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楼主: 广昶

[【论藏学习】] 《清净道论 (Visuddhi Magga)》觉音尊者 著/叶均居士 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18: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杂论十遍


  见一切法的十力者,
  说此为色界四种──五种禅因的十遍。
  既知十遍和它们的修法,
  亦宜更知它们的杂论。

  在十遍中,依于地遍能以一成为多等,或于空中,或于水中,变化作地,以足行走其上及作坐立等,或以少及无量的方法而获得(第一第二)胜处,有此等的成就。

  依于水遍,能出没于地中,降下雨水,变化江海等,震动大地山岳楼阁等,有此等成就。

176 依于火遍,能出烟和燃烧,能降炭雨,以火灭火,欲燃则燃,为了要以天眼见东西而作诸光明,般涅槃之时能以火界荼毗其身体,有此等成就。

  依于风遍,能速行如风:能降风雨,有此等成就。

  依于青遍,能变化青色,作诸黑暗,依于妙色及丑色的方法而获得(第三)胜处,证净解脱,有此等成就。

  依于黄遍,能变化黄色,点石成金,依前述(妙色丑色)的方法而获得(第四)胜处,证净解脱,有此等成就。

  依于赤遍,能变化赤色,依前述的方法获得(第五)胜处,证净解脱,有此等成就。

  依于白遍,能变化白色,离诸昏沉睡眠,消灭黑暗,为了要以天眼看东西而作诸光明,有此等成就。

  依于光明遍,能变化辉煌之色,离诸昏沉睡眠,消灭黑暗,为了要以天眼看东西而作诸光明,有此等成就。

  依于虚空遍,能开显于隐蔽,在大地中及山岳中亦能变化虚空,作诸(行住坐卧的)威仪,可于墙垣上自由步行,有此等成就。


  一切遍都有上、下、横、无二、无量各种。即如此说[406]有人于地遍作上、下、横、无二、无量想等。此中即上向于天空。即下向于地面。即区划了的田园的周围。即是说或者有人仅向上增大于遍,有人向下,有人向周围,犹如希望以天眼见色而(向自己所欲的方向)扩展光明一样,依他们各各不同的目的而扩展,所以说上、下与横。无二即指这一 177遍而不至于他遍说的。譬如有人入于水中,则各方面都是水,更无他物,如是于地遍中只有地遍,更无他遍的成分。于一切遍都是这样。无量是依遍的无限量的扩展而说的。由于心的遍满于遍而遍满于一切,没有这是遍的初,遍的中等限量。

  如说:[407]那些具足业障,具足烦恼障,具足异熟障,无信、无愿、恶慧,不能入决定正性的善法的有情,像这样的人们,甚至一人而修习一遍也不能成就。

具足业障是具有无间业的。具足烦恼障是决定邪见者,两性者(阴阳人),黄门(半择迦)。具足异熟障是由无因、二因而结生[408]者。无信即对佛(法僧)等没有信的。无愿即对非敌对法及圣道而无有愿。恶慧即无世间、出世间的正见。不能入决定正性的善法是不能入于善法中而称为决定,称为正性的圣道的意思。像这样的人不但在遍中,就是在一切业处之中一个也不能修习成就的。所以必须由于离诸异熟障的善男子,遥远地回避了业障与烦恼障,闻正法而亲近善人增长其信,愿与智能,勤行业处瑜伽。


      为诸善人所喜悦而造的清净道论,于论定的修习中,成就第五品,定名为余遍的解释。


注:
406.A.V,60.
407.A.I,122fIII,436.cf.S.III,225Vibh.341.
408.由无因、二因而结生,参考第十四品。第六说不净业处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18: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说不净业处品 178



  在遍之后,再指示膨胀相、青瘀相、脓烂相、断坏相、食残相、散乱相、斩斫离散相、血涂相、虫聚相、骸骨相,[409]十种无意识者(死者)的不净。


(十不净的语义)

    (1)在命终之后渐渐地膨大,犹如吹满风的皮囊,所以叫膨胀。膨胀即膨胀相,或以厌恶的膨胀为膨胀相。即与膨胀的尸体是同义语。
  (2)破坏了的青色为青瘀。青瘀即青瘀相,或以厌恶的青瘀为青瘀相。在那肉的隆起处是红色的,脓所积聚处则白色,其它多处则青色,在青的地方如为青衣所缠,和这样的尸体是同义语。
  (3)在诸破坏之处流出脓来叫脓烂。脓烂即脓烂相,或以厌恶的脓烂为脓烂相,和这样的尸体是同义语。

  (4)解剖为二而未离开的为断坏。断坏即断坏相,或以厌恶的断坏为断坏相。即与从中央剖开的尸体是同义语。
  (5)这里那里各各为犬和野干所食啖叫做食残。食残即 179残相,或以厌恶的食残为食残相。像这样的尸体是同义语。
  (6)种种离散为散乱。散乱即散乱相,或以厌恶的散乱为散乱相。即一处是手,另一处是脚,又一处是头,这里那里散乱着的尸体是同义语。

  (7)由斩斫而与上述同样散乱的为斩斫离散相。像乌鸦的足迹,于肢体中以刀斩斫而如前述散乱的尸体是同义语。
  (8)流出的血散布在这里那里为血涂相。即为流出的血所涂的尸体是同义语。
  (9)诸蛆虫为虫,为虫所散布叫虫聚。即充满于虫的尸体是同义语。
  (10)骨即骨相,或以厌恶的骨为骨相,即与骸骨是同义语。
  其次,此等(十不净)也是依此膨胀等生起的诸相的名字,又是于此诸相中证得诸禅的名称。



  (修习法)

(一)(膨胀相的修习法)瑜伽者若欲于膨胀之身生起膨胀之相而修称为膨胀之禅的,应该如地遍中所说的方法去亲近阿阇梨而把取业处。那些对瑜伽者说业处的人,对于(1)为取不净相而前行的处所,(2)四方诸相的考察,(3)以十一种法取相,(4)观察(至墓场等)往返的道路,(5)乃至最后的安止规定,都应该说。那些瑜伽者应善学一切,到前面所说的住处,遍求膨胀相而住。

1)(为取不净相而前行的处所)如是修不净者,若听见人180 家说,在某某村口、林口、道路、山脚、树下,或冢墓间有膨胀的尸体丢在那里的时候,不要像在不妥当的渡头而即跳去。为什么呢?因为不净的尸体可能有野兽光顾或非人觊觎,若往那里走,则有生命的危险。或者所走的路要经过村口、浴场与田边,那里可能发现异性之色,甚至那尸体便是异性──即男子以女体为异性,女子以男体为异性。如果异性之体是新近才死的,可能生起净想,所以对于他的梵行也是障碍。如果他能够这样的自觉:这对于我是不足轻重的,那么他便可去。

  在出发的时候,应该告诉僧伽的长老或其它通达的比丘。何以故?假使他在冢墓之间,为非人、狮子虎豹等的形色和声音等不顺的所缘所威胁而肢体战栗,或食物不消化而呕吐,或其它意外的病发生时,则寺内的长老比丘既能善护其衣钵,亦将派遣青年比丘及沙弥去看护那比丘。还有些盗贼认为冢墓是一个不被人怀疑的地方,故在已盗和未盗的时候,往往在那里集合,或者给人们追逐的盗贼,跑进比丘的地方,把赃物丢在那里逃走了。追的人来到这里便说:我们被盗的东西和贼都找到了!即捕此比丘及伤害他。此时则僧伽长老即可阻止他们说:莫伤害他,他行前曾经对我说过,是来这里行道的,人们既得了解,便可安全了。这便是行前要先告知的利益。所以欲见不净相者,依照前述的方法告知比丘之后,应如剎帝利到灌顶的地方去,又如祭祀者到祭坛去[410]*1一样的生起喜悦心而行,既生喜悦心后,当依诸义疏所说的方法去行。即所谓:

摄取膨胀不净相者,置念不忘,内摄诸根,意不外向,观察往返的路,不与他人作伴单独而行。在弃有膨胀不净之相的地方, 181那里并有岩石、蚁塔、树、灌木、蔓草等相及所缘,对于所有的相及所缘既作注意之后,再观察其膨胀不净相的自性、状态。即是对于颜色、性别、形状、方位、空间、界限、关节、孔隙、凹部、凸部与周围等相,他得深深的习取,善能把握,善能确定,他对于那些相既善习取、把握及确定之后,置念不忘,内摄诸根,意不外向,观察往返的路,不与他人作伴单独而行。他经行时当于不净相作意而经行,坐时亦当于不净相作意而打坐。

  对于考察四方诸相有什么作用?有什么功德?考察四方诸相有不迷惑的作用,有不迷惑的功德。以十一种法取相有什么作用?有什么功德?以十一种法取相是为了令心与不净相密切的连结,有密切连结的功德。观察往来的路有什么作用?有什么功德?观察往来的路是为了给与(业处的)正当路线,有给与正路的功德。

  他见不净相的功德之后,作珍宝想,起恭敬而生喜爱置心于所缘中:诚然依此行道,我将脱离生死,因彼离欲……得于初禅具足住。他证得色界的初禅,得天住及由修行所成的福业之事

  如果他只为调心而去墓场看尸体的,则应鸣钟集众同行。若以业处为首要之目的,则应不舍其(念佛等的)根本业处,于彼182 作意,为了避免冢间的犬等的危险,须拿手杖或棍,坚住(于念佛等的根本业处),作念不忘,内摄第六意及诸根令不外向,无双单独而行。从寺院出来的时候当注意观察:我是从某方,某门出来的。此后行路之时,当观察那道路这路是向东方走的,或向南、西、北方,或向四维。又这里向左折,这里向右走,在什么道路的地方有岩石、蚁塔、树林、灌木、蔓草等,在路上都应一一确定,趋向于(不净)相处而行。不要逆风而行,因逆风则尸体的臭气扑鼻,令脑昏乱,或使呕吐,而生后悔:为什么我要来这样的尸体之处!所以应避逆风而顺风行。如果途中有山,或峭壁、岩石、篱笆、荆棘、流水、沼池,不可能顺风而行,则用衣角扪鼻而行,这是他的行的方法。


