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6|回复: 0

杂阿含经浅释卷四十二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12-13 16:07:21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1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应施何等人?

佛言:大王,随心所乐处。波斯匿王复白佛言:应施何处,得大果报?佛言:大王,此是异问,所问应施何处?此问则异。复问施何处,应得大果?此问复异。我今问汝,随意答我。大王:譬如此国临阵战斗,集诸战士,而有一婆罗门子,从东方来,年少幼稚,柔弱端正,肤白发黑,不习武艺,不学术策,恐怖退弱,不能自安,不忍敌观,若刺若射,无有方便,不能伤彼。云何,大王,如此士夫,王当赏不?王白佛言:不赏,世尊。如是,大王,有刹利童子从南方来,鞞舍童子从西方来,首陀罗童子从北方来,无有伎术,皆如东方婆罗门子,王当赏不?王白佛言:不赏,世尊。

佛告大王:此国集军临战斗时,有婆罗门童子从东方来,年少端正,肤白发黑,善学武艺,知斗术法,勇健无畏,苦战不退,安住谛观,运戈能伤,能破巨敌。云何大王:如此战士,加重赏不?王白佛言:重赏,世尊。如是,刹利童子从南方来;鞞舍童子从西方来;首陀罗童子从北方来;年少端正,善诸术艺,勇健堪能,苦战却敌,皆如东方婆罗门子。如是战士,王当赏不?王白佛言:重赏,世尊。

佛言:大王,如是沙门、婆罗门远离五支,成就五支,建立福田。施此田者,得大福利,得大果报。何等为舍离五支?所谓贪欲盖,瞋恚、睡眠、掉悔、疑盖,已断已知,是名舍离五支。何等为成就五支?谓无学戒身成就,无学定身、慧身、解脱身、解脱知见身,是名成就五支。大王:如是舍离五支,成就五支,建立福田,施此田者,得大果报。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运戈猛战斗,堪能勇士夫,

为其战斗故,随功重加赏。

不赏名族胄,怯劣无勇者。

忍辱修贤良,见谛建福田,

贤圣律仪备,成就深妙智。

族胄虽卑微,堪为施福田,

衣食钱财宝,床卧等众具,

悉应以敬施,为持净戒故。

人表林野际,穿井给行人,

溪涧施桥梁,迥路造房舍,

戒德多闻众,行路得止息。

譬如重云起,雷电声振耀,

普雨于壤土,百卉悉扶蔬,

禽兽皆欢喜,田夫并欣乐。

如是净信心,闻慧舍悭垢,

钱财丰饮食,常施良福田,

高唱增欢爱,如雷雨良田。

功德注流泽,沾洽施主心,

财富名称流,及涅槃大果。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15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波斯匿王就有关如何行布施,施向何处可得大福田,大果报等有关世俗异问,请佛指出。

-、佛陀首先批评波斯匿王,单纯追求福田、果报而行布施的错误思想。

二、而后为其指出,远离五盖欲即:1、贪欲,2、瞋恚,3、睡眠,4、掉悔,5、疑盖。已舍已断,然后成就建立五种福田。1、成就无学(果位)的戒身。2、成就无学定身。3、慧身。4、解脱身。5、解脱知见身。如是舍离五盖,建立五支,施此福田者,得大果报。说偈如同经文不翻自阅。

第111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云何,世尊:为婆罗门死还生自姓婆罗门家;刹利、鞞舍、首陀罗家耶?

佛言:大王,何得如是?大王当知有四种人。何等为四?有一种人,从冥入冥;有一种人,从冥入明;有一种人,从明入冥;有一种人,从明入明。

大王,云何为一种人从冥入冥?谓有人生卑姓家,若生旃陀罗家、鱼猎家、竹作家、车师家,及余种种下贱工巧业家,贫穷活命,形体憔悴,而复修行卑贱之业,亦复为人下贱作使,是名为冥。处斯冥中,复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以是因缘,身坏命终,当生恶趣,堕泥梨中。犹如有人从暗入暗,从厕入厕,以血洗血,舍恶受恶。从冥入冥者亦复如是,是故名为从冥入冥。

云何名为从冥入明?谓有世人生卑姓家,乃至为人作诸鄙业,是名为冥。然其彼人于此冥中,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以是因缘,身坏命终,生于善趣,受天化生。譬如有人登床跨马,从马升象,从冥入明亦复如是,是名有人从冥入明。

云何有人从明入冥?谓有世人生富乐家,若刹利大姓、婆罗门大姓家、长者大姓家,及余种种富乐家生,多诸钱财,奴婢、客使,广集知识,受身端正,聪明黠慧,是名为明。于此明中,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以是因缘,身坏命终,生于恶趣,堕泥梨中。譬如有人从高楼下乘于大象,下象乘马,下马乘舆,下舆坐床,下床堕地,从地落坑;从明入冥者亦复如是。

云何有人从明入明?谓有世人生富乐家,乃至形相端严,是名为明。于此明中,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以是因缘,身坏命终,生于善趣,受天化生。譬如有人从楼观至楼观;如是乃至从床至床;从明入明者亦复如是,是名有人从明入明。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贫穷困苦者,不信增瞋恨,

悭贪恶邪想,痴惑不恭敬。

见沙门道士,持戒多闻者,

毁訾而不誉,障他施及受;

如斯等士夫,从此至他世,

当堕泥梨中,从冥入于冥。

若有贫穷人,信心少瞋恨,

常生惭愧心,惠施离悭垢;

