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83|回复: 0

杂阿含经卷四十四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12-26 09:43:16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4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弥絺罗国,庵罗园中。时,有婆四吒婆罗门尼,有六子相续命终,念子发狂,裸形被发,随路而走,至弥絺罗庵罗园中。尔时,世尊无量大众围绕说法,婆四吒婆罗门尼遥见世尊,见已,即得本心,惭愧羞耻,敛身蹲坐。

尔时,世尊告尊者阿难:取汝郁多罗僧与彼婆四吒婆罗门尼,令著听法。尊者阿难即受佛教,取衣令著。时,婆罗门尼得衣著已,至于佛前,稽首礼佛,退坐一面。

尔时,世尊为其说法,示教、照喜已,如佛常法,说法次第,乃至信心清净,受三自归,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彼婆四吒优婆夷于后时,第七子忽复命终,彼优婆夷都不啼哭,忧悲恼苦。时,婆四吒优婆夷夫,说偈而告婆四吒优婆夷言:

先诸子命终,念子生忧苦,

昼夜不饮食,乃至发狂乱。

今丧第七子,而不生忧苦?

婆四吒优婆夷即复说偈答其夫言:

儿孙有千数,因缘和合生,

长夜迁过去,我与君亦然。

子孙及宗族,其数无限量,

彼彼所生处,更互相残食。

若知生要者,何足生忧苦?

我已知出离,生死存亡相,

不复生忧苦,入佛正教故。

时,婆四吒优婆夷夫说偈叹曰:

未曾所闻法,而今闻汝说,

何处闻说法,不念子忧悲?

婆四吒优婆夷说偈答言:

今日等正觉,在弥絺罗国,

庵罗树园中,永离一切苦,

演说一切苦,苦集苦寂灭,

贤圣八正道,安隐趣涅槃!

则是我大师,深乐其正教。

我已知正法,能开子忧苦。

其夫婆罗门复说偈言:

我今亦当往,弥絺庵罗园,

彼世尊亦当,开我子忧苦。

优婆夷复说偈言:

当观等正觉,柔软金色身,

不调者能调,广度海流人。

尔时,婆罗门即严驾乘于马车,诣弥絺罗庵罗园;遥见世尊,转增信乐,诣大师前。彼时,大师即为说偈,开其法眼,苦、集、灭、道,正向涅槃。彼即见法,成无间等。既知法已,请求出家。

时,婆罗门即得出家,独静思惟,乃至得阿罗汉。世尊记说于第三夜,逮得三明。得三明已,佛即告之:命遣御者乘车还家,告婆四吒优婆夷,令发随喜语言:婆罗门往见世尊,得净信心,奉事大师。即为说法,为开法眼,见苦圣谛、苦集、苦灭、贤圣八道,安趣涅槃,成无间等。既知法已,即求出家。世尊记说:于第三夜,具足三明。

时,彼御者奉教疾还。时,婆四吒优婆夷遥见御者空车而还,即遥问言:婆罗门为见佛不?佛为说法,开示法眼,见圣谛不?

御者白言:婆罗门已见世尊,得净信心,奉事大师,为开法眼,说四圣谛,成无间等。既知法已,即求出家,专精思惟。世尊记说:于第三夜,具足三明。

时,优婆夷心即随喜,语御者言:车马属汝,加复赐汝金钱一千,已汝传信言:罗婆门宿阇谛,已得三明,令我欢喜故。御者白言:我今何用车马金钱为?车马金钱还优婆夷,我今当还婆罗门所,随彼出家。优婆夷言:汝意如此,便可速还。不久亦当如彼所得,具足三明,随后出家。御者白言:如是,优婆夷,如彼出家,我亦当然。

优婆夷言:汝父出家,汝随出家,我今不久亦当随去。如空野大龙,乘虚而游,其余诸龙、龙子、龙女悉皆随去,我亦如是,执持衣钵,易养易满。御者白言:优婆夷,若如是者,所愿必果,不久当见优婆夷少欲知足,执持衣钵,人所弃者,乞受而食,剃发染衣,于阴、界、入断除爱欲,离贪系缚,尽诸有漏。

彼婆罗门及其御者、婆四吒优婆夷、优婆夷女孙陀槃梨,悉皆出家,究竟苦边。

第1148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当佛陀住在弥絺罗国,庵罗园时,发生了一件事。当时有位叫做婆四吒的婆罗门尼,她的六个儿子相续命终。由于想念儿子的急切心情,而致发狂,裸形被发,随路而走。

这一天,来到了弥絺罗庵罗园中,此时的世尊正在无量大众的围绕下而为之说法。婆四吒婆罗门尼,打远处看到了世尊在说法的情形后,見到后心马上感到惭愧,羞耻敛身,蹲坐在地上。此时世尊对阿难说,去把你的郁多罗僧衣取来,交给婆四吒尼,叫她穿上后来听法。  

尊者阿难遵照佛教办理后,婆四吒尼来到佛前,稽首礼足,退坐一面。尔时,世尊为其说法,示教、照喜一番后,如佛常法的法次法向。乃至信心清净,受三自归依,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在后来的日子里,婆四吒的第七个儿子也忽然命终了,彼优婆夷,都未啼哭与忧苦。她的丈夫感到有些奇怪,说偈问言,大意是,先前诸子命终时,你由于想子的急切心而忧悲苦恼,昼夜不思饮食,乃至精神发狂。现在第七子又没有了,为什么你竟然一点都不忧苦呢?婆四吒以偈回答说:儿孙有千数之多,都是因缘和合而生。在漫长的时间里,迁息变化,就是我与你的因缘也是这样。子孙以及宗族,其数无有限量,凡是他们所生之处,都曾相互残食,这一切都由恶不善法所生。何必生忧苦呢?现在我已经知道出离的道理,一切都是生死存亡之相,何须生忧苦呢?这一成果的取得都是因为进入佛陀正法教育的原故。

接下来婆四吒优婆夷的丈夫说偈赞叹:没听说过你曾在哪里听过你今天所说的法,到底是在哪里为谁所说呢?使得你再也不为亡子而忧愁了呢?婆四吒优婆夷回答说:“应等正觉的佛陀,现在就住在弥絺罗国的庵罗园中,他所主张与宣传的正法律,是叫人们远离一切苦恼。主要的核心思想是苦,集,灭,道迹的四圣谛和贤圣所要修习的八正道法,可以实现安隐直向涅槃。这个人就是我的大师,我深深地喜欢上了他的佛道思想,从他那里已经学习到了正法律仪,所以摧开了对亡子的忧悲恼苦。婆四吒优婆夷又说,当你见到应等、正觉时,他的柔软金色之身,能令没有调伏烦恼的人得以调伏,能度无量无数众生”。其夫婆罗门表示,我现在就要去晋见彼的那位大师,好排解我的亡子忧愁。

于是婆罗门,乘坐经过精心庄严过的马车去见世尊。从远处见到世尊,即增添欢喜和信心,来到大师前,大师即为其说偈,开其法眼,宣讲了苦、集、灭、道,正向涅槃的思想道理。他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迅速地掌握了正法律全部思想内涵。然后就要求出家,即得到允许出家。独静思维,乃至得阿罗汉果。世尊预先为他做鉴定说,第三个夜晚,就能证得三明(1、宿命明,2、天眼明,3、漏尽明)。得三明后,佛陀就对他说,你马上派你的驾车人回家去,将此喜讯说与她知,叫她发出随喜的声音。就说婆罗门往见世尊后,得净信心。正在那里奉事大师,不回来了,以及大师前后为其讲法的事情,全部告与她知。

婆四吒优婆夷见御夫空车而归,从远处就开始问,说婆罗门见到佛陀了吗?御者将上述事实尽数悉说。优婆夷满心欢喜,对御车者说车马都给你了,另外再加金钱一千。你传言说,婆罗门的宿世暗冥已经舍离,见到圣谛光明,得三明,令我特别的欢喜。驾车人说,我现在已不再需用什么车马、金钱,还是还给你吧,我要回到婆罗门那里去跟随他一道出家。优婆夷说,你既决定,赶快回去吧。也要象他那样所得具足三明,随后出家。又说你父出家,你也跟随出家,我也用不了多长时间,随去出家。

如同空野大龙,乘虚而游一样,其余诸龙、龙子、龙女悉皆随去一样。过着执持衣钵,易养易满的乞食生活。御者说优婆夷,你要是决心这样做,就一定能实现,以后再见!此优婆夷少欲知足,执持衣钵,人所弃者,乞受而食,剃发染衣。从五受蕴处着手修习,断除爱欲,离贪系缚,尽诸有漏。彼婆罗门及其御者、婆四吒优婆夷、优婆夷女孙陀槃梨,悉皆出家,究竟苦边!

