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3|回复: 0

杂阿含经浅释卷四十五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2 11:45:52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6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阿腊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时,阿腊毗比丘尼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持尼师坛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禅。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有弟子阿腊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已,持尼师坛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禅。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诣彼比丘尼所,语比丘尼言:阿姨,欲何处去?比丘尼答言:贤者,到远离处去。时,魔波旬即说偈言:

世间无有出,用求远离为?

还服食五欲,勿令后变悔。

时,阿腊毗比丘尼作是念:是谁欲恐怖我,为是人耶?为非人耶?奸狡人耶?心即念言:此必恶魔欲乱我耳!觉知已,而说偈言:

世间有出要,我自知所得。

鄙下之恶魔,汝不知其道。

譬如利刀害,五欲亦如是。

譬如斩肉刑,苦受阴亦然。

如汝向所说,服乐五欲者,

是则不可乐,大恐怖之处!

离一切喜乐,舍诸大暗冥,

以灭尽作证,安住离诸漏。

觉知汝恶魔,寻即自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彼阿腊毗比丘尼已知我心,愁忧不乐,即没不现。

第1168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讲,魔波旬制造麻烦,故意刁难住在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阿腊毗的事。魔波旬化作年少容貌端正之人,语比丘尼说:世间无有出,何必求远离事。还是服食五欲生活,已免后悔晚。阿腊毗比丘尼,识破恶魔欲乱我耳!觉知已,而说偈言:出离世间最重要,我自知该怎样去做。鄙下之恶魔,你是无法知道出离之道的。比如利刀加害,五欲之苦亦如是。又比如斩肉刑,苦受阴处亦是这样。你所主张的五欲之乐,是则不可乐,于大恐怖之处,有何乐可说?只有远离方得喜乐,舍诸大冥暗,以灭尽自知作证,远离诸漏而安住。我已觉出你是恶魔了,赶快自灭去。

时魔波旬忧愁不乐,即没不现。

第116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苏摩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右肩上,至安陀林坐禅。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有苏摩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檀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禅。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苏摩比丘尼所,问言:阿姨,欲至何所?答言:贤者,欲至远离处去。时,魔波旬即说偈言:

仙人所住处,是处甚难得,

非彼二指智,能得到彼处。

时,苏摩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等?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作此思惟已,决定智生,知是恶魔来欲娆乱,即说偈言:

心入于正受,女形复何为?

智或若生已,逮得无上法!

若于男女想,必不得俱离,

彼即随魔说,汝应往语彼。

离于一切苦,舍一切暗冥,

逮得灭尽证,安住诸漏尽。

觉知汝恶魔,即自磨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苏摩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悔,即没不现。

第117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至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于一树下结跏趺坐,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于一树下结跏趺坐,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所,而说偈言:

汝何丧其子?涕泣忧愁貌,

独坐于树下,何求于男子?

时,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作是念:为谁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者?如是思惟,生决定智。“恶魔波旬来娆我耳!”即说偈言:

无边际诸子,一切皆亡失,

此则男子边,已度男子表。

不恼不忧愁,佛教作已作,

一切离爱苦,舍一切暗冥,

已灭尽作证,安隐尽诸漏。

已知汝弊魔,于此自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已知我心,愁忧苦恼,即没不现。

第117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优钵罗色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优钵罗色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优钵罗色比丘尼所而说偈言:

妙华坚固树,依止其树下,

独一无等侣,不畏恶人耶?

时,优钵罗色比丘尼作是念:为何等人?欲恐怖我。为是人、为非人?为奸狡人?如是思惟,即得觉知“必是恶魔波旬欲乱我耳!”即说偈言:

设使有百千,皆是奸狡人,

如汝等恶魔,来至我所者,

不能动毛发,不畏汝恶魔!

魔复说偈言:

我今入汝腹,住于内藏中,

或住两眉间,汝不能见我。

时,优钵罗色比丘尼复说偈言:

我心有大力,善修习神通,

大缚已解脱,不畏汝恶魔。

我已吐三垢,恐怖之根本,

住于不恐地,不畏于魔军。

于一切爱喜,离一切暗冥,

已证于寂灭,安住诸漏尽。

觉知汝恶魔,自当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优钵罗色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愁,即没不现。

第117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尸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尸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到尸罗比丘尼前而说偈言:

众生云何生?谁为其作者?

众生何处起?去复至何所?

尸罗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人?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作是思惟已,即生知觉“此是恶魔欲作留难!即说偈言:

汝谓有众生,此则恶魔见,

唯有空阴聚,无是众生者。

如和合众材,世名之为车,

诸阴因缘合,假名为众生。

其生则苦生,住亦即苦住,

无余法生苦,苦生苦自灭。

舍一切爱苦,离一切暗冥,

已证于寂灭,安住诸漏尽。

已知汝恶魔,则自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尸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第117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毗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毗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当往彼,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毗罗比丘尼所而说偈言:

云何作此形?谁为其作者?

此形何处起?形去至何所?

毗罗比丘尼作是念:是何人来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如是思惟,即得知觉: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此形不自造,亦非他所作,

因缘会而生,缘散即磨灭。

如世诸种子,因大地而生,

因地水火风,阴界入亦然,

因缘和合生,缘离则磨灭。

舍一切爱苦,离一切暗冥,

已证于寂灭,安住诸漏尽。

恶魔以知汝,即自磨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毗罗比丘尼已知我心,生大忧戚,即没不现。

第117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毗阇耶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此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弟子毗阇耶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其前而说偈言:

汝今年幼少,我亦是年少,

当共于此处,作五种音乐,

而共相娱乐,用是禅思为?

时,毗阇耶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为是人耶?为非人耶?为奸狡人耶?如是思惟已,即得知觉:是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歌舞作众伎,种种相娱乐,

今悉已惠汝,非我之所须。

若寂灭正受,及天人五欲,

一切持相与,亦非我所须。

舍一切喜欢,离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已知汝恶魔,当自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是毗阇耶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第117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遮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至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洗足毕举衣钵,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遮罗比丘尼前而说偈言:

觉受生为乐,生服受五欲,

为谁教授汝,令厌离于生?

时,遮罗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人?欲作恐怖。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而来至此,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生者必有死,生则受诸苦,

鞭打诸恼苦,一切缘生有。

当断一切苦,超越一切生,

慧眼观圣谛,牟尼所说法:

苦苦及苦集,灭尽离诸苦,

修习八正道,安隐趣涅槃。

大师平等法,我欣乐彼法,

我知彼法故,不复乐受生。

一切离爱喜,舍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觉知汝恶魔,自当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遮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第117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优波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优波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优波遮罗比丘尼所而说偈言曰:

三十三天上,炎魔兜率陀,

化乐他自在,发愿得往生。

优波遮罗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是奸狡人?自思觉悟:必是恶魔欲作娆乱!而说偈言:

三十三天上,炎魔兜率陀,

化乐他自在,斯等诸天上,

不离有为行,故随魔自在。

一切诸世间,悉是众行聚,

一切诸世间,悉皆动摇法,

一切诸世间,苦火常炽然,

一切诸世间,悉皆烟尘起。

不动亦不摇,不习近凡夫,

不堕于魔趣,于是处娱乐!

