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查看: 446|回复: 3

[文学艺术] 毛泽东诗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8 19: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会员

x
发表于 2017-5-19 15: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伟人的情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2 09: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题目不确定)

                                     作者: 不详

       100年前,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在无限忠于,无限热爱毛泽东的年代,人们只知道纪念白求恩,纪念张思德,
     却从来没有想到一天会纪念毛泽东。那时,不但神州大地三呼万寿无疆,更有医学
     界消息:毛泽东阳寿至少150。轮不到纪念他老人家,我们自己怕早已呜呼哀哉
     了。

       现在大家纪念他,电影出到毛主席和他的儿子;回忆录写到毛泽东和他的乡亲
     们;湖南造2000尊小铜像,一售而空,再造再利;韶山毛家饭店仿膳事业如火
     如荼,正挥师北京;西昌城发射载有毛泽东镶金头像的回收卫星;总书记亲赴长沙
     为红太阳塑像剪彩题词......这阵势使我想起26年前那首气势磅礴的进行
     曲:“从东方,到西方,跨过高山,越过海洋。一个伟大崇高的名字,五湖四海到
     处颂扬。毛泽东......”

       毛泽东是够伟大的。

       他从小就有恢宏的抱负和理想;有脚踏实地不奢空谈的实践精神。从桔子洲头
     冬泳,浪遏飞舟,到爱晚亭畔长吟,壮怀激烈。身无分文,敢徒步乞食作农村社会
     调查。少年壮志:“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我们不干,谁干
     ?!我们不说,谁说?!”
       毛泽东具有诗人的气质。“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重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天若有情
     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真气魄,大手笔。前可与苏东坡,辛弃疾比美;后可
     令郭沫若(诗人兼革命家),陈毅(革命家兼诗人)不能望其项背。

       当然,毛泽东更是成功的军事家和政治家。国民党数百万雄兵,兵败如山倒。
     共产党老一辈革命家,谁敢“欲与天公试比高”?林彪当年一人之下,几尽登峰造
     极。麾下黄吴李邱战将如云,林立果联合舰队精兵如虎。但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
     敢南下广州,北靠苏联,另立中央吗?只能是“单于夜遁逃”。

       即使是到了走路靠人扶,说话流口水的耄耄之年,毛泽东仍是气指颐使,左右
     开弓,虎威不减当年。今天你是投降派,明天他是“四人帮”。无论是棉里藏针,
     人才难得的总设计师,还是“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都一样如履薄冰,惶
     惶不可终日,不知何时“红绣球飞打我的头”。

       毛泽东这些抱负,这些气质,这样的本事,不由得你不伸出你的大拇指。

       然而,谈到纪念毛泽东,我想的是“月儿弯弯照九州”,诸人心情各不同。

       70年到江西插队的第一周,就赶上参加公审,处决现行反革命大会。那天被
     就地正法的是一个叫胡久银的新婚不过数日的当地青年。其唯一罪状是在日记中写
     了类似“黄浦江畔叹黄浦,一代风流毁谁手”的诗词。我想胡久银当年的新婚妻子
     ,他的父母兄妹,以及千千万万个在“一打三反”中像遇罗克,张志新那样被错杀
     或冤杀的“反革命分子”的亲属,他们对于毛泽东是不会像李银桥(毛卫士长)那
     样一片思念,一往情深的。

       我记得61年从安徽霍丘逃出来的茶叶队长王运德。记得他喝醉酒红着眼流着
     泪直着嗓门干嚎:“我日他曾希圣(当年安徽省委书记)的姥姥!”我相信王队长
     ,以及那些惨遭饿死的农民的亲属,他们提起毛泽东怕不会像韶山父老乡亲那样骄
     傲和自豪吧。

       我也在想像:省委书记周小舟,煤炭部长张霖士,国防部长彭德怀,以及国家
     主席刘少奇,他们的亲属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的心情是不会像总书记没事
     人一样轻描淡写:一个伟大革命家所犯的错误......;也不会像总设计师那
     样言不由衷: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

       其实功绩就是功绩,错误就是错误。千秋功罪如是评说。

       以前在评价斯大林时,有两个论点被反复引用:一,如果把斯大林和全苏人民
     的功绩放在天平的一头,而把斯大林个人的错误(或罪行)放在天平的另一头,这
     是不道德的;二,如果说一个人因为救了100个人而谋杀另一个人而不受谴责,
     这也是不道德的。