小结:此段经文,通过婆四吒婆罗门尼的伤子故事,揭示出一个有关亲情因缘(夫妻眷属,子孙,亲族)长夜流转,彼彼相遇之处,相互残食的残酷现实。凡是生恶者,当有忧苦报的事情发生。认清亲情因缘的实质后,要认真修出离解脱。只有解脱了,才能从根本上了断生死存亡,忧悲恼苦。

这是释迦牟尼佛所开创的佛道核心内容,离此即非佛道,亦非正法律仪。其它一切言说都是妄言诽语!离开解脱去谈什么成佛,岂非童子游戏?

第114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毗舍离国,大林精舍。时,有毗梨耶婆罗豆婆遮婆罗门,晨朝买牛,未偿其价,即日失牛,六日不见。时,婆罗门为觅牛故,至大林精舍,遥见世尊坐树下,仪容挺特,诸根清净,其心寂默,成就止观,其身金色,光明焰照。见已,即诣其前,而说偈言:

云何无所求,空寂在于此,

独一处空闲,而得心所乐?

尔时,世尊说偈答曰:

若失若复得,于我心不乱。

婆罗门当知,莫谓彼如我,

心计于得失,其心不自在。

时,婆罗门复说偈言:

最胜梵志处,如比丘所说,

我今当自说,真实语谛听:

沙门今定非,晨朝失牛者,

六日求不得,是故安乐住。

沙门今定非,种植胡麻田,

虑其草荒没,是故安乐住?

沙门今定非,种稻田乏水,

畏叶枯便死,是故安乐住?

沙门今定无,寡女有七人,

悉养孤遗子,是故安乐住?

沙门今定无,七不爱念子,

放逸多负债,是故安乐住?

沙门今定无,债主守其门,

求索长息财,是故安乐住?

沙门今定无,七领重卧具。

忧勤择诸虫,是故安乐住?

沙门今定无,赤眼黄发妇,

昼夜闻恶声,是故安乐住?

沙门今定无,空仓群鼠戏,

常忧其羸乏,是故安乐住?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我今日定不,晨朝失其牛,

六日求不得,是故安乐住。

我今日定无,种植胡麻田,

常恐其荒没,是故安乐住!

我今日定无,种稻田乏水,

畏叶便枯死,是故安乐住!

我今日定无,寡女有七人,

悉养孤遗子,是故安乐住!

我今日定无,七不爱念子,

放逸多负债,是故安乐住!

我今日定无,债主守其门,

求索长息财,是故安乐住!

我今日定无,七领重卧具,

忧勤择诸虫,是故安乐住!

我今日定无,黄头赤眼妇,

昼夜闻恶声,是故安乐住!

我今日定无,空仓群鼠戏,

常忧其羸乏,是故安乐住!

不舍念不念,众生安乐住?

断欲离恩爱,而得安乐住!

尔时,世尊为精进婆罗豆婆遮婆罗门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如佛常法,次第说法,布施、持戒,乃至于正法中,心得无畏。即从座起,合掌白佛:我今得于正法律出家学道,成比丘分,修梵行不?佛告婆罗门:汝今可得于正法律出家、受具足,修诸梵行,乃至得阿罗汉,心善解脱。

尔时,精进婆罗豆婆遮婆罗门得阿罗汉,缘自觉知,得解脱乐,而说偈言:

我今甚欣乐,大仙法之上,

得离贪欲乐,不空见于佛。

第1149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当佛陀住在毗舍离国,大林精舍的时候。有个叫做毗梨耶婆罗豆婆遮的婆罗门人,他早晨买的牛,还没等到把买牛钱交给人家,就在当天又把牛给丢了,一连六日觅牛不见。正为此故,他来到大林精舍旁,打老远就看到了世尊坐在一棵树下。仪容挺特,诸根清净,其心寂默,成就止观,其身金色,光明照耀。

见到佛后,就来到面前而说偈言:怎样才能做到无忧无虑,独自空闲的在此寂灭而住,同时又得到心情的快乐呢?世尊回偈曰:你如果能将损失与求得的心都放下不起,就能做到于心不乱。佛说婆罗门啊!你要知道,不要总是想得到什么;什么是我要的;什么是我所有的!患得患失,身心受到制约,难得自由。

此时婆罗门复说偈曰:在最胜妙的梵志之处,听到了你的一席话后,请听我说一下内心的真实情感,请你看一下是否正确?因为你沒有发生早上买的牛下午就丢了,一连六天都找不到事,所以你沒有忧心的事,能做到无忧而常乐;因为你沒有种值胡麻田,所以就不忧虑有没有被荒草所淹没;因为你沒有栽种的水稻田,就不担忧它可能因乏水而枝叶干枯;因为你沒有经历过,守寡的妇人因为需要扶养七个孩子,而终日忧愁的苦日子,所以你能做到安乐而住。

因为你是出家的沙门,按照目前您的处境而言,对下列所发生的事,都与你无关,所以你能做到无忧无虑安乐而住了。即:七不爱念子,放逸多负债;债主守其门,求索本利钱;七领重卧毡,长满了虫子;赤眼黄发媳妇昼夜不停的恶骂之声;空荡荡的粮仓,老鼠在忧然嬉戏。如此这般诸多事务,你都不会发生,无有忧心常住,所以能做到安乐而住!

尔时,世尊说偈答曰:因为我是出家沙门,解脫了世间的拖累,所以我不会发生諸如上面的事。諸念舍离,断欲、离别了恩爱,无忧无虑,所以我能够做到安乐而住。

尔时,世尊为此婆罗门做了种种说法。如佛常说之法次法向,布施、持戒,乃至正法中心得无畏(没疑患,挂碍)。即从坐起,请求于正法律出家学道,成比丘名分,修梵行,佛与准许。

尔时,精进婆罗豆婆遮婆罗门受具足,修诸梵行,心善解脱,得阿罗汉。缘自觉知,得解脱乐,而说偈曰:我今天特别感到快乐,得到佛陀之无上妙法,得以脱离了贪欲之乐,没有妄见于佛,没有辜负佛之希望。

小结:此经以平常出家与在家,以锁碎事务为解脱对象,阐述了解脱安乐的深奥义理,可谓是于平凡处见精神。

第115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娑罗树林婆罗门聚落。尔时,世尊晨朝著衣持钵,入婆罗门聚落乞食,有非时云起。

尔时,世尊作是念:我今当往婆罗门聚落婆罗长者大会堂中。作是念已,即往向彼大会堂所。时,婆罗门长者悉集堂上,遥见世尊,共相谓言:彼剃头沙门竟知何法?尔时,世尊告彼婆罗聚落婆罗门长者言:诸婆罗门有知法者,有不知者;刹利长者亦有知法者,有不知法者。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非朋欲胜朋,王不伏难伏,

妻不求胜夫,无子不恭父,

无会无智者,无智不法言。

贪恚痴悉断,是则名智者。

时,彼婆罗门长者白佛言:善士瞿昙,善士夫可入此堂,就座而坐。世尊坐已,即白佛言:瞿昙说法,我等乐听。尔时,世尊为彼大会婆罗门长者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复说偈言:

愚智群聚会,非说孰知明?

能说寂静道,因说智则辩。

说者显正法,建立大仙幢,

善说为仙幢,法为罗汉幢。

尔时,世尊为婆罗聚落婆罗门长者建立正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已,从座起而去。

第1150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在世尊住在娑罗树林的婆罗门聚落时,一天,早上外出乞食,突遇天气变化,欲降大雨。佛陀临时决定,到附近的聚落婆罗门长者大会堂中去暂避一下。此时大会堂,正集聚着婆罗门的长者。

他们对佛说,你都知到哪些法?世尊回答说:“在诸多婆罗门当中有人知法,有人不知法;刹利长者中也是这样”。于是说偈:一个沒有朋友的人,是感受不到朋友之间友谊的,怎能得到超越朋友的友谊感受呢?王者不被屈服过,是体悟不到受制伏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当妻子的不希求有超越自己(勝夫)的丈夫,怎么享有丈夫带来的幸福呢?沒有子女的人,是永远享受不到子女孝顺、恭敬是什么感受的?沒有各种形式的辩論大会,怎会有智者出現?对于一群无智之人,如何做到讲法呢?若是能将世俗贪、恚、痴思想理念悉皆断除的人,才是名符其实的智者。

婆罗门长者听佛说偈后赞叹说,善哉,瞿昙!善哉,士夫!你可以入堂,就坐而坐了。他们对佛说,瞿昙说法,我们乐意听。

尔时,世尊为他们做了种种说法、示教、照喜而后,佛说偈曰:当愚痴的凡夫与智者混淆在一起时,很难辩认清哪个说得正确、明白。只有能说寂静道的人发表,寂静演说时,有智者才能辩认出来,是善法、光明。说法的人所显示的正法律,建立起来的是无上大仙(佛)的境界。说的是成等正觉的理论学说,而智者听法,可以成就阿罗汉的解脱的境界。

尔时世尊为婆罗聚落的婆罗门长者,建立起正法律的思想体系,一番示教,照喜后,从坐起去。

小结:此段经文讲述的是世尊教化婆罗门长者的故事,为其今后的解脱打下了坚定的思想基础。

第115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至浮梨聚落,住天作婆罗门庵罗园中,尊者优波摩为侍者。尔时,世尊患背痛,告尊者优波摩:汝举衣钵已,往至天作婆罗门舍。

时,天作婆罗门处于中堂,令梳头者理剃须发,见尊者优波摩于外门住。见已,即说偈言:

何等剃须发,身著僧迦梨?

