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楼主: 菩提心海

【智敏法师】大乘百法明门论讲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7-9 15:5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疑心所

  疑者,于诸谛理,犹豫为性。能障不疑、善品为业。

  “疑者,于诸谛理犹豫为性。”三宝、因果、这些四谛,他听么听到了,但是,信不下去,“犹豫为性”。“能障不疑”,那么,它的害处,不能生起胜解心,不疑的这个东西没有办法,总是犹豫不决。“能障不疑、善品为业。”障碍善品,既障不疑,又障善品,就是好的事也不能做了。疑心大的人他好事就不想做,做了之后到底对我有没有好处呢?有没有好报呢?就要怀疑了。

  障善品者,以犹豫故,善不生也。

  心里犹豫,善法就不生。我们这个是讲到信心的关系了,有犹豫的人心不信,那你念观音菩萨如果犹豫的:“观音菩萨到底灵不灵?我念念了十万了,不晓得灵不灵?”这样子的话,你这个善法就生不了,所以说不能怀疑。那么,不能怀疑,不能说“我不要疑,疑就走了”,没有那么容易。那么,就要修信心。修信心,要下功夫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9 16: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正见心所

  恶见者,于诸谛理,颠倒推度,染慧为性。能障善见,招苦为业。盖恶见者多受苦故。此见有五,谓身、边、邪、见取、戒禁取也。

  “恶见者”,就是五个邪见,五个不正见。五个恶见,都是染污的慧,染污慧会推度,只有慧心所才能有推度的作用,但是这个推度是颠倒的推度,搞错了,推度的方式搞错了,对一切四谛,三宝的道理,因果的道理,它的推度的心倒是有,但是颠倒、搞错了。那么就是产生恶见了。它的体性就是染污的慧,慧心所,但是染污的、烦恼的。“能障善见”,反过来善见就障住了。“招苦为业”,反正烦恼都是招苦的。“盖恶见者多受苦故”,有恶见的人多受苦,那是决定的。我们说邪见,破戒、破见,破戒的人他受苦的时候还有期限,破了见的人,那就受苦的时候时间都没有的——不晓哪一年再出来。恶见多受苦。
  “此见有五”,那么,恶见有五种:身见、边见、邪见、见取、戒禁取,这个是《五蕴论》讲得仔细了。我们到这里,大家回去参考《五蕴论》。


  此六即俱生。若开恶见成十,即分别惑也。

  这个六个是前面贪、瞋、痴、慢、无明、疑、不正见,这个六个有俱生的。它这个里边是含蓄的,俱生,也有分别起的,把五个恶见分开来的话,这六个烦恼成十个。那十个烦恼里边有分别惑在里头。这个我们说,应当怎么分呢?在十个烦恼里边:贪、瞋、痴、慢、身见、边见,有俱生,也有分别起的;而疑、邪见、见取、戒禁取,这四种,决定是分别起的,就是说,生下来没有的,你学了一些教,或者听了人家的话才产生的。假使你说上帝能够创造世界,这个你生下来不会知道的,你学了耶稣教之后,或听了耶稣教的人跟你讲之后,“上帝创造世界”,那就他相信这个了。那么,这个是分别心出来的,生下来的人不会有这些。

  又十惑中瞋唯不善,余九皆通有覆、不善。

  在三性门来说,这十个烦恼里边,瞋恨心决定是不善,其余九个烦恼,它可以是不善,也可以是有覆无记。无记的有覆的那一部分,都是染污法,也可以通。那么,也可以通不善。而瞋心,不通有覆无记,决定是不善的。
  所以说,瞋心只有欲界有,到了色界就没有了。我们上次说过的,得了初禅的人,决定不会有瞋心。如果你说:“我得了初禅了。”一碰就发脾气,那么,除非是示现的,否则就是说证明他没有得初禅,初禅的人决定没有瞋恨心的。那么,没有到初禅,瞋恨心已经是减下去了。这个是简别你自己得不得初禅,你自己可以检查了。好了,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

点评

五蕴论讲解见心所:http://bbs.foyuan.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291478&pid=1862561&fromuid=282109  发表于 2016-7-9 18: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9 19: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讲

  《大乘百法明门论本地分中略录名数解》。上一次我们讲到烦恼的根本烦恼。那么,我们发的一个资料,补充我们的善法里边的“信”的,这是法尊法师的资料,那我们就把它念一下,这个很好。

  信的问题
  ——在汉藏院纪念周讲


  它的题目是《信的问题》,在汉藏教理院里边讲的。那么,我们就把他的这个作一个参考资料,就把它学一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9 19: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引言

  《华严经》云:“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这两句话是释迦如来为赞叹信的功德而说的。意思就是:信为产生一切功德的老母,也是生长一切善法的根源。进一步说:一切功德善根,不但要信来生,要信来长,就是生长了起来,能滋养它使之不坏,也还是靠着信。这样,我们知道,初学佛法的人们,信心固然很重要;就是积聚福慧二种资粮愿求菩提的大心众生,亦未超越信心的范围!

  他说,《华严经》里边说“信为道源功德母”,就是着重“信”的重要性。“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一切道的源头,功德的母亲就是信,它不但是母亲,一切善根能够生长也要靠信,长养一切诸善根,跟小孩子一样,养下来之后,还要给他长大,这个完全是靠“信”。
  这两句话,是释迦牟尼如来赞叹“信”的功德而说的这个《华严经》的一个偈。意思,就是说,信是产生一切功德的老母亲,也是增长一切善法的根源,再进一步说,一切功德善根,不但要信心把它生起来,要信心把它长起来,长、生长以后还要滋养它,使它不坏,使它长大,这个都是靠信心的。那就是说,信心,对一切功德,不但是生它的母亲,还要养它的母亲,这是这么重要。
  所以说,我们知道,初学佛法的人,信心,固然重要,才进门,没有信心进不了,就是积集福慧二种资粮,要求菩提的大心众生,就是发菩提心的人,也没有超过信心的范围。那就是说,这个信心,从开始进门一直到最后,都是需要的一个基础,即使是发了菩提心,求福德资粮的那些菩萨,还是离不开信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9 20: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信与初学佛的关系

  《菩提道》云:“诸无信心人,不生众白法;如种为火焦,岂生育白芽?”谷麦等种子放在锅里炒焦了,然后再把它种到田里去,希望它发出青白的嫩芽,大家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那晓得学佛人的信心,也是这样,而且比较望发芽的种子,更是重要,因为种子不能发芽,只是不能发芽而已,但是学佛的人没有信心,那就不同了,不但不能生一切功德,长一切善根,并且还要破坏佛法,而断送自己的善根哩!

  下边,讲信心跟初学的关系。大菩萨就不要我们讲了,他自己会知道了。那么,对初学的人,有特殊的重要性。他说的,《菩提道》——一本书,它说“诸无信心人,不生众白法,如种为火焦,岂生青白芽?”没有信心的人,一切善法,不能生长,就像一个种子,焦芽败种了,给火烧焦一个种子,它岂能够长出这个青了白的芽出来呢?我们说,稻谷麦子,把它种子放锅子里炒焦了,然后,把它田里去放下去,它什么芽都生不出来的,不要说是青的芽了。它摆放了里边慢慢就腐烂了,什么都没有。大家知道,炒焦的麦子、谷子,摆了地里去,它要长芽是不可能的。那么,学佛的人,他信心,一样,而且比发芽的种子更重要,因为发芽的种子不发芽,只是不发芽而已,学佛的人没有信心那就不同了,不但一切功德生不出来,一切善根长不起来,还要破坏佛法。我们才学过,烦恼里一个“不信”,“不信”就是反对佛法的,没有“信”就是“不信”,不信的话就会诽谤,就要破坏佛教,那就是说把自己的善根都断完了,还要下地狱去受苦去,比焦芽败种它单单是不生芽,这个厉害得多。

  现在有许多不安份的出家人,不,没有信心的出家人,几天出家,几天又还俗,几天还俗,几天又出家,简直把佛教的寺院,当作他们的一个不要房食费的旅馆看待了!他们这样的行为,自己的功德、善根,固然谈不上生长,尤为可惜者,破佛净戒,使众信施寒心,退众信施的信心!唉!将来三宝隐没,世间黑暗,未必不是坏在他们的手里!

