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5|回复: 0

杂阿经浅释卷四十七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17 08:05:34 |显示全部楼层

第121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给孤独长者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若有人在我舍者,皆得净信;诸在我舍而命终者,皆得生天。

佛言:善哉!善哉!长者,是深妙说,是一向受,于大众中作师子吼言:在我舍者,皆得净信,及其命终,皆生天上。有何大德神力比丘为汝说言:凡在汝舍命终者,皆生天上耶?长者白佛:不也,世尊。

复问:云何,为比丘尼、为诸天、为从我所面前闻说?长者白佛:不也,世尊。云何,长者,汝缘自知见,知在我舍命终者,皆生天上耶?长者白佛:不也,世尊。

佛告长者:汝既不从大德神力比丘所闻,非比丘尼、非诸天,又不从我面前闻说,复不缘自见知:若有诸人于我舍命终者,皆生天上。汝今何由能作如是甚深妙说,作一向受,于大众中作师子吼,而作是言:有人于我舍命终者,皆生天上?长者白佛:无有比丘大德神力而来告我,如上广说,乃至悉皆生天。

世尊,然我有众生主怀妊之时,我即教彼,为其子故归佛、归法、归比丘僧;及其生已,复教三归;及生知见,复教持戒。设复婢使、下贱客人怀妊及生,亦如是教。若人卖奴婢者,我辄往彼语言:贤者,我欲买人。汝当归佛、归法、归比丘僧,受持禁戒。随我教者,辄授五戒,然后随价而买。不随我教,则所不取。若复止客,若佣作人,亦复先要受三归五戒,然后受之。

若复有来求为弟子,若复乞贷举息,我悉要以三归五戒,然后受之。又复我舍供养佛及比丘僧时,称父母名,兄弟、妻子、宗亲、知识、国王、大臣、诸天、龙、神;若存若亡;沙门、婆罗门、内外眷属、下至仆使,皆称其名,而为咒愿。又从世尊闻,称名咒愿因缘,皆得生天,或因园田布施;或因房舍;或因床卧具;或因常施;或施行路,下至一抟施与众生,此诸因缘,皆生天上。

佛言:善哉!善哉!长者,汝以信心,故能作是说。如来于彼有无上知见,审知汝舍有人命终,皆悉生天。尔时,给孤独长者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11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舍卫国,给孤独园里。一天,给孤独长者,来晋见佛陀,对佛说:凡是属我舍的人员,都必须净信,凡在我舍命终的人,皆得生天。

佛言很好!长者所说是深妙之说,是一向在得到受益的大众中所做的师子吼。你所说的凡在我舍的成员都实行净信,以及命终皆得生天上的话,是从哪位有大德神力的比丘哪里听说的呢?还是在哪位比丘尼、哪位诸天,还是从我这里听到的?长者白佛说都不是。那么说是根据你自己知见所说了,回答也不是。佛说,既然都不是,那么你是根据什么做如是甚深妙说的?而且经常在大众中做此师子吼,一再反复强调的主张?长者回答佛问,无有哪位比丘大德神力而来告诉我,如上广说乃至生天。

世尊:然而当我看见众人怀妊之时,我就告诉他为了你们的孩子幸福原故,请为他们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等到生时再做三归,等到有了意识知见时,再教持戒。既使是奴婢,下贱客人也是同样这么做。如果我遇见有卖奴婢情形时,就前去对他们说“贤者,我想买人。如果你能照我说的那样去做,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受持禁戒,受持五戒,然后随你要我都买去,否则不买”。这些人不管是从事差遣、佣做,也都要先受三归五戒,然后分派工作。如有来求为弟子的或是借贷钱财的,都要求他们先要三归五戒,然后才能授理。还有,但凡我舍行供养佛及比丘僧时,我们都称念父母名号、兄弟、妻子、宗亲、知识、国王、大臣、诸天、龙神,或者是现在世的;或者是已过世的沙门、婆罗门、内外眷属、下至仆使都称念他们的名字,而为他们咒愿乞福。还有,从世尊这里听到了称名咒愿的好处,皆得生天。或者是用田园行布施;或因房舍;或是用床、卧具;或是常施;或是行施过路的人,下至一抟施与众生,此等诸多因缘皆得生天。

佛言善哉!善哉!长者你能以信心故能作是说,如来对于哪些人事,有无上的知见,审知你舍中人命终皆悉生天。尔时给孤独长者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小结:此经讲述给孤独长者,以日常生活中事,受持三归五戒等清净梵行,贯彻在日常生活工作当中,凡是生活在他身边的人都得此光顾惠照。大善之心,如日普照。善哉,善哉!

第121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恭敬住,常当系心;常当畏慎;随他自在诸修梵行,上、中、下座。所以者何?若有比丘不恭敬住,不系心,不畏慎,不随他自在诸修梵行上、中、下座,而欲令威仪足者,无有是处;不备威仪,欲令学法满者,无有是处;学法不满,欲令戒身、定身、慧身、解脱身、解脱知见身具足者,无有是处;解脱知见不满足,欲令得无余涅槃者,无有是处。

如是,比丘,当勤恭敬,系心、畏慎,随他德力诸修梵行上、中、下座,而威仪具足者,斯有是处;威仪具足已,而学法具足者,斯有是处;学法备足已,而戒身、定身、慧身、解脱身、解脱知见身具足者,斯有是处;解脱知见身具足已,得无余涅槃者,斯有是处。

是故,比丘,当勤恭敬、系心、畏慎,随他德力诸修梵行上、中、下座,威仪满足,乃至无余涅槃,当如是学!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12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陀住在舍卫国的时候。尔时一天,世尊告诉诸比丘说,应当加强恭敬心的思想建设。常当系心一念,不放逸住。常当谨慎小心,如履薄冰,时刻维系清净心念,绝不能放任自流。紧紧跟随,修诸梵行的需要,保持清净无为的良好心态,成就上、中、下座层次。

为什么这么说呢?若有比丘不恭敬住,不系心念,不畏慎小心,不能满足清净心态的需要,始终保持良好的清净无为心理状态的话,来修诸梵行,不能成就上、中、下层次的成果。要想实现威仪足(即是品行足)者,是完全不可能的;不具备威仪足者,要想学法满的话,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一个学法不满足者,还想要戒身、定身、慧身、解脱身、解脱知见身具足的话,是完全不可能的;解脱知见不满足的话,要想取得无余涅槃,完全是不可能的。

所以说,比丘应当勤恭敬、系心、畏慎,随时做足德力充足。诸修梵行上、中、下座次,而威仪具足的人才有可能的把握。当威仪具足了,而又学法具足的人,才能有保障。学法准备充足以后,而戒身,定身,慧身,解脱身,解脱知见身具足的人,才有保障。当解脱知见身具足了,得无余涅槃,才有保障。

所以说,比丘常勤恭敬,系心、畏慎,随时满足修习需要,德力要有充足保障。诸修梵行,上、中、下座威仪满足,乃至无余涅槃,当如是这样的学。佛说此经已-

小结:修诸梵行上、中、下座成就,当需时刻保持有恭敬心,常系清净心、畏慎心,时刻处在清净无为的心态之中,才能成功乃至无余涅槃。威仪俱足就是品行、人格俱足,始入圣人流。易曰:劳谦君子有终吉,自天佑之无不利!

第121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二净法,能护世间。何等为二?所谓惭、愧。假使世间无此二净法者,世间亦不知有父母、兄弟、姊妹、妻子、宗亲、师长、尊卑之序,颠倒浑乱如畜生趣。以有二种净法,所谓惭、愧,是故世间知有父母,乃至师长尊卑之序,则不浑乱如畜生趣。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世间若无有,惭愧二法者,

违越清净道,向生老病死。

世间若成就,惭愧二法者,

增长清净道,永闭生死门。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13经译文:如是我闻,佛住舍卫国给孤园时。尔时一天世尊告诉诸位比丘说有二净法,能护持世间的存在。哪二种呢?所说惭、愧。假使世间无此二净法了,世间人亦不知有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宗亲、师长、尊卑之序,颠倒混乱如畜生一般。正因为有此惭愧二种清净之法,所以世间人才知有道德;有父母,乃至师长、尊卑之序,则不混乱如畜生趋。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世间若无有惭愧二净法,违越清净道,向生、老、病、死。世间若果能够成就惭愧二法的话,会增长清净道,永闭生死门。佛说此经已――

小结:自从人们有了惭愧的思想行为,才有了道德;知廉耻;讲文明。才有别于畜生类,才进化到有了文明文化,叫做人。

如果世间社会一旦丧道德,也就丧失了文明。一旦丧失了文明,人们也就不知廉耻,无有惭愧之心,人形同禽兽无异。惭愧心创造了文明道德;创造了清净。人无惭愧心,是根本不能学习佛道的,这是最起码的标准。知廉耻;懂惭愧;讲文明;修品德;重反思,才是修习圣道之门。

第121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烧燃法、不烧燃法。谛听!善思,当为汝说。

云何烧燃法?若男、若女犯戒,行恶不善法,身恶行成就;口、意恶行成就。若彼后时疾病困苦,沉顿床褥,受诸苦毒,当于尔时,先所行恶,悉皆忆念。譬如大山日西影覆,如是众生先所行恶,身、口、意业诸不善法临终悉现,心乃追悔:咄哉!咄哉!先不修善,但行众恶,当堕恶趣,受诸苦毒。忆念是已,心生烧燃,心生变悔,心生悔已,不得善心,命终后世,亦不善心相续生,是名烧燃法。

云何不烧燃?若男子、女人受持净戒,修真实法,身善业成就;口、意善业成就。临寿终时,身遭苦患,沉顿床褥,众苦触身。彼心忆念先修善法,身善行,口、意善行成就。当于尔时,攀缘善法:我作如是身、口、意善,不为众恶,当生善趣,不堕恶趣,心不变悔。不变悔故,善心命终,后世续善,是名不烧燃法。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已种烧燃业,依于非法活,

乘斯恶业行,必生地狱中。

等活及黑绳,众合二叫呼,

烧燃极烧燃,无泽大地狱,

是八大地狱,极苦难可过,

恶业种种故,各别十六处。

四周开四门,中间量悉等,

铁为四周板,四门扇亦铁,

铁地盛火燃,其焰普周遍,

纵广百由旬,焰焰无间息。

调伏非诸行,考治强梁者,

长夜加楚毒,其苦难可见,

见者生恐怖,悚栗身毛竖!