住于彼门外,为欲何所求?

尊者优波摩说偈答言:

罗汉世善逝,所患背风疾,

颇有安乐水,疗牟尼疾不?

时,天作婆罗门以满钵酥、一瓶油、一瓶石蜜,使人担持,并持暖水,随尊者优波摩诣世尊所以涂其体,暖水洗之,酥蜜作饮,世尊背疾即得安隐。

时,天作婆罗门晨朝早起,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言婆罗门,施何得大果?

何等为时施,云何净福田?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若得宿命智,见天定趣生,

得尽诸有漏,牟尼起三明,

善知心解脱,解脱一切贪,

说名婆罗门,施彼得大果,

施彼为时施,随所欲福田。

时,天作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51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当佛陀在拘萨罗人间游行时,来到浮梨聚落,住在天作婆罗门的庵罗园中,尊者优婆摩为侍者。

当时,世尊的背痛病发作,佛让尊者优婆摩去到天作的居所去,有所求。此时天作婆罗门正在中堂理发,见到门外有人站立,说偈曰:是什么样的出家僧人站立在门外,难道有什么需求吗?尊者优婆摩说偈回答:罗汉所待奉的世尊、善逝,他背痛病发作了,能否给与些安乐水,为牟尼大师疗病呢?

此时天作给与酥油,盛满一钵,并一瓶油、一瓶石蜜,派人担去并带暖水,跟随尊者来到世尊住所。用油涂抹其身,温水擦洗其身,酥蜜用作饮用,很快背疾消失。

次日天作婆罗门清晨早起,来看望世尊。说偈曰:请您告诉婆罗门,怎样的布施才能得到大果报?什么是等时施?又什么是净福田?

此时世尊说偈答曰:若是能证得宿命智,定然能生到天上。若是取得诸漏尽成果,也会像佛陀一样得三明,并善知心解脱。在此说给你听,婆罗门:若能解脱一切贪了,再能做到这样布施,就会得大果,这样的布施为时施,任你要什么样的福田都能得到。

此时天作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5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于一夜时,住止娑罗林中。

时,有一婆罗门,去娑罗林不远,营作田业。晨朝起作,至娑罗林中,遥见世尊坐一树下,仪容端正,诸根清净,其心寂定具足,成就第一止观;其身金色,光明彻照。见已,往诣其所,白言:瞿昙,我近在此经营事业,故乐此林。瞿昙于此有何事业,乐此林中?复说偈言:

比丘于此林,为何事业故,

独一守空闲,乐于此林中?

尔时,世尊说偈答曰:

无事于此林,林根久已断,

于林离林脱,禅思不乐断。

时,彼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52经译文:此经讲述了某个时期,佛陀在拘萨罗人间游行时,于某一夜晚住宿娑罗林中。有一位婆罗门农民,就在离树林不远的地方耕种土地,以农业生产为活命事业。

这一天,农民婆罗门起早农作,经临树林边,从远处就看到了世尊坐在一棵树下。仪容端正,诸根清净,其心寂定具足,成就第一止观。其身金色,光明彻照,见后就来到世尊跟随前说,我是因为附近耕田农作,所以喜才欢这片树林,你乐此林中为哪般?复说偈言,引伸前意。

世尊回偈曰:无事于此林中,有如树林之根一样的世间诸根早已断绝了,虽说是在此林中,早已脱离了此林乐趣。而是不断地在精进禅思,乐而不疲。婆罗门听后,欢喜、随喜而去。

小结:这是一个朴实的故事,讲述了一个朴实婆罗门农民遭遇正法而真诚喜悦的事。

第115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夜宿一娑罗林中。时,有一婆罗门,近彼林侧,与五百年少婆罗门共。彼婆罗门常称叹钦想欲见世尊,何时游于此林,我因得见遇,问所疑,颇有闲暇为我记说?

时,彼婆罗门年少弟子为采薪故,入于林中,遥见世尊坐一树下,仪容端正,诸根寂静,其心寂定,形若金山,光明彻照。见已,作是念:我和尚婆罗门常称叹钦仰,欲见瞿昙,问其所疑。今此沙门瞿昙到此林中,我当疾往白和尚令知。

即持薪束,疾还学堂,舍薪束已,诣和尚所,白言:和尚当知,和尚由来常所称叹钦仰,欲见沙门瞿昙,脱到此林当问所疑。今日瞿昙已到此林,和尚知时!

时,婆罗门即诣世尊所,面相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独入此恐怖,深邃丛林中,

坚住不倾动,善修正勤法。

无歌舞音乐,寂默住空闲,

我所未曾见,独乐深林者!

欲求于世间,自在增上主?

为三十三天,天上自在乐?

何故深林中,苦行自枯槁?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若欲种种求,诸界多种著,

彼一切皆是,愚痴之根本!

如是一切求,我久悉已吐,

不求不谄伪,一切无所触,

于一切诸法,唯一清净观,

得无上菩提,禅思修正乐。

婆罗门复说偈言:

我今敬礼汝,大寂牟尼尊,

禅思之妙王,觉无边大觉,

如来天人救,巍巍若金山。

解脱于丛林,于林永不著,

已拔深利刺,清净无余迹。

论师之上首,言说最胜辩,

人中雄师子,震吼于深林。

显现苦圣谛,集灭八正道,

能尽众苦聚,乘出净无垢。

自脱一切苦,济彼苦众生,

安乐众生故,演说于正法。

已断于恩爱,远离于欲网,

断除于一切,有爱之结缚。

如水生莲华,尘水不染著。

如日停虚空,清净无云翳。

善哉我今日,至拘萨罗林,

得见于大师,两足之胜尊,

大林大精进,得第一广度,

调御师之首,敬礼无所畏!

时,婆罗门广说斯偈,赞叹佛已,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53经译文:此经讲述了一个渴求晋见世尊,请问心里所疑的五百年少婆罗门之首领。佛陀世尊首次向他表白了自己的内心想法,以及久已悉吐诸多世界种种染著的清静心情。婆罗门复说赞偈如经,予以高度赞扬,和深切的的觉悔,而后欢喜、随喜而去。细如经文赞偈,比较易懂,故尔略翻。

第115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宿于孙陀利河侧。尔时,世尊剃发未久,于后夜时,结跏趺坐,正身思惟,系念在前,以衣覆头。时,孙陀利河侧有婆罗门住止,夜起持祠,余食不尽,持至河边,欲求大德婆罗门以奉之。尔时,世尊闻河边婆罗门声,闻已,謦咳作声,却衣现头。

时,孙陀利河侧婆罗门见佛已,作是念:是剃头沙门非婆罗门,欲持食还去。彼婆罗门复作是念:非独沙门是剃头者,婆罗门中亦有剃头,应往至彼,问其所生。时,孙陀利河侧婆罗门诣世尊所,而问之言:为何姓生?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汝莫问所生,但当问所行。

刻木为钻燧,亦能生于火,

下贱种姓中,生坚固牟尼。

智慧有惭愧,精进善调伏,

究竟大明际,清净修梵行。

而今正是时,应奉施余食。

时,孙陀利河侧婆罗门复说偈言:

我今吉良日,求福修供养,

遇得见大士,三时最胜尊,

若不见佛者,当更施余人!

尔时,孙陀利河侧婆罗门转得信心,即持余食以奉世尊,世尊不受,以说偈得故,如上因说偈而得食广说。孙陀利河侧婆罗门白佛言:世尊,今此施食当置何所?