离一切爱苦,舍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已觉汝恶魔,则自磨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优波遮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第117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尸利沙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尸利沙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当往彼,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到尸利沙遮罗比丘尼所,而作是言:阿姨,汝乐何等诸道?比丘尼答言:我都无所乐!时,魔波旬即说偈言:

汝何所谘受,剃头作沙门,

身著袈裟衣,而作出家相,

不乐于诸道,而守愚痴住?

时,尸利沙遮罗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如是思惟已,即自知觉: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此法外诸道,诸见所缠缚,

缚于诸见已,常随魔自在!

若生释种家,禀无比大师,

能伏诸魔怨,不为彼所伏。

清净一切脱,道眼普观察,

一切智悉知,最胜离诸漏,

彼则我大师,我唯乐彼法。

我入彼法已,得远离寂灭,

离一切爱喜,舍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已知汝恶魔,如是自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尸利沙遮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第1169经至1177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陀住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在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中,接连发了如下事情。有苏摩比丘尼,有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有优钵罗色比丘尼,有尸罗比丘尼,有毗罗比丘尼,有毗阇耶比丘尼,有遮罗比丘尼,有优波遮罗比丘尼,有尸利沙遮罗比丘尼等。她们过着晨朝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禅的生活,每日如此。

当时,有魔叫做波旬的,产生了当往她们修习地去刁难的思想。于是便化作容貌端正的年少,曾前后分别来到她们的住所与以扰乱。第一次问苏摩比丘尼说,阿姨你要往何处去?答曰:贤者,欲至远离处去。魔波旬即说偈言:仙人所住的地方,该处非常难得,非是你们这些修二指智人所能到达的地方。[(注:二指:指二指净法;二指食净。比丘足食已,不受残食之法;至午下(午后)不再取食)]时,苏摩比丘尼心想,此是何等人?来吓唬我!是人也?还是非人也!还是奸狡坏人?作此思已,决定智生,知道是恶魔来做扰乱之事。

于是说偈曰:心已入于正受,女形之身又能说明什么呢?智慧若生起,逮得无上法。若是还有男女之分别想法,身心是不会得出离,就会随意识而转。你应到别去说你的观点,我们已经脱离了一切苦,舍去一切暗冥,取得了灭尽的证实,安住于诸漏尽中,觉知你应该离去了。时魔波旬作念,即自磨灭去,因为苏摩比丘尼已知我的用意了,内怀忧悔,即没不现。

以同样的方式变换语言话题,又来扰乱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波旬对她说偈曰:看你忧愁涕泣的样子,好像是丧子一样,独自坐在树下,是否在求助男子的帮助呢?离舍瞿昙比丘尼生坚定智,知是恶魔来扰乱耳!即说偈曰:许许多多无数边际的男子,都将会亡失,这就是男子的必然结果。我今已无有男女差别之相了,即无烦恼,亦无忧愁,但凡佛陀教导我们应该要做的事,我们都已做到了。一切都脱离了忧苦;舍离了一切暗冥。诸漏已灭尽,而且自知做证,安隐尽诸漏。已经识别出你是恶魔波旬,于此自灭去。于是波旬心愁忧苦,即没不现。

接下来波旬又来扰乱优钵罗色比丘尼,用偈说言:妙花坚固树,依止其树下。独自一人没有伴侣,难道你不怕恶人来吗?此优钵罗色比丘尼知是恶魔扰乱,即说偈言:假设有你这样奸狡之人,成百上千来到我所,也不能动我毛发,根本就不畏惧你这个恶魔。魔复说偈:我今入你腹,住于内脏中,或住两眉间,你不能见我。

时优钵罗色比丘尼说偈曰:我心有大力,修习了很好的神通,所有的大束缚已经解脱,你能奈我何?我已吐三垢,不再染著尘垢之事,彻底解除了恐怖的根源,住于不恐之地,因此不畏惧魔军。对于一切的爱喜,离一切暗冥,已经证到寂灭,安住于诸漏尽中。觉知你是恶魔,应自当消灭去。于是波旬忧愁,即没不现。

又有一次波旬前来扰乱尸罗比丘尼,问她众生云何生?谁是创造众生的人?众生何处起?又到何处去?尸罗比丘尼生决定智,知是恶魔刁难来戏,说偈曰:你说是有众生,这都是恶魔的见解。只有无常变易的五蕴的集、散,而无有什么是众生的。就好比将众多的材料、构件和合组装在一起,造出一个车一样,世上的人把它叫做车。诸蕴因缘合,假名为众生。所谓生亦尽是苦;住亦是苦的住,并没有其它什么法能生出苦来,若有生苦亦有苦的自灭。如果能于一切之忧苦都脱离了暗冥,已证于寂灭,就能安住在诸漏尽中。我已知你是恶魔,应自消灭去。时魔内怀忧愁,即没不现。

接下来他又来刁难扰乱毗罗比丘尼:即说偈言:人为什么成了这样的身形?谁是它的创造者?此形从何处生起?形去又到什么地方去?毗罗比丘尼即言偈曰:此形不是自己造成的,也非他人所作,是因缘会合而生,缘散自然就磨灭了。就象世间的诸多种子一样,因有大地而能生长。因地、水、火、风成就了它的生命。五蕴六内入处,亦是同样。因缘和合生,缘离磨灭。舍离一切忧苦,离一切暗冥。我已证于寂灭,安住在诸漏尽中。已知你是恶魔,应自磨灭去。时魔波旬生大忧愁,即没不现。

接下来魔波旬又以年少共娱乐为诱饵,刁难扰乱毗阇耶比丘尼说:汝今年幼少,我亦是年少,当共于此处,做五种音乐而共相娱乐,干麻要去禅思呢?于是毗阇耶比丘尼生决定智,知是魔来破坏刁难。于是说偈曰:歌舞作众妓,种种相娱乐的事,今天都给你去用吧,非我之所需要!还有寂灭正受,天人的五欲之喜乐一切统统送与你了,我都不需要。我已经离一切暗冥,寂灭得以自证,安住于漏尽之中。已知你是恶魔,当自消灭去。

