁等非有死之物为宗异品,只是存在之物,故异品亦有。
      
宗同品(犬马等)、宗异品(金银等)中皆有此因。
       “人”为如犬、马等是存在物故而是有死之物耶?为如金、银等是存在物故而非有死之物耶?
       故此因是似因,有不定过。

第二句,同品有、异品
   如云:
       人是有死之物(宗),是生物故(因)。
       犬、马、羊等本为宗同品,又皆是生物,故同品有。
       金、银、铜、铁等为宗异品,同时亦皆非生物。在吾人知识之范围内,曾未见有“非有死之物”而是生物者;故异品非有。
       故“动物”之因能决定证成“人是会死之物”,故是


第三句,同品有、异品
   如云:
       人是动物(宗),是生物故(因)。
       犬、马、牛、羊等动物是宗同品,同时亦是生物,即是因同品;故同品有。
       草木铜铁等非动物是异品;然草木等是生物,即因同品;铜铁等非生物,是因异品;故异品中一部份有因同品,一部份无因同品;故异品有非有。
       因同品生物中既有宗异品非动物存在,此因不能证成人之必是动物,故是似因,有不定过。

第四句,同品异品
   如云:人是不死之物(宗),是生物故(因)。
       金、银、铜、铁等不死之物是宗同品,然皆非生物;故同品非有。
       牛、羊、草、木等非不死之物是宗异品,然皆是生物;故异品有。
       此因与宗同品、宗异品间之关系,适与第二句“同品有异品非有”相反,适足以证成“人是会死之物”;
       故是似因,反能证成相违之宗。


第五句,同品有、异品
   如云:
       人是生物(宗),是理性动物故(因)。
       牛、羊、草、木等宗同品中,无一物是有理性之动物,故同品非有。
       金、银、铜、铁等宗异品中,更无一是有理性之动物,故异品亦非有。
       此因与宗同品、宗异品皆无关系,如何能证人之为生物或非生物,故是似因,有不定过。

       因明是求知之法,重视经验,要从经验中,用归纳法合同去异以求知,故运作时须剔除有法,自与西方演绎逻辑不尽相同。
       今人往往批评因明剔除有法为逊于西方逻辑之处,此则智者见智,吾则宁取陈那矣。
       若依西方演绎逻辑,不剔除有法,则此因为正因。
       然早巳许人是理性动物,而后者又是生物,何须立量以求新知 !

第六句,同品异品
   如云:
       人是不会死之物(宗),是动物故(因)。
       金、银、铜、铁等不会死之物是宗同品,而宗同品中全无动物;故同品非有。
       牛、羊、草、木等非不会死之物是宗异品,宗异品中牛羊等是动物,草、木等非动物;故异品有非有。
       此因不唯不足以证成人之不会死,反足以证成人之必会死,故是似因,有相违过。

第七句,同品异品
   如云:
       人非动物(宗),是生物故(因)。
       金、银、草、木等是宗同品;宗同品中草、木等是生物,金银等非生物;故同品有非有。  
       牛、羊等动物是宗异品,宗异品中全是生物;故异品有。
       因同品生物之中既有动物及非动物,故此因不足以证成人之非动物,而是似因,有不定过。
         
第八句,同品异品

   如云:
       人是有死之物(宗),是动物故(因)。
       牛、羊、草、木等有死之物是宗同品;宗同品中之牛、羊等是动物,草、木等则非动物;故宗同品中一部份有此因,另一部份无此因;故同品有非有。
       金银铜铁等非有死之物是宗异品;宗异品中全无此因,故异品非有。
       此“动物”因能决定证人之有死,故是

第九句,同品异品
    如云:
       人是黄色之物(宗),是动物故(因)。
       宗同品中之黄牛、黄马等黄色之物有此因,黄花、黄金等黄色之物无此因;故同品有非有。
       宗异品中白兔、黑狗等有此因,红花、绿玉等无此因;故异品有非有。
       “动物”之因既有黄与非黄,人虽是动物,如何能决定其色是黄;故是似因,有不定过。

       当吾人从事思辩之时,举因以成宗,将各种可能之因,就其与宗同品、宗异品之关系,括为九句,而检察其孰正孰似,此乃古代量论中之比量方法也。

       九句因中第二句第八句,有力证成宗支;余七句或无决定证成之力,或反得相违之果;故名似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3 16:30: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3 17:55 编辑

戊三   分三:

       己一 同品,己二 异品,己三

己一   同品
       九句中,第二句及第八句皆为正因。吾人先就其因与宗同品之关系观察。
       第二句同品”,即同品全部因同品异品因同品因同品之事物同品也。
       第八句同品”,即同品中有一部份因同品异品因同品因同品之事物同品也。
       故知一个,其因同品必须同时同品
       易语言之,即是同品一部份因同品(留意“定”字)。
       此之谓“同品”。
       一个此一)。
       者表,即从形式上及性质上所表现的
       显示同品相合之关系。

己二 异品
       一个同品相合的关系,同时异品亦必完全相离,即全部异品个是因同品者。此之谓“异品”。
       一个除“同品,且须同时异品之相。
       试观九句中具有“同品”相者有第一、第二、第三、第七、第八、第九句,共六句,皆具同品之相,然而第二、第八两句得为者,则以第二、第八两句异品完全相离,即异品因同品,亦即具有“异品”之相也。
       其余四句之所以不得为正因者,皆因其宗异品中具有因同品也。

己三 有法必须因同品
       “同品”与“异品已将同品异品相合相离之关系明确显示。

       唯此有法之关系如何,则古人似未有所论定。
       所以成,而主体则为有法;故所比者是有法只是对有法有所述说之句子而已。
       故若其因与有法全无关系,即使同品定有异品徧无,亦不能成为正因。
       如说“中国人是亚洲人(宗),印度人故(因)”。
       此因,同品有非有,异品非有;“同品定有”、“异品徧无”二相虽已具备;然中国人非印度人,故此因不能证成中国人之为亚洲人。
       以此之故,陈那又在同品定有、异品徧无二相之外,复增补“”一相。
       此中“”二字,意即“有法所属”。
       如言“人是有死之物(宗),是动物故(因)”。动物是“人”所属之义类,即人必须是动物,亦即是“有法必须因同品”方可。

       上文谈论因之,由九句说起,故先谈同品定有、异品徧无,然后及于徧是宗法。
       但以1、比量所比之事物是有法,2、有法全包在因同品中,3、因是有法所属之义类;故三相中徧是宗法一相与有法关系最为密切,若无此相则余二相无从谈起。
       以是之故,三相之排列,第一是徧是宗法,第二是同品定有,第三是异品徧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3 17:24: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3 18:39 编辑

