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40|回复: 0

杂阿含经浅释卷四十一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12-12 09:59:45 |显示全部楼层

第109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毗罗卫囯,尼拘律园。时,有众多释氏来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尔时,世尊告诸释氏:汝等诸瞿昙,于法斋日及神足月受持斋戒,修功德不?诸释氏白佛言:世尊,我等于诸斋日有时得受斋戒,有时不得。于神足月,有持斋戒修诸功德,有时不得。

佛告诸释氏:瞿昙,汝等不获善利,汝等是骄慢者、烦恼人、忧悲人、恼苦人。何故于诸斋日或得斋戒,或不得?于神足月或得斋戒,作诸功德,或不得?诸瞿昙,譬人求利,日日增长。一日一钱,二日两钱,三日四钱,四日八钱,五日十六钱,六日三十二钱,如是士夫日常增长,八日、九日乃至一月,钱财转增广耶?长者白佛:如是,世尊。

佛告释氏:云何,瞿昙,如是士夫钱财转增,当得自然钱财增广,复欲令我于十年中一向喜乐、心乐,多住禅定,宁得以不?释氏答言:不也,世尊。

佛告释氏:若得九年、八年、七年、六年、五年、四年、三年、二年、一年喜乐、心乐,多住禅定以不?释氏答言:不也,世尊。

佛告释氏:且置年岁,宁得十月、九月、八月乃至一月喜乐心乐,多住禅定以不?复置一月,宁得十日、九日、八日乃至一日一夜喜乐心乐,禅定多住以不?释氏答言:不也,世尊。

佛告释氏:我今语汝,我声闻中有直心者,不谄不幻,我于彼人,十年教化。以是因缘,彼人则能百千万岁一向喜乐心乐,多住禅定,斯有是处。

复置十年,若九年、八年乃至一年;十月、九月乃至一月;十日、九日乃至一日一夜,我教化至其明旦,能令胜进;晨朝教化乃至日暮,能令胜进。以是因缘,得百千万岁一向喜乐心乐,多住禅定,成就二果。或斯陀含果、阿那含果,以彼士夫先得须陀洹故。

释氏白佛:善哉!世尊,我从今日,于诸斋日当修斋戒,乃至八支,于神足月受持斋戒,随力惠施,修诸功德。佛告释氏:善哉!瞿昙,为真实要!

佛说此经已,时,诸释种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091经译文:注:瞿昙是姓;释迦是族名。

正如我所听闻的一样,当佛陀住在迦毗罗卫国,尼拘律园时,一天,有许多世尊的同族同姓的人来晋见世尊。礼仪后,世尊问他们说,你们在法斋日及神足月是否受持斋戒,修功德了呢?大家回答说,我们于法斋日,有时受持,有时不受持;于神足月也是有时斋戒,修诸德,有时也不做。

于是佛对他们说,你们没有收获到行善的利益,你们是高慢的人;烦恼的人;忧悲的人;恼苦的人。为什么不能于法斋日及神足月修持斋戒,修诸功德呢?比方说人要生活,必须要谋取钱财,日日增长。从一日一钱,到二日二钱,到三日四钱,四日能挣八钱。如是五日十六钱;六日三十二钱;这样能干的人(士夫)每日收入增长不断,乃至到一个月他所挣到的钱就非常可观了。长者对佛说,你说的对极了。

佛告释氏族人,你们就象那位精明能干的人那样努力挣钱,钱财自然会不断增长。我就是在这种精神的鼓励之下,能于十年中,一直是处在喜乐,心乐之中,多住禅定,才会有今天的成果。只要努力坚持去做,有什么办不到的呢?释氏答言:我们办不到啊世尊!

佛告释氏,那么你们能做到九年、八年、乃至三年、二年、一年保持喜乐、心乐多住禅定总可以了吧。释氏答言,不行,我们做不到。佛告释氏,我们不谈用多少年,能做到十月、九月、八个月、乃至一月喜乐心乐,多住禅定可以吧?佛说,咱们且不说一个月,能做到十天、九天、八天乃至一日一夜的喜乐心乐禅定多住,总算可以做得到了吧!释氏答到不行啊,还是做不到,世尊。

此时佛陀对释族人说,在我的声闻弟子中间,有直心的人(条件好的人)不谄不幻。我对这样的人进行十年教化,以此所得,他就能得百千万岁生中一直处在喜乐心乐,多住禅定的成果。暂切不用说用多少年,多少日,就是经一日一夜经我的教化,也能会有惊人的进步。从早晨教化他到日暮时,就能叫他取得突出进步。以此受教因缘,可以得百千万岁一向喜乐心乐,多住禅定。能使他可以成就二种果位。或是斯陀含果、或是阿那含果。因为此前已取得了须陀洹,在此基础上再行教诫,效果更好。

释氏族人听到此时开心高兴,一致说善哉!世尊。我们大家应从今天开始,于诸斋日修习斋戒,从法斋日到神足月都受持八支斋戒,根据能力惠施,修诸功德。此时佛告释氏族人,善哉!瞿昙,真实是最为重要的,希望你们要说到做到。佛说此经已――

小結:释种姓人瞿昙众人,都是普通群众前来请教,经过当面教化,即能始修。这里特别强调法斋日,神足月持斋修诸功德,可以得一向喜乐心乐,禅定多住。乃至证得须陀桓,斯陀含,阿那含果位。法斋日与神足月持斋对于在家人来说该是何等重要了。

此经内容鲜为人知,今后当于神足月,法斋日受持八支斋戒。

第109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毗罗卫国,尼拘律园中。时,有众多释氏集论议堂,作如是论议。时,有释氏语释氏难提:我有时得诣如来,恭敬供养,有时不得。有时得亲近供养知识比丘,有时不得。又复不知有诸智慧优婆塞,有余智慧优婆塞、智慧优婆夷疾病困苦,复云何教化、教诫说法?今当共往诣世尊所,问如此义,如世尊教,当受奉行。

尔时,难提与诸释氏俱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等诸释氏集论议堂,作如是论议,有诸释氏语我言:难提,我等或时见如来恭敬供养,或时不见;或时往见诸知识比丘亲近供养,或时不得。如是广说,乃至如佛所教诫,当受奉行。我等今日请问世尊,若智慧优婆塞,有余智慧优婆塞、优婆夷疾病困苦,云何教化、教诫说法?

佛告难提:若有智慧优婆塞,当诣余智慧优婆塞、优婆夷疾病困苦者所,以三种苏息处而教授之言:仁者,汝当成就于佛不坏净,于法、僧不坏净。以是三种苏息处而教授已,当复问言:汝顾恋父母不?彼若有顾恋父母者,当教令舍,当语彼言:汝顾恋父母得活者,可顾恋耳!既不由顾恋而得活,用顾恋为?彼若言不顾恋父母者,当叹善随喜,当复问言:汝于妻子、奴仆、钱财诸物有顾念不?若言顾念,当教令舍,如舍顾恋父母法。若言不顾念,叹善随喜,当复问言:汝于人间五欲顾念以不?若言顾念,当为说言:人间五欲恶露不净,败坏臭处,不如天上胜妙五欲。教令舍离人间五欲,教令志愿天上五欲。

若复彼言,心已远离人间五欲,先已顾念天胜妙欲,叹善随喜。复语彼言:天上妙欲无常、苦、空、变坏之法。诸天上,有身胜天五欲。若言已舍顾念天欲,顾念有身胜欲,叹善随喜。当复教言:有身之欲,亦复无常、变坏之法。有行灭、涅槃、出离之乐,汝当舍离有身顾念,乐于涅槃、寂灭之乐为上、为胜。彼圣弟子已能舍离有身顾念,乐涅槃者,叹善欢喜。

如是,难提:彼圣弟子先后次第教诫、教授,令得不起,涅槃。犹如比丘百岁寿命,解脱涅槃。

佛说此经已,释氏难提等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092经译文:正如我所听闻的那样,一个时期,佛住在迦毗罗卫国的尼拘律园中。当时,有许多释氏种姓的人,他们集中在论议堂(会议室),在进行例行议论。

其中有一个释氏种姓的人对叫做难提的人说,我有的时候能到如来那里去做恭敬供养,有时就不去;有时能做到亲近供养知识比丘,有时也做不到。还有,当有诸智慧优婆塞,优婆夷,有余智慧的优婆塞、优婆夷他们发生疾病困苦的时候,该怎样地对他们进行劝教、劝诫、说法,来帮助他们解除痛苦困扰(注:有诸智慧:是说实现了智慧解脱上的障碍;有余智慧:是说虽得智慧但仍有有漏烦恼存在)。我们现在就应该到世尊所请教明白,世尊怎样说,我们回来就怎样去做。

于他们来到世尊住所,提出了上述问题,广说如上。佛告他们:若有上述情况出现,当前往探视说法。帮助解除疾病困苦,应从三种苏息处入手,为其说法,教授、教诫。1、是于佛不坏净;2、于法不坏净;3、于僧不坏净。此三处若是坚定完善,不坏净,可得苏息涅槃处。

1、如是教已,再问他是否存在顾恋父母的情感。若有者,应当叫他舍去。并说如果你能把父母想念活过来的话,你可以顾恋不舍,否则顾念又有什么用呢?

