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4|回复: 0

引导 [复制链接]

Rank: 4

原创大师勋章

发表于 2016-12-23 14:41:36 |显示全部楼层
《法句注》:“就像屋子”这堂法的开示,是佛陀住在衹陀林时所讲,关系到难德尊者。转动至上法轮后,导师去到王舍城,住在竹林精舍。


当时,净饭王一个接一个地派了十个使者,每个都带了一千个随从,净饭王对使者说:“把我的儿子,带来给我看一看。”


后来,他们去到那里,所有人都成了阿拉汉。迦留陀夷长老,是其中的一个使者,他也成就了阿拉汉圣果。


知道是时候请求佛陀回去家乡去时,迦留陀夷赞叹路途上优美的风景,然后带引导师及两万个漏尽者(阿拉汉)随众,前往释迦国的迦毗罗卫城。


于其地,在佛陀的亲戚们前来聚集时,导师即以莲花雨这个因缘,说了《维山达拉本生经》。隔天,他入城托钵,向父亲说了“应当勤奋,不放逸执行托钵……”这个偈子(《法句》偈 168),让父亲证悟了入流果。


再向姨母大爱道,说了“应当细心地执行托钵……”这个偈子(《法句经》偈 169),让她证悟了入流果,以及让国王证悟了一来果。


用餐后,以拉胡勒母的功德这个因缘,他说了《月紧那罗本生经》(本生第485经)。第三天,那是难德王子灌顶登基为王、入住新屋、结婚的吉日。
当这些正在进行时,佛陀进来托钵,然后把钵,交到难德王子(佛陀同父异母的弟弟)的手中。祝福他吉祥后,导师就起身离去。


那时,佛陀没有从难德王子手中拿回钵。因为尊敬如来,难德无法说“尊者,请拿回您的钵。”但是,他想:“他会在楼梯顶,拿回钵。”


但在那里,导师也没有拿回钵。他就想:“他会在楼梯底,拿回钵。”但在那里,导师也没有拿回钵。他就想:“他会在皇宫广场,拿回钵。”


但在那里,导师也并没有拿回钵。王子很想要回去,但因为恭敬佛陀,所以虽然不情愿,还是跟着导师走,就是无法说:“请您把钵拿回去。”


只是边走边想:“他会在这里拿回去钵,他会在那里拿回去。”那时候,其他女人见到他这样,就去通知其未婚妻国美王妃:“公主,世尊把难德王子带走了,他要让你失去他。”


脸上流着泪、头发未梳好,她急忙赶过去,对难德说:“尊贵的王子,请您赶快回来!”听见她的话,难德的心就像要停下来了。


但是,佛陀还是没有从他手中拿回钵,而是一直把他带到寺院里,说:“难德,你要出家吗?”因为尊敬佛陀,他没有说“我不要出家”,而说:“是的,我要出家。”佛陀说:“那么,你们就剃度难德,给他出家。”


如此,佛陀去到迦毗罗卫城的第三天,难德就出家了。第七天,拉胡勒母为王子(拉胡勒)打扮后,叫他去找世尊,说:“亲爱的,你看,那个受到两万个比库围绕、身体金黄色、长得像梵天神一样的沙门,他就是你的父亲。


他曾经拥有四个很大的宝瓶。但从他出家那天起就不见了。你去向他要求遗产,说:‘亲爱的,我是王子。灌顶后,我将成为国王。我需要财富。请给我财富,因为儿子是父亲曾经拥有财富的继承人。’”


王子去到世尊面前时,对父亲生起了亲切感,心里很高兴,说:“尊者,您的影子很舒服。”以及说了许多他自己所懂、适当的话。


世尊用完餐,给了随喜开示后,就起身离开。王子跟着世尊走,说:“尊者,把遗产给我。尊者,把遗产给我。”世尊没有叫王子回去。


其他人都无法阻止他跟着世尊走。所以,他跟着世尊来到了榕树林。当时,世尊想:“这孩子想要父亲所拥有的财富。这些财富总有一天要毁坏的。


我要把我在菩提树下得到的七种圣财给他,我要让他成为出世间遗产的继承人。”当时,世尊就向沙利子尊者说:“那么,沙利子,你就剃度拉胡勒王子出家。”


于是,沙利子长老就剃度拉胡勒王子,出家成为沙马内勒。然而,拉胡勒王子出家之后,他的爷爷净饭王感到很痛苦。


他无法忍受,就向世尊哭诉,请求说:“尊者,如果尊者们不剃度没有得到父母允许的孩子出家,那会很好。”世尊批准了他的请求。


隔天,当世尊用完餐后坐在皇宫里时,国王坐在一旁,向世尊说:“尊者,在您修苦行时,有个神来找我,说:‘你的儿子死了。’我拒绝相信他的话,说:‘在没有达到证悟之前,我的儿子是不会死的。’”


