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2|回复: 0

杂阿含经浅释卷四十六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9 11:26:19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9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过去世时,天、阿修罗对阵斗战,阿修罗胜,诸天不如。时,天帝释军坏退散,极生恐怖,乘车北驰,还归天宫。

须弥山下,道径丛林,林下有金翅鸟巢,多有金翅鸟子。尔时,帝释恐车马过践杀鸟子,告御者言:可回车还,勿杀鸟子。御者白王:阿修罗军后来逐人,若回还者,为彼所困。帝释告言:宁当回还为阿修罗杀,不以军众蹈杀众生于道。御者转乘南向,阿修罗军遥见帝释转乘而还,谓为战策,即还退走,众大恐怖,坏阵流散,归阿修罗宫。

佛告诸比丘:彼天帝释于三十三天为自在王,以慈心故,威力摧伏阿修罗军,亦常赞叹慈心功德。汝等比丘正信非家、出家学道,当修慈心,亦应赞叹慈心功德。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92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舍卫国只树给独园中。尔时,世尊为诸比丘讲述了一个故事,在过去世的时候,天与阿修罗军对阵战斗,阿修罗军胜,诸天抵不住。

时,天帝释的军队败而退散,极生恐怖,乘车向北而驰,还归天宫。在须弥山下,经过一处丛林,林下有金翅鸟的巢穴,住着许多小金翅鸟。此时帝释恐怕车马经过,践踏伤杀小鸟,对驾御战车的战士说,可回车还,不要杀害鸟子。驾御者白王,阿修罗军队在后边正在追赶我们,此时要是往回跑的话,会被他们围困。帝释告言:宁可回还遭到阿修罗军所杀,也不能伤害踏践众生,于是转道而向南急奔。此时阿修罗军队见此情景,还以为是一个策略,立即返还退走,不再追赶。并且大众非常害怕,阵容溃败,四处流散,跑回阿修罗宫去。

佛告诉诸比丘,彼天帝释在三十三天为自在天,由于慈心的原故威力摧伏阿修罗军。你们要给予肯定,经常与以赞叹他的慈心功德。你们比丘正信非家出家学道,也要修慈心,赞叹慈心功德。佛说此经已――

小结:由此经可见,慈心也是一种威力功德,不战而胜。

第119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王舍城中有一士夫,贫穷辛苦,而住佛、法、僧。受持禁戒,多闻广学,力行惠施,正见成就。彼身坏命终,得生天上,生三十三天。有三事胜于余三十三天。何等为三?一者、天寿;二者、天色;三者、天名称。诸三十三天见是天子三事特胜,天寿、天色、天名称胜。余诸天见已,往诣天帝释所,作如是言:憍尸迦当知,有一天子始生此天,于先诸天三事特胜,天寿、天色及天名称。

时,天帝释告彼天子:诸仁者,我见此人于王舍城作一士夫,贫穷辛苦,于如来法律得信向心,乃至正见成就。身坏命终,来生此天,于诸三十三天三事特胜:天寿、天色及天名称。时,天帝释即说偈言:

正信于如来,决定不倾动,

受持真实戒,圣戒无厌者,

于佛心清净,成就于正见,

当知非贫苦,不空而自活,

故于佛法僧,当生清净信,

智慧力增明,思念佛正教。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93经译文:如是我闻,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在王舍城中有一位身体强壮的年轻人,他生活贫困而辛苦劳做。受持佛、法、僧各种禁戒,多闻广学,力所能为行惠施,由此正见成就。当他身坏命终时,得以往生三十三天,有三件事胜过三十三天的其他人。第一是天寿;第二是天色;第三是天的名称。

其他诸天子见此情形,来到天帝释那里,问说何故至此。天帝释告诉他们说:诸位仁者,我见这个人在王舍城是位贫穷者,由于他能辛苦修习佛,法,僧律仪,一心一意努力用功,直到正见成就,身坏命终,来生此天。所以他的天寿、天色、天名称超过一般人。于是说偈曰:正信于如来,坚决不动摇,受持真实戒,于圣戒无有厌倦,于佛心清净,成就于正见。正是由于他在贫苦生活中,努力坚持,不空过自活,而取得了成就。于佛、法、僧,生起清净信心,智慧力不断增广而明见,思念佛正教。佛说此经已――

第119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尔时,王舍城人普设大会,悉为请种种异道。

有事遮罗迦外道者作是念:我今请遮罗迦外道天,先作福田。或有事外道出家者;有事尼乾子道者;有事老弟子者;有事火弟子者;有事佛弟子僧者,咸作是念:今当令佛面前僧,先作福田。

时,天帝释作是念:莫令王舍城诸人舍佛面前僧,而奉事余道,求索福田。我当疾往,为王舍城人建福田。即化作大婆罗门,仪容严整,乘白马车,诸年少婆罗门众前后导从,持金斗伞盖,至王舍城,诣诸处处大众会中。诸王舍城一切士女咸作是念:但当观望此大婆罗门所奉事处,我当从彼而先供养,为良福田。

时,天帝释知王舍城一切士女心之所念,驾乘导从,径诣耆阇崛山,至于门外,除去五饰,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善分别显示,一切法彼岸,

悉度诸恐怖,故稽首瞿昙。

诸人普设会,欲求大功德,

各各设大施,常愿有余果,

愿为说福田,令斯施果成!

帝释大自在,天王之所问。

于耆阇崛山,大师为记说:

诸人普设会,欲求大功德,

各各设大施,常愿有余果,

今当说福田,施得大果处。

正向者有四,四圣住于果,

是名僧福田,明行定具足。

僧福田增广,无量逾大海,

调人师弟子,照明显正法。

斯等善供养,施僧良福田,

于僧良福田,佛说得大果。

以僧离五盖,清净应赞叹,

施彼最上田,少施收大利。

是故诸人者,当施僧福田,

增得胜妙法,明行定相应。

供此珍宝僧,施主心欢喜,

起于三种心,施衣服饮食,

离尘垢剑刺,超度诸恶趣。

躬自行启请,自手平等与,

自利亦利他,是施获大利。

慧者如是施,净信心解脱,

无罪安乐施,乘智往生彼。

时,天帝释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为佛作礼,即没不现。尔时,王舍城诸人民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言:世尊,惟愿世尊与诸大众受我供养。

尔时,世尊默然受请。是王舍城人民知世尊默然受其请已,作礼而归,到诸大会处,具饮食,布置床座,晨朝遣使,白佛:时到,惟愿知时!