2、他若是说不顾念父母,你就问他还顾念妻子、奴仆、钱财诸物吗?若是顾念的话,就象教育他象顾念父母一样方法去教育他。

3、若不顾念,应当与以赞扬,随喜。再去问他于人间五欲还顾恋不舍吗?若说顾念,就教育他,人间五欲恶露不净,败坏臭处,不如天上胜妙五欲好。教育他舍离人间五欲,志愿上求天上五欲。

4、如果他说,已经远离了人间五欲了,早已羡慕天上胜妙欲乐了,你再赞叹,随喜。然后你再对他说,天上的欲乐,是无常、苦、空、变坏之法。天上诸有之身,胜妙五欲之乐亦复如是。他若是说已能舍离,你就赞叹,随喜。

5、你再对他说“有身”之欲亦复无常,变坏之法。亦应舍离对有身的顾念,要生起涅槃之乐,为上、为胜。那些圣弟子,已经做到舍离有身,想往涅槃之乐的人,要赞叹,随喜他们。

佛告难提,你就按以上顺序对他们进行教授、教诫。教他们生起涅槃的强烈希望。就好像已经是百岁寿命的比丘还在要求成就解脱涅槃一样,追求不舍。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所讲,已经是智慧的优婆塞,优婆夷,如何对有余漏智慧的优婆塞,优婆夷,在临终疾病困苦中,需要善知识为他们提供,必要的教授、教诫、说法,帮助。只要坚定舍离,求取涅槃的清净在,就能实现涅槃之路。这在当时看来,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对于今人更有特殊的教育意义。

第109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毗罗卫国,尼拘律园中。时,有释氏名曰菩提,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善哉!世尊,我等快得善利,得为世尊亲属。

佛告菩提:莫作是语“我得善利,得与世尊亲属”故。然菩提:所谓善利者,于佛不坏净,于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是故,菩提:当作是学“我当于佛不坏净,于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

佛说此经已,释氏菩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093经译文:此经讲述名叫善利的同宗释氏,对佛说:您好!世尊,我们是亲属,可以沾光,得到别人得不到的好处利益!佛告他,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所谓善利者,应该是佛的四不坏净法,即于佛忠诚信仰,始终不变;于法、于僧的敬信,忠于实践,永不改变;于圣戒律严肃认真,永不缺失。你要这样的学道才对。善利同族人,决心照佛说的办。

第109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毗罗卫国,尼拘律园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圣弟子得,于佛不坏净成就时,若彼诸天先得于佛不坏净,戒成就因缘往生者,皆大欢喜。叹言:我以得于佛不坏净成就因缘故,来生于此善趣天上。彼圣弟子今得于佛不坏净成就,以是因缘,亦当复来生此善趣天中。于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亦如是说。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094经译文:此经讲,哪些早先修持四不坏净法的诸天人,他们非常欢迎修习四不坏净法的人,往生天上。

第109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种须陀洹道分:亲近善男子;听正法;内正思惟;法次法向。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09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须陀洹分。何等为四?谓于佛不坏净,于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是名须陀洹分。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095经、第1096经译文:于佛四不坏净法修习成就,是名须陀洹,也叫四法成就。

第109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有成就四法者,当知是须陀洹。何等为四?谓于佛不坏净,于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是名四法成就者,当知是须陀洹。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097经译文:经同上。

第109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沙门果,何等为四?谓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09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沙门果,何等为四?谓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

何等为须陀洹果?谓三结断,是名须陀洹果。何等为斯陀含果?谓三结断,贪、恚、痴薄,是名斯陀含果。何等为阿那含果?谓五下分结断,是名阿那含果。何等为阿罗汉果?若彼贪欲永尽;瞋恚永尽;愚痴永尽;一切烦恼永尽;是名阿罗汉果。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098经,第1099经译文:讲述四种沙门果。说三结断,成为须陀洹;三结断,贪恚痴薄,成为斯陀含;五下分结断成为阿那含;若是贪欲,慎恚,愚痴永远断尽,一切烦恼断尽成为的是阿罗汉。以上是四种沙门果位。

第110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于彼处,有比丘经行于彼处,四沙门果中得一一果者,彼比丘尽其形寿,常念彼处。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00经译文:此经讲如果比丘在某-个地方修习径行,成就了四果中的任何一果的话,那么他都要会尽形寿,念彼不忘。如是住处、坐处、卧处亦复如是。

第110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四食于四大,众生安立,饶益摄受。何等为四?谓抟食、触食、意思食、识食。如是四种,福德润泽、善法润泽、安乐食。何等为四?谓于佛不坏净成就,福德润泽、善法润泽、安乐食;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福德润泽、善法润泽、安乐食。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0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上说差别者:于佛不坏净成就,福德润泽、善法润泽、安乐食;于法不坏净,于诸闻法可意爱念;圣戒成就,福德润泽、善法润泽、安乐食。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0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上说差别者:于佛不坏净成就者,福德润泽、善法润泽、安乐食;若法、若悭垢缠众生所,心离悭垢众多住,行解脱施,常施,乐于舍,等心行施;圣戒成就,福德润泽、善法润泽、安乐食。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0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上说差别者:如是四种福德润泽、善法润泽、安乐食,彼圣弟子功德果报不可称量。得尔所福、尔所果报,然彼多福堕大功德积聚数,如前五河譬经说,乃至说偈。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01经、第1102经、第1103经、第1104经译文:佛说就好比所有众生全靠四种食,即①抟食,②触食,③意思食,④识食来摄取营养,维系生命的存在与发展一样,佛陀圣弟子全靠四不坏净法,来源源不断地提供精神、思想上的食粮营养,来涵养慧命。即是福德润泽、善法润泽,安乐所需之精神食粮。仰仗于四不坏净的忠诚,所以才能在闻法过程中,始终感到是那么亲切,可心、可意、可以爱念,圣戒成就。若有众生为悭垢心所缠绕,困惑,当行解脱施舍,对治悭垢。用四不坏净法来长养润泽,福泽善法所得果报不可称量。

第110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有四十天子,极妙之色,夜过晨朝,来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

尔时,世尊告诸天子:善哉!善哉,诸天子,汝等成就于佛不坏净;于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

时,天子从座起,整衣服,稽首佛足合掌白佛言:世尊,我成就于佛不坏净,缘此功德,身坏命终,今生天上。一天子白佛言:世尊,我于法不坏净成就,缘此功德,身坏命终,今生天上。一天子白佛言:世尊,我于僧不坏净成就,缘此功德,身坏命终,今生天上。一天子白佛言:世尊,我于圣戒成就,缘此功德,身坏命终,今生天上。时,四十天子各于佛前自记说须陀洹果已,即没不现。

如四十天子;如是四百天子、八百天子、十千天子、二十千天子、三十千天子、四十千天子、五十千天子、六十千天子、七十千天子、八十千天子,各于佛前自记说须陀洹果己,即没不现。