佛告婆罗门:我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有能食此食,令身安隐者?汝持此食去著无虫水中,及少生草地。

时,婆罗门即持此食著无虫水中,水即烟起涌沸,啾啾作声。如烧铁丸投之冷水,烟起涌沸,啾啾作声。如是彼食著无虫水中,烟起涌沸,啾啾作声。孙陀利河侧婆罗门心欲恐怖,身毛皆竖,谓为灾变,驰走上岸,集聚干木,供养祠火,令息灾怪。世尊见彼集聚干木,供养祠火,望息灾怪,见已即说偈言:

婆罗门祠火,焚烧干草木,

莫呼是净道,能却诸灾患。

此则恶供养,而谓为黠慧,

作如是因缘,外道取修净。

汝今弃薪火,起内火炽然,

常修不放逸,常富于供养!

处处兴净信,广施设大会,

心意为束薪,瞋恚黑烟起,

妄语为尘味,口舌为木杓,

胸怀燃火处,欲火常炽然。

当善自调伏,消灭士夫火,

正信为大河,净戒为渡济,

澄净清流水,智者之所叹!

人中净天德,当于中洗浴,

涉水不著身,安乐度彼岸。

正法为深渊,福德为下济,

澄净水充满,智者所赞叹!

人中天净德,当于中洗浴,

涉水不著身,安乐度彼岸。

真谛善调御,摄护修梵行,

慈悲为苦行,真实心清净,

沐浴以正法,智者所称叹!

尔时,孙陀利河侧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复道而去。

第1154经译文:注:祠:cí:词:持祠:拿着供奉用的食品,謦亥:qìng:庆,亥:咳,即是轻声咳声,济:jì:渡,渡所,小溪流水。

此经说,一个时期,佛陀在拘萨罗人间游行时,一日宿于孙陀利河侧。尔时世尊剃发未久,于后夜时分结跏趺坐,正身思惟,系念在前,用衣遮住头部。

此时有位在孙陀利河边行供奉、修福德的婆罗门,也住止在河边。夜起做祭祠供奉,所带供品尚未用完,留有余食,他来到河边,准备将剩余的供品施奉给大德婆罗门。尔时世尊在河边,听到他的脚步声,然后轻咳一声,以示有人在此,去掉遮在头上的衣服,被孙陀利婆罗门看到了。他心想,原来是位剃头的沙门,不是婆罗门。转身欲走,但又一想,不光是沙门剃头,婆罗门中亦有,应去问一下他的出生种姓。于是他来到世尊跟前问之,为何姓所生?

此时世尊说偈曰:你不要先问我的出生是什么,你应先问我在干什么。既使用刻木的笨拙方法,也可以生出火来,下贱种姓中,却也能生长出坚固的牟尼来。但凡是智慧的人都有惭愧之心。喜欢精进修习的人,才是善于调伏烦恼的人。达到究竟彻底的大明边际。而今我正在修习清净梵行,现在对我做供奉,布施食剩余的供食,正是时机。

于是婆罗门转念生起信心来,以余食持奉世尊。尔时孙陀利河侧婆罗门复说偈曰:我今遇到良时吉日,得见大士以为供奉修福田,再也没有比你更符合我做供奉的人了,于日三时做供奉是最优胜,最尊贵的事了。于是婆罗门转生信心,持余食供奉于佛,世尊不与接受。因为说了偈,你才做供奉余食,转得信心,所以不受。婆罗门说你不接受此施食,当放置在哪里呢?佛告婆罗门说,我不与接受的施食,我看哪些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有谁还敢接受此食,能令身安隐的?你把此食放入无虫水中,或者是草木稀疏的地方。

时婆罗门持食放入无虫水中,水即烟起涌沸,啾啾作响。如同将烧红的铁丸放入冷水里一样,烟雾即时涌沸,啾啾作声,此婆罗门心欲恐怖,身毛竖立,他说此灾变!驰走上岸,集聚干木,以做祠火供养,以此消除灾怪。

世尊见已,而说偈曰:婆罗门以火祠供,燃烧草木,你不要以为此行是却灾患,是什么净道所为,实则是恶供养,反而说它是黠慧。外道们经常使用这些方法,来修取清净,你今天应放弃祠火仪式,去除内心炽燃烦恼,常修不要放逸。经常为此供养,处处只起净信心,广泛地施设于各种大会。心意是燃烧的干柴;瞋恚是燃烧生起了浓浓的黑烟,妄语是散发出的尘味,口舌为打击别人的武器,胸怀是燃烧之处,欲贪之火经常炽然。一定要很好地调伏自己,消灭士夫之火。正信好比作是大河,净戒就是渡河的舟。将流动之水变成澄清之水,是智者所想往的。人中清净之天德的培养与形成,全赖于在清流中经常洗浴。涉水而度,身无污著,安乐度过到彼岸。正法好比为深远广阔的海洋,福德就是汇入大洋的小溪流水。充满澄净之水的小溪为人所喜欢,赞叹!人中的天净之德应当于小溪中洗浴而成。有此基础再涉入其他水中,不会受到染着,安乐平顺地度到彼岸去。善于用真谛之思想,来调御自己的愚痴无明,收摄诸根修习梵行。慈悲为苦行,真实之心要清净,沐浴在正法,沐浴在正法的海洋里,是智者最感高兴的事。

尔时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复道而去。

小结:此经以婆罗门不平等的狭窄思想作供奉施食,上求福德一事为例,全面系统地开示了正法律的深刻道理。正法好象广阔大海,而专修福德犹如汇入大海洋的小溪流水。教他全面系统地接受正法思想修习。

第115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住孙陀利河侧丛林中。

时,有孙陀利河侧住止婆罗门来诣佛所,面相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问佛言:瞿昙,至孙陀利河中洗浴不?

佛告婆罗门:何用于孙陀利河中洗浴为?婆罗门白佛:瞿昙,孙陀利河是济度之数,是吉祥之数,是清净之数。若有于中洗浴者,悉能除人一切诸恶。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非孙陀利河,亦非婆休多,

非伽耶萨罗,如是诸河等,

作诸恶不善,能令其清净?

恒河婆休多,孙陀利河等,

愚者常居中,不能除众恶。

其清净之人,何用洗浴为?

其清净之人,何用布萨为?

净业以自净,是生于受持,

不杀亦不盗,不淫不妄语,

信施除悭垢,于斯而洗浴。

于一切众生,常起慈悲心,

井水以洗浴,用伽耶等为?

内心自清净,不待洗于外。

下贱田舍儿,身体多污垢,

以水洗尘秽,不能净其内。

尔时,孙陀利河侧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而去。

第1155经译文:接上经,一天那位住在孙陀利河林丛中的婆罗门,前来晋见世尊,并提出问题说。瞿昙你在孙陀利河洗浴过吗?佛回答说,为什么非要到孙陀利河去洗浴呢?婆罗门说,因为孙陀利河有济度之功能。在此河洗浴是属于吉祥行为,是清净行为。谁若能在中洗浴,可以消除一个人的一切诸多恶罪。

尔时世尊说偈曰:非但孙陀利河,亦非婆休多,亦非伽耶萨罗等诸多河流。不是说有谁做了诸恶不善的事,经洗浴后就能变成清净之人了。君且看,恒河、婆休多河、孙陀利河等,那么多河流中,愚痴的人常在其中洗浴,也没能除去他们身上的众多罪恶。而那些本来就清净的人何用洗浴之事呢?其清净之人,不定非要去做布萨。从事清净的事业(即正业),足可以保证自身之清净,这样的人在受持不杀、不盗、不淫、不妄语、真诚信实的思想与活动中,清除悭垢,于中就得到洗浴了,为什么还非要强调做身体的洗浴呢?若能于众生常起慈悲心,井水不也可以洗浴吗?还用什么刻意地去河里洗浴呢?内心自己做到清净了,不在乎外面怎样洗。既使是下贱的农田儿,身体多汗垢,用水来洗除尘土、污垢,不能洗去内心的污垢一样。

尔时孙陀利河侧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去。

小结:此经佛陀再三强调要以净业自净心,而不是仰仗外因用河水来洗浴心灵的道理。

第115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毗罗卫国,尼拘律园中。时,有萦髻婆罗豆婆遮婆罗门,本俗人时,为佛善知识,来诣佛所,面相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外身萦髻者,是但名萦髻,

内心萦髻者,是结缚众生。

今请问瞿昙,云何解萦髻?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受持于净戒,内心修正觉,

专精勤方便,是则解萦髻。

时,萦髻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而去。

第115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毗罗卫国,尼拘律园中。时,有萦髻波罗豆婆遮婆罗门来诣佛所,面前问讯。相慰劳已,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身外萦髻者,是但名萦髻,

内心萦髻者,是结缚众生。

我今问瞿昙,如此萦髻者,

云何作方便,于何断萦髻?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眼耳及与鼻,舌身意入处,

于彼名及色,灭尽令无余。

诸识永灭者,于彼断萦髻。

佛说此经已,萦髻婆罗豆婆遮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去。

第1156经译文,第1157经:萦:yíng:营,旋绕。髻jì吉挽在头上的发髻。

一个时期,佛陀住在迦毗罗卫国,尼拘律园时。有位头上挽着发髻的婆罗门,名叫婆罗豆婆遮,本为俗人时,是佛的善知识。

这一天他来到世尊住所,礼仪后说偈问曰:外身挽着的萦髻,它就是个萦髻,内心若留有萦髻的人,那就是结缚的众生。今请问世尊,云何解开萦髻?用什么办法断除萦结?