  那么,他下边就不客气地批评一些人了,他说现在有一些不安份的出家人,就是不安己份的出家人,不,他说这个不是不安己份,是没有信心的出家人,几天出家,几天又还俗,几天还了俗之后,又来出家来了,简直把佛教的寺院当作一个不要房钱、不要伙食费的旅馆看待。这个还俗又出来,去了又还,这样子的人就是把这个寺院当作个免费的旅馆,他们这些行动,自己的功德善根固然谈不上生长,最可惜的,破坏了佛的净戒,使众生寒心,退众生、施主的信心。将来三宝的隐没,世间的黑暗,未必不是坏在他们手里。这是骂得很凶。那些没有信心的,一会儿出家,一会儿退、还俗的,这些人,将来三宝的消灭,众生的、整个世界的黑暗,都是他们造成的,这个就是责任很大了,所以说,我们出家人,不是那么自由的,我要出家就出家,要怎么就怎么,你有责任的,如果三宝坏了,众生没有光明了,那就责任就在这些人手里。

  然而我们要知道:出家的佛子,不能安住戒中,好好的舍戒还俗,这并非是不可以,且也是如来所开许的,自己虽因业障所系,烦恼所败,不得已而归俗,当生大惭愧,对三宝的信心不失才是!若是以为自己归了俗,就与三宝脱离关系,信心退失,甚至妄生毁谤,那还成什么话,简直没有人格了。太虚大师常说:“破戒犹胜破见”,因为仅仅破了“戒”,还可以忏悔,若是破了“见”的话,那就以邪养邪,邪知邪见,根深蒂固,永无超脱之路了;虽然这还不过有归俗破见,要是身为出家的弟子,“衣佛之衣,食佛之食,住佛之住”,而对于三宝失了信心的话,那就“果报更不可思议”,更危险了!

  然而我们要知道出家的佛子不能安住戒中,好好地舍戒还俗,并不是不可以,佛还是允许的,自己虽然因为业障所系,烦恼所败,给烦恼打败了,不能修行了,就还俗了,应当生大惭愧心,你即使出家人的生活过不了,但是你回家之后,对三宝的信心不能退失,这个还可以,当然等而下之了,比那些还了俗乱搞一台的要好一些,但是比不退的那是差得远了。假使以为自己还了俗了,跟三宝没有关系了,信心也退了,甚至于毁谤了,那还成什么话呢?人格都没有了。
  太虚大师就是经常说,海公上师也经常说的,就是破戒的人,比破见的稍微好一些,破了见那就比破戒还厉害。为什么原因?单单破戒,还可以忏悔,假使破了见的话,那就是恶性循环了,从邪入邪,邪知邪见,根深蒂固,永远没有超脱的时候。假使说是在家人破见固然是不好,要是出家的弟子,他穿了佛的衣服、吃佛的饭、住佛的住处,就是吃施主的饭,施主因为是信佛才供养你的,并不是你有好大的功德,他供养你了。因为佛的功德大,我们靠佛的一些福德,所以沾了个光,所以大家还供养出家人,如果我们没有佛的话,单靠我们这样一点的功德,人家不会供养你的。为什么原因呢?他们自己家庭生活也不见的很富裕,为什么要供养你呢?那么,因为看佛的面上,“住佛之住”,住了庙里边,也是因为佛的关系,人家给你修庙给你住的,如果没有佛的话,他就对你不会有那么照顾你了。所以说,真正出家的弟子,穿了佛的衣服、吃佛的东西、住佛的住处,而对三宝失信心的话,那果报不可思议,这个不可思议是反义词,这个果报就不可说了,危险透顶的事情。


  谈到出家佛子所应有的态度,是要向着背世间顺解脱的方面去进行的。然而,此中先决的问题,当然不外乎“闻”“思”“修”三种,初步学者,尤以闻为重要。现在就以闻来说吧,比方我们一个人去听佛法,当然是善心不是恶心。所以善心所中第一个就是信,意谓听闻佛法要有信心,若是没有信心去听闻佛法,那可以说就是以恶心听闻佛法了,恶心听闻的佛法,试问可以思吗?可以修吗?当然是不可能的了,既不能思,又不能修,那么,听了佛法又有什么用呢?所以在我个人常常这样想:“信这个东西,对于初学佛的人,实在太重要了!”

  那么,说到出家的人应当的态度,要是背了世间,解脱的方向进行。“然而此中先决问题当然不外乎闻思修。”我们说出家人,应当怎样做?就是跟世间上是违背的,要向解脱的方面去做的,那么,这里要做的,最开始的就是闻思修,初步学的,“闻”为重要,最重要就是闻法。如果你看到法,害怕了,退了,你还是什么出家人呢?
  所以说,这一些东西,这一些话,应当自己警惕自己,做一个出家人,不是好做的,你有责任的,你吃的是佛的饭,穿的佛的衣服,住的佛的住处,你不做佛的事情,你就失职,那就是,对自己要背因果的,将来的果报很可怕的。
  那么,我们这里说,所以说,既然做出家人,第一就是要“闻”。现在,我们说从闻来说,比方我们一个人去听佛法,当然是善心,去听佛法当然是善心去听,所有的善心中里边第一个就是信心,相信才去听,因为听佛法要有信心,假使没有信心信佛法,那就是不是善心去听了,就是说我们听佛法,第一个,要有信心去听,这是善的心,如果你没有信心,那是恶心去听的话,那就是说不是去学了,那就是钻空子,找一些尾巴来批判佛教,或者毁谤佛教,那就是恶心了。这样子听不但是没有功德,还有过失。恶心听的佛法,他当然不能思了,也不能修了,不能思、不能修,你听了佛法有什么用呢?尽造一些业就完了。
  所以说,“信”这个东西,对初学的人,是最重要的东西,他是强调我们“信”。因为你既才入佛门,你要下手修行,第一个闻法,闻法的话,没有信心是闻不进去的,没有信心,纵然闻了法,不能思、不能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9 21: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信在佛教的解释

  其实,信不但在佛教占着极重要的地位,就是世间亦无不以信为第一要务。不过世间所说的信与佛教所说的信稍有不同罢了。如儒家所说“仁义礼智信”的“信”,只不过是一种“言行一致”、“有约必践”的意思。譬如开会议,彼此约定在某一个时候开会,到了那时,我就去开会,这就叫做有信,又如与人借钱,约定在某一个时候偿还,期限一到,即去交还,这也叫做有信。能够做到“言行一致”、“有约必践”、“无轻诺寡信”的地步就算达到“信”的顶点了!可是在佛教解释这个信,并不这样简单。

  那么,下边是“信”的解释,我们现在因为学的法相,讲的是主要是讲“信”的意义。其实,“信”在佛教里边,不但是占了最重要的地位,在世间上也不能说不要信,也是很重要的,不过,世间说的信跟佛教的信有一些不同。那么,他就举了很多的世间上的“信”,儒家所说的“仁义礼智信”,这里面也有个信,这个信不过是一种“言行一致”的信,“有约必践”的信,就是你说了话要做到的,这个信。平时开会,约定在某一个时间开,那么,到这个时间就得去开,这叫有信;或者跟人家借了钱,约定好什么时候要还的,那时间一到马上去还,这也是有信。就是说,你说的话跟行动一致的,这个是世间上,也是认为这是一种道德的标准。“无轻诺寡信的地步就算达到‘信’的顶点了。”所以说,世间上能够做到这样子,答应人家之后,决定做到,这个是世间的,到家了。但是,佛教这个“信”,却远远超过这个。那么,就是讲佛教的“信”了。

  佛教通常教典里说“信”的意义,即“信有是有”(三宝功德,众生业果)“信无是无”(世间万有)这样说法,虽亦有理,不过范围太笼统宽泛,在初学佛的人,是不容易了解的。我现在且依唯识论来略说一说信的意义。

