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菩提心海

【智敏法师】大乘百法明门论讲记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08:50:26 |显示全部楼层
  阿赖耶识

  八阿赖耶识。
  华言藏识。能含藏诸种故。

  第八阿赖耶识,阿赖耶识是印度话,“华言藏识”,“阿赖耶”就是藏。这个藏就是多方面的,能藏,所藏,执藏,三个意思。它“能藏诸种故”,一切色、心的种子都藏在阿赖耶识里边。

  又具三藏义故,谓能藏所藏执藏也。

  “又具三藏义”,它这个藏,有三个意思,就是能藏、所藏、执藏,能够藏,也是所藏,那些种子是藏在它上边的,那么,执藏,执阿赖耶识是“我”的,被这个末那识执了是成“我”的。这个叫能藏、所藏、执藏。这些在唯识里边广讲了,这里是标一个名就完了。

  与杂染互为缘故。

  “与杂染互为缘故”,这个阿赖耶识是染污的,与烦恼那些法互为因缘,烦恼法从阿赖耶识生起,阿赖耶识又积集烦恼的种子,这些互相为缘、互相生起。互为所缘就是能藏、所藏,阿赖耶识既能生起杂染法,杂染法又把它的种子藏在阿赖耶识里边——能藏、所藏。

  有情执为自内我故。

  执藏执为“自内我”,执为就是内边还有这么一个我在里边,就是执藏。

  由斯三义,而得藏名。藏即识也。

  因为由能藏、所藏、执藏的三个意思,叫藏。藏就是识,这个跟意识——末那识,意就是识,一样的。不要说是:藏的识,藏跟识是两个东西。当下这个识就是能藏、所藏、执藏,识就是这个藏,这是持业释,藏是功能,识是它的体。
  那么,这就把八个识讲完了。明天我们要问了,前几天都没有问,明天要复习一下,请大家淮备,明天搞好了,我们要开始复习,复习之后,宗大师生日之后就展开我们的考试的活动,口试、笔试什么试都来。那么今天就讲这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08:53:46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讲

  《大乘百法明门论本地分中略录名数解》。昨天,我们把心王讲完了,那么,有几个问题,他们今天提出来的。

  问题解答

  五义——“随根立名,谓依、属、发、助、如”。这个五个意思差不多的,在色法里边,它是这么一句话:“随根立名,具五义故。”这个识跟了根安名字的,有五个意义。一个是依,一个是发,一个是属,一个是助,一个是如。“依”是这个识是依根而生的,就是说依了根安名字;“发”,是从根发出来的;“属”,这个识是属于根的,假使眼识属于眼根的,属;“助”,这个识,眼识是帮助眼根去看,一共起看的作用的;“如”,它们的作用是一样的。这几个意思都是说根和识的关系,然后为什么识要按根安名字,因为是这五个原因。那么意思其实差不多的。主要是“依”,重要的是依。“发”,也是从根发出来的。“属”,是属于根的。“助”,它作用是帮助根的。“如”:它们作用都是一样——眼根、眼识都是看,耳根、耳识都是听,两个同样的。

  另外是,五个相应,心王心所的相应里边,“时、依、所缘”。时,时间一个。所谓两个心王心所,或者心所跟心所要相应的话,决定在一个时间里边,错开一刹那就不能相应了,前后相应,要是同一时间。那么,“所缘”,所缘就是它所缘的都是同一个境,假使不是同一个境的话,它就不相应了。那么,就是跟心王心所,它们互相可以相应,心所跟心所也相应,心王跟心所也可以相应。那就是说,一个是时间要相同的。那么,另外一个,“依”的这个要相同,都同一个心王。那么,假使眼识,假使眼识里边有触,有思等等的心所法,都依一个眼识,这是所依要相同,那么,所依的眼识跟所相应的思心所也好、触心所也好,它们是同一个依。那么,同一个所缘,它们缘境的时候,假使眼识缘的是这个香炉,那么,心王心所法也缘的是香炉,这是同一所缘。

  “前七转识,能熏积集诸法种故”,“现行共集”,它就是能熏所熏的问题了(这是第四页的,后边第一行)。“积集名心”,前面七个识,也能叫积集,也能叫心。什么原因?它积集,“能熏积集诸法种故”,前面七个(识)是现行,现行能够熏种子,这个种子是熏在阿赖耶识里边。第七识也可以叫积集,它积集种子,把这种子积集到、熏集到阿赖耶识里边去。这个时候第七识它也可以叫积集。那么,第七识也可以集起,它“现行共集熏起种故”。七识的现行,大家一起七个识,共同可以熏起种子。那么,这个集起就是积集、共集、熏起,解释集起两个。那就是说集起也好、积集也好,第八识可以有这个作用。那么,第七识反过来也有这个作用,都可以叫心。那就是说这个心的名字通前七识,也通第八识,但是一般的说就是根据第六条,第八个叫心,第七叫意,前面六个叫识,在一般的解说是用最后一个。那么,这个是一个问题。