佛陀说:“现在,你怎么会相信呢?在以前,当别人拿羊的骨头给你看,说:‘这是你儿子的。’你也都不会相信。基于这件事,世尊讲了《大护法本生经》。偈子诵完时,国王证悟了不来果。


如此,佛陀让父亲证悟了三个圣果后,在比库僧团的围绕下,再次去到王舍城。世尊曾经向给孤独长老承诺,只要衹陀林一建好,他就会去沙瓦提。


不久之后,佛陀收到讯息说,该寺院已经建好了,他就去衹陀林住。当世尊住在衹陀林时,难德尊者对出家生活感到不满意。


因此,他告诉其他比库们这件事,说:“贤友,我不喜欢过梵行生活。我不能再继续过梵行生活。我要舍弃比库戒,回到低等的居家生活。”


世尊听到这件事,就叫来难德尊者,如此说:“难德,据说你向许多比库这么说:‘贤友,我不喜欢过梵行生活。我不能再继续过梵行生活。我要舍弃比库戒,回到低等的居家生活。’那是真的吗?”


“是的,尊者。”“难德,为什么你不喜欢现在所过的梵行生活,不能再继续过梵行生活,要舍弃比库戒,回到低等的居家生活?”


“尊者,在我离开家时,我的前妻释迦女国美王妃的头发只梳到一半,跑来请求我,说:‘尊贵的王子,请您赶快回来!’


尊者,因为想起这件事,我不喜欢过梵行生活。我不能再继续过梵行生活。我要舍弃比库戒,回到低等的居家生活。”


当时,世尊捉住难德尊者的手臂,用神通带他去三十三天(忉利天)。在半路,他指给难德尊者看,在一个被火烧的田地里,在一个被烧焦的树桩上,坐着一只在火灾里失去了耳朵、鼻子和尾巴的母猴子。


过后,来到三十三天时,佛陀带难德尊者去看服侍沙格天帝的五百个天女,她们的双足是粉红色的。


世尊让难德尊者看了这两个景象后,再问他:“难德,你认为谁比较美丽、好看、迷人?是释迦女国美呢,还是这五百个双足粉红色的天女呢?”


难德尊者听后,说道:“尊者,和这五百个天女比起来,释迦女国美就像那只没有耳朵、鼻子和尾巴的母猴子。她还不及她们的一分,乃至一分中的一分。这五百个双足粉红色的天女,的确比较美丽、好看、迷人。”


“难德,快乐起来。难德,快乐起来。我保证你会得到五百个双足粉红色的天女。”“尊者,如果世尊保证我会得到五百个双足粉红色的天女,那么我就会很快乐地过梵行生活。”


当时,世尊捉住难德尊者,从该处消失,出现在衹陀林里。不久后,比库们听到这样的消息:“据说,世尊的弟弟、姨母的儿子难德尊者,是为了得到天女才过梵行生活的。据说世尊保证他会得到五百个双足粉红色的天女。”


因此,难德尊者的比库朋友们,视他为雇用工和生意人,教训他说:“据说,难德尊者是个雇用工,难德尊者是个生意人。他是为了得到天女才过梵行生活的。据说,世尊保证他会得到五百个双足粉红色的天女。”


因为比库朋友们视他为雇用工和生意人,难德尊者感到苦恼、羞耻与厌恶,他就独自一人居住,远离群体,不放逸、热忱、坚定地修行。


不久之后,他就证得了良家子弟从家里出家、来到无家所追求的目的,即梵行最终的无上目标,他以上等智亲证而进入且安住于当下可见之法:“生已灭尽,梵行已立,应做已做,再无后有。”难德尊者成了一个阿拉汉。


在夜晚时分,某个天神照亮了整个衹陀林,走近佛陀后顶礼他,然后告诉他:“尊者,世尊的弟弟、姨母的儿子难德尊者,已经灭尽了诸漏。他以上等智亲证,而进入且安住于当下可见的漏尽心解脱、慧解脱。”


世尊心中也生起了这样的智慧:“难德已经灭尽了诸漏,他以上等智亲证而进入且安住于当下可见漏尽心解脱、慧解脱。”


夜晚过去后,难德尊者也走近世尊,顶礼导师之后,这么说:“尊者,对于世尊保证我会得到五百个双足粉红色的天女,我免除了世尊这项承诺。”


“难德,以我的心彻知你的心后,我知道:‘难德已经灭尽了诸漏。他以上等智亲证而进入且安住于当下可见漏尽心解脱、慧解脱。’