  佛教的“信”,就联系到我们的《五蕴》、《百法》,佛教通常里说的信,一般说就是说“信有是有”,“信无是无”,信有的东西也许它是有,相信没有的是没有,这个说法固然是也有道理,不过太笼统,初学的人,搞不清楚,到底说什么有、不有。所以我们现在根据唯识方面来讲一讲“信”的意思,那么,跟《百法》一模一样的,我们《百法》也是唯识。

  论说:“于实德能,深忍乐欲,心净为性”;这三句话便是信的定义。“于实德能”,意思就是信实,信德,信能之谓。

  那么,《百法》里边或者《唯识论》里边,他们讲“信”,什么呢?我们就把我们的“信”看一看,那我们就抄的那个字就是这个东西。我们的“信”,“于实、德、能,深忍乐欲,心净为性”,他抄下来的也是一样,“于实、德、能,深忍乐欲,心净为性”,一模一样。从唯识里边讲,“信”就是这么,比较仔细。这三句话便是“信”的定义,“于实、德、能”意思就是信实、信德、信能,这三个,实、德、能三个东西,对它有坚信。那么,下边就是说:怎么叫信实,怎么叫信德,怎么叫信能。那么,下边我们就有笔记。

  所谓信实——实是真实。就是四圣谛理。这四圣谛理,是真实不虚的,我们深信不疑,名为信实。

  信实,实就是真实。世界的真实道理,什么呢?就是四谛——苦集灭道,有为、无为的功德都在里头,一切法空性就在灭谛里边,灭谛的四个相,就是“灭静妙离”,它就是里边,就是空性就包了里头。苦谛里边,有苦、空、无常、无我,也有无我的道理,那么,这就是空性的道理。那么,讲有的,世间因果、出世因果,两套因果学过《俱舍》就知道,在四谛里边就是两套因果。这两套因果把世间上的道理都说完了,世出世的道理说完了,就是四圣谛,这是真实的道理。为什么叫谛呢?谛就是真实不虚的,知道四圣谛的道理真实不虚的,深信不疑,这就是“信实”,实德能的“实”。我们相信世间上的真理就是四圣谛,佛总结下来,整个宇宙真理,以四个圣谛来总结,这个四个圣谛真实不虚,相信它是真实的,深信不疑的,这个就是“信实”。这个帮你把实、德、能,分析了、讲了。

  所谓信德——德是功德,就是世间和出世间的有为功德,无为功德,三宝的殊胜功德,我们信它的确是有的,即名为信德。

  第二个,“信德”。什么功德?世间、出世间的,有为、无为的功德,三宝的殊胜功德,这些我们想想确实有的,这是“信德”。那么,最重要的是三宝的功德。我们要相信,佛——佛陀有身口意的功德,有度众生的功德,等等,他的事业的功德;法宝有使我们离苦、达到最高的涅槃境界的功德;僧宝有实践这个,能够达到最后证道解脱的功德,等等。我们都要相信确实有的。

  所谓信能——能是功能,就是三宝有与乐拔苦的功能,我们相信他依他行,也可得到这种功能,换句话说,就是信自己也有成佛的本能,这名为信能。

  那么,“能”,更进一步,三宝有拔苦与乐的功能,我们自己照他做的话,我们将来也能达到这个功能的成就,就是说我们(这个我们经常皈依的时候跟大家讲的)现在我们皈依的三宝,将来我们自己成就了功德之后,就证到自性三宝。那么,就是说,这个可能性是有的,是能够达到的,现在的三宝固然是有这拔苦与乐的功能,我自己皈依三宝之后,照三宝的方法去做,将来一切三宝功德我都能够达到,都能够做到,都能够成就,这个信心要有。
  这个三种了,实、德、能,自己也就是能成佛的功能是有的,要相信自己。不要自己自暴自弃,“这个太难了,我是没有善根,我是不行的,我要退掉了”,这个就是我们说没有志气了,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你佛都要成,怎么一个这一个简单的《五蕴》、《百法》就学不成呢?那你成什么佛呢?不鼓励自己,把自己的一些功能都放掉。我们《五字真言》里边,也有这个一条,差不多的,“轻损自蕴不如佛”,那是我们三昧耶戒一条,你自以为自己就不如佛,佛是那么殊胜功能,我这个人是不行的,根本不能起这个,起这个心如果灌过顶,你就犯三昧耶戒,要下金刚地狱的。一定要自己要堪能性,我这个五蕴,它的体就是佛,应当有把他修成功佛一模一样,这个心要有,否则的话,你把自己把佛隔开来了。


  上述三种为吾人对三宝发生信仰的对境。若能于此境上,深信不疑,就叫做“深忍”。如能更进一步的希求自己也能获得同三宝一样的“实、德、能”就谓之“乐欲”。虽然对三宝的“实、德、能”生起了“深忍”和“乐欲”,若是杂有五欲等贪心,那也不见得有什么可贵了。所以“深忍”“乐欲”必须还要清净,并能令相应的心心所,都变成清净,那就达到“心净”的极果了。
  这样,能够圆具此三德相而生起的信心,才是佛教所说的信,这信就是“净信”,也可以说是正信。

  这三种,我们对三宝产生信仰的对境,就是我们对三宝信仰就是相信他的实,相信他的德,相信他的能,假使能够三个境上深信不疑的,叫“深忍”。我们不是讲的吗?三宝要“深忍乐欲,心净为性”,那就是前面实、德、能讲完了,下边讲什么叫“深忍”。对于上边的实、德、能的三个深信不疑,“深忍”,忍可;那么,更一步,要求自己能跟三宝一样,就是要发起乐欲,意乐心。那么,虽然对三宝的实、德、能生起了“深忍乐欲”,假使说你染了世间的五欲贪心,那也不见得可贵,因为你对三宝固然生起信心,相信他的功德,也相信他实在有的,但是你以世间的五欲心去追求。那么,我们是世间是很多了,他也信佛,但是,信了佛之后,也相信三宝有功德,但是他求什么?求发财,求升官,求家庭平安,不能说不好,但是,这个太小了。
  我记得我在妙果寺,有一天,夏天很热,我就跑到天王殿,那个地方风很大了,跟法音师两个人在天王殿坐一下,来了个干部式的人,拜佛,拜得很虔诚,但是拜不好,法音师就教他该怎么拜,他很感谢,还很照了那个样子很虔诚地拜了一阵,拜了一阵就问他了,“你很虔诚拜佛,你求什么?”“升官发财。”他的目的就是这个,那这个也不行了,这个不干净。
  所以说有了“深忍”,有了“乐欲”,还要清净、干净,不但自己干净,还要使相应的心王、心所都干净,所以这个是“心净”。所以有了“深忍”,有了“乐欲”,还不够,还要加上“心净为性”。这样子三个功德生起的信心,才是佛教的信心,就是既然要“深忍”,“乐欲”,还要“净”——心要净,在具备这三个条件,那就是佛教所说的“信”,这才是正信。
  那么,我们自己衡量一下,我们有没有正信?没有正信的话,赶快纠正,不要带了邪的东西到佛教里边来,发心不正,果招迂曲,这还是害的还是自己。


  然而佛教所说的这净信,虽同具“深忍”“乐欲”“心净”的三相,若以重要说来,要算“心净”为最要,何以呢?因为:“深忍”只能算是信的因;“乐欲”只能算是信的果,而信的自相就是“心净”。由于信的自相是净,所以能令他的因果等皆净,若信的自相不净,那就不会令因果等清净了,故在净信的三相之中,当以“心净”为最要。此三相因果之理,表之如下:
  因———深忍——胜解心所
  自相——心净——信心所
  果———乐欲——欲心所