第1105经译文:当佛陀住在舍卫国给孤独园时,有四十位天子极妙之色,在夜过晨朝时分来见佛陀。

佛赞他们妙极了、好极了,修习四不坏净法,成就如此功德。他们分别讲述了自己修习佛不坏净,法不坏净,僧不坏净,圣戒成就等功德,分别于身坏命终时生于天上。均于佛前自记说,得须陀洹果的事实。接下来有四百天子;八百天子;十千天子;二十千天子;三十千天子;四十千天子;五十千天子;六十千天子;七十千天子;八十千天子各于佛前自做记说,得须陀洹果之事,而后即没不现。

小结:此经以天子现身说法,证明修持四不坏净法的任何一种,可证四种沙门果中的一种。若全修可证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真实不虚。

第110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如月譬住,如新学,惭愧软下,摄心敛形而入他家。如明目士夫临深登峰,摄心敛形,难速前进。如是,比丘如月譬住,亦如新学,惭愧软下,御心敛形而入他家。迦叶比丘如月譬住,亦如新学,惭愧软下诸高慢,御心控形而入他家。如明目士夫临深登峰,御心控形,正观而进。

佛告比丘:于意云何?比丘为何等像类应入他家?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惟愿广说!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诸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若有比丘于他家,心不缚著贪乐,于他得利,他作功德,欣若在己,不生嫉想,亦不自举,亦不下人,如是像类比丘应入他家。尔时,世尊以手扪摸虚空,告诸比丘:我今此手,宁著空、缚空、染空不?比丘白佛:不也,世尊。

佛告比丘,比丘之法常如是:不著、不缚、不染心而入他家。唯迦叶比丘以不著、不缚、不染之心而入他家,于他得利及作功德,欣若在己,不生嫉想、不自举、不下人,其唯迦叶比丘应入他家。

尔时,世尊复以手扪摸虚空,告诸比丘:于意云何?我今此手,宁著空、缚空、染空以不?诸比丘白佛言:不也,世尊。佛告比丘:其唯迦叶比丘心常如是,以不著、不缚、不染之心入于他家!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等像类比丘应清净说法?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惟愿广说!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若有比丘作如是心,为人说法:何等人于我起净信心,为本已当得供养衣被、饮食、卧具、汤药?如是说者,名不清净说法。

若复比丘为人说法,作如是念:世尊显现正法律,离诸炽然,不待时节,即此现身,缘自觉知,正向涅槃。而诸众生沉溺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此众生闻正法者,以义饶益,长夜安乐。以是正法因缘,以慈心、悲心、哀愍心欲令正法久住心而为人说,是名清净说法。

唯迦叶比丘,有如是清净心为人说法,以如来正法律,乃至令法久住心而为人说。是故,诸比丘,当如是学、如是说法,于如来正法律,乃至令法久住心为人说法。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06经译文:正如我所听闻的一样,一个时期,佛陀住在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一天世尊对诸比丘说,你们就应该象月亮不住虚空那样有伸有退,谦弓卑微,又要象新的比丘学员那样常怀惭愧,软下心态,摄住心念,收敛形态,注重威仪。以这样的姿态心里,而进入社会各种场合为人说法。又好象勇敢健壮的蹬山勇士,背对万丈深渊,面对万刃陡峭山峰,向上攀爬。聚精会神,全神贯注,摄心敛形,艰难攀缘向上前进。只在象这样的比丘才可以进入不同家庭场合,为人说法。迦叶比丘他做到了这一点,以此心态正观而入。

佛问比丘,为什么要制订这么严格的标准与要求呢?比丘们回答,佛是法的根、法的眼、法的源泉与依靠。请世尊详细讲说,我们一定能严格执行。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你们讲说。若有比丘欲入他家,心不贪著喜乐,也不想从他人处得到什么好处,也不想从他人身上为自己做什么功德。坦荡自然,欣然自在,不生嫉想;也不高抬表白自己,亦不卑下,不卑不亢。以这样的心态威仪,才有资格进入各种社会场合为人说法。

尔时,世尊以手扪摸虚空,告诉诸比丘,你们看我的手会不会著住虚空;来缚住虚空;受虚空之染污呢?回答说,不会的世尊。做比丘的就应该经常这样做,符合这样条件的,唯有迦叶比丘。

尔时,世尊又以手扪摸虚空,做如上问。佛告比丘:唯有迦叶比丘的心态,常能这样,不染下著,能入他家。

尔时,世尊问大家具备什么样道德行为的人,才可以为人清净说法呢?如上说,佛是法根、法眼、法依。

佛告比丘:如果有人在为人说法之前,心里就有所取著,看人家是否是以清净心来对待自己,能为自己提供诸如衣被、饮食、卧具、荡药等诸供养,象这样的说法者,就是不清净的说法者。如果是为了弘扬世尊所创立发明的正法律仪,教育世间人们脱离炽燃烦恼,而不附加任何条件,以此现世之身的现世经过、遭遇。以此为缘为人讲述道理,使人觉知,然后都能正向涅槃。为哪些沉溺在老病死,忧悲恼苦,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众生,实现解脱,究竟若边的目标,而为其传播佛陀正法律。使他们懂得圣法真谛,获得长期久远安乐的利益。以正法为因缘,用慈心、悲心;欲令正法久住之心;使无量众生长久获利心而为人说法,而传播弘扬正法律的人,才是清净说法者,唯有迦叶能做。所以诸比丘,你们要这样好好地学,做一个传播正法律乃至令法久住为人说法的人,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表达了世尊为使正法律长远久住,利益世间后世无量众生,长夜安乐故,特别制订了清净说法者的条件、标准。以及后来几经介绍传法时所釆用的几种有効方法,供比丘学习执行。表彰了迦叶比丘,以他为榜样,照做。相比之下,对比“法华法”中的“法师品”所說内容,简直就是一碗开白水,寡淡无味。为后世之伪造,奈何称得大乘?

第110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有比丘欲入他家,作如是念:彼当施我,莫令不施;顿施非渐施;多施非少施;胜施非陋施;速施非缓施。以如是心而至他家,若他不施,乃至缓施,是比丘心则屈辱。以是因缘,其心退没,自生障礙。

若复比丘欲入他家,作如是念:出家之人卒至他家,何由得施非不施;顿施非渐施;多施非少施;胜施非陋施;速施非缓施?作如是念而至他家。若彼不施,乃至缓施,是比丘心不屈辱,亦不退没,不生障碍。唯迦叶比丘作如是念而入他家。是故,诸比丘,当如是学,作如是念而入他“出家之人卒至他家,何由得施非不施,乃至速施非缓施”?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07经译文:注:卒:sù:突然、苍促

此经大意,佛告比丘欲入他家,要有良好的心里素质。不要有应当为我布施的想法,并希望企求人家在做布施时能痛快,不迟缓;能多给,不少给;能给好的,不给不好的等等挑剔之心。如不如意,心感屈辱,以此因缘,心生退没,自生障碍。

出家之人突如其来到人家庭,不能有非份之想。即使是不施、少施、陋施、缓施等,亦不能有屈辱心;不退没;不生障碍。此唯迦叶比丘能做得到,所以要向他学习。

第110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摩诃迦叶,住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时,尊者摩诃迦叶晡时从禅觉,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尔时,世尊告尊者摩诃迦叶:汝当为诸比丘说法教诫、教授。所以者何?我常为诸比丘说法教诫、教授,汝亦应尔。

尊者摩诃迦叶白佛言:世尊,今诸比丘难可教授,或有比丘不忍闻说。佛告摩诃迦叶:汝何因缘作如是说?摩诃迦叶白佛言:世尊,我见有两比丘,一名槃稠,是阿难弟子;二名阿浮毗,是摩诃目揵连弟子。彼二人共诤多闻,各言:汝来当共论议,谁所知多?谁所知胜?

时,尊者阿难住于佛后,以扇扇佛,语尊者摩诃迦叶言:且止!尊者摩诃迦叶;且忍!尊者迦叶。此年少比丘少智、恶智。尊者摩诃迦叶语尊者阿难言:汝且默然!莫令我于僧中问汝事。时,尊者阿难即默然住。

尔时,世尊告一比丘:汝往至彼槃稠比丘、阿浮毗比丘所,作是言:大师语汝。时,彼比丘即受教,至槃稠比丘、阿浮毗比丘所,作是言:大师语汝。时,槃稠比丘、阿浮毗比丘答言奉教,即俱往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

尔时,世尊告二比丘:汝等二人,实共诤论,各言:汝来试共论议,谁多谁胜耶?二比丘白佛言:实尔,世尊。佛告二比丘:汝等持我所说修多罗、只夜、受记、伽陀、优陀那、尼陀那、阿波陀那、伊帝目多伽、阇多伽、毗富罗、阿浮多达摩、优波提舍等法,而共诤论,各言:汝来试共论议,谁多谁胜耶?二比丘白佛:不也,世尊。

佛告二比丘:汝等不以我所说修多罗乃至优波提舍,而自调伏,自止息,自求涅槃耶?二比丘白佛:如是,世尊。佛告二比丘:汝知我所说修多罗乃至优波提舍,汝愚痴人应共诤论,谁多谁胜耶?