注:
409.膨胀相(Uddhumataka)、青瘀相(Vinilaka)、脓烂相(Vipubbaka)、断坏相(Vicchiddaka)、食残相(Vikkhayitaka)、散乱相(Vikkhittaka)、斩斫离散相(Hata-vikkhittaka)、血涂相(Lohitaka)、虫聚相(Puluvaka)、骸骨相(Atthika)。《解脱道论》“膨胀相、青瘀相、溃烂相、斩斫离散相、食啖相、弃掷相、杀戮弃掷相、血涂染相、虫臭相、骨相”。
410.*1     如祭祀者到祭坛去,贫者到宝藏处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18: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2)(四方诸相的考察)这里走去的人,不应即刻去看不净相,须先确定方位;因为所站的一方,若对于所缘不明显,则心亦不适于工作;所以应该避免那一方。如果所立之处对于所缘很明显的,则心亦适于工作,故应站在那里。对于逆风和顺风都应避免,站于逆风者未免为尸体的臭气所恼而散乱于心;站在顺风者,如果那里有非人居留,则未免触怒他们而致灾害。所以应该稍微避开而在不很多的顺风处站立。如是注意站立,亦不应离尸体过远与过近或在正头方及正足方站立,因为站得过远对于所缘不明显,过近则生恐怖。若站在正头方或正足方,则对一切不净相难得平等的认识。所以不过远过近而视,当在尸体的中部适当的地方站立。
  如是站立之人,“那里并有岩石……蔓藤等相”,当依此说 183考察四方诸相。其考察的方法如次:若在不净相的周围看见有石头,应该确定这石头的高、低、大、小、赤、黑、白、长及圆等。此后应该观察:“在这个地方是这个石头,这边是不净相;这边是不净相,这里是石头。”如见蚁塔,亦应确定其高、低、大、小、赤、黑、白、长与圆等。此后应该观察:“在这个地方是这个蚁塔,这边是不净相”。如见树,则应确定它是阿说他(即菩提树),或榕树,或无花果树,或迦毗他伽树,及它的高、低、大、小、黑、白等。此后应该观察:“在这个地方是这棵树,这边是不净相”。如见灌木,则应确定它是醒提,或迦罗曼陀,或迦那维罗,或鼓轮达伽及它的高、低、大、小等。此后应该观察:“在这个地方是这样的灌木,这边是不净相”。如见蔓藤,应确定它是罗婆(葫芦瓜)或俱槃提(南瓜)或沙麻、或黑葛、或臭藤。此后应该观察:“在这个地方是这样的蔓藤,这边是不净相;这边是不净相,这里是蔓藤”。这便包摄“与相俱作,与所缘俱作”的意义。再三的确定名为“与相俱作”,这是石头这是不净相,这是不净相这是石头,往往这样双双连结确定,名为“与所缘俱作”。
  如是与相俱及与所缘俱作已,其次确定“自性的状态”,即是说当时不净相的自性状态──不与他共的独特的膨胀的状态作意。膨胀是肿胀义,即以这样的自性与作用而确定之义。





  (3)(以十一种法取相)如是确定之后,次说“以色、以相、以形、以方、以处、以界限”[411] 六法取相,怎样取呢?
①“以色”, 184即瑜伽行者当确定这尸体是黑的,或白的,或金黄的皮肤的色。②“以相”,并不是说确定其女相或男相,当确定这尸体是青年、中年或老年的。③“以形”,是只依膨胀的形而确定这是他的头形,这是他的颈形,这是手形,这是腹形,这是脐形,这是腰形,这是股形,这是胫形,这是足形。④“以方”,即确定这尸体的两方,从脐以下为下方,脐以上为上方;或者确定我是站在这一方,而不净相则在那一方。⑤“以处”,当确定手在此处,足在此处,头在此处,中部身体在此处;或者确定我是站在此处,而不净相则在彼处。⑥“以界限”当确定这尸体下以足掌,上以发顶,横以皮肤为界,在其界限之内观察三十二分充满污秽的尸体,或者确定这是他的手界,这是足界,这是头界,这是中部身体的界限。
  或者取得全体的任何部分,即以彼处为膨胀的界限。男子对于女体(尸),女子对于男体(尸)是不适宜的。在异性的尸体不能生起(不净相的所缘),只是扰乱的缘而已。如中部义疏中说:“虽系腐烂的女人亦能夺去男子的心”。所以当对同性的尸体以此六法取相。
  其次如已亲近过去诸佛,曾习业处,行头陀支,思惟(地水火风的)大种,把握(无常、苦、无我)诸行,观察(缘起的)185 名色,除有情想,行沙门法,熏习其(善的)熏习,修其所修,得(解脱)种子,具上智而少烦恼的善男子,见其所见的尸体处,即得显现似相。如果不能如是显现,则以此六法取相而得显现。假使这样依然不能显现,那么,他们必须再以关节、孔隙、凹部、凸部、周围[412] 五法取相。
  此中⑦“以关节”,是一百八十关节。然而在膨胀的相上怎么能够确定一百八十关节呢?所以他应观察右手的三关节,左手的三关节,右足的三关节,左足的三关节,头颈一关节及腰一关节的十四大关节。⑧“以孔隙”,即应观察手胁之间,足与足间,腹的中间及耳孔的孔隙。对于闭眼的状态,开眼的状态,或闭口开口的状态亦宜观察。⑨“以凹部”,即应观尸体的凹处,如眼窝、口腔及喉底等,或者观察我站在低处,而尸体在高处。⑩“以凸处”,当观尸体的高处,如膝、胸、或额等;或者观察我站在高处,而尸体在低处。⑪“以周围”,当观察尸体周围的一切。以智行于全尸体,那一处显现明了的,即置心于彼处:“膨胀相、膨胀相”而念。如果这样也不能显现,则应置心于(上半身)直至腹端最膨胀之处:“膨胀相、膨胀相”作念。
  今对“善取彼相”等作如是的抉择:诸瑜伽者对于这尸体当依前述的取相法而善取相,专心置念,如是数数善作把握与确定。离尸体不过远不过近之处站立或坐,开眼观看而取相。心念“厌 186恶的膨胀相、厌恶的膨胀相”,乃至百回千回的开眼观看,闭眼专思。行者当如是数数取相而至善取。什么时候为善取呢?即在开眼见相闭眼而思相亦同样的显现之时,名为善取。他如是取相而得善取善把握而善观察已,如在那里(冢墓)修习到最后仍不能得证(初禅),则他回来之时亦如前说的方法单独无伴,于同样的不净业处上作意,置念专注,内摄诸根,意不外向,回到他自己的住所。当他从冢墓出来而在回转的途中,应如是观察:“我是从此路出来的,此路向东走,或向西、南、北走,或向四维走,此处向左转,此处向右折,在这里有石头,这里有蚁塔,这里有树,这里有灌木,这里有蔓藤”。如是观察归途而回来后,在经行时亦宜在结合于不净相而经行,即是应该向不净相那方面的地点经行的意思。坐禅的时候亦宜布置与不净相结合的坐处。如果在那方面有深坑,或悬崖、树木、墙围、泥沼等,不可能向那方面去经行,而坐席也不可能布置在那样的地点,所以他只得在望不见那方的不适合之处经行和打坐,然而他的心也应该倾向于那方面。
  现在说“观察四方诸相依什么”等的质问及“为了不迷乱”等答复的意义:如在(夜等的)非时往膨胀相的地方观察四方诸187 相,为取相而开眼观看时,即死尸好像起立,好像扑过来,好像追来等现起,他见到那样恐怖的所缘,心起迷乱犹如狂人,怖畏昏迷,毛骨竖立。在圣典中分别三十八所缘里面,没有其他哪一种所缘像这样恐怖的。所以这不净业处名为弃舍禅那者。何以故?因为于此业处中太恐怖故。所以瑜伽者必须坚持其念:“死尸决不会起立而追的,如果在那尸体旁边的石头或蔓藤能追来,尸体才可能追来,如果那石头或蔓藤不能追来,而尸体亦不能追来。这是由你自己的想生想成。今天你的业处显现了。比丘,莫恐怖吧!”于是除去畏惧而生欢笑,当置其心于相中。如是得证于超胜的境地。所以如是说:“观察四方诸相是为了不迷乱故”。
  次以十一种法取相成就令心与业处密切的连结:即是由于他的开眼观看之缘,而得生起取相,由于置念于取相而得生起似相;置意于似相而成就安止定;在安止定中增大于毗钵舍那(观)而得证阿罗汉。所以说:“以十一种法相是为了令心与不净相密切的连结”。
注:
411.以色(vannato)、以相(lingato)、以形(Santhanato)、以方(disato)、以处(okasato)、以界限(paricchedato)、《解脱道论》“以色、以男女、以形、以方、以处、以分别”。
412.以关节(sandhito)、以孔隙(vivarato)、以凹部(ninnato)、以凸处(th-alato)、以周围(samantato),《解脱道论》“以节、以穴、以坑、以平地、以平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19: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广昶 于 2016-12-23 19:09 编辑




  (4)(观察往来的路)“观察往来的路是为了给与(业处的)正当路线”,即是观察去的路及回来的路,因此而得给与业处的正当的路线的意思。假使这比丘取了业处回来时,在途中碰到了什么人问他:“尊师,今天是什么日子?”或问是哪一天,或提出什么问题,或作问候的时候,他是不应该以为自己是行业处之人而默然地走过去的。他必须说是什么日子及答复其问题。如果188 他不知道,他说:“我不知道”,并得作如法的问候。因为这样做,对于他所取得而尚幼稚的不净相就要消失了。虽然消失,但也得答复其所问的日子。若不知其所问,当说:“我不知道”。若知道则应简单地说。问候也是必需的。如见作客的比丘,应向客僧问候。其它如塔庙庭院的义务,菩提树园的义务,布萨堂的义务,食堂、火房、阿阇黎与和尚、客僧、发足者的义务等,如在《犍度》中的一切义务都应操作。然而作了那些事情,他的幼稚的不净相也消失了。虽然他希望“我再去取相”,但此时的尸体已为非人或野兽所占,故不可能再去冢墓,或者不净相业已消逝,因为膨胀相放了一两天,已经转成了青瘀等的状态。在一切业处之中像这样难得的业处是没有的,所以那失去了不净相的比丘,当在夜住处或日住处中坐下:“我是从这扇门出寺,向某方面的道路走去,在某处向左转,某处向右折,某地方有石头,某处有蚁塔、树、灌木、蔓藤,我在那条路步行时,在某处得见不净相,在那里向那方面站着,如此如此考察四方诸相,如是取得不净相之后,由某方从冢墓出来,由这样的路作如是如是的回来,在此处坐”,应如是在坐处中结跏趺坐,考察其往来的路。由于他这样的考察,则不净相依法显现明了,如在目前,再得依照以前所行的业处的过程行道。所以说:“观察往来的路是为了给与业处的正当路线。”



  (5)(安止的规定)对于“见彼功德之后,作珍宝想,起恭敬而生喜爱,置心于所缘中”的句子,是说置意于厌恶的膨胀相中,得生禅那,以禅那为足处(近因)而增长毗钵舍那(观)者,便 189得见此“诚然依此行道,我将脱离生死”的功德。譬如一贫穷人,获得了很名贵的珠宝,便作“我已获得其实难得的”,起珍宝想,生尊重心,极其爱好而加保护;此人亦然:“我已获得此难得的业处,如那穷人的名贵的珠宝。因为修习四界业处的人,可取他自己的四大,安般(出入息)业处者,可取他自己的鼻息,遍业处者,可以作遍而随意修习,如是其它的业处也都是容易得的。唯有此(膨胀相)持续一二天后,便变成了青瘀等的状态,实在没有像这样难得的”,故应起珍宝想,生尊敬心,爱好的保护彼相,在夜住所或日住所中,应该数数的把心密切地连结到“厌恶的膨胀相、厌恶的膨胀相”上面去,应该对那相再三考虑、作意与思惟。能这样做,则他的似相生起。


  关于(取相与似相)二相的各别作用:即“取相”的显现是坏形的、可怕的、恐怖的景象。然而“似相”则如四肢五体肥满的人随其所欲吃饱了睡卧的样子。在获得似相的同时,因对外欲不作意之故而得镇伏舍于爱欲。因舍于随贪而他的瞋恚亦舍,犹如血除而脓亦除。同样的由于勤精进故舍断昏沉睡眠。因无追悔而作寂静法的精勤,舍断掉举恶作。因得殊胜的现前,故对指示行道的导师(佛),对行道及行道的果而得除疑。如是舍除了五盖,同时于似相中以心的攀缘为相的寻生起,成为相续思惟作用的伺,获得殊胜的证悟之缘故喜,由喜意而生轻安,因轻安而生190 乐,由乐而生心定,故因乐而成心一境性的五禅支现前。如是初禅的影像的近行禅亦在那一剎那生起。此后得证初禅的安止及五自在的一切,如地遍中所说。