  佛教里说的净信,虽然具足“深忍”、“乐欲”、“心净”三个相,那依重要的说来,“心净”是最重要的,因为“深忍”只是信的因,“乐欲”信的果,信的自相就是“心净”。那就是说“深忍”、“乐欲”、“心净”这三个词把它分析一下。
  “深忍”它的体是胜解心所,对佛、三宝的功德决定不移地、不可引转地认可下去,胜解,那么,是信的因,有了这个胜解才能够产生这个“信”。
  那么,“乐欲”是欲心所,知道三宝的这个真实,他要去追求,这是信的果,有了信,他才有乐欲的心生起来,如果不相信的话,不去追求了。所以“乐欲”是欲心所,那么,是信的果。
  而信心所本身,是“心净为性”,使心能够清净,不但是心王,心所都能够使它干净。就像我们以前《百法》说的,像一个净水珠,摆了心里边,他整个的心王、心所都给它干净掉,水里边净水珠一摆,整个水就干净了。那么,心里边有信心所,所有的心王心所都成了清净的,这个是真正是“信”的自相。
  所以说“深忍乐欲,心净为性”,这两句话包含的有“信”的自性、“信”的因、“信”的果在里边。这一段我们就补充我们的这个所谓“信”的一个内涵,他讲得很通俗,也比较分析得详细,所以我们介绍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9 21: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信心的方便

  前面已略说,三宝的“实”“德”“能”为信的对境,但是一般未曾研究过佛经的人,还是不容易体会得;今为方便初学,且将成就信根的方法,略陈梗概:
  印度的僧伽,摄授弟子,初在熟识戒律之后,不要他学教参禅,先教以赞佛功德,如教之读一百五十赞和三百赞等。那赞中的内容,多是赞佛从舍王位,出家,苦行,乞食,乃至证到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师、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以及说法度生并因位修菩萨行等种种功德,以此坚其信心,待信心坚固之后,始进学他种教理。
  所以我们要使信根生起和坚固,也应当多读佛赞,尤其是要明白赞中所赞的佛功德之意义。我不能说我国出家的佛子不谈赞,差不多初出家的多半都读佛赞,如“炉香乍热”,“戒定真香”,“佛宝赞无穷”等六句八句的大小赞,在各大丛林,各小庵庙,都是流行着的,一般的出家人,不但是读,而且依照它的腔调去唱。可是读尽管读,唱尽管唱,但佛究有多大功德,其功德究有什么意义,大都是“莫名其妙”。这样,虽读佛赞,又有什么用?换句话说:不明佛功德的意义,是不会生起信心的,信心不生,还谈什么坚固?
  故此,读佛赞,固是重要,而明白赞中所赞的功德意义,尤特别重要也。对佛宝如是,对法宝和僧宝,也应当有这样的一个认识:法宝如阿伽陀药,自己如将死的病人,若要自己的病好,非信服这阿伽陀药不可;佛宝如黠慧的医师,僧如聪明的看护,自己如将死的病人,若欲自己的病好,亦当信任这黠慧的医师,和这聪明的看护才好。


  下边说“信”的方便——如何生起信心。他这里介绍的就是要我们多读一些佛的功德这些书,他们,西藏的是一百五十赞,三百赞等等,我们汉地就是有《佛所行赞经》,还有,那些,都是讲佛的修行功德的,《佛所行赞经》而是一个很有名的,这是印度以前之最长的诗,就是长诗里边最长的就是这一部,整个一部书里边都是,都是诗,都是偈子。那么,这个很出名的,里边讲佛的一切功德,如何舍弃王位、出家、苦行等等,最后成佛,怎么样子度众生,都讲得很清楚。那么,像这一类的书,大家多看,能够产生信心,这是一个。那么,我们当然,还有,除了看这个教理之外,还有就是修持的方法。我们就教的那些皈依上师三宝,三皈依观,这些都是增长我们信心的方法。如果我们要产生正信的话,就要从这些地方去追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9 22: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怎样使信心不坏

  信心的生起比较容易一点,若把信心坚固不使失坏,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那些出家又返俗返俗又出家的普通佛徒,在他最初出家的时候,不能说他没有一点信心,然后来所以反复无常,就是他未能把信心稳固的缘故。委实说来,在我们普通凡夫的位上,要使信心不退,的确也很难做到,依教典说,到初果须陀洹的圣位,始可得到不坏信,所谓四不坏信是也。

  下边,使信心如何不坏,他说信心生起来比较容易,我们看看也不容易。真正的佛教徒,信心纯粹的到底有几个?这个百分比去比一下,并不大,一般的都是夹了烦恼来的,这个信心是不纯的,就是不干净的。那么,信的乐欲的跟深忍的层次也不太高的,稍微碰到一点点困难,碰到一点打击,就会退的,很脆弱的。生起来不容易,但是使它坚固、不坏,更难。“发心非难难常继”,这个话就是《五字真言》天天念的,念了之后,要知道它的内涵就要把它用到事上来。心,发心固然发起来了,要它坚固不坏,还要加功夫。那么,出了家又还俗,还俗又出家的那些信徒,最初出家的时候不能说他没有信心,后来反反复复,就是信心不坚固,凡夫的地位,信心不退是很困难的。因为什么时候信心不退?一直到见道,就是初果以上,见了道之后,证到四不坏信,对佛、对法、对僧、对戒,这个信心不会坏了,那么,这个信心不会退了。在没有见道之前,这个四不坏信没有证到,都是听了人家说好,我就相信,人家说坏,也会诽谤,那个都不可信。

  四不坏信者:一信佛,二信法,三信僧,四信戒。

  那么,我们说要信这个四不坏信,就是说要达到这个才能够不退了。那么,什么叫四不坏信呢?他也略略提一下。

  一信佛:佛是大觉大悟者,是一切智人,是人天的眼目,是三界的导师,是黑暗中的明灯,是苦海中的慈航,是我们人类的救星,是一切众生的慈父,这并非是过誉,我相信,深深地相信,佛的确有这样的资格,佛实在堪称这样的名目,佛果是了不起的伟人,这名为信佛。

  第一是信佛,佛是大觉大悟的人,是一切智慧的人,是人天的眼目,是三界的导师,黑暗的明灯,苦海的指航,是我们人类的救星,一切众生的慈父,这些话并不是过分的话,是真真实实的,是有实际意义在里边的,我们要真正相信,不要说这些都是捧场的话,说了一大堆,好,把他抬得高高的,好像是不着边际一样,实际上这是佛确确实实的功德,这个我们去《佛所行赞经》,佛的一些经书去看看,佛为了这个事——度众生,头目脑髓,《地藏经》就说的,这个娑婆世界里边,没有一块地方没有佛牺牲头目脑髓的,那就是为了度众生牺牲的头目脑髓是到处都是。这个确实是众生的慈父,黑暗的明灯,并不是过分的话,我们是要很真正地相信佛有这样的人,是,他可以配得上称这样的人的,导师,确实是称得上,一切智,确实称得上。那么,佛是一个了不起的一个伟大的人物,这样子心生起来了,信佛。
  我们一般信佛,说个老实话,都是不够的,在《菩提道次第》就是说这个话:佛叫你怎么做怎么做,跟你说了很多,都是倒做不做,甚至于不做,一般是不大做的,医生说你今天有什么病,你赶快要吃什么,他马上就听,听话得很,医生叫他不要出去,就不出去了,叫他不要吃荤,他就不吃了,叫他不要吃啥东西,就不吃了,这个听话比听佛的话要听得多。什么原因呢?我执。身体是宝贝的,医生就是帮助我把身体治好的,而佛说的话好像是远得很,好像对自己关系不大,这样子的话就是说对信佛是差得很远。那么,我们自己检查,我们是不是这样的人呢?我看差不多都这样子的。我看到很多的出家人,他跟我说:“医生教我说,你们那个出家人营养不够,要吃肉,你看我要不要吃?”(师笑),我说:“你自己想要不要吃嘛!”世间上的说法当然说了,看见出家人吃素都不好,实际上我们出家人身体好不好?现在他们一般调查下来,老年人健康的大都是只吃素的人,吃荤的人都有心脏病了、血管里边硬化了等等,都有这些毛病的,而凡是吃素的人都是很健康,他们调查过的,以前有个调查报告,我报纸上看到过。那么,所以说,我们信佛的,确实是大大不够,这个很惭愧的了要。