尔时,世尊与诸大众著衣持钵,至大会所,于大众前敷座而坐。王舍城人知佛坐定,自行种种丰美饮食。食讫,洗钵澡漱毕,还复本座,听佛说法。

尔时,世尊为王舍城人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从座起而去。

第1194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耆舍崛山中。尔时王舍城的人眼下时兴设立各种大会,宴请供养种种异道。

此时,有事从遮罗迦外道的人心想,我今请遮罗迦外道天,先作福田。也有事从外道出家的人,有事从尼乾子道的人;有事从老弟子的人;有事从火弟子的人;有事从佛弟子的人。他们都有个自想法,就是现在应对佛面前的比丘僧先作福田才对。

此时天帝释心想,千万不要让王舍城的人,舍去佛面前的僧人不种福田、奉事,而去奉事其余的外道来求索福田。我应赶快到王舍城去,帮助他们建立清净福田。

于是他化作大婆罗门,仪容严整,乘白马车,有许多年少婆罗门跟随。有在前边做引导仪仗的;有在后面护随的,持金斗伞盖很是威风。分别到各处供养大会中,对所有士女们说,你们应当观望此大婆罗门是怎样奉事、供养、种植福田的。于是他驾乘导从,直奔耆阇崛山中来,许多人也都跟随而来。

到了门外,他除去五饰,来到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稽首佛陀世尊,因为你善于向人们分别显示一切法,度化众生到达彼岸,消除了大家的所有恐怖担忧之事。现在有许多人都在普遍设置大会,求取做大功德之事,欲行大的布施,愿得有余的果报。所以祝愿设福田的人们,所期望的成果能成就。

以下为佛说,面对帝释王天,大自在之身所要想问的事,今于耆阇崛山大师住所,愿为你们记说。对于诸天普设大会种植福田一事,应当首先明确什么是福田,才能植福田得大果报。正确的选向有四种:即住于四种圣人果位的,才能称得上是僧福田,他们明行确定是要具足的,做为福田可以不断的扩大增长,其无量之功德可以超过大海。调伏人师弟子,照明显示正法,具有这样条件的人要好好供养他们,可称为施僧良福田。

对于僧良福田,植福奉事供养,佛说是能得大果报。因为这些比丘僧已离了五盖之烦恼,清净应赞叹,布施他们是最上福田了。既使是少施也可以收到大的利益。所以诸多供养人,你们要施种僧福田,增得胜妙法。这样的行动,才与你们的愿望相应,施向这样珍宝僧,施主的心才能充满欢喜。应有三种正确思想:

1、施衣服与饮食,求离尘垢剑刺,超度诸恶趋。

2、在做布施时要亲自谦卑而行忠肯启请,亲手施与。

3、在求得自己有益的同时与对方亦有收利。

如是这样的布施才能获得大的果报,慧者应如是施。净信心解脱,无罪安乐施,乘此智慧往生彼岸。此时天帝释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为佛做礼,即没不现。

尔时王舍城人民,即从座起,整理衣服为佛做礼,合掌白佛说世尊:唯愿世尊与诸大众受我供养食。尔时世尊默然受请,王舍城人回家做准备丰盛美食,食已,为王舍城人民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从座起去。

小结:世间传言福田者,并非真正知道福田所在,而在这里世尊为福田做了清楚说明。具有四果圣人资格的人,受供养才能称为良福田,除此非为福田。

第119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广说如上说。差别者,时天帝释说异偈,而问佛言:

今请问瞿昙,微密深妙慧,

世尊之所体,无障碍知见。

众人普设会,偈如上广说。

乃至为王舍城诸设会者说种种法,示教照喜已,从座起去。

第1195经译文:与上同意。

第119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至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闻世尊拘萨罗人间游行,至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闻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闻世尊自记说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诸人传者,得非虚妄过长说耶?为如说说、如法说、随顺法说耶?非是他人损同法者,于其问答生厌薄处耶?

佛告大王:彼如是说,是真谛说,非为虚妄。如说说、如法说、随顺法说,非是他人损同法者,于其问答生厌薄处。所以者何?大王,我今实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

波斯匿王白佛言:虽复世尊作如是说,我犹故不信。所以者何?此间有诸宿重沙门、婆罗门,所谓富兰那迦叶、末迦利瞿舍梨子、删阇耶毗罗胝子、阿耆多枳舍钦婆罗、迦罗拘陀迦栴延、尼乾陀若提子,彼等不自说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得世尊幼小年少,出家未久,而便自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告大王:有四种虽小而不可轻。何等为四?刹利王子,年少幼小而不可轻;龙子年少幼小而不可轻;小火虽微而不可轻;比丘幼小而不可轻。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刹利形相具,贵族发名称,

虽复年幼稚,智者所不轻。

此必居王位,顾念生怨害,

是故难可轻,应生大恭敬。

善求自护者,自护如护命,

以平等自护,而等护于命。

聚落及空处,见彼幼龙者,

莫以小蛇故,而生轻慢想;

杂色小龙形,亦应令安乐,

轻蛇无士女,悉为毒所害。

是故自护者,当如护己命,

以斯善护己,而等护于彼。

猛火之所食,虽小食无限,

小烛亦能烧,足薪则弥广,

从微渐进烧,尽聚落城邑。

是故自护者,当如护己命,

以斯善护己,而等护于彼。

盛火之所焚,百卉荡烧尽,

灭已不盈缩,戒火还复生;

若轻毁比丘,受持净戒火,

烧身及子孙,众灾流百世,

如烧多罗树,无有生长期。

是故当自护,如自护己命,

以斯善自护,而等护于彼。

刹利形相具,幼龙及小火,

比丘具净戒,不应起轻想。

是故当自护,如自护己命,

以斯善自护,而等护于彼。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96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来到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此时波斯匿王得此消息,来到佛所晋见,对佛说:我听说世尊自己记说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众人传说有没有虚妄夸大的地方?还是符合佛的真实而纯正之说?还是有人故意讽刺、挖苦、嫉妒同法修习的人,在互相问答辨论中,所生的无话可说而说出来刻薄话吧?佛告大王:他们所说的话,不是他人损同法者,于其问答生厌薄处。为什么这样说呢?大王,我现在确实得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原故。

波斯匿王对佛说,虽然佛陀是这样说,但我还是不相信。因为在此期间,有许多资格老练深重沙门、婆罗门,诸如:富兰那迦叶、末迦利、瞿舍梨子、删阇耶、毗罗胝子、阿耆多枳舍钦婆罗、迦罗拘陀迦栴延、尼乾陀若提子等,他们都没有自己记说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更何况世尊你是幼小、年少出家未久,而便自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告大王说:有四种情况虽然很小但不可以轻视它,哪四种呢?

1、刹帝利王子,当他在年少幼小时,是不可以轻视他。

2、龙子年少幼小不可轻视。

3、小火虽然微弱,但亦不可轻视。

4、比丘年少、幼小而不可轻视。

尔时,世尊说偈曰:年少刹帝利虽复幼小,但是他已具备了刹利形相及贵族种姓,可以今后发达。有智者是不可以轻视他的,将来必定要继承王位。小小的思想顾虑,累积起来终将生成怨害之心。所以不能轻视小小顾念而不修习,应生起大的恭敬心。树立远大理想与目标,做一个能善于保护自己的人。自护身心清净,就像保护自己性命一样,要以平等的心来自行保护自己与它性命。

在聚落或是空闲之处,若是见到幼小的龙,你不要把它当做小蛇,生起轻漫心。对于哪些杂色小龙,亦应给它安乐,不要伤害它。轻视蛇的存在的男男女女悉为蛇所害,所以要自我做好防护工作,应当象爱护自己性命一样,以其平等之心,在爱护自己的同时,平等爱护其他性命。