时,二比丘前礼佛足,重白佛言:悔过!世尊;悔过!善逝。我愚我痴,不善不辩,而共诤论。佛告二比丘:汝实知罪悔过,愚痴,不善不辩,而共诤论。今已自知罪;自见罪,知见悔过,于未来世律仪戒生。我今受汝,怜愍故,令汝善法增长,终不退减。所以者何?若有自知罪,自见罪,知见悔过,于未来世律仪戒生,终不退减。

时,二比丘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08经译文:注:①修多罗:翻有多种称谓,其余有说“契经”者,即契合义理,经贯(纬)线而使之不能散失之意。②只夜:重诵之意,即是将先前所说之内容再以偈颂的形式重新叙述一遍,以加深理解。③受记:又云受别,记别。即佛为弟子将来成就某种果位的予先认证和鉴定证明。④伽陀:即歌颂之意,凡辞句优美之句偈称为颂,即伽陀。⑤优陀那:无问自说之类的经文。⑥尼陀那:即说法因缘。⑦阿波陀那:佛说各种比喻而引证某种道理。⑧伊帝目多伽:佛说弟子过去世因缘之经文。⑨阇多伽:佛说过去世自身因缘。⑩毗富罗:佛为弟子做记说,(记别、授记)。⑾阿浮多达摩:(阿毗达摩):记述佛陀现种种神通不可思议事经文。⑿优波提舍:论议(议论)以法议论(讨论)问答之经文。佛说十二部经,是说经文由十二个方面内容所组成。也可以说佛陀思想是通过以上十二个方面的阐述,完正表达出来的。其中修多罗,只夜,伽陀为经文中的主体,其余九项为辅助说法。

此经大意是说:当佛住给孤园时,尊者摩诃迦叶住在东园鹿子母讲堂。一天摩诃迦叶来看望世尊,世尊说,你应当对诸比丘们进行教育。迦叶说,现今比丘不太听话,不好教育。佛问你有什么事实根据吗?迦叶说,他曾遇到一个叫做槃稠的阿难弟子与一个叫阿毗浮的目揵连弟子,他俩辨论比赛,看谁知道的事情多,懂的道理高深。此时阿难尊者正在佛陀身后为其扇风。说迦叶,这两个年少比丘少智、恶智。迦叶说阿难你要沉默才对,不要叫我在众僧面前说你的事。

世尊打发一个比丘把辨论谁高低的两个人叫来,佛对他们说,你们对我所说的修多罗、只夜、受记、伽陀、优陀那、尼陀那、阿波陀那、伊帝目多伽、阇多伽、毗富罗、阿浮多达摩、优波提舍等法,共同辩论一下看谁知多?谁胜?二比丘说:不能啊,世尊,我们知错侮过。我们愚痴不辨,不善,今自知罪。佛告二比丘说,念你们诚心悔过,自知罪,自见罪,于未来世律仪生。我今受你们怜愍,令你们善法增长,终不退减。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所叙事实,反映佛住世时的僧团内部,出现一些事情,真实自然。念其能自知有罪,主动悔过,得佛宽待之事实。

第110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摩诃迦叶住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晡时从禅觉,诣世尊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

佛告迦叶:汝当教授、教诫诸比丘,为诸比丘说法教诫、教授。所以者何?我常为诸比丘说法教诫、教授,汝亦应尔。

尊者摩诃迦叶白佛言:世尊,今诸比丘难可为说法,若说法者,当有比丘不忍、不喜。佛告迦叶:汝见何等因缘而作是说?

摩诃迦叶白佛言:世尊,若有比丘于诸善法无信敬心,若闻说法,彼则退没;若恶智人于诸善法无精进、惭愧、智慧,闻说法者,彼则退没;若人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惑,身行傲暴,忿恨失念,不定无智,闻说法者,彼则退没。世尊,如是比丘诸恶人者,尚不能令心住善法,况复增进?当知是辈,随其日夜,善法退减,不能增长。

世尊,若有士夫于诸善法信心清净,是则不退;于诸善法精进、惭愧、智慧,是则不退;不贪、不恚、睡眠、悼悔、疑惑,是则不退;身不弊暴,心不染污,不忿、不恨,定心正念智慧,是则不退。如是人者,于诸善法日夜增长,况复心住!此人日夜常求胜进,终不退减。

佛告迦叶:如是!如是!于诸善法无信心者,是则退减,亦如迦叶次第广说。

时,尊者摩诃迦叶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作礼而去。

第1109经译文:此经由来同上,佛告迦叶:我经常对诸比丘进行教育说法,你也应当这样做。迦叶回答说,现在的比丘们,不太听话,很难为他们说法。若果要对他们说,就会有比丘,没有耐心,不喜欢听。

佛说迦叶你是根据什么事实而说的呢?迦叶回答:因为有的比丘(注:若:当有时,有的,或者有人,等),他们对于善法,没有要求上进的学习心。亦不知惭愧,无有智慧。听说哪有说法的,则与躲避,不参与。当一个人处于贪恚,睡眠,掉悔,疑惑为五盖所遮障时,身行表现为狂傲,暴燥,忿恨,失念。丧失信仰人,放任自流,无所约束,无有智慧。听到有人说法,他就隐退。迦叶说,类似这样的比丘,诸恶人者,尚且无法使他们相信善法,更何况谈什么精进了。像他们这类人,随着岁月推移,时间变化善法退减。

迦叶说,假如是信心实足,精明能干,机智上进的人(士夫),对于善法信心清净,精勤不退,有惭愧心,有智慧,是为不退。他们于法不贪,不恚,无睡眠,掉悔,疑惑者,是为不退。身无缺戒,心不染污,不忿不恨,定心正念,有智慧,是名不退。像这样的行者,善法日见增长,更不用说心住了,此等日夜长求胜进,终不退减。

佛告迦叶:太正确了。对于善心丧失信心的人,是为退减,其余亦如迦叶所说,佛与肯定赞同。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连同上经,客观真实地反映了,佛住世时所领导的僧团内部,亦存在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现象。这与过于放宽准入标准有关,人数虽然增多,但素质却受到严重影响。虽有戒律要求,世尊不断地教授、教诫,但不尽人意的事还是不断出现,发展程度亦令人担忧。事实证明,正是这些质量较为低下的人员,数量过多,素质低下。不但严重地影响了当时,亦为后来佛灭,僧团急剧分化破裂,留下了潜伏力量。正是这股力量,后来形成了大众部派,他们怀疑,留难佛制戒律,歪曲正法律,最终导致正法分裂灭亡。

佛陀本来可以住世一劫,但由于过度的操劳;度众的艰辛;身体透支过多,以至晚年疾病加身,不得已于八十多岁,过早地入灭了。所以从今天的角度看来,如何建立、维持一支高素质水准的正法律队伍,对于保持正法律久住世间,该是何等重要啊!对于新学入门的标准,一定要高,不能勉强将就,过于悲敏,品行低下者是不可教的。为此本人建议下列四条标准:1、有一定的知识学问,勇于钻研。2、有理想,有追求,勇于探索。3、脱离了低级趣味,清静雅好。4、品格高尚,仁德君子。具备此四条标准者方可准予学道,且极易成就。否则纵有热情,请自默退。

第111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摩诃迦叶住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晡时从禅觉,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尔时,世尊告摩诃迦叶:汝当为诸比丘说法教诫、教授。所以者何?我常为诸比丘说法教诫、教授,汝亦应尔。

尊者摩诃迦叶白佛言:世尊,今诸比丘难可为说法教诫、教授,有诸比丘闻所说法,不忍、不喜。佛告摩诃迦叶:汝何因缘作如是说?