  (其余的九不净)以后的青瘀等相,也是依那“为取膨胀不净相的人,专置其念、无双单独前往”等同样的说法,从起初出发前往、取相等一切都用那“为取青瘀不净相的人……”,“为取脓烂不净相的人……”,如是依照前述的同样方法,应知抉择在什么地方当改换“膨胀”的句子。其次说他们的差别之处:

(二)(青瘀相)对于青瘀相,当起“厌恶的青瘀相、厌恶的青瘀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是显现斑点的色,而“似相”则显现满是(青瘀色)的。

(三)(脓烂相)对于脓烂相,当起“厌恶的脓烂相、厌恶的脓烂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是显现好像(脓的流出),而“似相”则显现不动而静止的。

(四)(断坏相)断坏相在战场上,或盗贼盘踞的森林中,或国王令斩盗贼的冢墓间,或狮子、老虎啮人的阿练若间,可得此相。若去这样的地方,如果落在各方的断坏相能够一眼见到的,那是最好,如不可能见到,不应用自己的手去触,因为亲手去触未免成为太亲切了,所以应令寺役或沙弥或其它什么人(把各自一方的断坏相)聚集在一处。如果不得那样的人去做,则应由自己用手杖或棍子把断片堆放一处排列,中间相隔一指的断缝。这样放好之后,即起“厌恶的断坏相、厌恶的断坏相”的持续作意。这里的“取相”是显现中间斩断似的,而“似相”则显现圆满的。

(五)(食残相)于食残相,即起“厌恶的食残相、厌恶的 191食残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时是显现这里那里被取食了的样子,而“似相”则显现圆满的。

(六)(散乱相)于散乱相,即用断坏相中所说的同样方法,令他人或自己把它们安排成一指的隔离,然后起“厌恶的散乱相、厌恶的散乱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时是显现通常明了的隔离,而“似相”则圆满的显现。

(七)(斩斫离散相)斩斫离散相,亦能在断坏相中所说的那样的地方获得,去到那里以后,如前所说的同样方法令他人或自己把它们安排一指的隔离,然后起“厌恶的斩斫离散相、厌恶的斩斫离散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时,是显现可以认识的被斩斫的伤口似的,而“似相”则圆满的显现。

(八)(血涂相)血涂相,在战场等处的受伤者,手足被斩的疮口或疖疱等伤口流血的时候可以获得。看见那血相后,即起“厌恶的血涂相、厌恶的血涂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时,显现像风飘的红旗的动摇的相状,而“似相”则显现静止的。

(九)(虫聚相)虫聚相即是过了二三天之后的臭尸的九个疮口[413] 涌出虫堆的时候。亦可在狗子、野干、人、黄牛、水牛、象、马、蟒蛇等的尸体上发现聚虫像一堆米饭似的。无论对于那些的那一处,即起“厌恶的虫聚相、厌恶的虫聚相”的持续作意。犹如小乞食者帝须长老对黑长池中的象的尸体而现起此相一样。在“取相”中是显现像动摇似的,而“似相”则如一块静止的米饭的显现。

(十)(骸骨相)对于骸骨相,即依照“如果看见抛弃在坟192 墓附有血肉而结以筋及骨节连锁着的尸体”等的种种说法。所以他依前面所说的同样方法从住处出来及前往目的地,对周围的石头等作共相共所缘而念:“这骸骨”及观察其自性的状态,依色等十一种行相而习取于相。(1)如果于色中而见白色者,则不会现起(厌恶相),因为掺染了白遍,于是应该只以厌恶心而见骸骨。(2)在这里的持相是指手等,故应观察手、足、头、腹、腕、腰、大腿、小腿等相。(3)须观察长、短、圆、方、小、大等的形状。(4)观察方位及(5)处所,已如前说。(6)观察骸骨周围的界限,对于那一部分骸骨显现得明了的时候,即取那一部直至证得安止定。(7)、(8)次当观察那样那样的骸骨的凹处凸处及凹部凸部;于其所立之处亦当作“我在低处骨在高处或我在高处骨在低处”的观察。(9)次当观察两骨衔接之处的关节。(10)观察骨与骨间的有孔无孔。(11)以他的智行于一切处后,当知“在这里是这样的骨”,如是观察于周围。假使于此等相中依然不能显现的时候,则应置心于额骨上。正如在此骸骨相所应用的这十一法取相,在以前的虫聚相等亦得以此作适宜的观察。于此骸骨业处,无论对全副连锁的骸骨或对一骨都得成就。所以在那些骸骨里面无论对那一部分,当以十一法相而起:“厌恶的骸骨相、厌恶的骸骨相”的持续作意。这里的“取相”和“似相”,据义疏说是相同的。但对于一骨说是适合的。然而若对连锁的骸骨,则在“取相”中是能认明孔隙的,在“似相”中乃显现圆满的。

193 即于一骨亦得于“取相”为恐怖,而“似相”则应导入近行定而生喜悦。在这种场合对于在义疏中所说的(取相和似相同样),那是容许我们作如上的各别说法的。如在义疏中先说“于四梵住及十不净中是没有似相的。于四梵住中其界线的混合为相,于十不净中作正当的辨别而见厌恶的时候为相”,但于后面又说“这是取相和似相二种相”。所以说“取相”是显现各异的恐怖等。如果经过思考之后,则我这里的说法是适合的。同时摩诃帝须长老由于看见齿骨而显现全女子的身体为骨聚等的故事,可引为这里的例子。


注:
413.九个疮口(nava vanamukhani),两眼、两耳、两鼻孔、口、大小便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19: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杂论十不净


  这些为一一禅那之因的不净,
  是那千眼帝释称赞的净德的十力者的演说。
  既已知道了它们和他们修习的方法,
  关于它们的杂论更应作进一步的认识。


  在这些(十不净)里面证得任何一种禅那的人,因为彻底镇伏了贪,故如离欲者(阿罗汉)的不贪行者。虽然已经说了各种不净的区别,亦应知道(一)依尸体的自性转变的区别及(二)依贪行者的区别。

  (一)当尸体成为厌恶状态的时候,即转变为膨胀相的自性或青瘀等任何其它的自性。如果能够获得任何的厌恶相,即在那里作厌恶的膨胀相,厌恶的青瘀相的取于不净相,故知依尸体的(不净)自性转变而说十种不净的区别。

  (二)依贪行的差别说,即是由于膨胀相的显示其尸体的坏形,故适合于贪[414]*2行的人。由于青瘀相的显示其坏色的皮肤,故适合于贪身色的人。由于脓烂相的显示其与身色连络的恶臭的状态,194 故适合贪于由花香等的装饰而生的身香的人。由于断坏相的显示其中间的孔隙,故适合贪于身体坚厚的人。由于食残相的显示有肉的丰满部分的破坏,故适宜贪于乳房等身体的肉的部分的人。由于散乱相的显示四肢五体的散乱,故适宜贪于四肢五体的玩弄之美的人。由于斩斫离散相的显示其整个身体的破坏变易,故适宜贪于身体完整的人。由于血涂相的显示血的涂抹的厌恶状态,故适宜贪于装饰成美丽的人。由于虫聚相的显示普通都有的身体的无数的蛆虫,故适宜贪于身为我所有的人。由于骸骨相的显示身体的骨头的厌恶,故适宜于贪完整的牙齿的人。如是当知依照贪行者的区别而说十种不净的差别。

  次于十种不净之中,譬如在水不静止而急流的河中,由于舵的力量可以停止船只,若无有舵想止住它是不可能的;如是因所缘的力量弱,由于寻的力量,止住于心而成专一,若无有寻想止住他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十不净中只能获初禅,不能得第二禅等(第二禅等无寻故)。


  (于厌恶的所缘怎么会生喜悦呢?)虽然于此厌恶的不净所缘中,因为他见到诚然依此行道,我将脱离生死的功德,并舍弃五盖的热恼,所以生起喜悦。譬如消除粪秽的人,虽在粪秽聚中工作,因为见到我将获得更多的雇金的利益,亦生欢喜心;又如严重病苦的人,虽给以呕吐及下泻的诊治,也欢喜的。

  虽有十种不净但其特相只是一个;即是十种的不净,恶臭的厌恶的状态为特相。这种不净相不只依于尸体而起,犹如住在支提山的摩诃帝须长老的看见齿骨,又如僧护长老的侍者沙弥看见坐在象背上的国王一样,亦可在生人的身上生起的。诚然尸体和195 生人的身体是同样不净的,但因生人的身体给外部的装饰所遮蔽,不认识它的不净相罢了。本来这个身体是三百多根的骨聚,一百八十关节的结合,九百腱的连结,九百块肉所涂,湿的人皮(内皮)所包,外为表皮所遮,无数大小的孔隙如油壶一样的上下漏流不净,虫聚的寄生处,诸病的住处,一切苦法的根据地,九个疮口如溃破了的老脓疱一样的常流不净──即两眼出眼眵,两耳孔出耳垢,两鼻孔出鼻涕,口出食物津液痰血,两下门出大小便──,九万九千的毛孔出不净的汗汁,为苍蝇的缠绕。假使他的身体不注意用齿木刷牙、洗脸、[415]*3沐浴、穿衣等,或者如生来一样的蓬头散发去从村至村的游行,则于国王、清除粪秽者、旃陀罗等之间是同一厌恶之身,没有什么差异的。这里国王或旃陀罗的身体,其不净、恶臭、及厌恶是没有不同的。只是在此身上用齿木和洗脸等清除其齿垢等,用各色的衣服遮蔽其羞部,涂以各种颜色的涂料,饰以花等各种装饰品,然后执起我的,如是作成其形式而得其地位。


  因为此身给外部的装饰所遮蔽,不知道他的如实相的不净相,所以男子喜爱女人,女人喜爱男人。依第一义说实无少许值得喜爱之处。的确,不论发、毛、爪、齿、唾、涕、大便、小便等哪一部分,若从身体落下之后,叫人用手去一触也不愿意,都是觉得那是憎嫌的厌恶的。其实遗留在身体的部分和落在外面的是同样厌恶的,只因他为无明的黑暗所笼罩,自生贪染,执取其身体为喜、爱、常、乐、我而已。如果这样执取的人,正如昏迷了的 196老野干一样:一天它看见[416]*4未曾落花的甄叔迦树,便自想道:这是肉块!所以说:

  譬如林中的野干,
  看见了开花的甄叔迦,
  它想道:我已得到了肉树
  急急的向前奔跳;
  贪婪的野干,
  尝尝缤纷的落花,
  执着说:这地上的不是肉,
  挂在那树上的才是啦。
  有智慧的人,
  不但不执落掉的部分,
  留在身上的,
  也视为同样的不净。
  昏迷的愚人,
  执此身为净,
  由此而作恶,
  苦恼不解脱。
  所以有智慧的人,
  在死人、或活人的身上,
  除去净性之想,
  当见污秽之身的自性。
  即是这样说:
  此身像粪一样的臭,
  像尸一样的不净,
  为愚夫所喜爱,
  为具眼者所呵弃。
  这个臭秽之身,
  哪知是个湿皮囊,
  有九门的大疮伤,
  常有不净的奔放。
  若把此身的内部
  翻过外面来,
  就要拿根棒,
  把乌鸦和犬赶开。


      是故有善德的比丘,无论在生人的身上或死人的身上,认识了不净的行相,即取那相作为业处,直至证得安止定。

        ※ 为诸善人所喜悦而造的清净道论,在论定的修习中完成了第六品,定名为不净业处的解释。


注:
414.*2     故适合于贪外形的人。
415.*3     洗脸、涂头油、沐浴、穿衣等,
416.*4     一天它看见林间未曾落花第七说六随念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3: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3: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说六随念品 197