戊四   种类

《因明大疏》将分为因、二种。
       立论者作他比时,陈述理由证成所立之宗,使他人明了,此理由有生起他人之功用,名为
       他人因此而,此了悟名为
       适用于他比;在生、相对之事,在他比大效用,今不取

正理滴论》谓具足三种
       一、,二、自性,三、果性
       其余诸因,皆是似因,以不具三相故。
       此种分类,通于为自为他二种比量;今取之。

者:
       如有比量云:
       “此人身上无黄金(宗),于一公尺内以测金仪器测之而无反应故(因)”。      
       若人身上有黄金,则在一公尺内测之仪器上必有反应。
       今无反应,则可断其非有金矣。

       又如比量云:
       “此处无瓶(宗),在可现见之距离与光度中而无瓶相可得故”。

自性者:
       当因同品本身同品一部份时,其因名自性
       如立宗云:“此物是树”,因云:“是杨柳故”。
       其因同品“杨柳”之自性,包含在宗同品“树”之中,故名自性因。

       又如立宗云:“识非实有”,因云:“境与识随一所摄故”,及昔奘师在印度辩论大会中所立之自性
       (关于真唯识量,吕征先生所着《因明入正理论讲解》之附录中有详尽之解说)
       此种因在形式上绝对正确,但当据以归纳、论证之资料有新的发现时往往须加修正或放弃。

果性者:
       若因同品之出现同品之出现所引起者,则其因为果性
       如立宗云:“此山有火”,因云:“以有烟故”。
       烟是有火之结果。
       此乃由果以推知其原因也。

       又如立宗云:“某甲未尽为子之道”,因云:“其老父衣食无着故”等,皆是果性因也。

之性质有表诠遮诠二种。
       若所立之宗是表示有法与法相合者(即肯定句子),名为表诠宗;
       若所立之宗是表示有法与法相离者(即否定句子),则名为遮诠宗。

       用于诠宗,自性果性用于诠宗也。

       当吾人运用不可得因以建立遮诠宗时,对于所遮之法必须曾有经验,从经验中察知有如是之条件则必有所遮之法出现,今条件已具而不见有所遮之法出现,然后可以遮之,说其非有。   
       由于时间、空间不同或情势转变,对于该种条件之是否具备无从确定者,不可得因之运用徒劳无功。

,依其运用方式之不同,可区别为十一种

第一式,自性
       “不可得”谓认识不到。反之,“可得”谓可认识到,此为不可得因之总相。如云:此处无烟(宗),烟可认识之条件皆已具足而烟不可得故。

第二式,果性联系,而有
       如云:“此处无火(宗),以无烟故(因)”。有火必有烟,烟是火之果。

第三式,自性联系,而有
       如云:“此处无杨柳(宗),以无树故(因)”。
       树为上位概念,范围广,包含杨柳之全部,是;杨柳是下位概念,范围狭,徧为树所包含,是
       今能徧之树既无,则所徧之杨柳亦无矣。

第四式,与自性违反而有自性相违
       如云:“此室中无冷触(宗),以有高度之暖气故(因)”;
       高度之暖气与冷触之自性相违

第五式,果性联系,而有相违
       如云:此山谷中天气无寒冷(宗),以桃花早开故(因)。
       桃花早开乃寒冷自性相违天气温暖之果,桃花早开必由于天气温暖故。

第六式,与果性相联系,又有“相违”。
       如云:此室中无有引致冷触之因存在(宗),以有适度之暖气故(因)。
       此中“暖气”与“引冷触之因”之果——冷触相违。

第七式,与自性相联系,又有“相违”。
       如云:“此室中无冰觉(宗),以有适度之暖气故(因)。”
       “冰觉”是冷触中之一种,而冷触则有多种;故冷触是能徧而冰觉是所徧。
       今“有暖气”因与冷触相违,有暖气则无冷触,能徧之冷触既无,则所徧之冰觉亦无矣。

第八式,将果性关系倒转,不由果比因,而由因比果,则成为“因性”。
       如云:“此处无烟(宗),以无火故(因)。”
       火是烟之因;今既无火可得,则亦必无烟矣。

第九式,相违
       如云:“此人无颤栗(宗),以近烈火故(因)”。
       颤栗之因是冷觉;今与烈火相邻,则无冷觉,烈火与颤栗之因“冷觉”相违。

第十式,相违
       如云:“此人无冷觉所生之颤栗(宗),以有烟故(因)”。
       冷觉为颤栗之因,火与冷觉相违(有火即无颤栗),烟是火之果(因相违法之果)。

       以上十式取自法称之《正理滴论》。
       《滴论》举十一,其第六式原文述义暧昧(参考霍韬晦《佛家逻辑研究》注二六据梶山雄一说),今不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3 17:58: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3 19:13 编辑

丁六   显示运作归纳过程

       戊一 意义,戊二 同法异法喻,戊三

戊一   意义
       三支中之第三支(通涂如此。其实置于第一、第二皆无不可)。


       量论中所谓“”,并等于普通所谓譬喻
       普通所谓譬喻,只举出一个之事物以别一个事物,使人易于了解而已。此种譬喻并无证成宗支之力。如说“光阴如白驹过隙”,即不能以“白驹过隙”以证明光阴之易逝。同理,说“人生如朝露”,亦不能用朝露以证明人生之短暂。

       量论中之,乃以显示归纳之过程。
       “喻”之梵文原字为Drsfanta,义译为“”,意即范围,或经验极限
       在范围经验极限中,何种情况如此之事件或关系,名为(以后称之为)。
       将此见边在意识中或语言上构成句子,乃成喻支。当吾人从事推比时所依之见边如属无误,自可据此以证成宗义。

戊二   同法异法喻
       佛家量论,先运用因三相中“同品定有”、“异品徧无”二相从事归纳推理,然后将所得的原理之两方面以言陈显示,并加以证明,名

       原理有两方面,故喻亦有二种,一者,同喻(或称同法喻),二者,异喻(或称异法喻)。
       同喻显示因同品与宗同品有的关系,即凡是因同品必同时是宗同品。
       异喻显示宗异品与因同品必定,即凡是宗异品必同时非因同品。

       如比量云:
       声是无常,(宗)
       所作性故。(因)
       若是所作,见皆是无常,如瓶等。(同喻)
       若非无常,见皆非所作,如虚空等。(异喻)


       上例中,因同品“所作性”之事物决定是宗同品“无常”之事物;所举以为证之事物瓶等,一方面是因同品,一方面又是宗同品。
       宗异品“非无常”之事物决定非因同品“所作性”之事物;所举以为证之事物虚空等,一方面非宗同品,一方面又非因同品也。

戊三   
       不论同喻或异喻,皆各包涵两部份:、喻

       显示从范围归纳出之普徧原理归纳所依据

       就同喻方面言,
       前节所举之例中,“若是所作,见皆是无常”是同喻
       显示宗同品中决定有因同品,即同品定有之原理。
       “瓶等”是同喻依,即建立此原理所依据之事物。