摩诃迦叶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惟愿世尊为诸比丘说法!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迦叶: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佛告迦叶:昔日,阿练若比丘于阿练若比丘所,叹说阿练若法;于乞食比丘所,叹说乞食功德;于粪扫衣比丘所,叹说粪扫衣功德;若少欲知足,修行远离,精勤方便,正念正定,智慧漏尽身作证比丘所,随其所行,赞叹称说。

迦叶:若于阿练若所,叹说阿练若法,乃至漏尽比丘所,叹说漏尽身作证。若见其人,悉共语言,随宜慰劳,善来者!汝名何等,为谁弟子?让座令坐,叹其贤善,如其法像类,有沙门义;有沙门欲。如是赞叹时,若彼同住同游者,则便决定随顺彼行,不久亦当同其所见,同其所欲。

佛告迦叶:若是年少比丘见彼阿练若比丘来赞叹阿练若法,乃至漏尽身作证,彼年少比丘应起出迎,恭敬礼拜问讯,乃至彼同住者,不久当得自义饶益,如是恭敬者,长夜当得安乐饶益。

佛告迦叶:今日比丘见彼来者,知见大德,能感财利、衣被、饮食、床卧、汤药者,与共言语,恭敬问讯,叹言善来:何某名字,为谁弟子?叹其福德,能感大利、衣被、饮食、卧具、汤药。若与尊者相习近者,亦当丰足衣被、饮食、卧具、汤药。

若复年少比丘见彼来者,大智大德,能感财利、衣被、饮食、卧具、汤药者,疾起出迎,恭敬问讯,叹言善来大智大德,能感大利、衣被、饮食、卧具、汤药。迦叶:如是年少比丘,长夜当得非义不饶益苦。如是,迦叶:斯等比丘为沙门患,为梵行溺,为大映障,恶不善法,烦恼之患,重受诸有,炽燃生死,未来苦报,生老病死,忧悲、苦恼。

是故迦叶,当如是学:为阿练若,于阿练若所,称誉赞叹粪扫衣、乞食,少欲知足,修行远离,精勤方便,正念正定,正智漏尽,身作证者,称誉赞叹。当如是学!

佛说此经已,尊者摩诃迦叶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10经译文:接上经说,迦叶尊者来探视世尊时,佛对他说,你应当为众比丘授课施教,教授他们,教诫为其说法,我这样做你也要这样做。

迦叶回答说,如今比丘很难对他们施教、说法。原因是,有许多比丘听说有说法的他们不欢迎、不喜欢,也没有耐心去听。佛问迦叶,你有什么事实根据吗?迦叶回答说,佛是法根、法眼、法依,唯愿世尊为诸比丘说法。应采用什么方法、技巧讲法,诸比丘听闻后当即奉行。

佛説,过去有比丘采用①阿练若修行方式,感到很满意,为比丘所称赞。遇有这种情形,你就为他们说阿练若方式修行方法。②对于行乞食比丘们,所选择的乞食修行方式,就要称赞他们的修行方式,赞扬行乞食所做的功德。③对于著粪扫衣修行方式的比丘们,就要赞扬他们行粪扫衣修行的功德。④对于那些修行少欲知足精进努力,修行远离的比丘们的正念、正定、智慧,实现漏尽,身做证的比丘们,跟据他们所釆取的不同修行方式,分别加以赞扬。见到修行什么法的,你就赞扬什么法好。见到他们的人,都要主动与他们说话,随时说些慰劳他们的话。“善来者,你叫什么名字,是谁的弟子”?让出座位给他们坐,称赞他们贤善行为,以及他们所行的法符合沙门的含义,能实现沙门果理想目标。经过如是赞叹,他们就会亲近你;同情你,决定追随你。用不了多久就与你的思想观点一致了,同你追求共同目标。

佛告迦叶说:哪些年少的比丘,见到有大德来对他们进行讲法,会起立迎接,乃至恭敬礼拜、问讯等。乃至会和你一起结伴生活,闻法修习,自身会得到许多好处,乃至能感招有人前来供养衣被等生活资具及用品。他们会恭敬问讯,此时你可以问他们,“叫什么名字,做谁的弟子”。通过生活上的接近,团結他们而听闻讲法。

如果是有人,单单是看中了因大智大德能招感衣被等财物,而与大智大德恭敬问讯的话,他们会得到长期痛苦。佛告迦叶:这类比丘少年辈,为沙门之患;为梵行中的拉圾;是遮挡光明的大障碍;是恶不善法,烦恼之过患;重新受诸有漏,炽燃生死,未来苦报生老病死,忧悲苦恼。

佛告迦叶应如是学习,学会赞叹他们选择的修习方式,并赞扬(1)阿练若行,(2)粪扫衣行,(3)乞食行,(4)少欲知足行等的修习精神。佛说此经已――

小结:大迦叶尊者用巧妙的方法,引发佛陀说出如何教授、教诫比丘的方法。佛告迦叶,讲法时要采用巧妙方法,在生活上关照他们,经常赞扬大家选择的修习方式。例如:阿练若、粪扫衣、乞食、少欲知足等修习方式和艰苦朴素的精神。生活上打成一片,亲近、感染、薰化他们,以此达到教化目的,号召大家学习、照作。此经讲法非常具体、可行,是佛真说。可谓是佛学里面的“教肓学”,培养、教肓那些教授、教诫人的教师(法师)队伍。

第111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摩诃迦叶住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晡时从禅觉,诣世尊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

尔时,世尊告摩诃迦叶言:汝今已老,年耆根熟,粪扫衣重,我衣轻好,汝今可住僧中,著居士坏色轻衣。迦叶白佛言:世尊,我已长夜习阿练若,赞叹阿练若、粪扫衣、乞食。

佛告迦叶:汝观几种义,习阿练若,赞叹阿练若;粪扫衣、乞食,赞叹粪扫衣、乞食法?迦叶白佛言:世尊,我观二种义。现法得安乐住义;复为未来众生而作大明。未来世众生当如是念:过去上座六神通,出家日久,梵行纯熟,为世尊所叹,智慧梵行者之所奉事。彼于长夜习阿练若,赞叹阿练若;粪扫衣、乞食,赞叹粪扫衣、乞食法。诸有闻者,净心随喜,长夜皆得安乐饶益。佛告迦叶:善哉!善哉!迦叶,汝则长夜多所饶益,安乐众生,哀愍世间,安乐天人。

佛告迦叶:若有毁訾头陀法者,则毁于我;若有称叹头陀法者,则称叹我。所以者何?头陀法者,我所长夜称誉赞叹。是故,迦叶:阿练若者,当称叹阿练若;粪扫衣、乞食者当称叹粪扫衣、乞食法。

佛说此经已,摩诃迦叶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11经译文:接上经地点,摩诃迦叶来到佛陀住所晋见世尊。礼仪过后,世尊对他说,你现在年事已高,诸根活动不便。不要再穿很重的粪扫衣了,穿我一样的轻衣吧,你可以住在僧团中,著居士坏色(染色)轻衣。迦叶回答说,我已经长期过着阿练苦的修行生活,已经习惯了。我赞扬并提倡,以及著粪扫衣、乞食等行法与精神。

佛对迦叶说,你对上述几种修习方法,做观察有几种意义呢?回答说,有二种意义。一者能使行者,安乐住于现世生活中;二者可以影响未来,为未来众生修习做个榜样。使他们知道,在过去世曾有诸如阿练苦、乞食、粪扫衣等头陀行法;曾有诸如上座比丘,六神通者,修过此法。出家日久,梵行纯熟,为世尊所称叹,为智慧者、梵行者人所景仰、恭敬、奉事、仿效。使得哪些听闻者,净心随喜,长期从中获得启发收益。佛说迦叶,你总结的太好了!这是你长期以来为众生安乐,使他们能从中获得利益,哀愍世间,安乐天人,身体历行做了大量榜样工作。