  在不净业处之后,再举十随念。数数起念,故为随念;又于应该发生的地方而发生,故正信而出家的善男子的随适而念为随念
(十随念的语义)(一)所起的随念与佛有关的为佛随念。以佛德为所缘是念的同义语。(二)所起的随念与法有关的为法随念。以善说等法的德为所缘是念的同义语。(三)所起的随念与僧有关的为僧随念。以善行道等僧德为所缘是念的同义语。(四)所起的随念与戒有关的为戒随念。以我不毁等的戒德为所缘是念的同义语。(五)所起的随念与舍有关的为舍随念。以施舍等的舍德为所缘是念的同义语。(六)所起的随念与天有关的为天随念。以天为例证的自己的信等的德为所缘是念的同义语。(七)所起的随念与死有关的为死随念。以断绝命根为所缘是念的同义语。(八)念到发等色身的,或者念到身上的为身至身至依文法应读短音的身至念,但这里不读短音而说长音的身至念[417]。以发等身部的相为所缘是念的同义语。(九)所起的念与安般(出入息)有关的为安般念。以入息出息相为所缘是念的同义语。(十)所起的随念与寂止有关的为寂止随念[418]。以一切苦的止息为所缘是念的同义语。


198
(一)佛随念
  于此十随念中,先说为欲修习佛随念而证信具足的瑜伽行者,当于适当的住所独居静处禅思[419]彼世尊亦即是阿罗汉,等正觉者,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应该如是随念于佛世尊的功德。其随念的方法是:那世尊亦即是阿罗汉,亦即是等正觉者……亦即是世尊这样的随念。次说世尊有这样那样种种名称的原由:


  (一)(阿罗汉)(1)远离故,(2)破贼故,(3)破辐故,(4)应受资具等故,(5)无秘密之恶故,先依此等理由而随念于世尊阿罗汉。


  (1)他已经远离一切烦恼,即是说对烦恼已经站得很远了,已由于道而完全断了一切烦恼和习气,所以说远离故为阿罗汉。
  不具烦恼,
  说他为远离,
  无诸过恶,
  称我主[420]为阿罗汉。

  (2)以道而破诸烦恼之贼,所以说破贼故为阿罗汉。
  我主以般若之剑,
  斩杀了
  那称为贪等的烦恼之贼,
  所以叫他为阿罗汉。

  (3)以无明与有爱作成的毂,由福行等所成的辐,老与死的辋,贯以诸漏集成的轴,连接于三有的车的这个无始以来辗转轮回的车轮,世尊于菩提树下,以精进的两足,站在戒的地上,以信的手,执业尽智的斧,破一切辐,所以说破辐故为阿罗汉。或者轮回的轮是说无始以来的轮回流转,因为无明是根本故为毂,老死是最后故为辋,其余十法是以无明为根本,以老死为周边故为辐。


  (说十二支)对于苦等四谛的无智为无明,欲界的无明为欲 199界诸行的缘,色界的无明为色界诸行的缘,无色界的无明为无色界诸行的缘。欲界的诸行为欲界结生识的缘,余者(色界无色界的诸行)亦同样的(为色无色界结生识的缘)。欲界的结生识为欲界名色的缘。色界亦然。(无色界的结生识)但为无色界的名的缘。欲界的名色为欲界六入的缘,色界的名色为色界的(眼耳意)三入的缘,无色界的名为无色界的(意)一入的缘。欲界的六入为欲界六种触的缘,色界的三入为色界的(眼耳意)三触的缘,无色界的一意入为无色界的一意触的缘,欲界的六触为欲界的六受的缘,色界的三触为那里的三受的缘,无色界的一触为一受的缘。欲界的六受为欲界的六爱身的缘,色界的三受为三爱身的缘,无色界的一受为无色界一爱身的缘,各种爱为各种取的缘,而取等为有等的缘。何以故?兹有二人想:我要享受诸欲,以此欲取为缘,身行恶行,口行恶行,意行恶行,恶行满足,便生恶趣。这里他的生的因的业为业有,由业而生的五蕴为生有。五蕴的生为生,蕴的成熟为老,蕴的破坏为死。又有一人想:我要享受天福,同样的(以身语意)行诸善行、善行满足,便得生(六欲)天。这里他的生的因的业为业有,以下同前所说。又有一人想:我要享受梵天的福,以此欲取为缘,修习慈、悲、喜、舍;修习圆满,便生梵天。这里他的生的因的业为业有,其 200它的同前。另有一人想:我要享受无色界的福,于是修习空无边处等无色定,修习圆满,便得生于彼等诸处。这里他的生的因的业为业有,由业而生的四蕴为生有。四蕴的生为生,四蕴的成熟为老,四蕴的破坏为死。其余诸根本取(见取,戒禁取,我语取)亦以同样的解说。


  (法住智)[421]如是这无明是因,行是因的生起,把握这两者的因与生起的缘的慧是法住智。过去世和未来世亦以无明为因,行为因的生起,把握这两者的因与生起的慧是法住智。其它各句亦当以同样的方法解说。

  (四类)于此十二支之中,无明与行为一类,识,名色,六入,触与受为一类;爱,取与有为一类;生与老死为一类。这里前一类为过去世,中间二类为现在,生与老死的后一类为未来。

  (三世二十行相)在十二支中,当你说无明与行的时候,则也包括了爱、取、有三支的意思,所以这五法为过去的业转,识(名色、六入、触、受)等五法为现在的异熟转。当你说爱、取、有的时候,则亦包括无明与行,所以这五法为现在的业转,生与老死一句即表示识等,故此五法为未来的异熟转。这便是依十二支行相而成为二十种。

  (三连接)十二支中的行与识之间是一个连接,受与爱之间是一个,有与生之间是一个。

  世尊[422]对于这四类三世二十行相及三连接的缘起的一切行相都能知见了悟。智是知的意思,慧是理解的意思。所以说:把握于缘的慧为法住智’”。世尊以此法住智如实而知彼等(十二支)法,于彼等中厌、离、离欲而解脱,破离断绝如上述的轮回车轮的辐。所以说:破辐故为阿罗汉。
201 我们的世间主,
  用他的智剑,
  破了轮回车轮的辐,
  所以叫他阿罗汉。



  (4)因为他是最胜应供的人,所以才值得领受衣服等资具及其它的供养。故世尊现世时,任何有权威的天人都不愿在他处作供养的。即如梵天娑婆主曾以量如须弥山的宝环供养世尊,又如频毗娑罗王、憍萨罗王[423]等的天与人也尽力供养。甚至对于般涅槃之后的世尊。如阿育大王曾费了九十六俱胝(九万万六千万)的财产,于全阎浮洲造了八万四千的塔寺,其它的供养更不必说了。所以说值得受资具等故为阿罗汉。
  一切资具和其它的供养,
  唯有世间主才值得领受,
  阿罗汉的名义,
  世间的胜利者才得相符。


  (5)犹如世间上自以为智的愚者,深怕不名誉而秘密行恶,但彼(世尊)决不会做这样的事,所以说:不密行恶故为阿罗汉。
  于诸恶业中,
  无秘密可说。
  因无秘密故,
  称为阿罗汉。
  再综合地说:
  因为牟尼的远离,
  杀了一切烦恼的贼,
  破了轮回车轮的辐,
  应受资具等的供养,
  又无秘密的行恶,
  所以称他阿罗汉。


注:
417.身至(Kayagata)念(sati)短音的身至念为:Kayagatasati,长音的身至念为:Kayagatasati。
418.佛随念(Buddhanussati)、法随念(Dhammanussati)、僧随念(Savghanussati)、戒随念(Silanussati)、舍随念(Caganussati)、天随念(Devatanussati)、死随念(Marananussati)、身至念(Kayagatasati)、安般念(Anapanasati)、寂止随念(Upasamanussati)。《解脱道论》为: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念死、念身、念安般、念寂寂。
419.D.I,49II,93III,5A.I,207III,285.《杂阿含》九三一经(大正二·二三七c)。
420.“”(Natha)即佛。
421.引文可见Pts.I,50
422.引文依Pts.I,52
423.频毗娑罗(Bimbisara)是摩竭陀国王,憍萨罗王(Kosala-raja)指波斯匿(Pa-senad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4: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等正觉者)[424]由于自己正觉一切法,故称等正觉者。即是说他是一切法的正觉者,应该通达的诸法业已通达觉悟,应该遍知的诸(苦)法业已遍知,应断的诸(集)法业已断绝,应证的诸(灭)法业已证得,应修的诸(道)法业已修习。所以说:
  应知的我已知,
  应修的我已修,
  应断的我已断,
  所以婆罗门呀,我是觉者。[425]9

202 亦即眼是苦谛,由于他的根本原因而生起的过去的爱为集谛,(苦与集)两者的不存在为灭谛,知灭的行道为道谛,如是举其四谛的每一句,亦得由自己正觉一切法。于耳、鼻、舌、身、意(内六处)也是同样的。如是对色等的(外)六处,眼识等的六识身,眼触等的六触,眼触等所生的六受,色想等的六想,色思等的六思,色爱等的六爱身,色寻等的六寻,色伺等的六伺,色蕴等的五蕴,十遍,十随念,膨胀想等十不净想,发等三十二行相,十二处,十八界,欲有等的九有[426]10,初禅等的四禅,修慈等的四无量,四无色定,逆观老死等的缘起支,顺观无明等的缘起支,亦当以同样的方法解说。这里举一句来说:老死是苦谛,生为集谛,两者的出离为灭谛,知灭的行道为道谛,如是举其一句都由自己正觉、顺觉、逆觉一切法。所以说:由于自己正觉一切法为等正觉者




(三)(明行具足者)[427]11因为明与行具足,故为明行具足者。这里的是三明或八明。三明当知如《怖骇经》[428]12中所说;八明,即如《阿摩昼经》[429]13中所说的观智及意所成神变加以六神通为八明。即戒律仪,防护诸根之门,食物知量,努力醒觉,(信、惭、愧、多闻、精进、念、慧)的七种妙法,色界四种禅,当知共为十五法。因为依此十五法行,圣弟子得行于不死的方向,所以说。即所谓:摩诃男(大名),兹有圣弟子具戒等,一切如在中分五十经[430]14中所说。世尊对于这些明与 203行都已具足,所以称为明行具足者

  由于明的具足,而世尊的一切智圆满,由于行的具足,而他的大悲圆满。他以一切智而知一切有情的利与不利,以大悲而令有情避去不利而促进有利之事。因为世尊是明行具足者,所以他的弟子得以善行正道,不像缺乏明行者的弟子们所作苦行等的恶行。




(四)(善逝)善净行故,善妙处行故,正行故,正语故为善逝

  行亦名为逝。便是说世尊的行是善净,遍净而没有污点的。是什么行呢?便是圣道。世尊唯以此圣道而向安稳的方所没有执着的行,所以说:善净故为善逝

  善妙处行──即在不死的涅槃中行,所以亦说善妙处行,故为善逝

  由于各种的行,已经断了的烦恼不会再转来的为正行。即如《大义疏》所说:在须陀洹道所断的烦恼,而那些烦恼便不会再转来,故为善逝……在阿罗汉道所断的烦恼,而那些烦恼便不会转来的,故为善逝。或者说:自从在燃灯佛的足下获得授记以来,直至在菩提座上而成正觉,总共完成了三十波罗蜜[431]15的正行而给与一切世间的利益与快乐,不作常见,断见,欲乐,苦行等的极端行为,故为正行。所以说正行故为善逝