见沙门梵志,持戒多闻者。

谦虚而问讯,随宜善供给,

劝人令施与,叹施及受者。

如是修善人,从此至他世,

善趣上生天,从冥而入明。

有富乐士夫,不信多瞋恨,

悭贪嫉恶想,邪惑不恭敬。

见沙门梵志,毁訾而不誉,

障他人施惠,亦断受施者。

如是恶士夫,从此至他世,

当生苦地狱,从明入冥中。

若有富士夫,信心不瞋恨,

常起惭愧心,惠施离瞋妒。

见沙门梵志,持戒多闻者,

先奉迎问讯,随宜给所须,

劝人令供养,叹施及受者。

如是等士夫,从此至他世,

生三十三天,从明而入明。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16经译文:此经大意说,波斯匿王问,为什么婆罗门、刹帝利、鞞舍、首陀罗人死去,还生还自家种姓中?佛说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说法?佛陀列举了四种情形予以说明。一种人从冥入冥;二种人从冥入明;三种人从明入冥;四种人从明入明。只要是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者,就会趋向于明;若是行恶身行,恶口行,恶意行者,就是趋向恶趋入于冥。以下细说如经文比较明显易知,故不翻录。

第111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白日身蒙尘土,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佛言:大王,从何所来?波斯匿王白佛言:世尊,彼灌顶王法,人中自在,精勤方便。王领大地,统理王事,周行观察,而来至此。

佛告大王:今问大王,随意答我。譬如有人从东方来,有信有缘,未曾虚妄,而白王言:我东方来,见一石山,极方广大,不穿不坏,亦无缺坏,磨地而来,一切众生草木之类悉磨令碎。南、西、北方亦有人来,有信有缘,亦不虚妄,而白王言:我见石山,方广高大,不断不坏,亦不缺坏,磨地而来,众生草木悉皆磨碎。大王,于意云何?如是像貌大恐怖事,险恶相杀,众生运尽,人道难得,当作何计?

白佛言:若如是者,更无余计,唯当修善,于佛法律专心方便。

佛告大王:何故说言:险恶恐怖于世卒起,众生运尽,人身难得,唯当行法、行义、行福,于佛法教,专精方便?何以不言:灌顶王位为众人首,堪能自在。王于大地,事务众人,当须营理耶?

王白佛言:世尊,为复闲时言,灌顶王位为众人首,王于大地,多所经营,以言斗言,以财斗财,以象斗象,以车斗车,以步斗步。当于尔时,无有自在,若胜若伏。是故我说:险恶恐怖卒起之时,众生运尽,人身难得,无有余计,唯有行义、行法、行福,于佛法教专心归依。

佛告大王:如是!如是!经常磨迮,谓恶劫。老、病、死磨迮众生,当作何计?正当修义、修法、修福、修善、修慈,于佛法中精勤方便。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如有大石山,高广无缺坏,

周遍四方来,磨迮此大地,

非兵马咒术,力所能防御。

恶劫老病死,常磨迮众生。

四种大族姓,栴陀罗猎师,

在家及出家,持戒犯戒者,

一切皆磨迮,无能救护者。

是故慧士夫,观察自己利,

建立清净信,信佛法僧宝,

身口心清净,随顺于正法,

现世名称流,终则生天上。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17经译文:注:迮:zé:则:迫(压迫)之意

此经大意是说,当佛陀住在舍卫国给孤园时的一天,波斯匿王满身风尘,从他所王统的疆城处理国事,观察人民生活,繁忙的活动游行中,这一天来到了佛陀住所。

佛陀问他,如果有人从东方来,此人诚信,说理有据,从未说谎。他对王说,我从东方来的时候,看见有一座大石山,特别广大、方正(面积,体积特别大),没有被凿破坏的痕迹。它平面磨地而来,所经过的地方一切众生,草木之类,悉磨令碎。而南、西、北方发生同样情况大恐怖事。险恶相杀,众生命运到了尽头,人道难以生存。你可有什么应对的办法吗?王回答说:若是象你所说的那样,不会有其它什么办法,只有修善。于佛法律,专心用功。佛告大王,为什么偏要说,险恶恐怖,于世卒起,众生运尽,人身难得,唯当行法,行义,行福,于佛法教专精努力?而不说诸如大王的王统事业了呢?王白佛言:只有在闲静时才谈论灌顶王位,为人之首,能王于大地。种种经营事务,不外乎是以言斗言,以财斗财,用军事手段以象斗象,以车斗车,以步斗步。当于尔时无所谓什么自在而言,忧关胜灭。

佛說,所以我剛才说当险恶恐怖卒然生起,众生运尽,人身难保时,正是这个道理,你回答得很好!所谓经常迮磨就是指恶劫,老病死的磨迮,众生应当选择正当修义、修法、修福、修善、修慈,于佛法中精进努力。

尔时世尊说偈曰:就象大石山一样,高广无边,且无缺损。从四个方向一齐来迮磨大地,不是兵马咒术力量所防御得了的。恶劫老病死,就象大石山一样不断地在迮磨众生。不管是四大种姓中的哪一种姓,也不管在家出家持戒犯戒,无一例外,无能救护。

对于那些有智慧的士夫们,要观察自己的利益所在,建立起清静的信仰。信仰佛、法、僧三宝,做到身、口、心清净。随顺于正法,现世名称为上流,身坏命终生天上。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段经文以大石山磨迮大地一切众生,悉皆碎坏,来比喻恶劫众生老病死,恰如其分。无奈众生别无躲避的选择,唯一之路就是修出离。如经所说,有神通凭神通,无神通凭对戒行观察。

第111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时,有尼乾子七人、阇只罗七人、一舍罗七人,身皆粗大,彷徉行住只洹门外。时,波斯匿王遥见斯等彷徉门外,即从座起,往至其前,合掌问讯,三自称名言:我是波斯匿王,拘萨罗王。

尔时,世尊告波斯匿王:汝今何故恭敬斯等,三称姓名,合掌问讯?王白佛言:我作是念:世间若有阿罗汉者,斯等则是。

佛告波斯匿王:汝今且止!汝亦不知是阿罗汉、非阿罗汉,不得他心智故。且当亲近观其戒行,久而可知,勿速自决!审谛观察,勿但洛莫!当用智慧,不以不智;经诸苦难,堪能自辨;交契计校,真伪则分。见说知明,久而则知,非可卒识,当须思惟,智慧观察!