       就异喻方面,
       前节所举例中“若非无常,见皆非所作”是异喻
       显示宗异品中全无因同品,即异品徧无之原理。
       “虚空等”是异喻,即此异喻体建立所依据之事物。

       同、异喻依所包涵之事物不能一一枚举,各以“等”字概之。
   
       佛家教人,从事比度时,应先具有即“”是,然后依据,从、反两方面加以观察;
       就正面言,若宗同品中定有因同品(或凡因同品必是宗同品);
       就反面言,若宗异品中全无因同品,则其所知为正确。
       而显示正反两方面之情况者,则为同喻体异喻体

同异喻体有其普徧法式。
       同喻体之普徧法式曰“一切因同品必是宗同品”,
       异喻体之普徧法式则曰“一切宗异品必非因同品”。

此普徧法式包涵两条规律:
       1、同喻体必须为表诠句,异喻体必须为遮诠句。
       2、同喻体之结构必须先因后宗,即因同品居前,宗同品居后;异喻之结构,必须先宗后因,即宗异品居前,因异品居后。

同异喻依亦各有一条规律,即
       1、同喻依必须是宗同品兼因同品。
       如说“人是生物(宗),是动物故(因)”,
       其同喻云:“若是动物,见皆是生物,如狮子等。”
       此中同喻依“狮子”,即是生物(宗同品),亦是动物(因同品)。
       若改以花草为同喻体,则花草虽是生物,与人之是否生物,究无关系;不足以证明人之为生物也。

       又如说“人是动物(宗),是生物故(因)”,
       同喻云:“若是生物,见皆动物,如花草等”。
       此中同喻依“花草”,虽是生物(因同品),然非动物,喻非其类,何足以证明人之是否动物?
       故同喻依必须同时是宗同品兼因同品。

       2、异喻依必须是宗异品兼因异品(或非因同品)。
       如说“人是生物(宗),是动物故(因)”,
       其异喻云:“若非生物,见皆非动物,如铜铁等。”
       此中异喻依“铜铁等”。一方面必须非生物,另方面必须非动物,其理思之可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3 18:42: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尘之尘中之尘 于 2016-8-16 14:44 编辑

丙四   四:

       丁一 两种作用,丁二 论辩形势,丁三 所用言辞性质分量,丁四 决择

丁一   两种作用——

      
目的在于晓悟他人,晓悟他时不外将无过失言词宣示之而已。

       二种
       一为树立,一为破斥
       前者名为,后者名为破。

       (二类
       一为
       一为指摘他人所立过失
       前者属;后者既不立量,非此所论)。

       若能立、能破而有过失,则分别名似能立及似能破。

丁二
   论辩形势量、他比量、


       施用时,或为相形,或为吾圉,或为进攻他人,或则依据双方共许之事以立论;于是在上分为量、他比量、三种。


       一、的论法)


       若者以立者所许对方之事项以组成论式,只求用以者,名为
       凡自比量须加适当之简别语。如云:
       宗:我所说之甲是乙
       因:许是丙故。
       喻:许如子、丑等。
       量中,上之”,上之“”,名

       宗中若不加简别语,在宗便有所别不极成过,在因便有随一不成过,在喻便有俱不成过。

       二、他比进攻的论法)



       若立量者以一种与己方无关而为对方所许之事项,立量以指斥对方时,其论式名他比
       他比量亦须加适当之。如云:
       宗:汝所说之甲是乙。
       因:许是丙故。
       喻:许如子、丑等。
       量中如不加简别语,在宗便有所别不极成 过,在因有随一不成过,在喻有俱不成过。