堕彼地狱时,足上头向下。

止圣柔和心,修行梵行者,

于此贤圣所,轻心起非义,

及杀害众生,堕斯热地狱。

宛转于火中,犹如火炙鱼,

苦痛号叫呼,如群战象声,

大火自然生,斯由自业故。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14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佛住舍卫国时。一天,世尊对大家说有烧然法和不烧燃法。你们认真听讲,我来为你们说。

什么是烧燃法呢?就是说不论男女犯了戒,行恶不善法,身、口、意恶行成就。到后来之时,疾病困苦,沉顿床褥,卧床不起时,受诸苦毒。到了那个时候,先前所行恶业都出现在忆念中。就象大山,日落西斜,阴影将大山复盖。如是众生先前所造身、口、意业诸不善法,临命终时悉皆显现在前。此时他的心开始追悔,袞声不断。正所谓:人之将死,其声亦悲;兽之将死,其声亦哀。悔恨自己先不行善,只故行众恶,眼看着就要堕入恶道,受诸苦毒。忆念之后心生烧燃,心生变悔。生悔心后不得善心,命终到后世亦是不善心相续而生。这就叫做烧燃法。

什么叫做不烧燃法呢?就是不论是男是女受持净戒,修真实法。身、口、意善业成就,临寿终时,既使是身遭苦患,沉顿床褥,众苦触身。此时他的心在忆念先前所修善法。身、口、意善行成就,就在此时攀缘善法。认定自己不为众恶,当生善趋,不会堕入恶趋,心地坦然而无变悔。由于没有变悔原故,所以善心命终,到后来世中续善不断,是名不烧燃法。

尔时,世尊说偈曰:已种了烧燃之业,就得依此非法而活命,乘此恶行之业报,必然是生在地狱之中。等活及黑绳地狱;众合二叫呼。烧燃、极烧燃以及无择大地狱。这八大地狱,极苦难可过,又分恶业种种轻重不同,又有各别十六处地狱。四周开四门,中间各狱形状都相同。以铁板为四周围墙,四座门扇亦是铁制。在铁的地面上盛满燃烧的火,其火焰四周充满,长、宽各百由旬。烈火焰无有息时,这些都是用来调伏哪些非法诸恶行者的。考治各种刑事犯罪,长时不断地施加楚毒,其苦之状实在是不忍看见。见到的人就生起恐怖心,浑身抖动,毛孔竖然。凡是堕入彼地狱的时候,都是头向下,足向上而进入。

正道圣法柔和的心地,修行梵行的人,在贤圣之处修习时,若是轻慢心起,非意事生,以及有杀害众生的行为,当堕此热地狱。宛转于火中,犹如火炙鱼(烤)。因苦痛而发出的号叫之声,就象群象在战斗时所发出的声音,大火自然而生,都是由自造恶业而产生的原故。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提醒告诫人们,当行身、口、意善行业,命终生天;不要行身、口、意之恶业,命终后入地狱受诸苦毒,等无间息。

第121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舍身恶行者,能得身恶行断;不得身恶行断者,我不说彼舍身恶行。以彼能得身恶行断故,是故我说彼舍身恶行。身恶行者,不以义饶益安乐。众生离身恶行,以义饶益,得安乐故,是故我说舍身恶行,口、意恶行亦如是说。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15经译文:此经佛告诫大家要舍身恶行业,以得义饶益安乐。因为大家能够做得到,所以我才说“舍身恶行者,能得身恶行断”。

第121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金师住处。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铸金者,积聚沙土,置于槽中,然后以水灌之,粗上烦恼,刚石坚块随水而去。犹有粗沙缠结,复以水灌,粗沙随水流出。然后生金,犹为细沙、黑土之所缠结。复以水灌,细沙、黑土随水流出,然后真金纯净无杂。犹有似金微垢,然后金师置于炉中,增火鼓鞲,令其融液,垢秽悉除,然其生金,犹故不轻不软,光明不发,屈伸则断。彼炼金师、炼金弟子复置炉中,增火鼓鞲,转侧铸炼,然后生金轻软光泽,屈伸不断,随意所作钗、铛、镮、钏诸庄严具。

如是净心进向,比丘粗烦恼缠、恶不善业、诸恶邪见,渐断令灭。如彼生金,淘去刚石坚块。复次净心进向,比丘除次粗垢,欲觉、恚觉、害觉,如彼生金,除粗沙砾。复次,净心进向,比丘次除细垢,谓亲里觉、人众觉、生天觉思惟除灭。如彼生金,除去粗垢、细沙、黑土。复次,净心进向,比丘有善法觉,思惟除灭,令心清净。犹如生金,除去金色相似之垢,令其纯净。

复次,比丘于诸三昧有行所持,犹如池水周匝岸持,为法所持,不得寂静胜妙,不得息乐,尽诸有漏。如彼金师、金师弟子铸炼生金,除诸垢秽,不轻不软,不发光泽,屈伸断绝,不得随意成庄严具。复次,比丘得诸三昧,不为有行所持,得寂静胜妙,得息乐道,一心一意,尽诸有漏。如炼金师、炼金师弟子铸炼生金,令其轻软、不断、光泽,屈伸随意。

复次,比丘离诸觉观,乃至得第二、第三、第四禅,如是正受,纯一清净,离诸烦恼,柔软真实不动,于彼彼入处,欲求作证悉能得证。如彼金师铸炼生金,极令轻软、光泽、不断,任作何器,随意所欲。如是,比丘三昧正受,乃至于诸入处悉能得证。

佛说此经已,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16经译文:此经依淘取砂金,从粗入细,提取砂金,再经冶炼去除杂质,铸成纯金,再打造成庄严饰品,来比喻比丘修习净心的进程。除断粗重烦恼所缠恶不善业,如淘金者,初去坚块以净心,进而再向次除粗垢欲觉、恚觉、害觉。如是循序渐进成就真金饰品,而经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禅,纯一清净,正受三昧。佛说此经已――

小结:修习初入道,至成就无余涅槃。其形如同从淘取砂金至锻造真金饰品同理、同工。行者,坚决锲而不舍,终究如愿行。注:鞴bei备,即风箱

第121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应当专心方便,随时思惟三相。云何为三?随时思惟止相;随时思惟举相;随时思惟舍相。若比丘一向思惟止相,则于是处其心下劣。若复一向思惟举相,则于是处掉乱心起。若复一向思惟舍相,则于是处不得正定,尽诸有漏。以彼比丘随时思惟止相;随时思惟举相;随时思惟舍相故,心则正定,尽诸有漏。

如巧金师、金师弟子以生金著于炉中增火,随时扇鞲,随时水洒,随时俱舍。若一向鼓鞲者,即于是处生金焦尽;一向水洒,则于是处,生金坚强;若一向俱舍,则于是处生金不熟,则无所用。是故,巧金师、金师弟子于彼生金随时鼓鞲,随时水洒,随时两舍。如是生金,得等调适,随事所用。如是,比丘,专心方便,时时思惟,忆念三相,乃至漏尽。

佛说是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17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候,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说,应当专心用功修习随时思惟三相。什么是三相思维呢?第一是随时止相;第二是随时思惟举相;第三是随时思惟舍相。

如果是比丘一直思惟住止之相,即寂灭相,这样容易造成身心悲覌、消极,是处下劣。如果是一直思惟举相,即显现观察兴奋、进取之相。容易造成思想上的浮燥、狂慢,掉乱心起,即是心念掉举,思惟混乱。如果是一直思维舍相,则会于舍心之处不得思惟透彻、完善、全面,不得正定。

为了尽诸有漏,比丘应当修习随时思惟止相;随时思惟举相;随时思惟舍相。机智、灵活、精确、高效,所以心才能正定,尽诸有漏。就象巧金师和他的弟子一样,用生金放入炉中加热,不断吹风加热。但也要撑握时机洒水,随时排除残渣。如果是一味地鼓风加热,就会把生金烧过,成焦而尽。如果是一味洒水,那么生金就会变得很坚硬。如是一味地舍离捶打加工制作,生金不熟,则无所用。所以要根据情况,随时注意调节,配合得当。象这样地专心用功修习,比丘时时思维忆念三相,乃至漏尽。佛说此经已――

小结:什么是思惟止相?什么是思惟举相?什么是思惟舍相?这是修习止观禅思要注意的三个问题。所谓止相是凭借意志的力量,停止诸法相的相续出现,以此行为来达到静止的目的。这种做法,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是把无明烦恼一时强制压制下来,而不是化解分化以致寂灭。所以它是一种遮盖问题,留有隐患,一旦溃堤决口,大祸乱成,不能一味地去做,短时的节制是可以的。所以,于是念处生下劣心,而无有智慧。

致于思维举相,即是不停顿的思惟观察诸法之相;观察它们的无常,变易性,以及无所有性,如果是过分地用功一味的追求,观察不止,可能会造成流于行式,出現掉乱、浮燥,心念不安定的不利后果。

如果是一味执着追求舍相,认为应舍尽舍,而不能从根源上解决欲贪、触、爱、取的思想心念。于内心深处不能解决清净问题,会留下隐患,所以,则于是处不得正定,尽诸有漏。

以上三相皆非理性,只是实践经验而已。应行正法律仪,循序渐进,有理、有节地进行,凭科学不能凭自己的主观腻断。所以佛说如巧金师及金师弟子,用生金放于炉中加火锻烧,要根据情况随时地扇风增温;随时地根据需要洒水;随时除渣清理。若是一向只是鼓风加温的话,就会把生金过火烧炼怠尽,或为焦渣;如果是一向只是洒水,则会使生金坚强,以致后来,无法加工饰品;若是过于强调具舍,减少工序、条件,不能使生金炼成孰金,则无所用处。