王白佛言:奇哉!世尊,善说斯理,言久相习,观其戒行,乃至见说知明。我有家人,亦复出家,作斯等形相,周流他国,而复来还,舍其被服,还受五欲。是故当知世尊善说,应与同止,观其戒行,乃至言说知有智慧。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不以见形相,知人之善恶,

不应暂相见,而与同心志。

有现身口密,俗心不敛摄,

犹如鍮石铜,涂以真金色,

内怀鄙杂心,外现圣威仪,

游行诸国土,欺诳于世人。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18经译文:注:徜徉:自在逍遥,信步漫行。鍮:tōu偷石,假似黄金,而真铜也。

此经大意是:当波斯匿王晋见世尊时,他在窗外看到了有外道尼乾子七人、阇只罗七人、一舍罗七人等外道,身体都高大魁武,自由漫步在只洹门外。波斯匿王前去自报家门,拱手问讯,佛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说,世间若是有阿罗汉的话,那么他们就是。

佛告他说,你又没有神通智慧是看不准的。应当亲近后,用观察其戒行如何的方法,来观察后再做结论,不要盲目从事。细見经文及偈子,不另译。

第111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为首,并七国王及诸大臣悉共集会,作如是论议:五欲之中,何者第一?

有一人言:色最第一。又复有称声、香、味、触为第一者。中有人言:我等人人各说第一,竟无定判,当诣世尊,问如此义,如世尊说,当共忆持。

尔时,波斯匿王为首,与七国王、大臣、眷属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等七王与诸大臣如是论议:五欲功德,何者为胜?其中有言色胜、有言声胜、有言香胜、有言味胜、有言触胜,竟无决定,来问世尊,竟何者胜?

佛告诸王:各随意适,我悉有余说,以是因缘,我说五欲功德。然自有人于色适意,止爱一色,满其志愿;正使过上有诸胜色,非其所爱;不触不视,言己所爱最为第一,无过其上。如爱色者,声、香、味、触亦皆如是,当其所爱,辄言最胜,欢喜乐著,虽更有胜过其上者,非其所欲,不触不视,唯我爱者最胜最妙,无比无上。

尔时,座中有一优婆塞,名曰栴檀,从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白佛:善说!世尊,善说!善逝。佛告优婆塞:善说!栴檀。快说!栴檀。时,栴檀优婆塞即说偈言:

央伽族姓王,服珠璎珞铠,

摩竭众庆集,如来出其国。

名闻普流布,犹如雪山王,

如净水莲华,清净无瑕秽,

随日光开敷,芬香熏其国。

央耆国明显,犹如空中日,

观如来慧力,如夜燃炬火,

为眼为大明,来者为决疑。

时,诸国王叹言:善说!栴檀优婆塞!尔时,七王脱七宝上衣,奉优婆塞。时,彼七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去。

尔时,栴檀优婆塞知诸王去已,从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白佛:今七国王遗我七领上衣,惟愿世尊受此七衣,以哀愍故!尔时,世尊为哀愍故,受其七衣,栴檀优婆塞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19经译文:此经大意说,色声香味触,五欲功德。各有所爱,因人而异,爱者为胜。高贵富有的国王亦不能议论出正确答案来,请教于佛陀,并赞扬歌颂佛陀。悉如偈说。予以正确解答。

第112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其体肥大,举体流汗,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气息长喘。尔时,世尊告波斯匿王:大王身体极肥盛!大王白佛言:如是,世尊,患身肥大,常以此身极肥大故,惭耻厌苦。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人当自系念,每食知节量,

是则诸受薄,安消而保寿。

时,有一年少,名郁多罗,于会中坐。时,波斯匿王告郁多罗:汝能从世尊受向所说偈,每至食时,为我诵不?若能尔者,赐金钱十万,亦常与食。郁多罗白王:奉教当诵!时,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时,郁多罗知王去已,至世尊前,受所说偈,于王食时,食食为诵,白言:大王,如佛、世尊、如来、应等、正觉所知所见,而说斯偈:

人当自系念,每食知节量,

是则诸受薄,安消而保寿。

如是,波斯匿王渐至后时,身体慵细,容貌端正,处楼阁上,向佛住处合掌恭敬,右膝著地,三说是言:南无敬礼世尊、如来、应等、正觉;南无敬礼世尊、如来、应等、正觉,与我现法利益、后世利益;现法后世利益,以其饭食知节量故。

第1120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当佛陀住在舍卫国給孤园时。一天波斯匿王拖着他的肥大身体,动则流汗,来晋见世尊。礼拜过后,气息长喘,当能平静下来时,世尊对他说,大王身体极肥盛大。大王回佛说,如是世尊,常因为此肥大之身而感惭耻,苦不堪言。尔时世尊说偈曰:人应当有自我节制,克制之心,每次饮食时要知节度控制数量。欲望得到控制,于诸种受能做到淡薄,利于消化,保证身体舒适,健康长寿。