猛火之所吞食,开始时虽小,但任其发展损失会无限量。小烛亦具有能烧的性质,只要给它以充足的柴薪,逐渐扩大,从微渐进发展扩大,可以将整个聚落、城邑毁尽。所以要从小;从微处就要重视,一但成为盛火,既使是正在生长的草木、花卉亦会荡然烧尽。对于猛烈的大火,虽然扑灭,但不彻底若留有残余未尽的火种,经过扑灭的火还会复始生还。若是轻践毁灭比丘,怀有对受持净戒比丘的仇视之火,会烧身及子孙,众灾流百世。就如同烧多罗树的树头,你把生长点烧毁了,树就不会再生长了一样。所以对自己的身心清净要从小、从早及时做好爱护工作。就象爱自己的生命一样平等于已、于人善加保护,不可以轻视。

所以对于形相具备的刹帝利、幼小的龙、小生的火、具有净戒的比丘绝不可起轻漫想,是故当自护。如是获己命,以斯善自护,而等护于彼。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对于波斯匿王所问,引起的对大小,轻重的辩证论意,世尊阐述得很透彻。所以行者要以微小细处着手护身、护心。不可以狂妄自大,把四果圣人说成是小乘。抵毁佛道正法,四圣谛!其后果是什么?请细读经文吧!

第119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有祖母极所敬重,忽尔命终。出城阇维,供养舍利毕,弊衣乱发,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

尔时,世尊告波斯匿王:大王,从何所来,弊衣乱发?波斯匿王白佛:世尊,我亡祖母,极所敬重,舍我命终,出于城外阇维,供养毕,来诣世尊。

佛告大王:极爱重、敬念祖亲耶?波斯匿王白佛:世尊,极敬重爱恋。世尊:若国土所有象马七宝,乃至国位,悉持与人,能救祖母命者,悉当与之。既不能救,生死长辞,悲恋忧苦,不自堪胜!曾闻世尊所说“一切众生、一切虫、一切神,生者皆死,无不穷尽,无有出生而不死者”,今日乃知世尊善说。佛言:大王,如是!如是!一切众生、一切虫、一切神,生者辄死,终归穷尽,无有一生而不死者”。

佛告大王:正使婆罗门大姓、刹利大姓、长者大姓,生者皆死,无不死者。正使刹利大王灌顶居位,王四天下,得力自在,于诸敌国无不降伏,终归有极,无不死者。若复大王,生长寿天,王于天宫,自在快乐,终亦归尽,无不死者。

若复,大王,阿罗汉比丘诸漏已尽,离诸重担,所作已作,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彼亦归尽,舍身涅槃。若复缘觉,善调善寂,尽此身命,终归涅槃。诸佛世尊十力具足,四无所畏,胜师子吼,终亦舍身,取般涅槃。以如是比,大王当知:一切众生、一切虫、一切神,有生辄死,终归磨灭,无不死者!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一切众生类,有命终归死,

各随业所趣,善恶果自受。

恶业堕地狱,为善上升天,

修习胜妙道,漏尽般涅槃。

如来及缘觉,佛声闻弟子,

会当舍身命,何况俗凡夫!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97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通过波斯匿王对其祖母亡故的爱敬悲伤心情,引发出如世尊所说一切众生,一切虫,一切神,生者皆死;无不穷尽,无有出生而不死者的道理。既使象婆罗门大姓;刹帝利大姓;长者大姓;生者皆无不死的道理。

既使是刹利大王灌顶居位,王行四天下,得力自在,于诸敌国,无不降伏。但终归有极,无不死者。如果是大王,生长寿天,王于天宫,自在快乐,终亦归尽,无不死者。

就是大王,阿罗汉比丘,诸漏已尽;离诸重担;所作已作;逮得已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他们亦会归尽,舍身涅槃。

就是缘觉,善调善寂,尽此身命,终归涅槃。诸佛世尊十力具足,四无所畏,胜狮子吼,终亦舍身取般涅槃。用这些有大影响的人物来比,大王你就会相信一切众生、一切虫、一切神、有生则死,终归磨灭,无不死者的道理。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一切众生类有命终归死,各随业所去,善恶果自受。恶业堕地狱,为善上升天。修习至妙道,漏尽般涅槃。如来及缘觉,佛声闻弟子,也会要舍去身命,何况俗凡夫?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对生死观念的论述极尽全面彻底,下至微细类,上至缘覚佛陀,谁都不能例外。只是恶业堕地狱,善行上升天,是有区别的。

第119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独一静处,禅思思惟作是念:云何为自念?云何为不自念?复作是念:若有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者,当知斯等为不自念。若复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者,当知斯等则为自念。

从禅觉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我于静处独一思惟作是念:云何为自念?云何为不自念?复作是念:若有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者,当知斯等为不自念。若复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者,当知斯等则为自念。

佛告大王:如是,大王;如是,大王。若有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者,当知斯等为不自念。彼虽自谓为自爱念,而实非自念。所以者何?无有恶知识所作恶不念者,所不念不爱者,所不爱所作。如其自为自己所作者,是故斯等为不自念。

若复大王,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者,当知斯等则为自念,斯等自谓,不自爱惜己身;然其斯等实为自念。所以者何?无有善友,于善友所作念者,念作爱者,爱作如自为己所作者,是故斯等则为自念。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谓为自念者,不应造恶行,

终不因恶行,令己得安乐;

谓为自念者,终不造恶行,

造诸善业者,令己得安乐。

若自爱念者,善护而自护,

如善护国王,外防边境城。

若自爱念者,极善自宝藏,

如善守之王,内防边境城。

如是自宝藏,刹那无间缺,

刹那缺致忧,恶道长受苦!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98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一天波斯匿王,独一静处,做禅思思惟。心想什么是自念?什么是不自念?又想,若是有人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当知这都是不自念(注:①自念:能自己控制住自己善业行为的思想,保持清净,叫做自念。②不自念:自己的思想控制不了自己作为是善的行为,心不清净,这种思想叫做不自念,或者说不能自念。如果是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的话,当知这都是属于自念,即自己能主动地从事善行的思想叫做自念)。

从禅觉已,来到佛陀住所,稽首佛足,退住一面,向世尊述说上事。佛告波斯匿王,如是大王!正确大王!你说的很对,若有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的人,当知这都是不能自念的原故。虽然口口声声是出于珍重、爱喜、保护自己的思想愿望出发要去做维护自己的亊,然而实际上,事与愿违,结果成了愚痴的不自念行为。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人们在所行身、口、意业恶行当中,没有任何一个恶知识当初不是把它当做是珍爱自己、护念自已的事来做的。但凭自己不知如何自念、如何珍惜自己的本能,才有的愚痴思想所做出的那些恶不善、不知自念的事情,都是由不知自念、不知珍爱自心念、不负责任的思想指导下,所创造出来的那些不知自念、不知珍爱的结果。这就正如他们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贪欲行为,自私自利,本能所做的一切事一样。所以说,此等都是属于不自念的思想行为,所得出的结果。

在创造维护自己利益的同时,也造下了破坏周边环境,伤害他人利益的恶事来。是为恶行不自觉知,不知自念。此乃自私、贪欲、无明所为,故尔愚痴,一切恶行都是欲贪、无明所导至的必然结果,贪欲是本能的不自念。