所以要科学配合,兼故全面才是。比如:“单纯提倡明心见性;认为一切有相皆是虚妄;众善奉行,诸恶莫做”等思想主张,都有偏激单纯的一面。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不深、不透、不善、不熟。

第121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过去世时,摩竭提国有牧牛者,愚痴无慧,夏末秋初,不善观察恒水此岸,亦不善观恒水彼岸,而驱群牛峻岸而下,峻岸而上,中间洄澓,多起患难。

诸比丘,过去世时,摩竭提国有牧牛人,不愚不痴者,有方便慧,夏末秋初,能善观察恒水此岸,亦善观察恒水彼岸,善渡其牛,至平博山谷好水草处。彼初渡时,先渡大牛能领群者,断其急流。次驱第二多力少牛,随后而渡。然后第三驱羸小者,随逐下流,悉皆次第安隐得渡。新生犊子爱恋其母,亦随其后,得度彼岸。

如是,比丘,我说斯譬,当知其义。彼摩竭提牧牛者,愚痴无慧。彼诸六师富兰那等亦复如是,习诸邪见,向于邪道。如彼牧牛人愚痴无慧,夏末秋初,不善观察此岸彼岸,高峻山险,从峻岸下,峻岸而上,中间洄澓,多生患难。如是六师富兰那等愚痴无慧,不观此岸,谓于此世;不观彼岸,谓于他世;中间洄澓,谓境诸魔,自遭苦难。彼诸见者,习其所学,亦遭患难。

彼摩竭提善牧牛者,不愚不痴,有方便慧,谓如来、应等、正觉。如牧牛者善观此岸,善观彼岸,善渡其牛,于平博山谷,先渡大牛能领群者,横截急流,安渡彼岸;如是我声闻能尽诸漏,乃至自知不受后有,横截恶魔世间贪流,安隐得渡生死彼岸。如摩竭提国善牧牛者,次渡第二多力少牛,截流横渡;如是我诸声闻断五下分结,得阿那含,于彼受生,不还此世,亦复断截恶魔贪流,安隐得渡生死彼岸。如摩竭提国善牧牛者,驱其第三羸小少牛,随其下流,安隐得渡;如是我声闻断三结,贪、恚、痴薄,得斯陀含,一来此世,究竟苦边,横截于彼恶魔贪流,安隐得渡生死彼岸。如摩竭提国善牧牛者,新生犊子爱恋其母,亦随得渡;如是我声闻断三结,得须陀洹,不堕恶趣,决定正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边,断截恶魔贪流,安隐得渡生死彼岸。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此世及他世,明智善显现,

诸魔得未得,乃至于死魔,

一切悉知者,三藐三佛智。

断截诸魔流,破坏令消亡,

开示甘露门,显现正真道,

心常多欣悦,逮得安隐处。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18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一天对诸比丘讲述在过去世的时候,摩竭提国这个地方有位放牛的人,他愚痴无慧。到了夏末秋初时节变换时,他不会观察恒水两岸的水草变化,而只是盲目地将牛群赶过河去。并且是从高台陡坡处下,又从高台陡坡处上岸,这中间河水漩涡洄流,多有患难艰难。

佛告诸比丘说,又在过去世时,在此摩竭提国有一位牧牛人,他不愚不痴,有知识方法。在夏末秋初气节变换之时变换牧场,善于观察恒河两岸水草变化情况。掌握时机善于将牛群赶到平缓山谷,开阔地带过河,水草丰美处放牧牛群。彼初渡河的时候,先将大牛能导引牛群的,先下到水中来断缓急流。然后再驱赶第二拨,有体力的少牛随后渡过。最后是第三拨弱小羸瘦的牛,跟随下入水中。使得他的牛群分批,先后安然渡到彼岸。那些新生的牛犊恋其母,也能紧随其后而渡到彼岸。

如是比丘,我所说的这个比喻,你们要理解它的含意。哪位愚痴的放牛人好比是富兰那等外道六师,他们修习诸种邪见,走向邪道。就象愚痴的牧牛人一样,愚痴无慧。不观此岸比做此世;不观彼岸比做他世。中间洄漩比作境多魔业,自遭苦难。那些与他有同见的追随者,修习他的理论主张的人亦遭患难。

而那位善牧牛人不愚不痴,有方法、技巧、智慧,比做如来、应等、正觉,就象善牧牛人一样能善于观察此岸此世;彼岸他世;中间洄流。选择平缓山谷,缓流漫滩,先将大牛能领群者,先入水中,横截恶魔,世间贪流,是安隐渡到生死彼岸的人。第二次渡多力少年,截流横渡,如我声闻弟子中能断五下分结,证得阿那含果者。虽于彼受生,不还此世,亦能断截恶魔贪流,安隐渡到生死彼岸。再次第三者瘦弱少年之牛,能跟随大家下流渡河,安隐得渡,就象我声闻弟子中,断除三结,(我见即身见,戒取见即行邪见者,疑结:即怀疑正理)贪、恚、痴薄得斯陀含者,一来此世,究竟苦边。横截于恶魔贪流,安隐渡到生死彼岸。那位善牧牛人最后将新生犊子牛,因其爱恋其母的原故,驱赶其母而其随后亦得渡者,就象我声闻弟子中的断除三结,得须陀洹者。他们不堕恶趋,决定正向三菩堤,经七有天人往生,到究竟苦边,断截恶魔贪流,安隐得渡到生死彼岸。

尔时世尊说偈曰:对于一个明智而又善于向众生展现其内容的人来说,他深知此世及他世的事,以及是否在魔业中,或是已离魔业。乃至于死魔等事,一切悉知。以三藐三佛陀的智慧来断截诸魔贪流,破坏它并令其消亡。向众生展示甘露之门,显现正真道,心常多欣悦,逮得安隐处。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以善牧牛者为比喻,世尊佛陀如来分别情形,选择有利时机地点,分别将大牛;多力少牛;瘦弱病体之牛;以及新生犊牛渡到生死彼岸安隐乐处,比做佛陀的声闻弟子中四果阿罗汉,断截恶魔贪流,不受后有;自知做证渡到生死彼岸;多力少牛为断截五下分结是阿那含;断除三结,贪恚痴薄的斯陀含;以及新生牛犊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边,断了三结的须陀洹。比喻恰当;入理细微;道理奥妙;大道显通。再次指明与佛同世的六师外道,修习的险恶结局。相对于今天来说,正法甚微,外道炽盛。所谓“大乘教”者,从其主张的修习内容来看,都是属于不善区别夏末秋初,洹河两岸水草变化,而于高台陡坡险竣之处,驱赶众牛过河的人。不讲解脱苦患束傅,专讲菩堤成佛。其愚痴无慧,同其牧牛者!

第121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牧牛人成就十一法者,不能令牛增长,亦不能拥护大群牛令等安乐。何等为十一?谓不知色、不知相、不去虫、不能覆护其疮、不能起烟、不知择路、不知择处、不知渡处、不知食处、尽毂其乳,不善料理能领群者,是名十一法成就,不能善护大群牛。

如是比丘,成就十一法者不能自安,亦不安他。何等为十一?谓不知色、不知相、不能除其害虫、不覆其疮、不能起烟、不知正路、不知止处、不知渡处、不知食处、尽毂其乳。

若有上座多闻耆旧,久修梵行,大师所叹,不向诸明智修梵行者,称誉其德,悉令宗敬、奉事、供养。

云何名不知色?诸所有色,彼一切四大,及四大造,是名为色不如实知。

云何不知相?事业是过相,事业是慧相,是不如实知,是名不知相。

云何名不知去虫?所起欲觉能安,不离、不觉、不灭;所起瞋恚、害觉能安,不离、不觉、不灭,是名不去虫。

云何不覆疮?谓眼见色,随取形相,不守眼根,世间贪忧,恶不善法,心随生漏,不能防护;耳、鼻、舌、身、意根亦复如是,是名不覆其疮。

云何不起烟?如所闻,如所受法,不能为人分别显示,是名不起烟。

云何不知正道?八正道及圣法律是名为道;彼不如实知,是名不知正道。

云何不知止处?谓于如来所知法,不得欢喜、悦乐、胜妙、出离、饶益,是名不知止处。

云何不知渡处?谓彼不知修多罗、毗尼、阿毗昙,不随时往到其所,咨问请受:云何为善?云何不善?云何有罪?云何无罪?作何等法为胜非恶?于隐密法不能开发,于显露法不能广问,于甚深句义自所知者,不能广宣显示,是名不知渡处。

云何不知放牧处?谓四念处及贤圣法律,是名放牧处,于此不如实知,是名不知放牧处。

云何为尽毂其乳?彼刹利、婆罗门长者,自在施与衣被、饮食、床卧、医药、资生众具,彼比丘受者不知限量,是名尽毂其乳。

云何为上座大德多闻耆旧,乃至不向诸胜智梵行者,所称其功德,令其宗重承事供养,令得悦乐?谓比丘不称彼上座,乃至令诸智慧、梵行者往诣其所,以随顺身、口、意业承望奉事,是名不于上座多闻耆旧,乃至令智慧梵行往诣其所,承望奉事,令得悦乐。

彼牧牛者成就十一法,堪能令彼群牛增长,拥护群牛,令其悦乐。何等为十一?谓知色、知相,如上清净分说,乃至能领群者,随时料理,令得安乐,是名牧牛者十一事成就,能令群牛增长拥护,令得安乐。

如是,比丘成就十一法者,能自安乐,亦能安他。何等十一?谓知色、知相乃至十一如清净分广说,是名比丘十一事成就,自安安他。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19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果一个牧牛人存在如下十一条问题的话,那么就不能做到牛群发展,数量增加。也无法保护大牛群叫它们安乐。  