  他又是正语的,即是说在适当的场合而说妥当的话,所以说正语故为善逝。这里有经[432]16为例:如来知道那些是不实不真无有利益的话,且为他人不喜而不适意的,如来便不说那样的话。如来又知道那些是实是真但无利益的话,且为他人不喜而不适意的,如来也不说那样的话。如来知道那些是实是真而给与利益的话,但为他人所不喜不适意的,如来知道时节因缘成熟才说那样的话。如来知道那些不实不真无有利益的话,但为他人所喜与适意的,如来亦不说那样的话。又如来知道那些是实是真但无利益204 的话,然为他人所喜及适意的,如来也不说那样的话。如来知道那些是实是真而给与利益的话,又为他人所喜欢及适意的,如来知道那是适当的时候,才说那样的话。当知这是正语故为善逝



注:
424.“等正觉者”(Sammasambuddha),《解脱道论》“正遍觉”。
425.9     Sn.V,558,Thag.V,828.
426.10     “九有”(navabhava)是欲有、色有、无色有,想有,无想有,非想非非想有,一蕴有,四蕴有,五蕴有。
427.11     “明行具足者”(Vijjacarana-Sampanna)《解脱道论》明行足
428.12     《怖骇经》(Bhayabherava-Sutta)M.I,22f。南传《中部》经典第四经,相当《增一阿含》卷二十三第一经。
429.13     《阿摩昼经》(Ambattha-Sutta)D.I,100。南传《长部》经典第三经,相当于汉译《长阿含》第二十《阿摩昼经》。
430.14     中分五十(Majjhima-pannasaka)M.I,354,即《中部》五十三《有学经》(Sekha-Sutta)
431.15     “三十波罗蜜”(ti§sapàramã),即十波罗蜜,十近波罗蜜(upapàramã),十第一义波罗蜜(paramatthapàrami)
432.16     M.I,39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4: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世间解)完全了解世间,故为世间解。即世尊依自性,依集因,依灭,依灭的方便而普遍了知通达于世间。即如所说[433]17贤者,我决不说由于步行而能知能见得达那世界的边际不生不老不死不亡不再生起的地方。贤者,我亦不说不能得到世间的边际苦痛的尽终。然而贤者,我却宣示即在这有想有意而仅一寻的身体之内的世间与世间的集因世间的灭及至世间之灭的道。

  决非步行
  得达世间的终点,
  亦非不可能到达
  世间的边缘、苦痛的解脱。
  所以只有那善慧的世间解
  住梵行而行于世间的终点,
  寂静者既然知道了世间的边缘,
  不更希求于此世间,他世间
  又有三世间:行世间,有情世间,空间世间。
  此中[434]18说的一世间:即一切有情依食而住的地方,当知 205行世间。说到[435]19“世间常住或非常住的地方为有情世间


日月的运行,
  光明所照的地方,
  这样一千倍的世间,
  是你的威力所及[436]20
  在这里是说的空间世间。那样的三世间,世尊完全了解。



  (1)(行世间)即是那里的[437]21“一世间,是一切有情依食而住。二世间,是名与色。三世间,是三受。四世间,是四食。五世间,是五取蕴。六世间,是六内处。七世间,是七识住。八世间,是八世间法。九世间,是九有情居。十世间,是十处。十二世间,是十二处。十八世间,是十八界。这些行世间,世尊完全了解。


  (2)(有情世间)其次他知道一切有情的意欲,知其随眠,知其习性,知其胜解,及知诸有情的少垢,多垢,利根,钝根,善的行相,恶的行相,易教化的,难教化的,有能力的,无能力的。他对所有的有情世间亦完全知解。



  (3)(空间世间)如对有情世间一样,亦知空间世间。便是他知道一轮围世界的纵横各有一百二十万三千四百五十由旬,其周围则为:
  一切周围有三百六十万
  又一万三百五十的由旬。
此中:
  说大地的厚数,
  有二十四万由旬。

支持大地的水:
  安立于风中的水,
  有四十八万由旬的深度。

水的支持者:
206 上升于虚空的风,
  有九十万
  又六万由旬。
  世间的建立成功。

在世间的安立中:
  诸山最高的苏迷卢,
  深入大海的部份
  与超出水面的相同,
  各有八万四千由旬。
  又有踰健达罗,伊沙驮罗,
  竭地洛迦,苏达舍那,
  尼民达罗,毗那怛迦,
  颜湿羯拿等的大山;[438]22
  它们的入海和高出水面,
  自那苏迷卢的数量
  次第一半一半的低下来,
  上面还有种种天宝的庄严。
  在苏迷卢的外面,
  围绕着七重大山,
  为四大天王的住所,
  又栖息着诸天与夜叉。
  雪山之高,
  五百由旬,
  三千由旬的纵横,
  严以八万四千的奇峰。
  一株称为奈迦的阎浮树,
  它的身干的周围十五由旬,
  周围干枝的长度五十由旬,
  伸展的直径和高度
  同样的一百由旬。
  阎浮洲便因那树的巨大而得名,



  和阎浮树一样大的树有:阿修罗的基脱罗巴答利树,迦楼罗的胜跋利树,西俱耶尼洲(西牛货洲)的迦藤跋树,北俱卢洲的劫波树,东毗提诃洲(东胜身洲)的西利娑树,三十三天(忉利天)的巴利却答迦树。所以古人说:
  巴答利树,胜跋利树,阎浮树,
  诸天的巴利却答迦树,
  迦藤跋树,劫波树,
  以及第七的西利娑树。
  轮围山,
  围住全世界,
  深入海底和超出水面的相同,
  各有八万二千由旬。

207 在世界之中的月轮,四十九由旬,日轮五十由旬。三十三天一万由旬,阿修罗天,阿鼻大地狱,阎浮洲也一样大。西俱耶尼洲七千由旬,东毗提诃洲也一样大。北俱卢洲八千由旬。一一大洲各有五百小岛围绕着,这样的一切为一轮围山,于一个世界之内。在世界与世界的中间是地狱。如是有无限的轮围山,无限的世界,世尊以他无限的佛智都能了解通达。因为他这样完全了解空间世间,所以说遍知世间为世间解



注:
433.17     S.I,61;A.II,48.
434.18     A.V,50,55.
435.19     M.I,427.
436.20     M.I,328A.I,227.
437.21     Pts.I,122.
438.22     踰健达罗(Yugandhara持双山),伊沙驮罗(Isadhara持轴山),竭地洛迦(Karavika郭公山),苏达舍那(Sudassana善见山),尼民达罗(Nemindhara持边山),毗那怛迦(Vinataka象鼻山),頞湿羯拿(Assakanna马耳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5: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无上士)因为他自己的德更无超胜之人,故以无过于他之上者为无上士。即是他的戒德为一切世间最胜,而定、慧、解脱及解脱知见之德亦然。亦即是说,他的戒德是无有相等的,与无等者相等的,无比的,无对敌的……乃至解脱知见之德亦然,即所谓[439]23我实不见于天界,魔界……乃至天人众可以比较我的戒德圆满的。又如《最上信乐经》[440]24等及[441]25“我实无有师等颂的详细解说。



  (七)(调御丈夫)他能御其应调御的丈夫为调御丈夫,调御即调伏的意思。应调御的丈夫是说未调御而当调御的畜生丈夫、人类丈夫及非人类的丈夫。即如世尊曾经调伏阿钵罗(无苗)龙王[442]26,周罗达罗(小腹)龙王,摩诃达罗(大腹)龙王,阿伽西柯(火焰)龙王,陀摩西柯(烟焰)龙王,阿罗梵楼龙王[443]27及达那波罗(财护)象[444]28等的畜生,令他们无毒而皈依住戒,又以种种的调御方便而调伏萨遮尼干子[445]29,庵跋咤学童[446]30,波伽罗娑 208[447]31,沙那滕达(种德婆罗门)[448]32,俱答滕答[449]33等的人类,及阿罗婆迦夜叉,苏吉罗曼(针毛)夜叉,客勒罗曼(粗毛)夜叉[450]34,帝释天王[451]35等的非人。又如[452]36“鸡尸,我以柔调伏诸丈夫,亦以刚调伏及以柔与刚而调伏等的经文亦可引例于此。

  世尊对于戒清净之人等,初禅等,须陀洹等已经调御的人,亦为说向上之道的行道而更调御之。
  或者以无上士调御丈夫为一句的意义。因为世尊的调御一切丈夫,能使于一跏趺坐趋向八方而不执着,所以说无上士调御丈夫。如诸比丘,当调御的象由调象师调御可走一方等的经文[453]37可以引例于此。



  (八)(天人师)以现世,来世及第一义谛而适应的教诲,故为。又如商队故为。世尊如商队的首领。譬如商队的首领引导诸商队度过沙漠的难处,度过盗贼的危险地带,度过野兽的恶劣处所,度过饥饿的困难,度过无水的难处,如是令度种种难处得达安稳的地方;世尊为师!为商队之主,令诸有情度诸难所,度生的难所等的意义,可为这里的解释。

天人即天与人。这仅限于最超胜的诸天及最有才能的人而说。然世尊亦能教诲诸畜生故为师。他们因闻世尊说法为成就道果的近依因,由于这有力的因缘成就,在第二生或第三生便有证得道果之分。例如蛙天子[454]38等。

  据说:一次世尊在伽伽罗池畔为瞻波市的住民说法,当时有209 一只青蛙正在听取世尊的声相,不料一位牧牛的人无意地把他的杖拄在青蛙的头上及凭杖而立。青蛙即在那时命终,以闻法功德而生三十三天的十二由旬的黄金宫中。它好像从梦中醒来一样,看见那里的一群天女围绕着自己,喂!我也生到这里吗?我曾做些什么善业呢?这样审察之后,除了听取世尊的声相以外,没有看见别的德业。所以他即刻与他的宫殿同来世尊的地方,以头礼足。世尊知而问道:

  有神变可赞的光辉,
  带着优美的颜色,
  照耀一切的方向,
  是谁礼我的两足?

(答):
  我的前生呀!
  是水栖动物的青蛙,
  听你说法的时候,
  给牧牛的人杀了啊!
    世尊对他说法已,有八万四千的生物获得法现观。蛙天子亦得须陀洹果,微笑而去。



  (九)(佛)以他的解脱究竟智业已觉悟一切所应知的,故为。或者以自己觉悟四谛,亦令其它有情觉悟,以此等理由故称为

  又曾示知此义:觉谛故为佛,令人觉故为佛,这样的说法,在一切义疏[455]39及《无碍解道》[456]40的解说相同。



注:
439..23     S.I,139.《杂阿含》一一八八经(大正二•三二二a)。
440.24     《最上信乐经》(Aggappasada-Sutta)A.II,34.《增一阿含》卷十二(大正二Oc)相等。
441.25     M.I,171Vin.I,8.
442.26     Divya.248, 385Mhv.30,84.
443.27     Mhb.V,113.
444.28     Vin.II,194fcf.Jat.I,66Mil.207,349,410.
445.29     M.I,227f.
446.30     D.I,87f.
447.31     Ibid.109fSn.III,9.
448.32     D.I,111f.
449.33     Ibid.127f.
450.34     S.I,213,207Sn.I,10II,5.
451.35     D.II,263f.
452.36     A.II,112.《杂阿含》九二三经(大正二二三四c)。
453.37     M.III,222.
454.38     Vv.49Vv.A.209.
455.39     Nidd.4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15: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广昶 于 2016-12-26 15:29 编辑




  (十)(世尊)这是与德之最胜,一切有情之最上,尊敬之师是同义语,所以古人说:
  世尊,是说他最胜,
  世尊,是说他最上,
  那值得尊敬的师,
  才称他世尊。
  或有四种名:即依位的,依特相的,依原因的,随意而起的。