世尊接着说大王:您如果是位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的人,虽说是不为爱惜自已的身心,然而他们的实际行为,正是最好的爱惜己身。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懂得清净自念的人,会对他的亲朋好(善友)所提出的,不知“关照自身利益;爱惜己身” 等等 的善意批评、指责,看作是符合自念的行为,所做出的爱惜自己的事。只是把它看作是出于世俗友情所做的平常事罢了,没有啥区别。所以此等善行,却是于此识身及外境界是最好的自念。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所谓自念的人,不应当造做恶行,正是他们从不造恶行的原故,才使得自己得到安乐。这样的行者,才叫做懂得自念,所以他会始终不去造做有恶行的事。哪些造做诸种善业的人,使自己得到安乐。

如果一个人是懂得爱惜自己的道理的人,有善于自我保护的能力,善于护念自己。就象善于守获国土的国王一样,对外防御、守护好边境城市。如是个自爱念者,特别会保护自己宝藏,就象善于守护疆土的国王一样,于内在思想做好防范,守住边境城池。只有这样,自家的宝藏清净福田,不论何时、何地都不会有所缺失。如果是出现了刹那、刹那一断的缺失的话,会导致忧苦不绝,长在恶道中受苦不断。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告诉了人们一个普遍存在的误区,当善行、舍离心行动时,人们总是认为损失了什么自身利益,就连善友也是这么看,是吃亏。从不考虑个人利益得失,遵守八正道,客观公正做事、做人就是自念。在人们的心目中,人类的一切活动都是为了满足自身生存需要而去做的自我收益的事(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从来不考虑自我身心清净思想建设问题,所以导致在恶道长期受苦,而不得安乐。

在此佛陀提倡自念善行,反对不自念的愚痴无明行为。自己受了苦,却不知苦从哪里来?所以从无始劫以来,众生的不自念思想行为是原始的,本来天生的,所做恶行、苦行,他们从来自己不能认识到。把众生的一切活动认为都为了维护自身生存,看做是天经地仪的事。所以他们从来不自念,也从来不知道自念是怎么回事,这就是原生态的世界众生。

从来不知“顺则凡,逆则仙”,随顺即流转的道理;不做欲贪摄持的事,只做隨顺不知舍离,愚痴无明的事。不懂逆行舍离是为清净的道理;不懂仰仗自身的觉悟清净梵行,改变无始来众生的思维方式,走四圣谛、八正道的道理。要走佛陀所开创的引导众生实现解脱乃至涅槃的光明大道,就得从眼前现实的事情、心念做起,并没有什么复杂的大道理。

第119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波斯匿王独静思惟,作如是念:云何自护?云何不自护?复作是念:若有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者,当知斯等为不自护。若复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者,当知斯等则为自护。

从禅觉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静思惟,而作是念“云何为自护?云何为不自护?复作是念,若有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者,当知斯等为不自护;若复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者,当知斯等则为自护”。

佛告大王:如是,大王;如是,大王。若有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者,当知斯等为不自护,而彼自谓能自防护。象军、马军、车军、步军以自防护,虽谓自护,实非自护。所以者何?虽护于外,不护于内。是故,大王,名不自护。

大王,若复有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者,当知斯等则为自护。彼虽不以象、马、车、步四军自防,而实自护。所以者何?护其内者,名善自护,非谓防外。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善护于身口,及意一切业,

惭愧而自防,是名善守护。

时,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199经译文:接上经说,波斯匿王在独静禅思中,心想什么是自护?什么不自护?认为有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的人,是不自护。而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者,是为自护。带着这个问题,从禅觉到佛所取求印证。

佛告大王你的见解是正确的,行身、口、意恶行者为不自护。而人们习惯上总是认为能够使用象军、马军、車军、歩军者保护自已,才叫自防护。虽然是自防护,而实质却是非自护。为什么这么说呢?虽然做到外防敌侵,而于内心里思想的清静,却没有做到防护。所以说大王,这叫做不自护行为。

如果能于行身、口、意善行的人,应当知道这才叫做自护呢。他虽然不用象、马、车,步四军做自防御,而实质是自护。因为他保护了内在的思想心念的清净,这叫善于防护的人。

尔时,世尊说偈言:善护于身、口、意以及一切业的人,都懂得使用惭愧做四军而能自防的道理。这才是真正的善于守护自身心的人。佛说此经已――

第120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独静思惟,作是念:世少有人得胜妙财利,能不放逸;能不贪著;能于众生不起恶行?世多有人得胜妙财利,起于放逸;增其贪著;起诸邪行。

作是念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静思惟,作是念:世间少有人得胜妙财,能于财利不起放逸,不起贪著;不作邪行。世多有人得胜妙财而起放逸,生于贪著;多起邪行。

佛告波斯匿王:如是,大王;如是,大王。世少有人得胜妙财利,能不贪著;不起放逸;不起邪行。世多有人得胜妙财利,于财放逸而起贪著,起诸邪行。大王当知,彼诸世人得胜财利,于财放逸,而起贪著,作邪行者,是愚痴人,长夜当得不饶益苦。

大王,譬如猎师、猎师弟子,空野林中张网施羂,多杀禽兽,困苦众生,恶业增广。如是,世人得胜妙财利,于财放逸,而起贪著,造诸邪行,亦复如是。是愚痴人,长夜当得不饶益苦。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贪欲于胜财,为贪所迷醉,

狂乱不自觉,犹如捕猎者,

缘斯放逸故,当受大苦报!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00经译文:接上经说,波斯匿在禅静思维中心想,世间上很少有人,得到了胜妙巨大财富而不放逸、不贪著,能于众生不起恶行的。世间上却有许多这样的人,他们取得胜妙财富起于放逸,增长贪著之心,生起各种邪行。

有了这些想法后,从禅觉来到佛所取求佛陀认证。佛说如是大王!你的想法很正确,世间上的人确实是这样,哪些取得胜妙财富的人,于财放逸而起贪著,是愚痴人,长夜当受不饶益苦。

佛说大王,比如猎师和他的弟子在空旷林野中,张网施羂(圈juàn用绳索绊取野兽),絞杀禽兽。猎取財富同时,也造了恶业,困苦众生,恶业增长也是这个道理。这样的人得胜妙财富,于财会放逸而起贪著,造诸邪行亦同这样,是愚痴之人,长期当得不可饶益的痛苦。

尔时世尊又说偈言:贪欲于胜财,为贪所迷醉,狂乱不自觉,犹如捕猎者,缘斯放逸,不自念故,当受大苦报。佛说此经已――

第120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于正殿上自观察王事,见胜刹利大姓、见胜婆罗门大姓、见胜长者大姓因贪欲故,欺诈妄语,即作是念:止此断事;息此断事,我更不复亲临断事,我有贤子,当令断事。云何自见此胜刹利大姓、婆罗门大姓、长者大姓为贪欲故,欺诈妄语?

