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查看: 525|回复: 0

护眼长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7 16: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法句经注》:“诸法以意为前导,以意为主,由意所造。若人以污染之意说话或造作,从此痛苦跟随他,犹如车轮跟随拉车之牛的脚。”


这堂法的开示是在哪里说的呢?在沙瓦提。关系到谁呢?护眼长老。据说在沙瓦提里住着一位名叫大金的居士。他很富裕,拥有许多的财产,有大财富,但没有儿子。有一天,他从洗澡的地方洗澡后回家,来到半路时,他看到路边有一棵有许多枝干的大树。


他想:“这棵树上一定住着有大威力的神。”所以,他把树下清理干净,做了一个围墙把树围起来,在墙内的地方铺上沙,用旗幡装饰那棵树,然后合掌说:“如果我得到儿子或女儿,我将会大事礼敬你。”这么发愿之后,他就离开了。不久之后,他的妻子怀孕了。


一旦发现自己怀了孩子,她就通知丈夫。丈夫也就为她做了安胎。十个月后,她生了一个儿子。由于该商人是透过保护树而得到儿子,所以他就为儿子取名为“保护者”。再过了一些时候,他又得到第二个儿子。他为小儿子取名为“小护”,而把大儿子改名为“大护”。


当他们长大成人后,父母为他们娶了妻子。后来父母都过世了,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两个儿子。佛陀在转法轮之后,渐次地从一个地方去到另一个地方。这时候,住在大富商给孤独长者花了五亿四千万的财富所建的衹陀林大寺,成就了许许多多的人于天道和解脱道。


在释迦国榕树寺,即由父亲的八万家亲人及母亲的八万家亲人所建的寺院里,佛陀只度过了一个雨安居。在给孤独长者所建的衹陀林大寺,他度过了十九个雨安居。在维沙卡花了两亿七千万财富所建的东园,他度过了六个雨安居。因此,缘于这两家的大功德,他在沙瓦提附近度过了二十五个雨安居。


给孤独长者和大优婆夷维沙卡,每天都例常地去服侍佛陀两次。知道年幼的沙马内勒们,会以期待的眼光看他们的手,所以他们不曾空手而去。餐前,他们会带主食和非主食。餐后,他们则带五种药和八种饮品。而且,他们的家里永远准备了两千个座位给比库。任何需要食物,或饮品,或药物的人,都能够立刻如愿获得提供所需。


不曾有一天,给孤独长者会问导师提问。据说给孤独长者非常爱护导师,因此他避免询问问题。他想:“如来是非常娇嫩的佛陀,是非常娇嫩的刹帝利。如果导师因为想到‘这个居士是我的护持者’而为我开示法,他会累坏了。”因此他不向导师提问。


然而,一旦给孤独长者坐下来,佛陀就想:“这个商人保护我不需要保护的地方,我花了四不可数及十万大劫圆满巴拉密,我把自己庄严的头砍掉,挖出我的眼睛,挖出我的内脏;我舍掉亲爱得像自己生命的儿子与妻子,就只是为了能够向别人教导佛法。这个人保护我不需要保护的地方。”因此,佛陀就给他一个佛法开示。


在这时候,有七千万人住在沙瓦提城。其中的五千万人,在听闻导师的佛法开示之后,成为了初果等圣弟子,其余的两千万人则还是凡夫。在家的圣弟子们,对僧团有两项任务:餐前,他们为佛陀与比库供养食物。餐后,他们手里拿着香和花,叫仆人带着衣、药和饮品,跟随他们去听法。


有一天,大护看到圣弟子们手里拿着香和花去寺院,他就问:“这一大群人要去哪里?”他们说:“去听佛陀说法。”大护听到之后,就说:“我也要去。”去到时,他顶礼导师,然后坐在人群的外围。


诸佛在教导佛法时,他们都会观察听众的归依、持戒、出家等的亲依止缘(即过去世世的巴拉密),以及根据他们的根器来教法。因此那一天,佛陀在观察了大护的亲依止缘之后,即给予渐进的佛法开示,那就是:布施论、戒论、天论、欲乐的过患、在家的污染及出离的利益。