  二信法:佛既是一个伟大的人物,那么,由佛口中所说出的法当然也是很可信的了。法宝的虽是很多,主要的信“苦”“集”“灭”“道”的四真谛。如佛说世间都是苦的,人生都是苦的,我相信,这话是的确的;佛说这苦是由集谛烦恼和业之因所招感的,我相信,这话是真实不虚的;佛说要不受苦果,先断集谛的因,要断集谛因,第一要先修道,修道就可断惑,断惑就可灭苦,我相信,这话是实在的;佛说由修道而断惑,由断惑而灭苦,由灭苦也就得到安隐快乐的涅槃,永不再受三界六道的生死大苦,我相信,这话是的的确确,实实在在的!总括说一句:这四谛的真理,都是真实不虚的。所谓“海可枯,石可烂,天可翻,地可覆”,而四真谛的真理,不可改动一毫,确是如此的。能够对四谛法,有这样的认识,有这样的信受,这名为信法,(信因果在内)。

  第二,信法。佛是一个伟大的人物。那么,佛口里所说的法,当然是极可信的,如果这个人不是一个有极伟大的、极有智慧的、极能干的、极有悲心的人,那说的话当然不可信。但是,佛这样的人说的话,应当是可信的,但是偏偏我们就不太相信,医生的话倒是很相信。而且一个,不但是医生的话,那些巫婆,算命人说的话,也很相信,甚至于外道的话也相信。
  有一个居士打电话,很着急,问我,收了一封信,一封外道信,要他写什么几千份送出去,不写的话要什么什么什么,受很大的苦报,他着急得很,“我该要不要写?”你看,外道的话他那么相信。我说:“你念观音菩萨,一切灾难都能消的,你怎么不相信了?”这个很奇怪了,总是还是维护自己,就怕自己受了损害,佛菩萨说的话,好像他认为不大兑现的。我就给他背了一句,我说:“咒诅诸毒药,所欲害身者,念彼观音力,还著于本人。”你念观音菩萨一念,不但是害不了你,还会打回去了,你为什么害怕呢?我们还没有那么的心要打他回去,只要自己保护自己不受损害就是了,你为什么观音菩萨都不相信呢?外道一封信把你着得那么急了?所以这些我们对于佛的信,对法,都值得检讨自己。
  那么,佛的法很多,主要的是四谛法——苦集灭道。那个“苦谛”,说世间都是苦的。这个话,我看是真正相信的人有几个?世间是苦的,吃了一顿好的饭,高兴得来什么都忘掉了,或者是有的在家人看看戏、搓搓麻将,什么苦不苦,都忘掉了,他感到很舒服、很快乐。说人生是苦的他也不要听:“你们尽说苦苦苦。”这个佛的道理,确实信不下去。那么,我们说佛弟子,一定要相信佛的话,绝对是真理,苦就是苦的,做人是苦的。
  这个苦的来处因为是烦恼造业,这也不是假的。人家说:碰到苦是运气不好。什么运气不好呢?你自己烦恼大,造的业重,你才倒霉,你怎么去怪你运气不好呢?还要说,怨天尤人,好像天你不生眼睛,怎么我这么好的人,给我那么穷,那么倒霉,他那么坏,你看他又这么好,倒去怨,这个就是对佛的道理根本就不知道,或者是看到了不相信。那么,这个,我们就要相信,苦的因就是起了烦恼造业,这个是真实不虚的。那么,你不要受苦,那就不要起烦恼,不要造业,所以说,要把集谛断了之后,当然不会受苦。
  那么,我们要达到一个最高尚的、圆满的境界(就是灭谛),那就要修道。道在修的时候,如法地修,依了佛的方法去做,决定能够把一切苦都断完、烦恼断完,这是也是确实可行的,再也不再受三界六道的苦了。这些话就是实实在在的,相信它,这是信法。这个四谛法,我们在《遗教经》,他说了一句话,他说:海可枯,石可烂,天可翻,地可覆,四谛道理不会变的。这个就是说对四谛的道理,佛的法要有这样的信心,才能够说信法。


  三信僧:僧是依法修行,住世间,弘法化,代表佛陀的一个主要人物。我们相信他今日持戒修行,依佛教法而行,他日必可得到无上的佛果。就是现在,他既解佛之解,行佛之行,做弘法利生的工作,相信必能造福于人类,有益于人群,这名为信僧。

  那么,什么叫信僧?僧是依法修行的人,在世间上弘扬佛法的人,代表佛陀的一个人,所以说,我们要相信他,现在修行,依佛的法去做,将来他必定能够证佛的果,就是在现在还没有成佛之前,他既然懂了一些佛法,做佛的修持,做弘法利生的佛的事业,他绝对对人类是有利的,这个就是相信僧、僧的功德。

  四信戒:戒有防非止恶的功能。我们依照戒的规律去行,就可不做为非作歹的事,就可止息许多的过恶,因此,也就可以使我们的身心泰然,使我们离苦得乐,这是的确的,相信必是如此的,同时,相信我们要得到三宝的“实”,三宝的“德”,三宝的“能”,也就非持戒不可。对于这种道理,极端信奉、没有丝毫怀疑,这名为信戒。

  那么,第四是戒。什么叫戒?防非止恶,一切坏事可以预防不做,一切恶事把它止下来,把它停下来,这是戒的功能。如果我们依佛的戒律去做的话,决定可以做到不做坏事,可以息去很多的坏事,这样我们的身心坦然,离苦得乐,当下离了烦恼,心就坦然,这是现下的乐,你不做坏事,不造恶业,将来不感苦报,这是以后的乐。所以说,能够依戒而行,决定能够得到离苦安乐,这是确确实实,必定如此的。那么,我们要希望得到三宝的功德,三宝的真实的道理证到,三宝的可能性要把它达到,方法就是要持戒。你要证到三宝的功能,你要非从持戒下手不可,这个道理相信下去,没有丝毫怀疑——信戒。

  证到初果的圣者,对“佛”“法”“僧”三宝及“戒”就有绝对的信仰,就再也不会有什么退失了;若在我们凡夫位上,对“佛”“法”“僧”宝及“戒”始终如一的信奉下去,那是很少有的,但不要因为做不到这点,我们就把信心退失,而以一时的高兴就到三宝门中来跑跑,不高兴的时候,就不来跑了。当知现在虽不能得四不坏信,可是要设法慢慢儿使它增长乃至成熟才对哪!

  对于佛、法、僧、戒,这个绝对的信心,不会退失,那就是见道的境界。所以说,我们要见道。有的人说:“我现在没有见道,我当然对佛法不会信心了。”但是你知道,见道的信心是哪里来的?培养出来的。你现在不培养,将来见道对佛、法、僧、戒的信心是从天上掉下来吗?不会的。我们现在是尽量地培养这些对佛,对法,对僧,对戒的信心,到达一定的高度,圆满的时候,就会见道。那么,你如果现在不培养的,资粮不积集,你说见道自己会来的,那个是妄想,就是说没有因的果是不会来的。我们说,一个法的能够出现,都是很多因缘把它积累起来的才成就的,你不从因上去求,你从果上去求是求不到的。这个我们就讲过的,你要吃饭,必定要找米、水、锅、柴等等,因上具备了,你把它搞起来,点燃起来,火燃起来,自然饭就来了,你锅也不要,米也不要,水也不要,你说要饭,哪里去求呢?你说我要饭去,如果人家也是这样子的,不要锅、不要米、不要菜的,他也饭也没有地方来了,那么,大家都没有饭吃。所以说要因上求,就现在就要积集这些资粮,不要说以后到了那个自会来。我看很多人就这样的,他说:“我们不要学了,我又学它干啥呢?我一旦开了悟了我什么都知道了,三藏十二部我都知道了,我现在学它干什么?不是白白学了吗?”那你天真得很,你现在不学,你哪一天开悟了?三藏十二部从天上掉下来到你脑子里来了?没有这个事,你现在学了学了,把这些资粮积聚了,一到完整的从量变到质变的一个突变来了,就是开悟,没有这个变化的话,你悟从何来了?所以,这些道理不学佛教的人不知道,学佛教的人自然要从因上积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9 22: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结论