佛说,若有人毁誉头陀的话,那就等于毁坏我一样;若有称叹头陀法者,同称叹我一样。因为头陀法也是我长期实践,并提倡的修习方法,它的精神要永远发扬下去。佛说此经已――

小结:迦叶尊者所行的头陀法,是为世尊早期实践、探索发现的有效方法之一。艰苦朴素,功效较高,收效快。但亦为多人所畏惧,故尔可贵。佛于此肯定迦叶行法,及迦叶精神,予以表彰。号召后世晚辈积极参与,不要丢掉老一辈行者的优良传统。

第111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摩诃迦叶久住舍卫国,阿练若床坐处,长须发,著弊纳衣,来诣佛所。尔时,世尊无数大众围绕说法。

时,诸比丘见摩诃迦叶从远而来,见已,于尊者摩诃迦叶所,起轻慢心。言“此何等比丘?衣服粗陋,无有仪容而来;衣服佯佯而来”。

尔时,世尊知诸比丘心之所念,告摩诃迦叶:善来!迦叶,于此半座。我今竟知谁先出家,汝耶?我耶?彼诸比丘心生恐怖,身毛皆竖,并相谓言:奇哉!尊者,彼尊者摩诃迦叶,大德大力,大师弟子,请以半座。尔时,尊者摩诃迦叶合掌白佛言:世尊,佛是我师,我是弟子。佛告迦叶:如是!如是!我为大师,汝是弟子。汝今且坐,随其所安。

尊者摩诃迦叶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尔时,世尊复欲警悟诸比丘,复以尊者摩诃迦叶,同己所得殊胜广大功德为现众故,告诸比丘:我离欲恶不善法,有觉有观,初禅具足住,若日、若夜、若日夜;摩诃迦叶亦复如我,离欲恶不善法,乃至初禅具足住,若日、若夜、若日夜。我欲第二、第三、第四禅具足住,若日、若夜、若日夜;彼摩诃迦叶亦复如是,乃至第四禅具足住,若日、若夜、若日夜。

我随所欲,慈、悲、喜、舍,空入处、识入处、无所有入处、非想非非想入处。神通境界,天耳、他心智、宿命智、生死智、漏尽智具足住,若日、若夜、若日夜,彼迦叶比丘亦复如是。乃至漏尽智具足住,若日、若夜、若日夜。

尔时,世尊于无量大众中称叹摩诃迦叶,同己广大胜妙功德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12经译文:此经是说,摩诃迦叶经常在舍卫国,阿练若处床坐,蓄长须发,著弊纳衣。

一天,他来到佛所,正赶上有无量大众在佛四周围绕说法。诸比丘见迦叶,从远处漫不经心自由走来,都用轻蔑的眼光看着他。心里想,这是何方比丘衣服粗弊、破落,无有仪容。此时世尊猜透了大家的心思,对迦叶说,善来迦叶!请与我同一坐位。我现在才知道是谁先出家?你也!我也!大家听后非常惊奇,心生恐怖,身毛皆竖,相互说太奇怪了。迦叶大德大力,是大师弟子,让与半位之礼遇。此时迦叶对佛说:佛是老师,我是弟子。佛说,如是!如是!我是大师,你是弟子,请就近随便坐吧,迦叶礼拜过后,退坐一面。

世尊有意提醒大家注意,继续说迦叶同自己所得相同的殊胜广大功德。说我离恶不善法,有觉有观,初禅具足住。或是一日、或是一夜时、或是一日一夜。迦叶亦能如我一样,离恶不善法,乃至初禅具足住,或是一日、或是一夜、或是一日一夜。我欲第二、第三、第四禅具足住时,迦叶亦能如是,一日、一夜、或一日一夜,随着我的要求进步不断提高。于慈、悲、喜、舍;空入处;识入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入处。乃至神通境界,天耳、他心智、宿命智、生死智、漏尽智具足住者,若日、若夜、若日夜,我能做到的迦叶亦能做到。

尔时,世尊于大众中称叹摩诃迦叶,同佛广大胜妙功德已,大家欢喜奉行。

小结:此经佛亲口所述,摩诃迦叶同佛具有相同的神通、禅定功德,叫大家勿轻视尊者摩诃迦叶,这是佛陀弟子中,唯有迦叶才有的殊荣。也是对迦叶尊者修习成果的中肯评价,于佛灭后成为僧团领袖,已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第111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尊者摩诃迦叶、尊者阿难住耆阇崛山。时,尊者阿难诣尊者摩诃迦叶所,语尊者摩诃迦叶言:今可共出耆阇崛山,入王舍城乞食,尊者摩诃迦叶默然而许。

时,尊者摩诃迦叶、尊者阿难著衣持钵入王舍城乞食。尊者阿难语尊者摩诃迦叶:日时太早,可共暂过比丘尼精舍,即便往过。时,诸比丘尼遥见尊者摩诃迦叶、尊者阿难从远而来,疾敷床座,请令就坐。时,诸比丘尼礼尊者摩诃迦叶、阿难足已,退坐一面。尊者摩诃迦叶为诸比丘尼种种说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已。

时,偷罗难陀比丘尼不喜悦,说如是恶言:云何,阿梨摩诃迦叶,于阿梨阿难鞞提诃牟尼前,为比丘尼说法?譬如贩针儿,于针师家卖?阿梨摩诃迦叶亦复如是。于阿梨阿难鞞提诃牟尼前,为诸比丘尼说法。

尊者摩诃迦叶,闻偷罗难陀比丘尼心不喜悦,口说恶言,闻已语尊者阿难:汝看!是偷罗难陀比丘尼心不喜悦,口说恶言。云何阿难,我是贩针儿,汝是针师,于汝前卖耶?

尊者阿难语尊者摩诃迦叶:且止!当忍!此愚痴老妪,智慧薄少,不曾修习故。阿难:汝岂不闻世尊、如来、应等、正觉所知见,于大众中说月譬经。教诫、教授比丘当如月譬住,常如新学。如是广说为说。阿难,如月譬住,常如新学耶?阿难答言:不也,尊者摩诃迦叶。

阿难:汝闻世尊、如来、应等、正觉所知所见说言:比丘,当如月譬住,常如新学,其唯摩诃迦叶比丘!阿难答言:如是,尊者摩诃迦叶。

阿难:汝曾为世尊、如来、应等、正觉所知所见,于无量大众中“请汝来坐”耶?又复世尊以同己广大之德称叹汝“阿难离欲、恶不善法,乃至漏尽通称叹”?答言:不也,尊者摩诃迦叶。

如是阿难,世尊、如来、应等、正觉于无量大众中,口自说言:善来摩诃迦叶,请汝半座。复于大众中以同已广大功德,离欲恶不善法,乃至漏尽通,称叹摩诃迦叶耶?阿难答言:如是,尊者摩诃迦叶。

时,摩诃迦叶于比丘尼众中,师子吼已而去。

第1113经译文:注:妪:yù玉,老年妇女通称。毗提诃牟尼:①毗提诃:此喻胜身,东胜身洲边附属二中洲,日毗提诃,胜身之意。此洲形如半月之优美,故曰胜身。提诃:洲名,毗提诃:胜洲名。②阿梨:阿梨树枝,其枝如同兰枝,当落叶时必定是有七个分枝,如同兰枝稍,因西方无此树,故此喻不当。此经比喻迦叶,阿难同为佛陀分枝弟子,同辈兄弟。牟尼:此曰寂默也。

此经中,偷罗难陀比丘尼说摩诃迦叶,仪表杂乱无章,有如阿梨树枝头。于同师同修,品相殊胜,默然不语的阿难尊者面前为比丘尼说法,有如卖针小贩,在制针专家阿难面前叫卖-样,班门弄斧。阿难尊者因其独特的相貌、人品在比丘尼众中享有盛誉。

此经大意是说:当佛陀住在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尊者摩诃迦叶,尊者阿难同住耆阇崛山中。一天阿难约迦叶一同乞食,因时太早,便暂过比丘尼精舍为诸比丘做种种说法,示教照喜。