有哪十一种问题呢?第一是不知色。第二是不知相。第三是不去虫。第四是不能覆护其疮。第五是不能起烟。第六是不知择路。第七是不知择处。第八是不知渡处。第九是不知食处。第十是尽毂其乳。第十一是不善于指使,引导能领群的牛。这就是十一条问题具备,不能管理放牧大群的牛。

同理,比如比丘存在十一种问题,不能使自己与别人得到安乐。哪十一种呢?第一是不知色、第二是不知相、第三是不能除其害虫、第四是不能覆其疮、第五是不能起烟、第六是不知正路、第七是不知止处、第八是不知渡处、第九是不知食处、第十是尽毂其乳、第十一是如果有上座比丘他们多闻,识多见广、资历深厚,以及被久修梵行大师推荐、赞叹诸有明智修梵行的人,要称誉他们的功德。同时也要对他们尊敬、奉事、供养。

一、什么叫做不知色呢?诸所有色它们都是由地、水、火、风四大物质组成,以及四大变化而营造出来的,不懂得这个道理就叫做于色不如实知。

二、什么叫做不知相呢?(注:事:指人们所做劳动,活动工作生产行为,叫做事。业者:指人们追求生产,活动产生的结果产品;满足自己的生存需求的活动,取得的工作报酬)。事和业只是人们为满足自身存在需求的活动过程,并不久存,时刻变化。但是事业是表现人们生存能力、技巧、技能高超程度的具体活动,是无常、变易之法。如若不知,即是不知相。

三、什么叫做不知去虫呢?就是对于自身所生起的对欲想念、知觉能够安然,不厌不离。不去觉悟反思,如何去除灭掉。对于所生起的慎恚、害的思想念头,也能安然处之,不离不觉不灭,这就叫做不去虫。

四、什么是不复疮呢?是说眼见色,随取形相,不守眼根。世间贪忧恶不善法,心随生漏,不能防护,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这就叫做不复其疮。

五、什么是不起烟呢?对于自己所闻听学到的法,不能为人分别显示,是名不起烟。

六、什么是不知道呢?就是说八正道、圣法律仪,彼不如实知,即是不知道。

七、什么是不知止处?就是说于如来所知法,不得欢喜、悦乐、胜妙出离利益,就叫做不知止处。

八、什么是不知渡处呢?就是说他们不知修多罗(注:修多罗,经之总称,阿毗昙,即阿毗达磨:论的称。毗尼,旧译曰毗尼,即律藏)、毗尼、阿毗达磨,即是说不知经,律,论的内容,而又不能随时的去询问,请教,弄清楚什么是善?什么是不善?什么是有罪?什么是无罪?做什么事为胜非恶?于隐密较深的法不能开发、理解;于公开、易懂、易知的法不能广问;于甚深句义、自己知道的,不能广泛地宣传、照示,是名不知渡处。

九、什么是不知放牧处?是说四念住,及贤圣法律是名放牧处。于此不如实知者,就叫做不知放牧处。

十、什么是尽毂(购)其乳?对于哪些刹利、婆罗门、长者,随便施与的衣被、饮食、床具、医药等生活用具,彼比丘接受不在乎多,给多少要多少,是名尽毂其乳。

十一、什么是不对上座大德,多闻耆旧,乃至不向诸胜智梵行者,称颂他们的功德呢?不对他们尊重、恭敬、奉事、供养,使得悦乐呢?是说比丘对上座乃至对诸多智慧梵行者,不能前往他们的住所以随顺身、口、意业,看望、奉事。做不到这一点者,就叫做不于上座多闻、耆旧乃至智慧行者住所奉事、看望、供养,令其得悦乐。

牧牛人与比丘能从正面做到十一条内容,他就具备了能力资格,能使其放牧的牛群发展扩大,拥护群牛,叫它们悦乐。有哪十一种呢?①谓知色、知相,如上清净分说的那样,如是比丘若成就十一事者,能自安乐,亦能令他安乐。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以牧牛者为喻,修习比丘处理十一种事物的关系,善护自家身心,亦护他人。成就十一善事,为日常修习的主要内容,时时注意。先说牧牛人与比丘若于十一不善事成就,则无所作为。于十一善事成就则与已与他都有所作为。

第122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至一奢能伽罗聚落,住一奢能伽罗林中。时,有尊者那提伽,旧住一奢能伽罗聚落。一奢能伽罗聚落沙门、婆罗门闻沙门瞿昙拘萨罗国人间游行,至一奢能伽罗聚落,住一奢能伽罗林中。闻已,各办一釜食,著门边,作是念:我先供养世尊!我先供养善逝!各各高声大声,作如是唱。

尔时,世尊,闻园林内有多人众高声大声,语尊者那提伽:何因、何缘园林内有众多人高声大声唱说之声?尊者那提伽白佛言:世尊,此一奢能伽罗聚落诸刹利、婆罗门长者闻世尊住此林中,各作一釜食置园林内,各自唱言:我先供养世尊!我先供养善逝!以是故,于此林中多人高声大声唱说之声,惟愿世尊当受彼食。

佛告那提伽:莫以利我,我不求利;莫以称我,我不求称。那提伽:若于如来,如是便得出要、远离、寂灭、等正觉乐者,则于彼彼所起利乐,若味若求。那提伽:唯我于此像类得出要、远离、寂灭、等正觉乐,不求而得;不苦而得。

于何彼彼所起利乐,若味若求?那提伽:汝等于如是像类色不得出要、远离、寂灭、等正觉乐故,不得不求之乐、不苦之乐。那提伽:天亦不得如是像类出要、远离、寂灭、等正觉乐、不求之乐、不苦之乐。唯有我得如是像类,出要、远离、寂灭、等正觉乐、不求之乐、不苦之乐。于何彼彼所起利乐,若味若求?

那提伽白佛言:世尊,我今欲说譬。佛告那提伽:宜知是时。那提伽白佛言:世尊,譬如天雨,水流顺下,随其彼彼世尊住处,于彼彼处刹利、婆罗门长者信敬、奉事,以世尊戒德清净,正见真直。是故,我今作如是说,惟愿世尊哀受彼请。

佛告那提伽:莫以利我,我不求利,乃至云何于彼彼所起利乐,有味有求?那提伽:我见比丘,食好食已,仰腹而卧,急喘长息。我见已,作是思惟:如此长老不得出要、远离、寂灭、等正觉乐、不求之乐、不苦之乐。

复次,那提伽:我见此有二比丘食好食已,饱腹喘息,偃阐而行。我作是念:非彼长老能得出要、远离、寂灭、等正觉之乐、不求之乐、不苦之乐。

那提伽:我见众多比丘食好食已,从园至园,从房至房,从人至人,从群聚至群聚。我见是已,而作是念:非彼长老如是能得出要、远离、寂灭、等正觉乐、不求之乐、不苦之乐;我得如是像类出要、远离、寂灭、等正觉乐、不求之乐、不苦之乐。

复次,那提伽:我于一时随道行,见有比丘于前远去,复有比丘于后来亦远。我于尔时,闲静无为,亦无有便利之劳。所以者何?依于食饮,乐著滋味,故有便利,此则为依;观五受阴生灭,而厌离住,此则为依;于六触入处观察集灭,厌离而住,此则为依;于群聚之乐勤习群聚,厌于远离,是则为依;乐修远离,则勤于远离,厌离群聚,是则为依。是故,那提伽,当如是学,于五受阴观察生灭;于六触入处观察集灭;乐于远离,精勤远离,当如是学!

佛说此经已,尊者那提伽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20经译文:注:釜:辅:古代的锅。阐:舒展,放缓之意。偃:yǔn:上肢向后仰。偃阐:因食用过量挺肚缓行。

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拘萨罗国,在世间巡游宣化。这一天来到了一奢能伽罗聚落,住在一处林中。时,有尊者那提伽,先前就住在这里的一个聚落。一奢能伽罗聚落的沙门、婆罗门听到这个消息,异常兴奋,争先恐后,争做一锅美食放在门边。心中在祝愿想念,我要最先供养世尊;最先供养善逝!每个人都高声呼喊。

尔时,世尊听到了许多人的呼喊声,对尊者那提伽说:是什么因,什么缘,有许多人在呼喊呢?那提伽尊者汇报了此事经过说,唯愿世尊接受他们的供养。

佛告那提迦说,不要用物质利益来引诱我。我不求利,我不贪图小恩小惠!不要以美言妙语来称呼我,我不在乎美言称呼。佛说那提伽,面对如此简单的小恩小惠,就去贪图追求话,那么,怎能做到像如来一样,冲出世俗贪欲,种种要塞关卡,而得远离、寂灭、等正觉之乐呢?那么就会于所有一切地方,隨便遇到的所有隨时隨地出现的利乐,有味便追,有乐便求。

佛告那提伽,唯我如来能做到,面对如此纷纭复杂,色藴像类之中,得出要塞、束缚、困惑。实现远离、寂灭,等正覚之乐,是不求而得,不苦而得的。为什么要使用世俗办法,到如来这里試图得到他们所要的或味、或求呢?所以說,得出要塞、远离、寂灭、等正觉乐者,都是不用世俗方法不求而得;不苦而得。为什么还要到处贪求利乐、或求味、或有他求呢?