听闻佛法之后,大护心想:“当人去到来世时,儿子、女儿与财富,都不能够随他而去,甚至自己的身体,也不能够随他而去。那么,在世俗社会里过在家人的生活,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呢?我应该要出家修行。”


开示结束时,他去找导师,请求出家。佛陀问他:“你是否有什么亲人,是你应该通知他们的?”“尊者,我有一个亲弟弟。”“好的,你去通知家人吧。”在顶礼导师之后,大护就回到家里。他叫弟弟来,告诉他说:“亲爱的弟弟,这家里的所有财物,无论是有生命的或没有生命的,这一切我都给你。你就接受它们吧。”


“哥哥,您要做什么呢?”“我就要去佛陀的座下出家了。”“哥哥,你怎么这么说呢?妈妈死后,对我来说,你就像是妈妈。爸爸死后,对我来说,你就像是我的爸爸。家里有许多的财富,即使过着在家人的生活,你也可以累积福业。请您别去出家,别这么做。”


大护就说:“亲爱的弟弟,在听闻佛陀的教法之后,我已经不能够再过着在家人的生活了。导师明确地指出,诸有为法无常、苦、无我的三相,教导初善、中善、后善的法。如果住在家里,我不能圆满这些法。因此,我要出家了,亲爱的弟弟。”


“哥哥,现在您还年轻,等您老时再出家吧。”“亲爱的弟弟,老人的手脚都不听自己使唤,都不受自己控制,更何况是亲戚?我不会按你的话来做。我要圆满沙门的修行。”“老年导致虚弱,手脚不听使唤;对于体弱的人,他怎能实践法?亲爱的弟弟,尽管你有不同的意见,我还是要出家了。”


虽然他的弟弟很悲伤,但大护还是去见导师,请求出家。出家及达上成为比库后,他跟随教授师与戒师过了五年。第五个雨安居完毕,做了自恣后,他去见导师,顶礼后他问道:“尊者,在这个教法里有几项任务。”“比库,只有两项任务:经教的任务和观禅的任务。”


“尊者,什么是经教的任务?观禅的任务又是什么?”佛陀说:“经教的任务,是根据自己的智慧能力来学习佛陀之言,掌握一部,或两部,乃至所有的三藏:背、诵及教导它们。而导向证悟阿拉汉的观禅任务,则涉及到生活简朴、乐于偏远的住处,把自己的心稳固地安住于坏灭,以及持恒地精进于修行观禅。”


“尊者,我年纪大了才出家,我没有能力完成经教的任务,但我将完成观禅的任务,请教给我一个业处。”于是,佛陀教他一个导向阿拉汉的禅修业处。顶礼导师后,他去找比库作伴,找到六十个比库,就和他们一起离开。走了二十由旬后,他们来到一个边境的大村庄。


在同伴们的陪同下,他入村托钵。村民见到这些比库,很忠实地执行自己的任务,就对他们生起了好感,提供他们座位,以及供养他们丰盛的食物。然后,他们问:“尊者,您们要去哪里?”“优婆塞,我们要去适合的地方。”


睿智的人知道:“这些尊者是在找过雨安居的住处。”他们就说:“在这三个月里,如果尊者们能够住在这里,我们就能够受三归依和受持五戒。”那些比库想:“依靠这些村民家庭,我们将能够成就解脱轮回。”所以他们就同意了。得到那些比库同意后,村民们就建了一个寺院,建夜晚的住处和白天的住处。建好之后,村民们把寺院供养给比库们。


比库们也例常只去该村庄托钵。后来,有一个医生来见他们,给予他们治疗病痛的邀请,说:“尊者,在许多人聚居的地方,难免会生病。如果生了病,请传话给我,我会给您们治疗及药品。”入雨安居的第一天,护眼长老问那些比库:“贤友,你们将会以多少个姿势,来度过这三个月?”“以四种姿势,尊者。”


“贤友,这适当吗?我们必需不放逸,因为我们是从活着的佛陀之处,得到了禅修业处才来这里。言行不一致不能令到诸佛欢喜,只有透过真善的意志,才能够令到诸佛欢喜。对于放逸的人,四恶道就像他们自己的家。贤友,你们应当不放逸。”“尊者,您呢?”