当时在场的有位少年叫郁多罗,波斯匿王对他说,你如果能学会世尊所说的偈句,在我每当用食的时候,顿顿饮食都为我读诵此偈,来提醒我。我就会赐给你金钱十万,同时也提供你饭吃。郁多罗答应下来,向佛学会了偈颂,每当大王食时,白言大王,如佛、世尊、如来、应等、正觉、所知所见,而说斯偈:人当自系念,每食知节量,是则诸受薄,安消而保寿。遵照下来,到后来身体由肥渐细,容貌也显端正。在楼阁上,面向佛的住处,合掌恭敬,右膝著地,三遍说是言:南无敬礼世尊、如来、应等、正觉;南无敬礼世尊、如来、应等正觉。赐给我食好方法,使我今世收到好处,后世亦会收到利益,现世与后世都会获益,首先是从饭食知节量开始做起的原故。

小结:饮食即是小事,亦是大事。系念、知节、克制欲望,淡薄触受,正是行者要追求的、做到的事。

第112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时,有年少阿修罗来诣佛所,于佛面前粗恶不善语,瞋骂呵责。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不怒胜瞋恚,不善以善伏,

惠施伏悭贪,真言坏妄语。

不骂亦不虐,常住贤圣心,

恶人住瞋恨,不动如石山。

起瞋恚能持,胜制狂马车,

我说善御士,非彼摄绳者。

时,年少阿修罗白佛言:瞿昙,我今悔过,如愚如痴,不辩不善,于瞿昙面前诃骂毁辱。如是忏悔已,时,阿修罗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21经译文:此经说,世尊住在舍卫国时,一天有位年少的阿修罗来晋见佛陀,于佛面前公然不敬,口出粗恶不善的语言,对世尊进行瞋骂呵责。

尔时世尊说偈曰:不怒是战胜瞋恚的最好办法,不善的思想行为需用善来予以调伏。惠施可以调伏悭贪,真诚实语能破坏谎言妄语。在对待粗鲁、放肆行为时,当用贤圣心冷静对待。恶人常处于瞋恨状态中,如果心持安稳,如大石山一样,完全能战胜象疯狂的车马一样的瞋恨恼怒心潮。我说善于调御炽燃烦恼的人,不见得非用绳索不可。  

此时的年少阿修罗对佛言,瞿昙,我今对你表示悔过,是我愚痴,不辩不善,在您面前诃骂毁辱了您。做这样忏悔后,该阿修罗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小结:以不怒对怒,以不骂对应骂,以贤善之心对待愤慨。能将瞋恨予以调伏者方为调御勇士。

第112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年少宾耆迦婆罗门来诣佛所,于世尊面前作粗恶不善语,瞋骂呵责。

尔时,世尊告年少宾耆迦:若于一时吉星之日,汝当会诸宗亲眷属耶?宾耆白佛:如是,瞿昙。佛告宾耆:若汝宗亲不受食者,当如之何?宾耆白佛:不受食者,食还属我。佛告宾耆:汝亦如是,如来面前作粗恶不善语,骂辱呵责,我竟不受,如此骂者,应当属谁?宾耆白佛:如是,瞿昙,彼虽不受,且以相赠,则便是与。佛告宾耆:如是不名更相赠遗,何得便为相与?宾耆白佛:云何名为更相赠遗,名为相与?云何名不受相赠遗,不名相与?

佛告宾耆:若当如是骂则报骂,瞋则报瞋,打则报打,斗则报斗,名相赠遗,名为相与。若复宾耆,骂不报骂,瞋不报瞋,打不报打,斗不报斗,若如是者,非相赠遗,不名相与。宾耆白佛:瞿昙,我闻古昔婆罗门,长老,宿重,行道大师所说:如来、应等、正觉面前骂辱,瞋恚诃责,不瞋不怒。而今瞿昙有瞋恚耶?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无瞋何有瞋?正命以调伏,

正智心解脱,慧者无有瞋。

以瞋报瞋者,是则为恶人。

不以瞋报瞋,临敌伏难伏,

不瞋胜于瞋,三偈如前说。

尔时,年少宾耆白佛言:悔过!瞿昙,如愚如痴,不辩不善,而于沙门瞿昙面前粗恶不善语,瞋骂呵责。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22经译文:当佛陀住在舍卫国时,一天,有位年少婆罗门叫宾耆迦的来朝见世尊。在世尊面前,以粗俗恶劣的语言诃责瞋骂世尊。

尔时世尊告诉年少的宾耆迦说,你有没有过选择吉星之日的时候,来会聚、宴请你的宗亲,眷属?回答有。佛说当你发出邀请他们吃饭,而他们不来你处受食,出现这种情况,你该怎么办?回答说,那食还是属于我的,佛说你亦如是。在如来面前做粗恶不善语,骂辱呵责,我竟然不接受。如此骂者,当属于谁的呢?宾耆白佛:你虽然不与接受,那我就赠给你就是了。

佛说,如是说来就不叫做赠送,更谈不上相与(给了人家)。宾耆白佛,什么叫做相赠遗(注:遗wèi味:赠送)?什么叫做相与?什么叫做不接受赠遗?什么叫做不是给与?佛告宾耆迦。当你做如是辱骂时,以骂还骂;以瞋报以瞋,以打报以打,以斗报以斗,就叫做相互赠遗(味)就叫做相互给与。若是骂不报骂;瞋不报瞋;打不报打;斗不报斗,这样做就是非相赠遗,不名相与。宾耆迦说,我曾听古昔婆罗门的长老、宿重(有大影响人物)行道大师他们说,在如来、应等、正觉面前骂辱、瞋恚、诃责,而他不瞋不怒。今天你是否有瞋恚呢?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无瞋何有瞋,正命以调伏,正智心解脱,慧者无有瞋。以瞋报瞋者,是则为恶人。不以瞋报瞋,遇到难以调伏的敌人,用不瞋的心态方法,定能战胜有瞋恨的人,三偈如前说过(以偈易懂故不译)。尔时年少婆罗门白佛言:悔过瞿昙,我如愚如痴,不辩不善,而于沙门面前做粗恶不善语,瞋骂呵责后,闻佛所说欢喜随喜而去。

第112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尔时,世尊晡时从禅觉,诣讲堂东荫荫中,露地经行。

时,有健骂婆罗豆婆遮婆罗门来诣佛所,世尊面前作粗恶不善语,骂詈呵责。世尊经行,彼随世尊后行。世尊经行已竟,住于一处,彼婆罗门言:瞿昙伏耶?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胜者更增怨,伏者卧不安。

胜伏二俱舍,是得安隐眠。

婆罗门白言:瞿昙,我今悔过,如愚如痴,不辩不善,何于瞿昙面前作粗恶不善语,骂詈呵责?