       三、(对诤的论法)——若用立敌共许的事项以组成论式,以论辩是非者,名为共比量。无须加简别语。如云:
       宗:佛之肉体是无常之物,
       因:是父母所生故。
       喻:如孔子等之肉体。
       上述三种比量中,自比量祇可自固吾圉,悟他之用极弱,如有鬼论者对无鬼论者立量云:“我所许之鬼是有形体之物,自许可见故,如一切器皿。”形式上虽无过失,但必不为敌者之所信受。他比量以他人之矛攻他人之盾,唯足以破他而不能立义,但立有悟他之用。如有鬼论者许鬼是有形而无影之物,今破之云:汝所执之鬼应有影,汝许有形故,如人等。唯共比量能破他邪智,树立正理,最为殊胜。又自比量虽可以自卫于一时,随又须另申正理以别立量或防他进迫也,故不得巳时始可用之。
       自、他、共三种比量之分别,可从两方面言之:(一)在实质上,有法、能别、因、喻皆极成者,为共比量;其全部或一部分为自许或他许而非共许者,则是自比量或他比量。(二)在形式上,有“自许”简别语者为自比量,有“汝执”等简别语者为他比量。
    (丁三)所用言词之形式与分量 分三: 戊一、表诠与遮诠,戊二、全分与一分,戊三、形式与分量之配合。
    (戊一)表诠与遮诠
    为他比量之宗支含有前后两端,即“有法”与“能别”。宗支之形式,有表示前后两端相合者,亦有表示前后两端相离者。前者名为表诠(肯定)宗,后者名遮诠(否定)宗。表诠与遮诠之形式不祇宗支有之,因、喻亦有;今则着重宗支,因、喻二支之表诠或遮诠,须配合宗支而运用之(若因及喻不犯后述诸过,则其运用自然适当,如今不须详论)。因此,在一比量中,宗支是表诠者,则其比量为表诠式,如:
    宗   声是无常,
    因   所作性故。
    喻   若是所作,见皆无常,如瓶等。
如宗支是遮诠者,则其比量为遮诠式,如 :
    宗   草木非有情识之物,
    因   非动物故。
    喻   若非动物,见非有情识之物,如瓦石等。
    克实论之,表诠遮诠祇是宗支言语形式上之区分;其作用在于“若是遮诠宗,则比度时可用不可得因以证成所立宗义。”而表诠宗则否。除此之外,在为自比量,祇须有三相具足之因,便可成宗,在为他比量,则有法、能别及因之三相是否极成,又有世间相违等过又须留意耳。
    (戊二)全分与一分
    在言语之分量上,有表示后端徧于前端之全部者,亦有表示后端祇通于前端之一部分者。所立之宗如属于前一类,则称为“全分宗”,“凡S是P”形式之宗是;如属于后一类,则称为“一分宗”,如“有S是P”形式之宗是。全分、一分虽不限于宗支,然通常是就宗支而说。
    若宗是全分宗,其因、喻必须与宗前端之全分有关;若宗是一分宗,其因、喻亦必须与宗前端之一分有关。
    (戊三)形式与分量之配合
    将表诠、遮诠与全分、一分相配合,则宗之状貌共有四种
    (1)表诠全分宗(可以“凡S是P”表示之)。
    (2)表诠一分宗(可以“有S是P”表示之)。
    (3)遮诠全分宗(可以“凡S非P”表示之)。
    (4)遮诠一分宗(可以“有S非P”表示之)。
    (丁四)宗之决择分二:戊一、合理即立,戊二、宗之特性。
    (戊一)合理即立
    在为他比量中,宗体有四种:(1)徧所许宗,即人皆认许,无诤论余地之宗;如说“声是所闻”等是。明智之人必无立此种宗之理。(2)先业禀宗,即是将本宗先代所传宗义对同宗派人所立之宗;如耶教徒对耶教徒立“世界是神所创造”等,彼此间无可争论之处。(3)傍凭义宗(亦称傍准义宗),此是立者不将所欲立之宗义说出,祇用别事暗示其可以同时成立;如说“声无常”,而意在显示“声是无我”等。此一类宗,不循言语之正轨明白说出,祇用别事而作暗示,亦非言语之正轨。(4)不顾论宗,但随立者认为合理便即提出,不顾虑其它因素,此即以理为宗。为他比量于上述三种宗中,惟应取第四种;以前三种皆无辩论之价值故。
    (戊二)宗之特性
在为他比量中,所有宗体皆具有一特性,即是“违他顺自”。前节所举四种宗中,第一、第二两种因缺此特性而遭淘汰,其第三种则因违反言语正轨而见弃。惟不顾论宗而具此特性者方得用为宗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15 15:41:19 |显示全部楼层
(丙五)似比量分三:丁一、宗过,丁二、因过,丁三、喻过。
    (丁一)宗过分十:戊一、宗过之种数,戊二、现量相违,戊三、比量相违,戊四、自教相违,戊五、世间相违,戊六、自语相违,戊七、能别不极成、戊八、有法不极成,戊九、俱不极成,
戊十、相符极成。
    (戊一)宗过之种数
    宗过有九种:(一)现量相违,(二)比量相违,(三)自教相违,(四)世间相违,(五)自语相违,(六)能别不极成,(七)所别不极成,(八)俱不极成,以上名三不极成,(九)相符极成。前五种名“五相违”,是陈那所立,出于《理门论》,次三种名“三不极成”,并相符极成共四种,是天主所增补,见于《入论》。又九种过中,六、七、八,是宗依过,余是宗体过。
    (戊二)现量相违
    所立之宗与现量所知之事实相违反,如说“声非所闻”,或说“蛇有脚”等是。然此中所谓现量,乃立敌共许之现量。如不共许者,则不属此范畴也。现量相违有全分相违与一分相违之分。上所举两宗是全分相违。如说“蛇与鼠皆是有脚之物”或“色与声皆非所闻”,则是一分相违。
    (戊三)比量相违
    比量籍因以成宗,故宗与因必须相顺。若所用之因不唯不能成立此宗,反能成立相反之宗,如是者名为比量相违。如说“瓶是常(宗),所作性故(因)”,此因不唯不能成立“声常”,反可以成立声无常,又如说:“人是不死之物(宗),是生物也(因)”;其因反能成立“人是会死之物”之宗。
    比量相违亦有全分一分别。上举两宗皆是全分相违。如说:“木石皆是不死之物(宗),以无生命故(因)。”石是不死之物,木则非是,故是一分相违。
    (戊四)自教相违
    “自教”者,立论者自己学派之主张及自己个人原来之主张。若所立宗与此等主张相违,则将自陷相矛盾之境,此类宗名曰自教相违宗。如胜论师原本主张声是无常,今立“声是常”宗,便是自教相违。又如佛教本主张“诸行无常”,今若立宗言“诸行是常”,亦犯自教相违。