  上面虽已说了这么一大堆话,但不过略说什么是信心的对象,信心的体性,与引生信心的方法而已。但是信的问题,尚未完全说了,要是广说什么正信啰,邪信啰,迷信等等就再加一点钟也说不竟,现在因为时间的关系,就此告一个段落吧。
(原载《觉音》1940年十三、十四期)


  所以说,我们说对这个“信”的问题,介绍了一些法尊法师的一些他的看法,他也是根据经上来的。那么,我们是拿来补充我们的讲“信”的那一个,因为这个有一定的对我们理解方面能够更深入一步,就是更分析得清楚一点,所以我们介绍一下。

  那么,今天,下边我们接下去讲烦恼了。昨天把十个根本烦恼讲完了。十个根本烦恼本来是六个,六个,最后第六个不正见又打开五个,就是十个。那么,现在随烦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00: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烦恼心所

  跟了烦恼来的,叫作随烦恼,不是根本的,从烦恼——根本烦恼生出来的。

  五随烦恼二十。
  此别标章,下别列名。

  这是标一个名目,下边,哪二十呢?

  一、忿,二、恨,三、恼,四、覆,五、诳,六、谄,七、憍,八、害,九、嫉,十、悭,十一、无惭,十二、无愧,十三、不信,十四、懈怠,十五、放逸,十六、惛沉,十七、掉举,十八、失念,十九、不正知,二十、散乱。

  这二十个随烦恼。这个,我们在《五蕴论》讲过了,这里就略略地念一道。

  忿……依对现前不饶益境,愤发为性——能障不忿,执仗为业。
  恨……由忿为先,怀恶不舍,结冤为性——能障不恨,热恼为业。
  恼……忿恨为先,追触暴热,狠戾为性——能障不恼,蛆螫为业。
  覆……于自作罪,恐失利誉,隐藏为性——能障不覆,悔恼为业。
  诳……为护利誉,矫现有德,诡诈为性——能障不诳,邪命为业。
  谄……谓罔他故,矫设异仪,谄曲为性——能障不谄,教诲为业。
  憍……于自盛事,深生染著,醉傲为性——能障不憍,染依为业。
  害……于诸有情,心无悲悯,损恼为性——能障不害,逼恼为业。
  嫉……殉自名利,不耐他荣,妒忌为性——能障不嫉,忧戚为业。
  悭……耽著法财,不能惠舍,鄙吝为性——能障不悭,鄙畜为业。
  无惭……不顾自法,轻拒贤善为性——能障于惭,生长恶行为业。
  无愧……不顾世间,崇重暴恶为性——能障碍愧,生长恶行为业。
  不信……于实、德、能,不忍乐欲,心秽为性——能障净心,堕依为业。
  懈怠……于善恶品,修断事中,懒惰为性——能障精进,增染为业。
  放逸……于染净品,不能防修,纵荡为性——障不放逸,增恶损善所依为业。
  惛沉……令心于境,无堪任为性——能障轻安、毘鉢舍那为业。
  掉举……令心于境,不寂静为性——能障行捨、奢摩他为业。
  失念……于诸所缘,不能明记为性——能障正念,散乱所依为业。
  不正知……于所观境,谬解为性——能障正知,毁犯为业。
  散乱……令心流荡为性——能障正定,恶慧所依为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09: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忿心所

  言忿者,依对现前不饶益境,愤发为性。能障不忿,执仗为业。执仗者,仗谓器仗。谓怀忿者多发暴恶身表业故。瞋一分摄。

  这个很现实,他说什么叫忿呢?依,就是靠,对了现前的不饶益境,就是不顺利的境、违缘的境,现在对你不顺了,“愤发为性”,一下子爆发他的这个愤怒的心,那么,他是爆发为性、愤发为性,这个上次我们讲过的,就像桦树皮一样,碰到火一下子就嘭地一下子烧起来了,烧好了就算了。那么,它的业用,“能障不忿”。那么,不忿怒的,当然是它的对立面了,既然忿起来之后,不忿就盖掉了,没有了,障住了。那么,还有什么业用呢?“执杖为业”,就拿了这个杖,或者是拿这个刀枪,要打人、杀人去了。
  “杖谓器杖”。为什么要“执杖为业”呢?“谓怀忿恨者”,心里起有忿的人,一下子爆发起来,就会拿些杖了什么东西打人去了,“发暴恶身表业”,这个身表业,拿杖打人,拿刀砍人。这么就是,这些很多了,以前有一个平阳的,来超度一个人,他就是吃酒吃醉了,跟两个人吵起来了,一把刀拿出来把他杀掉了,这个糊里糊涂。忿呢,一下子忿呢,等到醒过来了,悔也来不及了。
  那么,“瞋一分摄”,这属于瞋的一分,它就是说没有体的,就是瞋的一部、瞋的体的一部分,它起这个作用的就叫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09: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恨心所

  恨者,由忿为先,怀恶不舍,结冤为性。能障不恨,热恼为业。热恼者,谓结恨者,不能含忍恒热恼故。

  “恨”,我们上次讲过的,“由忿为先,怀恶不舍,结冤为性”。忿,一下子爆发过了。但是恨,就是以前有这个曾经忿过,以前有不如法的境、不如意的境,那么,心里放不下,就像这个炭火,炭火看起来火不大,但是很久不熄的。五台山住过的知道,我们那个房间,冬天冷了,都戳一盆炭火,炭火可以维持很久时间,虽然不太热了,但是屋子里边有点小小的一点热气,总感到好像暖和一些了。过去的忿,“怀恶不舍”,再放不下,那么,“结冤为性”,他就是紧这个小炭火一样,总是熄不了。“能障不恨,热恼为业。”它的功能就是障碍不恨。当然,它恨一起来,不恨就盖住了。
  “热恼为业”,什么叫热恼?“谓结恨者,不能含忍恒热恼故。”他自己糟糕了,这个因为心里有恨,不能含忍,就是说对这个事情放不下了,放不下心里总是热恼,心里头不舒服。
  这些烦恼心所,讲得很仔细,但是我们镜子一照,自己看看里边,恐怕都会,都会有。什么事情,不如意的事情,当面不好说,心里就是一坨,那么,碰到一些因缘来了,就是忿就来了,一下子大爆发了。这些事情是在人间是不稀有的,经常是有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09: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恼心所

  恼者,忿恨为先,追触暴恶,恨戾为性。能障不恼,蛆螫为业。言追触等义,谓追往恶,触现违缘,心便狠戾,多发嚣暴,凶鄙粗言,蛆螫他故。此亦瞋分也。

  下边是恼。这是另外一个心所法。“恼者,忿恨为先。”这是按了次第来的,因为先边有,以前有过忿、有过恨,那么“追触暴热,狠戾为性。能障不恼,蛆螫为业”。他就是过去的忿、恨都已经有过了,他追触。
  什么叫追触呢?“谓追往恶触现违缘”,过去的那些事情,追念一下,过去的忿、恨的一些不顺的境,追想到那些,那么“触”,又碰到现在的一些不顺的缘,心里一下子的“狠戾”爆发起来了,“多发嚣暴,凶鄙粗言,蛆螫他故”。那么,这一次爆发起来之后,就会粗暴的语言了都会发出来,“蛆螫”就是说毒虫,咬人的,把好像是毒虫一样,放毒害人。
  “此亦瞋分”,也是瞋恨心的一分,就它这个作用来说,叫它个“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09: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覆心所