时,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复道而去。

第1123经译文:佛住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时,一天下午从禅觉,在林阴中露地经行。此时有一位健骂婆罗豆婆遮的婆罗门来到佛所,在佛面前以粗恶不善语,骂詈(历)呵责世尊。世尊仍旧经行,彼随其后仍旧故作。世尊经行已,他竟然坐在一旁说,瞿昙你屈伏了吗?

尔时世尊说偈:得到胜利的人会更增加他的怨恨心,而那些屈伏者,睡卧都不得安宁。如果能于胜负二心俱行舍去,那就会得到安隐眠了。于是婆罗门作忏说,悔过,我如愚如痴,不辩不善(不懂道理),做骂詈呵责。

第112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世尊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时,健骂婆罗豆婆遮婆罗门遥见世尊,作粗恶不善语,瞋骂呵责,把土坌佛。时,有逆风,还吹其土反自坌身。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若人无瞋恨,骂辱以加者,

清净无结垢,彼恶还归己,

犹如土坌彼,逆风还自污。

时,彼婆罗门白佛言:悔过!瞿昙,如愚如痴,不善不辩,何于瞿昙面前粗恶不善语,瞋骂呵责?

时,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复道而去。

第1124经译文:此经说,有一次在佛晨朝入城乞食时,遭到健骂婆罗门,婆罗豆婆遮的瞋骂诃责,他还往佛身上扬土。正赶上当时是顶风,反吹到自己身上。

佛说偈曰:如果一个人没有愤恨心,既使有骂辱加在身上,依然是清净没有任何结垢。彼恶人所做恶事还归到他自己身上,就象往人身上顶风扬土的人,反而扬了自己一身土,闻偈后彼婆罗门自责如前经。

第112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至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婆罗门名曰违义,闻沙门瞿昙从拘萨罗国人间游行,至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闻已,作是念:我当往诣沙门瞿昙所,闻所说法,当反其义。作是念已,往诣精舍,至世尊所。

尔时,世尊无量眷属围绕说法。世尊遥见违义婆罗门来,即默然住。违义婆罗门白佛言:瞿昙说法,乐欲闻之!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违义婆罗门,未能解深义,

内怀嫉恚心,欲为法留难。

调伏违反心,诸不信乐意,

息诸障碍垢,则解深妙说。

时,违义婆罗门作是念:沙门瞿昙已知我心。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而去。

第1125经译文:当佛陀从拘萨罗国人间游行,这一天来到了舍卫国。有位叫做违仪的婆罗门听到消息后心想,我要到沙门瞿昙住所去听他说法。不管他怎样说,我都反其意而说之。当他来到精舍时,世尊正在为无量大众围绕说法。世尊看到了他的到来,即默然不语。这位违义婆罗门说,我乐意听瞿昙讲法。

尔时世尊说偈曰:违义婆罗门,你是不能理解甚深道义的。内怀嫉恚之心,试图刁难讲法。只有当你调伏了违反道义的心,解除各种不信惑疑之心,清除各种障碍,有听法的心里思想时,那时你才能理解甚深妙意了,于是违义婆罗门悔过于上说。

第112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世尊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时,有不害婆罗门来诣佛所,白佛言:世尊,我名不害,为称实不?

佛告婆罗门:如是称实者,若身不害,若口不害,若心不害,则为称实。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若心不杀害,口意亦俱然,

是则为离害,不恐怖众生。

佛说此经已,不害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复道而去。

第1126经译文:佛住舍卫国时,一天,有位叫做不害的婆罗门来朝见世尊,说我的名字叫做不害,你看是真诚实在吧!佛告婆罗门说,只有你做到身不害,口不害,心不害,才是真正的实,光是名叫又有什么用呢?于是佛说偈曰:若心不杀害,口意亦是同样,才是离别害心,不会恐怖于众生。

小结:综合上述三经,佛在行道生活中所遇到的种种刁难、苦惑,都能以清净心冷静面对,以清净智慧胜于对方;训化对方。从来不使用“忍辱”一词,只是强调贤圣善心,清净无为,不著、不垢、不恼、无忧安隐长乐,而不象今者大乘教动不动就用“忍辱”一词。一味强调忍辱克制,可能会反增瞋恚心,特别值得注意。

第112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世尊晨朝著衣持钵入王舍城乞食,次第行乞至火与婆罗门舍。火与婆罗门遥见佛来,即具众美饮食,满钵与之。如是二日、三日,乞食复至其舍。火与婆罗门遥见佛来,作是念:秃头沙门何故数来,贪美食耶?

尔时,世尊知火与婆罗门心念已,即说偈言:

上天日日雨,田夫日夜耕,

数数植种子,是田数收谷;

如人数怀妊,乳牛数怀犊,

数数有求者,则能数数惠;

数数惠施故,常得大名称。

数数弃死尸,数数哭悲恋;

数数生数死,数数忧悲苦;

数数以火烧,数数诸虫食。

若得贤圣道,不数受诸有,

亦不数生死,不数忧悲苦。

不数数火烧,不数诸虫食。

时,火与婆罗门闻佛说偈,还得信心,复以种种饮食满钵与之。世尊不受,以因说偈而施故,复说偈言:

因为说偈法,不应受饮食,

当观察自法,说法不受食。

婆罗门当知,斯则净命活,

应以余供养,纯净大仙人。

已尽诸有漏,秽法悉已断,

供养以饮食,于其良福田。

欲求福德者,则我田为良!