佛答偈曰:受持于净戒,内心修正觉,专精勤努力,即能解开结。若于内六入处,能将外六入处(尘)减尽无余,诸识永远灭,是则断萦结。佛说此经已――

第115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郁毗罗聚落,尼连禅河侧菩提树下,成佛未久。

尔时,世尊独静思惟作是念:不恭敬者,则为大苦。无有次序,无他自在,可畏惧者,则于大义有所退减。有所恭敬,有次序,有他自在者,得安乐住。有所恭敬,有次序,有他自在,大义满足。颇有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中,能于我所具足戒胜、三昧胜、智慧胜、解脱胜、解脱知见胜,令我恭敬宗重,奉事供养,依彼而住?复作是念:无有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能于我所戒具足胜、三昧胜、智慧胜、解脱胜、解脱知见胜,令我恭敬宗重,奉事供养,依彼而住者。唯有正法令我自觉,成三藐三佛陀者。我当于彼恭敬宗重,奉事供养,依彼而住。所以者何?过去如来、应等、正觉亦于正法恭敬宗重,奉事供养,依彼而住;诸当来世如来、应等、正觉亦于正法恭敬宗重,奉事供养,依彼而住。

尔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知世尊心念已,如力士屈伸臂顷,从梵天没,住于佛前,叹言:善哉!如是世尊!如是善逝!懈怠不恭敬者,甚为大苦。广说乃至大义满足,其实无有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于世尊所戒具足胜、三昧胜、智慧胜、解脱胜、解脱知见胜,令世尊恭敬宗重,奉事供养,依彼而住者。唯有正法,如来自悟成等正觉,则是如来所应恭敬宗重,奉事供养,依彼而住者。

所以者何?过去诸如来、应等、正觉亦于正法恭敬宗重,奉事供养,依彼而住;诸未来如来、应等、正觉亦当于正法恭敬宗重,奉事供养,依彼而住;世尊亦当于彼正法恭敬宗重,奉事供养,依彼而住。  

时,梵天王复说偈言:

过去等正觉,及未来诸佛,

现在佛世尊,能除众生忧。

一切恭敬法,依正法而住,

如是恭敬者,是则诸佛法。

时,梵天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第1158经译文:正如我所听闻的一样,一个时期,佛陀住在郁毗罗聚落,尼连禅河旁的菩提树下,当时成佛不久。

尔时世尊独静思惟,产生了这样的思想:即不懂得恭敬(崇尚)自然科学规律而生活的人,则为大苦。因为他不了解、撑握,不会运用亊物本有的规律生活;没有正确高尚的目标追求;无有正确思想指引道路、方向;不知光明出路在那里?盲目行动,胡乱而为,不懂得遵循客观規律、自然法则办事。一味蛮干,痴迷生活,会受到各种情况的制约、束缚,不得自在。是生活、生命充满恐怖、畏惧的人,常在大苦忧悲中。

相反,若是有所恭敬、崇尚科学、文明;有次序、理智,有理想追求自在的人,就是生活在充满光明、安乐的环境里。你就了解架御了自然规律为我所用,不受外部干扰、限制,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完全撑握了宇宙人生的客观规律(如实知、如实見),学会了解脱、涅槃的伟大思想和无比高尚、深奧的道理(正法律仪)。

在那么多的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中,有谁能于我所做到的具足戒、胜三味、胜智慧、胜解脱、胜解脱知见中,能令我产生恭敬、遵重、奉事、供养,并按照去做人呢?转而又想到,没有。没有哪位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能做到我所做到的戒具足、胜三味、胜智慧、胜解脱、胜解脱知见。能引起我对他们的恭敬、尊重、奉事、供养,并按照他们的主张去做人。唯有正法令我自觉成等三藐三佛陀者,所以我应当对正法产生恭敬、尊重、奉事、供养,并尽形寿追随而行。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在过去世中的如来、应等、正觉也是对于正法的恭敬、尊重、奉事、供养依此而行,未来诸佛亦复如是。

尔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了解到世尊的想法,有如力士屈伸手臂的功夫,顷刻来到佛前。赞叹说善哉!如是世尊,善哉!如是善逝所想,懈怠不恭敬者,甚为大苦,细说如前。其实,没有哪位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能做到世尊所做到的那样。能够征服大家对他恭敬,乃至供养依彼而住,因为过去、未来诸佛亦复如是。

尔时梵天王复说偈曰:过去等正觉,及未来诸佛,现在佛、世尊,能除众生忧,一切恭敬法,依正法而住。如是恭敬者,是则诸佛法。

佛说此经已――

小结:在一般人眼里,只顾恭敬乃至供养诸佛,并依止而住。很少有人知道,过去、未来、现在诸佛,都是恭敬、尊重、奉事、供养正法的,并依彼而住的深刻道理。所以說,事物(色法)存在是第一性的;认识是第二性的。存在决定意识,而意识又可以反作用于存在,这是宇宙当中的絶对真理。正法是諸佛之母!我们要象佛陀一样,恭敬、尊重、奉事、供养、正法,依彼而住。所以恭敬正法,如同恭敬诸佛,胜于恭敬诸佛!无论佛陀住世与否,都以正法为师。正法是天;正法是永远不灭的佛陀!高于一切。反之只知敬佛,不知敬正法的人,是天良丧尽!何谓正法?五蕴、四圣谛、十二因緣行、解脫、正果;正向涅槃,究竟苦边。

此经具有划时代的伟大的历史意义与現实意义,恭敬!恭敬!

第115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郁毗罗聚落,尼连禅河侧菩提树下,成佛未久。

尔时,世尊独静思惟,作是念:有一乘道能净众生,度诸忧悲,灭除苦恼,得真如法,谓四念处。何等为四?身、身观念处,受、心、法,法观念处。若有人不乐四念处者,则不乐如圣法;不乐如圣法者,则不乐如圣道。不乐如圣道者,则不乐甘露法;不乐甘露法者,则不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若乐修四念处者,则乐修如圣法;乐修如圣法者,则乐如圣道;乐如圣道者,则乐甘露法;乐甘露法者,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

尔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知佛心念已,譬如力士屈伸臂顷,于梵天没,住于佛前,作是叹言:如是世尊;如是善逝!有一乘道能净众生,谓四念处,乃至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时,梵天王复说偈言:

谓有一乘道,见生诸有边,

演说于正法,安慰苦众生。

过去诸世尊,以乘斯道度。

当来诸世尊,亦度乘斯道,

现在尊正觉,乘此度海流。

究竟生死际,调伏心清净,

于生死轮转,悉已永消尽。

知种种诸界,慧眼显正道。

譬若恒水流,悉归趣大海,

激流浚漂远,正道亦如是。

广智善显示,逮得甘露法,

殊胜正法轮,本所未曾闻,

哀愍众生故,而为众生转。

覆护天人众,令度有彼岸,

是故诸众生,咸皆稽首礼!