  覆者,于自作罪,恐失利誉,隐藏为性。能障不覆,悔恼为业。言悔恼者,覆罪则后必悔恼,不安隐故。

  下边,覆,“于自作罪,恐失利誉,隐藏为性。”对自己犯了罪,就怕失去利誉,名誉不好听,你犯了罪,人家说起来,你这个人就不光彩了,另有一个,你犯了罪之后,人家不供养你了,那么,不是利也没有了吗?为了要怕失去利益,失去他的名誉,“隐藏为性”,就盖、不说,“能障不覆,悔恼为业。”那么,它的业用障碍不覆。不覆是好事情,因为有覆藏的心有了,怕失利誉就不肯发露。自己犯了罪不发露,心里当然是不舒畅的,“悔恼为业”,心里就要追悔了,也是产生一些热恼了。为什么叫悔恼呢?“覆罪则后必悔恼,不安隐故。”凡是你犯了罪,盖了里边,自己内心就不安稳的,总感到歉然,要追悔的。

  贪痴二分。若不惧当苦覆罪者,痴一分摄。若恐失利誉覆罪者,贪一分摄。

  这个属于哪个心所呢?“贪痴二分”。它属于贪,属于痴,两个、两分,就是说,一部分属于贪的心所的,一部分属于痴的。那么,他下边分析了,哪属于贪的,哪属于痴的。“若不惧当苦覆罪者,痴一分摄。”假使说你不知道做了罪之后,犯了罪不发露、不忏悔的话将来要受大苦的,他不知道,或者不害怕,而这样子,因为这样子把罪盖起来,不发露的,这一种人,愚痴,不知道将来感苦报,也不害怕,所以属愚痴的一分;假使说为了发露罪之后,人家的对他不恭敬了,名誉失去了,利养也没有了,不供养了,为了要保护自己的名誉、利养就把罪盖起来不说,是从这个出发的,那是贪的一分,贪名贪利了。所以说,这个覆藏就看你是什么动机覆藏的,或者属于痴的一分,或者属于贪的一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09: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诳心所

  言诳者,为护利誉,矫现有德,诡诈为性。能障不诳,邪命为业。谓矫诳者,心怀异谋,多现不实,邪命事故。此贪痴分。

  下边是诳。“为护利誉,矫现有德,诡诈为性。”这个诳,就是说,故意装模装样的,给人家看,表示自己有功德,它的性就诡诈,就是欺骗性的。“能障不诳,邪命为业。”那么,它产生什么业用,就是什么效果呢?当然,一个是不诳的给它盖住了,不诳是好的,那么,你诳一来就把那个遮掉了;再一个,谄诳的人,诳的人,决定要做邪命,因为他装了有德,那就是追,再追下去,人家的利养就来了,这个就是邪命。
  “谓矫诳者,心怀异谋,多现不实,邪命事故。”为什么要矫诳?都是心里别怀,别有用心,总是想一个人家恭敬供养,都是这个东西,否则你装模装样干什么呢?无缘无故地装模装样这是多余的事情,装模装样毕竟是不自在的,你本来是这么个个性的人,你一定要装得那个样子,你就自己不自在了,不自在有目的了,总是要名、要利。所以说“心怀异谋”,就是心里有其他的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么,现一些不实的样子,这些就是邪命的事情。
  这也是属于贪,属于痴的一部分,跟前面一样,如果是单是愚痴而装的,那是痴一分,为了名誉利养的属于贪的一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09: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谄心所

  谄者,谓罔他故,矫设异仪,谄曲为性。能障不谄,教诲爲业。谓谄曲者,为罔冒他,曲顺时宜,矫设方便,以取他意。或藏己失,不任师友正教诲故。亦贪痴分也。

  “谄者,谓罔他故,矫设异仪,谄曲为性。”谄是要使他搞不清楚,也是欺骗的意思,也故意做一些不一样的样子,谄曲,跟前面是差不多呢,但是“谄曲为性”,它是以心曲,就是讨好前人,这个叫谄。“能障不谄,教诲为业。”不谄这个好的心障住了,能够障人家的如法的教诲。
  “谓谄曲者,为罔冒他,曲顺时宜,矫设方便,以取他意。”矫设方便是为了顺他的心,前面的矫设方便是为了其他的目的,这个是故意装得来顺,要迎合人家的心,这就是谄。或者是藏,自己的过失藏起来,“不任师友正教诲故”。那么,人家来,师、善知识、善友来正当地教诲,你说:“我没有犯什么,没有什么错误。”不接受,这也是贪痴的一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10: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憍心所

  憍者,于自盛事,深生染著,醉傲为性。能障不憍,染依为业。言染依义者,憍醉则生长一切杂染法故。此贪分也。不憍者,即无贪也。

  憍是对自己的盛事,对自己有什么长处,假使他自己家里很富有,或者是他家里世世代代都是书香门第,或者自己长得高大,气力大或者特别聪明,或者是有一定的技术,或者总是有某些长处,都会自己产生憍。他自己的一些长处深深染著,对这个,耽著这个好处,自己“醉傲为性”,就像吃醉酒一样,只看到自己的好处,看不到人家。
  这个就是跟慢的不一样了,慢是跟人家比较而来的,跟人家一比,认为自己比人家高,这个并不对人家,就看到自己某些好处就感到飘飘然的样子,“能障不憍”,不憍就是无贪,下边说的,能够障碍无贪的不憍。“染依为业”,一切染污的法都会依它这个憍而产生,所以说,我们说憍好像比慢好一些,他没有跟人家比较,没有轻慢人家,只是自己抬高自己,但是从业用看也是很严重的,“憍醉则生长一切杂染法故”,憍醉的人,一切杂染法都会产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10: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害心所

  害者,于诸有情,心无悲悯,损恼为性。能障不害,逼恼为业。

  “害”。“害者,于诸有情,心无悲悯,损恼为性。”这前面我们讲过了,不害是悲,那么,害就是不害的对立面,那就是对有情心没有悲悯,没有悲就损害他,损害、恼害他了。它的功能——就是业用,“障不害”。不害的心所是悲心,那么,生的害心所,悲心就没有,障住了。“逼恼为业”,那么,他是要做什么事情呢?逼恼有情,使人家是受苦了。

  言逼恼之义有,害者逼恼他故。瞋一分摄。

  什么叫逼恼?“逼恼之义有”,这个“有”可能是“者”,“之乎者也”的“者”,大概是印错,可能是笔误了,或者是过去的人都是手抄本,或者是印的刻板的时候刻错了,或者是过去抄错了,《大藏经》我也翻过,还是“有”,但是从意思来看,是“者”。这么,“逼恼之义者”,我们大概是旁边写,也不要改掉,旁边注一个“者”好了,怀疑,怀疑是“者”字。
  什么叫逼恼呢?逼恼的意义者,逼恼的意思,就是“害者”,害者是害人的人,“害者逼恼他故”。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下边一条一看,一对比就知道了,“害者逼恼他故”,这是说“有害者,逼恼他故。”也可以讲了,但是从后边说,是“有”改个“者”好一些,害者逼恼他。
  “瞋一分摄”,它是这个心所也是瞋心所一分。

  若论害与瞋之别义者。害障不害,正障于悲。瞋障无瞋,正障于慈。又瞋能断命,害但损他。此差别也。

  “若论”,这个就是前面“不害”与“无瞋”的比较,这个反过来,“害”与“瞋”也比较一下。“若论害与瞋之别义者。”“害障不害”,就是害障悲心,“正障于悲”。“瞋障无瞋”,“障于慈”,这是一个悲的对立面,一个是慈的对立面。又瞋是能“断命”,“害但损他”。“此差别也”,瞋是厉害一些,要断命的,害虽然是损恼他不一定断他的命,这个是它们的差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10: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嫉心所

