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查看: 457|回复: 1

杂阿含经浅释卷五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6 08: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29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优婆夷子,受八支斋,寻即犯戒,即为鬼神所持。尔时,优婆夷即说偈言:
十四十五日,及月分八日,
神通瑞应月,八支善正受,
受持于斋戒,不为鬼所持,
我昔数咨问,世尊作是说。
尔时,彼鬼即说偈言:
十四十五日,及月分八日,
神足瑞应月,八支修正受,
斋肃清净住,戒德善守护,
不为鬼戏弄,善哉从佛闻。
汝当说言放,我当放汝子,
诸有慢缓业,染污行苦行,
梵行不清净,终不得大果!
譬如拔菅草,执缓则伤手,
沙门行恶触,当堕地狱中;
譬如拔菅草,急捉不伤手,
沙门善摄持,则到般涅槃。
时,彼鬼神即放优婆夷子。尔时,优婆夷说偈告子言:
子汝今听我,说彼鬼神说:
若有慢缓业,秽污修苦行,
不清净梵行,彼不得大果!
譬如拔菅草,执缓则伤手,
沙门起恶触,当堕地狱中。
如急执菅草,则不伤其手,
沙门善执护,逮得般涅槃。
时,彼优婆夷子如是觉悟已,剃除须发,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心不得乐,还归自家。母遥见子,而说偈言:
迈世而出家,何为还聚落?
烧舍急出财,豈还投火中!
其子比丘说偈答言:
但念母命终,存亡不相见,
故来还瞻视,何见子不欢?
时,母优婆夷说偈答言:
舍欲而出家,还欲服食之,
是故我忧悲,恐随魔自在!
是时,优婆夷如是如是发悟其子;如是,其子还空闲处,精勤思惟,断除一切烦恼结缚,得阿罗汉果证。
第1295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陀住在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位优婆夷之子受八支斋戒,寻即犯戒,即为鬼神所控制支使。
尔时,优婆夷即说偈言:十四十五日,及每月的初八日,神通瑞应之月,要很好受持八支戒斋。只有受持了八支斋戒,才能不为鬼所持使。我在往昔,曾数次咨问过世尊,世尊才做如是说。【注:八戒斋:①杀有情之生命戒。②取他不与之物戒。③非梵行戒(指男女行婚合之事,与五戒中不邪淫不同)。④虚诳语戒(与心相违之言说)。⑤饮诸酒戒。⑥身涂香,饰花蔓,观舞蹈,听歌曲戒。⑦睡眠,坐卧高广华丽床上戒。⑧食、非时食戒(午后之食)】。
尔时彼鬼说偈曰:十四十五日,及月分八日,神足瑞应月,修持正受的八支斋戒。行斋应严肃清净而住,戒成得于善加守护。这样才能不为鬼所戏弄(因为你戏弄了斋戒,所以鬼才来戏弄你),善哉从佛闻。你若是说让我们放了他,我们就放了他。诸多有情,行缓慢善业,不坚决干净,以染污之心在行苦行。故尔梵行不清净,终究不得大果。比如拔除带有倒刺的菅草,慢拔会刺伤手,必须要用力快拔,方能安全拔除。沙门行恶之触,会堕地狱。只有很好的受持斋戒,才能到般涅槃。尔时彼鬼神即放优婆夷子。
尔时优婆夷说偈告子曰:儿子你应该听一听,我们应当怎样理解鬼神所说的话:若是用放荡自流的心来缓慢行道业,以污秽之心来修习苦行,不能做到梵行清净,是不会得到大的果报的。其理如同手拔菅草(碱草)如前纭纭。此时的优婆夷之子即已觉悟,决定剃除须发,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
可是他出家之后心不得快乐,又还归了自家。优婆夷母从远处看见了她的儿子回来,而说偈曰:迈世而出家,为什么又回到聚落中?从着火的房屋抢救出来的财物,怎么又投入火中去了呢?其子比丘说偈答言:只是很想念母亲,担忧无人养老送终。会至命终之时都不能相见,所以回来看看。为什么母亲见了儿子却不欢喜呢?此时优婆夷母说偈曰:舍欲而出家,你还想回过头来服习五欲生活?所以我非常的忧愁,担心你会随着魔王去。
此时的优婆夷如是、如是的启发儿子的觉悟,加强思想教育。于是其子重回空闲处,精勤思惟,断除一切烦恼结缚,得阿罗汉果证。
小结:此经所说事,过去有之;今亦有之。中国古有“昔孟母,择邻处”的故亊。与此良善优婆夷母,教子出家学道成就的故事,相互辉映。
第129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摩竭提国人间游行,到阿腊鬼住处夜宿,时,阿腊鬼集会诸鬼神。时,有竭昙鬼见世尊在阿腊鬼住处夜宿,见已,至阿腊鬼所,语阿腊鬼言:聚落主,汝获大利,如来宿汝住处。
阿腊鬼言:生人今日在我舍住耶?今当令知,为是如来?为非如来?时,阿腊鬼诸鬼神聚会毕,还归自家,语世尊曰:出去!沙门。尔时,世尊以他家故,即出其舍。阿腊鬼复言:沙门,来入!佛即还入。以灭慢故,如是再三。
时,阿腊鬼第四复语世尊言:沙门,出去!尔时,世尊语阿腊鬼言:聚落主,已三见请,今不复出。阿腊鬼言:今问沙门,沙门答我,能令我喜者善。不能令我喜者,我当坏其心;裂其胸,亦令热血从其面出,执持两手掷著恒水彼岸!
世尊告言:聚落主,我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有能坏我心;裂我胸,令我热血从面而出,执持两手掷著恒水彼岸者?然,聚落主,汝今但问,当为汝说,令汝心喜。时,阿腊鬼说偈问佛:
说何等名为,胜士夫事物?
行于何等法,得安乐果报?
何等为美味?云何寿中胜?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净信为最胜,士夫之事物。
行法得乐果,解脱味中上。
智慧除老死,是为寿中胜!
时,阿腊鬼复说偈言:
云何得名称,如上所说偈?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持戒名称流,如上所说偈。
时,阿腊鬼复说偈言:
几法起世间?几法相顺可?
世几法取受?世几法损减?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世六法等起,六法相顺可,
世六法取受,世六法损减。
阿腊鬼复说偈问佛:
谁能度诸流,昼夜勤方便?
无攀无住处,孰能不沉没?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一切戒具足,智慧善正受,
正念内思惟,能度难度流。
不乐于五欲,亦超度色爱,
无攀无住处,是能不没溺。
时,阿腊鬼复说偈问佛:
以何法度流?以何度大海?
以何舍离苦?以何得清净?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以信度河流,不放逸度海,
精进能除苦,以慧得清净。
汝当更问余,沙门梵志法,
其法无有过,真谛施调伏。
时,阿腊鬼复说偈问佛:
何烦更问余,沙门梵志法?