  另外昨天还有一组的问题,这个问题是要难一点,就是什么呢?就是见分相分的问题。色法是“所现影故”,是心王心所现的影子,“即前色法”,这是色法自己不能起来,要前面两个识,心王心所。那么,它变现的,就是说前面心王心所见分,一定附带起个相分,这个见相二分就像蜗牛的两个角一样,要起同时起,有见分决定有相分。那么,见分起的时候,这个见分就是指心王心所——能缘的,那么,它就生起一个影像,这个影像就是它所缘的色,它是变出来的。
  那么,再下边是一些辩论的问题。“自证虽变不能亲缘,故置影言,简其见分亦自证变则非是影。”自证分也能变,自证分它就是体,识的体,识的体它能够生起见相二分。而自证分,见相二分生出来之后,它不能缘这个色——影的色,只能缘见分。所以说,自证分虽然也能变见相二分,但是它不能亲缘,就是不能亲缘相分,只能缘见分。所以这个影子,摆一个影子,就是说自证分固然变出见相二分,但是这缘的只能缘见分,不是缘影子,自证分不能缘影子的。所以说前二识,它所变的影只是见分所缘,自证分不缘的。
  “或与自证通为本质故。”这个见分跟自证分或者可以当它都是识的本体,识本身就是一个见分或者自证分,而它的相分是识变出来的。那么,这些也是变出,不是影子,自证分缘见分,不是缘的影子。
  在再下边又一个辩论。“受所引色”,这个受所引色就是无表色。它不是识变出来的,但是第六识缘它的时候,缘这个受所引色,也要变一个第六识的相分来缘它。那么,这个质也属于这个影的,包了里头,所以也属于色法,所以说一个是直接地变,一个是间接地变,都属于影。
  那么,这个问题就是解释色法是影所变。但是我们是才学就不要搞得那么多。唯识里边,开始的是讲一个见相二分,后来有人去补充它的内涵,加这个自证分,最后护法菩萨又提出证自证分,一共四个分。这个在唯识的时候要广讲,现在,它是介绍一下的。因为辩这个影像的问题,就牵涉到一些比较深的内涵去了。我们才初学,可以不要去管它,暂时把它保留,以后学唯识的时候会详细辩它们的关系的。
  这样说,就是说把这个记住。色,所谓的色就是见分所变的影像,根据外边的,外边那个东西我们看到是本质,那么我们看的,不能看到本质的,只看到影像,它变的一个像。这个我们昨天打个喻,就是说我们眼睛看东西,眼珠里边就有那个影子,我们的眼神经就是看到的是那个影子,并不是看到外边那个东西。
  那么,我们的身上触,假使我们碰到一个硬的、软的,并不是我们的神经直接触到那个东西,而是碰到硬东西之后皮肤有个反应,这个皮肤的一个硬的反应,神经就碰到那个皮肤的反应,也并没有碰到外境。我们这个也很好想象的,神经在我们皮里边,东西在外边,它神经没有跑出来,神经不会碰到外边东西的,只是皮跟那个东西碰到之后,皮上产生一个反应,你说硬的感觉,这是影像,那么,产生个相分,然后神经你碰到这个相分,它知道是硬的。
  所以,直接碰到没有的,五官都一样的,耳朵听的也是这样子,听到它的相分,耳识变的一个相分。那么,一切识都有见分相分,所看到的、或者听到的、或者觉到的,都是相分,是影像,并不是本质,这个知道就行了。
  那个就把心王就讲完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09:08:21 |显示全部楼层
心所有法

  今天开始心所法。本来今天要问的,那么,我们想今天是讲好之后宗大师生日要来了,我们要淮备考试,要复习几天,所以今天就多讲一点。一问的话,是要至少耽搁掉十几分钟了,那么,尽拖了也不大好。希望你们自己讨论的时候多提问,问题解决不了的提上来。那我们把这个心王讲完了,现在心所法。

  第二心所有法,略有五十一种,分为六位:一、遍行有五,二、别境有五,三、善有十一,四、烦恼有六,五、随烦恼有二十,六、不定有四。

  “第二心所有法”,心所法也叫心所有法,属于心所有的。前面讲过了,心所有——心所法有三个意义,一个是属于心王的,属于它所有的。
  心所有的法,“略有五十一种”,就是说,略略地说有五十一种,广广地说就是很多了。《瑜伽师地论》六百六十法里边,那心所法绝对不只五十一个。略略地说,有五十一个。
  这个五十一个心所法,分成六位。六位是六大类:第一是“遍行”,有五个;第二是“别境”,有五个;第三是“善”,就是善心所,有十一个;第四“烦恼”,根本烦恼有六个;第五“随烦恼”,小烦恼,从根本烦恼里边等流出来的,或者是根本烦恼的一个支分,就是本身属于它的,体就是根本烦恼,它是从它变相出来的,一共有二十个;“不定有四”。


  此举总数以标列章门,下乃随章列名。

  “此举总数以标列章门”,把总的数列出来,标出这一章就是这一段的总的题目,就是总科。下边,“随章列名”,随了这个总的科把名字列出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09:24:12 |显示全部楼层
    遍行心所概述

  言遍行者,遍四一切心得行故。谓三性、八识、九地、一切时俱能遍故。

  那么,什么叫遍行呢?“遍行者,遍四一切心得行故。”它有四个东西,一切心里边都有它。这个心所法,四个遍:遍三性——善的、恶的、无记的,在善性里边也有它,不善性里边也有它,无记性也有它;遍八识——八个识里都有它,阿赖耶识、末那识、第六识、前五识都有这个遍行心所,所以说遍八个识;第三是遍九地,三界九地,从欲界五趣杂居地到初禅的离生喜乐地、二禅、三禅、四禅,乃至最高的非想非非想处,这个九个地,都有这个遍行心所;再“一切时”,一切时——什么时候都有它。“俱能遍故”。
  有这四个遍,所以“一切心得行”,在什么心里边都有它,因为这四个遍就把所有的心都包完了。这个三性就是善恶的,善的、恶的、无记的都有;八识,八种心王每一个都有它;九地,三界九地都有它;一切时间都有它,只要心王生起来,这个心所法决定有。那么,这个四个遍,所以说叫一切遍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09:29:13 |显示全部楼层
    别境心所概述

  言别境者,别别缘境而得生故。所缘之境则有四,乃所乐之境、决定境、曾习境、所观境。各缘不同故云别境。解现下文。

  什么叫“别境”呢?它就是根据各别的境生起来的,“别别缘境”,它就不是什么境都能生,各别各别的境它才生得起来。所缘之境有四种:一个所乐之境,它欢喜的境,那是欲心所;决定境,胜解心所;曾习境,念心所;所观境,定、慧两个心所。那么,它们缘的境是有决定性的,哪个心所缘什么境,它都一定的,所以叫别境,不是什么境都乱缘的。
  “各缘不同”,它所缘的境各各不同的,所以叫别境,各别各别不一样的。
  “解现下文”,它的解释,下边要解,就是出现在下边,现在就不详讲了,当讲别境的时候会说。


  四种所缘之境:
  所乐之境——欲心所
  决定境——胜解心所
  曾习境——念心所
  所观境——定、慧二心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09:37:07 |显示全部楼层
    善心所概述