随意起,是说依世间的名言随意取名的。如说犊子,应调御的牛 210(青年牛)、耕牛(成年牛),此等是依位为名的。如说有杖的,有伞的,有冠的(孔雀),有手的(象)此等是依特相为名的。如说三明者,六通者等,是依原因为名的。如说多幸运者,多财者等,并未考虑此等的字义而起的,这便是随意而起的名。而此世尊的名是依据原因的,所以说此名不是摩诃摩耶夫人,不是净饭大王,不是八万亲戚所作,也不是帝释、睹史多等的殊胜诸天所作。法将(舍利弗)曾这样说[457]41世尊这个名字不是母亲作的……是解脱之后得的,此乃诸佛世尊在菩提树下证得一切知智之时共同获得的名称。而此世尊之名是依诸功德的原因,为说明此等功德而说此颂:

  具足一切的祥瑞,
  受用适当的住所与法宝,
  具诸功德分,
  分别种种的道果,及破了烦恼,
  值得尊重而吉祥,
  修习了种种的修法,
  到达了有的边方,
  故得世尊的称号。


以上各句的意义,当知以《义释》[458]42中所说的方法来解释。这里更以别的方法来说明:
  具足吉祥,破(了恶),
  万德相应,而分别,
  修习,而不在有中徘徊,
  故名为世尊。

在这里应用增加一个字母和更换字母等的语源学的特相,并采取萨陀那耶或比沙陀罗[459]43的文法之故,所以虽然说他具有生起世间出世间之乐而得达彼岸的施戒等的吉祥之德,本应说为具吉祥的,但说他为世尊[460]44


  其次他已破了贪、瞋、痴、颠倒作意,无惭、无愧、忿、恨、覆、恼、嫉、悭、谄(诈)、诳、强情(顽迷)、激情(急躁)、慢、过慢、骄、放逸、爱、无明、三不善根、三恶业、(爱等三)杂染、(贪等三)垢、(欲等三)不正想、(欲等三)寻、(爱 211见慢三)戏论、(常乐我净)四种颠倒、(欲、有、见、无明四)漏、(贪、瞋、戒禁取、见取四)系、(欲、有、见、无明四)暴流及四轭、(欲、瞋、痴、恐怖四)恶趣、(四资具的)爱取、(欲、见、戒禁、我语四)取[461]45、五种心的荒秽(疑佛、疑法、疑僧、疑学处、抱怨同梵者)、五缚(欲缚、身缚、色缚、恣意食睡、求天界而行梵行)、五盖(色等五)欢喜、六种诤根、六爱身、七随眠、八邪性(与八正道相反的)、九爱根、十不善业道、六十二见、百八爱行类、一切的不安、热恼、百千的烦恼。或者略而言之破了烦恼、蕴、行、天子、死的五魔;所以虽然因他已经破了此等一切危险,本应说为破坏的[462]46,但是说他为世尊。故如是说:

  破了贪,破了瞋,
  破了痴而无漏,
  破了一切的恶法,
  故名为世尊。

  以具吉祥是说明他的百福特相的色身成就,以破恶是说明他的法身成就。如是(具吉祥与破恶)是说明为世人及巧智人之所尊敬,为在家及出家者之所亲近,能令亲近他的人除去身心的痛苦,为财施及法施的饶益者,及说明可与世间与出世间的快乐。

  其次于世间的自在、法、名声、福严、欲、精勤的六法而应用有德之语。于世尊的自心中有最胜的自在,或者有变小变大等(八自在)为世间所称许的一切行相圆满。是世间法。有通达三界证得如实之德而极遍净的名声。佛的色身,一切相好圆满的四肢五体,能令热心的人眼见而心生欢喜为福严。佛的一切自利利他的希求,悉能随其所欲而完成,故称遂欲成就为。成为一切世间所尊敬的原因的正精进,称为精勤。所以以此等诸德相应”──亦即是他有德之义而称世尊

  其次以善等的差异分别一切法,或分别蕴、处、界、谛、根、212 缘起等善法,或以逼恼、有为、热恼、变易之义而分别苦圣谛,以增进、因缘、结缚、障碍之义而分别集谛,以出离、远离、无为、不死之义而分别灭谛,以引出、因、见、增上之义而分别道谛。分别即分别开示演说的意思。所以虽应说分别的[463]47但是说世尊

  其次佛陀修习、习行、多作天住、梵住、圣住,身、心与执着的远离,空、无愿、无相三解脱,及其它一切世间出世间的上人法,所以应说修习的[464]48但是说世尊

  其次佛陀曾经舍离于三有中而称为爱的旅行,所以本应说有中舍离旅行者”(bhavesuvantagamana),但现在取有(bhava)的婆(bha)字,取旅行(gamana)的伽(ga)字,取舍离(vanta)的梵(va)字,再将阿(a)变成长音的阿(a),故称世尊”(Bhagava)。正如世间中本应说女子隐(mehanassa)(khassa)的花环(mala)”,但是(取me+kha+la)说金腰带”(mekhala)

  (佛随念的修法及功德等)依照此等理由而世尊为阿罗汉”……乃至依此等理由为世尊,(瑜伽者)像这样的随念佛陀之德,此时则无被贪所缠之心,无被瞋所缠之心,及无被痴所缠之心,他的心是只缘如来而正直的。因他这样没有了贪等所缠,故镇伏五盖,因向于业处,故他的心正直,而起寻伺倾于佛德;佛德的随寻随伺而喜生起,有喜意者由于喜的足处(近因)而轻安,不安的身心而得安息;不安的得安,则亦得生起身心二乐;有乐者以佛德为所缘而得心定(心一境性);在这样次第的一剎那中生起了五禅支[465]49。因为佛德甚深或因倾向于种种佛德的随念,故不证安止定,只得近行之禅。此禅是依于随念佛德而生起,故称佛随念。

  其次勤于佛随念的比丘,尊敬于师,顺从于师,得至于信广大、念广大、慧广大及福广大,并得多喜悦,克服怖畏恐惧,而 213安忍于苦痛,及得与师共住之想,且因他的身中常存佛德随念,所以他的身体亦如塔庙一样的值得供养,又因他的心向佛地,纵有关于犯罪的对象现前,而他亦能如见师而生惭愧。他虽然不通达上位(近行以上),但来世亦得善趣。

  真实的善慧者,
  应对于如是
  有大威力的佛随念,
  常作不放逸之行。
  先详论佛随念一门。


注:
456.40     cf.Pts.I,174.
457.41     Pts.I,174,Nid.143,458.
458.42     Nid.142,466.
459.43     萨陀那耶(Saddanaya),比沙陀罗(Pisodara)
460.44     具吉祥(Bhagyava),世尊(Bhagava)
461.45     原本只有爱取(tanhupadana),锡兰字母本作tanhupadupadana,故加一
462.46     破坏的(bhaggava),世尊(Bhagava)
463.47     分别的(vibhattava),世尊(Bhagava)
464.48     修习的(bhattava),世尊(Bhagava)
465.49     禅支(jhànaïgàni)即指寻、伺、喜、乐、定(心一境性)五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4 14: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法随念
  希望修习法随念的人,亦宜独居静处禅思[466]50:“法是世尊(一)善说,(二)自见,(三)无时的,(四)来见的,(五)引导的,(六)智者各自证知的”,这样的教法或九种出世间法[467]51的功德应当随念。
  (一)“善说”这一句是收摄教法(及出世间法)的,其它(五句)仅摄于出世间法。
  先就教法说:(1)初中后善之故,(2)说明有义有文完全圆满遍净的梵行之故为“善说”。
  (1)(初中后善)世尊虽仅说一偈,也是全部善美的法,所以那偈的第一句为初善,第二第三句为中善,末句为后善。如果只有一个连结的经,则以因缘(序分)为初善,结语(流通分)为后善,其余的(正宗分)为中善。若有许多连结的经,则以第一连结为初善,最后的连结为后善,其余的为中善。亦以因缘生起的事由为初善,为顺适诸弟子而说不颠倒之义及因与喻相应的为中善,令诸听众闻而生信的及结语为后善。全部教法自己的要义的戒为初善,止、观、道、果为中善,涅槃为后善。或者以戒与214 定为初善,止观与道为中善,果与涅槃为后善。(又于三宝中)佛的善觉性为初善,法的善法性为中善,僧的善行道性为后善。又闻佛法,如法行道,得证等正菩提为初善,证辟支菩提为中善,证声闻菩提为后善。又闻此法而得镇伏五盖,故亦以闻而得善为初善,行道之时取得止观之乐,故亦以行道得善为中善,如法行道及完成行道之果时,取得那一如的状态,故亦以取得行道之果的善为后善,这是依教法的初中后善,故为“善说”。
  (2)(有义有文等)世尊说的法是说明教梵行与道梵行[468]52用种种的方法说其教法,适合于义成就故“有义”,文成就故“有文”。略说、释明、开显、分别、阐示、叙述,是义与句的结合,故“有义”,教法的字、句、文、文相、词(语原)解释的成就,故“有文”。教法的甚深之义及甚深的通达为“有义”,甚深的教法及甚深的演说为“有文”。得达义无碍解与辩说无碍解故为“有义”,得达法无碍解及词无碍解故为“有文”。是智者所知,为考察者所欣喜故“有义”,可信故,为世间的人所欣喜故“有文”。教法有甚深的意义,故“有义”,有显明之句故“有文”。一切圆满无可复加,故“完全圆满”,已无过失[469]53无可复除,故“遍净”。
  亦可由行道而得证明,故“有义”。由教法而得明白圣教,故“有文”。有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等五法蕴相应故“完全圆满”。没有(见慢等)随烦恼故,度脱轮回之苦故,无世间的欲望故“遍净”。
  如是即“说明有义有文完全圆满遍净的梵行”为“善说”。
  (3)或者以教法是无颠倒之义,故善(sutthu)与说(akkh-ato)为善说(svakkhato)。譬如其他外道的法义是颠倒的,实非障碍法而他说为障碍,实非出离法而他亦说为出离法,所以他们所说的是 215恶说法。世尊的法义是不会这样颠倒的,不会超越违背“此等法是障碍,此等是出离法”等所说之法的。
  如是先就教法为善说。
  次就“出世间法”而说适合于涅槃的行道,及适合于行道的涅槃,故为善说。即所谓[470]54:“世尊对诸声闻善示通达涅槃的行道,其涅槃与行道是符合的。譬如恒河的水和耶牟那河[471]55的水相会合流一样,世尊对诸声闻善示通达涅槃的行道,其涅槃和行道也是这样合流的”。
  此中(1)圣道是不采取二极端而从中道的,说此中道故为善说。(2)诸沙门果是止息烦恼,说此烦恼的止息故为善说。(3)涅槃的自性是常恒、不死、安全所、皈依处等,说常恒等的自性故为善说。如是依出世间法亦为善说。


注:
466.50 D.II,93;III,5;A.I,207;III,285等。《杂阿含》九三一经(大正二·二三八a)。
467.51 九种出世间法(navavidha lokuttaradhamma)即四向、四果与涅槃。
468.52 “教梵行”(sasanabrahmacariya)指三学及一切经典之法,“道梵行”(mag-gabrahmacariya)指圣道。
469.53 “已无过失”(niddosabhavena),底本niddesabhavena误。
470.54 D.II,223.
471.55 耶牟那河(Yamuna)即今之Jumn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4 15: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广昶 于 2017-1-4 15:37 编辑