即曰最胜士,以显大法炬。
于彼竭昙摩,常当报其恩,
告我等正觉,无上导御师。
我即日当行,从村而至村,
亲侍等正觉,听受所说法。
佛说此经已,阿腊鬼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第1296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摩竭提国人间游化讲学,这天来到了阿腊鬼的住处夜宿。此时的阿腊鬼正在集合诸鬼神,当时有个叫做竭昙的鬼,见到世尊住进了阿腊鬼住处,即来报告。阿腊鬼说:有生人住在我家,我回去看看他真是如来,还是假如来?阿腊鬼回家看到世尊就说,出去!沙门。
尔时,世尊因为是在它家的原故,所以立即出屋。阿腊鬼又说,沙门进来!佛即进来,因为要消除我慢的原故,所以世尊才这样做。如是再三反复到第四次,阿腊鬼又说出去沙门!尔时,世尊对阿腊鬼说:聚落主你已三次请入,现在不再出去了。阿腊鬼问世尊说,沙门回答我的问题,回答得好,令我欢喜还是罢了,否则我当坏其心;裂其胸;亦会热血从其面出;抓住两手将其扔到恒水彼岸。
此时世尊对聚落主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等有谁能坏我心;裂我胸;令我热血从面而出;执持两手扔至恒河彼岸的人。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愿意回答聚落主的提问,令你欢喜。
尔时阿腊鬼说偈问佛曰:说何等名为胜士夫事物?行于何等法,得安乐果报?何等为美味?怎样能寿中胜?尔时世尊答偈曰:净信为最胜之士夫的事物。实践清净之法,能得快乐之果报。解脱乃诸味之上品,智慧能除去生、老、病、死苦,是长寿最为优胜的做法。
时,阿腊鬼复说偈曰:云何得名称?如上所说偈?尔时,世尊回答曰:持戒可谓是上乘名流,其他如上说。尔时阿腊鬼又问:几法起于世间?几法相顺可?世上几法取于受?世几法损减?尔时,世尊以偈答曰:世间上有眼、耳、鼻、舌、身、意之六根法生起,即有色、声、香、味、触、法生。世间的六法皆因有触而生受法觉想。世间之六法损减是为修习有益。
阿腊鬼复说偈问佛曰:谁能度诸流,昼夜勤努力?无攀缘心,无住而住,谁能不沉没呢?尔时世尊说偈答曰:只要做到一切戒具足而住,智慧善之正受,正念内思惟者,能度难度生死贪欲之流转。不喜不乐色、声、香、味、触五欲,同时要超度于色爱。无攀无住处,才能不被流注没溺。
时阿腊鬼复说偈问佛:以何法度流?以何度大海?以何舍离苦?以何得清净?尔时,世尊说偈答曰:以信度河流,不放逸住能度海,精进能断苦,以慧得清净。你应当多问一些其它的诸如梵志之法,再没有能超过清净梵行的法了。此为真谛法,是以调伏世间诸烦恼。
尔时阿腊鬼复说问偈:不必麻烦再问其余,沙门梵志之法,即是最上胜之法。是以显示张扬大法,是为火炬,于彼竭昙摩,我就非常感谢了,使我知道了你是应等、正觉,无上士,调御大师。我从现在即开始遵照大师教诲而行,从村而至村,亲自奉持,供养,敬重于大师,听受你的说法。佛说此经已――
第129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叔迦罗比丘尼住王园比丘尼众中,为王舍城诸人恭敬供养,如阿罗汉。
又于一时,王舍城人于一吉星日欢集大会,即于是日,阙不供养。有一鬼神,敬重彼比丘尼故,至王舍城里巷之中,家家说偈:
王舍城人民,醉酒眠睡卧,
不勤供养彼,叔迦比丘尼。
善修诸根故,名曰叔迦罗,
善说离垢法,涅槃清凉处。
随顺听所说,终日乐无厌,
乘听法智慧,得度生死流,
犹如海商人,依附力马王。
时,一优婆塞以衣布施叔迦罗比丘尼,复有优婆塞以食供养。时,彼鬼神即说偈言:
智慧优婆塞,获福利丰多!
施叔迦罗衣,离诸烦恼故。
智慧优婆塞,获福利丰多!
施叔迦罗食,离诸积聚故。
时,彼鬼神说斯偈已,即没不现。
第1297经译文:此经故事说,当佛陀住在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位叫做叔迦罗的比丘尼,住王园比丘尼众中。是王舍城人民恭敬供养的人,对她象对阿罗汉一样。
有一次王舍城人民举办一个吉星日,欢集大会,就在当天无有供养。有一位鬼神由于敬重彼比丘尼的原故,此鬼来到王舍城里巷之中,边走边对各家说偈曰:王舍城的人民,都醉酒昏沉睡卧,不去供养彼比丘尼。由于善修诸根的原故,叔迦罗比丘尼善于说离垢之法,直指涅槃清凉之处。跟随着听她说法,就是一整天都很快乐,没有厌烦。借乘听法所得到的智慧,能度过生死之流,有如出海经商的人,全凭强大马力的航船。
当时有一位优婆塞以衣布施叔迦罗比丘尼,又有位优婆塞以食供养。时彼鬼神即说偈曰:智慧优婆塞,获福利丰多。施与叔迦罗衣,离诸烦恼故。智慧优婆塞,获福利丰多。施给叔迦罗食,离诸积聚故。说是偈已,即没不现。
第129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毗罗比丘尼住王舍城王园比丘尼众中。为王舍城诸人民于吉星日集聚大会,当斯之日,毗罗比丘尼无人供养。
时,有鬼神敬重毗罗比丘尼,即入王舍城,处处里巷四衢道头而说偈言:
王舍城人民,醉酒昏睡卧,
毗罗比丘尼,无人供养者。
毗罗比丘尼,勇猛修诸根,
善说离垢尘,涅槃清凉法。
皆随顺所说,终日乐无厌,
乘听法智慧,得度生死流。
时,有一优婆塞持衣布施毗罗比丘尼,复有一优婆塞以食供养。时,彼鬼神而说偈言:
智慧优婆塞,今获多福利!
以衣施断缚,毗罗比丘尼。
智慧优婆塞,今获多福利!
食施毗罗尼,离诸和合故。
时,彼鬼神说偈已,即没不现。
第1298经译文:同上经,不重译。
第129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娑多耆利天神、醯魔波低天神共作约誓:若其宫中有宝物出者,必当相语;不相语者,得违约罪。
时,醯魔波低天神宫中,有未曾有宝波昙摩华出,华有千叶,大如车轮,金色宝茎。时,醯魔波低天神遣使,告语娑多耆利:聚落主,今我宫中忽生未曾有宝波昙魔华,华有千叶,大如车轮,金色宝茎,可来观看!
娑多耆利天神遗使,诣醯魔波低舍,告言:聚落主,用是波昙摩百千为?今我宫中有未曾有宝,大波昙摩出,所谓如来、应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汝便可来奉事供养!
时,醯魔波低天神即与五百眷属往诣娑多耆利天神所,说偈问言:
十五日良时,天夜遇欢会,
当说受何斋,从何罗汉受?
时,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今日佛世尊,在摩竭胜国,
住于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演说微妙法,灭除众生苦,
苦苦及苦集,苦灭尽作证。
八正出苦道,安隐趣涅槃,
当往设供养,我罗汉世尊。
醯魔波低说偈问言:
彼妙心愿乐,慈济众生不?
彼于受不受,心想平等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彼妙愿慈心,度一切众生,
于诸受不受,心想常平等。
时,醯魔波低说偈问言:
为具足明达,已行成就不?
诸漏永灭尽,不受后有耶?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明达善具足,正行已成就,
诸漏永已尽,不复受后有。
醯摩波低说偈问言:
牟尼意行满,及身口业耶?
明行悉具足,以法赞叹耶?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具足牟尼心,及业身口满,
明行悉具足,以法而赞叹!
醯摩波低说偈问言:
远离于害生,不与不取不?
为远于放荡,不离禅思不?
娑多耆利复说偈言:
常不害众生,不与不妄取,
远离于放荡,日夜常思禅。
醯魔波低复说偈问言:
为不乐五欲,心不浊乱不?
有清净法眼,灭尽愚痴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心常不乐欲,亦无浊乱心,
佛法眼清净,愚痴尽无余。
醯魔波低复说偈问言:
至诚不妄语,粗涩言无有?
得无别离说,无不诚说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至诚不妄语,亦无粗涩言,
不离他亲厚,常说如法言。
醯摩波低复说偈问言:
为持清净戒,正念寂灭不?
具足等解脱,如来大智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净戒悉具足,正念常寂静,
等解脱成就,得如来大智。
醯魔波低复说偈问言:
明达悉具足,正行已清净,
所有诸漏尽,不复受后有?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明达悉具足,正行已清净,
一切诸漏尽,无复后生有。
醯魔波低复说偈言:
牟尼善心具,及身口业迹,
明行悉成就,故赞叹其法?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牟尼善心具,及身口业迹,
明行悉成就,赞叹于其法。
醯魔波低复说偈言:
伊尼延鹿缚,仙人之胜相,
少食舍身贪,牟尼处林禅。
汝今当共行,敬礼彼瞿昙。
时,有百千鬼神眷属围绕,娑多耆利、醯魔波低速至佛前礼拜供养,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敬礼,而说偈言:
伊尼延鹿缚,仙人之胜相,
少食无贪嗜,牟尼乐林禅。
我等今故来,请问于瞿昙,
师子独游步,天龙无恐畏,
今故来请问,牟尼愿决疑!
云何得出苦?云何苦解脱?
惟愿说解脱,苦于何所灭?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世五欲功德,及说第六意,
于彼欲无贪,解脱一切苦!
如是从苦出,如是解脱苦。
今答汝所问,苦从此而灭。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泉从何转还?恶道何不转?
世间诸苦乐,于何而灭尽?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眼耳鼻舌身,及以意入处,
于彼名及色,永灭尽无余。
于彼泉转还,于彼道不转,
于彼苦及乐,得无余灭尽!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世间几法起?几法世和合?
几法取世受?几法令世灭?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六法起世间,六法世和合,
六法取世受,六法世损灭。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云何度诸流,日夜勤方便,
无攀无住处,而不溺深渊?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一切戒具足,智慧善正受,
如思惟系念,是能度深渊!
不乐诸欲想,亦超色诸结,
无攀无住处,不溺于深渊!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何法度诸流?以何度大海?
云何舍离苦?云何得清净?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正信度河流,不放逸度海,
精进能断苦,智慧得清净。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汝可更问余,沙门梵志法,
真实施调伏,除此更无法。
醯魔波低复说偈言:
更余何所问,沙门梵志法?