  言善十一者,唯善心中可得生故,此世他世俱顺益故,性离愆秽胜过恶故。

  下边善法、善心所十一个,“唯善心中可得生故”,不是善、恶、无记都遍的,只有善的心里边可以生出这十一个心所,在不善的、无记性里边就没有它。
  “此世他世俱顺益故。”为什么叫善?下边,“此世他世”就解释善。
  我们佛教的善——我们经常听人家说了:“哎呀,信什么佛教啊,只要多做好事就好了,知善奉行就对了,什么好事都做。”那么,什么叫好呢?什么叫善法呢?这个标淮,每一个宗教都不同的。有的教,把异教徒杀了就是好事情,我们听了吓死人了,杀人怎么是好事情呢?这个杀人是坏事了,但他们是好事。还有,我们中国的儒家,过年的时候,三牲——猪、羊、牛,三个牲把它头砍下来,供上去,“是好事情,供了是好了,你供养你的祖宗,将来你会发财。”我们看看是坏事情,杀生怎么好事情?虽然是畜生,也不能杀。
  所以这个好、坏的,善,标淮不同的,各是随他们的自己的宗教或者哲学的体系,是安立的、人为的。而佛教的善恶是客观的,不是佛说这个是善就是善,它就是说客观上得到一个善的这个后果的就是善。
  “此世后世俱顺益故”,这一辈子也好,“他世”,就是说后辈子也好,都得到好的利益的,那么,这个就是感快乐的果的,这个就叫好,就是客观上它能够产生乐的果的,得到好处的,那就是善。反过来,得到坏的、苦的果的,那就是恶,这个客观的标淮,不是从个人的主观出发的,所以这个佛教的善恶是最标淮的。那么,所以我们说善恶,这两个字是一样的,但是各是各的解释,都不一样了。我们就依佛教的善恶。
  所以说,那些话、那些人,“哎呀,只要多做好事好了,信什么教了,信什么佛教了?”这个完全是糊涂虫的话。你佛教也不信,你怎么晓得哪个是善呢?各式各样的哲学都有它的善,你到底信哪一个善呢?那这个仔细一问的话,你这个就没有办法下手了,你是说哪个是善的呢?你总有一个主宰,你总有一个世界观,里边总树立一个你的哲学体系。你说:“我什么哲学都不学的,我就是一个没有知识的人。”那你传统的善恶你还是知道,人类我们这个还是按着习惯,一般传下来的,这个也算一个哲学,但是这是一个很肤浅的哲学。那你是接受了这一个体系,那你所谓的善,就是传统的说是这个,怎么叫善,怎么叫恶,你还是一个标淮,但这些标淮都是错误的,所以说,我们要佛教的正确的标淮来代替它,所以要信佛。
  善十一个,是善心中有。什么叫善呢?此世他世都能够顺益的。那么第二个,“性离愆秽”,它的这个本性,是没有过失,没有那些污染的,“胜过恶故”,不但是如此,它能够对治那些坏的东西的,这是叫善心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09:47:48 |显示全部楼层
    烦恼心所概述

  言烦恼者,性是根本烦恼摄故,又能生随惑,名为根本。烦,扰也。恼,乱也。扰乱有情恒处生死也。

  那么,下边是烦恼,根本烦恼,“性是根本烦恼摄故”。它本身这个六个烦恼是根本烦恼摄,是一切烦恼的根,所以这六个东西是一切烦恼的根本。
  当然了,既然是根本,能够生出它的支脉来,“又能生随惑”,它能够产生一些小烦恼。树的根有了,它的枝枝干干都生出来了,这枝枝干干就是它的随烦恼,它根本的这个树根、这个树干子,主杆就是根本烦恼。有根本烦恼决定能生随烦恼,所以说“又能生随惑”。
  它自己是根本所摄,又是能够产生小的烦恼的,这些烦恼随了根本烦恼而来的,或者是等流来的,或者是它的一分,那么,这个就叫根本。
  什么叫烦恼?这里也跟你讲了,扰叫烦,恼就是乱,烦就是扰,把你扰乱你的身心的,使得你“恒处生死”的,这叫烦恼。“扰乱有情,恒处生死。”把你这个有情搞得乱七八糟的,就在生死里流转的,这个东西就叫烦恼。
  那么,我们在生死里感到什么?在生死里就在受苦,所以说我们在流转生死在受苦,这个受苦是哪个给我们受的?烦恼使我们受的,所以说,我们要斗争,要跟烦恼斗争。
  我们说,在这个世界上受累,苦了,气得不得了,要跟人家拼命。你跟他拼什么命呢?使你受苦的是烦恼,你该跟烦恼拼命。对方他虽然害了你,但是他也是烦恼指使的,你也是过去的烦恼造了业是感到的。搞了半天,主要的敌人是烦恼,你们互相斗起来,把烦恼丢了一边去了,那不是搞错了吗?自己两个都是无辜的,你们拼命斗,真正的敌人,一般来看你们,坐山观虎斗,你们斗得好,它很高兴,那它是得逞了。它就要你们斗,让你们受点苦,做点坏事,它很得意。
  我们现在学了佛教要把根子找到,使我们流转生死受苦的各式各样苦,怨憎会苦也好,爱别离苦也好,生老病死苦也好,都是烦恼指使的。那么,你要灭苦,要把苦的这个源头找出来,这个最大的冤家就是烦恼了,这个把烦恼灭掉,你才解得了苦,烦恼在的话,你苦是除不掉的。要把敌人杀完了,你说你苦就没有了,还是苦,恐怕更多。那你自己杀了那么多人,你的阿赖耶识种子种下那么多的罪,将来感得地狱的报就无边的苦,那这个苦,苦上加苦,并没有说把人家消灭了你就不苦了,没有那个事。
  所以说要认识到真正的苦的来源是烦恼,那么,我们就对治烦恼了。所以佛教的宗旨一向说对治烦恼。而其他的总是练功了,佛教从来不讲功,只讲德,我们要修断德、智德、悲德,没有说断功、智功、武功、什么功,没有的。佛教里边你去看那个三藏十二部,不讲功的。但是,我们偏偏那些人,“你们练不练武功啊?你们练不练啥个什么功啊?”都是以功的眼光来看佛教。我们不练的,我们只是断烦恼的,这个功能,烦恼断了之后,自然会出来的,就是副产品,不是专门为了功而修佛法的。但是,我们的副产品却是会胜过他们的安心练的功。为什么原因?我们直接了当地顺了佛的真理来做,他们是走了歪路,所以你再用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2:05:12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是修行?