佛告那堤迦,众生之所以没有出离要塞,得远离、寂灭、等正觉之乐,就是因为他们在纷纭复杂,色蘊象类中总是贪乐、求味,走不出世俗那一套,是不出要塞的原故。所以就沒有得到不求之乐,不苦之乐。佛告那堤迦,就是天也还是没有得到如是像类出要,远离、寂灭、等正觉乐;不求之乐;不苦之乐,唯有我得到了。

那提迦白佛说,世尊我今要说个比喻,佛告那提迦时机到了。那提迦白佛言世尊:比方说天下雨,水流随顺而下,随着地势自行流去,但凡是世尊的住处,所有一切许许多多刹利、婆罗门、长者都自觉自愿汇聚前来信敬、奉事。因为世尊的戒德清净,正见真直。所以我今做如是说,惟愿世尊哀受他们的请求,接受他们的供养。

佛告那提伽说,不要用利益之心来对待我,因为我不求利,乃至于怎么会在他们许许多多人那里生起利乐心,来满足他们的有味有求心呢?佛说那提伽,我见到过比丘食好食以后,仰腹而卧,急喘长息的情形。我见此情心里想,这样的长老是不会出离关卡要塞,而实现远离、寂灭、等正觉乐,不求之乐,不苦之乐的。

还有我也曾见过二位比丘,食好食后,饱腹喘息,偃阐而行(沒有岀息)。当时我心想,不光是长老有贪食美味之劣象。我也曾见过众多比丘,食好食之后,从园至园,从一个房间走向另一处住房;从一个人住处,走到另一人住处;从一群人这里,走向另外一群人那里。去解决饱腹难耐,寻求消食方式,丑象百态。我心中在想,此类事不光长老中有,这些人怎么能象我一样能得出要、远离、寂灭、等正觉乐,不求之乐,不苦之乐呢?

还有那提伽:我曾经在某一个时候走在路上,看见有的比丘走在我的前边,匆匆远离而去。也有的是在我的后边走,超过我后匆匆远去,寻找便利之处。我在尔时闲静无为,无事可做,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只顾贪食美味、佳食,有味有求。乐着兹味,贪图便宜。根本不顾及应该观察五受蕴生天,进而修习厌离为主业,应该全精力投入到于六触入处观察集灭中去。从而生起厌离的思想,以此为主要的生活内容和目标。

对于群乐之乐,当勤修习群聚厌离的思想,从而远离。这才是正业、正道。所以那提伽:你们应当这样的学习才对,于五受蕴观察生灭;于六触入处观察集灭;于远离处精勤努力,当如是学。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总结了,在僧团中存在着乐著美食,贪图兹味,有味有求的错误倾向和各种不良现象,乃至丑态百出。所以告诫大家要向如来学习,“莫以利我,莫以称我”的精神出离要塞、远离、寂灭、等正觉之乐;不求之乐,不苦之乐。

注意在五受蕴中观察生灭;于六触入处观察集灭,以此为依为住。看来佛道正法律,只有在圣人与圣弟子之间,才能显示出永久的青春与不灭的光辉。禅味浓浓,郁郁葱葱。非是凡夫们所能享受得了的!因为它必竟是“阳春白雪,和者盖寡”!一但传入千家万户,成为百姓日常生活中事,那么它必定要走形,变味!各求所需,为我所用,也就在所难免了。

第122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至那楞伽罗聚落,如上广说,乃至彼彼所起求利。

佛告那提伽:我见聚落边有精舍,有比丘坐禅。我见已,作如是念:今此尊者聚落人,此或沙弥,来往声响作乱,障其禅思,觉其正受。于不到,欲到;不获,欲获;不证,欲证而作留难。那提伽,我不喜彼比丘住聚落精舍。

那提伽,我见比丘住空闲处,仰卧吁咄。我见是已,而作是念:令彼比丘,觉寤睡眠,思空闲想。那提伽,我亦不喜如是比丘住空闲处。

那提伽,我复见比丘住空闲处,摇身坐睡。见已,作是念:令此比丘于睡觉寤,不定得定,定心者得解脱。是故,那提伽,我不喜如是比丘住空闲处。

那提伽,我复见比丘住空闲处,端坐正受。我见已,作是念:令此比丘不解脱者,疾得解脱;已解脱者,令自防护,使不退失。那提伽,我喜如是比丘住空闲处。

那提伽,我复见比丘住空闲处,彼于后时,远离空处集,舍床卧具,还入聚落受床卧具。那提伽,我亦不喜如是比丘还入聚落。

复次,那提伽,我见比丘住聚落精舍,名闻大德能感财利、衣被、饮食、汤药、众具。彼于后时,集舍利养聚落床座,至于空闲,床卧安止。那提伽,我喜如是比丘集舍利养聚落床卧,住于空闲。那提伽,比丘当如是学!

佛说此经已,那提伽比丘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21经译文:如是我闻,在某一个时期,佛陀住在拘萨罗国,在拘萨罗国民间游行。这一天来到了那楞伽罗聚落,其影响程度与規模同上经说过的一样。引起方方面面的人群热烈响应,都准备在佛身上求得某些个人利益。

1、此时佛告那提迦尊者,我看到在聚落的边缘上有设立的精舍,发现有比丘在此坐禅。当时心想,比丘若是在这样环境中修禅,会受到往来行人、生产活动声响干扰做乱,障其禅思,搅乱正受。如若强行禅思,会产生不良的效果。对于那些无法达到的目标,非要达到;不可能收获到的东西非要得到;不可能证得的东西,非要证得,在思想上容易造成混乱,因此我不赞成在聚落边上设置精舍。

2、佛说那提伽,我曾经见过,住在空闲之处的比丘,仰卧在地,呼息喘气,我见此景心想,这位比丘虽然觉悟了睡眠,而不勤精进行禅思,却在那里精神溜号,思空闲想。那提迦,这样的情形我也不喜欢。

3、佛说那提伽,又见过有的比丘,虽然住在空闲处,摇身坐睡,东倒西歪,如此坐禅。当时心想,如何能叫这样的比丘从睡眠中觉悟,使他不定得定,成为一个定心者得解脱呢?所以说那提迦,象这样地在空闲处坐禅,我也不喜欢。

4、佛说那提伽,我又见过在空闲处有的比丘端坐正受,我见此景认为这样的比丘既使是没得解脱,也一定快会得解脱。已经得解脱者,能得自身防护,不使后退,我喜欢这样于空闲处坐禅。

5、佛说我又见过有的比丘,先是在空闲处行禅,后来又集舍床具回到聚落中,我亦不喜欢这种方式修习。

6、还有那提伽,我还见过比丘住在聚落精舍,声名显赫,成为大德,以其能力,能招感到财利、衣被、饮食、汤药等众多生活用品。但到后来竟然舍去聚落利养,还至空闲处安止。佛说那提伽,我喜欢这样修习的比丘,你们应当这样地学习。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佛说种种喜欢与不喜欢的修禅方式,可供后来行者借鉴,少行弯路。亦能帮助辨认什么是正修?什么是不正修?然而不敢面对的,也大有人在!为什么呢?

第122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鞞舍离国,弥猴池侧重阁讲堂。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诸离车子常枕木枕,手足龟坼,疑畏莫令摩竭陀王,阿阇世毗提希子得其间便。是故,常自儆策,不放逸住。以彼不放逸住故,摩竭陀王阿阇世毗提希子不能伺求得其间便。于未来世不久,诸离车子恣乐无事,手足柔软,缯纩为枕,四体安卧,日出不起,放逸而住。以放逸住故,摩竭陀王,阿阇世毗提希子得其间便。

如是比丘,精勤方便,坚固堪能不舍善法,肌肤损瘦,筋连骨立。精勤方便,不舍善法,乃至未得所应得者。不舍精进,常摄其心,不放逸住,以不放逸住故,魔王波旬不得其便。

当来之世,有诸比丘恣乐无事,手足柔软,缯纩为枕,四体安卧,日出不起,放逸而住。以放逸住故,恶魔波旬伺得其便。是故,比丘,当如是学,精勤方便,乃至不得未得,不舍方便。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1222经译文:注:离车子:毗舍离城,刹帝利种之名。缯纩:即:绘纩,绘:五色彩绣品。纩:丝绵絮,彩色鲜颜的丝织绣品。龟坼:坼:chè(彻)裂开。天旱,田中泥土干缩开裂,叫做龟坼。龟坼倚畏:缩成一团之意。

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鞞舍离国,弥猴池侧重阁讲堂。

尔时,世尊告诉诸位比丘说,诸多离车子常常枕木,枕手足而卧睡,龟坼倚畏缩成一团。时刻保持高度警惕,不给摩竭陀王,阿阇世毗提希子半点可乘之机。所以他们常自警惕,不放逸住。正因如此摩竭陀王阿阇世毗提希子始终没有下手的机会。

于未来世不久,诸离车子就恣乐所为,安然无事了。他们手足柔软,就象锦绣彩丝一样,正是他们枕戈待旦不放逸住的原故。如果比丘亦能精进努力,坚固不舍,一定能不舍善法。肌肤损瘦,筋连骨立,精进用功,不舍善法。以不放逸的原故,魔王波旬亦不得其便利下手干扰。当来之世诸比丘恣意所乐,安然无事,手足柔软,绘纩。波旬无奈不得其便,所以比丘应当这样的学。佛说此经已――

小结:行道之人,从一开始就要挟着尾巴做人。精进勤奋,枕戈待旦,乃至皮干肉瘦,亦不放逸修习善法,背水一战,方能当世成功。

第122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譬如士夫晨朝以三百釜食惠施众生,日中、日暮亦复如是。第二士夫,时节须臾,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乃至如毂牛乳顷,比先士夫惠施功德所不能及,百分、千分、巨亿万分,算数譬类不得为比!是故,比丘,当作是学,时节须臾,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下至如毂牛乳顷。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23经译文:佛住舍卫国时,一次对比丘说:假若有一个士夫他能于日早、中、晚,能用三百只锅盛装美食惠施众生,也比不上第二士夫,时节(经常)须臾,小作短暂之间,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哪怕是如取牛乳那么大功夫,也用来修慈心所得功德,是先前士夫之功德所无法比的。先前士夫惠施食功德,比之后来比丘修习慈心功德,甚是微微,不足道唉。

第122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譬如人家多女人少男子,当知是家,易为盗贼之所劫夺。如是善男子、善女人,不能数数下至如毂牛乳顷,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当知是人易为诸恶鬼神所欺。