大精进今日,已具善开导。
我今当报彼,娑多耆利恩,
能以导御师,告语于我等。
我当诣村村,家家而随佛,
承事礼供养,从佛闻正法。
此百千鬼神,悉合掌恭敬,
一切归依佛,牟尼之大师!
得无上之名,必见真实义,
成就大智慧,于欲不染著。
慧者当观察,救护世间者,
得贤圣道迹,是则大仙人。
佛说是经已,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及诸眷族五百鬼神闻佛所说,皆大欢喜,随喜,礼佛而去。
第1299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王舍城迦兰陀竹园里。当时有位叫做娑多耆利天神和一位叫做醯魔波低的天神,共同约定发誓。若自己的宫中有宝物出现,一定要告知对方,不通知对方的,得违约罪。
不久,时,醯魔波低天神宫中,出现了未曾有过的宝物,波昙摩花开花了。有千叶大如车轮,金色宝茎。时醯魔波低天神派遣使者,告知娑多耆利聚落主知。今我宫中忽然生出了未曾有过的宝物,波昙魔花,花有千叶,大如车轮,金色宝茎,可以前来观看。于是娑多耆利天神遗使来到醯魔波低舍,告诉聚落主说,平常波昙摩有百千之多,不足为奇。而今我宫中却出现了未曾有过的宝,大波昙摩出现,就是所说的如来、应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你应前来事奉、供养。
此时醯魔波低天神即与五百眷属一同前往娑多耆利天神住所,说偈问曰:月十五日是良辰时光,天上于是夜,会有欢乐大聚会。请你说一说这一天我们应当受什么斋戒,从哪位罗汉那里去受呢?时娑多耆利天神说偈答言:今日佛陀、世尊就住在摩竭提国的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内,为大众演说微妙之法,灭除众生苦。讲述苦、苦的道理,以及苦的集,苦的灭,苦的灭道迹的道理,八正道是出离苦的道路。通过这样的理论认识和科学修习,确保能安稳趋向涅槃,我们应当前往他那里去做奉事、供养,从我罗汉世尊那里受持斋戒。
醯魔波低说偈复问曰:他的妙心愿乐,能慈济众生吗?他能于诸受不受吗?心想平等吗?娑多耆利说偈答曰:他的一切胜妙大愿,慈悲之心,志在度化一切众生,早已于诸受而不再受了,心想常平等,不与分别。
时醯魔波低说偈复问曰:是否是已具足了明达思想能力,已经做出什么利益成就了吗?是否是做到了诸漏已尽,不受后有了呢?娑多耆利答偈曰:如实了知见,明达真谛义,具足万善行,正当、正确的正道修习已经成就,诸漏已尽,不再受后有之身了。
醯摩波低说偈复问:大意是说,牟尼大师身、口、意业的修习是否功德圆满,明行都具足了吗?应以法行赞叹吗?娑多耆利说偈答言:具足了牟尼心,及业身口满,明行悉具足,应以法而行赞叹。
醯摩波低说偈问曰:是否做到了远离于害生,不与而不取?远离于放荡,是否做到了精进禅思而不离呢?娑多耆利复说答偈:已经做到了,常不害众生,不与不妄取,远离于放荡,日夜常思禅。
醯魔波低复说问偈:是否做到了不乐五欲,心不浊乱了吗?有清净法眼,灭尽愚痴了吗?答偈曰:心已常不乐欲,亦无浊乱心,佛法眼清净,愚痴清净无余。问偈曰:能做到至诚而不妄语,无有任何粗涩言语吗?有没有别的杂乱说,乃至不诚之说呢?答偈曰:至诚不妄语,亦无粗涩言,没有挑拨他人关系之分离言语。常教言谈,常符合正法教义。
时,有问偈曰:能做到受持清净戒,正念而寂灭吗?具足了正等解脱如来的大智慧吗?答偈曰:净戒悉具足,正念常寂静,等解脱成就,得如来大智。问偈曰:明达悉具足,正行已清净,所有诸漏尽,不复受后有了吗?答偈曰:明达悉具足,正行已清净,所有诸漏尽,不再受后有这身。
尔时,醯魔波低复说偈而无问曰:牟尼大师善心具足,及身、口业迹亦善,明行悉成就,所称赞其正法律。接下来又说,伊尼延鹿缚(三十二相之一)仙人之胜相,少食舍身贪,牟尼寂处于禅林中,今天你我应一起去敬礼、奉事、供养瞿昙沙门。
此时有百千鬼神眷属围绕,娑多耆利、醯魔波低身旁一同速至佛所礼拜供养。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敬礼,而说偈曰:【注:鹿缚shuán鹿之足跟,比喻佛伊尼延鹿缚(腿脚)】仙人之胜相,少食无贪嗜(似),牟尼乐于住林而禅。我们今天之所以来,是请教于大师瞿昙的。世尊就象信步游荡的师子,亦如天龙行空独往独来,毫无恐畏,什么都难不住大师。今特来请教,希望牟尼大师为我们解除疑惑。
问,怎样才能从苦出来呢?怎样实现苦的解脱?惟愿世尊说解脱的道理,苦从哪里开始灭?尔时世尊说偈答曰:世间色、声、香、味、触、五种欲望之功德,以及第六之意法。你们要是能做到于色、香、味、触、法无欲无贪,便是解脱了一切苦,如是即从苦中得出了;如是便解脱了苦的束缚,我今天回答你们所提出的问题,苦就是从此而灭的。
此时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问偈曰:泉从何处变成能转还?恶道怎么不能转呢?世间的诸多苦乐,从什么方面而灭尽呢?尔时世尊说偈答曰:眼、耳、鼻、舌、身,以及意之入处,它们分别叫做名与色,若能将六内入处眼、耳、鼻、舌、身、意,永灭无余的话,便是泉转还处。于此道若不能转的话,于后来之苦与乐,便灭尽无余了。
说偈问曰:世间几法起?几法世和合?几法取受世?几法令世灭?答偈曰:眼、耳、鼻、舌、身、意,六法于世间而起,与色、香、味、触、法和合,内六入处眼触色,耳闻声,鼻嗅香,舌尝味,身受触,意识法。此六内入处,取受世间法,而此六法亦于世间损减。
问偈曰:云何度诸流,日夜勤方便,无攀无住处,而不溺深渊?答偈曰:一切戒具足,智慧善正受,如思惟系念,是能度深渊。不乐诸欲想,亦超色诸结。无攀无住处,不溺于深渊。复问偈曰:何法度诸流,以何度大海?云何舍离苦?云何得清净?世尊答曰:正信度河流,不放逸度海,精进能断苦,智慧得清净。
尔时世尊说偈曰:你们应该再问一些其它方面的问题,比如沙门梵志之法等,真实能做到调伏烦恼,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法了。
醯魔波低复说偈曰:其余的无需再问什么沙门梵志了,今日的大精进已经具足了善开引,我今应当报答娑多耆利的恩情,是他做引导,将调御大师之教悔告诉了我。我应当逐个到各个村子去,家家而随佛行,做奉事礼拜,供养之事,从佛听闻正法律。
此时百千鬼神完全赞同,悉皆合掌恭敬,一切归依佛,牟尼之大师。得无上之名,必见真实义,从此成就大智慧。于欲不再有所染著,慧者当观察,救护世间者,得贤圣之道迹,是则为大仙人。佛说是经已――
第130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连住耆阇崛山中。
时,尊者舍利弗新剃须发。时,有伽吒及优波伽吒鬼。优波伽吒鬼见尊者舍利弗新剃须发,语伽吒鬼言:我今当往打彼沙门头。伽吒鬼言:汝优波伽吒,莫作是语。此沙门大德、大力,汝莫长夜得大不饶益苦!如是再三说。
时,优波伽吒鬼再三不用伽吒鬼语,即以手打尊者舍利弗头。打已,寻自唤言:烧我!伽吒;煮我!伽吒。再三唤已,陷入地中,堕阿毗地狱。
尊者大目揵连,闻尊者舍利弗为鬼所打声已,即往诣尊者舍利弗所,问尊者舍利弗言:云何,尊者,苦痛可忍不?尊者舍利弗答言:尊者大目揵连,虽复苦痛,意能堪忍,不至大苦。尊者大目揵连语尊者舍利弗言:奇哉!尊者舍利弗,真为大德大力!此鬼若以手打耆阇崛山者,能令碎如糠糟,况复打人而不苦痛?