时有偷罗难陀比丘尼心不喜悦,口说恶言攻击、侮辱摩诃迦叶说,你蓬头垢面;破衣烂杉;不修边幅,竟敢在身材优胜外表清俊的阿难面前为比丘尼说法,就好像一个贩卖针的小贩儿,在制作针的专家面前显弄卖针?闻听此言,大迦叶对阿难说,偷罗难陀比丘尼心不喜悦,口说恶言。阿难你看,我是卖针儿,你是针师,在你面前我在显弄卖针吗?阿难说且止!此当忍。愚痴老妪(老年妇女),智慧薄少,不曾修习的原故。迦叶说阿难,难道你没有听到过世尊、如来、应等、正觉,从他的所知所见,竟能在大众中说月譬经,教诫、教授比丘应如日、月住于虚空,以及经常保持象新加入的学员一样不住不著,谦虚谨慎,这难道是称叹你吗?阿难说,不是说我,是尊者。接着迦叶说,如来说唯其摩诃迦叶他做到了,阿难说,的确是这样。

迦叶说,你是否有过被世尊、如来、应等、正觉,所知所见,在无量大众面前请让半坐的待遇吗?还有得到过世尊、如来、应等、正觉,说同他一样的广大之德称叹,离欲恶不善法,乃至漏尽神通等的称赞,阿难你有过吗?阿难回答没有。唯有尊者摩诃迦叶,为世尊、如来、应等正觉在无量大众中,亲口所说:“善来摩诃迦叶,请汝半座,又复于大众中以同已广大功德,离欲恶不善法,乃至漏尽神通称叹迦叶”!此时摩诃迦叶于比丘尼众中,做了严励的批评指责,如师子吼已而去!

小结:此经中如实记录了偷罗难陀比丘尼,著取表相,侮辱尊者摩诃迦叶,而于阿难尊者予以好感,暴露出偷罗难陀比丘尼的心地染著,积垢深重。而阿难本人竟于此情也美兹兹地与以接收,不做批评指正。以致使得尊者摩诃迦叶申明自身功德,与佛近同的事实。而迫不得已做狮子吼!摩诃迦叶尊者,竟在偷罗难陀等比丘尼面前碰了个大钉子!此番狮子吼,是因阿难因緣,迫不得已而作。

第1114经:

如是我闻,一时,尊者摩诃迦叶、尊者阿难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世尊涅槃未久。

时,世饥馑,乞食难得。时,尊者阿难与众多年少比丘俱,不能善摄诸根,食不知量;不能初夜、后夜精勤禅思,乐著睡眠,常求世利。人间游行至南天竺,有三十年少弟子舍戒还俗,余多童子。时,尊者阿难于南山国土游行,以少徒众还王舍城。时,尊者阿难举衣钵,洗足已,至尊者摩诃迦叶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

时,尊者摩诃迦叶问尊者阿难:汝从何来?徒众鲜少?阿难答言:从南山国土人间游行,年少比丘三十人舍戒还俗,徒众损减,又今在者多是童子。

尊者摩诃迦叶语阿难言:有几福利?如来、应等、正觉所知所见,听三人以上制群食戒?阿难答言:为二事故。何等为二?一者、为贫小家;二者、多诸恶人以为伴党,相破坏故,莫令恶人于僧中住而受众名,映障大众,别为二部,互相嫌诤。

尊者迦叶语阿难言:汝知此义,如何于饥馑时,与众多年少弟子南山国土游行,令三十人舍戒还俗,徒众损减,余者多是童子?如阿难,汝徒众消减,汝是童子,不知筹量?

阿难答言:云何,尊者摩诃迦叶,我已头发二色,犹言童子?尊者摩诃迦叶言:汝于饥馑世,与诸年少弟子人间游行,致令三十弟子舍戒还俗,其余在者复是童子,徒众消减,不知筹量,而言宿士众坏?阿难,众极坏!阿难,汝是童子不筹量故。

时,低舍比丘尼闻尊者摩诃迦叶,以童子责尊者阿难毗提诃牟尼,闻已不欢喜,作是恶言:云何,阿梨摩诃迦叶本外道门,而以童子呵责阿梨阿难毗提诃牟尼,令童子名流行?

尊者摩诃迦叶以天耳,闻低舍比丘尼心不欢喜,口出恶言。闻已,语尊者阿难:汝看!是低舍比丘尼心不欢喜,口说恶语,言摩诃迦叶本门外道,而责阿梨阿难毗提诃牟尼,令童子名流行。尊者阿难答言:且止!尊者摩诃迦叶,忍之!尊者摩诃迦叶,此愚痴老妪无自性智。

尊者摩诃迦叶语阿难言:我自出家,都不知有异师,唯如来、应等、正觉。我未出家时,常念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知在家荒务,多诸烦恼,出家空闲。难可俗人处于非家,一向鲜洁,尽其形寿,纯一满净,梵行清白。当剃须发,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以百千金贵价之衣,段段割截为僧伽梨,若世间阿罗汉者,闻从出家。

我出家已,于王舍城,那罗聚落中间多子塔所,遇值世尊。正身端坐,相好奇特,诸根寂静,第一息灭,犹如金山。我时见已,作是念:此是我师!此是世尊!此是罗汉!此是等正觉!我时一心合掌敬礼,白佛言:是我大师!我是弟子。佛告我言:如是,迦叶,我是汝师,汝是弟子。迦叶:“汝今成就如是真实净心所恭敬者”。不知言知,不见言见,实非罗汉而言罗汉,非等正觉言等正觉者,应当自然身碎七分。

迦叶:我今知故言知,见故言见,真阿罗汉言阿罗汉,真等正觉言等正觉。迦叶:我今有因缘故,为声闻说法,非无因缘故。依,非无依;有神力,非无神力。是故,迦叶:若欲闻法,应如是学。若欲闻法,以义饶益,当一其心,恭敬尊重,专心侧听。而作是念:我当正观五阴生灭,六触入处集起、灭没,于四念处正念乐住,修七觉分、八解脱,身作证,常念其身。未尝断绝,离无惭愧,于大师所及大德梵行常住惭愧”如是应当学!

尔时,世尊为我说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已,从座起去。我亦随去,向于住处。我以百千价值衣,割截僧伽梨,四摄为座。尔时,世尊知我至心,处处下道,我即敷衣,以为坐具,请佛令坐。世尊即坐,以手摩衣,叹言:迦叶,此衣轻细;此衣柔软。我时白言:如是,世尊,此衣轻细,此衣柔软,惟愿世尊受我此衣!佛告迦叶:汝当受我粪扫衣,我当受汝僧伽梨。佛即自手授我粪扫纳衣,我即奉佛僧伽梨,如是渐渐教授,我八日之中,以学法受于乞食,至第九日,超于无学。

阿难,若有正问:谁是世尊法子,从佛口生;从法化生;付以法财、诸禅、解脱、三昧、正受?应答“我是”,是则正说。譬如转轮圣王第一长子,当以灌顶,住于王位,受王五欲,不苦方便自然而得。我亦如是,为佛法子,从佛口生、从法化生,得法余财法,禅、解脱、三昧、正受,不苦方便自然而得。譬如转轮圣王宝象,高七八肘,一多罗叶能映障者。如是我所成就六神通智,则可映障。若有于神通境界智证有疑惑者,我悉能为分别记说;天耳、他心通、宿命智、生死智,漏尽作证智通。有疑惑者,我悉能为分别记说,令得决定。

尊者阿难语尊者摩诃迦叶:如是,如是!摩诃迦叶,如转轮圣王宝象,高七八肘,欲以一多罗叶能映障者。如是,尊者摩诃迦叶,六神通智则可映障。若有于神通境界作证智,乃至漏尽作证智,有疑惑者,尊者摩诃迦叶能为记说,令其决定。我于长夜敬信、尊重,尊者摩诃迦叶,以有如是大德神力故。

尊者摩诃迦叶说是语时,尊者阿难闻其所说,欢喜受持!