“贤友,我将以三种姿势来过这些尤子,我将不会躺下来。”“萨度!萨度!尊者。请您不放逸。”第一个月过后,不允许自己睡觉的护眼长老,患上了眼疾。眼泪从他的眼睛流了下来,就像水从破裂的水罐流出来。一整夜他都精进地禅修,破晓时他才进去自己的房间坐下来。到了去托钵的时间,比库们来找长老,跟他说:“尊者,是时候去托钵了。”“好的,贤友。带钵和袈裟吧。”指示他们拿他们的钵和袈裟后,他自己也出发了。


那些比库见到护眼长老的眼睛,不断地流出眼泪,就问他:“尊者,怎么了?”“贤友,风在伤我的眼睛。”“尊者,不是有个医生给邀请,要提供服务吗?我们将会通知他。”“好的,贤友。”他们通知医生。他煮了药油后,给长老送了过去。护眼长老把药油涂在鼻子,和往常一样继续坐着,过后才入村。医生见到他,就说:“尊者,听说风伤了您的眼睛。”


“是的,优婆塞。”“尊者,我煮了药油给您送过去。您有把药油涂在鼻子上吗?”“是的,优婆塞。”“现在感到怎么样?”“还是一样的痛,优婆塞。”医生心想:“我送给他的药油,只涂一次就能够病好。怎么还没病好呢?”所以他问长老:“涂药时,您是坐着,还是躺着?”长老保持沉默。


尽管被一再地问,长老还是不说。医生想:“我去他的寺院,看他的房间。”所以,他向护眼长老说:“尊者,您可以走了。”去到寺院之后,他去检查长老的房间。看到只有走和坐的地方,却没有躺着的地方,他就问长老:“尊者,涂药时,您是坐着,还是躺着?”长老保持沉默。“尊者,请不要这么做。唯有照顾好身体,才能够实行沙门的任务。涂药时,您是坐着,还是躺着?”


在医生一再地追问之下,长老回答道:“贤友,你走吧。讨论后我再做决定。”在那里,长老没有亲戚或血亲。那么,他和谁讨论呢?他和自己讨论,说:“朋友保护者,你说吧,你是珍惜眼睛呢,还是珍惜佛教呢?从无始轮回以来,已经有无数次你没有眼睛。许多百个佛陀,许多千个佛陀过去了,你都没有好好地修行一尊佛陀的教法。现在,你决意在这三个月的雨安居里不要躺下来,要不断地精进禅修。因此,就让你的眼睛坏掉或分解吧。你就只保有佛陀的教法吧,而不是保有眼睛!”


在教诫自己的身体后,护眼长老念出以下的偈子:“我的眼睛毁坏,耳朵毁坏,身体也一样,一切和这身体有关的都毁坏。保护者,你为什么放逸?我的眼睛老化,耳朵老化,身体也一样,一切和这身体有关的都老化。保护者,你为什么放逸?我的眼睛摧毁了,耳朵摧毁了,身体也一样,一切和这身体有关的都摧毁了。保护者,你为什么放逸?”


以这三个偈子教诫自己后,他把药油涂在鼻子,和往常一样坐着禅修,过后才入村托钵。医生见到他,就问他:“尊者,您把药油涂在鼻子了吗?”“是的,优婆塞。”“现在感到怎么样?”“还是一样痛,优婆塞。”“尊者,涂药时,您是坐着,还是躺着?”长老保持沉默。尽管被一再地问,他还是不说。医生就说:“您没有做为了自己好而应该做的事。从现在开始,请您不要说‘某某人给我药油’,我也不说‘我给您药油’。”


被医生放弃之后,长老回到寺院,念说:“虽然你已经被医生放弃了,但不要放弃你的姿势。你被视为无药可救,而被放弃了,你被医生舍弃了,肯定会遇见死王。保护者,你为什么放逸?”以这个偈子教诫自己后,他继续禅修。中夜时分结束时,他的眼睛与烦恼,同时被摧毁了,他成为了纯观阿拉汉。他走进自己的房间坐下来。