尔时,尊者舍利弗语尊者大目揵连:我实不大苦痛。时,尊者舍利弗、大目揵连共相慰劳。时,世尊以天耳闻其语声,闻已,即说偈言:
其心如刚石,坚住不倾动,
染著心已离,瞋者不反报,
若如此修心,何有苦痛忧?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1300经译文:如是我闻,一个时期,佛陀住在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是时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连住耆阇崛山中,此时尊者舍利弗新剃须发。
时有伽吒及优波伽吒鬼见此情形,其中优波伽吒鬼对伽吒鬼说,我现在就去打彼沙门头去。伽吒鬼劝说不要这么说,此沙门大德、大力,你不要去自找长期受大不可饶益的痛苦。如是再三劝阻,优波伽吒鬼再三不接收劝告执意行事,即以手打尊者舍利弗的头。打已,立即喊叫说:烧死我了伽吒!煮熟我了伽吒!再三呼叫已陷入地中,堕阿毗地狱。
尊者大目揵连闻听此声,即往诣尊者舍利弗问言:怎么样尊者,苦痛还能忍受吗?尊者舍利弗答言:虽复苦痛,意能堪忍,不至大苦。目揵连尊者说,奇哉!真为大德大力!此鬼若以手打耆阇崛山的话,能令碎如糠糟。更何况打人而不苦痛?舍利弗说,我确实未感太大的苦痛。此二位尊者,相互慰劳。
此事为世尊以天耳听到他俩的谈话,说偈曰:其心坚如金刚石,坚住不倾动,染著心已离,受害而不反报复,若如此修心,哪里会有苦痛之事发生呢?佛说此经已――
小结:尊者舍利弗之大德大力,纯系源自染著心已离,其心如刚石!可见:以清净梵行心修习者,何有苦痛处之说呢?
第130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众多比丘于拘萨罗国人间游行,住一林中夏安居。彼林中有天神住,知十五日诸比丘受岁,极生忧戚。
有余天神语彼天神言:汝何卒生愁忧苦恼?汝当欢喜诸比丘持戒清净,今日受岁。
林中天神答言:我知比丘今日受岁,不同无羞外道受岁。然精进比丘受岁,持衣钵,明日至余处去,此林当空。比丘去后,林中天神而说偈言:
今我心不乐,但见空林树。
清净心说法,多闻诸比丘,
瞿昙之弟子,今悉何处去?
时,有异天子而说偈言:
有至摩伽陀,有至拘萨罗,
亦至金刚地,处处修远离;
犹如野禽兽,随所乐而游。
第1301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时,有众多比丘在拘萨罗国人间游化传法,住在一树林中,夏安居时。
彼林中有天神住此,知道十五日是诸比丘修习滿一年的受岁日。此时他极生忧戚,有其他的天神对他说,你为何顿生愁忧苦恼呢?你应当喜欢才对呀?诸比丘持戒清净,今日受岁(又过一年,行者过年竟是这样一般)。林中天神说,我知道比丘今日受岁,不同于无羞外道受岁。然而精进比丘受岁,持衣钵,明天就要到其它地方去了,此林又是一片空寂,令我悵然失索。
比丘去后,林中天神而说偈曰:今我心不乐,但见空林树。而那些以清净心说法的多闻诸比丘——瞿昙之弟子,今悉何处去?
时有异天子而说偈曰:有的到摩伽陀;有的到拘萨罗;也有去金刚地的。处处修远离,就像野禽兽一样,随所乐而游!
小结:此林中天神充满着对清净比丘的仰幕与眷恋之心,可見他崇尚光明,崇尙清淨的高尙品格。
第130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国人间,止住一林中,入昼正受,身体疲极,夜则睡眠。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于空林中入昼正受,夜著睡眠,我今当往觉悟之。尔时,天神往至比丘前,而说偈言:
比丘汝起起!何以著睡眠?
睡眠有何利?病时何不眠?
利刺刺身时,云何得睡眠?
汝本舍非家,出家之所欲,
当如本所欲,日夜求增进,
莫得堕睡眠,令心不自在。
无常不恒欲,迷醉于愚夫,
余人悉被缚,汝今已解脱,
正信而出家,何以著睡眠?
已调伏贪欲,其心得解脱,
具足胜妙智,出家何故眠?
勤精进正受,常修坚固力,
专求般涅槃,云何而睡眠?
起明断无明,灭尽诸有漏,
调彼后边身,云何著睡眠?
时,彼天神说是偈时,彼比丘闻其所说,专精思惟,得阿罗汉。
第1302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尔时有一位异比丘在拘萨罗国人间,住止在一树林中。入昼正受,身体疲极,夜则睡眠。
此时,彼林中止住一天神心想,此非是比丘所行法。于空林中入昼正受,夜里每能睡眠呢?我应该去觉悟他。尔时天神即往比丘前面而说偈曰:比丘请你赶快起来吧!何以著睡眠?睡眠到底于你有什么益处?病时怎么不睡眠呢?当有利刺刺身时,能睡得着吗?你本来是舍离了非家之贪欲而出家的,当初你的愿望、理想都到哪去了?应当日夜求增进,不能堕落到睡眠中,使得心不得自在。是法无常,不能恒得,被迷醉的只能是愚夫,以及一般人均被其所束缚。你今正信出家,已经获得了解脱,为什么还要睡眠呢?你已经调伏了贪欲之心,已得心解脱,具足了胜妙智,已经出了家为什么还在睡眠?勤精进正受,常修坚固力,专求般涅槃,云何而睡眠?生起明,断除无明,灭尽诸有漏,调彼后边身,云何著睡眠?时彼天神说是偈时,彼比丘闻其所说,专精思惟,得阿罗汉。
第130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住林中,入昼正受,心起不善觉,依于恶贪。
时,彼林中住止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止住林中,入昼正受,心生不善觉,依于恶贪,我今当往开悟之。时,彼天神即说偈言:
其心欲远离,止于空闲林,
放心随外缘,乱想而流驰,
调伏乐世心,常乐心解脱。
当舍不乐心,执受安乐住,
思非于正念,莫著我我所。
如以尘头染,是著极难遣,
莫令染乐著,欲心所浊乱。
如释君驰象,奋迅去尘秽,
比丘于自身,正念除尘垢。
尘者谓贪欲,非世间尘土,
黠慧明智者,当悟彼诸尘,
于如来法律,持心莫放逸!
尘垢谓瞋恚,非世间尘土,
黠慧明智者,当悟彼诸尘,
于如来法律,持心莫放逸!
尘垢谓愚痴,非世间尘土,
明智黠慧者,当舍彼诸尘,
于如来法律,持心莫放逸!
时,彼天神说是偈已,彼比丘闻其所说,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心,得阿罗汉。
第1303经译文:同上经地点,有位异比丘在林中入昼正受时,心起不善觉,依于恶贪。彼林中住止之天神前往开悟,说偈曰:其心欲远离,止于空闲林,放心随逐外缘,乱想而流驰,你应调伏乐世之心,应常乐于心的解脱。当舍不乐心,执受安乐住,思非于正念,不要著我、我所。一旦染著世尘,想遣除去掉是很困难的。千万不要被世乐所染著,欲心一但浊乱,就象放纵的大象难以调伏。比丘于自身,应奋迅去尘秽,以正念心去除尘垢。尘者谓贪欲,非是世间的尘土。黠慧明智的人,当悟彼诸尘。于如来正法律,持心莫放逸;尘垢名瞋恚,非是世间之尘土,黠慧明智者,当悟彼诸尘,于如来正法,持心莫放逸;尘垢是愚痴,非是世间的尘土,明智黠慧者,当舍彼诸尘,于如来法律,持心莫放逸。时彼天神说是偈已,彼比丘闻其所说,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0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入昼正受,起不正思惟。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止住林中,入昼正受,而起不正思惟。我今当往方便,善觉悟之。时,彼天神而说偈言:
何不正思惟,觉观所寝食?
当舍不正念,专修于正受,
遵崇佛法僧,及自持净戒,
常生随喜心,喜乐转胜进,
以心欢喜故,速究竟苦边!
时,彼天神说偈劝发已,彼比丘专精思惟,尽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04经译文:同上经地点,有那么一位异比丘,于林中住止,入尽正受时起不正思维。彼天神随往说偈觉悟之,何不正思惟,觉观你自己的寝食、住行呢?当舍不正念,专修于正受。遵崇佛、法、僧,以及自身所受持的清净戒律。常生随喜心,喜乐转胜进。以心欢乐故,速成就究竟苦边!彼天神说偈已,彼比丘专精思惟,尽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0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囯,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于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入昼正受。时,彼比丘日中时,不乐心生,而说偈言:
于此日中时,众鸟悉静默,
空野忽有声,令我心恐怖!
时,彼林中住止天神而说偈言:
于今日中时,众鸟悉寂静,
空野忽有声,应汝不乐心。
汝当舍不乐,专乐修正受!