时,波斯匿王作是念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于殿上自断王事,见诸胜刹利大姓、婆罗门大姓、长者大姓为贪利故,欺诈妄语。世尊,我见是事已,作是念:我从今日,止此断事,息此断事,我有贤子,当令其断。不亲自见此胜刹利大姓、婆罗门大姓、长者大姓缘贪利故,欺诈妄语。

佛告波斯匿王:如是,大王;如是,大王。彼胜刹利大姓、婆罗门大姓、长者大姓因贪利故,欺诈妄语,彼愚痴人长夜当得不饶益苦!

大王当知,譬如渔师、渔师弟子,于河溪谷截流张网,残杀众生,令遭大苦。如是,大王,彼胜刹利大姓、婆罗门大姓、长者大姓因贪利故,欺诈妄语,长夜当得不饶益苦!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于财起贪欲,贪欲所迷醉,

狂乱不自觉,犹如渔捕者,

缘斯恶业故,当受剧苦报!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01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波斯匿王一日在宫殿上自己观察、申视王事案卷。见那些名声地位显赫,把有权力的刹利大姓者,婆罗门大姓者,长者大姓者,他们都因贪欲权财,而欺诈妄语,压迫、剝削百姓。于是又想应停止他们的工作,不再使用他们来掌管政务要事,但我又不能替代他们亲自临政。应摒弃种族观念,不拘一格任用贤良人才。我有贤子,应当叫他掌管国事,不要让那些大姓权贵,再依权贪利,欺诈妄语。

佛告大王,你做的决定很正确!很好!这些显赫大姓管理者,因贪利故,而行欺诈妄语,他们是愚痴人,长期当得不饶益苦。他们就象似在河溪山谷截流张网,残杀众生的鱼师及鱼师弟子一样遭受大苦,长夜当得不饶益苦。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于财起贪欲,为贪欲所迷醉,狂乱不自觉,尤如捕鱼者,缘斯恶业的原故,当受剧苦报。佛说此经已――

第120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此舍卫国有长者,名摩诃男,多财巨富,藏积真金至百千亿,况复余财!世尊:摩诃男长者如是巨富,作如是食用:食粗碎米,食豆羹,食腐败姜,著粗布衣、单皮革屣,乘羸败车,戴树叶盖,未曾闻其供养施与沙门、婆罗门,给恤贫苦、行路顿乏、诸乞丐者。闭门而食,莫令沙门、婆罗门、贫穷、行路、诸乞丐者见之。

佛告波斯匿王:此非正士,得胜财利,不自受用;不知供养父母,供给妻子、宗亲、眷属,恤诸仆使,施与知识;不知随时供给沙门、婆罗门,种胜福田,崇向胜处,长受安乐,未来生天。得胜财物,不知广用,收其大利。

大王,譬如旷野湖池聚水,无有受用、洗浴、饮者,即于泽中煎熬消尽。如是,不善士夫得胜财物,乃至不广受用,收其大利,如彼池水。

大王,有善男子得胜财利,快乐受用,供养父母,供给妻子、宗亲、眷属,给恤仆使,施诸知识,时时供养沙门、婆罗门,种胜福田,崇向胜处,未来生天。

得胜钱财,能广受用,倍收大利。譬如大王,聚落城郭边有池水,澄净清凉,树林荫覆,令人受乐,多众受用,乃至禽兽。如是,善男子得胜妙财,自供快乐,供养父母,乃至种胜福田,广收大利。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旷野湖池水,清凉极鲜净,

无有受用者,即于彼消尽。

如是胜妙财,恶士夫所得,

不能自受用,亦不供恤彼,

徒自苦积聚,聚已而自丧!

慧者得胜财,能自乐受用,

广施作功德,及与亲眷属。

随所应给与,如牛王领众,

施与及受用,不失所应者,

乘理而寿终,生天受福乐!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02经译文:当佛陀在住舍卫国,给孤独园时,一次波斯匿王来见世尊,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说舍卫国有位长老名叫摩诃男,多财巨富,藏积真金至百千亿,更不用说其他财产了。

他虽然如此巨富,可是他的个人生活却非常简陋,食粗碎的米;食豆羹;食用腐败的姜;身穿粗布衣;单层皮制的鞋;往来乘坐简易破车,上面用树枝叶遮盖。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供养或是布施给什么沙门、婆罗门;给恤账济过贫苦灾民百姓;行路顿乏者;流浪乞丐。只是闭门而食不让沙门、婆罗门、贫穷等辈看到。

佛对波斯匿王说这个人不是正人君子,得胜财自不受用;亦不知供养父母;供给妻子、宗亲、眷属;恤与贫困诸仆使、佣人,或施与知识。亦不知随时供诸沙门、婆罗门种胜福田,崇向胜处,长受安乐,未来生天,得胜财物不知广泛应用,收其大利。

佛说大王,这就好比在旷野中的湖池所聚水,无有用处。无洗浴、饮用者,只有在烈日下,泽中煎熬消尽,象这位不善的士夫一样。佛告大王说,假如有善男子,取得胜财,快乐受用,供养父母,供给妻子、宗亲、眷属,给恤仆使。施诸知识,时时供养沙门、婆罗门种胜福田,崇向胜处未来生天。得更大钱财,能广受用,倍收大利。这就好像在聚落、城郭边有池水,澄净清凉,树荫复郁,令人受乐,多众受用,乃至禽兽亦得受益。如是善男子得胜财,种胜福田,广收大利。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旷野湖池水,清凉及鲜净,无有受用者,即于彼消尽。如是胜妙财,一旦为恶士夫所拥有,不能很好支配使用,不知供恤别人,徒自苦积聚,聚已而自丧。慧者得此胜财,除满足自己需求外,广施做功德,及与亲眷属。随所应给与,如牛王领众,施与及受用,不失去供给账济的大好时机。顺此大道一路下来前途光明,尽寿而终生得天上,受诸福乐。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讲述的是一个“看财奴”的悭贪的故事,在当今发达的经济社会中亦不乏其人。古亦有之,今更有之。

第120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舍卫国有长者,名摩诃男,命终无有儿息。波斯匿王以无子、无亲属之财,悉入王家。波斯匿王日日校阅财物,身蒙尘土,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

尔时,世尊告波斯匿王:大王,从何所来?身蒙尘土,似有疲倦。波斯匿王白佛:世尊,此国长者摩诃男命终,有无子之财,悉入王家。瞻视料理,致令疲劳,尘土坌身,从其舍来。

佛问波斯匿王:彼摩诃男长者大富多财耶?波斯匿王白佛:大富。世尊,钱财甚多,百千巨亿金钱宝物,况复余财!世尊,彼摩诃男在世之时,粗衣恶食,如上广说。

佛告波斯匿王:彼摩诃男过去世时,遇多迦罗尸弃辟支佛,施一饭食,非净信心,不恭敬与,不自手与,施后变悔,言:此饭食自可供给我诸仆使,无辜持用,施于沙门。由是施福,七返往生三十三天,七返生此舍卫国中最胜族姓,最富钱财。以彼施辟支佛时不净信心;不手自与;不恭敬与;施后随悔故,在所生处,虽得财富,犹故受用粗衣、粗食,粗弊卧具、屋舍、车乘,初不尝得上妙色、声、香、味、触,以自安身。

复次大王,时,彼摩诃男长者杀其异母兄,取其财物,缘斯罪故,经百千岁堕地狱中。彼余罪报生舍卫国,七返受身,常以无子,财没入王家。大王,摩诃男长者今此寿终,过去施报尽。于此身以彼悭贪,于财放逸因造过恶,于此命终已堕地狱受极苦恼!