  (二)自见[47256这里先于圣道自己的相续而令无贪,故由圣者自见为自见。即所谓[473]57“婆罗门,为贪染战胜而夺去其心的,则思恼害自己,亦思恼害他人,及思恼害两者,同时心亦苦受忧受。若舍贪时,则不思恼害自己,亦不思恼害他人,并不思恼害两者,心亦不会有苦受忧受,婆罗门,这便是自见之法。
216 其次依证得(四向四果及涅槃)九种出世间法的人,他们不是依照别人的信而行,而是各各依其观察智自见的,故为自见

  或以值得赞叹的见为见;依见而征服烦恼,故为。此中(1)于圣道依相应正见而征服烦恼,(2)于圣果依原因正见,及(3)于涅槃依所缘正见而征服一切烦恼。故譬如以车战胜敌人的为车兵,如是因见九种出世间法而征服烦恼,故为
  或者即以见为见义,因值得见故为,即依修习现观及作证现观[474]58而见出世间法,击退轮回的怖畏。譬如衣服值得着故着,如是(出世间法)值得见故


  (三)关于(学人)给与自己的果位之时为无时,无时即为无时的[475]59
  不是要经过五天七天的时间,(圣道)才给圣果的,就是说在自己发生之后便得与果之意。或者要经过长时期方能给与自己的果,故为有时的。那是什么?即世间的善法。(出世善法)即在圣道之后而给与自己的果,故没有时间的为无时的。所以(这无时的话)是专指圣道(给与圣果)说的。


  (四)这是来见之法,因为值得这样说来看的话,故为来见。为什么(出世法)值得这样说法呢?的确存在故,遍净故。
  譬如空拳之内,虽说有金钱或黄金,但叫人来看是不可能的。何以故?的确不存在故。虽有存在之物,如屎尿等,而说这是很可爱的,但欲为令人心喜悦,叫他来看是不可能的。并且当以草或叶来遮蔽(屎尿)。何以故?不净故。这九种出世间法是本来存在的,犹如空中出了云翳的圆满的月轮,亦如放在黄布[476]60上的宝石一样的清净;所以说存在故,遍净故,值得说来看的话的为 217来见


  (五)当引进故为引导的[477]61。其义的抉择如次:
  引进为引导。即火烧自己的衣或头亦可置之不理,而值得以修定引导出世法于自心中,为引导的。这是说从事于有为的出世间法(四向与四果)。若是无为的涅槃则值得以自心引进为引导的──即值得取证之义。或者以圣道为引导者,因为导至涅槃故。以果与涅槃为引导者,因引其取证故。引导者即引导的。


  (六)智者各自证知[478]62即一切敏智(提头即悟)等的智者,当各各自知:我修道,我证果,我证灭。因为弟子是不能依赖和尚所修之道而断除他的烦恼的,不能享受他的和尚的果定之乐,不能作证和尚所证的涅槃。所以出世法是不应如看别人的头饰一样,当于自己的心中见。这是指智者的实证而说;不是愚者的境界。


  (法随念的修习法与功德等)此法为善说。何以故?自见故;又因无时之故为自见;可说来见之故为无时,以及引导之故为来见。瑜伽者如是随念善说等类的达摩之德,那时则无被贪所缠之心,不被瞋所缠,亦不被痴所缠;而他的心是只缘达摩而正直的。并如前(佛随念)所述的同样方法而镇伏了五盖,及于同一剎那中生起了五禅支。因为达摩之德甚深,或因倾向于种种德的随念,故不证安止定,只得近行之禅。此禅是依于随念达摩的德而生起的,故称法随念。


218 其次勤于法随念的比丘想:演说如是引导的法及具足此等德支的师,除了世尊之外,我实在过去世未见,现在世亦未得见,因他如是见于达摩之德,便尊敬于师,顺从于师,尊重恭敬于法,得至于广大的信等,并成多喜悦,征服怖畏恐惧而得安忍于苦痛,又得与法同住之想,且因他的身中常存法德随念,所以他的身体亦如塔庙一样的值得供养,又因他的心向证于无上之法,纵有关于犯罪的对象现前,而他亦能随念于法的善法性,生起惭愧。他虽然不通达上位,但来世亦得善趣。

  真实的善慧者,
  应对于如是
  有大威力的法随念,
  常作不放逸之行。

  这是详论法随念一门。

注:
472.56     “自见”(sanditthika),《解脱道论》“现证”。
473.57     A.I,156f.
474.58     “修习现观”(bhavanabhisamaya)是见道法;作证现观”(sacchikiriyab-hisamaya)是见涅槃法。
475.59     “无时的”(akalika),《解脱道论》无时节
476.60     “黄布”(pandukambala),亦可作黄毛毯;又是一种做帝释宝座所用的美石。
477.61     “引导的”(opanayika)《解脱道论》乘相应
478.62     “智者各自证知”(paccattaj veditabba vibbuhi),《解脱道论》智慧人现证可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4 15: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广昶 于 2017-1-4 15:54 编辑



  (三)僧随念


  若欲修习僧随念的人,当独居静处,随念如是圣僧伽的功德:世尊的声闻众是善行道的,世尊的声闻众是正直行道的,世尊的声闻众是真理行道的,世尊的声闻众是正当行道的,即四双八辈的世尊的声闻众,是可供养者,可供奉者,可施者,可合掌者,为世间无上的福田[479]63


  此中善行道”(supatipanno)[480]64是善(sutthu)与行道(patipanno)的结合,即指正道,不退之道,随顺之道,无敌之道的行道而言。恭敬地听闻世尊的训示教诫,故为声闻”(Sav-aka)。声闻之众为声闻众[481]65,便是有同等的戒和见,而集体生活的声闻团的意义。其次那正道亦说是正直、不曲、不弯、非不正及圣与真理, 219因顺当故名正当,是故那行道的圣众,亦说为正直行道,真理行道,正当行道。此中在圣道之中的人,因他们具足正行道故为善行道;在圣果中的人,因为由于正道而证得其当证的,这是依照关于过去的行道为善行道。又依世尊善说的法与律而行道故,依可靠之道而行道故,为善行道。不取两种极端依于中道而行道故,舍弃了身语意的弯曲及不正等的过失行道故,为正直行道真理即涅槃,为涅槃而行道,故为真理行道。因值得作正当行道的行道,故为正当行道[482]66


是即为此等之意。四双,依双数来说,即证得初(须陀洹)道者及证得(须陀洹)果者为一双,像这样共有四双。八辈是依单人来说,即证得初(须陀洹)道者为一,初果者为一,像这样共有八人。在此句中说人(purisa)或补特伽罗(puggala,梵文pudgala)同是一义。这里的人是指被教化者而说。世尊的声闻众,即依此等双数的四双人,或依单独的八辈补特伽罗为世尊的声闻众。

可供养者[483]67等,当取来供献的是供品,亦即当从远方拿来布施具戒者之物的意思,又与(饮食、衣服、卧具、医药)四资具是同义语。因为(声闻众受此供品)能令施者得大果报,故以值得去接受那些供品为可供养者。或者值得将一切所有物从远方拿来此处供献为可供献的,或者亦说值得为帝释等所供养,故为可供献的,像诸婆罗门称火为可供献者,因为他们觉得如是220 供祭,可以得大果报。如果是因供献者(施者)获得大果为可供献者,则唯有僧伽为可供献者;因为供献僧伽能成大果故。即所谓[484]68
  若人一百年,
  事火于林中,
  不如须臾间,
  供养修己者,
  彼如是供养,
  胜祭祠百年。

这一句在其它部派(即说一切有部)用可供献者”(ahavani-yo),此部(上座部)用可供养者”(ahuneyyo),这两句的意义是一样的,不过文句稍有一点不同而已。这便是可供养者的意义。

可供奉者[485]69,从四方八面而来的亲爱悦意的亲戚朋友,为了表示敬意而准备殷勤待客的所施之物为供奉物,那样为诸客人所设置之物是适合布施与僧伽的,而僧伽领受它也相宜。实无尊客如僧伽,因为僧伽仅在一佛期间[486]70可见,而且纯一无杂,具备令人敬爱的(戒等)诸法故。所以说供奉物适合于布施给他们,及他们亦相宜去领受供奉之物为可供奉者。在别部(说一切有部)的圣典亦用可奉献者”(pahavaniyo),那便是说僧伽值得先供,故以最先当拿来奉献僧伽为可奉献者,或以最先值得奉献为可奉献者。所以那个字和上座部所说的可供奉者”(pahuneyya)是同义的。

可施者[487]71是指相信有他世而施于当施而说。值得施,或由施有利,即由清净之施令得大果,故为可施者
  值得受彼一切世人流行以两手放在头上的合掌,为可合掌者[488]72

世间无上的福田[489]73,是一切世间无比的福的增长处。譬如国王或大臣的谷或麦的增长处,称为国王的谷田或国王的麦田;如是僧伽为一切世间的诸福增长处,因依僧伽,而一切世间的利益安乐等诸福增长,故僧伽是世间无上的福田


  (僧随念的修法与功德)如是随念善行道等的僧德,那时则 221无被贪所缠之心,无瞋所缠及无被痴所缠之心;而他的心是只缘僧伽而正直的。并如前(佛随念)所述的同样方法而镇伏了五盖,及于同一剎那中生起了五禅支。因为僧伽之德甚深,又因倾向于种种僧德的随念,故不证安止定,只得近行之禅。此禅是依于随念僧德而生起的,故称僧随念

  其次勤于僧随念的比丘,尊敬及顺从于僧伽,得至于广大的信等,并成多喜悦,征服怖畏恐惧,而得安忍于苦痛,又得与僧伽同住之想,且因他的身中常存僧随念,所以他的身体亦如集合僧众的布萨堂一样的值得供养,又因他的心向证于僧德,纵有关于犯罪的对象现前,而他亦如面见僧伽,生起惭愧。他虽然不通达上位,但来世亦得善趣。
  真实的善慧者,
  应对于如是
  有大威力的僧随念,
  常作不放逸之行。

  这是详论僧随念一门。


注:
479.63     A.I,208;II,56;III,286.D.II,96f;III,5,《杂阿含》九一三经(大正二·二三八a)。
480.64     “善行道,《解脱道论》善修行
481.65     “声闻众”(Savakasangha),《解脱道论》沙门众
482.66     “正直行道”(ujupatipanna)真理行道”(bayapatipanna)正当行道”(samicipatipanna),《解脱道论》随从软善随从如法随从和合
483.67     “可供养”(ahuneyya),《解脱道论》可请
484.68     Dhp.V,107.
485.69     “可供奉者,《解脱道论》可供养
486.70     “一佛期间”(ekabuddhantara)是指一佛的教法住世的期间。
487.71     “可施者”(dakkhineyya),《解脱道论》可施
488.72     “可合掌者”(abjalikaraniya)《解脱道论》可恭敬
489.73     “世间无上的福田”(anuttara§ pu¤¤akkhetta§ lokassa),《解脱道论》无上世间福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4: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5: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戒随念


  欲修戒随念的人,独居静处,当以如是不毁等之德而随念于自己的戒,即[490]74“哈哈!我的戒实无毁、无穿、无点、无杂[491]75、自在、智者所赞、无所触、令起于定

  在家人随念在家戒,出家人随念出家戒,无论在家戒或出家戒,在他们的戒的起初或末了,一条也不破,犹如不破边的衣服,那样的戒,因无毁故名无毁

222 如果他们的戒,在中央不破一条,犹如没有戳穿的衣服,那样的戒,因无穿故名无穿
  他们的戒也无次第的破二或三条,犹如黑或赤等任何体色的好牛,不在她的背上或腹部发现长圆等形的异色,那样的戒,因无斑点,故名无点