譬如人家多男子少女人,不为盗贼数数劫夺。如是,善男子数数下至如毂牛乳顷,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不为诸恶鬼神所欺。是故,诸比丘,常当随时数数下至如毂牛乳顷,修习慈心。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24经译文:又世尊住舍卫国时,佛告诸比丘说,比如多女少男的人家,极易为盗贼所劫夺。比如善男子、善女人,不能于众生经常修习些微慈心,甚至如取牛乳那么一点功夫,也都不用来修习于众生的慈心,易为诸恶鬼神所欺。所以诸比丘,经常随时抓紧点滴时间,哪怕是取牛乳那么大功夫用来修习慈心,亦不为恶魔鬼神所欺。佛说此经已――

注:数数:点点滴滴,常常些微小亊(日常生活正是由此组成)乃至:甚至。

第122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譬如有人有匕首剑,其刃广利。有健士夫言:我能以手以拳椎打汝剑,令其摧碎。诸比丘,彼健士夫当能以手以拳椎打彼剑,令摧碎不?比丘白佛:不能,世尊。彼匕首剑其刃广利,非彼士夫能以手以拳椎打碎折,正足自困。

如是比丘,若沙门、婆罗门下至如毂牛乳顷,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若有诸恶鬼神欲往伺求其短,不能得其间便,正可反自伤耳!是故,诸比丘,当如是学,数数下至如毂牛乳顷,修习慈心。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1225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陀住在舍卫国时。一天,世尊对比丘们说,比如有一个人,有一把锋利的首剑。有一位身体强壮的士夫(青壮年人)扬言能用手或拳将剑捶打至碎。

佛问比丘,你们说他能做到吗?大家一致回答说不能!他的这种想法,真是十足的自寻烦恼,一场徒劳耳!佛说如果能有这样的比丘、沙门、婆罗门,哪怕用取牛乳那么大功夫,来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的话,也不会有诸鬼神来寻找他的短处缺陷,反会自行伤害。所以说诸比丘,要抓紧时间赶快修习慈心善心,哪怕是用取牛乳那么大功夫也行。千万不要象哪位要欲以手拳碎剑的无聊士夫那样,徒劳渡日,过着百无聊赖生活,浪费了宝贵的生命时光。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虽短简,但寓意深刻,告诉正在修习的人们,要珍惜宝贵的生命时光,去修习于一切众生,哪怕是些许慈心善事。也不要去过空渡时日;百无聊赖;自寻烦恼,毫无意义的生活,浪费国家社会资财;情趣低下,自堕下贱。当今世上睁眼望去,比比皆是此类者,千姿丑态,狂语洋洋;色濛濛,欲蒸蒸,浑然无明。

第122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以爪(同抓)抄土,告诸比丘:于意云何?我爪上土多,为大地土多?比丘白佛:世尊,爪上土甚少少耳,其大地土无量无数,不可为比。

佛告诸比丘:如是,众生能数数(常常)下至弹指顷,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者,如甲上土耳!其诸众生不能数数下至如弹指顷,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者,如大地土。是故,诸比丘,常当数数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26经译文:此经大意说,佛住舍卫国时,一天,世尊用手抓起一把土。对比丘说,你们说一说,是我手上的土多呢?还是大地上的土多。比丘白佛说,世尊手上土太少、太少,少的可怜。而大地土无量无数,跟本无法比较。

佛告比丘,能够抓紧些许时间赶紧修习于一切众生慈心,哪怕是用弹指之间的功夫来做慈心善事的人,就如甲土那么多,而如大地土那么多的众生,却不能数数下至弹指顷,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所以比丘们要常常地,数数于一切众生修习慈心。佛说此经已-

小结:佛说此经既是真实,又是无奈。殷切叮嘱圣弟子千万不要错过好时光,虚度年华,命终之时徒劳伤悲!

第122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鞞舍离国,弥猴池侧重阁讲堂。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一切行无常,不恒、不安,是变易法。诸比丘,常当观察一切诸行,修习厌离、不乐、解脱。

时,有异比丘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右膝著地,合掌白佛:寿命迁灭,迟速如何?佛告比丘:我则能说,但汝欲知者难。比丘白佛:可说譬不?佛言:可说。

佛告比丘:有四士夫手执强弓,一时放发,俱射四方。有一士夫及箭未落,接取四箭。云何,比丘,如是士夫为捷疾不?比丘白佛:捷疾,世尊。

佛告比丘:此接箭士夫虽复捷疾,有地神天子倍疾于彼;虚空神天倍疾地神;四王天子来去倍疾于虚空神天;日月天子复倍捷疾于四王天;导日月神复倍捷疾于日月天子。诸比丘,命行迁变倍疾于彼导日月神。是故,诸比丘,当勤方便,观察命行无常迅速如是。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27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当佛陀住在鞞舍离国,弥猴池侧的重阁讲堂时,一天,世尊告诉大家说,诸位比丘:一切行为活动都是无常的、不恒久、不安定的,是变易之法。诸比丘要时常观察所有诸种行动的变化现象,是否如此。然后修习厌离思想,不喜爱乐当前生活,从而争取解脱。当时有位异比丘站起来整理衣服,为佛作礼。提出问题说,人的寿命迁灭是什么情形?

佛告诉他,我可以说出来,但是要想达到知道的目的却很难。比丘说可否打个比方?佛言可以。说有四位身体强壮的青年人,手拿强弓箭,同时发射四个方向。有一位士夫就在箭尚未落地前,将四支箭全都接住,聚在一处。像这样的士夫他的速度你们说快不快?比丘回答说快!

佛告比丘,能接此箭的士夫虽然动作捷疾,但是还有地神、天子比他快一倍。虚空神天,比地神还快一倍。四王天子来去之速,比虚空神天还快一倍。日月天子比四王天子快一倍,导日月神比日月天子快一倍。诸比丘,命行迁变之速,一倍快于导日月天子。

所以说诸位比丘,要精勤努力,用功修习,经常观察思惟,命行无常迅速的现象与其中的道理,尽早舍离、解脱。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提示命行迁灭之迅速,不为人知。人们虽然生活在命行之中,寻觅常乐而不觉。有诗曰:“蝶尚不知春去,慢绕幽砌寻花,奈猛风过后,尚有余红飘落谁家?”。所以,我们要尽早尽速舍离、解脱。

第122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过去世时,有一人名陀舍罗诃,彼陀舍罗诃有鼓,名阿能诃,好声、美声、深声,彻四十里。彼鼓既久,处处裂坏。尔时,鼓士裁割牛皮,周匝缠缚。虽复缠缚,鼓犹无复高声、美声、深声。彼于后时,转复朽坏,皮大剥落,唯有聚木。

如是比丘,修身、修戒、修心、修慧。以彼修身、修戒、修心、修慧故,于如来所说修多罗甚深明照,难见难觉,不可思量,微密决定,明智所知,彼则顿受、周备受,闻其所说,欢喜崇习,出离饶益。

当来比丘不修身、不修戒、不修心、不修慧,闻如来所说修多罗甚深明照空相,应随顺缘起法,彼不顿受持,不至到受。闻彼说者,不欢喜崇习,而于世间众杂异论、文辞绮饰、世俗杂句,专心顶受,闻彼说者,欢喜崇习,不得出离饶益。于彼如来所说甚深明照空相要法随顺缘起者,于此则灭;犹如彼鼓,朽故坏裂,唯有聚木。

是故,诸比丘,当勤方便修身、修戒、修心、修慧,于如来所说甚深明照空相要法,随顺缘起,顿受、遍受。闻彼说者,欢喜崇习,出离饶益。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28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陀住在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的时候。尔时一天,世尊对诸比丘说了一个比喻故事。在过去世时,有个叫陀舍罗诃的人有个鼓,叫做阿能诃。好声、美声、深声,响彻四十里。

彼鼓时间久了,处处出现裂坏。当时鼓士们用割来的牛皮,四周围绕缠缚补漏,尔后再也发不出来原先的好声、美声、深声。再到后来变得更加朽坏,乃至鼓皮大块剥落,只剩下鼓的支架了。

以此像类比丘,修身、修戒、修心、修慧,正是因为他们能修身、修戒、修心、修慧的原故,才能于如来所说的修多罗契经的甚深明照,难见难觉,不可思量,微密的见解、决定、主张、思想中,只有聪明的人才能得知的,而你们却能顿然接受。反复思考全面深入,系统的理解,掌握,学懂如来所说。满心欢喜地崇敬修习,深得脱离世俗束缚所带来的好处。

在未来之世的比丘,他们不会修身,修戒,修心,修慧。遇到如来所说修多罗契经的甚深明照空相,随顺缘起法的理论学说,他们不能顿受,带着那些浅浮的理解,来学习彼说的人,他们没有欢喜心,亦不崇敬修习。相反对于世间上所流传盛行的众多杂说异论、文辞绮饰、世俗杂句等文学作品,却能专心顶受,津津乐道。闻彼说者,满心喜悦,崇拜学习,所以他们是不会得出离世间好处的。那些如来所说的修多罗无上妙法,则于此时灭,无有人再修习。就象那张腐朽破落的大鼓一样,再也无法发出美声、高声、深声了。

所以说你们比丘,要精进努力修身、修戒、修心、修慧,于如来所说的甚深明照空相要法;随顺缘起法,顿受、偏受,偏爱,闻彼说者,欢喜崇习,出离饶益。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反映出,佛陀对比丘弟子们千叮咛万嘱付,要崇习修多罗契经,修身、修戒、修心、修慧,得出离饶益。因为佛灭之后,再也不会有佛陀亲自教诫,教授修多罗契经、正法律仪了。那时的人由于看不懂、学不明如来所说甚深明照空相要法,既不喜欢,更不学崇习。反尔对世间所流行的众杂异论,文辞绮饰的世俗杂句,杂说文学作品却专心顶受,津津乐道,如来正法就此灭亡。有如大鼓再也发不出高声、美声、深声了。

自佛灭后,正法律所经过的历程,确如佛说,千真万确。直到佛灭二千五百年后,很少看到有人凭据修多罗正法律,修身、修戒、修心、修慧出离世间。我们今天能重温二千五百年前佛陀教悔,振兴正法律,修身、修戒、修心、修慧,既是可能的,然而却是稀少复稀少;珍贵复珍贵!为使正法不灭,我们必须实践佛陀教悔,秉志不移!以此些微之功德,报佛陀大海之深恩!