到了去托钵的时间,比库们来找长老,跟他说:“尊者,是时候去托钵了。”“时间到了吗,贤友?”“是的,尊者。”“那你们去吧。”“尊者您呢?”“贤友,我的眼睛瞎了。”他们看着他的眼睛,自己的眼睛已满是泪水。他们安慰长老,说道:“尊者,不要担心,我们会照顾您的。”做了应尽的服务之后,他们入村托钵。


村民们没见到护眼长老,就问那些比库:“尊者,我们的长老在哪里?”听到事情的经过后,他们派人送粥给长老。过后,他们亲自带着食物等去见长老,顶礼长老后,他们滚倒在长老的脚下,痛哭流泪。他们安慰长老,说道:“尊者,不要担心,我们会照顾您的。”过后就离开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会例常地送粥去寺院里。


长老则不断地教诫其余六十个比库,他们也很忠实地遵循他的教诫,在下一个自恣日,他们全部成为了具备四无碍解智的阿拉汉。雨安居结束之后,他们想要去见导师,就跟护眼长老说:“尊者,我们想要去见导师。”听到他们的要求,长老心想:


“我很虚弱。在路上有住着非人的森林。如果我和他们一起去,全部人将会很累,而且也得不到食物。我应该叫他们先走。”所以,他跟他们说:“贤友,你们先去。”“尊者,您呢?”“我很虚弱。在路上有住着非人的森林。如果我和你们一起去,全部人将会很累,而且也得不到食物。所以你们先走。”“尊者,请不要这样做,和您一起走我们才去。”


“贤友,请不要这样做。如果你们这么做,这会让我感到不适。我的弟弟见到你们时,他会问起我。告诉他,我的眼睛瞎了,他就会派个人来我这里,我将会和那个人一起去。请代我礼敬佛陀和八十大长老。”这么说后他遣散他们。在请求长老原谅后,这些比库们就入村。


村民为他们提供座位,供养他们食物,然后问:“尊者,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尊者们要离开吗?”“可以,优婆塞,我们想见导师。”村民们一再地请求他们留下来,但知道他们已经决定要离开,他们就哭着送比库们一程,然后回来。


次第地前行,比库们来到了衹陀林。他们代护眼长老,礼敬导师和八十大长老。这么做之后,他们去长老的弟弟,所住的那条街上托钵。该居士认得他们,他友善招待他们,请他们入座,然后问道:“尊者,请问我的长老哥哥在哪里?”比库们告诉他,事情的经过。


听后,他滚倒在他们的脚下,痛哭流泪,问道:“尊者,现在应该怎么做?”“长老希望有人会从这里去找他,以便他能够跟那个人一起回来。”“尊者,我的妹妹有个名叫保护者的儿子,请派他去。”“不能这样派他去,因为路上有危险。让他出家之后,我们才能够派他去。”“尊者,就这么做,然后再派他去。”


所以,他们就剃度他(那个男孩),出家做了沙马内勒。然后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教他怎么持钵、穿袈裟等戒律。告诉他路怎么走,之后就派他去护眼长老那里。次第地前进,沙马内勒来到了那个村庄。


在村口见到一个老人,他就问:“这村子附近,是否有个森林道场?”“是的,尊者。”“是谁住在那里?”“一个名叫保护者的长老,尊者。”“请告诉我怎么去。”“请问您是谁,尊者。”“我是该长老的妹妹的儿子。”所以,那个老人就带他去寺院。


顶礼长老之后,他住在寺院里半个月,忠实地服侍长老,做了一切大小的义务。然后,他向长老说:“尊者,我母亲的哥哥想要见您,我们一起去吧。”“好的,捉住我的手杖。”捉住手杖的一端,沙马内勒和长老一起入村。


村民们为长老提供座位,问道:“尊者,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您要离开吗?”“可以,优婆塞,我要去顶礼导师。”村民们尽力挽留他们,却挽留不了,所以送了他们一程后,就哭着回家。沙马内勒捉住长老的手杖,带着长老一起前行。当走到半路时,来到了一个叫做“木柴镇”的森林村子。护眼长老,也曾经住在这村子的附近。


从该村子出来之后,沙马内勒听到一个在森林里捡木柴的女子的歌声。听着她唱歌,他爱上了她的声音。没有其他任何声音,比得上女人的声音更能够渗透、遍满男人的整个身体。因此,世尊说:“诸比库,我没有见到有任何其他一种声音,能够像女人的声音那样占据男人的整个心。”——(《增支部.一集.经1.2》)