    自教相违亦有全分一分之别。本节前举两宗皆是全分自教相违。如佛教徒立宗云:“诸行及涅盘皆是常住之法”宗,则犯一分自教相违,以佛家主张诸行是无常故。
    (戊五)世间相违
    立论者立宗必在一定之地区。而所立之宗违反当地之风俗习惯及众人共信之传说,便有“世间相违”之过。例如印度古代有一外道,将人顶骨串成饰物,人皆以为不净。此外道乃立比量;“人顶骨净,众生分故,犹如螺贝。”其宗即犯世间相违(此量之因、喻亦有过,然非今所论。)又如古人皆信太阳每日皆从东方升起西方没,而有人立宗说“太阳不从东方升西方没”,亦犯世间相违,而为社会人士所斥责。
    在为他比量中,立宗以违他顺自为定则,世间相违宗岂非违他顺自乎?何故又说为似宗耶?此又不然。违他顺自乃对敌论者说,世间相违则对立论者所处的社会而言。二者表面相似而实不同。若彼此对辩而欲避免世间相违过失,可加“简别语”。如古代印度人普徧相信月中之阴影是兔,而立论者欲从科学之立场否定月中有兔而避免世间相违之过,则应云:“从科学观点看月中无兔”,有“从科学观点”一简别语,则不惟无世间相违之过,且能引导敌者检查立论者研究之结果加以批评也。
    世间相违亦有全分、一分之别。如前说“月中无兔”,是全分世间相违。答说:“日、月中皆无兔”,则是一分相违也。
    前已言之,三支之排列有二种方式:(一)归纳式,即先宗,次因,又次为喻;(二)演绎式,即先喻,次因,又次为宗。运用归纳式时,通涂祇说出同异喻依便可;喻体可以省略,盖既举喻依,则喻体便可想象而得也。唯喻依则不能省,以是所依之事实故。
    (戊六)自语相违
    立论者所立宗前后矛盾,名曰自语相违。凡立宗,前后陈必须依顺,当说“S是 P ”时,P必须依顺S而为S所属主义类,如说“声是无常”、“白马是马”等。如有人说:“我母是石女”(不能生育之女子),或“一切言皆是妄”等,则后陈便非前陈所属之义类而与前陈相反,而犯自语相违。前宗既说“我母”,明知是有子女之人,再说是“石女”,便又许其不能生育,便是自相矛盾。后宗“一切言皆是妄”,若许此“一切言皆是妄”之言不妄,则“一切言”中有一分不妄,便违有法“一切”之言,而有一分自语相违之过。
    陈那所说五种过失,其着处在指出组成后之宗有(一)违反事实,或(二)违反理论,或(三)违反自己学说,或(四)违反世间信仰,或(五)违反自己言语等五种矛盾,与宗之组织无关。下所述天主所指出之四种过失,则是指明宗支组织上之过失。
    (戊七)能别不极成
    “能别”即宗之后陈。立论者所立宗之后陈必须立敌共许。若后陈不共许,便是能别不极成。如佛弟子对数论师立“声是坏灭”,就犯此过。因子论师认为一切事物皆由自性转变而来,“有”可转变为无,“无”可转变为有,有转变而无坏灭,即世上无有“坏灭”一事。故声祇有转变,但不坏灭。故此宗犯能别不极成过。又如一神论者对佛教徒立“万物是独一的真神所造”,亦犯此过;以佛教徒不许有神所造之物故。
    能别不极成亦有全分、一分之别。上所举两宗皆是全分能别不极成。如有人立“癫痫出于鬼祟及神志不清”宗,则为一分能别不极成也。
    此种不极成之能别,若加简别语,便可避免有过。
    (戊八)有法不极成(亦名所别不极成)
立论者所立宗之有法亦应为立敌所共许。如不共许,即犯有法不极成过。如数论师对佛教徒立“我是思”宗,有法“我”,佛家不许,故犯“有法不极成”过。又如耶教徒对唯物论者立“真神之审判是公平正直的”宗,唯物论人不许有真神之审判,故亦犯有法不极成过。
有法不极成亦有全分、一分之别。上举两例俱是全分所别不极成。其一分所别不极成者,如一信鬼之人对一不信鬼者立宗云:“人与鬼皆是实在之物”,有法中一分“人”是立敌共许,另一分“鬼”则非共许,故犯一分有法不极成过。
    (戊九)俱不极成
    俱不极成者,有法与能别俱不为立敌所共许,即一个宗而兼有前述两种过失者。如胜论师对佛教徒立“我是诸德和合之因缘”宗,有法之“我”及“和合因缘”之能别皆非佛家所许,故犯俱不极成之过。何以故?胜论宗将六个句义(范畴)统摄宇宙万有:一、实(实质),二、德(属性),三、业(作用),四、大有(能令万物不无之原理),五、同异(能令万物有同有异之原理),六、和合(能令万物和合之原理)。其中之“和合”句能使“德”中之觉、乐、苦、欲、瞋、勤、勇、法、非法等九种德与实中之“我”相和合。但必须有“我”然后“和合”始能令此诸德与“我”合;故我是和合之因缘(原因)。佛家既反对有我,亦反对有和合之因缘(佛家虽说因缘,但义与此别)也。如一信有灵魂及信有天国之人对唯物论者立“善人之灵魂死后将归天国”宗,亦犯俱不极成。
    俱不极成亦有全分一分之分。前举两例皆是全分俱不极成。一分俱不极成者:例如一信有齐天大圣及信当时佛祖仍在灵山之人对一历史家说:“齐天大圣及玄奘法师皆是唐朝人且曾于当时朝见佛祖”;有法之一分“齐天大圣”及能别之一分“于当时朝见佛祖”皆非历史家所许有,便是俱不极成。
    (戊十)相符极成
    相符极成是关于宗体之过失。在为他比量中,宗依必须共许,但宗体则必须不共许。若宗体而立敌共许,便非对敌申宗。故所立之宗而立敌双方承认,便犯相符极成之过。如说“声是所闻”是。又如一佛教徒对一讲辩证法唯物论者说:“世界上一切现象皆不断变化”,亦犯相符极成。
    (丁二)因过分十四:戊一、因过之种类,戊二、两俱不成,戊三、随一不成,戊四、犹豫不成,戊五、所依不成,戊六、共不定,戊七、不共不定,戊八、同品一分转异品徧转不定,戊九、异品一分转同品徧转不定,戊十、俱品一分转不定,戊十一、相违决定,戊十二、能别自相相违,戊十三、有法自相相违,戊十四、废立。
    (戊一)因过之种类
    因过有十四种,区分为三群:(一)由违反因三相中之“徧是宗法”产生四种不成过,(二)由违反因三相中之“同品定有”或“异品徧无”而产生六种不定过,(三)于三相中之“同品定有”及“异品徧无”并皆违反而产生四种相违过。
    在下述论式中
        甲是乙(宗)
        是丙故(因)
“是丙故”是因。若此因与有法甲全无关系,或祇有一部分关系,则此因违反三相中之徧是宗法一相,而不能成立彼宗,其过失名为“不成”。
在上述论式中,“丙”与有法“甲”之关系总有五种 :
(一)因“丙”为有法“甲”之一部,如图1;
              