接下来魔波旬又对安住在安陀林树下,坐禅入昼正受的遮罗比丘尼前来刁难扰乱,说偈曰:觉的满足是以受的生为快乐,生是以服习享受五欲为快乐的。是谁教授你,叫你厌离于生的?遮罗比丘尼生决定智,知是恶魔扰乱。于是说偈答曰:凡是生者必然有死,生时则必受诸多苦痛,有如鞭打等诸种苦恼。这一切都是缘自人们对有的追求而得。所以想要断除一切苦,必须要断除一切生的思想才是。以智慧的思维目光审观圣谛至理名言,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法。苦,苦集及苦的业,灭尽离诸苦。要修习八正道,安隐趋向涅槃的方向。这是大师为众生讲述的平等之法,我特别欣乐于彼法的修习,由于我深深地了解大师之法的真谛,所以不会再去服习乐受之法。一切离爱喜,舍一切暗冥。寂灭之心已得自知做证,安住于诸漏尽中。觉知道你是个恶魔,应自消灭去。时魔内心忧愁,即没不现。

下面是魔波旬,在刁难扰乱优遮罗比丘尼时所说的偈言:三十三天上,炎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发愿得往生。于是优波遮罗比丘尼生决定智,知是恶魔,回偈曰:三十三天上,炎魔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在这些天上都离不开有为之行,故尔随魔业而自在。世间上的所有一切是众行的聚集地,皆属于动摇之法。苦火常炽热燃烧,烟尘频起。只有不动亦不摇,不服习凡夫业,才能不堕于魔的境界。于此娱乐处离一切忧苦,舍离一切暗冥,实现了寂灭自作证,安住于诸漏尽中。已觉你是魔,应自消灭去。时魔内怀忧愁,即没不现。

魔波旬仍不死心,断续干扰破坏尸利沙遮罗比丘尼正受禅思,说偈曰:你在什么地受到咨询,决定剃头作沙门;身著袈裟衣;而做出家相;不乐其他诸道业;而守于愚痴住?尸利沙遮罗比丘尼生决定智,知是魔来扰乱,即说偈曰:此法之外的诸种外道,他们的见解都是受到缠缚的。束缚于各种偏见,常随在魔业里,而所谓自在。若是能生于释迦种姓家,受习大师无比之法,就能降伏诸魔之怨,不为彼所降伏。得一切解脱清净,用智慧道眼去观察,一切都清清楚楚,最为优胜的是脱离了诸漏。大师教我的法为我之最乐。自从修习深入彼法以来,得以实现远离与寂灭。离一切之爱喜,舍一切暗冥,寂灭以作证安住于诸漏尽中。已知你是恶魔,应自灭消去。时彼魔波旬,做多次刁难扰乱均未成功,内心忧愁,即没不现。

小结:以上诸经记述了魔波旬以不同的语言、问题,实行破坏、干扰,终未得逞。同时亦说明各位尊者比丘尼,已得漏尽解脱之道,故尔不能为魔所难住,足已验证诸位尊者,脫于魔系,究竟苦边!

第117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尔时,世尊月十五日布萨时,于大众前坐。月初出时,时有尊者婆耆舍于大众中作是念:我今欲于佛前叹月譬偈。作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佛告婆耆舍:欲说者便说!时,尊者婆耆舍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如月停虚空,明净无云翳,

光炎明晖曜,普照于十方。

如来亦如是,慧光照世间,

功德善名称,周遍满十方。

尊者婆耆舍说是偈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第1178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尔时世尊于月十五日做布萨,于大众前坐。当月亮初出时,有尊者婆耆舍亦在大众当中,此时他心里在想,我想要以赞叹月亮光辉来比喻佛陀功德。拿定主意后,从座起整理衣服,为佛做礼,合掌白佛说世尊:我有所说;善逝,我有所说。佛告婆耆舍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于是婆耆舍即说偈曰:

如月停虚空,明净无云翳,光炎明晖曜,普照于十方。如来亦如是,慧光照世间。所有功德与美好名称,传遍十方世界。尊者婆耆舍说是偈已,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第117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尔时,尊者阿若憍陈如,久住空闲阿练若处,来诣佛所。稽首佛足,以面掩佛足上,而说是言:久不见世尊;久不见善逝!

尔时,尊者婆耆舍在于会中,作是念:我今当于尊者阿若憍陈如面前,以上座譬而赞叹之。作此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佛告婆耆舍:欲说时便说!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上座之上座,尊者憍陈如,

已度已超越,得安乐正受,

于阿练若处,常乐于远离。

声闻之所应,大师正法教,

一切悉皆陈,正受不放逸,

大德力三明,他心智明了。

上座憍陈如,护持佛法财,

增上恭敬心,头面礼佛足!

尊者婆耆舍说是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第1179经译文:此经亦说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时,有尊者阿若憍陈如,他久住空闲阿练若处。这一天他来到佛所,稽首佛足,以面掩盖住佛足上,无比激动地说:“好久没有见到世尊了;好久没有见到善逝了,非常非常的想念啊!”。真诚实景,浓厚的师生感情,令在场者异常感动。

尔时,尊者婆耆舍亦在此会中,心想在尊者阿若憍陈如面前,用上座称呼对他予以赞叹。拿定主意后对佛说,世尊:我想要有所说;善逝:我要有所说。佛告尊者婆耆舍,你想说就说吧!于是他说偈曰:  

上座中的尊重者,尊者憍陈如,已经解脱得度,超越世间,得到正受的安乐,住于阿练若处,经常喜欢远离而住。在声闻众中方方面面做得都很好,对于大师所传之正法教育,都能熟练陈述,正受修习不放逸住。大德力的三明,他心智明都已俱足,上座憍陈如护持佛法教育、教导,具有无上之恭敬心,头面礼佛足。说此偈已,大家欢喜。

第118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时,尊者舍利弗在供养堂,有众多比丘集会而为说法,句味满足,辩才简净,易解乐闻,不礙不断,深义显现。彼诸比丘专至乐听,尊重忆念,一心侧听。

时,尊者婆耆舍,在于会中作是念:我当于尊者舍利弗面前说偈赞叹。作是念已即起,合掌白尊者舍利弗:我欲有所说,舍利弗告言:随所乐说!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善能略说法,令众广开解,

贤优婆提舍,于大众宣畅。

当所说法时,咽喉出美声,

悦乐爱念声,调和渐进声,

闻声皆欣乐,专念不移转。

尊者婆耆舍说此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第1180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时,尊者舍利弗在供养堂,有众多比丘集会,而为说法。句味满足;精确深刻;语言精练、干脆;易懂易知,群众乐闻,意思通达连贯,深义显现。深得诸位比丘的喜欢、尊重、忆念,一心侧听。

时,尊者婆耆舍在于会中深受感动,准备当面称赞尊者舍利弗。欲有所说,尊者与准许,于是说偈言:善能略说法,令众广开解,优秀的演说家、教育家啊!于大众宣讲流畅。说法时咽喉所发出的美妙声音、悦乐爱念声,调和渐进;由表及里;由外入内的宣讲声,使能听到声音的人集精汇神,念不转移。尊者婆耆舍说此偈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小结:此偈高度赞扬舍利弗演讲的艺术才能,以及对正法律高超把握的能力和敬业精神。

第118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那伽山侧。五百比丘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断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

尊者,大目揵连观大众心,一切皆悉解脱贪欲。时,尊者婆耆舍于大众中作是念:我今当于世尊及比丘僧面前说偈赞叹。作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导师无上士,住那伽山侧,

五百比丘众,亲奉于大师。

尊者大目连,神通谛明了,

观彼大众心,悉皆离贪欲。

如是具足度,牟尼度彼岸,

持此最后身,我今稽首礼!