尔时,梵天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第1159经译文:如是我闻,世尊佛道初成,住在尼连禅河边的菩提树下,独自禅思,产生了这样的思想主张。即有一乘道,能够清净众生,度诸忧悲,灭除苦恼,得真如法,这就是“四念住”法。

何等为四呢?1、身、身观念住(内身、外身、内外身观念住,即是沒有身的观念,下同);2、受,受观念住(内受、外受、内外受观念住);3、心、心观念住(内心、外心、内外心);4、法,法观念住(内法、外法、内外法观念住)。

如果有人不愿意修习“四念住”法,他是不会进入圣法之流的,不入圣法之流的则不会进入圣道;不进入圣道,就不会乐修甘露法;不乐修甘露清净法者,就不会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反之,只有乐修“四念住”法的人,才能乐修习圣法;一个能乐修圣法的人,则乐入圣道;则乐得甘露清净法;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

尔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知佛心念后,即从梵天没,如伸臂顷来到佛所,赞叹说,正如世尊说;正如善逝说,有一乘道能净众生,说“四念住”法,乃至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

尔时梵天王说偈曰:谓有一乘道,见生诸有边,演说于正法,安慰苦众生。过去诸世尊,以乘斯道度。未来诸世尊,亦乘度斯道。现在尊正觉,乘此度海流。究竟生死际,调伏心清净,于生死轮转,悉已永消尽,知种种诸界,慧眼显正道。比如恒水流,悉归向大海,激流浚漂远,正道亦如是。广智善显示,逮得甘露法,殊胜正法轮,本所未曾闻,哀愍众生故,而为众生转。覆护天人众,令度有彼岸,是故诸众生,咸皆稽首礼。时梵天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小结:此经披露“四念住”修习法,为圣法、圣道、甘露法,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佛说此法为一乘道。即是最上等;最基础;最普及,普遍的修习方法。遍及一切,普及一切人天众生,所以叫做一乘道。绝不是今人“大乘教”者所说的“一乘道”含义,可见后世“大乘教”者乱用名词,篡改正法,错解佛意,误导众生,进入岐途。所以一乘道是“普及法,基本法”。

第116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郁毗罗聚落,尼连禅河侧菩提树下,成佛未久。尔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绝妙色身,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于诸种姓中,刹利两足尊,

明行具足者,天人中最胜!

佛告梵天王:如是,梵天;如是,梵天。

于诸种姓中,刹利两足尊,

明行具足者,天人中最胜。

佛说是经已,娑婆世界主梵天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第1160经译文:此经讲述,于某一日后夜时分,佛成道未久时,梵天王来晋见世尊,说偈赞言:在所有种姓中,刹利为两足尊,而明行具足者的世尊如来,为天人中最胜。佛说此经已

第116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住止空闲无聚落处,与比丘众夜宿其中。尔时,世尊为诸比丘说随顺阿练若法。

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作是念:今者世尊在拘萨罗人间游行,住一空闲无聚落处,与诸大众止宿空野。尔时,世尊为诸大众说随顺空法,我今当往随顺赞叹!譬如力士屈伸臂顷,于梵天没,住于佛前,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习近边床座,断除诸烦恼,

若不乐空闲,入众自摄护。

自调伏其心,家家行乞食,

摄持于诸根,专精系心念。

然后习空闲,阿练若床座,

远离诸恐怖,无畏安隐住。

若彼诸凶险,恶蛇众毒害,

黑云大暗冥,震雷曜电光,

离诸烦恼故,昼夜安隐住。

如我所闻法,乃至不究竟,

独一修梵行,不畏千死魔,

若修于觉道,不畏于万数。

一切须陀洹,或得斯陀含,

及阿那含者,其数亦无量。

不能定其数,恐怖于妄说。

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已,为佛作礼,即没不现。

第1161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拘萨罗人间游行时,住止在无聚落处,与诸比丘众夜宿其中。尔时,世尊为诸比丘说,“随顺阿练那”修习方法。

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作是念,今当前往言赞叹,于是伸臂顷刻来到佛前,退坐一面,而说偈言:修习临近无人边缘,安床而坐,断除诸烦恼,若不乐空闲,入众中,自加摄护诸根,自调伏其心,过着家家行乞食的生活。摄持于诸根,专精系心念,然后才能修习空闲法。于阿练床座,远离诸恐怖,无畏安隐住。若彼诸凶险,恶蛇众毒害,黑云大暗冥,震雷曜电光,离诸烦恼故,昼夜安隐住。如我所闻法,乃至不究竟,独一修梵行,不畏千死魔,若修于觉道,不畏于万数。一切须陀洹,或得斯陀含,及阿那含者,其数亦无量,不能定其数,恐怖于妄说。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即没不现。

第116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毗罗卫,迦毗罗卫林中,与五百比丘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尔时,世尊为诸大众说涅槃相应法。

时,有十方世界大众、威力诸天、皆悉来会,供养世尊及比丘僧。复有诸梵天王住于梵世,作是念:今日佛住迦毗罗卫国,如上广说,乃至供养世尊及诸大众,我今当往各各赞叹!作是念已,譬如力士屈伸臂顷,从梵天没,住于佛前。第一梵天即说偈言:

于此大林中,大众普云集,

十方诸天众,皆悉来恭敬,

故我远来礼,最胜难伏僧!

第二梵天复说偈言:

是诸比丘僧,真实心精进,

于此大林中,摄诸根求度。

第三梵天次说偈言:

善方便消融,恩爱深利刺,

坚固不倾动,如因陀罗幢。

度深堑水流,清净不求欲,

善度之导师,诸调伏大龙!

第四梵天次说偈言:

归依于佛者,终不堕恶趣,

能断人中身,得天身受乐。

各说偈已,四梵天身即没不现。

第1162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迦毗罗卫国毗罗卫树林中,与五百位比丘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

尔时世尊为诸大众说涅槃相应法,时有十方世界大众、威力诸天皆悉来会,供养世尊及比丘僧。复有诸梵天王住于梵世,见此情景心中在想,我们应当前往赞叹大会。

于是来到佛前,第一梵天说偈赞叹曰:于此大林中,大众普云集,十方诸天众,皆悉来恭敬。所以我们远道而来礼贺大会;最是优胜的僧众,他们已调伏了世间烦恼。

第二梵天复说偈曰:是诸比丘僧,真实心精进。于此大林中,摄持诸根,求度彼岸。

第三梵天次说偈曰:善于应用诸种方法精进努力,消融了世间深重恩爱与顽固的结症利刺,心念坚定不倾不动,坚固有如陀罗幢一样。确保渡过深堑水流,清净不求欲,而如来、世尊是善度之导师,是能降制、调伏诸多烦恼的大龙。

第四梵天说偈赞曰:归依于佛者,终不堕恶趣,能断人中身,得天身受乐。各说偈已,四梵天即没不现。

小结:此段经文披露出为本次大会做恭敬、供养人数之多;规模之大;范围之广;层次之高,皆为首次出现。佛陀为五百罗汉僧讲述涅槃相应法,具体讲述哪些内容虽然未提,但是记录公布了大会的规模盛况。所以我们要对以“杂阿含经”为代表的正法律仪佛道恭敬、尊重、奉事、供养依彼而住。这是正法律,与一切当时流行的以及后来出现的外道邪说的分水岭。用什么的心情和态度对待“杂阿含经”也是区别一切外道邪说,与正法律仪的试金石。

第116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娑婆世界主梵天王,日日精勤,往诣佛所,尊重供养。

时,娑婆世界主作是念:今日太早而来见佛,正值世尊入火三昧,我等且当入提婆达多伴党,瞿迦梨比丘房中。作是念已,即入彼房,至房户中,以指扣户,口说是言:瞿迦梨!瞿迦梨,于舍利弗、目揵连所起净信心,汝莫长夜得不饶益苦!瞿迦梨言:汝是谁?梵天答言: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瞿迦梨言:世尊不记汝得阿那含耶?梵天王言:如是,比丘。瞿迦梨言:汝何故来?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答言:此不可治。即说偈言:

于无量处所,生心欲筹量,

何有黠慧者,而生此妄想?

无量而欲量,是阴盖凡夫。

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常日日勤到佛所,亲觐供养,我作是念:今旦太早来见世尊,正值世尊入火三昧,我且当入提婆达多伴党,瞿迦梨比丘房中。

即住户中,徐徐扣户,口说是言:瞿迦梨,瞿迦梨,当于舍利弗、目揵连贤善智慧者所,起净信心。莫长夜得不饶益苦!瞿迦梨言:汝是谁?我即答言:是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瞿迦梨言:世尊不记汝得阿那含耶?我即答言:如是。瞿迦梨复言:汝何故来?我作是念:此不可治。即说偈言:

于不可量处,发心欲筹量,

不可量欲量,是阴盖凡夫。

佛语梵王:如是!如是!梵王。

于不可量处,而发心欲量,

何有智慧人,而生此妄想?