       我无意把毛泽东和斯大林相提并论。但我相信:人们在纪念毛泽东的时候,不
     管是李银桥,还是王运德,至少有一点共识:如果毛泽东不是“万寿无疆”地活到
     83岁,而是73岁,甚至63岁,那才是真正的“呼尔咳哟”,中国人民也许会
     更幸福。大家在纪念他老人家的时候,真格会更动感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2 09: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第三篇

                          一九六五年--一九七六年

                                    61

    一九六六年下半年,红卫兵兴起了抄家风。我在弓弦胡同原保健局宿舍的家因
此不得安宁。我住的宿舍院内有二三位卫生部副部长住在里面,医学院的学生和许
多外地到北京的医疗卫生人员,三天两头到我们住的宿舍来抄家。有时敲错门,找
到我们家。中央文革小组常派出人,化装成学生,参加抄家和捉人。我不是目标之
一,但现在天下大乱,红卫兵起了串连狂飙,满天栽赃诬陷。娴劝我少回家,多待
在中南海。只要我跟毛在一起,就很安全。不过我平时写的日记这时已经有了四十
几本,都有关于我的工作和毛的情况。娴认为留在家里太危险,一旦被红卫兵抄去,
就立刻可据为反革命的证据。我带到中南海内,全部烧了。
    毛知道了我的处境,特别给我一个工作。毛让我和吴旭君筛读每天由全国各地
如雪片般涌来的各种小报,挑选一些送给他看。此时全国文革运动如火如荼的展开,
文件数量太多,毛的几位秘书也看不完。我很愿意做这件工作。这些文件刊载各式
各样的消息,甚至有的连中共中央的机密文件及会议都登在上面。这些小报都是由
各种革命造反红卫兵组织所编发。我可以从这许多小报得知各地方文化革命动态以
及许多领导被批斗的大会记录。栖身中南海内,也正好暂时躲开这乱糟糟的外面世
界。弓弦胡同那份宁静之美,已被打得粉碎,我觉得很难过。但同时我很庆幸有中
南海的保护。

    没多久,中南海也变得不安全了。每个人都遭到怀疑。
    这时,周恩来也受到以江青为主的造反派的围剿。他们给他戴上反党的帽子。
事情原委是一九三0年代上海《申报》,曾刊载一篇伍豪(周当时的化名)宣布正
式脱离共产党的启事。
    周有次来室内游泳池见毛,当时我也在场。周腋下夹了一份图书馆借来的《申
报》,跟毛谈这件事。周说这篇文章是国民党造假诬陷,刊载时他人不在上海,已
经到了江西苏维埃革命根据地。这是国民党捏造的,康生可以证明。毛从来未对我
谈过对此事有看法,但我知道周直到死前,心头都有这个阴影。
    田家英的事还没有完全结束。田在中南海的人缘很好,许多人都为他的自杀感
到悲伤和震撼。田是反党分子,因此,所有和他有关的人都被怀疑有反党嫌疑。周
恩来更是深恐中南海内藏了想谋害毛主席的反党分子。为了毛住在中南海内行动安
全,周恩来让汪东兴将原中共中央书记处和中央办公厅除警卫局以外各局的一些受
怀疑的工作人员,集中起来,称为学习班,由宇光主管。在这个班上要坦白交代反
毛、反共产党和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及行动,同时还要揭发别人的这类言行。
    九月中旬,田的遗孀董边写信“揭发”我。田自杀身亡后,她必须和其划清界
线,以示对共党的忠心。董为了自保而“揭发”我。董说我同田家英过往极密,平
时无话不谈。但其中没有指出具体的事实。因田家英已自杀,是个“反党分子”,
我同他“密切”,自然可疑了。
    另外,田家英的秘书逄先知揭发我早在一九六三年,由武汉回北京的专列上,
我、毛的秘书林克及汪东兴闲谈。那时三年严重经济困难刚刚有些好转,毛又开始
推动在农村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一时又人心惶惶。我说:“主席这个人就怕大家
过好日子。现在刚有口饱饭吃了,又在折腾起来。”随后我又讲:“他这个人为人
不好。”后面这句实际指的是毛在男女关系上的不正当作风。
    回到北京以后,林克将我说的这些话,告诉田家英及逄先知。这时逢写成了揭
发材料,证明我的反毛言论。这份材料如果落到中央文革小组手里,他们会将我作
为反革命分子捉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8-19 18:01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