沙马内勒受到她的声音,着了迷,便放开了长老的手杖,说道:“尊者,请等一等,我有事情要办。”说后,他朝该女子的方向走去。当她见到他时,她静了下来。沙马内勒和她破了戒。护眼长老心想:“刚才我听到有个人的歌声,那是女人的声音。这沙马内勒去太久了,他一定是和那个女人破了戒。”


沙马内勒办完事后回到长老那里,说:“尊者,我们走吧。”但长老问他道:“沙马内勒,你是否做了坏事?”沙马内勒沉默不语。虽然一再地被追问,他都不回答。当时,长老跟他说:“像你这样的造恶者,不可以执持我的手杖。”沙马内勒感到很后悔。他脱掉袈裟,穿上在家人的衣服,说道:“尊者,之前我是沙马内勒,现在我再变成在家人了。我不是基于信心出家,而是因为害怕路途的危险才出家的。来,我们走吧!”


护眼长老说:“不管是在家造恶者或沙马内勒造恶者,造恶者就是造恶者。当你是沙马内勒时,只是持十戒,你都不能够圆满。现在变成了在家人,你能够做什么善事呢?像你这样的造恶者,不可以执持我的手杖。”“尊者,这条路有非人的危难,而您又瞎了,您怎么能够留在这里?”长老答道:“朋友,不用担心。无论我躺在这里死掉,还是四处盲目乱走,我都不会跟你一起走。”


这么说之后,他念了以下的偈子:“我的眼睛坏了,来到令人疲惫的路途,我要躺下,我不走了,绝对不和愚人为伍。我的眼睛坏了,来到令人疲惫的路途,我将会死去,我不走了,绝对不和愚人为伍。”听了这些话之后,刚还俗的沙马内勒生起了悚惧感:“啊,我造了鲁莽、不当的恶业!”他悲泣地乱舞双手,逃进森林里。


由于长老的戒德之力,沙格天帝的六十由旬长、五十由旬宽、十五由旬厚、色如胜茉莉花、在沙格天帝坐下时自动沉下、在他站起来时自动上升的黄石帝座热了起来。沙格天帝想:“是谁要把我从座位推下来?”于是以天眼检察世间,他见到了护眼长老。


因此,古老的话说:“天帝拥有千眼,清净的天眼,这个保护者谴责恶,他清净自己的生命。天帝拥有千眼,清净的天眼,这个保护者恭敬法,他坐着乐于教法。”当时,沙格天帝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不去帮助这个谴责恶、恭敬法的长老,我的头很可能会裂成七块。我要去他那里。”


因此:“天帝有千眼,拥有天帝的辉煌。”他立刻来到人间,来到了护眼长老的面前。来到长老近处时,他用脚弄出声音。长老问他:“这是谁?”“是我,尊者,一个路人。”“优婆塞,你要去哪里?”“去沙瓦提,尊者。”“朋友,你继续走吧。”“尊者,您又要去哪里?”“我也要去那个地方。”


“那么,我们一起走吧,尊者!”“朋友,我很虚弱。如果和我一起走,你就会被耽误了。”“我没有急事。而且,如果我和尊者一起走,我就得到了十种福行事之一。我们一起走吧,尊者!”长老心想:“这个人,肯定是一个虔诚的人。”所以,他说:“好的,朋友,请捉住我的手杖的一端。”沙格天帝照着做。接着,沙格天帝把距离缩短,使得他们在当天的傍晚,就到达了沙瓦提城。


护眼长老听到喇叭、锣、鼓和其他乐器的声音,就问道:“这些声音是在哪里?”“在沙瓦提,尊者。”“以前我们来这里时,是走了很久才到的。”“我懂得捷径,尊者。”这时候,长老明白:“这不是人,一定是天神。”


“天帝有千眼,拥有天帝的辉煌。他缩短路程,很快来到沙瓦提。”沙格天帝带着长老,来到其弟建给长老用的茅屋,让他坐在一张床椅上。然后,他化身为其弟的亲爱朋友来找他,说:“朋友,小护。” “朋友,什么事?”“你知道吗?长老已经到了。”