不可量欲量,是阴盖凡夫。

佛说此经已,娑婆世界主梵天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为佛作礼,即没不现。

第1163经译文:注:治:治理,教育,改造。

如是我闻,某一时期,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当时有娑婆世界主梵天王,日日精勤修习。一天他来到世尊住所,尊重、供养。当时因来的太早,正赶上世尊入火三昧。当时他想,我先到提婆达多同党,瞿迦梨比丘房中等待一会。

主意打定后来到房户中,以指叩门,口说瞿迦梨!瞿迦梨,你还是到舍利弗、目揵连他们那里去接受对你的帮助、教诲吧,清净思想,回到正法律的道路上来,修习正法律仪。再不要跟着提婆达多的分裂路线走下去了,害得你长期得不饶益苦。

瞿迦梨说,你是谁?梵天答道是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瞿迦梨说,世尊不是授记你得阿那含果了吗?梵天王答是这样。瞿迦梨又说,你来干什么?梵天王答曰:此辈不可理喻。即说偈言:你们这些自持聪明有智慧的人,尽是选择明明是行不通、办不到、做不成的不可为的事,而强行为之。发出很大决心想搞出个名堂出来,以此迷惑众生。不会有哪个有黠慧的人会干这种愚蠢的事,而妄生此想。于不可为而为之的人,是五蕴之盖暗冥遮障的愚痴凡夫。

于是梵天王来到佛所将上事讲述一遍后说,于不可量处,发心欲筹量的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阴盖遮覆的凡夫。佛说梵天,确实如你所说,于不可量处,而发心欲量。没有哪位有智慧的人会生此种妄想,去做不可量欲量的事。纯碎是阴盖遮覆暗冥的凡夫。佛说此经已-

第116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大梵天王及余别梵天、善臂别梵天,日日方便,往见供养世尊。时,有婆句梵天见别梵天善臂梵天,精勤方便,而问言:汝欲何之?彼即答言:欲见世尊,恭敬供养。时,婆句梵天即说偈言:

彼有四鹄鸟,三种金色宫,

五百七十二,修行禅思者。

炽焰金色身,普照梵天宫,

汝且观我身,何用至彼为?

尔时,善梵王、别梵王、善臂别梵王复说偈言:

虽有金色身,普照梵天宫,

其有智慧者,知色有烦恼,

智者不乐色,于其心解脱。

时,彼善梵天、别梵天、善臂别梵天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今方便,欲来见世尊,恭敬供养,有婆句梵天,见我方便,而问我言:汝今方便,欲何所之?我即答言:欲往见世尊,礼事供养。婆句梵天即说偈言:

有四种鹄鸟,三种金色宫,

五百七十二,于中而禅思。

观我身金色,普照梵天宫,

汝且观我身,何用至彼为?

我即说偈而答彼言:

虽有金色身,普照梵天宫,

当知真金色,是则烦恼事。

智者解脱色,于色不复乐。

佛告梵天:如是,梵天;如是,梵天。

虽有真金色,普照梵天宫,

当知真金色,则是烦恼事,

智者解脱色,于色不复乐。

时,彼梵天为迦吒务陀低沙比丘故,说偈言:

夫士生世间,利斧在口中,

还自斩其身,斯由恶言故。

应毁者称誉,应誉而反毁,

恶口增其过,所生无安乐!

博弈酒丧财,其过失甚少,

恶心向善逝,是则为大过!

地狱有百千,名尼罗浮陀,

三千有六百,及五阿浮陀,

斯皆谤圣狱,口意恶愿故。

佛说此经已,彼诸梵天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第1164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陀住在王舍城迦兰陀园时。有大梵天王以及其余的别梵天,善臂别梵天。日日辛苦劳做前来看望,供养世尊。当时有位叫做婆句的梵天,看见别梵天,善臂梵天,精勤努力,就问他们说,你们这样想得到什么?彼即答曰:就是想见世尊,恭敬、供养。

尔时,婆句梵天说偈曰:(注:鹄:hú:斛,即天鹅)你已拥有四种天鹅,有三种金色的宫殿五百七十二座。凡修习禅思的人都有炽焰的金光身,其光普照梵天宫殿。你且看我身,还用什么到别处去吗?  

尔时善梵天、别梵天、善臂别梵王来到世尊住所述说前事,我即说偈而答彼言:虽有金色身,普照梵天宫,你应知到,真金色它也是一种烦恼,智者应对此色予以解脱才对,怎能反生喜乐呢?

佛告梵天说,你说得很对,梵天!你讲得很好,梵天!虽有真金色普照梵天宫,你应清醒知道,真金之色亦是属于烦恼之事的道理。对于金色不要生欢喜乐之心才是。

此时彼梵天为迦吒务陀低沙比丘故,说偈曰:士夫生长在世间(强壮勇夫),利斧在口中,经常伤害自身,这都是因为恶言的原故。谁若是能用利斧将恶言毁灭,即被人所称誉。若不是自毁恶言,反毁他人的话,恶口会增加他的罪恶过患,所生之处是不会有安乐的。博弈饮酒会丧失钱财,相比之下过失算少,而恶心发向善逝,其过甚大。地狱有百千座,名叫尼罗浮陀,又三千六百座叫做五阿浮陀。凡是进入这些地狱的人,都是犯了诽谤圣人、圣道法之罪的人。都是由口、意出生恶言造成的。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有二事。①告诉人们要恭敬、尊重、奉事、供养世尊、佛陀,以日日方便晋见,为供养事。学习圣人品格、思想、道德,久而久之也就成就了佛。②是说世间恶造业的巨大事实,或是百千尼罗浮陀,或是三千六百五阿浮陀地狱的入者,皆因诽谤圣道,圣法故。

联想正法而后的“大乘教”者,岂非是诽谤佛道;诽谤正法;谤僧耶!(因他们不解沙门义,不求沙门果故)

第116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婆句梵天住梵天上,起如是恶邪见言:此处常、恒、非变易法,纯一出离之处。

尔时,世尊知婆句梵天心念已,入于三昧,如其正受,于王舍城没,住梵天上。婆句梵天遥见世尊而说偈言:

梵天七十二,造作诸福乐,

自在而常住,生老死已过。

我于诸明论,修习已究竟,

彼诸天众等,唯谓我长存。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此则极短寿,非是长存者,

而婆句梵天,自谓为长寿。

尼罗浮多狱,其寿百千数,

我悉忆念知,汝自谓长存!

婆句梵天复说偈言:

佛世尊所见,其劫数无边,

生老死忧悲,皆悉已过去。

惟愿说知我,过去曾所更,

受持何戒业,而得生于此?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过去久远劫,于大旷野中,

有诸大众行,多贤圣梵行,

饥乏无资粮,汝救之令度,

慈救心相续,经劫而不失。

是则汝过去,所受持功德,

我悉忆念知,久近如眠觉。

过去有村邑,为贼所抄掠,

汝时悉皆救,令其得解脱。

是则过去世,所受持福业,

我忆此因缘,久近如眠觉。

过去有人众,乘船恒水中,

恶龙持彼船,欲尽害其命,

汝时以神力,救令得解脱。

是则汝过去,所受持福业,

我忆是因缘,久近如眠觉。

婆句梵天复说偈言:

决定悉知我,古今寿命事,

亦知余一切,是则为正觉。

是故所受身,金光炎普照,

其身住于此,光明遍世间。

尔时,世尊为婆句梵天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如其正受,从梵天没,还王舍城。

第1165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住在王舍城时,有婆句梵天,住在天上。一日生起如下邪恶心念,说梵天此处是常恒,非变易法,纯一出离之地。

尔时世尊知彼念已,即入于三味,如其正受,于王舍城没,住于梵天。婆句梵天见世尊即说偈言:梵天有七十二处之多,皆因造做诸多福业而能常住于此天。生老病死已经过去了,我于诸多解脱光明的理论思想,都已修习到究竟完成了。在所有的诸天众中,只有我可以说是长存不灭的。

于是世尊说偈答曰:此地则特别短寿之地,非是长存,而你婆句梵天却自称为长寿。尼罗浮众多地狱,它们的寿命都超过此百千之数,我都能知道,更何况你自称之所谓长存之地呢?

此时婆句梵天复说偈曰:佛陀、世尊所见到的其劫数无有边际,生老死忧悲都已成为过去的事,现在我只想知道我的过去世都做了哪福业、受持哪些戒行,而今得生于此?