  我这一段,我要念一下,《福智之声》,这个辩经学院的校长,他讲的,就在香港讲的,那时候我们在香港,我第一天走了,他第二天就到了,他就讲了一个“修心八偈”,这个里边有一段非常好,我看了一看,感到有值得给大家介绍一下。他是说修行。他说他有一个人,修行错误的例子,下了很大的功夫,但是,不是真的修行,这是怎么回事呢?
  他说,讲一个故事,他在他的家乡有一个修行的人,刚开始的时候,非常精进,就是现在有些人,他很用功,但是,就是说教理不通。他持什么咒?空行母的咒,边持咒、边大礼拜。这是西藏都兴大礼拜。一共持了多少咒呢?持了五百万。那么,大礼拜也拜了五百万。这个可惊的数字了。
  我们说,我们永光法师跟了海公上师进藏,他发愿拜大礼拜一百万,结果西藏拜了十来年,没有拜完,跑到汉地回来又拜,总算后来拜满了,一辈子,一百万完成了,他是年轻的出去的,因为永光法师,他们受戒都是二十左右的人,海公上师因为他出家迟一点,那么,二十左右的人,跑到西藏去拜,一百万大礼没有拜完,回来又拜,总算一辈子拜完了。
  他却是拜了五百万,拜了五百万大头,这个功德是很大了,但是因为他没有起发心利他的心,菩提心没有,只是为自己,一直拜的时候就希望自己能够开一次悟。这个我们值得警惕的,很多人都说我拼命修行,我要开个悟,这个是错误的方式。一定要从利他当中才得到自己的利益,直接从自己去开悟什么东西,着魔还有份的。
  那么,他这个例子就讲得很好,他从来没有说我要发心去利他,什么事也不想做,我自己我开悟,这样的心就是不好的心,常住的事情不想干,自己最好“这些事情叫个居士来做好了,我就是念书,好不好?”给我要求,磕头,我说不好(师笑),他气得不得了。这个我们说,我们的传承福慧两种都修。你为什么不好?这里以这个例子就跟你很简单地说了,他没有发心去利他,却是一直希望自己得到这样的证悟,这个心是不好,好不好?一般人看看,好得很,要求证求悟,很好,但是什么后果,你就可以看了,而且希望得到马上要现报,就是说最好兑现。我这么用功,修了,要看到什么,或者菩萨给我怎么样子,什么加持,都是要得到现实的东西,要看到。这样子的意乐心修苦行,结果,当然,你这样个心发得不对头,也证也证不到啥东西,辛苦了半天,什么都没得到,那么,打妄想了。
  就在那个时候,他的国家里边,敌人侵略进来了,他就奋起抗敌去了,参加军队去,当了个将军。开始的时候,开始打仗总是先要谈判,谈判的时候,他当个将军,他又是去作个代表,很会讲话,在跟人家辩论滔滔不绝,人家对他也没有办法,后来,谈不清,谈不好,谈不好就打喽。打的时候,他又参加打仗,那很勇敢,苦行,却搞了去打仗去了,打仗,结果,但是打败了。你说磕了五百万大头怎么打败了呢?你发心不对,你怎么打仗去了呢?
  打败之后逃到拉萨,这个时候他在拉萨,他说他逃的时候,什么东西也没有带,当然,打败的一个将军,带什么东西,把命逃出来就好了,什么没有带。那么,这个校长,他说我经常帮助他,因为他没有东西,什么都没有,吃的、穿的都没有了。西藏的他们的出家人,这一套衣服确实很贵的,都是呢的、毛的,这个裙、披单都是毛的,要好几百块钱一条裙,那么,整个一套很多钱。那么,他就都帮助他。有一次,因为他们两个人非常熟悉了,现在是辩经学院的校长,当时他年轻,正在学辩论,他在辩论,平常很用功。他们住了一起。
  有一次,他是发好心,他说:“你尽学辩论,你该修一个法了,你好好修了。”他是讲苦行,讲修行的。他听了,他也不作声,因为第一次说还没有怎么跟他多说。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说了:“你最好还是修学好,不要这么尽辩论去了,学这个法,说食数宝,没有用的,还是要修才对。”那么,第二次,他就回答他了,他说:“修行修的是我们的心,这个心修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善良这就是修行,你如果修行,大礼拜,拜了那么多,如果心没有变化的话,就是要净化自己的心,净化自己的身口意,心净化之后,身口两个跟着就净化了,所以主要的是心。那么,你叫我修行,那么,你是老修行了,我倒问问你看,你大礼拜五百万,持咒五百万,你感到自己心有没有改变?”
  我们叫大家念这个四皈依,就是看你心改变没有。“我十万满了,你看我好修其他了吧?”我说:“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感觉?”“还跟以前差不多。”不行,还得要念。那他就是说,他就问他:“你持咒,念了那么多,大礼拜五百万,你心改变了没有?有没有感到比以前好一点?”他想了半天,讲了,他说:“好像没有变好,好像心比以前更坏了。”(师笑)那你自己,我们修四加行一样的,你好像信心没有怎么增加,好像有的时候碰到事情怀疑更多了,那就糟糕了,没有修好。
  那么,他这么一回答,他就跟他说了:“假使你的心比以前更坏了,那说明你的方法,修行方法错掉了,搞错了。你在山洞里修了那么久,照规矩说,人家敌人打进来了,修忍辱波罗蜜了,你怎么去打仗去了呢?那心就越学越坏了,不应该去打仗。但是,我也听到你打仗的时候,开始跟人家去谈判了,又大吵,你辩才好,跟人家大吵大闹的,这个也不是修行的样子。而且听说你还是直接参加战争,打输了才跑来的,就是你这个出家是打败仗了,没有路走了,就是说走投无路,又跑到拉萨来了。那你这样子哪里是修行的人呢?你自己不是说的吗?要修行么,讲忍辱。道理你讲了半天,你自己做了没有呢?什么都没有做。”
  那么,他考虑一下,他说:“那么,我苦行了那么久的话,真的没有修对吗?就是搞错了吗?”
  那么,他就跟他说了:“你不是拜了五百万个大礼拜吗?这个虽然你没有搞对,福气还是有了,可能是一种修行,那可以说也算一个修行吧,但是另外你是持了五百万的空行母咒,这个时候你是不是算修行呢?这个,我的看法,你不是修行了,不能算修行,大礼拜总算也算一个培福,就是一个修行。但这几个咒你念了那么多,你心没有变,而且更坏了。你出发的动机就不对头,要现世要得些好报,什么东西,你没有把自己内心管好,所以这个咒虽然持那么多,不算修行。”他这句话是很厉害了。
  我们自己考虑考虑我们现在是不是在修行呢?也在念咒,又修什么。那次宗辉不是吗?我们在念上师供,你却在供曼茶、念四皈依。你这样地修你会有功德吗?你自己想想看,人家都在修这个上师供,喇嘛却巴,你一个人,当了大众面前,你认为我不知道?知道你在搞什么。那么,这样的修行没有功德,还有过失了,我跟你说,你跟大家不和众了。
  这样子,他说:“我看你这样子做,可能算不到修行。”他考虑了很久,最后,承认了,毕竟他是一个修行人。他:“对了,你说话很对,很惭愧,我不知道你才是个修行者,我却是叫你好好修行。实际上你是一个大修行人,我才不是个修行人。自己没有做好,很惭愧,很惭愧。”他再问了:“现在我这该怎样子修行呢?”他就告诉他:“你现在该怎么开始呢?降低点,从四皈依开始(师笑)。不要自以为是老修行,自己觉得很高,生圆次第,什么都要来,双身法都要修了,早得很。你还四皈依开始,把信心生起来。”
  这四皈依提信心的,所以说,他们藏地的人都很重视四皈依。你的信心不生,你一切法修了都没有效的,甚至于搞错的,因为你的信心不够,就是说,你这个对三宝清净的信心不够,才使你虽然下了很多死功夫,结果你的发心不对头,结果你不算修行。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还是要修四皈依、修皈依。然后,四皈依搞了之后,修业果,这个是一套菩提道次第了,皈依三宝之后,修业果。这个是我们阿底峡尊者到了西藏的时候,开始西藏很混乱,他就教大家皈依,“你们就皈依三宝,皈依三宝”,大家叫他皈依喇嘛,这个喇嘛只会教皈依的,其他不教的——皈依喇嘛。后来大家都皈依了,这个基础工作做好了,他问他还有高深的法有没有?讲业果,做好事得什么果,做坏事什么果,都是讲业果,大家又把他出了个外号,就是业果喇嘛,专门讲业果的。但是这个是甚深的道理,你不要以为是很浅。
  他说:“你好好地修皈依,皈依之后,修好之后,去思惟业果,你主要要靠这两个力量,这个你修好了之后,再去礼拜、绕塔,再去祈祷,什么生圆次第还早得很。所以我们修行,绝对不要是一开始抓得高高的,都是要从脚下踏踏实实地修。还要修忍辱,因为你表现的在敌人进攻的时候你忍辱不够,那么,你除了这些基本法修了之后,还得要专门下工夫修忍辱。”
  那么,这一段,就是对我们很有警惕了。我们有的人以为他一天忙到黑,自己在修行,发心不正,不算修行。所以说,修行不是骗人的事情,也不是哄人的事情,就是踏踏实实自己内心的事情,你不要装个样子给我看了。你说你在修行,你好,很用功,你要看你心变了没有,你自己对三宝的心,对众生利益的心有没有?没有的话,你慢慢念大威德。《五字真言》知母、念恩、报恩、慈心、悲心好好地去修,文殊菩萨十大愿好好修。不要来不及大威德、生圆次第,搞起那些东西来,你还早得很。那么,这些东西是我们什么时候修呢?到那个水平,会给你修。你过份修得早了之后,要掉的,要翻下来是受不了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2:14:58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是降魔?