波斯匿王白佛言:世尊,摩诃男长者命终已,入地狱受苦痛耶?佛言:如是,大王,已入地狱!时,波斯匿王念彼悲泣,以衣拭泪,而说偈言:

财物真金宝,象马庄严具,

奴仆诸僮使,及诸田宅等,

一切皆遗弃,裸神独游往,

福运数已穷,永舍于人身。

彼今何所有?何所持而去?

于何事不舍,如影之随形?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唯有罪福业,若人已作者,

是则己之有,彼则常持去,

生死未曾舍,如影之随形。

如人少资粮,涉远遭苦难,

不修功德者,必经恶道苦;

如人丰资粮,安乐以远游,

修德淳厚者,善趣长受乐;

如人远游行,岁久安隐归,

宗亲善知识,欢乐欣集会。

善修功德者,此没生他世,

彼诸亲眷属,见则心欢喜。

是故当修福,积集期永久,

福德能为人,建立他世乐。

福德天所叹,等修正行故,

现世人不毁,终则生天上。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03经译文:接上经说,舍卫国巨富,摩诃男长者,身坏命终,无有儿息嗣袭。波斯匿王以无子、无亲属之财悉入王家国库。波斯匿王因每日审理清查财物,所致身蒙尘土,以疲劳相来见世尊,细说上事。

佛告波斯匿王说,彼摩诃男过去世时,曾遇多迦罗尸弃辟支佛施一饭食,非净信心。属于不恭敬施与的,没有亲手交给对方,施后变悔。说此饭完全可以给我的自家奴仆,却无辜持用施于了沙门。由于此施得福,七返往生三十三天。七返生此舍卫国中最胜族姓,最富钱财。因为他不是净信;不亲手施;不恭敬施,施后又后悔的原故,于所生地虽得巨财,犹尚服习粗弊衣食、房屋、车乘。连最起码的上妙色、声、香、味、触,都未尝过。还有,这位摩诃男曾杀过他的异母兄长,取其财物。缘斯此罪经百千岁堕入地狱中,其余的罪报,生舍卫国七返受身,常以无子财没入王家之报。

佛告大王,摩诃男长者今此寿终,过去世施与报尽。因于此身于財悭贪原故所造过恶,此世命终堕入地狱受极苦恼。波斯匿王说,这么说来摩诃男长者已入地狱受苦了吗?佛言如是。

波斯匿王念彼垂泣,以衣拭泪说偈曰:财物真金宝,象马庄严具,以及奴婢诸僮使,及诸田宅等身外之物,一切皆应遗弃,裸神独游往,福报气数已穷尽。永久舍离了人身,你今还有什么吗?没什么人将此巨富带到死去,为什么不知舍施呢?如影之随形,人灭财亦没。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唯有罪与福的业报,若是人所做的,是永远属于自己的。这些业报常持去,无论生与死都不会舍离的,如影之随形。如人少资粮,足涉远行,必遭苦难一样。那些不修功德的人,必然要经历恶道的痛苦生活。如果有丰富的资粮储备,安乐以远游,修德淳厚的人,常常趋向安乐。如人远游旅行很多年,乃安乐而归,其宗亲眷属,善知识尚能欢乐欣乐,集会欢迎之。一个善于修功德的人,此世没生他世界中,他的诸亲眷属,见则心欢喜。所以说人啊!应当修福积聚期永久。福德业报能为人建立他世欢乐,福德为诸天所赞叹。等修正行不间断,于现世不毁做人道德规范,身坏命终则生天上。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佛讲此世造福德善业,来世快乐,终则生天的道理。望行者不得不知。

第120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波斯匿王普设大会,为大会故,以千特牛行列系柱,集众供具,远集一切诸异外道,悉来聚集波斯匿王大会之处。

时,有众多比丘亦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闻波斯匿王普设大会,如上广说,乃至种种外道皆悉来集。闻已,乞食毕还精舍,举衣钵洗足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等今日众多比丘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闻波斯匿王普设大会。如上广说乃至种种异道集于会所。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月月设大会,乃至百千数,

不如正信佛,十六分之一。

如是信法僧,慈念于众生,

彼大会之福,十六不及一。

若人于世间,竟年设福业,

于直心敬礼,四分不及一!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04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住舍卫国给孤园时,波斯匿王曾经普设大会,为大会需求原因,以千只公牛,系缚在一行行柱子上。集中供具,招集远方一切诸异外道,悉来聚集波斯匿王大会之处。

时有众多比丘,亦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国乞食,听到了波斯匿王普设大会的消息,乞食毕来至佛所细说上事。尔时世尊说偈曰:日日设大会,乃至百千数,不如正信佛的十六分之一,如是正信法与僧者,慈念于众生,彼设大会之福报十六分不及此一分。如果人能于世间亿年设福业,与真心敬礼三宝者的功德福报四分不及一。佛说此经已――

第120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忿诸国人,多所囚执。若刹利、若婆罗门、若鞞舍、若首陀罗、若旃陀罗;持戒、犯戒;在家、出家,悉皆被录,或锁、或杻械、或以绳缚。

时,有众多比丘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闻波斯匿王多所摄录,乃至或锁、或缚。乞食毕还精舍,举衣钵洗足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等今日众多比丘入城乞食,闻波斯匿王多所收录,乃至锁缚。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非绳锁杻械,名曰坚固缚。

染污心顾念,钱财宝妻子,

是缚长且固,虽缓难可脱。

慧者不顾念,世间五欲乐,

是则断诸缚,安隐永超世。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05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波斯匿王因忿恨许多国人不守法律,抓捕、囚禁了许多人。其中有刹利、婆罗门种姓的;也有鞞舍、首陀罗、旃陀罗。持戒犯戒;不管是在家众或是出家众,悉皆抓捕。或是锁枷;或是持受械具;或是绳绑。

时,有众多比丘于舍卫国乞食时,多有所闻。乞食毕回精舍,上报佛知。佛说偈曰:绳锁、杻械不是最坚固系缚。那些染污心之顾念的钱财、宝貝、妻子,此种系缚才是最坚固的。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松缓,可是解脱却很难!很难!慧者不顾念。世间之五欲,是则断诸缚,安隐永超出。此经已――

第120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摩竭提国阿阇世王韦提希子共相违背。摩竭提王阿阇世韦提希子起四种军:象军、马军、车军、步军,来至拘萨罗国。波斯匿王闻阿阇世王韦提希子四种军至,亦集四种军:象军、马军、车军、步军,出共斗战。阿阇世王四军得胜,波斯匿王四军不如,退败星散,单车驰走,还舍卫城。

时,有众多比丘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闻摩竭提王阿阇世韦提希子起四种军,来至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起四种军出共斗战,波斯匿王四军不如,退败星散,波斯匿王恐怖狼狈,单车驰走,还舍卫城。