  言嫉者,殉自名利,不耐他荣,妒忌为性。能障不嫉,忧戚为业。言忧戚义者,嫉者闻见他荣,深怀忧戚,不安隐故。亦瞋分为体。

  下边是“嫉”。“嫉者,殉自名利,不耐他荣,妒忌为性。能障不嫉,忧戚为业。”这一句就接前面一对比,就看出前面这个“害”里边“逼恼之义者”为什么是“者”,它这里,“言忧戚义者,嫉者闻见他荣,深怀忧戚不安隐故”,这个跟前面的语法一模一样的,所以说,前面就怀疑是“者”,前面是“逼恼之义者,害者逼恼他故”,这里“忧戚义者,嫉者闻见他荣,深怀忧戚不安隐故”,语法是一样的,所以说,我们怀疑这个“有”是“者”。那么,当然,藏经不要乱改,我们如果你说一定要说“有”的话,那又要把“圈子”(按:这里可能指句号)丢到上边去了。“言逼恼之义”,那么,“有害者逼恼他故”,这个勉强讲也讲得过了,但跟后边比,不是那回事,后面是“言忧戚义者”。
  嫉妒的人看见或者听到人家有什么好事,“深怀忧戚”,他反而不高兴,心里不安稳,也是瞋的一分。那么,这个我们说一般人最容易犯,随喜的心很难生起来,而随喜是最便宜的。我们前天有一个,有一位他就说了,他说:“宗大师圣诞了,人家都点酥油了什么东西来供养,很多,我没有钱(师笑)。”怎么?他持银钱戒,有的钱都拿来供养掉了,他说:“我什么都没有供养。”怎么办呢?随喜(师笑)。人家点灯,我随喜,人家拿酥油来,我给他搓芯子、点灯,不但是随喜,还来帮助他供灯。功德大不大?很大很大。
  我们在五台山的时候,这个也不好,灯做好了,都抢得要点灯,开智慧,哪个都希望开智慧,但是这个心不好了,你抢它干什么呢?人家开智慧,你随喜好了,一定要我开智慧,你不要开,这个心又不对头了,供佛供灯开智慧是好事,但是一定要我来点,最大的灯非我点不可,哪个点了还要发脾气,这个错了,这个是失去意义了,那人家把你灯、最大的灯点好了,人家给你点好了,随喜,他帮我点,本来是我自己还要点的,他帮我点,功德你少不少?一点也不少,他还是得了很多功德,你还没有少一点点功德,这随喜的心是很重要。
  我记得,有一个小庙,他告诉我,他说一个居士他哪一天供佛他包了,他包了之后,他跑到殿上去,他把蜡拿出来,要供了,看见蜡台上已经很多人把他占了他位子了,点了很多蜡,点去了,他怎么办呢?他不是随喜,把人家蜡都拔掉,把自己的插上去,这个好不好?供佛是供佛了,但是这个妒忌心、自私心,都暴露出来了,好像“功德只能是我有的,你们是不能有的”。这样的心来供佛,我看功德是很小,而且带了烦恼的,就是前面说的“信”,你信佛供养是好事,但是杂了五欲的烦恼了,那心就不净,不净的果也是不净的。
  所以说,我们这些心、心所法都是我们一般的心理状态,每个人烦恼没有断掉,都或多或少会有出现,那么,照镜子就照自己,不要照人家。“你看他把人家灯拔掉了,这个人你看,他这个妒忌心重……”把人家骂了一分钱不值,自己呢?(师笑)自己看看自己,恐怕还会做这些事情,所以说,我们学了之后,就是要用了,如何对治自己的烦恼,烦恼的样子一个个你看到了,那么,这个贼的样子,我们说抓贼通缉,什么旅馆,什么火车站了,都会有很多照片,你们可能看到过了,那些小伙子,那些作犯的人,照片登在那里,为什么?就要叫你、大家认得到这个人,认了好抓他了,那么,照片给你看了,你一看到样子像的就好抓。那现在烦恼心所一个个给你看了,就是那些小贼的照片,你看清楚了以后,他出来,你马上把他抓住,不会搞错了,那就不会危害了,不会害你了,如果你不抓住的话,它兴风作浪叫你做了坏事了,受苦的是你,它倒做好了就跑掉了、不管了,那么,把你丢在地狱里去了。所以说,学法相有没有好处?极大的好处,这一些你认不到的话,修行还谈不上了。
  那么,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10 11: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讲

  《大乘百法明门论本地分中略录名数解》。昨天我们讲到随烦恼,讲了“嫉”。“嫉者,闻见他荣,深怀忧戚,不安隐故。亦瞋分为体。”瞋的一分,瞋的烦恼的它一部分,起这个作用的,就叫它是“嫉”。

    悭心所

  言悭者,耽著法财,不能惠舍,祕恪为性。能障不悭,鄙畜为业。亦贪分也。

  那么,下边,今天我们说“悭者”。“言悭者,耽著法财,不能惠舍,祕恪为性。”这个是“恪”,可能是印错了,悭吝,悭吝的“吝”,大概是这个是,旁边注一个好了,不要划掉,《大藏经》也没有时间去对,一般,“祕恪为性”是讲不通的,“恪”是恭敬、小心的意思,这里讲不通的,是悭吝的“吝”。那么,以“祕吝为性”,他不愿意给人家,悭贪。
  “能障不悭,鄙畜为业。亦贪分也。”它的功能、它的业用是把“不悭”障住,“不悭”是好的、没有贪,那么,能够障住不悭,“鄙畜为业”,他爱收藏东西,收藏的目的又不好,为自己,“鄙畜”,卑鄙地收藏,不是为公了。假使我们为常住,积蓄有东西,那是好事情,但是为自己,那就不好了。我们僧团里也有一些这样的思想的人,当然这些人是走掉了,最好常住的利养全部分完,他自己好多得一份,得了之后,走了之后,对他说占了利了,常住对他是不相干的,常住垮就垮,这个思想是绝对错误的,为个人着想的。这个“鄙畜为业”,它就是说有法有财不能惠舍,不能布施人家,不能舍给人家。
  那么,我们说有法、有财的,人家又如法地求,要给,但是不如法地求,那就不给了,这个有的是法了,如果你对于法是很不恭敬地来求,是不能给的,给了之后,对法是慢法了,对他也不是那个机,也不能乱给。
  就像前一段时间,是宗大师生日那一天,有两个,两位他们来了,写一个条子来,他要求什么什么什么,无量寿什么一个条子一来,他要进来,这个我们说不能进来,你要求法,你要事先要通过客堂,向我汇报,是不是可以给那个法。临时,我们上了座,来一个条子,要什么法,他要来进来,当然不给进来了,不进来他又生气。这个就是对法不尊重,法是要求的,不是买东西一样的花钱去买的,你钱再多,不给就不给。我们以前,去年在南无寺,有一个气功师,花了很多钱,希望大吉佛爷传他个法,大吉佛爷不给。为什么?不是买东西。买东西,你钱拿来就卖给你了,你求法不是看你钱多不多的,你有钱,那你不是那个人不给的,气功师怎么好给他传他法,他拿去,去做那些外道的事情了,把佛教里偷了去做外道的事,那是害佛教的,所以钱再多,不给。
  那么,如法地求,当然要给,如果如法地求不给的话,就是“悭”。那么,果报,上一次我们讲过了,小路尊者他就是悭法,后来就是愚蠢得来一个偈都背不下来,一个偈,四句话,念了前头忘了后头,背了后头忘了前头,四句话都背不下。那就是说,对法悭吝的后果,就是愚蠢,这还是仅仅乎人间的华报,如果说更严重的,这个异熟报还在恶趣。你把这个法,跟作生意一样垄断起来了,这是坏众生的眼目,人家众生需要这个法,你不给他,不给他眼睛,那个是不好的事情,但是不能乱给,这什么无上部的什么这一些高的法,你要就传给你,他去乱搞起来了,这个传法的人还是有罪的,不能随便传了。
  那么,所以说,财,也要看,我们这菩萨戒里都有讲,当然这里不能细讲。假使你自己的铃杵只有这么一副,他说我要,给不给?修法要的,不给,这个并不是舍不得,这是我们自己修法要的,不能给的。那么,你要三衣,你就这一套三衣,我们出家人三件衣,他说:“我没有,你给我好不好?”不能给,我给了你之后,那我上殿怎么办了?不能修持了,所以要看什么东西。该给的给。不该给的,就不能给。
  那么,在这里来说的,如法地求法,如法地求财,而这个财法又是对方是能够给的,而不给他,那么,这个是悭。这个悭就是贪了,贪的一分。贪的作用,在这一方面,对财法舍不得给人家的这一个,就叫悭。它本身没有体,就是贪的一部分的作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8-23 06:42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