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31|回复: 2

法性是可以考据出来的吗?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6-12-5 12:32:29 |显示全部楼层

近观护印一方的说辞,总体的感觉是:印老的“历史考证佛学”后继有人了,护印的文章大都有意无意地采用印老历史考证方法。以下的文字虽然由这几篇文章引出,但反思的对象主要还是“历史考证”,如有误伤,敬请原谅。


其中有一篇文章认为:判别是不是正法的标志不能依据是否是佛亲说,而应该看是不是合于法性。只有这样才能消除不同时期传出佛经的前后矛盾。他认为那些“盲目尊经”的人既朴素又可爱,他说:“一种朴素可爱观点认为,大乘佛法的合法性与神圣性,建立在其是否是佛陀所亲说,并以此建立信仰。对此,且不论这明显不符合如上所述的教法,而且也会导致循环论证的逻辑困境”。该文最后称:“见缘起即见法,见法即见佛,这是佛法的唯一标准。”


Rank: 2

发表于 2016-12-5 12:32:59 |显示全部楼层
以是否合于“法性”抉择正法与否——这一观点我是完全赞同的。但是,我只承认其在“解释佛法”上的有效性,而不承认其在“观修路径”上的有效性。原因是该文可能没有弄清楚“佛说”的位格,强假“佛说”为“自说”了。虽然依《十地经》的说法,“此诸法性,若佛出世,若不出世”,都是“常住不异”的。但是,此“常住不异”的法性并不自明于有漏众生心中,不然的话,终日在“此故彼”的缘起中往来流转的众生怎么不能一一入法性流呢?可见,并不是见缘起即能见法,只能是见缘起的“实性”才是见法,也只有见缘起法的“实性”才是真见缘起,也只有真见缘起才能叫做见佛。若简单认为“见缘起即见法”,为何佛陀又在《杂阿含经》二九三经中说:“此甚深处,所谓缘起,倍复甚深难见,所谓一切取离、爱尽、无欲、寂灭、涅槃”。

以是否合于“法性”来判定是不是正法,这样说一说自然是没有问题。但问题是:谁是知“法性”者呢?若不知法性,怎么依“法性”判经呢?换句话说,我们不是佛,我们不知法性,我们是不能站在“佛位”上讲话的。假如有人问,依你之见,佛陀入灭了,我们又都不知法性,那怎么“因性起修”呢?我想,除了怀着一颗虔敬的心,从尊经信经入手,依清净的法脉传承和祖师印可而修,笔者愚钝,实在找不出另外的途径了。若说这是“盲目尊经”的话,谁又不“盲目”呢?谁又不是“不觉者”呢,因有佛弟子的“不觉”,“信”作为“道源功德母”的地位才凸显出来,正所谓“佛法大海,唯信能入”。从这个角度来说,笔者认为,该文设立的标准在“解释佛教”上是有效的,但在具体操作上是无效的。

佛教和“解释佛教”是不同的。佛陀教学的主旨是“因指见月”(这个词但凡有点佛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笔者之所以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是因为这些人只是“知道”,似乎没把它当做准则贯彻始终)。因其是“因指见月”的,所以对于“佛说”不能做“平面化”的理解。在佛陀教学中,施教者(佛陀)和受教者(佛弟子)的位格是不一样的,施教者和受教者的见地也是不一样,施教者是要通过一种方式让受教者进入自己证得的理境,也就是通过佛陀的“开示”,使受教者“悟入”佛之知见。但“解释佛教”就不一样的,因为它离开了“因指见月”的这一教说架构,没有了“见月”的天然使命,没有了摄受“万川之月”的“一月”,“佛说”的完整性就没有了,各种各样的所谓“矛盾”“不一致”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争论就出现了。这样的“矛盾”,这样自说自话、画地为牢的“循环论证”,分明是消解了圣典的神圣性,平面化了佛陀身位的“历史考证佛学”自身造成的,怎么能把板子打在别人身上。

对“法义”的论争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印度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今天的论争和过去不同的是:历史上的争论者并不缺乏对佛教的真诚、对佛陀的尊崇,虽争论,但俱是依经而论。现代的佛学争论则是在世界日趋“扁平化”这一现代语境中展开的,争论的主题主要围绕对圣典和圣者的怀疑和辩护展开,争论双方或多或少都受西方“批判理性”的影响,在这种争论中,圣典和圣教本身的神圣性动摇了。“批判理性”对所有传统宗教及其经典(不仅是佛教及佛典)的伤害都是很深的,今世的佛弟子对此殊应引起警觉,若一味醉心于此术,恐怕就不能原谅了。

不同时期传出的经典在说法上是不同的,这种不同,历代祖师早就有所察觉,并且依经义、善巧地化解了这一问题。历代祖师化解这一问题的方法可用两个词来概括,一是“应机施教”,另一是“籍教悟宗”。若从“应机施教”“借教悟宗” 的教化架构中去理解这些不同,这种不同根本不是问题。因为,它们的不同在“机”上,在“教”上,而不在“宗”上。但是,如果像西方的大多数研究者那样,放弃了那个“宗”, 对不同的经文做一平面化的处理,问题就出现了。什么“经文的长短”,“某个字在不同的经中译法不一样”,“某经有某一品、缺某一品”,“传出时间的早晚”等等,诸如此类的所谓“不一致”(“矛盾”),也就凸显出来了。

只要不放弃印老的方法,重新以佛教自身的方式去看“佛说”,诸如此类的问题必然越来越多。离开了“一月”,经文之间就有海量的“不一致”,当然了也就有了“海量”的问题需要解决,这海量的“解决办法”还会产生“海量”的问题……循环往复,无有穷尽。这分明就是“分别心”为自己创设的文字狱,这样的研究,不是虚大师所说的“丧本逐末,背内合外,愈趋愈迷,愈走愈歧,愈钻愈晦”又是什么!

佛教的传布当然是在具体的历史时空中展开的,对佛教的传布作历史的考察是十分必要的。但是,却不要指望这种历史学的考察对入“法性流”有太大帮助。“法性”的问题是不能靠历史溯源的方式解决的,这就像一个屋子有两扇窗,你不可能通过打开一扇窗,去看另一扇窗外的风景。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17-1-30 04:44:23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