闻已,乞食毕还精舍,举衣钵洗足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等今日众多比丘入城乞食,闻摩竭提主阿阇世王韦提希子起四种军。如是广说,乃至单车驰走,还舍卫城。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战胜增怨敌,败苦卧不安,

胜败二俱舍,卧觉寂静乐。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06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波斯匿王与摩竭提国的阿阇世王叫做韦提希子的,反目成仇。摩竭提王阿阇世韦提希子起四种军,象军、马军、车军、步军,前来讨伐波斯匿王。而波斯匿王亦兴四种军,即象军、马军、车军、步军,与之共战,结果波斯匿王的军队大败。波斯匿王单车驰走逃回舍卫城,此事为众多乞食的比丘所闻知汇报给世尊。于是世尊说偈曰:战争胜利者增加了怨敌,战败者苦卧不安宁。胜败二俱行舍离,卧觉寂静乐。佛说此经已――

第120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与摩竭提王阿阇世韦提希子共相违背。摩竭提王阿阇世韦提希子起四种军,来至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倍兴四军,出共斗战。

波斯匿王四种军胜,阿阇世王四种军退,摧伏星散。波斯匿王悉皆虏掠阿阇世王象马、车乘、钱财宝物,生擒阿阇世王身,载以同车,俱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波斯匿王白佛言:世尊,此是阿阇世王韦提希子,长夜于我无怨恨人,而生怨结;于好人所而作不好。然其是我善友之子,当放令还国。

佛告波斯匿王:善哉!大王,放其令去,令汝长夜安乐饶益。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乃至力自在,能广虏掠彼,

助怨在力增,倍收己他利。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及阿阇世王韦提希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07经译文:正如我所听闻的一样,一个时期,佛住舍卫国。当时波斯匿王与摩竭捉国王阿阇世韦提希子,发生矛盾冲突。于是阿阇世王起四种兵,即:象军、马军、車军、步军前来战斗。而此时波斯匿王以成倍于对方兵力,与之决战。结果阿阇世王败,溃不成军,四处逃窜。波斯匿王悉将败军車乘、钱财、宝物等战利品收获。并且还生擒阿阇世王,用囚車載运来到佛陀住所。

礼仪过后,波斯匿王说:这个人就是阿阇世韦捉希子,长期以来对于我这个不做令其怨結事的人,而生怨結。我与其父是一对亲善好友,而他不顾念先辈友情,而做破坏友好的亊情,我念及旧情准备放还回国。此时,佛告大王你的想法很好,放其令还,使其得到长期安乐、益处。

尔时世尊说偈曰:既使有大能力,将彼摧毁并俘虏他,可是他的怨恨心,每日俱增。如放其还,双方会获得成倍的利益。听罢此偈,二王欢喜、隨喜,作礼而去。

第120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独静思惟,作是念:世尊正法,现法离诸炽然,不待时节,通达现见,自觉证知此法,是善知识、善伴党;非是恶知识、恶伴党。

作是念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静思惟,作是念:世尊正法,现法离诸炽然,不待时节,通达现见,自觉证知,是则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

佛告波斯匿王:如是,大王;如是,大王!世尊正法律,现法离诸炽然,不待时节,通达现见,缘自觉知,是则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所以者何?我为善知识。众生有生法者,解脱于生;众生有老病死;忧悲、恼苦者,悉令解脱。

大王,我于一时住王舍城山谷精舍。时,阿难陀比丘独静思惟,作是念:半梵行者是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作是念已,来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白我言:世尊,我独静思惟,作是念,半梵行者是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我时告言:阿难,莫作是语“半梵行者是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所以者何?纯一满净,梵行清白谓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所以者何?我常为诸众生作善知识,其诸众生有生故,当知世尊正法,现法令脱于生有老病死;忧悲、恼苦者,离诸炽然,不待时节,现令脱恼苦,见通达,自觉证知。是则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赞叹不放逸,是则佛正教,

修禅不放逸,逮得证诸漏。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08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给孤园时,一天,波斯匿王独一静处禅思,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世尊所创立的正法律,于现法当中就能离诸炽燃苦恼,不需要等待时节(很长时间的未来)在当前现时中就能见到效益,得到验证。此法律是善知识、善伴党,完全可以信赖、依托;非是恶知识、恶伴党。

从禅觉来到佛陀住处,细说如上。佛告大王,如是大王,确实是这样。世尊开创的正法律仪的理论学说指导人们修习,在现时生活中(法),就能实现脱离世间诸多炽热无明烦恼,不需要等待未来很漫长的时节,于当下就能自觉验证,收到利益。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我是善知识,众生于现前法中,有生烦恼无明的,能教育、教导他们解脱出来;众生有老病死;忧悲,恼苦,亦都能叫他们解脱出来。

佛告大王说,我曾于一个时期内住在王舍城的山谷精舍,当时阿难陀比丘,独静思惟,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即半梵行者是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随后他来到我的住所对我讲了上面的话。我当时告诉阿难陀说:你不要这样说半梵行者是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因为只有纯一满净,梵行清白,才能称得上是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因为我经常为诸多众生做善知识,众生们若有生故,当知世尊的正法,会令他们解脱于生;有老病死;忧悲、恼苦,叫他们脱离炽然烦恼,不需要很长的时间,于现时法中就能脱苦。现时即见通达,思想通顺,自觉能证知,具有这样功能时效的,才能称得上是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

尔时世尊说偈曰:赞叹不放逸,是则佛的正教。修禅不放逸,逮得证诸漏。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告诉我们,非佛陀正法律仪,不能称“善知识、善伴党;非恶知识,恶伴党”。

第120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独静思惟,作是念:颇有一法修习多修习,得现法愿满足、后世愿满足;现法后世愿满足不?作是念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静思惟,作是念:颇有一法修习多修习,得现法愿满足、得后世愿满足;现法后世愿满足不?

佛告波斯匿王:如是,大王;如是,大王。有一法修习多修习,得现法愿满足、得后世愿满足;得现法后世愿满足。谓不放逸善法;不放逸善法修习多修习,得现法愿满足、得后世愿满足;得现法后世愿满足。

大王,譬如世间所作粗业,彼一切皆依于地而得建立,不放逸善法亦复如是,修习多修习,得现法愿满足、得后世愿满足;得现法后世愿满足。如力,如是种子;根坚,陆水足行。师子、舍宅,亦如是说。

是故,大王,当住不放逸;当依不放逸。住不放逸、依不放逸已,夫人当作是念:大王住不放逸、依不放逸,我今亦当如是住不放逸、依不放逸。如是夫人,如是大臣、太子、猛将亦如是。国土人民应当念:大王住不放逸;依不放逸,夫人、太子、大臣、猛将住不放逸;依不放逸,我等亦应如是住不放逸;依不放逸。大王,若住不放逸;依不放逸者,则能自护。夫人、婇女亦能自保,仓藏财宝增长丰实。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称誉不放逸,毁訾放逸者,

帝释不放逸,能主忉利天。

称誉不放逸,毁訾放逸者,

不放逸具足,摄持于二义:

一者现法利,二后世亦然,

是名无间等,甚深智慧者。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09经译文:如是我闻,佛住舍卫国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独静禅时,想会有一种法,修习能得现时满足;后世愿满足;现法后世愿都能满足的呢?从禅觉来到世尊住所,请教世尊。