第122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譬如铁丸投著火中,与火同色,盛著劫贝绵中。云何,比丘,当速燃不?比丘白佛:如是,世尊。

佛告比丘:愚痴之人依聚落住,晨朝著衣持钵入村乞食,不善护身,不守根门,心不系念,若见年少女人,不正思惟,取其色相,起贪欲心。欲烧其心;欲烧其身;身心烧已,舍戒退减。是愚痴人长夜当得非义饶益。是故比丘,当如是学,善护其身;守护根门,系念入村乞食,当如是学!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29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用将铁丸投入火中之事来做比喻。当在火中时,与火同色,若是放到劫贝绵中,会迅速燃烧。以此比类比丘,依聚落住入村乞食时,若不善护身;不守根门;心无系念的话,见到少女,不正思惟,取其色相,起贪欲心。欲烧其心,欲烧其身。身心烧已,舍戒退减,是愚痴人长夜得不利之苦。就象铁丸烧绵一样,所以比丘当学善护其身;守住根门,系念入村乞食。佛说此经已――

第123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过去世时,有一猫狸,饥渴羸瘦,于孔穴中伺求鼠子。若鼠子出,当取食之。有时鼠子出穴游戏,时,彼猫狸疾取吞之。鼠子身小,生入腹中。入腹中已,食其内藏,食内藏时,猫狸迷闷,东西狂走,空宅、冢间,不知何止,遂至于死。

如是,比丘,有愚痴人依聚落住,晨朝著衣持钵入村乞食,不善护身;不守根门;心不系念。见诸女人,起不正思惟,而取色相,发贪欲心。贪欲发已,欲火炽燃,烧其身心。烧身心已,驰心狂逸,不乐精舍;不乐空闲;不乐树下,为恶不善心侵食内法,舍戒退减,此愚痴人长夜当得不饶益苦。是故比丘,当如是学,善护其身;守诸根门;系心正念,入村乞食,当如是学!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30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陀住在舍卫国时,一天世尊对大家比类说法。说在过去世时,有一支猫狸,饥渴羸瘦,守在老鼠的洞口,专等鼠出,劫而食之。时逢鼠子出洞游戏,彼猫狸疾取吞下,鼠子身小,未死入腹,开始食猫狸的内脏。猫狸疼痛无着,东西狂走,空宅冢间,不知何止,遂至于死。

也有象这样的愚痴比丘,依聚落而住,晨朝著衣持钵入村乞食,不善护身;不守根门;心不系念,见诸女人,起不正思惟,而取色相,发贪欲心。贪欲发已,欲火炽燃,烧其身心。烧身心已,驰心狂逸,不喜乐住于精舍、空闲处、树下。为恶不善心侵食内法,有如鼠子咬食猫狸内脏。舍戒退减,犹如慧命消亡,此愚痴人长时当得不饶益苦。是故比丘当如是学,善护其身;守诸根门;系心正念入村乞食,应当如是学。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喻说,比丘之摄受色相,有如猫狸吞食鼠子,搅乱内脏咬食至死,舍戒退减丧失慧命。平素生活行者,守住根门,善于看护其身,凡事从些微处,着眼入手修习才是。

第123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譬如木杵,常用不止,日夜消减。如是比丘:若沙门、婆罗门从本以来;不闭根门;食不知量,初夜、后夜不勤觉悟修习善法,当知是辈终日损减,不增善法,如彼木杵。

诸比丘:譬如优钵罗、钵昙摩、拘牟头、分陀利生于水中,长于水中,随水增长。如是,沙门、婆罗门善闭根门,饮食知量,初夜、后夜精勤觉悟。当知是等善根功德日夜增长,终不退减。当如是学,善闭根门;饮食知量,初夜、后夜精勤觉悟,功德善法日夜增长,当如是学!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31经译文:注:优钵罗:青连花。钵昙摩:红莲花;拘牟头:黄莲花,分陀利:白莲花。

如是我闻,当佛陀住在舍卫国时,一天世尊告诉诸比丘,比方说木杵,常用不止,日夜磨损消减。如是比丘、沙门、婆罗门从本以来不闭根门;食不知量,初夜、后夜不勤觉悟反思,修习善法。当知这样的人,终日损减生命,徒劳度日,不增善法,如同木杵一样。

佛告比丘,比如青莲花、红莲花、黄莲花、白莲花,生长在水中随水增长。像这样的如是沙门、婆罗门善闭根门;饮食知量,初夜、后夜精勤觉悟、惭愧、反省、思考,当知这样的人善根功德,日夜增长,有如连花终不退减。比丘应当这样的学,善闭根门;饮食知量,初夜、后夜精勤觉悟,功德善法日夜增长,当如是学。佛说此经已――

小结:此经佛陀再度告诫弟子,不要如同木杵日夜耗损时光,无所作为。要学习莲花精神,生于水长于水,日夜增长善法功德。关团根门;饮食知量,初夜、后夜精勤思惟觉悟反省、惭愧,功德善法日夜增长。行者当这样的学,才是佛陀的合格弟子学生。

第123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于后夜时闻野狐鸣。

尔时,世尊夜过天明,于大众前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汝等后夜时闻野狐鸣不?诸比丘白佛:如是,世尊。佛告诸比丘:有一愚痴人作如是念:令我受身得如是形类,作如是声。此愚痴人欲求如是像类处所受生,何足不得?是故,比丘,汝等但当精勤方便,求断诸有,莫作方便,增长诸有,当如是学!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32经译文:如是我闻,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于某日后夜时分,世尊闻到有野狐的鸣叫声。

次日清晨,夜过天明,世尊于大众前坐,告诸比丘,你们后夜时分可否听到有野狐的鸣叫声,大家齐说听到了。佛告比丘,有一位愚痴的人产生这样想法,今我受身得如是野狐形类,故做如声鸣。佛说这样的愚痴人要得如是像类处所受生,为野狐类,何愁不得呢?所以说,你们要精进用功,求断除诸有之身,莫学愚痴人,自甘堕落恶趋,千万不要产生增长堕落诸有的思想,当如是学。

小结;志求向善,向于光明,乃为正法大道。

第123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不赞叹受少“有身”,况复多受?所以者何?受“有”者苦,譬如粪屎,少亦臭秽,何况于多?如是诸有,少亦不叹,乃至刹那,况复于多?所以者何?有者,苦故。是故比丘,当如是学:断除诸有,莫增长有,当如是学!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33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佛告比丘,我不赞成可以受少量的“有情”后身的主张,,更何况多受了。为什么呢?少受几次有情之身也是苦,就同粪屎一样,少亦臭秽,何况于多了。如是比丘诸有身,少亦不叹,乃至刹那,况复多了,因为“有”即是苦,所以比丘当如是学。佛说此经已――

第123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夜后分时闻野狐鸣。是夜过已,于大众前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汝等于夜后分闻野狐鸣不?比丘白佛:如是,世尊。

佛告比丘:彼野狐者,疥疮所困,是故鸣唤。若能有人为彼野狐治疥疮者,野狐必当知恩报恩。而今有一愚痴之人,无有知恩报恩。是故诸比丘,当如是学:知恩报恩,其有小恩尚报,终不忘失,况复大恩!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34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佛于昨夜后分闻野狐鸣叫,次日清晨佛问弟子们,可否听到了,大家说如是听到。佛告诉大家,彼野狐因身生疥疮,痛痒难耐,故而鸣唤。如果有人为它治疥疮,野狐一定能知恩图报。可而今现在有一个愚痴的人,他没有知恩图报。所以比丘们,要学习那位知恩报恩的人,既使是小恩亦应报,更何况大恩呢?  

佛说此经已――

小结:无量众生疥疮困扰,佛为大医之王,为苦众生治愈离苦,众生应以修习离苦解脱为报恩。然而尚有众生,好了伤疤忘了疼,不知进取,不图报恩,所以比丘当以解脱漏尽为最好报恩方式。

第123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有尊者跋迦梨,住王舍城金师精舍,疾病困苦,尊者富邻尼瞻视供养。

时,跋迦梨语富邻尼:“汝可诣世尊所,为我稽首礼世尊足,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住不?言:跋迦梨住金师精舍,疾病困笃,委积床褥,愿见世尊。疾病困苦,气力羸惙,无由奉诣。惟愿世尊降此金师精舍,以哀愍故!