时,彼天子说偈觉悟彼比丘已,时,彼比丘专精思惟,舍除烦恼,得阿罗汉。
第1305经译文:接上经地点:有异比丘于彼林中入昼正受。于一日中时不乐心生,而说偈言:于此今日时,众鸟悉静默,空野忽有声,令我心恐怖。时彼天神而说偈曰:于今日中时,众鸟悉寂静,空野忽有声,应是你的不乐心。你当舍离不乐之心,专乐于修正受。时彼天神说偈觉悟彼比丘已,时比丘专精思惟,舍除烦恼,得阿罗汉。
第130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囯,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阿那律陀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有天神名阇邻尼,是尊者阿那律陀本善知识,往诣尊者阿那律陀所。到阿那律陀所,说偈言:
汝今可发愿,愿还生本处,
三十三天上,五欲乐悉备,
百种诸音乐,常以自欢娱;
每至睡眠时,音乐以觉悟,
诸天玉女众,昼夜侍左右。
尊者阿那律陀说偈答言:
诸天玉女众,此皆大苦聚,
以彼颠倒想,系著有身见。
诸求生彼者,斯亦是大苦!
阇邻尼当知,我不愿生彼,
生死已永尽,不受后有故!
尊者阿那律陀说是语时,阇邻尼天子闻尊者阿那律陀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第1306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尔时,尊者阿那律陀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有天神名叫阇邻尼,是尊者阿那律陀在天上时的善知识。他来见尊者阿那律陀说偈曰:你今可发愿,愿还生本来之处,三十三天上。那里五欲之乐悉足备齐,百种诸音乐,常以自欢喜。每至睡眠起时,音乐会唤醒你,诸天玉女众多,昼夜服持你左右。
尊者阿那律陀说偈答曰:诸天玉女众,此皆大苦聚,以彼颠倒想,系著有身见,诸多发愿求生彼天的人,此亦是大苦。阇邻尼当知,我不愿生彼。我的个人生死问题已经解决了,今后再没有后有之身了。
第130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比丘在拘萨罗人间林中止住,勤诵经,勤讲说,精勤思惟得阿罗汉果。证已,不复精勤诵说。时,有天神止彼林中者,而说偈言:
比丘汝先时,昼夜勤诵习,
常为诸比丘,共论决定义。
汝今于法句,寂然无所说,
不与诸比丘,共论决定义。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本未应离欲,心常乐法句,
既离欲相应,诵说事已毕。
先知道已备,用闻见道为?
世间诸闻见,无如悉放舍。
时,彼天神闻比丘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第1307经译文:如上经地点:有一比丘在拘萨罗人间林中止住,勤诵经;勤讲说;精勤思惟,得阿罗汉果证以后,不再精勤诵说。
有天神止彼林中而问偈曰:比丘你在以前时,昼夜不断地诵习经典,常为诸比丘共同讨论,决定思想主意。你今竟然于法句,寂然无所说了呢?不再与诸比丘共论决定义了。
时比丘说偈答曰:本在原先未离欲时,心常乐法句,现在既已离欲相应了,诵说之事已经终了。原先知道了解的内容目标今已具备了,还用去做听闻见道的事吗?世间的诸种见闻,都统统放下舍掉了。时彼天神闻比丘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第130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止一林中。时,彼比丘有眼患,受师教,应嗅钵昙摩华。时,彼比丘受师教已,往至钵昙摩池侧,于池岸边,迎风而坐,随风嗅香。
时,有天神主此池者,语比丘言:何以盗华?汝今便是盗香贼也!尔时,比丘说偈答言:
不坏亦不夺,远住随嗅香,
汝今何故言,我是盗香贼?
尔时,天神复说偈言:
不求而不舍,世间名为贼。
汝今人不与,而自一向取,
是则名世间,真实盗香贼。
时,有一士夫,取彼藕根,重负而去。尔时,比丘为彼天神而说偈言:
如今彼士夫,断截分陀利,
拔根重负去,便是奸狡人,
汝何故不遮,而言我盗香?
时,彼天神说偈答言:
狂乱奸狡人,犹如乳母衣,
何足加其言,宜堪与汝语?
袈裟污不现,黑衣墨不污,
奸狡凶恶人,世间不与语。
蝇脚污素帛,明者小过现,
如墨点珂贝,虽小悉皆现。
常从彼求净,无结离烦恼,
如毛发之恶,人见如泰山!
时,彼比丘复说偈言:
善哉善哉说!以义安慰我。
汝可常为我,数数说斯偈!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我非汝买奴,亦非人与汝,
何为常随汝,数数相告语?
汝今自当知,彼彼饶益事。
时,彼天子说是偈已,彼比丘闻其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去,独一静处,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08经译文:接上经地点:有一异比丘患眼疾,受师教给的方法,应嗅钵昙摩花可治愈。时比丘来至莲花池侧迎风而坐,随风嗅香。
时天神为主此池者,对他说,你为什么盗窃花香?你今便是盗香之贼!比丘说偈答曰:不坏亦不夺,远住随风而嗅香,你今何故言我是盗香贼?天神复说偈曰:你不求我,我亦不做舍,世间叫做贼。你今人不与,而自一向取,就是世间的盗香贼。
此时有一位强壮汉子取彼藕根,满担而去。尔时,比丘为彼天神说偈曰:如今彼士夫,断截莲花根,拔根满担而去,便是奸狡之人,你为什么故意遮盖此事而说我是盗香贼呢?彼天神说:狂乱奸狡人,就像哺乳妇人衣服一样,脏乱而不堪言。你值得我和你说,因为你是着袈裟之人,不可有污点出现的。穿黑衣的人,既使是有污也不明显,奸狡凶恶人,不值得与他诤议。苍蝇的脚若落在有汗的素巾上,有污点亦不明显,如若是墨点滴在雪白的珂贝上,虽是微小一点,却也十分明显。你是常求清净之人,无结才能离烦恼,既使有毛发一样的小恶,别人看见了,就向泰山那样大。
时,比丘复说偈曰:善哉,善哉说!以义安慰我,你可经常为我说出类似是偈,来警策于我。彼天神说:我又不是你花钱买的奴隶,亦非送给你的。为何要常随你行,数数相告语呢?你今应自己觉悟,哪些事是有益处的;哪些事是无益的。
时,彼天子说偈已,彼比丘闻其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去。独一静处,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小结:如是大善天神,直言、直行,了当痛快。
第130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尊者十力迦,住王舍城仙人窟中。时,有猎师名曰尺只,去十力迦叶不远,张网捕鹿。
尔时,十力迦叶为彼猎师哀愍说法。时,彼猎师不解所说。时,十力迦叶即以神力,指端火燃,彼犹不悟。尔时,仙人窟中住止天神而说偈言:
深山中猎师,少智盲无目,
何为非时说?薄德无辩慧,
所闻亦不解,明中亦无见。
于诸善胜法,愚痴莫能了,
正使烧十指,彼终不见谛。
时,彼天神说是偈已,尊者十力迦叶即默然住。
第1309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尊者十力迦叶住王舍城,仙人窟中。
附近有位猎师,名叫尺只。在距离十力迦叶不远的地方张网捕鹿,尔时尊者为其猎民哀愍说法。彼猎师不解所说,于是尊者即以神力燃烧手指,彼犹不悟。尔时有天神亦住止窟中,说偈曰:深山中猎师,少智盲无目,为什么对他做非时说法?他薄德无辩慧,既使听到了,亦不能理解,既使在光明中亦无看见。於诸善胜法,愚痴得竟无了知。就是燃烧十指,他也不会明白。
小结:此是尊者度人失败的一个典型例子,愚痴人难度,不是个个都能成功的。
第131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尊者金刚子,住巴连弗邑一处林中。时,巴连弗邑人民夏四月过,作憍牟尼大会。
时,尊者金刚子闻世间大会,生不乐心,而说偈言:
独一处空林,犹如弃枯木,
夏时四月满,世间乐庄严,
普观诸世间,其苦无过我!
尔时,林中住止天神即说偈言:
独一处空林,犹如弃枯木,
为三十三天,心常所愿乐,
犹如地狱中,仰思生人道!
时,金刚子为彼天神所劝发已,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10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中。有位尊者名叫金刚子,住巴连弗邑一处林中。
当时巴连弗邑的人民,夏四月刚过,正准备作憍牟尼大会。此时尊者金刚子闻讯,心生不乐而说偈曰:独一处空林,就像弃舍的烂木头。夏时四月完了,世间乐庄严。普观诸世间,最苦的莫过于我了。
尔时,林中住止天神说偈曰:独一处空林,犹如弃枯木,既使是这样亦为三十三天的天人所愿意这样做。就象地狱中的众生仰思生人道一样,愿乐欲往。时彼金刚子为彼天神所劝发后,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小结:三十三天人,因为生活在充满快乐生活之中,过于放逸。难于修习清闲,所以仰慕世间。
第131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唯好乐持戒,不能增长上进功德。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于林中,唯乐持戒,不能增修上进功德。今我当作方便而发悟之。即说偈言:
非一向持戒,及修习多闻,
独静禅三昧,闲居修远离。
比丘偏倚息,终不得漏尽,
平等正觉乐,远非凡夫辈!