火与婆罗门白佛:今以此食,应著何所?佛告婆罗门:我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有能食此信施令身安乐?汝持是食去,弃于无虫水中,及少生草地。

时,婆罗门即以此食持著无虫水中,水即烟出,沸声啾啾。譬如铁丸烧令火色,掷著水中,水即烟起,沸声啾啾,亦复如是。婆罗门持此饮食著水中,水即烟出,沸声啾啾。于时火与婆罗门叹言:甚奇瞿昙,大德大力,能令此食而作神变。

时,火与婆罗门因此饭食神变,得信敬心,稽首佛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我今可得于正法中出家受具足、修梵行不?佛告婆罗门:汝今可得于正法中出家受具足。

彼即出家已,作是思惟,所以族姓子剃除发须,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乃至得阿罗汉,心善解脱。

第1127经译文:此经大意,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一天,乞食来到火与婆罗门住地。火与婆罗门(人名)远处看到佛陀走来,开始准备许多美食,满钵与之。如此这样接连三日,再看到佛来乞食改变了态度,口出恶语,责怪数来,是为了贪著美食?于是佛知其心,而做偈言:天上每日都下雨,农夫不停地日夜在耕种。因为经常种值种子,所以才有不断地在收获五谷。有如人怀妊,乳牛怀犊一样,经常不断地生生不已。因为经常不断地从事做惠施于人的事,所以才有惠施的美名传扬。在世间上因为总是有人不断地经常死去,所以才有许许多多悲泣、苦痛的场面发生,也造成了人们忧悲苦恼的精神生活。死去的人不是被火烧掉,就是弃之荒野为虫所食。一幕幕悲凉情景,经常在人们面前闪现不已。如果是有人得到了贤圣之道了,苦修出离,可以解决人们的生死流转,不受忧悲恼苦了,再也不見什么火烧,虫食之类的现象产生了。火与婆罗门闻听佛说偈后,再次增长信心,于是又重复以前的样子,以种种美食满钵与之。

此时佛不与接受,佛并不是为了取食而才说偈,以此换食的。所以又说偈曰:因为说了偈才得到别人惠施,那么此食是不能接受的。应当观察审谛说法不是为了乞食活命,你们婆罗门要清楚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是为了清净身命而自活的。应以清净心情受施与供养。对于那些纯净的大仙人来说,已经尽诸有漏,污秽思想已经断离。对他们做真诚清净供养,就是施种良好的福田。要想求得福德、施惠报,贤圣心境即是最好的良田福田。

于是火与婆罗门手持食物对佛说,我们手中的饮食该怎么处理呢?佛告火与婆罗门说:我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有谁能食此信施,能得到身心安乐?你拿去倒在无虫水中,或是野草稀疏的地方。

于是火与婆罗门将食倒在一处无虫水中。即时烟雾蒸腾,就象将烧红的热铁插入水中一样热汽蒸腾,并发出啾啾的响声。火与婆罗门惊叹地说,太神奇了!瞿昙大德、大力,能令此食有此神变,由是得对佛陀的敬信心。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申请正法律中出家,受具足学道,佛予准许,即时出家。于是,做是思维,明白过来。之所以有那么多名门望族有识子弟,剃除须发,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直至成就阿罗汉,心善解脱,奥秘就在于此。

小结:此经讲述佛陀以乞食为题,宣传正法,教育人们大众清净活命,种值福田的故事。佛见此人心性純善,故尔引深说法,度化成功。

第112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舍卫国中婆肆吒婆罗门女,信佛、法、僧;归佛、归法、归比丘僧。于佛、法、僧已离狐疑;于苦集尽道亦离疑惑,见谛得果,得无间慧。其夫是婆罗豆婆遮种姓婆罗门,每至左右所为作时,有小得失,即称南无佛!向如来所住方面,随方合掌,三说是言:南无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身纯金色,圆光一寻,方身圆满,如尼拘律树。善说妙法,牟尼之尊,仙人上首,是我大师!

时,夫婆罗门闻之,瞋恚不喜,语其妇言:为鬼著耶?无有此义,舍诸三明大德婆罗门,而称叹彼秃头沙门,黑暗之分,世所不称。我今当往,共汝大师论议,足知胜如。妇语夫言: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诸神、世人能共世尊、如来、应等、正觉金色之身,圆光一寻,如尼拘律树圆满之身,言说微妙,仙人上首,我之大师共论议者。然今婆罗门且往,自可知之!时婆罗门即往诣佛所,面相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为杀于何等,而得安隐眠?

为杀于何等,令心得无忧?

为杀于何等,瞿昙所称叹?

尔时,世尊知婆罗门心之所念,而说偈言:

杀于瞋恨者,而得安隐眠。

杀于瞋恚者,而心得无忧。

瞋恚为毒本,能害甘种子。

能害于彼者,贤圣所称叹;

若能害彼者,其心得无忧。

时,婆罗豆婆遮婆罗门闻佛所说,示教照喜,次第说法。谓说施、说戒、说生天法;说欲味著,为灾患烦恼;清净出要,远离随顺,福利清净,分别广说。譬如清净白氎易为染色,如是婆罗豆婆遮婆罗门即于座上,于四圣谛得无间等,所谓苦、集、灭、道。是婆罗门见法得法;知法入法;度诸疑惑;不由他度于正法律得无所畏。即从座起,偏露右肩合掌白佛:已度,世尊;已度,善逝。我今归佛,归法、归比丘僧已,尽其寿命,为优婆塞,证知我!