尊者,婆耆舍说是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第1181经译文:又,于王舍城那伽山侧,佛住此,时有五百比丘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断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尊者大目揵连,观大众心一切皆悉解脱贪欲。

时,尊者婆耆舍欲做偈赞,经佛允许曰:导师无上士,住那伽山侧,五百比丘众,亲自事奉于大师跟前。尊者大目连,神通最为神妙。经他观察,彼等大众心,悉皆离贪欲。如是具足之度,都是牟尼大师将之度过彼岸,持此最后身,我今应稽首礼敬、供养。

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第118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夏安居。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断除有结,正智心、善解脱,除一比丘谓尊者阿难,世尊记说彼现法,当得无知证。

尔时,世尊临十五日,月食受时,于大众前敷座而坐。坐已,告诸比丘: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后边身,为大医师,拔诸剑刺;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此后边身,无上医师,能拔剑刺。汝等为子,从我口生,从法化生,得法余财,当怀受我,莫令我若身、若口、若心有可嫌责事。

尔时,尊者舍利弗在众会中,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世尊向者作如是言: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最后身,无上大医,能拔剑刺。汝为我子,从佛口生,从法化生,得法余财。诸比丘,当怀受我,莫令我身、口、心有可嫌责”。我等不见世尊身、口、心有可嫌责事。

所以者何?世尊不调伏者,能令调伏;不寂静者能令寂静;不苏息者能令苏息、不般涅槃者能令般涅槃。如来知“道”;如来说“道”;如来向“道”,然后声闻成就。随道、宗道,奉受师教,如其教授,正向欣乐真如善法,我于世尊都不见有可嫌责,身、口、心行。我今于世尊所乞愿怀受,见闻疑罪,若身、口、心有嫌责事。

佛告舍利弗:“我不见汝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所以者何?汝舍利弗持戒多闻,少欲知足,修行远离,精勤方便,正念正受,捷疾智慧、明利智慧、出要智慧、厌离智慧、大智慧、广智慧、深智慧、无比智慧,智宝成就;示教照喜,亦常赞叹示教照喜为众说法,未曾疲倦。譬如转轮圣王,第一长子应受灌顶而未灌顶,已住灌顶仪法。如父之法,所可转者亦当随转。汝今如是,为我长子,应受灌顶而未灌顶,住于仪法;我所应转法轮,汝亦随转,得无所起,尽诸有漏,心善解脱。如是,舍利弗!我于汝所,都无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我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此诸五百诸比丘得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耶?

佛告舍利弗:我于此五百比丘亦不见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所以者何?此五百比丘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已舍重担,断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除一比丘,谓尊者阿难,我记说彼于现法中得无知证。是故,诸五百比丘我不见其有身、口、心见、闻、疑罪可嫌责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五百比丘既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然此中几比丘得三明?几比丘俱解脱?几比丘慧解脱?

佛告舍利弗:此五百比丘中,九十比丘得三明;九十比丘得俱解脱;余者慧解脱。舍利弗:此诸比丘离诸飘转,无有皮肤,贞实坚固。

时,尊者婆耆舍在众会中作是念:我今当于世尊及大众面前叹说怀受偈。作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右膝著地合掌白佛: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时,婆耆舍即说偈言:

十五清净日,其众五百人,

断除一切结,有尽大仙人,

清净相习近,清净广解脱。

不更受诸有,生死已永绝,

所作者已作,得一切漏尽,

五盖已云除,拔刺根本爱。

师子无所畏,离一切有余,

害诸有怨结,超越有余境,

诸有漏怨敌,皆悉已潜伏。

犹如转轮王,怀受诸眷属,

慈心广宣化,海内悉奉用,

能伏魔怨敌,为无上导师!

信敬心奉事,三明老死灭,

为法之真子,无有飘转患,

拔诸烦恼刺,敬礼日种胤!

佛说是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82经译文:注:怀受,怀者fu副,怒也,生气(康熙字典)。此处佛陀与弟子间,鼓励大家互相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提意見,从而提高觉悟能力,促成相互关怀、体贴、照頋(怀受)。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值夏安居时。佛陀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都是阿罗汉。他们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断除有结;正智心、善解脱。除了一位比丘叫做阿难的尊者,世尊曾经为他记说:他能在现实法中,取得“无知”证的资格和成果。(注:无知:真智无知也,无知故,能无不知,既无所不知。)。

尔时,临近每月十五日的月受时(隐喻园满无缺之意),世尊在大众面前,敷座而坐。坐已告诸大众说比丘:“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后边身;我为大医师,拔除剑刺;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此后边身;无上医师,能拔剑刺。你们为法子,从我口中生,从法化生,得法余财(继承正法)。

所以說在長期正法孕肓、培养、教化中,你们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对我有什么意見,要经常监督、检查我。在身行、口语、思想等方面有应当批评的缺点与不足之处(嫌弃、指责事),请你们提出批评、指正” 。

尔时,尊者舍利弗在众会中,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言:世尊一向是这么谦虚好学。总是说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最后身,无上大医师,能拔剑刺。汝为我子,从口生,从法化生,得法余财。诸比丘,当怀受我,莫令我身、口、心有可嫌责事。可是我们从来就没有见到世尊的身、口、心有可嫌责之事。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世尊能使不调伏的人叫他调伏;不寂静的人,能叫他寂静下来;执迷不苏息的人,能叫他苏醒过来;不般涅槃者,能教育他涅槃。如来深知“大道”;如来善说“正道”;如来始终追求实践“圣道”;然后才有声闻众的成就。他们追随宗师圣道,奉受大师的教诲,怎样教授就怎样学习去做。正确朝向欣乐,真如善法。我从世尊那里,从未见到过世尊身行、口言、心里有什么可以嫌弃、指责的事。

佛告舍利弗说,我也没有见到你在见、闻、解疑等方面在身行、口业、意识上有什么可嫌弃、指责的事发生。为什么呢?因为舍利弗持戒多闻;少欲知足;修行远离;精勤用功;正念正受;捷疾智慧、明利智慧、出要智慧、厌离智慧、大智慧、广智慧、深智慧、无比智慧、智宝成就。亦常赞叹示教、照喜,为大众说法从不疲倦。

比如转轮圣王的第一长子,应受灌顶而未受灌顶,已住在灌顶仪法,继承、接替如父之法,一切必备,隨时可以接班工作。所可转者,皆可以随转。你今天就是这样,为我的长子,临受灌顶而灌顶,住于仪法。我所应转法轮之事,你亦随时可转(我所能做的事,你随时都能做),不用做什么准备,尽诸有漏,心善解脱。所以说,我对你的一切身、口、意行,在见、闻、疑等方面都不见有什么可以嫌弃、指责的事。

舍利弗白佛言:若是說我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这么說来这五百比丘,也都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之事了?  