时,彼比丘为天神劝进已,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11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时,有位异比丘在拘萨罗国人间住一林中,唯一好乐持戒,不能增长上进功德。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心想,此非比丘法,我当劝说。不是说只要一向持戒,及修习多闻就行了,要注重独静禅思三昧,闲居修远离。比丘偏重于倚息轻安,终不会得漏尽的,平等正觉之快乐,远非凡夫们所能得到。于是比丘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1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有尊者那迦达多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有在家、出家常相亲近。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于林中,与诸在家、出家周旋亲数,我今当往方便发悟。而说偈言:
比丘旦早出,迫暮而还林,
道俗相习近,苦乐必同安,
恐起家放逸,而随魔自在!
时,那迦达多比丘为彼天神如是、如是开觉已,如是、如是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12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时,有尊者名那迦达多,在拘萨人间住一林中。经常有在家、出家人常来常往,相亲相近。
时,林中住止一天神见状心想,此非出家比丘之道,与诸在家、出家人周旋频繁。我今方便发悟:比丘老早就出去了,很晚很晚才回来,每天如此。修道之人与世俗人相习过于亲密,苦与乐必与同享,难免生起返家而放逸之嫌,从而随魔自在。
时,那迦达多比丘为彼天神如是、如是开悟已,而后便如是、如是精进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1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众多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言语嬉戏,终日散乱,心不得定,纵诸根门,驰骋六境。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见是比丘不摄威仪,心不欣悦,而说偈言:
此先有瞿昙,正命弟子众,
无常心乞食,无常受床卧,
观世无常故,得究竟苦边。
今有难养众,沙门所居止,
处处求饮食,遍游于他家,
望财而出家,无真沙门欲,
垂著僧伽梨,如老牛曳尾!
尔时,比丘语天神言:汝欲厌我耶?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不指其名姓,不非称其人,
而总向彼众,说其不善者。
疏漏相现者,方便说其过,
勤修精进者,归依恭敬礼!
彼诸比丘为天神劝发已,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13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时有众多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他们言语戏笑,终日散乱,心不得定,纵使根门驰骋六境。
时,彼林中住止一位天神,看到此种情景,身无摄威仪,心不欣悦,而说偈曰:在此之先的瞿昙的正命弟子都是好样的,他们以无常之心行乞食、受床卧。观察世间之无常故,能够克苦修习,勤精努力,得究竟苦边。今有你们这些人,因为得供养才成为沙门成员,处处在追求饮食,遍游于他家,为了钱财而出家。并无真正的沙门理想、愿望,垂著僧伽梨,整日无精打采,如老年的牛,低垂牛尾幌幌忽忽度过晚年,混吃等死一样。
尔时,比丘对天神说:难道你在厌烦我们吗?天神复说偈曰:我并没有单独指出某人某姓名,而是总体上对大家所存在的问题,做一笼统之说,你们对号入座,谁犯谁知道,我只是方便这么一说而已。而只有哪些真正修习的人们才能从中悟到善意,勤精修习归依到正法的正确轨道上来。诸比丘由于受到天神的劝发,由是折节从学,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1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彼比丘与长者妇女嬉戏,起恶名声。
时,彼比丘作是念:我今不类,共他妇女起恶名声,我今欲于此林中自杀。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思念:不善不类,此比丘不坏、无过,而于林中欲自杀身,我今当作方便开悟。
时,彼天神化作长者女身,语比丘言:于诸巷路四衢道中,世间诸人为我及汝起恶名声,言我与汝共相习近,作不正事。已有恶名,今可还俗,共相娱乐。
比丘答言:以彼里巷四衢道中,为我与汝起恶名声,共相习近,为不正事。我今且自杀身!时,彼天神还复天身,而说偈言:
虽闻多恶名,苦行者忍之,
不应苦自害,亦不应起恼。
闻声恐怖者,是则林中兽,
是轻躁众生,不成出家法。
仁者当堪耐,不中住恶声,
执心坚住者,是则出家法。
不由他人语,令汝成劫贼;
亦不由他语,令汝得罗汉;
如汝自知已,诸天亦复知。
尔时,比丘为彼天神所开悟已,专精思惟,断除烦恼,得阿罗汉。
第1314经译文:如是我闻,佛住舍卫国时,有位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比丘与长者妇女嬉戏,引起了恶名声。比丘心想,我今超礼越规,与妇女共事,成为不类人群,引发恶名声,我要在林中自杀。
时,彼林中住止天神作是思念,虽说不善不类,但此比丘不坏、无过,却要于林中自杀,我应去开悟他。于是天神化作长者女身,对比丘说,在热闹繁华的街道中,世间诸人说我和你的一些难听的不好话语,说我与你共相习近,做不正事,已有了恶名声。不如你今还俗,共相娱乐?比丘答言:我今以自杀,来表白我的清白。
此时天神复还天身而说偈曰:虽闻多恶名,苦行者忍之,不应苦自害,亦不应起恼。闻声恐怖者,是林中的鸟兽,是轻躁的众生,不符合出家法。仁者当堪忍,不被恶名声所击倒,不上当,执心坚住者,勇敢坚强面对困惑,才是出家人所行之法。不听他人怎样说,使得你心象盗贼一样,担惊受怕。亦不能由别人怎么说,就能使你成为阿罗汉。就象你自己所知道的那样,诸天亦同样知道。
尔时,比丘为天神所开悟已,专精思惟,断除烦恼,得阿罗汉。
第131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尊者见多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著粪扫衣。时,梵天王与七百梵天乘其宫殿,来诣尊者见多比丘所,恭敬礼事。时,有天神住彼林中者,而说偈言:
观彼寂诸根,能感善供养,
具足三明达,得不倾动法,
度一切方便,少事粪扫衣。
七百梵天子,乘宫来奉诣,
见生死有边,今礼度有岸!
时,彼天神说偈赞叹见多比丘已,即没不现。
第1315经译文:如是我闻,佛住舍卫国。时,有尊者叫做见多的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著粪扫衣。时梵天王与七百梵天,乘其宫殿来诣尊者见多比丘所,恭敬礼事。
时,有天神住彼林中者说偈曰:观彼寂诸根,能感善供养,具足三明达,得不倾动法,(三明:a、宿命明。b、天眼明。c、漏尽明)度一切方便,少事粪扫衣。七百梵天子,乘宫来奉诣,见生死有边,今礼度彼岸(已到度到彼岸,解脱者)。时彼天神说偈赞叹已,即没不现。
第131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彼比丘身体疲极,夜著睡眠。
时,有天神住彼林中者,而觉悟之,即说偈言:
可起起比丘,何故著睡眠?
睡眠有何义?修禅莫睡眠!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不肯当云何?懈怠少方便,
缘尽四体羸,夜则著睡眠。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且汝当执守,勿声而大呼,
汝已得修闲,莫令其退没!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我当用汝语,精勤修方便,
不为彼睡眠,数数覆其心。
时,彼天神如是、如是觉悟彼比丘。时,彼比丘专精方便,断诸烦恼,得阿罗汉。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汝岂能自起,专精勤方便,
不为众魔军,厌汝令睡眠?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从今当七夜,常坐正思惟,
其身生喜乐,无一处不满。
初夜观宿命,中夜天眼净,
后夜除无明,见众生苦乐。
上中下形类,善色及恶色,
知何业因缘,而受斯果报。
若士夫所作,所作还自见,
善者见其善,恶者自见恶。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我知先一切,比丘十四人,
皆是须陀洹,悉得禅正受,
来到此林中,当得阿罗汉。
见汝一懈怠,仰卧著睡眠,
莫令住凡夫,故方便觉悟。
尔时,比丘复说偈言:
善哉汝天神!以义安慰我,
至诚见开觉,令我尽诸漏。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比丘应如是,信非家出家,
抱愚而出家,逮得见清净。
我今摄受法,当尽寿命思,
若汝疾病时,我当与良药。
时,彼天神说是偈已,即没不现。
第1316经译文:接上经地点说,在拘萨罗人间,一林中。有异比丘身体疲极,而夜著睡眠。
住彼林中天神而觉悟之,说偈曰:你应快快赶紧起来吧!比丘,何故著睡眠呢?睡眠到底有何益处呢?要抓紧修禅莫睡眠。
时比丘说偈答曰:若是不肯,你又能乍办?懈怠少用功,主要是缘尽四体虚弱,羸瘦的原故,所以夜则著睡眠。时彼天神复说偈曰:你现在不要坚持你自己的观点,说话口气又那么大。你应珍惜,你已得修闲的时机,抓紧修习禅行,莫令荒废。
时,比丘答曰:我当听从你的建议,精勤修方便,不再为睡眠了,常常因睡眠而复心不明。时彼天神如是、如是觉悟。彼比丘专精努力,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此时,彼天神复说偈曰:你能自己觉悟主动做到精勤努力,不成为众魔军,厌离睡眠吗?时彼比丘说偈答曰:从今往后,以七夜时间,连续坐禅做正思惟。其身生喜乐,浑身充满无一处不满的。于初夜时做观宿命,中夜时天眼净,后夜时无明除去,见到众苦乐。上、中、下各式形类,善色及恶色。知道是什么因缘,而受此果报,若是能做到士夫所做为,都能清楚的意识到它的后果是什么,善者从中自能觉悟真实了知,善恶利弊,而从善而住。恶者也能见到自做恶的后果,从而反省改过,从善而居,那该多好啊!