    (二);有法“甲”为因“丙”之一部,如图2;
    (三)“因”丙与有法“甲”完全等同,如图 3;
(四)因“丙”与有法“甲”有一部份相合,如图4;
            
    (五)因“丙”与有法“甲”全无关系,如图 5 ;
    在上五种情形中,唯第(二)、第(三)种情形之因具备“徧是宗法”之条件;其余三种皆因不具此相而不能令“甲是乙”之宗成立。
    不定及相违两类因过,将于稍后论之。
    (戊二)两俱不成
两俱不成者:立、敌两方皆不认为该因徧于有法,亦即有法非因同品(立敌两方皆不认为此因属于上节第(二)及第(三)两种情形,如说:
   声是无常,(宗)………(1)
       眼所见故。(因)
    立敌两方皆不许声音可用眼见,故此因全不徧于有法。又如说:
       人为万物之灵,(宗)………(2 )
       能飞翔空中故。(因)
    又如说:
       声是无常,(宗)………(3 )皆是两俱不成。
       眼所见耳所闻故。(因)
    两俱不成过有全分、一分之别。如上所举第(1)、(2)例,即是全分两俱不成,第(3)例即一分两俱不成。
    (戊三)随一不成
    随一不成是对于因之是否周徧于有法,立、敌所见不同之似因。或则立者认为不周徧,或则敌者以为不周徧,皆属随一不成。前者名自随一不成,后者名为他随一不成。如胜论师对声显论立量云:
      声是无常,(宗)
      所作性故。(因)
    声显论不许声由造作而生,故是随一不成。
    又如唯物论者对基督教徒立量云:
       恶人将呻吟于未来之苦恼,(宗)
       受神罚故。(因)
唯物论者不许有神,故“神罚”之因,是自随一不成。此例如属基督教徒所立,则对唯物论者有他随一不成过。
    随一不成亦有全分、一分之别。如性善论者对性恶论者云:
       人性应任其自然发展,(宗)
       以是善故。(因)
    此是全分他随一不成。如为对主张人性中有善又有恶者立此量,则是一分他随一不成。余可类推。
    (戊四)犹豫不成
    犹豫不成者:犹豫即疑惑。为所陈之因是否徧于有法尚未能确定,则此因不能尽其成立宗义之任务而有过。此过名曰犹豫不成。如人远见有物上升,为云、为雾、为尘、为烟,尚未判定,而贸贸然说
       彼处有火,(宗)
       以有烟故。(因)
此即犯犹豫不成之过。
    (戊五)所依不成
    因明中之因应是宗中有法之属性。属性必依附于事物之上。故因为能依,有法为所依。如立论者所立量中之有法非极成之有法,则其因便有“所依不成”之过。换言之,即当所立宗有“有法不极成”过时,因同时有“所依不成”之过。如胜论师将宇宙万有分为六个范畴,名六句义:一、实(实质),二、德(属性),三、业(作用),四、大有,五、同异,六、和合,实句义中有地、水、火、风、空、时、方、我、意,共九种。德句义中有色、味、香、触、数、量、别性、合、离、声……等共二十四种。胜论师认为二十四种德中之数、量、别性、合、离、声等六德须依实句义中之空句(虚空)乃可存在,即虚空为数等六种德之所依。故立量云:
       虚空实有,( 宗)
       德所依故。(因)
此量对承认有虚空其物之学派或无过失。但对于不承认虚空为实有之“无空论”者如经部等,则犯有法不极成之过。有法不极成,则因无所依而有“所依不成”过。又如有鬼论者对无鬼论者立量云‧
      鬼是实有之物,(宗)
      有形体故。(因)
依同理,亦犯所依不成过。
    以上四过,皆由违反因三相中之“徧是宗法”一相而生。
    (戊六)共不定
    不定过有六种。其中前五种是由于违反因三相中“同品定有”及“异品徧无”任一相而生。兹先论前五种。
    因与宗同品必须具有关系,同时与宗异品必须全无关系(参考前述九句因)。设不如此,所用之因于宗同品固有关系,而同时于宗异品亦有关系(违反“异品徧无”相);或于宗异品固无关系,而同时于宗同品亦无关系(违反“同品定有”相);则此因可成此宗,亦可成彼相反之宗,或此宗彼宗俱不能成立。故名不定。
    前五不定过者:(一)共不定,(二)不共不定,(三)同品一分转异品徧转不定,(四)异品一分转同品徧转不定,(五)俱品一分转不定。
    共不定即是九句因中之第一句,“同品有异品有”违反因三相中之“异品徧无”一相。宗同品及宗异品共有此因,故称为共。如有人立量云:
      声是常住之物,(宗)
      是认识之对象故。(因)
      如虚 空等(同喻) ,如瓶等。(异喻)
又如说言 :
      鲸是哺乳类,(宗)
     是动物故。(因)
     如人等(同喻),如蚯蚓等。(异喻)
上述二比量中一切宗同品及宗异品皆有此因;皆如下甲或乙图:
         
    (戊七)不共不定
    不共不定是九句因中之第五句,“同品非有异品非有”,违反因三相中之“同品定有”一相。宗同品及宗异品皆无此因,故名不共。如立量云:声是常住之物,(宗)
      所闻性故。(因)
      如虚空等(同喻),如瓶等。(异喻)
除声以外,宗同品及宗异品中皆无所闻之物,故“所闻性”因与宗同品、宗异品皆不相通,此因之能否成宗,便在不可知之数;故曰不共不定。如下图:
         
又如量云:
      人是生物,(宗)
      是理性动物故。( 因)
      如兽类等(同喻),如矿物等。(异喻)
亦犯同一过失。
    (戊八)同品一分转异品徧转不定
    同品一分转异品徧转(简称“同分异全”。“转”是“具有”之意)。即是九句因中之第七句,“同品有非有异品有”,亦是违反因三相中之“异品徧无”一相。宗同品之一部份具有此因,似可证成宗义;然宗异品之全部皆有此因,似又证成其相反之宗,故有不定之过。如立量云:
      内声(人身所发出的含有意义的声)非勤勇无间所发,(宗)
      无常性故。(因)
      如电空等(同喻),如瓶等。(异喻)
    宗同品中电等具有“无常性”因,空等无“无常性”因;故是同品一分转。宗异品之瓶等却全部具无常性,故是异品徧转。所比之内声为如瓶等是无常性故,而是勤勇无间所发耶?为如电等是无常性故,而非勤勇无间所发耶?莫能证实,故是不定。
又如量云:
      人非动物,(宗)
      是生物故。(因)
      如草木土石等(同喻),如鸟兽等。(异喻)
宗同品中之草木等是生物,土石等非生物,故同品一分转;宗异品鸟兽等全是生物,故异品徧转。
           
    (戊九)异品一分转同品徧转不定
    异品一分转同品徧转(简称异分同全)是九句因中之第三句,“同品有异品有非有”,亦违反因三相中之“异品徧无”相,宗同品全具有因,似可证成宗义;然宗异品中有一部份亦具此因,又似可证成其相反之宗,故为不定,与前过同。如立量云:
      声是勤勇无间所发之物,(宗)
      以是无常之物故。(因)
      如瓶等(同喻),如电、虚空等。(异喻)
上比量中,所有宗同品中有具有因,故名同品徧转。宗异品中如电等是无常之物,虚空等则非无常之物,故名异品一分转。如图甲或乙:
            
又如比量云:
      人是动物,(宗)
      是生物故。( 因)
      如牛羊等 (同喻) ,如草、石等。(异喻)
亦犯此过。
    (戊十)俱品一分转不定
    俱品一分转相当于九句因中之第九句,“同品有非有异品有非有”,违反因三相中之“异品徧无性”相,宗同品、宗异品各有一部份是因同品。如立量云:
      声是常住之物,(宗)
      无质碍故。(因)
      如虚空、极微等(同喻),如瓶、乐等。(异喻)
宗同品中一部份如虚空等无质碍,另一部分极微等有质碍,故同品一分有此因转。宗异品中一部份如瓶等有质碍,另一部份如乐等无质碍,故异品一分有此因转。同品、异品合名俱品也。其关系如下图:
                  