第1114经译文:

正如我所听闻的一样,一个时期里,尊者摩诃迦叶,尊者阿难同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世尊涅槃不久,时逢饥馑灾荒,乞食难得。

此时尊者阿难带领众多年少比丘,不能很好的都摄诸根,严格地控制管理自己,以至出现了大家食不知量,不能于初夜、后夜精勤禅思,反尔乐著睡眠,常求世间利益好处的情形。他们在人间游行来到南天竺时,竟有三十位年少的比丘弟子舍戒还俗了,剩下的人多半是些童子(儿童,孩子)。

当阿难从南天竺游行回来,带领很少徒众来到王舍城。阿难举衣钵,洗足已,来到尊者摩诃迦叶住地,礼拜后迦叶问阿难说,你从哪里来?徒众为什么这么少?阿难回答说,从南山国土人间游行,时有三十位比丘舍戒还俗了,所以徒众减少,现存者又多为童子。迦叶说,有什么利益收获?如来、应等、正觉,所知所见,根据什么制订了三人以上群食戒?阿难回答,从二点考虑。一为那些贫困小家着想;二有不少恶人,他们看到多人乞食担心会结成伴党,他们会派进人来从事破坏活动。为了避免遭到坏人破坏僧众团结原故,使他们不能在众多人员映障(掩护)下,进行分裂破坏活动,禁止将大众分为两部,互相争夺斗争。迦叶说,阿难你既然知道此义,为什么还要在饥荒年头,带领众多年少弟子一起到南山国土游行活动?致使造成三十人舍戒还俗,徒众减少,余者多是童子的严重损失的结果呢?你就像似一个儿童孩子一样,不知做认真思考,严格管理,以致造成徒众严重流失的局面!

阿难说,我的头发已经变成了黑白二色,怎么还说我是童子呢?迦叶说,你对造成上述结果尚不能认真总结一下,而却说跟随你的忠诚人员破坏所造成的,问题似乎不在于你。迦叶说阿难,如果是僧团遭到极大的破坏,怠尽,你当负有极大的责任?阿难你真是个孩子!还不知犯愁?

当时的这些对话被低舍比丘尼听到了,很不高兴。做出恶言说,与阿难同属佛陀弟子的同辈比丘的迦叶,本是从外道而入佛门的,怎么竟以童子的名字而呵责阿难呢?这不是使他的同门同辈修习弟兄、英俊而文雅的阿难尊者以童子名外传于世了吗?迦叶以天耳听到这一消息后说与了阿难。回答说,暂且停止吧!忍受了吧!她是一个愚痴无知的老妇人。

接下来尊者迦叶向阿难表达了自己的身世说,我自从出家以后,都不知还有什么别的大师,唯有如来、应等正觉。在未出家时,经常担忧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深切地体会到在家会荒务修道,而且多诸烦恼,出家得空闲。在家处于非家之中,很难做到一向鲜洁,尽其形寿,纯一满净,梵行清白。所以当剃除须发,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曾以百千金贵重价值的衣裳,分为一段-段,割截为僧伽梨。效仿世间阿罗汉出家那样,听从出家。

出家后,在王舍城那罗聚落中间的多子塔所,遇到了世尊,正在正身端坐,看到相好奇特,诸根寂静,第一息灭,犹如金山。当时在想,此人就是我要寻找的老师;此是世尊,此人是罗汉,此人应等正觉。我于当时一心合掌,敬礼白佛言:你是我的大师,我是弟子。佛对我说,如是迦叶,我是你师,你是弟子。你如今成就了这样的真实净心,值得为人所恭敬。而对于那些不知言知;不见言见;实非罗汉而言罗汉的人;非等正觉而言等正觉的人;他们应当自燃其身,碎为七分。我现在是,知故言知;见故言见;真阿罗汉,言阿罗汉;真等正觉,言等正觉。佛曾过对我迦叶说,今为声闻众讲法是有因缘;有能力的。并不是没有依据,没有资格;有神力,非无神力。所以说,要想听闻我之正法律应当这样地学:从所闻道理中得到收益,当一心恭敬、尊重、专心侧听。要学会这样的方法:正观五蕴生灭;于六触入处集起灭没(六根);于四念处(身念处,受念处,心念处,法念处)正念乐住;修七觉支分;八解脱(八正道);身作证。要经常想到自身未偿断绝,离恶不善法,惭愧。于大师及大德的梵行前,常怀惭愧,这些应当学。尔时世尊为我说法,示教,照喜。

示教照喜已,从座起而去。我紧随其后,前往住处。我当时以价值百千金的衣裳,割截制做成僧伽梨,再把剩余的边角料,缝缀为座(注:襵:襵zhě者,领端,袖囗,衣之四角等无能再用者)。尔时世尊知我真心实意,处处下道,我即敷衣为坐,请世尊入坐。世尊即坐,以手摸衣,赞叹迦叶。说此衣轻细;此衣柔软。如是世尊,请接受我送给你的僧衣。佛说迦叶,你如果接收了我送你的粪扫衣,我才会接收你的僧伽梨,于是佛陀脫下身著的粪扫衣,双方互赠。

迦叶从此至命终,不改头陀行,继承世尊衣钵。就这样从此以后,渐渐地教授我。八日之中用以学法,授于乞食。到了第九天,道业进展迅猛,超过了无学果位。迦叶说,阿难啊!如果有谁从正面提问,谁是世尊法子?从佛口生?从法化生?被佛付以法财,诸禅、解脱、三昧、正受的话,你应当回答他们,“我迦叶是”,这样才是正确的言说。

这就好比转轮王的第一长子,应当授以灌顶,住于正位,接受王位五欲。用不着辛苦努力,自然而然就得到果实一样,我亦如是。就这样我成为了法子,从佛口生、从法化生,得法余财,禅、解脱、三昧、正受等巨大财富。不用辛苦努力,自然而然就得到佛所创立的正法律仪僧团的领袖地位。又比如转轮圣王的宝象,高七八肘,一多罗的叶子就能把它遮盖映障住一样者。我所成就的六神通智,完全可以包括神通境界。对于那些于智证尚有疑惑的人与事,我都能为他们分别解决,并做出正确的认证。天耳通、他心通、宿命智、生死智,漏尽智通,作证智通,对于那些在这方面存在疑惑的问题与人,我都能为他们予以一一解决,分别做出认证。

此时尊者阿难说,尊者摩诃迦叶你说的,确实如此。你确实能做到如转轮圣王的宝象,虽然高有七、八肘,但你能以一叶多罗树叶予以全部掩映遮障住。就像这样,尊者摩诃迦叶你的六种神通智,完全可以掩映、遮障住所有神通领域里面的从漏尽智到作证智,所有范围里面可能存在的各种问题,你都能为之做出全面的正确的解决,并确认记说。自今日后,我长期相信,坚定不移。并对你在正法律领袖地位,表示坚决支持、拥护。因为你具有与之相应的大德,神力。

尊者摩诃迦叶说此番话时,尊者阿难,闻其所说欢喜,受持!

小结:此一卷经文非常重要,它能起到自佛灭后,拨乱反正,确定正法律仪,中流砥柱的作用。此经认真全面的阐述了摩诃迦叶尊者身世,思想,以及在僧团中新的领袖地位,为今后的正法延续做出坚强有力的保障。

迦叶他自己叙说的法子地位,是在他跟随佛陀长期修习实践中自然形成的,没有人为造做之意。在后来他所领导佛之经典结集工作,同样非常可靠、圣洁。是留给后世行者宝贵的巨大精神、思想财富。如果有人对它说三道四者,非魔即邪!我们要原原本本地贯彻执行,坚决捍卫!如果世间上还有“照妖镜”的话,那么当数“杂阿含经”了。在佛住世时,不法比丘愄惧戒律,裹携瑕玼,敗絮其中,不敢发作。佛灭后,舒展眉稍,佯装威仪,不敢面对“杂阿含经”。之所以千古长时被判小乘不得重视;不得正位;束之高阁予以尘封之谜,就此可解开了!

另外:从侧面可以映出,印度古老民族是个伟大、勤劳、善良的民族。远古时代,思想意识领域异常活跃,产生了许许多多的哲学思想。唯佛创正法律仪,一枝独秀,千古流芳至今日。它是印度民族为世界;为人类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即使是在灾荒之年,尚能供养许多各种门类沙门、比丘、婆罗门等生命养活之所需。不是一日、一月、一年,而是年复一年,传承下来,非常不容易,实属伟大之胸怀。恰如恒河之水,流灌千古,滋生两岸人民生生不息。

另外此经也表露了僧团内部有些人,在贯彻执行律仪上,存在着严重缺欠,问题。致使佛灭后,很短时间内僧团就出现了分化瓦解。这与僧团内吸收了过多年少比丘童子有关系,教训是沉痛的。今人应从中吸取教训,认真研究。

杂阿含经卷四十一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