  有的人还要说:“要大威德,你修的么,降魔了,我们现在这里病人多得很,你该降了。”什么降魔了?修慈悲叫降魔。一切魔,你慈悲心去了,他都降了,都给你投降了,不跟你作对了。你如果以武力去对的话,你一拳他一脚,他跟你拼了。你是不是有那么的能耐,可以跟他拼得过?结果一拼的话,把整个道场都拼掉了,你还是造了罪的。我们还是以慈悲摄化,它毕竟还是个众生。如果它实在化不了,又危害到整个的道场的安危,危险的时候,那个偶尔用一次降伏法,这是迫不得已的时候,但是你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他给你降伏之后,你要把你整个的福报都给它消耗掉。那么,你其他弘法利生事情能不能做了?所以这个事情不是随便搞的。所以说,海公上师经常说:“我们念大威德,什么是大威德?慈悲就是大威德。
  释迦牟尼佛在菩提道场要成道的时候,魔王是发急了,他这一成道不得了,不但他是管不住了,还要带走很多人出三界,我什么都管不住了。赶快把他阻止他,马上就发号施令,把所有的魔兵魔将都集中起来,大队人马冲过来了。降魔是不是释迦牟尼化无边的身,跟他们去打起来了?没有,专门入定,起慈悲心。结果他们的弓箭都成了花,降掉了。这个是佛的一个传记里边现实的、本身的事迹示现给我们。这个就是降魔,降魔成道,这样降的。你以为降魔怎样降?你一脚我一拳,这么降的?瞋恨心的魔以慈悲去降的。那么,还这个降不住,硬的不吃,吃软的。那个魔王的女儿就向献计了:“大王,你不要发愁,他这个硬的不吃的,他们,男子汉,我们知道的,有的男人是梆硬的,但是软的他吃不消的,给他吃软的。”魔女就来迷。他,这个降魔,怎么降?拿刀把她砍死?也不是。不净观,一修,她成了一个很丑陋的蛇、狐、狗,变三个畜生了。这个,她就自己惭愧了,退了。降魔就是这样子降的。
  所以说,你不要误会,降魔,大威德降,手里拿了个弓箭、刀了。这个是表法的,我们说大威德的九个头表什么?九部契经,三十四臂加身口意三业,三十七道品。哪个跟你说拿弓箭杀人去的?所以说,你这个东西不要从表面上看问题,降魔降魔是这么降的,应该知道这个事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2:22:03 |显示全部楼层
    随烦恼心所概述

  言随烦恼者,随他根本烦恼分位差别等流性故。此亦见下文。

  我们继续看那个烦恼。“言随烦恼者,随他根本烦恼分位差别等流性故。”那么,这里就说什么叫随烦恼。随烦恼是根本烦恼的分位差别,就是根本烦恼的一分。(例如:)“忿”、跟“恨”属于“瞋”的一分。但作用有差别,不是跟“瞋”一样,它有它另外的作用,这个我们在《五蕴》学过了,它的体是瞋的一分,就是“分位差别”。还有“等流性故”,它从根本烦恼里派生出来的,所以两种,一种本体就是它的一部分,一种,是从它的这个根本烦恼里派生的,从它那里生出来的。“等流性”,同等的流类,是属于它一类的。那么,这个就是随烦恼。
  “此亦见下文”,随烦恼的详细的解释,下边还要讲。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2:28:10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定心所概述