佛告舍利弗,我于五百比丘亦不见有谁于见、闻、疑,在身、口、意等方面有何嫌责之事。为什么这么说呢?此五百比丘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已舍重担;断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除一位比丘叫做阿难的,我记说他于现法当中得“无知”证。是故五百比丘,我不见他们身、口、心,见、闻、疑有可嫌责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五百比丘既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然而此中有多少人得三明(1宿命明,2天眼明,3漏尽明)?有多少人俱解脱?有多少人慧解脱?佛告舍利弗,在此五百人当中,有九十位比丘得三明,九十位比丘得俱解脱,其余人为慧解脱。佛说舍利弗,此诸比丘离诸飘转,无有皮肤(表相)真实坚固(纯真致善)。

时,尊者婆耆舍在会中做是念,应当于世尊及大众面前,赞叹世尊提倡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民主思想;崇高、伟大品德。拿定主意起立白佛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世尊说随所乐说。

于是婆耆舍说偈言:十五清净日,其众五百人,断除了一切结,诸有已尽的大仙人,清净思想,品格相习是那么接近。清净广解脱,不再受诸有。生死已永绝,所作都已作完。得一切漏尽,五盖已云除,拔出诸爱根本剑刺,有如狮子无所畏惧。离一切有余法,诸种有害之怨结。超越了有余境界,及诸有漏之怨敌,这一切潜沉都调伏了。犹如转轮王,怀恩诸眷属,慈心广宣化,不能忘記他们于正法的普及、推广功徳,海内悉奉用,能伏魔怨敌,成为法的真子,再亦无有飘转的忧患。除拔诸烦恼刺,敬礼大光明日种的后人!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篇经文记录了夏安居时,佛与五百比丘僧众空前大集会的盛况。会上世尊以婆罗门后边身,大医师为喻,能拔諸剑刺为引导,巧妙善意鼓励民主气氛,提高梵行觉悟,修习再修习。真实、坦诚地说出了诸比丘为佛口所生,为法化生的事实。即是在佛陀理论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孕育、诞生、成长了大批比丘僧众,沐浴在正法律仪的春风里,茁壮成长的事实,拥有佛陀赠与的巨大精神财富。可是伟大的佛陀仍旧平易、谦虚地号召弟子们,要时刻监督、自省思想、言行,莫令有嫌责事发生。

尊者舍利弗智辩应对与以回敬赞叹,如来知“道”;如来说“道”;如来向“道”的伟大功德,然后才有了声闻众的随“道”;宗“道”的事实成就,不见世尊有可嫌责事。佛陀以身作則,诚肯征求对他的身、口、意行有可嫌责之事。佛以舍利弗如灌王子为喻,记说了他可随时代替佛陀转法轮的能力、功德。佛与弟子们;圣人与圣人之间,就是这样以崇高的品格相互沟通思想,相互鼓励,共同督促进步,以臻道德尽善尽美,永不止步。啊!伟人就是伟人,必竞不同于凡夫众生。

第118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尊者尼拘律想,住于旷野禽兽住处。尊者婆耆,出家未久,有如是威仪:依聚落、城邑住。晨朝著衣持钵,于彼聚落、城邑乞食,善护其身;守诸根门;摄心系念;食已还住处,举衣钵洗足毕,入室坐禅。速从禅觉,不著乞食,而彼无有随时教授、无有教诫者,心不安乐。周圆隐覆,如是深住。

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不得利,难得、非易得。我不随时得教授、教诫,不得欣乐,周圆隐覆心住。我今当赞叹自厌之偈。即说偈言:

当舍乐不乐,及一切贪觉,

于邻无所作,离染名比丘。

于六觉心想,驰骋于世间,

恶不善隐覆,不能去皮肤,

秽污乐于心,是不名比丘。

有余缚所缚,见闻觉识俱。

于欲觉悟者,彼处不复染,

如是不染者,是则为牟尼。

大地及虚空,世间诸色像,

斯皆磨灭法,寂然自决定。

法器久修习,而得三摩提,

不触不谄伪,其心极专至,

彼圣久涅槃,系念待时灭。

时,尊者婆耆舍说自厌离偈,心自开觉。于不乐等开觉已,欣乐心住。

第1183经译文:

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王舍城,迦兰陀竹园里。尔时有尊者尼拘律想,住在旷野禽兽住处。当时,婆耆舍出家不久便有如是威仪:依于聚落、城邑边缘而住;他过着晨朝著衣持钵,到城邑聚落乞食的生活;善护其身,守诸根门,摄心系念。食已还住处,举衣钵洗足毕,入室坐禅,欲想迅速禅觉,精勤努力,常常忘记或不去乞食。  

然而在他的身边竟没有能够对他施行教授、教诫的人,心里很是苦闷不痛快,问题重重,疑云遍布,见不到有一处光明,他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隐藏深住的。可是此时的尊者婆耆舍心想,我若不能取得突破性进步,就很难改变旧有的思想,去除烦恼,得不到当时大家都能得到的教授,教诫道理后所取得的成绩,会落伍掉队。心中不乐,郁闷重重,不见希望光明,深深陷入苦苦思维当中,感到很难,决非易亊。

于是决定,我现在要做一首自我钻研厌离精神的赞叹偈句,以加强自己的舍离思想的建设。培养信心,依靠自已的覚悟能力,解决开覚问题。于是说偈曰:应当舍离乐与不乐,以及一切贪欲的思想,对于那些临近周边,有可能遭受到它们染污的地方与事,要提高警覚,远离、不去做。具有远离染著的思想与行为,方叫比丘名,对于那些驰骋于世间奔放不已的六觉之心,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所造恶不善法,应予以揭露、去除;不能将这些污秽的东西隐覆在心里而自受其乐,这样才是比丘所应做为的。有了这样的觉悟,于各种有余思想就不能被束缚住了。于见、闻、觉、识等处,不再遭到污染,能做到在这些方面清净无污染的人,不就是得到了牟尼大师的教授、教诫的了吗?