天神也来告诉我这件事,说:‘尊者,难德尊者已经灭尽了诸漏。他以上等智亲证而进入且安住于当下可见漏尽心解脱、慧解脱。’


难德,就在你透过不执取,而让心从诸漏中解脱出来之时,我就已经免除了对你的承诺。”当时,了知这件事内情的世尊,诵出这个自说语:“比库越渡了沼泽,摧毁了贪欲之刺,他已达到愚痴灭,于乐苦不受动摇。”


有一天,比库们问难德尊者那件事:“贤友难德,以前你说‘我不满意’,现在你怎么说?”“贤友,我已经对在家生活没有执着。”


听了这个回答,比库们说:“难陀尊者说假话,说骗话。在过去的日子里,他说‘我不满意’,现在他说‘我已经对在家生活没有执着’。”


于是,他们去找世尊,告诉世尊这件事。世尊说:“诸比库,在过去的日子里,难德这个人就像盖得不好的屋子。


而现在,他已经变成好像盖得很好的屋子一样。从他见到众天女那天起,他就精进地圆满出家的任务。现在,他已经完成了这项任务。”


说后,佛陀再诵出以下的偈子:“就像雨可以渗透盖得不好的屋子,贪欲亦可渗透心未受到培育的心。就像雨不能渗透盖得很好的屋子,贪欲亦渗不透已被良好培育的心。”


偈子诵完时,许多人达到了入流果等等。这堂法的开示对大众有益。后来,众比库在法堂谈起这件事:“贤友,诸佛真神奇。为了国美王妃,难德尊者对出家生活感到不满意,但导师以天女的利益引导他听话。”


佛陀到来时,问:“诸比库,你们聚集在这里说什么。”他们就回答。导师说:“诸比库,不只是现在,以前我也以女性引导他听话。”


接着,他说了难德尊者过去世的故事:以前,当梵与王在巴拉纳西统治国家时,有一个名叫卡巴达的商人。他有一只驴子帮他载瓦器,一天走七由旬。


有一次,他和载着东西的驴子去达卡西拉。当他忙着卖东西时,他就放该驴子去闲逛。当驴子在沟渠边走着时,它见到一只母驴,它就走近母驴。


母驴和它互相问候过后,说:“你从那里来?”“从巴拉纳西来。”“来做什么?”“来做生意。”“你运载的有多少?”“很多的瓦器。”


“你运载那么多东西,走多远?”“七由旬。”“在你所到的各个地方,是否有人帮你擦脚与擦背?”“没有。”


“若是这样,你应该是过得很辛苦的了。”当然,动物没有帮它们擦脚擦背的人,母驴这么说,只是为了和它亲近而已。


但是,因为母驴的话,它的心感到不满意了。卡巴达卖完东西后,来到它的面前,说:“来,亲爱的,我们走吧。”“你走吧,我不走了。”


一再地劝它后,商人想:“它不愿意走。我要骂它,来引导它。”他就说出这个偈子:“我要为你做支棒,其尖刺十六指长,我要切碎你身体,如是驴子应知道。”


听了这个偈子,驴子说:“如果是这样,我知道应该怎么对付你。”接着,它说了这个偈子:“你要为我做支棒,其尖刺十六指长,我用前脚稳立地,举起后脚踢出去,把你牙齿打落地,卡巴达可要知道。”


听了它的话,商人想:“是什么原因,让它这么说?”他观察四周寻找原因,见到了那只母驴,心想:“看来是母驴教它这么做的,我要用女性的引诱来让它走。”


接着,他说了这个偈子:“四足白脸的雌性,具备一切的美好,我让她做你妻子,如是驴子应知道。”


听了这个偈子,驴子的心感到满意,就说出以下的偈子:“四足白脸的雌性,具备一切的美好,你让她做我妻子,卡巴达可要知道,我将走得更加远,十四由旬我也走。”


当时,卡巴达向它说:“那么来吧。”把它带回停车的地方。几天过后,驴子跟他说:“您不是说要给我带来一个妻子吗?”


“是的,我是这么说过,我不会毁诺的。我将会为你带来一个妻子,但我只为你提供食物。食物够不够你们两个吃,这个你自己要知道。


你们俩夫妻一起生活后,你们就会生孩子。食物够不够你们那么多个吃,这个你自己要知道。”商人这么说时,驴子就不再想要有妻子了。


佛陀讲了这堂开示后,这样结束此本生故事,说:“诸比库,当时的母驴是国美王妃。驴子是难德,商人则是我。如是,以前我也以女性,来引导他听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