  言不定者,由不同前五位心所,于善染等皆不定故。非如触等定遍心故。非如欲等定遍地故。不立定名也。

  那么,不定法。“由不同前五位心所,于善染等皆不定故。”这个不定法,它跟前面的五个心所法,不一样,它在善的心所里边也不一定,也不一定是染污的。染污的也是,善的也是,都不是一定的,不是决定。善心所决定是善的,烦恼心所决定是染污的,而它不一定,有的时候可以染污,有的时候可以善。这是跟烦恼、跟善心所不一样。
  又“非如触等定遍心故”,又不像遍行心所,一切心都遍的。
  又“非如欲等定遍地故”,跟各个别境心所也不一样,三界九地都遍的。
  那么,“不立定名”,所以说,既然这样子不定,就叫不定。不定有几个原因:“不同五位心所,于善染等皆不定故,非如触等定遍心故,非如欲等定遍地故。”这个不定、不定、不定,几个不定所以叫不定法。那么,几个不定你们要记住。为什么叫不定呢?当然善的、恶的、无记的,不一定,这是一个原因。但是,还要两个,不是一定遍一切心,也不一定遍一切地。这么叫不定。
  那么,这个五十一个心所法的五大类介绍好了,下边更细了,每一类有多少,多少里边是什么,这一个每一种又是怎么样子东西,一个一个广讲。这个,我们在《五蕴论》讲过了,本来想不讲了,但是也有参考的价值,可以回去跟《五蕴论》参照,可以有新的意义、含义,可以互相发明的,所以讲一下也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2:36: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菩提心海 于 2016-7-8 12:45 编辑

  遍行心所

  一 遍行五者。

  下面是遍行五者。

  此别标,下列名。

  五个遍行心所,这是别标,标一个名,标一个题。

  一、作意,二、触,三、受,四、想,五、思。

  遍行心所:
  作意……警觉应起心种为性——引心令趣自境为业。
  触……令心、心所触境为性——受、想、思等所依为业。
  受……领纳顺、违、俱非境相为性——起欲为业。
  想……于境取像为性——施设种种名言为业。
  思……令心造作为性——于善品等役心为业。


  这五个心所,一切心都有它。我们在学法相的时候,范老居士就这么说:它这五个心所,就像太阳光,太阳光我们拿个三棱镜一分析,有七个颜色,红橙黄绿青蓝紫。这个颜色,都在太阳光里边是同时存在的。这个遍行心所跟心王是同时存在的,它有心王的时候,这个五个心决定是就在里边的,就在太阳光里边决定有这几种颜色一样的。那么,所以叫遍一切心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3:33:46 |显示全部楼层
    作意心所

  言作意者,谓警觉应起心种为性,引心令趣自境为业。

  那么什么叫作意?“言作意者,谓警觉应起心种为性。”它是什么体性呢?“警觉应起心种”,应该起这心,这个种子把它警觉起来,把这个心生出来,这是它的作意。“引心令趣自境为业。”那么,就是叫你注意了,你这个事情,你该注意什么自境去了,你现在该上班了,就是说做你的工作去了。那么,“引心趣境”,把这个心引到它该住的地方去,那就是说你该上班了。假使你是看门的,你该值班了,值班室你该坐在那里,不要去玩去了,这个门开在那里,等一下贼来偷了东西,你有责任的,叫你好去上班去了。“令心趣境”,把你心,你该缘什么境,“自境”就是你该缘的境你去缘去了。所以说,我们在修定的时候,有几个作意,那就是说你该修什么定,你好好地把心放在定上去。
  这是作意心所,它的体性——警觉应起的心种,把它警觉上来,那么,业用——引导它应该去缘的境上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3:43:49 |显示全部楼层
    触心所

  触者,令心、心所触境为性,受、想、思等所依为业。

  第二是触,“令心、心所触境为性”,令心王、心所去触那个境。什么叫触呢?三和合,变异为性。根、境、识,三个和合之后,然后就产生变化,这个就叫触。那么,触境就是产生的变化。“受、想、思等所依为业”,那么,触心所起了之后,那么受心所、想心所、思心所就跟了它就生起来,心的动态就来了。如果根境不对的话,没有对起来,心王的识不生起来,那些心所法都不起作用的,一生起来之后,触把它起了变化了,那么,受心所、想心所都跟着就来了。所以“受、想、思等所依为业”。受、想、思依了这个触心所,它就生起来了。这是它的业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5:06:19 |显示全部楼层
    受心所

  受者,领纳顺、违、俱非境相为性,起欲为业。能起合离非二欲故。

  那么跟下去,底下是受。什么叫受呢?“领纳顺、违、俱非境相为性。”受是领纳为性。领纳,就是说,触心所的变化,把它接受下来,表面化。触心所,有一个变异:假使它一个变异是属于苦的变异,那么你受领纳出来,你就感到苦受;触心所,一种快乐的一种变异呢,你领纳下来就感到乐受。这是“领纳”。“顺”就是好的,“违”就是不好的、不顺的。顺就是快乐的,不顺就是苦恼的,“俱非”就是既不乐也不苦的,就是苦、乐、舍。领纳这个苦乐舍的境相,对境的苦也好、乐也好、或者俱非(不苦不乐),领纳这个东西为性。我们说领纳爲性,领纳什么呢?就是“顺、违、俱非”这些境。
  那么,起什么功能呢?“起欲为业。”起一种欲,就是欲心所,起一个要求,就是一个意乐。那么,什么欲呢?“能起合离非二欲故。”“能起合”,顺的(就是乐受),起一个跟它要合的欲。假使一个很舒服的东西来了,你就不想离开,就最好一辈子跟它粘了一起;如果一些不好的东西来了,你赶快离开,最好是一刀两断,永远不要再看到它;俱非的,那要对它没有什么,既不要离,也不想跟它去和合:这三个都叫欲。那么,引起的欲就这三种。顺的引起合欲,违的引起离的欲,俱非的境引起非合离欲。这是一种解释。


  亦云令心等起欢、戚、舍相。

  那也是同样的。一个是欲,从欲来说。一个呢,“令心等起”,令心生起一种欢喜的、忧戚的,或者舍(就是一种不欢不戚的)这个相。也是就是一个是引起欲,一个是引起他的欢戚跟不欢不戚的那些心的状态。这是受心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5:59:58 |显示全部楼层
    想心所