大地及虚空,世间诸色像这些都是磨灭之法,有**的思想它们就会自行消灭去。于此身心,要长久的修习,就会得到心止念住了(三摩堤)。以真诚正直心去做事,不会发生偏离、邪见之行事,其心极专至,系念不放逸住,久而久之,自会寂灭去,不就实现圣人涅槃的愿望了吗?时,尊者婆耆舍说完此厌离偈时,郁闷自然散去,心花怒放,于不乐自行开觉。于不乐等开觉已,彻底想开了,得心乐住,云开雾散,阳光朗照,欣乐清凈之心常住。

小结:此段经文如实地记述了,一个依靠自己力量来解决舍离,而实现清净自在的正法行者,谓尊者婆耆舍。他是一位精勤修习的优秀人物代表,其刻苦钻研精神,值得我们后人好好学习。

第118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阿难陀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以尊者婆耆舍为伴。时,尊者婆耆舍见女人有上妙色,见已,贪欲心起。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今得不利,得苦非得乐。我今见年少女人有妙绝之色,贪欲心生,今为生厌离故,而说偈言:

贪欲所覆故,炽然烧我心。

今尊者阿难,为我灭贪火,

慈心哀愍故,方便为我说!

尊者阿难说偈答言:

以彼颠倒想,炽然烧其心,

远离于净想,长养贪欲者,

当修不净观,常一心正受。

速灭贪欲火,莫令烧其心。

谛观察诸行,苦空非有我。

系念正观身,多修习厌离,

修习于无相,灭除骄慢使,

得慢无间等,究竟于苦边!

尊者阿难说是语时,尊者婆耆舍闻其所说,欢喜奉行。

第1184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当佛住舍卫国,给孤园时,尊者婆耆舍与尊者阿难为伴,著衣持钵,入城乞食。一次婆耆舍见到了一位有上妙色的女人,生起了欲念之心。于是他心想,这种思想念头对我的修行是很不利的,很有害处,是得苦而非得乐。为厌离此事,而说偈曰:由于欲贪之心遮覆的原故,欲望之火炽燃燃烧我的心中。肯请阿难尊者,从怜敏我的心情从发,为我灭灭欲火,行个方便吧!

于是阿难说偈曰:这都是你的颠倒心想的原故,令你生起了炽热的欲火心。要想以净想之心,去远离这些事,你要长期修习不净观的观法,来对治你的欲贪之心,才能一心正受,迅速地灭除欲火的困惑。要认真仔细的观察万法诸行,都是无常、苦、无我、无我所。再系念正观察自己的身体,多修习厌离,修习到不生诸法之相时,再灭除我高、我慢等诸种结使,得无间等,使慢无生,到了究竟的苦边。阿难尊者说是偈时,尊者婆耆舍闻其所说,欢喜奉行。

小结:相信婆耆舍尊者,修习所经历过的事情,很多行者都有可能发生。发生并不可怕,因为都是凡夫出身,努力改过舍离,达到真正舍离,究境苦边,是完全能做到的。

第118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长者请佛及僧就其舍食。入其舍已,尊者婆耆舍値日住守,请其食分。时,有众多长者妇女从聚落出,往诣精舍。时,尊者婆耆舍见年少女人容色端正,贪欲心起。

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今不利,不得利,得苦不得乐。见他女人容色端正,贪欲心生。我今当说厌离偈。念已,而说偈言:

我已得出离,非家而出家,

贪欲随逐我,如牛念他苗。

当如大将子,大力执强弓,

能破彼重阵,一人摧伏千。

今于日种胤,面前闻所说,

正趣涅槃道,决定心乐住。

如是不放逸,寂灭正受住,

无能于我心,幻惑欺诳者。

决定善观察,安住于正法,

正使无量数,欲来欺惑我,

如是等恶魔,莫能见于我!

时,尊者婆耆舍说是偈已,心得安住。

第1185经译文:此大意记述了,佛住舍卫国的时候,有一次,一位长老邀请佛及僧入舍供养。待他们走后,有众多长者,妇女,从聚落来精舍,亦请他们用食供养。

当时是尊者婆耆舍当班值日,他看到那么多年轻美貌的女子,容色端正,欲贪心起。此时他心中在想,这些念头必须要控制住,否则对我是很不利的。得到的是痛苦,不快乐。我应当说偈,用以厌离此念。

于是他说偈曰:我虽然得离世俗生活,非家出家,可是欲贪之心仍然追逐着我而不舍离。就好象吃过青苗的牛一样,仍旧念念不忘再去吃青苗。我要学那大将军那样,大力执强弓,破除彼重重敌阵一样,一个人能摧伏一千人。我现在已经在世尊日种面前听说到正法,决定将来走向涅槃之路,一定要保持心里清净快乐,不取世俗烦恼乐爱。要是以这样的坚定信念与决心,不放逸修习住,就会住于寂灭正受之路上。不管什么幻化迷惑之相,都欺诳不了我,坚决用善观察的方法,使自己安住于正法之中。做到这样,哪怕有千万无量数的魔难,欲来欺诳,迷惑于我,又能把我怎么样呢?说此偈已心得平静清凉。

小结:此经记述尊者婆耆舍一人在家值班所遇之事,自己用自己想出来的办法,以清净健康的正法思想,战胜了欲贪之心。此时的婆耆舍,不需借住外力帮助,自行解决问题,足見他进步很快。

第118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尊者婆耆舍自以智慧堪能善说,于彼聪明梵行所生骄慢心,即自心念:我不利,不得利,得苦不得乐。我自以智慧轻慢于彼聪明梵行者,我今当说能生厌离偈。即说偈言:

瞿昙莫生慢,断慢令无余,

莫起慢觉想,莫退生变悔,

莫隐覆于他,泥犁杀慢堕。

正受能除忧,见道住正道,

其心得喜乐,见道自摄持。

是故无碍辩,清净离诸盖,

断一切诸慢,起一切明处,

正念于三明,神足他心智。

时,尊者婆耆舍说此生厌离偈已,心得清净。

第1186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婆耆舍尊者,经过修习实践的考验与锻炼,以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就能做到很好的说法。于是对自己的智慧梵行,便生起了高慢之心。心想这样的思想矛头发展下去,对自己会很不利的。得不到什么益处,反尔会很痛苦。于是说厌离偈,以灭高慢之心:瞿昙大师不生慢,已断除诸慢结使令至无余,不起慢觉想,不生退变、悔恨之心。光明磊落,不隐藏于心,不会堕入泥黎中。以正受思想可以消除忧患之心,见道住于正道中,其心得喜乐。见道后要善自爱护,保持清净无阻碍,远离诸盖烦恼,断除一切慢的思想,生起诸明,正念于三明神足、他心智上努力用功。说是偈已,心得清净。

第118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尊者婆耆舍住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独一思惟,不放逸住,专修自业,逮得三明,身作证。

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独一静处思惟,不放逸住,专修自业,起于三明,身作证,今当说偈赞叹三明。即说偈言:

本欲心狂惑,聚落及家家,

游行遇见佛,授我殊胜法。

瞿昙哀愍故,为我说正法!