又如量云:
      人是黄色之物,(宗)
      是动物故。(因)
      如黄牛、黄花等(同喻),如白石、白羊等。(异喻)
其因亦犯此过。
    (戊十一)相违决定
    前五种不定过皆在九句因中,相违决定过则与九句因无关。立者主张“甲是乙”成,敌者主张“甲非乙”,两宗相违,而立敌所举之因各具三相在其比量内,皆能决定立宗义;换言之,即是两因各自决定成立相违之宗;故名相违决定。如说声无常之胜论师对声常住论之声生论师立比量云:
      声是无常之物,(宗)
      所作性故。(因)
      如瓶等。(同喻)(异喻惟作止滥之用,可缺) 。
上述比量中所举之因,具备三相,全无过失。然声生师及胜论师共许现实的可闻的声音之中别有“声性”(声音与声音间性质相同及与其它事物性质相异之特性。)又共许此声性是可闻而常住;即立敌两家皆许声性可闻而常住,惟立者说声音是无常,敌者则说声音是常,故声生师针对胜论师而立量云:
      声是常住之物,(宗)
      所闻性故。(因)
      如声性。(同喻)
此量与胜论对辩时三相无缺,决定能成所立之宗。(用以对佛家等则为有过,以佛家不许于声音之外别有常住之声性故。)
    在发生如是立敌矛盾时,应以世间现量断其是非。上二相违量中,依世间现量明明以胜论师为胜也。若在同教派中而起争论,则以教义为标准也。若现量与教义皆不能决,则宜以同喻依多少为标准,同喻依多者为胜。如有一立量云:
      虞舜非贤人,(宗)
      是瞽叟(舜之父,有恶德)之子故。(因)
      如象(舜之弟,有恶行。)(同喻),如禹、汤、文王、武王等。(异喻)
此量三相无缺。另一人作相违量云:
      虞舜是贤人,(宗)
      仁民爱物故。(因)
      如禹、汤、文王、武王等(同喻),如桀、纣等。(异喻)
或立相违量云:
      虞舜是贤人,(宗)
      是大孝故。(因)
      如闵子骞、曾参等(同喻),如杨广等。(异喻) 。
前后三量相较,则后二量为胜也。
    然相违决定,在为他比量中容或有之,在为自比量中则不存在也。(以上参考陈大齐《印度理则学》及吕澄《因明入正理论讲解》。)
    (戊十二)能别自相相违(法自相相违)
    立论者所举之因若缺少“同品定有”及“异品徧无”二相,则不惟不能成立所欲成立之宗,反能成立相反之宗;如是之因,名相违因。(前举之不定过,祇于此二相中随缺一相,今则二相俱缺)。
    相违有二:一、能别自相相违,二、有法自相相违。
于解释相违过之前,须先了解“自相”及“差别”两名词在此处之特殊意义与前此所指者不同。此处所谓“自相”,是指一名词表面所陈述之意义;所谓“差别”,乃指表面意义以外立者人意中所暗含藏之意义。前者为言上所陈,后者乃意中所许。有法及能别各有言陈的自相及意许的差别。
能别自相相违(原名法自相相违。能别亦名为“法”。本书为统一用语,一向称为能别),即是所用之因非正因,不能成立己宗,反足以成立与己宗之能别之自相相违之宗,相当于九句因中第四句同品非有异品有,或第六句同品非有异品有非有。
如声生论者立量云 :
      声是常住之物,(宗)
      所作性故(或勤勇无间所发性故)。(因)
       如虚 空等(同喻) ,如瓶等。(异喻)
“所作性”或 “勤勇无间所发性”因在宗同品虚空等中无,在宗异品中有,违反因之“同品定有”及“异品徧无”二相。立论者之言陈本欲成立声常,而其因反足以成立声是无常之物,故此因是“能别自相相违”之因也。又如人立量云:
      人是不死之物,(宗)
      是生物故。(因)
      如土石等(同喻),如鸟兽草木等。(异喻)
亦同犯能别自相相违过。
    (戊十三)有法自相相违
    有法自相相违者:所用之因与自所欲立宗之自相(言陈)相违反之过失。如胜论祖师鸺鹠对弟子五顶立三比量云:
    (一)有性非实(宗)
          如同异性(同喻)
    (二)有性非德(宗)
          有一德故(因)
          如同异德(同喻)
    (三)有性非业(宗)
          有一非业(因)
          如同异性。(同喻)
此三比量合书为一,则为:有性非实,非德,非业(宗),有一实故,有德、业故(因),如同异性。胜论宗将宇宙万有纳入六句义范畴中:一、实,谓实质。二、德,谓属性。三、业,谓作用。四、有性(或大有),谓令人知实、德、业存在之原因(注意:胜论师以“有性”为实、德、业之外独立之物。若无有性则吾人不能知有实、德、业之存在。又此有性以一一实、一一德、一一业为所依,故吾人知有一一实、一一德、一一业之存在。)五、同异性,谓令人知万物有同有异之原因。六、和合,谓令实、德、业、有性、同异性在同一对象上不分离之原因。此六句义中,有性使人产生“有”之了解,而同异性使人产生“同异”之了解;然二者皆有一一实、一一德、一一业为所依而非实、非德、非业;此为二者共同之点。故鸺鹠得引同异性为同喻以证有性之非实也。此三比量,胜论师以为三相具足,可以无过。然其因(有一实故,有德业故)除能成立有性非实、非德、非业之外,复可成立“有性非有性”。因此佛家立量破之云:
      汝所言之有性非有性,(宗)
      有一实故,有德、业故。(因)
      如同异性。(同喻)
(戊十四)废立
《因明入正理论》等中,相违因共有四种,即除法自相相违及能别自相相违之外,别有法差别相违及有法差别相违二种。然有法与能别必须立敌共许,祇须此二者之自相义能成立,则不须追究其差别义之问题。差别义为自相义之所涵摄,若立敌双方对于自相之差别发生歧见,则祇在两种情形有之:(一)自相本非立敌共许,(二)自相本已共许而问题之发生不在此因,而须向另一问题研讨。故法称废此二。今从之。
    (丁三)喻过分十:戊一、能立法不成,戊二、所立法不成,戊三、俱不成,戊四、无合,戊五、倒合,戊六、所立不遣,戊七、能立不遣,戊八、俱不遣,戊九、不离,戊十、倒离。
    (戊一)能立法不成(喻过第一种)
    喻过有十种:一、能立法不成,二、所立法不成,三、俱不成,四、无合,五、倒合,六、所立不遣,七、能立不遣,八、俱不遣,九、不离,十、倒离。前五种为同喻过,后五种为异喻过。
    能立法不成者:“能立”指因而言;以“因”是所立宗之能立,又是宗之法(徧是宗法,法谓属性。)故名“能立法”。“能立不成”,即言其同喻依不具有为因之义。同喻依助因以成立宗,故必须同时是因同品及宗同品。若所举之同喻依祇是宗同品而非因同品,则不能收助因成宗之效,故为过也。如声论师对胜论师立比量云:
      声是是常住之物,(宗)
      无质碍故。(因)
      若无质碍,见彼是常,犹如极微。(同喻)
声论师执声是常,而胜论则认为声是无常。声论师立“无质碍”因;此因立敌两方共许。然声论以“极微”为同喻依。极微者,古代印度多数学派(包括声论及胜论)所共许之物质最小单位,是常住而有质碍之物。今以极微为同喻依;极微是常住,是宗同品;极微有质碍,非因同品。故此喻依有“能立不成”之过。
    又如有人立比量云:
      人是有死之物,(宗)
      是动物故。(因)
      若是动物,皆是有死之物;如草木等。(同喻)
此量中之同喻依“草木”是宗同品,但非因同品,有过同前量。
    (戊二)所立法不成(喻过第二种)
    所立法不成者:宗是“所立”。宗中之后陈是宗中之法,名“所立法”。同喻依必具有为宗中法之义(属性),即必须是宗同品。若所举之同喻依虽是因同品,却非宗同品,则为有过;其过名为“所立法不成”。如声论师对胜论师立比量云:
      声是常住之物,(宗)
      无质碍故。(因)
      若无质碍,见彼是常;如觉。(同喻)
“觉”是心、心所法之总名。“觉”无质碍,具有能立法之义,是因同品。然“觉”非常住之物,故不具所立法“常住”之义,非宗同品。故以觉为同喻依,便有“所立法不成”之过。
    又如有人立比量云:
      人是黄色之物,(宗)
      是动物故。(因)
      若是动物,见皆黄色之物;如白羊等。(同喻)
白羊是因同品,但非宗同品,故此喻依有过同前。
     (戊三)俱不成(喻过第三种)
    俱不成者:即其同喻既是能立法不成,又是所立法不成也。然俱不成复有二种:(一)有体俱不成,(二)无体俱不成。有体俱不成者,所举之同喻依既非宗同品,亦非因同品,而立敌共许其存在。如云:
      声是常住之物,(宗)
      无质碍故。(因)
      若无质碍,见彼是常;犹如瓶等。(同喻)
瓶等既非无质碍之因同品,又非常住之宗同品,故有俱不成过。
    又如人立量云:
      人是生物,(宗)
      是动物故。(因)
      若是动物,见皆是生物;如土石等。(同喻)
同喻依“土石”既非动物,亦非生物,犯俱不成过。
    (戊四)无合(喻过第四种)
前三过皆同喻依之谬误,后二过则是同喻体之谬误。后二过之一为“无合”。无合者:其同喻体因同品与宗同品并列而未能表出二者属着不离之关系也。盖凡因同品必须是宗同品(剔除有法后),如下甲图或乙图:
            