天神复说偈曰:我在遇到你之前,曾见过有十四位比丘,他们已经证得须陀洹果了,悉得禅正受。来到此林中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勤努力,都得到阿罗汉果证。所以今天看到你是如此的懈怠,仰卧著睡眠,很不自然。所以劝你不要跟凡夫一样,你要努力精进,觉悟起来。
尔时,比丘复说偈曰:善哉你这位天神,以道理来安慰我,申明大义,至诚之心来劝我开觉,我一定要好好修习尽诸有漏,来报答你的关爱。
时彼天神复说偈曰:比丘应如是,信非家而出家,要是抱着愚痴的思想出家,怎能得到清净呢?我今摄受你,希望你能尽有生之年,长进而不退,若是你有病了,我来为你送良药。时彼天神说是偈已,即没不现。
小结:好一位大善天神!
第131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树给孤独园。时,尊者舍利弗在拘萨罗人间,依一聚落止住田侧。
时,尊者舍利弗于晨朝时著衣持钵,入村乞食。时,有一尼揵子饮酒狂醉,持一瓶酒从聚落出,见尊者舍利弗,而说偈言:
米膏熏我身,持米膏一瓶,
山地草树木,视之一金色。
尔时,尊者舍利弗作是念:作此恶声,是恶邪物,而说是偈。我岂不能以偈答之?时,尊者舍利弗即说偈言:
无想味所熏,持空三昧瓶,
山地草树木,视之如涕唾!
第1317经译文:接上经地点,舍利弗在拘萨罗人间游行,在靠近聚落的边缘的田边而住止。
晨朝著衣持钵,入村乞食时。见到一位外道尼揵子的弟子,饮酒狂醉之相,手持酒瓶,从聚落走出。见尊者舍利弗而说偈曰:米膏熏我身,持米膏一瓶,山地草树木,视之一金色。
尔时,舍利弗心想,能发出此等恶声,是恶邪物才能说出的偈子,我岂能不以回应?于是舍利弗说偈曰:无想(不想)味所熏,持空三昧瓶,山地草树木,视之如涕唾。
第131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得他心智,烦恼有余。去林不远有井,有饮野干,罐拘钩颈。时,彼野干作诸方便求脱,而自念言:天遂欲明,田夫或出,当恐怖我。汝汲水罐怖我已久,可令我脱!
时,彼比丘知彼野干心之所念,而说偈言:
如来慧日出,离林说空法,
心久恐怖我,今可放令去!
时,彼比丘自教授已,一切结尽,得阿罗汉。
第1318经译文:接上经地点;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止一林中,得他心智(通),但尚有余烦恼。
他看到了在去林不太远的地方有口水井,有一只野兽到井边求水。头角竟被提水的水罐而钩住了,想了很多办法(方便),竟不能自解脱,心想天很快就要亮了,田夫们就要出来干活了,很是害怕被抓住。这个汲水的罐子已经恐怖我很久了,你可帮助我脱去束缚?
此时,比丘知彼野干心是所想,而说偈曰:如来慧日出,离林之遮障,而空有法说,因有心的存在,恐怖我许久了,現在慧日当出,可以放你(心)走了(此乃禅句)。
时,彼比丘自教授已,一切结尽,得阿罗汉。
第131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国人间游行,住一林中。时,有天神依彼林者,见佛行迹,低头谛观,修于佛念。时,有优楼鸟,住于道中,行欲蹈佛足迹。尔时,天神即说偈言:
汝今优楼鸟,团目栖树间,
莫乱如来迹,坏我念佛境!
时,彼天神说此偈已,默然念佛。
第1319经译文: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国人间游行,住一林中。时有依村而住之天神,见佛行迹,低头谛观,以此来修习佛之心念。时有一只优楼鸟住于道中行走,马上就要蹈乱佛的足迹了。此时天神说偈曰:今汝优楼鸟,团目(闭目)栖息在林间休息吧!不要来蹈乱如来行走足迹,破坏我的念佛境界。时彼天神说此偈已,默然念佛(已入禅境)。
第132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依波吒利树下住止。时,有天神——依彼林中住,即说偈言:
今日风卒起,吹波吒利树,
落波吒利华,供养于如来!
时,彼天神说偈已,默然而住。
第1320经译文:当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止住一林中,依止彼咤利树下住止时,有位天神依彼林住。说偈曰:今日风卒(突然)起,吹彼咤利树,落彼咤利花,供养于如来。彼天神说偈已,即默然而住(入禅之三昧)。
小结:此上诸经读来回味,如入其境,与佛息息相通,即生佛身旁,有与佛共渡修习美好时光之感。美好回味,倍感亲密,亦默然而住止者矣!
第132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众多比丘住支提山侧,皆是阿练若比丘,著粪扫衣,常行乞食。时,山神依彼山住者,而说偈言:
孔雀文绣身,处鞞提醯山,
随时出妙声,觉乞食比丘。
孔雀文绣身,处鞞提醯山,
随时出妙声,觉粪扫衣者。
孔雀文绣身,处鞞提醯山,
随时出妙声,觉依树坐者。
时,彼天神说此偈已,即默然住。
第1321经译文:如是我闻,当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众多的比丘住支提山侧。皆是阿练若比丘,著粪扫衣,常行乞食。
时,依山而住的山神而说偈曰:孔雀有文饰秀美的羽毛饰身,处在鞞提醯山,随时发出轻耳妙音。时时提醒乞食比丘;时时提醒著粪扫衣者;时时提醒依树而禅定者。努力精进,且莫懈怠。时彼天神说此偈已,即默然而住。
第132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时,有众多比丘住支提山,一切皆修阿练若行,著粪扫衣,常行乞食。尔时,那娑佉多河岸崩,杀三营事比丘。时,支提山住天神而说偈言:
乞食阿兰若,慎莫营造立,
不见佉多河,傍岸卒崩倒,
压杀彼造立,营事三比丘?
粪扫衣比丘,慎莫营造立,
不见佉多河,傍岸卒崩倒,
压杀彼造立,营事三比丘?
依树下比丘,慎莫营造立,
不见佉多河,傍岸卒崩倒,
压杀彼造立,营事三比丘?
第1322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行阿练若修法的比丘;行粪扫衣修法的比丘;行树下禅定的比丘;千万注意安全,不要像娑怯多河岸边,营事造立房屋的三位比丘,因河岸崩塌而遭压杀身亡。
第1323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兰陀竹园。时,有异比丘住频陀山。尔时,山林大火卒起,举山洞燃。时,有俗人而说偈言:
今此频陀山,大火洞炽然,
焚烧彼竹林,亦烧竹苑实。
时,彼比丘作是念:今彼俗人能说此偈,我今何不说偈答之?即说偈言:
一切有炽然,无慧能救灭!
焚烧诸受欲,亦烧不作苦。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第1323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有位异比丘在频陀山。尔时卒起山林大火,举山洞燃,无一处免过。有俗人说偈曰:今此频陀山,大火洞炽然,焚烧彼竹林,亦烧竹花实。
时,比丘想,今彼俗人能说此偈,我今何不说偈答之:一切可燃烧的火,无慧者亦能将它救灭。然而焚烧诸种受欲的智慧之火,亦能燃烧不作之苦(即:心生之苦)。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第1324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兰陀竹园。时,有异比丘在恒河侧,住一林中。时,有一族姓女,常为舅姑所责,至恒水岸边,而说偈言:
恒水我今欲,随流徐入海,
不复令舅姑,数数见嫌责!
时,彼比丘见族姓女,闻其说偈,作是念:彼族姓女尚能说偈,我今何为不说偈答耶?即说偈言:
净信我今欲,随彼八圣水,
徐流入涅槃,不见魔自在!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第1324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有位异比丘在恒河边一林中住。有位族姓女,经常为其舅姑所诃责指骂,这天来到恒河边,说偈曰:恒河之水啊!我今欲随流而徐徐飘入大海中,从此不再受舅姑的责骂。
时,彼比丘见族姓女,闻其说偈,心想,彼族姓之女尚能说偈,我今为什么不能说偈呢?于是说偈曰:净信啊!我今欲随波入圣水,徐流至涅槃,从此不见魔自在。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第1325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去林不远,有种瓜田。时,有盗者夜偷其瓜,见月欲出,而说偈言:
明月汝莫出,待我断其瓜,
我持瓜去已,任汝现不现。
时,彼比丘作是念:彼盗瓜者尚能说此偈,我岂不能说偈答耶?即说偈言:
恶魔汝莫出,待我断烦恼,
断彼烦恼已,任汝出不出。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第1325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当佛住舍卫国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在距村不远的地方有块瓜田,时有盗贼夜偷其瓜,看见月亮马上要出来了说偈曰:明月你莫出,待我断其瓜,我持瓜去已,任你出不出?