闻法得净信,舍非家出家。

闻彼说法已,正住于法教,

勤方便系念,坚固常堪能,

逮得于三明,于佛教已作。

世尊善显示,日种苗胤说,

为生盲众生,开其出要门,

苦苦及苦因,苦灭尽作证,

八正离苦道,安乐趣涅槃。

善义善句味,梵行无过上,

世尊善显示,涅槃济众生!

第1187经译文:当佛陀住在舍卫国,尊者婆耆舍在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独一思惟,不放逸住,专修自业,逮得三明,身作证。今当说偈予以赞叹:当我处在本欲心很狂惑时,在聚落中过着由此家到彼家的乞食生活。一次遇见了佛陀世尊,传授给我殊胜修习方法。正是得到世尊哀愍原故,而授我正法律。闻法得净信,舍离非家而出家。  

从此以后正住在法教上,精勤用功,一心系念坚固,直至逮得三明,所作已作。世尊关注强调的关键问题,重在解脱、涅槃,究竟苦边的理论思想,都是愚痴众生出离的重要方面。所说的苦苦及苦因;苦灭尽作证的道理;八正道的方針路线;都是叫人们奔向安乐和涅槃的。善义善句味,清净梵行,无人能比。世尊苦心办道,完全是为了众生取得涅槃啊!

第118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四法句。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何等为四?

贤圣善说法,是则为最上。

爱说非不爱,是则为第二。

谛说非虚妄,是则第三说。

法说不异言,是则为第四。

诸比丘,是名说四法句。尔时,尊者婆耆舍于众会中作是念:世尊于四众中说四法句,我当以四种赞叹称誉随喜。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若善说法者,于己不恼迫,

亦不恐怖他,是则为善说。

所说爱说者,说令彼欢喜,

不令彼为恶,是则为爱说。

谛说知甘露,谛说知无上,

谛义说法说,正士建立处。

如佛所说法,安隐涅槃道,

灭除一切苦,是名善说法。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88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中。一天,世尊对诸位比丘说:我现在对你强调一下,说法的四项基原则,你们要认真听讲,好好思维,学会弄懂到底是哪四项原则呢?

1、贤者圣人一定要做到精通说法,善于说法,玩味自如,扣住主题,不偏不离。

2、要用大家都喜欢听的话,不用疆硬、强詞、呆板的语言,使听者爱听而不厌倦。

3、讲述的道理要真切,不虚不妄,不玄不迷。谛说圣理名言,究竟彻底,达到最高意境。

4、说法语言要纯洁,不用外道语,不说世俗污秽言语,使说法达到最佳效果。

此时尊者婆耆舍亦在会中,他想用四种赞叹之詞来称誉随喜。征得世尊同意便说偈言:对于一个善于说法的人来说,不应免强为难自己,也不能强行恐嚇大家。条件不成熟、不俱备,就不要过于免强。能保证做到这一点,才能达到善说的目的。所说出的话,一定要切入众生机,目标准确。知道众生每日在想什么;做什么,掌握众生思想的根源在哪里,把话说到心坎上。这样他们才爱听,你才做到善说。听到后心中欢喜,说法、听法才有效果。千万不要使听法对方感到厌倦,乃至讨恶的地步。这样才是爱说,非不爱说。所讲述的道理一定是深刻而普遍,是至高无上的真理。令人心悦诚服,听了之后使得热恼、烦燥,顿时消逝,身心清凉。有如痛饮甘泉之水,心目清新。从而使得行正道之士能从此以后,确立起正确的人生目标,并为之奋斗。我们要学习佛陀说法的方式和技巧,通过听法、闻法能断除世俗炽热烦恼,脱离贪欲、愤恨、愚痴。实现身心纯一梵行,清静安隐,于色无取、不著,灭除一切苦恼。最终实现究竟苦边,正向涅槃的伟大目标,这才是善说法。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段经文虽短,但意境深远,所称佛陀为伟大的教育家者,他不但研究教育内容,同时还向弟子们传授教育方法与技巧,以达最佳效果。所谓四项说法原则:一是能表达出无上道的思想。二是说法要切入众生心机、准确。三是讲至高无上之真谛之理。四是纯一满净之效果涅槃之道。

第118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那伽山侧,与千比丘俱,皆是阿罗汉,尽诸有漏,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

尔时,尊者婆耆舍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冢间作是念:今世尊住王舍城那伽山侧,与千比丘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我今当往,各别赞叹世尊及比丘僧。作是念已,即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而说偈言:

无上之导师,住那伽山侧,

千比丘眷属,奉事于如来。

大师广说法,清凉涅槃道,

专听清白法,正觉之所说。

正觉尊所敬,处于大众中,

德阴之大龙,仙人之上首,

兴功德密云,普雨声闻众。

起于昼正受,来奉觐大师,

弟子婆耆舍,稽首而顶礼!

世尊,欲有所说;唯然,善逝,欲有所说。佛告婆耆舍:随汝所说,莫先思惟。时,婆耆舍即说偈言:

波旬起微恶,潜制令速灭,

能掩障诸魔,令自觉知过。

观察解结缚,分别清白法,

明照如日月,为诸异道王,

超出智作证,演说第一法!

出烦恼诸流,说道无量种,

建立于甘露,见谛真实法。

如是随顺道,如是师难得,

建立甘露道,见谛崇远离。

世尊善说法,能除人阴盖,

明见于诸法,为调伏随学。

尊者婆耆舍说是偈已,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第1189经译文:

如是我闻,佛住王舍城那伽山侧时,有千位比丘集在佛旁,皆是阿罗汉。此时尊者婆耆舍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冢间,欲想前往分别说偈赞佛及比丘僧。

于是来到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而说偈曰:无上之导师,住在那伽山侧,千位比丘眷属,奉事如来左右。大师广泛说法,宣讲清凉涅槃之道,专心致意倾听清白之法,正觉者所说。受到无比尊敬的正觉,处在大众之中,德云覆盖有如大龙,仙人之中亦为上首,兴盛起功德之密云,普降大雨慧之雨,于声闻众中。起于昼正受,来奉觐大师。弟子婆耆舍,稽首而现礼。

此时佛告婆耆舍说,你想要说什么就说,不要先做思考而后说。于是说偈曰:此偈大意是说,佛陀之威力,当魔波旬初起微恶之时,就能潜制令其速灭去。能掩障诸魔之道不会发生,使魔能自知其过。观察诸结解缚,分别出清白之法,光明普照如同日月。为诸多异道之王者超出智作证,演说第一法,超出烦恼之洪流。说道无量种,建立于甘露之中。讲述见谛之真实法,如是而随顺大道,像这样的大师实属难得。他所建立的甘露之道,见谛崇高,远离烦恼。世尊是善说之大师,能除去人之蕴复遮盖,明见于诸法。为做调伏烦恼,令大众跟随而学。时婆耆舍说是偈已,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小结:尊者婆耆舍常修赞叹功德法门,以此增强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之功德,成就清净梵行。此为尊者之一绝,亦是他的一住妙招!