  想谓于境取像为性,施设种种名言为业。

  想心所,“谓于境取像为性”。对境,把它取了心里来,这个形相把它取到心里来,取进来之后干什么?“施设种种名言为业”,它就安名字了。
  假使我们看到一个圆圆的、长长的,可以泡茶的一个东西,我们就叫它茶杯,给它安个名字。我们现在发明一个东西,本来没有发明之前没有名字的,都是人安上去的。一个摩托卡,什么叫摩托卡?这么一个东西,两个手把手的,会得响的,会跑的,我们就安名,叫摩托卡。一个汽车,它跟轿子一样的,有四个轮盘的,它后头喷气的,这个汽车,就是里边汽缸里开的时候,那个汽要排出来的,我们中国人就叫汽车,实际上,海外又不叫汽车的。这个都是安名字,有了一个东西,才安名字,外边一个相,看到了之后,就要安个名字。小孩子生下来了,取个名字,(师笑),这个小孩子取好之后,他叫笨蛋,他一辈子叫笨蛋,如果取个聪明,他就一辈子叫聪明。实际他笨不笨、聪不聪明跟你名字毫不相干,那你安上去的。它(想),就是看到一个东西,把它吸取过来,再安个名字,是它的业用。


  谓安立自境分齐故,方能随起种种名言。

  “自境分齐”,就是对那个境,要把它安立它的界限,把它范围肯定之后,才能起名言,你自己对那个对象还糊里糊涂,根本认不清楚,你名字就乱安,就不好乱安的。你若看见一个瘦瘦长长的人,你说这是电线木杆,这个不对头,他不是电线木杆,他是长一点、瘦一点就罢了,是个人,不能叫他电线木杆了。那么,一定要把这个境搞清楚,分清它的范围、它的界限,搞清楚了,那么你起名言,给它安上去,也不是乱安。这是想心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6:15:08 |显示全部楼层
    思心所

  思谓令心造作为性,于善品等役心为业。

  那么,思心所,“谓令心造作为性”。使这个心去造作,造善业、恶业等等,就是都思心所的作用。“于善品等役心为业。”对善的事情去做它,就是做善事;对恶的、不善的事情叫心去做,那就是说造恶去了;那么,不善不恶的、无记的事情叫它做,那是无聊得很的事,耽搁时间。那么,这个促使它动的,就是思心所。
  我们现在说“这个人坏得很,经常害人”,他什么地方坏了?就是思心所叫他做坏事。思心所为啥叫他害事了?烦恼的习气叫他动、推动他。所以,追根到底并不是这个人坏。我们在讲《律海十门》的时候,大家又是很多人听过了,就是一个附了体的人,他如果打人骂人的话,这个人坏吗?还是那个附在他身上的鬼坏了?他这个人如果鬼离开了,是个很好的好人,但是这个鬼附他身上了,他什么都来了。那么,你还是把这个人打死呢,还是把他鬼赶掉呢?当然,把鬼赶掉就对了。把那个饿鬼驱起走了,这个人还是个好人,又不是坏人。你如果把他枪毙了,这个冤枉了一个人,他蛮蛮好一个人,你没有把他病治好,反而把他枪毙掉了,这不是可惜了吗?所以我们对人,也要这样子想。
  所谓魔、魔、魔,他都是有情,都是父母。我们不要忘记掉。我们发的菩提心,虽然没有真的发起来,但是天天《五字真言》在念,总算也是嘴巴里也在发菩提心,发菩提心是一个众生也不漏地去度他。你是不是说魔王这是不度的?我发菩提心只度那些一般的人,是魔我就不度的。没有这个。你如果离开一个不度的话,这就不叫菩提心。那么,我们要成佛,都要发菩提心,魔也要度他。所以你魔也要度的话,你怎么用这个降魔那么样,现那个忿怒相,拿刀、弓箭、手枪、手榴弹、原子弹,把魔消灭了,你不是在造罪嘛?他还是一个有情,他是有情,他的烦恼使他做坏事,做魔的事情。你要断烦恼了,你要断自己的烦恼,才能断他的烦恼。你从自己断烦恼下手,然后,你有这功能、有这个力量之后,你慢慢教化他,使断他的烦恼,这个是降魔。如果他的烦恼断掉了,他的魔也不干了,他做了好人了,不是降掉了吗?如果你把他打下去了,他死掉了,下一辈他又投一个什么有情,更厉害,瞋心更大,更要跟人家作对。这个你降了啥东西呢?没有降掉。
  我们说在这个四分律藏里,有一个小军比丘,他以前杀过一条蛇。这个蛇怀恨在心,一定要报他,结果这个蛇,又变了一个蛇,想毒死他。这个蛇,越是毒蛇越小,它就变了个比较小、更小的蛇,要害死他。这个也是业报,它跟了他后头要害死他,结果,他进了门之后,把门一关,这个蛇恰巧夹在门板中间,“啪”一记,被门夹成两段了,又没有报到仇,又给他害死了,那更气,气得不得了。总几世没有报到仇,越气越气,瞋心越大,最后就变了那么一点小小的蛇,我们五台山看到过,很小的蛇,跟蚯蚓一样的,那个是毒得不得了。最后,他成了阿罗汉了,在打坐,它把他一口,一咬就死了,这个毒得很,这个是业报。
  这个烦恼在的时候,你把它(魔)消灭了,但并没有消灭,仇更结得深。它下一辈子还要盯着要害你,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结果最后还是害到了。所以这个不是降魔,降魔就把他瞋心除掉
  这是思心所,“令心造作为性。于善品等……”“善品等”——善品、不善、无记,是“役心为业”,叫他(心)去做事,做好事去,做坏事去。


  谓能取境正因等相,驱役自心令造善等。

  这个,补充一句话了,就是说,令能够“取境”、“正因”(好的),不正的因就是坏的,那么,取正因做好事,不正因做坏事,驱使自己心做“善等”,“等”就是不善了那些。
  这个五个遍行心,我们记到,遍行心法就是遍一切心,遍一切地,遍一切善不善无记,遍八个心王,都有它,一切时都有它。只要有心王,什么时候有心就有它,就太阳的七个颜色一样,有太阳绝对有这个颜色。这是遍行,是最普遍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8:50:43 |显示全部楼层
  别境心所

  二别境五者。

  下边是别境。别境,也比较普遍,但是境有限制,要别别的境生起来。

  此别标,下列名。

  那么,下边标了,标个总的,下边名字安出来。哪五个呢?