世尊说,如你所说,会有一种法修习能满足现时、后世愿、乃至现世后世愿都能满足。就是说精勤工作不放逸善法,不放松对善法的修习多修习,得现法愿满足,后世愿满足;现法后世愿满足。

大王:好比世间所做的一切建筑亊业,必须要依地而得建立一样,不放逸善法亦复如是。修习多修习得现法、后世,得现法后世愿满足。

人若发力,需脚踏实地;任何种子有土地,根须生长、发达、坚挺;不管是在陆地还是在水里行走,足不能离开;师子活动,舍宅的建设也是这样都要靠于地,因为大地能“厚德載物”。所以说大王,“不放逸善法”有如大地。当住不放逸中;当依靠不放逸精神;住于不放逸思想行动中。

你做到了不放逸住了,你的夫人也会照学住不放逸。于是你的大臣们、你的太子、猛将都将仿效住不放逸,乃至你的国土人民也要仿效大王,住不放逸,依不放逸。

大王若是能做到住不放逸;依不放逸的话,就能做到自我保护。而夫人、婇女亦能做到自保,个人与国家財富增长、库藏财宝丰实,都离不开这个道理。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我们要称誉不放逸;毁訾(批评)放逸。帝释天由于做到不放逸,能主宰忉利天。所以要称誉、提倡不放逸精神,批评放逸的思想行为。

做到不放逸具足的人能摄持二种义利。一者于现法收到利益;二者于后世收到效益,做到等无间不放逸的人,是甚深智慧的人。佛说此经已――

小结:不放逸住(奋发图強)修习多修习,精勤方便,是佛陀创立的正法律的主要进步思想与精神。是修道成功;究竟苦边;正向涅槃的最根本保障。

当年佛陀初成道,正是凭着对善法的不放逸修习多修习精神,证得无上菩堤的。如果放弃了不放逸精神,再好的理论思想也不能实现渡到涅槃彼岸的目的。

在世尊住世年代,世尊及其大批优秀的弟子们,以实际行动带动着大家,不断地克服自身及与外境的艰难困苦,保持前进。使得僧团内部一些人,即使是有懒怠思想;畏难思想;出于正法律仪的威摄都不敢发做。一俟世尊灭度,此种思想立即爆发出来,他们放弃对善法不放逸修习的精神,畏难俱苦。转尔贪图享乐,饮食不知节量,乐著睡眠。开始为难正法律仪;挑战正法律仪。不律仪思想逐渐佔居了上风,促使僧团急速分裂、瓦解成两部,大众部中多集有此类分子。

正法律渡过艰难的五百年后,部派佛法灭亡,在大众部的偏激、邪思的思想行为影响下,产生了偏激的思想行动口号,提出了什么所谓的“欲证无上菩堤;愿成佛度众生;祈愿众生都成佛;乃至六度万行”等“大乘教”的行动指导思想。背离了对苦的束缚解脫思想,脱离四圣谛、八正道的正法律仪思想路线。走向空洞、表相形式主义的“假、大、空、玄”路线。所谓“大乘教”者,就是这一思想的集中发展与延续。他们不甘于在清静、**的环境中,不放逸住的修习生活。試图避开正法律的威摄,畏惧艰难,又感到前途渺茫。于是产生了仰仗外部力量,改为求佛、咒术、鬼神来帮助实现自已的空幻梦想。这一懒怠、投机、捷径思想,是后来形成“大乘教”思想的重要来源。严重玷污了佛陀正法律的梵行品格。他们完全放弃了对五蕴思想学说思维观察的基本修习方法;放弃了“四念住、七觉支、八正道” 等法次法向。不再提解脱、正果、正向湟槃、究竟苦边正法律修习目标,而另行他们自己的一套思想、路线。这与佛陀开创的正法律完全是两码事。正因为世间有“老、病、死”苦的三法存在,才有佛陀应世说“所覚知法”。离开了对“老、病、死”苦的解脱思想,就不是佛法了,还说什么“成佛度众生”?

所以說,“不放逸住善法修习多修习”,是永远用不完的法宝;能得现法愿滿足、得后世愿满足,得现法、后世愿满足。这是区分正法律与一切邪說的试金石、分水岭!把正法律斥为“小乘”、“不了义”的言论,是完全背离正法律仪的邪説!

第121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独静思惟,作是念:此有三法,一切世间所不爱念。何等为三?谓老、病、死。如是三法,一切世间所不爱念。若无此三法世间所不爱者,诸佛世尊不出于世,世间亦不知有诸佛如来所觉知法为人广说。以有此三法世间所不爱念,谓老、病、死故,诸佛如来出兴于世,世间知有诸佛如来所觉知法广宣说者。波斯匿王作是念已,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以其所念,广白世尊。

佛告波斯匿王:如是,大王;如是,大王。此有三法,世间所不爱念,谓老、病、死,乃至世间知有如来所觉知法为人广说。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王所乘宝车,终归有朽坏,

此身亦复然,迁移会归老。

唯如来正法,无有衰老相。

禀斯正法者,永到安隐处。

但凡鄙衰老,丑弊恶形类,

衰老来践蹈,迷魅愚夫心。

若人寿百岁,常虑死随至,

老病竞追逐,伺便辄加害!

佛说此经已,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10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给孤独园时,波斯匿王独静思维,产生这样思想,此有三法,为世间人所不爱念。哪三种法呢?说1老、2病、3死。这三种法为世人所不喜欢。若无有此三法,世间所不喜爱的话,那么佛世尊就不会出现于世间了,世间上亦不知有诸佛如来“所觉知法”为人广说。

正是因为有此不受欢迎的老病死三法,才有诸佛如来出兴于世,世间知有诸佛如来所觉知的正法律广宣说。波斯匿王从禅觉来到佛所,细说此事。佛赞大王正如你说!正如你所说!若无世间不爱念三法,乃至世间不知有如来所觉知法,为人广说。

尔时世尊说偈曰:王所乘宝车,终归有朽坏的那一天,此身亦是如此。但凡有迁移的总会归老,唯有如来正法,无有衰老相。谁若能秉承正法,就会到永久安隐处。凡鄙、衰老是绝对发生的事,丑弊恶形之类,总会遭到衰老的践蹈,迷魅愚痴的凡夫心亦如是。人既使是活到百岁,也不会常常忧虑死往何处,老与病竟相追随人们的脚步。伺机则加害,无人能逃过。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告诫人们,如来、佛、世尊是应世间有人所不爱念的老病死三种自然法則的存在,而来到世间,才有如来所觉知的法,为人广演说。凡是迁移变幻的总要灭亡,唯有如来正法不老不灭,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所以生活在世间上的人们,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老、病、死”。如何为自己寻求一个不老、不病、不死的安隐处,此是慧者所为事!也就是说,佛之正法律,就是解决众生的“老、病、死”问题的,余此无二目的。一个不知修习“老、病、死”法如何解脱,如何归依安隐处的人,是不能实践佛道的!想要成佛者,纯属狂妄说!

杂阿含经四十六卷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