第119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尔时,世尊为比丘众说四圣谛相应法,谓此苦圣谛、此苦集圣谛、此苦灭圣谛、此苦灭道迹圣谛。

时,尊者婆耆舍在会中,作是念:我今当于世尊面前赞叹拔箭之譬。如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合掌白佛言:唯然,世尊,欲有所说;唯然,善逝,欲有所说。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我今敬礼佛,哀愍诸众生,

第一拔利箭,善解治众病。

迦露医投药,波睺罗治药,

及彼瞻婆耆,耆婆医疗病,

或有病小差,名为善治病,

后时病还发,抱病遂至死。

正觉大医王,善投众生药,

究竟除众苦,不复受诸有!

乃至百千种,那由他病数,

佛悉为疗治,究竟于苦边!

诸医来会者,我今悉告汝,

得甘露法药,随所乐而服。

第一拔利箭,善觉知众病,

治中之最上,故稽首瞿昙。

尊者婆耆舍说是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第1190经译文:

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住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尔时,世尊为比丘众演说四圣谛相应法。①是此苦圣谛;②此苦集圣谛;③此苦灭圣谛;④此苦灭道迹圣谛。尊者婆耆舍在会中,欲行赞叹说偈曰:我今敬礼佛陀哀愍诸众生,能为众生拔出第一利箭,善于解除众生的病苦。迦露医投药;波睺罗治药;以及瞻婆耆;耆婆医疗病,他们治病有时或能将小病治愈,就叫做好的病医了,以后又复发,抱病遂至死。可是正觉大医王,他和一般世俗医师不一样,他善于为众生的病下正确的药,能彻底究竟,根除众生的病根。从此不再受后有之身乃至百千种,甚至那由他数的病症,佛陀都能为他们治疗。使他们能解除病苦,到达究竟的苦边。凡是来会求医的人,我告诉你们,要想得甘露药,必须随所乐而服。第一拔利箭,善觉知众病,在治疗上是最高的技术,所以稽首礼拜瞿昙。尊者婆耆舍说是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第119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尊者尼拘律想住于旷野禽兽之处,疾病委笃,尊者婆耆舍为看病人,瞻视供养。

彼尊者尼拘律想以疾病故,遂般涅槃。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和尚为有余涅槃,无余涅槃?我今当求其相。

尔时,尊者婆耆舍供养尊者尼拘律想舍利已,持衣钵,向王舍城。次第到王舍城,举衣钵,洗足已,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而说偈言:

我今礼大师,等正觉无减,

于此现法中,一切疑网断。

旷野住比丘,命终般涅槃,

威仪摄诸根,大德称于世,

世尊为制名,名尼拘律想。

我今问世尊,彼不动解脱,

精进勤方便,功德为我说。

我为释迦种,世尊法弟子,

及余皆欲知,圆道眼所说,

我等住于此,一切皆欲闻。

世尊为大师,无上救世间,

断疑大牟尼,智慧已具备,

圆照神道眼,光明显四众,

犹如天帝释,曜三十三天。

诸贪欲疑惑,皆从无明起,

若得遇如来,断灭悉无余。

世尊神道眼,世间为最上!

灭除众生愚,如风飘游尘,

一切诸世间,烦恼覆隐没,

诸余悉无有,明目如佛者,

慧光照一切,令同大精进。

惟愿大智尊,当为众记说,

言出微妙声,我等专心听。

柔软音演说,诸世间普闻,

犹如热渴逼,求索清凉水,

如佛无减知,我等亦求知。

尊者婆耆舍复说偈言:

今闻无上士,记说其功德,

不空修梵行,我闻大欢喜。

如说随说得,顺牟尼弟子,

灭生死长縻,虚伪幻化缚。

以见世尊故,能断除诸爱,

度生死彼岸,不复受诸有。

佛说此经已,尊者婆耆舍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91经译文:当佛陀住在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尊者尼拘律想他住于旷野禽兽之处,疾病缠身,危在旦夕。

时,尊者婆耆舍为看视病人,欲行瞻视、供养。但是尊者尼拘律想,因得疾病的原故,于是般涅槃。婆耆舍心中在想,我的教授老师是入有余涅槃,还是无余涅槃?我要搞个明白。于是他供养尊者尼拘律想舍利之后,来到王舍城。晋见世尊而说偈曰:我所爱敬的大师,等正觉无有减少。在现实生活法中,断除一切疑网,住于旷野禽兽处的比丘,现已命终般涅槃了。他的威仪摄持诸根,大德称著于世间,是世尊为他制名为尼拘律想。我今请问世尊,和尚尼拘律想精进勤方便所成就的功德,他的解脱是什么样子的?想听一听大师对他的评说。我虽非释迦种姓的佛陀弟子,但我是世尊的正法弟子,愿知所有一切事,希望世尊给予周道圆说。

我住在这里什么都想要知道,世尊身为大师,是能救世间的无上之主,断除所有疑难的大牟尼佛陀。所有的智慧都已具备,神通道眼周园遍照,光明显照四众,就像三十三天的帝释一样。诸种贪欲、疑惑,都是从无明生起的,若是能得遇到如来,断灭无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世尊的神通道眼,为世间最上。能灭除众生之过,有如风飘游尘一样轻而易举,将世间的所有烦恼隐覆烟灭,诸余烦恼悉皆无余。明目如佛一样,慧光照一切,令大家共同精进。惟愿大智尊,当在众人面前对和尚做以记说。言出微妙音,我等专心听;柔软演说音,世间普遍能闻到。我現在有如热温逼迫一样着急,急于求索清凉之水。佛所具有的无灭知,我们都想知道。

婆耆舍复说偈曰:(在此之前佛陀肯定做了记说,但本经不知何故给略去)今闻无上说,记说了和尚的功德,不空修梵行,我听后大欢喜。如说的那样,所取得到的是个优秀的牟尼弟子。灭除了生死长縻(mí),虚伪的幻化之系缚,是因为见到世尊的原故,所以断除诸爱喜,度生死彼岸,不再受后有身。佛说此经已――

杂阿含经四十五卷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