  一、欲,二、胜解,三、念,四、三摩地,五、慧。

  别境心所 :
  欲……于所乐境,希望为性——勤依为业。
  胜解……于决定境,印持为性——不可引转为业。
  念……于曾习境,令心明记不忘为性——定依为业。
  定……于所观境,令心专注不散为性——智依为业。
  慧……于所观境,拣择为性——断疑为业。


  这个要大家背。什么叫遍行?触、作意、受、想、思。什么叫别境?欲、胜解、念、定、慧。这个要闭了眼睛都说得出来,然后你就法相呢,以后看书就方便了。那些法相,其他书,这是遍行心所。什么叫遍行,再去翻书、翻字典。翻字典是最麻烦的事情,你们大概翻过的人就知道,把字典拿出来,找目录、索引,你去看,这个字笔划,查好之后,再找找,看了半天,看到个,花了多少时间,查一个名词。所以花时间,非常麻烦的。如果你心里背得很熟的话,自己心就是字典,那不要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9:10:26 |显示全部楼层
    欲心所

  言欲者,于所乐境,希望为性。勤依为业。

  对他所欢喜的境抱一个希望,这个希望要达到目的呢,就要下功夫了,所以“勤依为业”,它业用就产生精进了。所以有了这个善法欲,他就对这个境起欢喜,他就希望达到他的目的,决定会要起这个精进。
  所以说,我们如果对法有法乐,对法生起爱乐心,那么,你就希望把它弄懂,要弄懂,决定是精进,人家叫你不要看,你还会看,叫你不许你看,他们有些居士家里父母不信佛,“哎呀,你尽看这些书干啥呢?你好工作去了”,好像做什么了,家里做家务了,叫他不要看,他偷偷地还要看。这个善法欲生起来了,你阻,阻不了。
  如果说“你好好念书,你好好把这个法相念一下、读一下,你读了之后将来好做法师。”“哎呀,我搞不懂哎。”这样子,死趴趴的呢,没有意乐心,那也没有用的,精进不起来了,所以这个精进从意乐心生起来。这个意乐心要从法乐上生起来,对这个产生法乐,那意乐就来了,欲心就来了。
  如果你对这个感到“哎呀……”,我们一个出家人,那时讲《俱舍》,我说要背诵,“哎哟,背诵”,背了发脾气,他说“我烦死了”,结果来不及跑掉了,好像我要抓他一样的,我在楼上看,一个包(背包),一边跑一边背包——飞一样的,好像是哪个抓他一样的跑掉了,就是看到《俱舍》发脾气了,烦恼,气得不得了。那么,这个样子怎么学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8 19:23:15 |显示全部楼层
    胜解心所

  胜解者,于决定境,印持为性。不可引转为业。

  “胜解者,于决定境,印持为性。”胜解的境呢,决定,什么事情我决定做,就像打的印一样不会动了,你是什么印,打出的纹路就是那么东西。不会说你个印上是说你是这个名字,打出来又另外一个名字了,不会的。“决定境印持为性”,决定印持、印可,不会动了。
  “不可引转为业”,不会再转的。假使你信佛了,我叫你念四皈依,好好念,念了之后,信心具足了之后,你碰到耶稣教徒也好、伊斯兰教也好、乃至巫婆也好、乃至气功师也好,他说得天花乱坠,你听了半天,“我的好。你们的不行,我不想学你的。”“不可引转”,你再说得好听,不听你的。
  温州,我就碰到一个人,她说她以前年轻的时候跟很多居士一起信佛,拜佛,非常虔诚,是个女的。后来出嫁了之后,嫁到一家天主教还不晓得什么基督教,搞不清楚,反正是信耶稣的,可能是天主教,非常封建的。他们的要求,家庭成员,都是一个信,一个信仰的,不能有第二个信仰。信佛是根本不允许的,异教了成了,你不信都不行,什么教不信也不行,何况你信佛,是他们说叫异教了。他们有的宗教好像叫其他的教是魔鬼的,凡是信其他教都是魔鬼。那么,你佛教徒当然这不能允许了,一定要你信天主教,那么,这个孩子她是从来从小信佛教的。她怎么改天主教,她不愿意了。不愿意呢,施加压力了。实在不行呢,他们两个公婆,就耍手腕了,两个人像两条鱼一样睡在床上,不吃不动,三天三夜,好了,这一来子整个家族都闹起来,“怎么你这个人不孝?你看公婆被你睡在床上,气得来啥吃也不吃,三天不吃,饿死了,你不得了了。”没有办法了,投降了,(师笑),信天主教去了。那就是没有胜解心所,如果你有胜解心所,不动摇,当然是不会把他干饿死,不会,你想其他方法。你总是改教不会,改信仰不会改了。这里说胜解心所很重要,“不可引转”,再怎么样子,不会转过去的。


  谓邪正等教理证力于所取境审决印持,由此异缘不能引转故。

  这是两种,对于邪正的教理,你根据的是这个修证的力量,都搞清楚了,哪是正,哪是邪。那么,于所取的境“审决”,就是很仔细地考虑、决定、印持,同印一样打下去,不会动的。“由此异缘不能引转。”因此,其他的缘再怎么把你拉,拉不动,所以说我们要把信佛教要信到这样子就对了,什么缘把你引不动。
  有的人就不行了,我听说一个,这个话我是听来的,真的假的我还不敢说,但是总是有这么一回事。人家传,有一个年轻的法师,跑到美国去弘法。因为才到美国去,人生地不熟,没有人帮助,当然法打不开了,后来有一个很虔诚的老太婆居士,这个,反正居士嘛,那个女的老居士,她是信仰比较好一些,也是很虔诚了,给这个年轻法师护法。那么,这个法师也就打开来了,慢慢出名了。出名之后,后来好笑得很,跟那个老太太结婚了。这个事就怪得很了,年龄相差很多,引转了,五欲的念头生起来了,他的信心退掉了,就是不管你老的少的,大概有钱吧,他就跟她结婚去了。可能是感恩了,她把他从一个无名小卒提到一个法师的地位了,她的恩很大(师笑),以这样子报恩去了。这个我看是这个恩报不得了,把一下都报到地狱去了,两个人都糟糕了。“由此异缘不能引转故。”那就异缘不能引,你由异缘能引呢,就是没有胜解心所了。那么,我们要做到这个,一切缘引不动,这个才能坚定。


  若犹豫境,胜解全无。

  “若犹豫境,胜解全无。”假使犹豫境,这个事情该这么好呢,或者怎么样子好呢?犹豫不决的话,那么,这个情况之下,胜解的心所一般的都没有,一点也没有,全,全部没有。

  胜即是解。

  那么,什么叫胜解?胜就是解,这个解就是殊胜的,不能动的。这个是持业释,我们六离合释还没有讲,这个胜就是解,持业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