时,婆罗豆婆遮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还归自家。其妇优婆夷遥见夫来,见已,白言:已与如来、应等、正觉纯金色身,圆光一寻,如尼拘律树圆满之身,妙说之上,仙人之首,大牟尼尊,为我大师共论议耶?

其夫答言:我未尝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诸神、世人有能与如来、应等、正觉真金色身,圆光一寻,如尼拘律树圆满之身,妙说之上,诸仙之首,牟尼之尊,汝之大师共论议也。汝今与我作好法衣,我持至世尊所出家学道。

时,妇悉以鲜洁白氎,令作法衣。时,婆罗门持衣往诣世尊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言:世尊,我今可得于世尊法中出家学道,修梵行不?佛告婆罗门:汝今可得于此法律出家学道,修诸梵行。

即出家已,独静思惟,所以善男子剃除须发,著袈裟衣,出家学道,乃至得阿罗汉,心善解脱。

1128经译文:此经大意是:当佛陀住在舍卫国的时候,舍卫国中有位叫做婆肆吒的婆罗门女,信佛、法、僧坚定不移。于诸佛、法、僧,已离狐疑;于苦、集、灭、道四圣谛亦无有疑惑,已经见谛得果。虽然没有亲自听闻正法律,但已体悟到正法真谛,取得了无闻智慧。她的丈夫是个婆罗豆婆遮种姓的婆罗门,每当她的丈夫在她左右附近有所作为时,多多少少对她修习都产生一些影响,于是她就称念“南无佛”,对着如来住所的方向,随着方向合掌三说,南无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注:多陀阿伽度:如来:阿罗诃:三藐三佛陀:正偏知。寻:有遍求的意思。方:有广大之意,广阔之意。尼拘律树:此树端直无节,园满可爱。身纯金色,圆光一寻,方身圆满为比喻)。佛陀如同尼拘律树一样,可敬可爱。善于讲说妙法,牟尼之尊,仙人之首,是我大师。

此时其夫闻听此言,瞋恚不喜,对他媳妇说,你是不是为鬼所著?竟说些没影的话呢?放着诸三明大德婆罗门不赞叹,偏要赞叹什么秃头沙门?没有多大名气,为世上人所不称叹者。我现在就去找你们大师去,和他辨论一番,就知道他是否象你所说的那样。妇对夫说,我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诸神,世人有谁能在世尊、如来、应等、正觉,金色之身,圆光一寻,如尼拘律树,圆满之身之人的面前能平等共语?能说出什么微妙的言语来与他辨论?然而婆罗门你今天非要前往论说,你可要好自为之。

尔时,婆罗门即往佛处,礼仪问讯后说偈曰:大意是说:去做什么样的杀业,能够得到安隐而眠的效果,令心无忧,瞿昙所称叹?尔时,世尊知婆罗门心在想什么,于是说偈曰:杀掉瞋恚的人,可以得到安隐而眠,无有忧虑。因为瞋恚为诸种毒害之根本,能害甘露之种,若是有人能将瞋恚杀害掉,为贤圣所称叹。若能杀害瞋恚的话,其心得安宁无忧。

尔时的婆罗豆婆遮闻佛所说,示教照喜,次第说法。所谓说施,说戒,说生天法,说欲味著为灾患、烦恼。清净出要,远离随顺,福利等方面的问题,分别与以广说。好比是一张白毡布没有负担,极易染上颜色一样,婆罗豆婆遮在座听时,即于四圣谛法,领会通顺,无有疑难,所谓苦、集、灭、道迹是。他见法得法;知法入法。解决了一切疑惑障碍,不再需要他人再度,全凭自已能于正法律得无所畏。

于是他便从座位上站起来,整理衣服偏露右肩,礼佛说:已度世尊,已度善逝!我从现在开始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然后倾尽有生之年,做一个优婆塞,请为我做证。然后他做礼而去,回到家对他媳妇优婆夷说,请你为我准备好法衣,我到世尊那里出家学道。

于是其妇悉以鲜洁的白色毡布制作法衣,他又来到世尊所申请出家学道准许后,佛告婆罗门:你从今往后,于正法律出家学道,修诸梵行;独静思惟,为什么善男子要剃除须发,著袈裟衣,出家学道,乃至得阿罗汉,心善解脱。

小结:此经透露了婆肆吒婆罗门女,真诚信仰佛、法、僧,亦归佛、法、僧的事例。于四圣谛法度诸狐疑,见谛得果,得无闻慧的故事。全凭对佛的景仰,坚定信念所至。

第112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魔瞿婆罗门来诣佛所,与世尊面相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昙,我于家中常行布施,若一人来,施于一人;若二人、三人,乃至百千,悉皆施与。我如是施,得多福不?

佛告婆罗门:汝如是施,实得大福。所以者何?以于家中常行布施,一人来乞,即施一人;二人、三人,乃至百千,悉皆施与故,即得大福。时,魔瞿婆罗门即说偈言:

在家所为作,布施复大会,

因此惠施故,欲求大功德。

今问于牟尼,我之所应知,

同梵天所见,为我分别说。

云何为解脱,胜妙之善趣?

云何修方便,得生于梵世?

云何随乐施,生明胜梵天?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施者设大会,随彼爱乐施,

欢喜净信心,攀缘善功德。

以其所建立,求离诸过恶,

远离于贪欲,其心善解脱!

修习于慈心,其功德无量,

况复加至诚,广施设大会!