若祇并列因同品、宗同品,则不能表上述二图之关系。如有量云‧
      声是无常之物,(宗)
      所作性故。(因)
      如于瓶见所作性及无常之物。(同喻)
此量之喻体祇将所作性与无常物并举而一若无关系者,均犯“无合”之过。正确之喻体应与“若是所作,见皆无常”,必如此方能表出上两图之关系也。
又如量云:
      人是生物,(宗)
      是动物故。(因)
      如于牛见动物与生物。(同喻)
此量之同喻体,有过同前。
    (戊五)倒合(喻过第五种)
    因同品与宗同品之关系为“因同品必须全是宗同品”(剔除有法),如上节(戊四)中甲、乙二图,故用言词表示,则应为“若是因同品,见皆是宗同品”;即因同品在前,宗同品在后,如说:“若是所作性,见彼是无常之物”,方合次序。今若颠倒其次序,而说“若是无常之物,见彼是所作性”,即为倒合。
    又如量云:
      人是生物,(宗)
      是动物故。(因)
      若是生物,见皆是动物。(同喻)
同前有无合过。
    (戊六)所立不遣(喻过第六种)
所立不遣者:“所立”,“所立法”之略称。“遣”谓遮遣,离开或排斥之义。异喻依应同时是宗异品及因异品。今所立法不遣,异喻依祇是因异品而非宗异品,故犯所立法不遣之过。如立量云:
  声是常住之物,(宗)
      无质碍故。(因)
      诸非常住之物,见彼质碍;如极微。(异喻)
异喻依“极微”有质碍,是因异品,与能立法“无质碍”远离,可成立;然极微是常,是宗同品,与所立法不离,故犯所立不遣之过。
    又如量云:
      人是生物,(宗)
      是动物故。(因)
      凡非生物,见非动物,如松柏等。(异喻)
有过同前量。
    (戊七)能立不遣(喻过第七种)
    能立不遣者:“能立”是“能立法”之简称。若异喻依祇是宗异品而非因异品,即异喻依不能离能立法,而犯“能立不遣”之过。如声论师对胜论师立量云:
      声是常住之物,(宗)
      无质碍故。(因)
      诸非常住之物,见彼质碍;如业。(异喻)
声论、胜论共许业非常住之物, 业是宗异品。但两方皆不许业有质碍,故业非因异品,故此异喻依——业——有“能立不遣”之过。
    又如人立量云:
        人是黄色之物,(宗)
      是动物故。(因)
      若非黄色之物,见皆非动物 ;如白羊等。(异喻)
量中喻依白羊等非黄色之物,是宗异品;白羊是动物,非因异品;故是能立不遣。
    (戊八)俱不遣(喻过第八种)
    俱不遣者:若异喻依既非宗异品,亦非因异品,与异喻依所须之条件全相违反,即兼具所立不遣与能立不遣二过。如声论师对萨婆多部(佛教小乘有宗)立量云:
      声是常住之物,(宗)
      无质碍故。(因)
      若非常住之物,见彼质碍;如虚空。(异喻)
萨婆多许虚空常住,且无质碍。故此异喻依“虚空”,既非宗异品,亦非因异品,有俱不遣过。
    又如人立量云:
      人是生物,(宗)
      是动物故。(因)
      若不是生物,见皆非动物,如牛等。(异喻)
“牛”既是宗同品,又是因同品,故同前有俱不遣过。
    (戊九)不离(喻过第九种)
    前三过皆异喻依之过失。此及下一过则是异喻体之过失。
    不离者:异喻体之职务在于分离宗异品与因同品,以示无宗同品处决定无因同品。若祇双举宗因二种异品而不明示其关系,则为有过,过名“不离”。如声论师对萨婆多立量云:
      声是常住之物,(宗)
      无质碍故。(因)
      如瓶,见无常物与有质碍性。(异喻)
又如人立量云:
      人是生物,(宗)
      是动物故。(因)
      如土石等,若非生物非动物。(异喻)
亦犯不离之过。
    (戊十)倒离
宗异品与因同品之关系为“宗异品必须全非因同品”,如图:
              因同品             宗異品
若用言词表示,应为“若是宗异品,见皆非因同品”,且宗异品在前,因同品在后;如说:
      声是无常之物,(宗)
      所作性故。(因)
      若非无常之物,见非所作性,如虚空等。(异喻)
量中之异喻方合次序。今若颠倒其次序,而说“若非所作性,见彼非无常之物”,则为倒离。
又如量云:
      人是生物,(宗)
      是动物故。(因)
      若非动物,见非生物,如土石等。(异喻)
亦同此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原创大师勋章

发表于 2016-8-20 19:16:13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部很好的唯识因明入门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8-22 14:54:04 |显示全部楼层
岭云关雪 发表于 2016-8-20 19:16
这是一部很好的唯识因明入门书。

是的,O(∩_∩)O谢谢师兄!我读到第二遍,但是还有很多理解不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