“我不知道。朋友,长老是真的到了吗?”“是的,朋友,我刚从寺院来,见到长老坐在你建给长老用的茅屋里。”说完,他就离开了。该居士(小护)去寺院,见到长老时,他滚倒在长老的脚下哭泣。然后说:“我就知道这会发生的,尊者。这是为什么我劝您不要出家。”


和长老谈了一些时候,他让两个男孩奴隶,获得自由,请长老剃度他们出家,然后交代他们,要照顾好长老,说道:“从村里带来粥和其他食物,照顾长老。”那些沙马内勒即照顾长老,忠实地做一切大小义务。


有一天,有一群住在其他地方的比库来衹陀林见导师。礼敬了导师,礼敬了八十大长老之后,他们四处参观寺院。来到护眼长老的住处,他们说:“我们也去拜见他。”就在那时候,天空下起了大雨。所以他们就转回去,说道:“现在已经傍晚了,而且又下着大雨。明天早上才去拜见他吧。”


初夜时,雨继续下着,但到了中夜,就停雨了。护眼长老是一个勇勐精进的人,他习惯于行禅。在后夜之时,他来到经行道行禅。当时,有许多昆虫从刚被雨弄湿的地下出来。当长老来回的行禅时,许多昆虫被踩死了。长老的弟子,没有及时打扫长老的经行道。


当那些到访的比库们来到,说:“我们去看长老的住处。”看到经行道上已死的昆虫时,他们问:“是谁在这里行走?”“是我们的戒师,尊者。”他们感到不高兴,说:“贤友,你们看,这个沙门做了什么。有眼睛的时候,他不躺着睡觉,什么都不做。现在眼睛瞎了,想到‘我要行禅’,他杀死了这些昆虫。他说‘我要做有益的事’,却做了无益的事。”


所以,他们就去告诉佛陀,说道:“尊者,护眼长老想‘我要行禅’,却杀死了许多昆虫。”“诸比库,你们有见到他杀死它们吗?”“没有,尊者。”“正如你们没有见到他杀生,他也没有见到那些昆虫。诸比库,漏尽者没有想要杀生的意念。”


“尊者,既然他拥有成就阿拉汉的亲依止缘,为什么眼睛会瞎掉?”“诸比库,那是因为他自己在过去世所造的恶业。”“尊者,他做了什么?”佛陀说:“那么,诸比库,细心聆听。”


护眼长老过去世的故事:在以前,当迦尸国(Kāsi)的国王在波罗奈城统治国家时,有个医生到各处的城镇与村子行医。见到有个女人视力弱,他问她:“你有什么不适?”“我的眼睛看不见东西了。”“我会配药给你。”“请配药吧,大夫。”“你会给我什么?”“如果你能够使我的眼睛复原,我和我的儿子与女儿,都做你的奴隶。”


他说:“好的。”他就给她配药,只涂一次药就使她的眼睛复原了。这时候,她想:“我承诺要做他的奴隶,也把儿子和女儿给他做奴隶。但他是不会善待我的,因此我要欺骗他。”因此,当医生来问她感到怎么样时,她答道:“之前我的眼睛只有一点疼痛,现在却更加痛了。”


医生想:“这个女人在欺骗我,因为她不愿意给我任何东西。我不要她的医药费,但是我要弄给她瞎。”所以,他回家告诉妻子这件事。他的妻子默然不语。于是,他准备了一种药,去找那个女人,叫她把药涂在眼睛上。她照着吩咐做,而双眼,就像灯火熄灭一样地瞎了。那位医生,就是现在的护眼比库。(过去世的故事结束。)


接着,佛陀说:“诸比库,我‘儿子’当时所造的业,此后就会一直跟随着他,因为恶业会跟随造恶者,就像车轮跟随拉车之牛的脚。”说了这个故事之后,世尊指出其间的关系,就像国王在圣旨涂上泥漆后,盖上印章一样,以及说出这个偈子:“诸法以意为前导,以意为主,由意所造。若人以污染之意说话或造作,从此痛苦跟随他,犹如车轮跟随拉车之牛的脚。”这个偈子说完之后,有三万个比库成就具备四无碍解智的阿拉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9-25 17:38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