时,比丘有想,我何不做个偈,曰:恶魔汝莫出,待我断烦恼,断彼烦恼已,任你出不出?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第1326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有沙弥而说偈言:
云何名为常?乞食则为常。
云何为无常?僧食为无常。
云何名为直?唯因陀罗幢。
云何名为曲?曲者唯见钩。
时,彼比丘作是念:此沙弥能说斯偈,我今何不说偈而答?即说偈言:
云何名为常?常者唯涅槃。
云何为无常?谓诸有为法。
云何名为直?谓圣八正道。
云何名为曲?曲者唯恶径。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第1326经译文:此经大意说,当佛住舍卫国时,有位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有沙弥说,云何叫做常?乞食则为常。什么叫做无常?僧食为无常。什么叫做直呢?唯有因陀罗幢。什么叫做曲呢?曲者唯见钩。
时,彼比丘想,我何不做个偈呢?于是偈曰:什么叫做常?常者唯涅槃。什么叫无常?说诸有为法。什么叫做直呢?谓八正道。什么叫做曲?曲者唯恶径。时彼比丘说是偈已,默然而住。
第1327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舍利弗弟子,服药已寻即食粥。时,尊者舍利弗到瓦师舍,从乞瓦瓯。时,彼瓦师即说偈言:
云何得名胜,而不施一钱?
云何胜实德,于财无所减?
尔时,舍利弗说偈答言:
若不食肉者,而施彼以肉;
诸修梵行者,施之以女色;
不坐高床者,施以高广床;
于彼临行者,施以息止处;
如是等施与,于财不损减。
是则有名誉,而不舍一钱,
实德名称流,于财无所减。
时,彼瓦师复说偈言:
汝今舍利弗,所说实为善,
今施汝百瓯,非余亦不得。
尊者舍利弗说偈答言:
彼三十三天,炎魔兜率陀,
化乐诸天人,及他化自在,
瓦钵信以得,而汝不生信?
尊者舍利弗说此偈已,于瓦师舍默然出去。
第1327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佛住舍卫国时,舍利弗的弟子有病刚服过药,然而又用此碗食粥,其味,因然不畅。时因此故,尊者舍利弗到生产瓦器的家乞化瓦盆。
此时瓦师说偈曰:怎样才能得到好名声,还不花一分钱?怎样取得好的品德,而于钱财无所减少?舍利弗说,对于不吃肉的人,你给他肉吃;对于修诸梵行的人,你送给他女色;不坐高广床的人,你施与他高广大床;对于一个马上要出行的人,你给他一处休息的地方;这样的施与不用一分钱,而且还有布施的名誉,实得名称流,于财无所减。
时,彼瓦师说偈曰:汝今舍利弗,所说的确实好,今施给你百个小瓯,除你外别人是不行的。时尊者舍利弗说偈答曰:彼三十三天,炎魔兜率陀,化乐诸天人,以及他化自在天,此是欲界六天,仅凭你施与瓦钵这件事,你可以升往任何一天。可是遗憾的是,你却没有这方面的愿望与追求啊!
第1328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有贫士夫在于林侧,作如是希望思惟,而说偈言:
若得猪一头,美酒满一瓶,
盛持瓯一枚,人数数持与,
若得如是者,当复何所忧?
时,彼比丘作是念:此贫士夫尚能说偈,我今何以不说?即说偈言:
若得佛法僧,比丘善说法,
我不病常闻,不畏众魔怨!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第1328经译文:此经大意说,佛住舍卫国时,有位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当时有位贫穷的男子,在林侧做这样的思像,说偈曰:假若我能得到一头猪,再有一满瓶的美酒,装饭用的瓦瓯一枚,有人经常送给我。若是能得这样的生活,我还有什么可以忧愁的呢?时彼比丘見景亦说偈曰:
若能得佛、法、僧;比丘善说法;我本人不病;常能听闻正法;不再畏惧什么众魔怨了。彼比丘说此偈子,默然而去。
第1329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彼比丘作如是思惟:若得好劫贝,长七肘,广二肘,作衣已,乐修善法。
时,有天神依彼林者,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于林中,作是思惟,希望好衣。时,天神化作全身骨锁,于彼比丘前舞,而说偈言:
比丘思劫贝,七肘广六尺,
昼则如是想,知夜何所思?
时,彼比丘即生恐怖,其身战悚,而说偈言:
止止不须氎,今著粪扫衣,
昼见骨锁舞,知夜复何见?
时,彼比丘心惊怖已,即正思惟,专精修习,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29经译文:此经大意说,佛住舍卫国时,有位异比丘在拘萨罗林中住。时,比丘想,假若我能得到好的劫贝(布料),长七肘(七讨),宽二肘(讨),作衣已,我就乐修善法。此时天神得知,心想此非是比丘法,住于林中希望有好衣穿。于是化作白骨架,在比丘前起舞说偈曰:比丘思劫贝,七肘广六尺,昼则如是想,知夜又在想什么呢?
时,彼比丘即生恐怖,其身战悚,说偈曰:止!止!不要再提什么好毛毡了,我今愿著粪扫衣。白天看到骨架舞,夜里說不定还能见到啥呢?所以昼夜精进,不得乱想,于是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30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得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已舍重担,断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
时,有一女人于夜暗中,天时微雨,电光睒照,于林中过,欲诣他男子,倒深泥中,环钏断坏,华璎散落。时,彼女人而说偈言:
头发悉散解,华璎落深泥,
钚钏悉破坏,丈夫何所著?
时,彼比丘作是念:女人尚能说偈,我岂不能说偈答之?
烦恼悉断坏,度生死淤泥,
著缠悉散落,十方尊见我!
时,彼比丘说偈已,即默然而住。
第1330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当佛住舍卫国时,有位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得阿罗汉。
时,有一女人于夜暗中天时,微雨电光,闪照林中,于林中过,欲到其他男子处偷情。结果倒在泥中,头饰钚钏断坏,花璎饰物散落在泥地上。时彼女人说偈曰:头发悉散解,花璎落深泥,钚钏悉破坏,怎么好去见丈夫呢?
时,彼比丘见此景即做偈曰:烦恼悉断坏,度生死淤泥,著缠悉散落,十力尊见我。彼比丘说偈已,即默然而住。
第1331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于河侧一林树间。时,有丈夫与妇相随,度河住于岸边,弹琴嬉戏,而说偈言:
爱念而放逸,逍遥青树间,
流水流且清,琴声极和美,
春气调适游,快乐何过是?
时,彼比丘作是念:彼士夫尚能说偈,我岂不能说偈答之?
受持清净戒,爱念等正觉,
沐浴三解脱,善以极清凉,
人道且庄严,快乐岂过是?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即默然而住。
第1331经译文:此经大意说,当佛住舍卫国时,有位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于河侧林中。
时,有夫妇二人,相随度河,然后停在河边。弹琴嬉戏,说偈曰:爱念(情)且放逸,逍遥在青树间,流水流且清,琴声极和美,春风适意游,没有任何快乐可比。
时,彼比丘见状说偈曰:受持清净戒,爱念等正觉,沐浴三解脱中,善以极清凉,入道且庄严,快乐谁能比?时彼比丘说此偈已,即默然住。
第1332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有天神见诸鸽鸟而说偈言:
鸽鸟当积聚,胡麻米粟等,
于山顶树上,高显作巢窟,
若当天雨时,安极饮食宿。
时,彼比丘作是念:彼亦觉悟我!即说偈言:
凡夫积善法,恭敬于三宝,
身坏命终时,资神心安乐!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以即觉悟,专精思惟,除诸烦恼,得阿罗汉。
第1332经译文:此经大意是说,当佛陀住在舍卫国时,有位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有天神,看见诸鸽鸟而说偈曰:鸽鸟们不断劳动,将胡麻、米粟等粮食积聚充足。在山顶的树林中筑起了高显的巢窝,既使是遇到雨天,亦是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时,彼比丘见状说偈曰:凡夫积胜,修习善法,恭敬于三宝,那么在身坏命终时,资神心安乐!时彼比丘说此偈已,即觉悟,专精思惟,除诸烦恼,得阿罗汉!
小结:以上諸经,以天神、善鬼等觉悟者,以其智慧点化、提醒、指点、教肓行者,修习成就之事。甚是可嘉,可贺!
天河顿泻;流水渐灭;默言无语!
杂阿含经卷终
发表于 2017-4-27 21: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1-20 23:09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