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5|回复: 0

推薦 《入山捉猴》- 覃江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7-28 06:32:56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年大概看了一小半, 考地不多, 引地很多,算是集大成吧, 貼個書的序



這本小書是在我的碩士論文基礎上改寫擴充而成的。這四年來,我除了將原來碩士論文的其中一部分修改後發表,幾乎再也沒有動過。其原因除了作為一名大學青年教師,面臨著相當大的工作和生活壓力,事繁心憊以外,更多的是自已在學問上一度陷入非常迷悶的困局。

記得當年論文答辯結束以後,我曾對一位前輩說,自己以後再也不做類似的題目了。當時說這樣的話,是因為發現禪定學的題目很不好做,面臨著很多的困境。這些困難包括領域的冷僻與學術邏輯的緊張,研究範式的缺失,方法論的混亂和找不到理想的敘述策略等等。我當時認為有些困難是無法克服的,因此選擇這樣的領域,毫無學術前途可言。

所謂沒有學術前途,倒不是我真的認為這個領域沒有學術價值,而是在當前國內高校的學術體制下,研究這種東西,實在沒有什麼出路。當大家都用課題的級別、經費的多少,學歷、職稱的高低,以及論文的數量來衡量學術內在價值的大小、學人學術水平的高低的時候,做這種研究,就讓我產生揮之不去的入錯行的挫敗感。宗教研究應該怎樣在堅持信念的同時,擺脫這種困境,是我一直想知道的。

從學術的外環境來說,社會經濟研究是近幾十年來人文社會科學中的顯學。其“顯”的程度,已經大到帶給人文學,尤其是建立在古典學範式上的學術門類,以巨大的壓力。這種壓力不但表現為學術價值的低落和學科的邊緣化,還有學術資源的相對匱乏,以及從業者生活條件的巨大落差。這已經使得傳統學術不得不轉向,很多學科開始關注起過去很少關注的領域。很多學人也開始轉換目光,朝上看、朝下看。這種情況,大概在國外早已經成了氣候。據唐德剛先生回憶,楊聯陛教授在1964年就已經說過“社會經濟史”是今日史學的主流這樣的話。面對這樣的學術大環境,處在高校這樣的學術小環境,後生小子真的是“夕惕若”。

為了解決學術範式的問題,為了了解學術大勢,這四年來,我幾乎擱置下佛教研究,到各種顯或不顯之學那里去看門道。花了絕大的精力,把幾種與佛教研究有關無關的學科使勁研究了一番,看看有沒有自己感興趣的,有沒有可以另起爐灶、半路拐彎的。溜達一圈以後,我對自己很失望,花了好幾年的功夫,最後證明,還得干這個。

剛好,在去年4月,秦和平教授幫助我申請到“西南民族大學學科建設基金”,由學校資助出版我的書。這就促使我必須認真地把論文整理重寫,以不辜負秦教授的美意。

于是,我又把藏之紙箱的論文和寫論文的資料翻出來,抖落灰塵,重操舊業。年喜新厭舊 發黃的稿子,我告訴自己,馬上而立了,得收收心,干自己就該干的了,這也許就是命吧!命矣乎!
==================
首先對作者的敬佩, 其實覺得是挺無奈的, 不是嗎?搞佛學的學者不受所謂“實修”者的待見(版上有過這樣的例子), 也不受佛教界的待見,靠學佛斂財的, 就更不待見這種學究了,最後funding 竟然是來自“學科建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