时,富邻尼受跋迦梨语已,诣世尊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尊者跋迦梨稽首世尊足,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住不?世尊答言:令彼安乐。富邻尼白佛言:世尊,尊者跋迦梨住金师精舍,疾病困笃,委在床褥,愿见世尊,无有身力来诣世尊。善哉!世尊,诣金师精舍,以哀愍故!尔时,世尊默然听许。时,富邻尼知世尊听许已,礼足而去。

尔时,世尊晡时从禅觉,往诣金师精舍,至跋迦梨住房。跋迦梨比丘遥见世尊,从床欲起。佛告跋迦梨:且止!勿起。世尊即坐异床,语跋迦梨:汝心堪忍此病苦不?汝身所患,为增、为损?跋迦梨白佛,如前叉摩比丘修多罗广说:世尊,我身苦痛,极难堪忍,欲求刀自杀,不乐苦生。

佛告跋迦梨:我今问汝,随意答我云何,跋迦梨:色是常耶?为非常耶?跋迦梨答言:无常,世尊。复问:若无常,是苦耶?答言:是苦,世尊。复问:跋迦梨,若无常、苦者是变易法,于中宁有可贪、可欲不?跋迦梨白佛:不也,世尊。受、想、行、识亦如是说。佛告跋迦梨:若于彼身无可贪、可欲者,是则善终,后世亦善。

尔时,世尊为跋迦梨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从座起去。即于彼夜,尊者跋迦梨思惟解脱,欲执刀自杀,不乐久生。

时,有二天身极端正,于后夜时诣世尊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尊者跋迦梨疾病困苦,思惟解脱,欲执刀自杀,不乐久生。第二天言:彼尊者跋迦梨已于善解脱而得解脱。说此语已,俱礼佛足,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夜过晨朝,于大众前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昨夜有二天子,形体端正,来诣我所,稽首作礼,退住一面,而作是言:尊者跋迦梨住金师精舍,疾病困苦,思惟解脱,欲执刀自杀,不乐久生。第二天言:尊者跋迦梨已于善解脱而得解脱。说此语已,稽首作礼,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告一比丘:汝当往诣尊者跋迦梨比丘所,语跋迦梨言:昨夜有二天来诣我所,稽首作礼,退住一面,语我言:尊者跋迦梨疾病困笃,思惟解脱,欲执刀自杀,不乐久生。第二天言:尊者跋迦梨于善解脱而得解脱。说此语已,即没不现,此是天语,佛复记汝,汝于此身不起贪欲,是则善终,后世亦善。

时,彼比丘受世尊教已,诣金师精舍跋迦梨房。尔时,跋迦梨语侍病者:汝等持绳床,共举我身,著精舍外,我欲执刀自杀,不乐久生。时,有众多比丘出房舍,露地经行。受使比丘诣众多比丘所,问众多比丘言:诸尊,跋迦梨比丘住在何所?诸比丘答言:跋迦梨比丘告侍病者,令举绳床,出精舍外,欲执刀自杀,不乐久生。受使比丘即诣跋迦梨所,跋迦梨比丘遥见使比丘来,语侍病者:下绳床著地,彼比丘疾来,似世尊使,彼侍病者即下绳床著地。

时,彼使比丘语跋迦梨:世尊有教及天有所说。时,跋迦梨语侍病者:扶我著地,不可于床上受世尊教及天所说。时,侍病者即扶跋迦梨,下置于地。时,跋迦梨言:汝可宣示世尊告敕及天所说。使比丘言:跋迦梨,大师告汝,昨夜有二天来白我言:跋迦梨比丘疾病困笃,思惟解脱,欲执刀自杀,不乐久生。第二天言,跋迦梨比丘已于善解脱而得解脱,说此语已,即没不现。世尊复记说,汝善于命终,后世亦善。跋迦梨言:尊者,大师善知所知,善见所见;彼二天者亦善知所知,善见所见。然我今日于色无常,决定无疑;无常者是苦,决定无疑。若无常、苦者是变易法,于彼无有可贪、可欲,决定无疑;受、想、行、识亦复如是。然我今日疾病苦痛犹故随身,欲刀自杀,不乐久生,即执刀自杀。

时,使比丘供养跋迦梨死身已,还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以世尊所敕,具告尊者跋迦梨。彼作是言:大师善知所知,善见所见;彼二天者亦善知所知,善见所见广说乃至执刀自杀。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共诣金师精舍跋迦梨尸所。见跋迦梨死身,有远离之色,见已,语诸比丘:汝等见是跋迦梨比丘死身在地,有远离之色不?诸比丘白佛:已见,世尊。

复告诸比丘:绕跋迦梨身,四面周匝,有暗冥之相围绕身不?诸比丘白佛:已见,世尊。佛告诸比丘此是恶魔之像,周匝求觅跋迦梨善男子识神当生何处。佛告诸比丘:跋迦梨善男子不住识神,以刀自杀。尔时,世尊为彼跋迦梨说第一记。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235经译文:此经所讲是一个极特殊的例子,唯佛世尊能看得清,说得准。跋迦梨善男子,竟然在不住识神的情况下用刀自杀,而佛为他说第一记!故事非常耐人寻味。听到跋迦黎自杀的消息后,世尊带领诸比丘,共诣跋迦黎所住的金师精舍。见到跋迦黎的死身有远离之色,佛问诸比丘,你们都见到了跋迦黎比丘死身在地,有远离之色吗?诸比丘白佛见到了,世尊。又告诉诸比丘,绕跋迦黎身四面周匝,有暗冥之相围绕身吗?诸比丘回答说,已见到了世尊。佛告诉诸位比丘,此是恶魔之像,周匝往复循环求觅跋迦黎善男子识神当生何处?

佛告诸比丘,跋迦黎善男子不住识神,以刀自杀,尔时世尊为彼跋迦黎说第一记。此前事由,可自见经文,易懂不译。跋迦黎是在闻佛说教后,深知“我今日于色无常”决定无疑;信念坚定的情况下,深知无常者是苦,决定无疑;若无常苦者,是变易法,于彼无有可贪、可欲、决定无疑;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在这种情况下,然而我今日疾病苦痛,犹故随身(还是随身不退)。是在此明明了了,心如明镜,清净涅槃的情况下,不乐久生,而执刀自杀的。佛陀世尊为彼说第一记,此种情形善终在当时亦属正常。

第123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尊者阐陀,住那罗聚落好衣庵罗林中,疾病困笃。

时,尊者舍利弗,闻尊者阐陀在那罗聚落好衣庵罗林中,疾病困笃。闻已,语尊者摩诃拘絺罗:尊者知不?阐陀比丘在那罗聚落,好衣庵罗林中疾病困笃,当往共看,摩诃拘絺罗默然许之。

时,尊者舍利弗与尊者摩诃拘絺罗,共诣那罗聚落好衣庵罗林中,至尊者阐陀住房。尊者阐陀遥见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诃拘絺罗,凭床欲起。尊者舍利弗语尊者阐陀:汝且莫起!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诃拘絺罗坐于异床,问尊者阐陀:云何,尊者阐陀,所患为可堪忍不?为增、为损?如前叉摩修多罗广说。

尊者阐陀言:我今身病,极患苦痛,难可堪忍。所起之病,但增无损,唯欲执刀自杀,不乐苦活。尊者舍利弗言:尊者阐陀,汝当努力,莫自伤害!若汝在世,我当与汝来往周旋;汝若有乏,我当给汝如法汤药;汝若无看病人,我当看汝,必令适意,非不适意。

阐陀答言:我有供养,那罗聚落诸婆罗门长者悉见看视,衣被、饮食、卧具、汤药无所乏少。自有弟子修梵行者随意瞻病,非不适意。但我疾病苦痛逼身,难可堪忍,唯欲自杀,不乐苦生。

舍利弗言:我今问汝,随意答我。阐陀:眼及眼识、眼所识色,彼宁是我、异我、相在不?阐陀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复问:阐陀,耳、鼻、舌、身、意及意识、意识所识法,彼宁是我、异我、相在不?阐陀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复问:阐陀,汝于眼、眼识及色,为何所见、何所识、何所知故;言眼、眼识及色,非我、不异我、不相在?阐陀答言:我于眼、眼识及色,见灭、知灭故;见眼、眼识及色,非我、不异我、不相在。

复问:阐陀,汝于耳、鼻、舌、身、意、意识及法,何所见、何所知故;于意、意识及法,见非我、不异我、不相在?阐陀答言:尊者舍利弗,我于意、意识及法,见灭、知灭故;于意、意识及法,见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尊者舍利弗,然我今日身病苦痛,不能堪忍,欲以刀自杀,不乐苦生。

时,尊者摩诃拘絺罗语尊者阐陀:汝今当于大师修习正念,如所说句“有所依者,则为动摇;动摇者,有所趣向;趣向者,为不休息;不休息者,则随趣往来;随趣往来者,则有未来生死;有未来生死故,有未来出没;有未来出没故,则有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如是纯大苦聚集”。如所说句“无所依者,则不动摇;不动摇者,得无趣向;无趣向者,则有止息;有止息故,则不随趣往来;不随趣往来,则无未来出没;无未来出没者,则无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纯大苦聚灭”。

阐陀言:尊者摩诃拘絺罗,我供养世尊事,于今毕矣!随顺善逝,今已毕矣!适意,非不适意。弟子所作,于今已作。若复有余弟子所作供养师者,亦当如是供养大师,适意,非不适意。然我今日身病苦痛,难可堪忍,唯欲以刀自杀,不乐苦生。尔时,尊者阐陀即于那罗聚落好衣庵罗林中以刀自杀。

时,尊者舍利弗供养尊者阐陀舍利已,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尊者阐陀于那罗聚落,好衣庵罗林中以刀自杀。云何,世尊,彼尊者阐陀当至何趣?云何受生?后世云何?

佛告尊者舍利弗:彼不自记说言“尊者摩诃拘絺罗,我供养世尊,于今已毕;随顺善逝,于今已毕,适意非不适意”。若复有余供养大师者,当如是作,适意非不适意耶?尔时,尊者舍利弗复问:世尊,彼尊者阐陀先于镇珍尼婆罗门聚落,有供养家、极亲厚家、善言语家。

佛告舍利弗:如是,舍利弗,正智、正善解脱善男子,有供养家、亲厚家、善言语家。舍利弗,我不说彼有大过。若有舍此身,余身相续者,我说彼等则有大过。若有舍此身已,余身不相续者,我不说彼有大过也。无大过故,于那罗聚落好衣庵罗林中以刀自杀。如是,世尊为彼尊者阐陀说第一记。

佛说此经已,尊者舍利弗欢喜作礼而去。

第1236经译文:此经所讲尊者阐陀,自杀前后情形与上经大体相似。佛认为若有舍此身,余身相续者,我说彼等则有大过。若是舍此身已,余身不相续者,我不说彼有大过。由于无有大过的原故,于那罗聚落好衣耆罗林中,以刀自杀。如是世尊,为彼尊者阐陀说第一记。

杂阿含经四十七卷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