  他们的戒,不在中间的这里那里破了几条,像涂以各种颜色的斑点的母牛,因无杂色故名无杂
  若以无差别而总说一切戒,则不为七种淫相应[492]76法与忿恨等[493]77的恶法所毁害,故名无毁、无穿、无点、无杂。
  他们的戒,因脱离了爱等的支配而成自由的状态,故为自在。为佛陀等的智者所赞叹,故为智者所赞[494]78。不为爱与见等所触,或不可能为任何人所责难说:这是你于诸戒中的过失,所以说无所触。能令近行定与安止定,或道定与果定生起,故名令起于定[495]79


  (戒随念的修法与功德)如是以不毁等的德而随念于自己的戒,那时则无被贪所缠之心,无瞋及无痴所缠之心,而他的心是只缘于戒而正直的。关于戒亦如前述的同样方法而镇伏了五盖,及于同一剎那中生起了五禅支。因为戒德甚深,又因倾向于种种戒德的随念,故不证安止定,只得近行之禅。此禅是依于随念戒德而生起的,故称戒随念

  其次勤于戒随念的比丘,尊敬顺从于戒学,与具戒者同样的生活,殷勤不放逸,无自责等的怖畏,少量之过亦无见畏,得至于广大的信等,成多喜悦,虽不通达上位,但来世亦得善趣。

  真实的善慧者,
  应对于如是
  有大威力的戒随念,
  常作不放逸之行。

  这是详论戒随念一门。


注:
490.74     M.II,251;S,II,70;A.III,36;A.I,209;III;286.《杂阿含》九三一经(大正二·二三八a)。
491.75     “无毁”(akhanda)无穿”(acchidda)无点”(asabala)无杂 ”(akammasa),《解脱道论》无偏、无穿、无点、无杂
492.76     “七种淫相应”(sattavidha-methunasajyoga)见前戒的杂染。
493.77     “忿恨等”(kodhupanahadi)见前戒的净化。
494.78     “自在”(bhujissa)智者所赞”(vibbupasattha),《解脱道论》自在”“智慧所叹
495.79     “无所触”(aparamattha)令起于定”(samadhisajvattanika),《解脱道论》无所触令起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5: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223 (五)舍随念



  欲修舍随念的人,当倾心于施舍的天性,及常常慷慨的颁与所施之物。或者初修的人,先如是发愿受持:从此以后,若有受者,如果未曾给他最少一口的所施之物,我决不食,于是从那天起,即于德胜的受者之中,依其能力给与所施之物,取彼施舍之相,独居静处禅思[496]80我实有利,我实善得,我于悭垢所缠的世人中,离垢悭心而住,是放舍者,净手者,喜舍与者,有求必应者,喜分施者,如是以离垢悭等德而随念于自己的舍。


  此中我实有利[497]81是说对我实在有利,例如[498]82给他人的寿,则天人的寿而他有分,又如[499]83爱施者为众人敬爱;更如[500]84爱施者,得达善人(菩萨等)之法,像此等表示,都是佛陀赞叹施者的利益,即是说我必得彼等利益之分的意思。

我实善得[501]85是说我已得遇佛教又得人身,那实在是我的善得!何以故?因我于悭垢所缠的世人中……是喜分施者。此中悭垢所缠[502]86是为悭垢征服之意。世人中即是说依(自业)而生的有情。所以即于不忍将自己所得的与他人共有为特相的,或能污秽自心的光辉的黑业之一的悭垢所战胜的有情之中的意思。

离垢悭[503]87即其它的贪瞋等垢及悭的脱离为离垢悭。心住即成为上述的心而住的意思。在经中[504]88亦提及证得须陀洹 224的释氏摩诃男(大名)曾经询问关于依止住的方法,在佛陀指示依止住的问题曾说:我住家(家主)。那里是说我征服(烦恼家)而住的意思。

放舍者是施舍者。净手者是手的清净者。是指他常常洗手,以自己的手恭敬地给以所施之物而说。喜舍与者即放弃,分散,遍舍之意。他喜欢常常实行舍与,故说喜舍与者。有求必应者是他人有求之物,便给他,即应于求的意思。亦可读作供应,即以供献相应之义。喜分施者[505]89为喜施与分。即我施与我自己当食的也分给他,二者都欢喜的。如是为随念之意。



  (舍随念的修法及功德)如是以离垢悭等的德而随念于自己的舍,那时则无被贪所缠之心,无瞋及无痴所缠的心,而他的心是只缘于舍而正直的。关于舍亦如前述的同样方法而镇伏了五盖,及于同一剎那中生起了五禅支。因为舍德甚深,又因倾向于种种舍德的随念,故不证安止定,只得近行之禅。此禅是依于随念舍德而生起的,故称舍随念

  其次勤于舍随念的比丘,心甚倾向于舍,无贪的意向,随顺慈心,自知如何行,得多喜悦。虽不通达上位,但来世亦得善趣。

  真实的善慧者,
  应对于如是
  有大威力的舍随念,
  常作不放逸之行。


  这是详论舍随念一门。



注:
496.80     A.III,313,(286),《杂阿含》九三一经(大正二•二三八a)。
497.81     “我实有利”(labha vata me),《解脱道论》我有利
498.82     A.III,42.
499.83     A.III,40.
500.84     A.III,41.
501.85     “我实善得”(suladdhaj vata me),《解脱道论》善得利
502.86     “悭垢所缠”(maccheramala-pariyutthitaya),《解脱道论》悭垢所牵
503.87     “离垢悭”(vigatamalamacchera),《解脱道论》无悭
504.88     A.III,284f
505.89     “放舍者”(muttacaga),《解脱道论》常施与净手者”(payatapani),《解脱道论》常乐行施喜舍与者”(vossaggarata),《解脱道论》常供给有求必应者”(yacayoga)喜分施者”(danasamvibhagarata),《解脱道论》常分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5:56:11 | 显示全部楼层




  225 (六)天随念



  欲修天随念者,当具有依圣道而生的信等之德。独居静处禅思[506]90有四大王天,有三十三天,焰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梵众天[507]91,有以上的天;彼等诸天,因具备那样的信,故死后得生彼处。我也具有这样的信。彼等诸天因具备那样的戒……那样的闻……那样的舍……乃至具备那样的慧,故自人界死后得生彼处。我也具有这样的慧。如是以诸天为例证,而随念于自己的信等之德。

  亦如经中[508]92说:摩诃男,圣弟子随念于自己及彼等诸天的信、戒、闻、舍及慧的时候。那时则无被贪所缠之心。这样说,当知亦是以经文为例证而说明诸天与自己有同等的信等之德。在义疏中更坚决地说:以诸天为例证而随念于自己的德



  (天随念的修法及功德)是故预先随念于诸天的德,然后随念他自己所有的信等之德,那时则无被贪所缠之心,无瞋及无痴所缠之心,那时他的心是只缘诸天而正直的。并以前(佛随念所说)的同样方法镇伏了五盖,及于同一剎那中生起了五禅支。因为信等之德甚深,又因倾向于种种天德的随念,故不证安止定,只得近行之禅。此禅因为是随念于诸天之德及自己的信等之德,故称天随念

  其次勤于天随念的比丘,为诸天所爱乐,更加证得广大的信 226等,成多喜悦而住。虽不通达上位,但来世亦得善趣。
  真实的善慧者,
  应对于如是
  有大威力的天随念,
  常作不放逸之行。


  这是详论天随念一门。



注:
506.90     A.I,210;III,287f;V,329f.《杂阿含》九三一经(大正二•二三八a)。
507.91     “四大王天”(Catumaharajika)三十三天”(Tavatimsa)焰摩天”(Yama)兜率天”(Tusita)化乐天”(Nimmanaratino)他化自在天”(Paranimmitavasavattino)梵众天”(Brahmakayika),《解脱道论》四王天三十三天焰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梵身天
508.92     A.III,287f.《杂阿含》九三一经(大正二二三八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6: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杂论(六随念)


  再详论此等(六随念),在[509]93“那时他的心是只缘如来而正直”等语,及“摩诃男,圣弟子的心正直而得义受,得法受,得法伴悦,悦者而得生喜”等语。
  这里依“彼世尊亦即是阿罗汉”等义而生满足,是说关于“得义受”。依“圣典”而生满足,是说关于“得法受”。依于两者,当知是说“得法伴悦”。
  在天随念中,说他的“心缘诸天”,即是说他先以心缘诸天,或者以心缘于得生诸天而与诸天同等的自己的德。


  其次此等六随念是圣弟子的成就,因为依于彼等而得明了佛法僧的德,且他们具有不毁等德的戒,离诸垢悭的舍,及与有大威力的诸天同等的信等之德。
  《摩诃男经》是因为请问须陀洹的依止住所的问题,而世尊为了指示须陀洹的依止住所而详说这六随念的。
  在《贪求经》[510]94中亦说:“诸比丘,兹有圣弟子,随念如来:
227 世尊亦即是阿罗汉……那时心成正直,出离超脱于贪求。诸比丘,什么是贪求?与五种欲是同义语。诸比丘,兹有情以此(由佛随念所得的近行禅)为所缘而得清净”,这是为圣弟子说依于随念而心得清净,更证得第一义的清净。


  又在摩诃迦旃延所说的《障碍机会经》[511]95中说:“贤者,真希有!贤者,实未曾有!那知者、见者、阿罗汉、等正觉者的世尊,承认在障碍中(在家)的有情亦有清净(超越悲恼、消灭忧苦、得真理)及证涅槃的机会──即此六随念处。什么是六?贤者,兹有圣弟子随念于如来……如是或有有情而得清净”,这是仅为圣弟子说证得第一义清净法性的机会。


  在《布萨经》[512]96中亦说:“毗舍佉,怎样行圣布萨?毗舍佉,当从事清净其随污染的心。毗舍佉,怎样从事清洁其随染污的心呢?毗舍佉,即随念于如来”,这是仅对受持布萨的圣弟子,显示以清净心而随念业处,得成布萨的大果。


  在(增支部的)第十一集[513]97中,因问:“尊师,我们住于各种不同的生活,当以何种的生活而住?”为了指示圣弟子的生活方式故这样说:“摩诃男,有信者是成功的,但非无信者,勤精进者是成功的……常忆念者……禅定者……有慧者,摩诃男,是成功的,但非无慧者。摩诃男,你应该住立于这五法中,更当修习六法。摩诃男,你应随念如来,世尊亦即是阿罗汉……佛、世尊”。

  在此等诸经中虽然是为圣弟子说,但具有清净的戒等之德的凡夫亦应作意随念,由于随念佛陀等的功德,则随念者的心欣净, 228以欣净的心力,即得镇伏诸盖,成大和悦,可修毗钵舍那(观),而证阿罗汉。例如住在迦多根达迦罗的颇率特梵长老。据说:有一天尊者看见了魔所化作的佛相,他想:“这个具足贪瞋痴的假相,尚有如此庄严,那离了一切贪瞋痴的世尊,怎不更庄严光辉呢?”于是以佛陀为所缘而获得了喜悦,增长了他的毗钵舍那观,得证阿罗汉果。



  ※ 为诸善人所喜悦而造的清净道论,在论定的修习中完成了第七品,定名为六随念的解释。


注:
509.93     详见《摩诃男经》(Mahanama-Sutta);A.III,285。
510.94     《贪求经》(Gedha-Sutta)A.III,312。
511.95     《障碍机会经》(Sambadhokasa-Sutta)A.III,314。
512.96     《布萨经》(Uposatha-Sutta)A.I,206f。
513.97     “十一集”(Ekadasanipata)A.V,329;333。第八 说随念业处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3 12: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9-24 14:43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