佛用偈回答说,在过去久远劫时,曾于大旷野中,有许多大众修习梵行,多是贤圣之人。他们遭遇到了断粮的饥饿威胁,是你救度他们得以度过饥乏。你的慈救之心相续不断,经劫而不失减,这就是你的过去所受持的功德,我都能清楚而忆念之。久远与临近现实之事,就如同睡眠与觉醒一样,清清楚楚,历历在目。还有在过去时,有村邑遭贼抄掠,是你出面相救,使得群众得以解脱。还有过去世时,有许多人乘船渡过恒河,被恶龙所劫持,欲尽害其命,你用神力救令得解脱。这些都是你过去世所受持的福业,我忆是因缘久近,如眠觉。

时,婆句梵天复说偈曰:刚才佛陀所说之事实,使我如梦醒,明白了古今寿命事,以及其余的一切事。这些都是因为有正觉的原故,所以才有今日之受身,金光炎普照,其身住于此梵天,可是光明却能普照到世间。尔时世尊为婆句梵天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如其正受,从梵天没,还王舍城。

小结:婆句梵天虽受梵天福报,而无智慧能了知过去世。借佛慈悲,得以正觉,经佛种种说法、示教,从此得以正修智慧,生于勝处,不能因为有了成绩,忘乎所以,停止前进,忘记最终目标,半途而废,貪乐享受。

第116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梵天住梵天上,起如是邪见言:此处常、恒、不变易,纯一出离,未曾见有来至此处,况复有过此上者?

尔时,世尊知彼梵天心之所念,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舍卫国没,现梵天宫,当彼梵天顶上,于虚空中结跏趺坐,正身系念。

尔时,尊者阿若俱邻作是念:今日世尊为在何所?即以天眼净过人间眼,观见世尊在梵天上。见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舍卫国没,现彼梵世。在于东方,西面向佛,结跏趺坐,端身系念,在佛座下,梵天座上。

尔时,尊者摩诃迦叶作是念:今日世尊为在何所?即以天眼净过于人眼,见世尊在梵天上。见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舍卫国没,现梵天上,在于南方,北面向佛,结跏趺坐,端身系念,在佛座下,梵天座上。

时,尊者舍利弗作是念:世尊今者为在何所?即以天眼净过于人眼,见世尊在梵天上。见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舍卫国没,住梵天上,在于西方,东面向佛,结跏趺坐,端身系念,在佛座下,梵天座上。

尔时,尊者大目揵连即作是念:今日世尊为在何所?以天眼净过于人眼,遥见世尊在梵天上。见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舍卫国没,住梵天上,在于北方,南面向佛,结跏趺坐,端身系念,在佛座下,梵天座上。

尔时,世尊告梵天曰:汝今复起是见:从本已来,未曾见有过我上者不?梵天白佛:我今不敢复言:我未曾见有过我上者,唯见梵天光明被障。

尔时,世尊为彼梵天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梵天上没,还舍卫国。

尊者阿若俱邻、摩诃迦叶、舍利弗为彼梵天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梵天没,还舍卫国,唯尊者大目揵连仍于彼住。

时,彼梵天问尊者大目揵连:世尊诸余弟子悉有如是大德大力不?时,尊者大目揵连即说偈言:

大德具三明,通达观他心,

漏尽诸罗汉,其数无有量!

时,尊者大目揵连为彼梵天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梵天没,还舍卫国。

第1166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当佛住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位梵天住在梵天上,起如是邪见。说,此处梵天是常恒不变易的,纯一出离。从未见过有其他人来过此处,更何况能超过我之上的人?

尔时世尊知彼梵天心之所念,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舍卫国没,现于梵天。住于梵天之顶上,于虚空中,结跏趺坐,正身系念。

尔时,尊者阿若俱邻作是念,今日世尊在什么地方?即以天眼,净过人间眼,观见世尊在梵天上。见已随后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舍卫国没,现于彼梵天上。在于东方,面向西,正面向佛结跏趺坐。端身系念,在佛座下,梵天座上。其后亦有尊者摩诃迦叶;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连分别依次如上观看,并依次升入梵天,分别依次南方面北;于西方面东;于北方面南,正向佛陀,在佛座之下梵天座上,结跏趺坐。

尔时世尊告梵天曰:你今天再生起此见说:“从本以来,从未见过人谁能超过我之上者,看一看这是什么”?此时梵天白佛,现在再也不敢出此狂言,现在我只见到梵天的光明被遮障。

尔时世尊为彼梵天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梵天没,还于舍卫国。尊者阿若俱邻、摩诃迦叶、舍利弗亦复如是而行,唯有大目揵连,仍于彼住。

时彼梵天问:世尊诸余弟子,都有如是大德大力吗?时,尊者大目揵连即说偈曰:大德具三明(宿命明,天眼明,漏尽明),通达观他心,漏尽诸罗汉其数无有量,都有如是大德力、大神力,梵天惭愧无语。

时大目揵连为其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于梵天没,还于舍卫国。

小结:三明俱足之阿罗汉以其大德力,大神力征服了梵天。为其开阔了眼界,不敢妄言邪见,何况世尊呼?

此经首次为世尊及其弟子展示大徳力、大神力神通变化,佔据梵天五方虚空,可谓是空前精彩一幕。試问“大乘教”者,还敢小看阿罗汉吗?

第116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俱尸那竭国,力士生地坚固双树林。尔时,世尊临般涅槃,告尊者阿难:汝于坚固双树间敷绳床,北首,如来今日中夜于无余涅槃而般涅槃。

时,尊者阿难奉世尊教,于双坚固树间为世尊敷绳床,北首已。还世尊所,稽首礼足,白言世尊:已为如来于双坚固树间敷绳床,令北首。

于是,世尊往就绳床,右胁著地,北首而卧,足足相累,系念明相。尔时,世尊即于中夜,于无余涅槃而般涅槃。

般涅槃已,双坚固树寻即生华,周匝垂下,供养世尊。时,有异比丘即说偈言:

善好坚固树,枝条垂礼佛,

妙华以供养,大师般涅槃!

寻时,释提桓因说偈:

一切行无常,斯皆生灭法,

虽生寻以灭,斯寂灭为乐。

寻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次复说偈言:

世间一切生,立者皆当舍,

如是圣大师,世间无有比!

逮得如来力,普为世间眼,

终归会磨灭,入无余涅槃!

尊者阿那律陀次复说偈言:

出息入息住,立心善摄护,

从所依而来,世间般涅槃。

大恐怖相生,令人身毛竖,

一切行力具,大师般涅槃。

其心不懈怠,亦不住诸爱,

心法渐解脱,如薪尽火灭。

如来涅槃后七日,尊者阿难往支提所,而说偈言:

导师此宝身,往诣梵天上,

如是大神力,内火还烧身。

五百氎缠身,悉烧令磨灭,

千领细氎衣,以衣如来身,

唯二领不烧,最上及衬身。

尊者阿难说是偈时,诸比丘默然悲喜!

第1167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俱尸那竭国,力士地坚固双树林。

尔时世尊临近般涅槃,告诉尊者阿难说:你于坚固双树间,敷设绳床,头朝北向,如来今日中夜,以无余涅槃成果而般涅槃。时阿难奉世尊教,一切准备完毕回报于世尊。于是世尊往就绳床,右胁(胸两旁有肋骨的地方叫胁)著床,北首而卧,足足相累,系念明想。

尔时,世尊即于中夜,以无余涅槃的修身成就而般涅槃。般涅槃已,双坚固树寻即生华,周币垂下供养世尊。时有异比丘即说偈言:善好坚固树,枝条垂礼佛,妙花以供养,大师般涅槃。过一会有释提桓因说偈:一切行无常,斯皆生灭法,虽然说是生,转眼瞬时即是灭,此寂灭则为常乐。

又过了一会有娑婆世界主,梵天王次复说偈言:世间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凡是成立的都应舍去。就应当像这位圣者大师一样,尽舍无余,为世间无有比者。虽然得到如来神力,普为世间指导众生解脱,貢献毕生,终归还是会有磨灭的时候,而入于无余涅槃。

尊者阿那律陀次复说偈曰:出息入息住,但凡是心都能很好地摄持守护。从有所依而至无所而来,正个世间都已般涅槃。大恐怖相生,令人身毛竖,这些经历均已战胜,具足一切威力智慧,大师才般涅槃。其心不懈怠,亦不住诸爱,心法渐解脱,有如柴薪燃尽而火灭。

在如来涅槃后的第七日,尊者阿难住支提所,而说偈言:导师此宝身,往诣梵天上(并非后世所传,依旧灵山说法之谜信谬说)。以如是大神力,用内火还烧自身(并非有荼毗之举)。既便有五百条氎布缠身,也会尽烧而令身磨灭的。千领细氎衣用以衣服如来身体,也被烧令磨灭,只有最上层衣领及衬衣领不烧。

尊者阿难说是偈已,时诸比丘默然、悲喜。

小结:此经记录了世尊、佛陀入灭的真实场面及前后经过。朴实、自然、伟大、平凡。世尊、佛陀入灭竟是这样的悄然无声,平平离去,只有坚固双树垂花供养,伟大竟是如此平凡。后世所传世尊涅槃种种之说,皆与此经所载不同,应以此经为准,摒弃异说!

杂阿含经卷四十四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