若于其中间,所得诸善心,

正向善解脱,或余纯善趣,

如是胜因缘,得生于梵世。

如是之惠施,其心平等故,

得生于梵世,其寿命延长。

时,魔瞿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而去。

第1129经译文:此经大意说,佛住舍卫国给孤独园时。有位叫做魔瞿的婆罗门来晋见世尊,讲述了自己在家中常行布施的事。如果有一个人来,就施与一人,若二人或三人来,乃至百千人来,都施与他们。他说我这样做到底能得多大的福?佛回答他说,以此布施行为会得大福。

于是他又以偈的形式重问一次:凭我在家所做,个人或是大会布施,以此惠施欲求大功德到底有多大?请问于牟尼,来告诉我知道,距离梵天有多大差距?并为我分别解说,什么是解脱?什么是胜妙的善处?做怎样的修习努力才能生于梵天?什么是随乐而施,生于明胜梵天?

尔时,世尊说偈答曰:世间施设的各种大会,为布施而感快乐的人们提供了做惠施的机会。若是能以欢喜清净之心而从事各种慈善事业,会不断的积累善功德,所谓功德就是这样不断地建立起来的。若是取求远离诸种错过恶行,远离于贪欲行为,即是心善解脱。能为断此修习慈心,其功德会无有限量的。更何况是以至诚之心,广泛惠施人间各种活动场所。这中间所取得的善心,加速实现善解脱。再有其他种种善行的配合,所构成的善因缘,帮助你生于梵天世界。凡是所行惠施,其心都要一律平等,方能往生梵天,延长寿命。

时魔瞿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而去。

第113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持华盖、著舍勒导从婆罗门来诣佛所与世尊面,相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无非婆罗门,所行为清净,

刹利修苦行,于净亦复乖。

三典婆罗门,是则为清净,

如是清净者,不在余众生。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不知清净道,及诸无上净,

于余求静者,至竟无净时。

婆罗门白佛:瞿昙说清净道及无上清净耶?何等为清净道?何等为无上清净?

佛告婆罗门:正见者为清净道,正见修习多修习,断贪欲、断瞋恚、断愚痴。若婆罗门贪欲永断,瞋恚、愚痴永断,一切烦恼永断,是名无上清净。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名清净道,正定修习多修习已,断贪欲、断瞋恚、断愚痴。若婆罗门贪欲永断,瞋恚、愚痴永断,一切烦恼永断,是名无上清净。

婆罗门白佛言:瞿昙说清净道、无上清净耶?瞿昙,世务多事,今且辞还。佛告婆罗门:宜知是时。

持华盖、著舍勒导从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去。

第1130经译文:此经大意说,有婆罗门名叫持华盖著舍勒导从,向世尊请教有关清净等事。佛告之曰,修习多修习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清净道。若于清净修习多修习断除贪欲、瞋恚、愚痴等一切烦恼永断,是名无上清净。

第113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有异婆罗门来诣佛所,与世尊面相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为尸罗?云何正威仪?

云何为功德?云何名为业?

成就何等法,罗汉婆罗门?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宿命忆念智,见生天恶趣,

得诸受生尽,牟尼明决定。

知心善解脱,解脱一切贪,

具足于三明,三明婆罗门。

佛说此经已,异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而去。

第1131经译文:此经大意是修习什么法成就了,得罗汉婆罗门?佛告他说,以牟尼明决定,当具备了解脱一切贪心,具足三明,即宿命明、天眼、漏尽明、就是三明婆罗门了。

第113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尊者阿难从世尊后。时,有二老男女,是其夫妇,年耆根熟,偻背如钩,诣里巷头,烧粪扫处,俱蹲向火。

世尊见彼二老夫妇,年耆愚老,偻背如钩,俱蹲向火,犹如老鹄,欲心相视。见已,告尊者阿难:汝见彼夫妇二人年耆愚老,偻背如钩,俱蹲向火,犹如老鹄,欲心相视不?阿难白佛:如是,世尊。

佛告阿难:此二老夫妇于年少时,盛壮之身勤求财物者,亦可得为舍卫城中第一富长者;若复剃除须发,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精勤修习者,亦可得阿罗汉第一上果。

于第二分盛壮之身,勤求财物,亦可得为舍卫城中第二富者;若复剃除须发,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者,亦可得阿那含果证。

若于第三分中年之身,勤求财物,亦可得为舍卫城中第三富者;若剃须发,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者,亦可得为斯陀含果证。

彼于第四分老年之身,勤求财物,亦可得为舍卫城中第四富者;若剃须发,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者,亦可得为须陀洹果证。

彼于今日,年耆根熟,无有钱财,无有方便,无所堪能,不复堪能,若觅钱财,亦不能得胜过人法。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不行梵行故,不得年少财,

思惟古昔事,眠地如曲弓。

不修于梵行,不得年少财,

犹如老鹄鸟,守死于空池!

佛说此经已,尊者阿难陀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3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如上说差别者,唯说异偈言:

老死之所坏,身及所受灭,

唯有惠施福,为随己资粮。

依于善摄护,及修禅功德,

随力而行施,钱财及饮食,

于群则眠觉,非为空自活。

佛说此经已,彼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32经、第1133经译文:注:鹄:hǔ天鹅(胡)。诣:义:进到。伛:yǔ羽,背弯,驼背。

此两经大意是:无论是勤求财物,或是正信非家出家学道,都要趁年少时,方能取得相应的财物与果位。有如中国俗言,“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空过一生,无所是事。到了风蜡残年,无有任何能力,即不能吃苦艰辛而觅财物;又不能方便得胜过人法,此为人生最大的悲哀!然而依仗老伛,朽木之躯,烤火取暧之余,尚有欲心传递秋波呢!世尊随后说偈而哀叹。细如经文,方便易懂不重述。

小结:此经极应引起注意,千万要抓住当前好时光,莫让空过。人身难得,千劫难复!有光阴歌唱道:

“-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寸金丢了有处得,

寸阴失去无处寻”。

杂阿含经卷四十二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