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佛缘网站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0|回复: 0

[天籁纯音] 独一无二的“仅凭人体特异能量对病人进行治疗的特异治疗功能”—翁秀琴 [复制链接]

Rank: 1

发表于 2017-2-7 09:42:02 |显示全部楼层
独一无二的“仅凭人体特异能量对病人进行治疗的特异治疗功能”—翁秀琴
  翁秀琴一九五四年出生在黑龙江省富锦市大榆树镇沙岗村。出生后三天,给她灌“风药”(当地人的一种风俗,怕小孩肚子疼),翁当时不会说话,当一岁多会说话时,讲出当时细节,把大人吓了一跳。翁从出生到二岁,每天下午三点左右无缘无故地哭,咋哄也不行,直到星星出来后才不哭。翁懂事就记得双手经常发热,特别是双手合在一起就热得发烫,脸也通红。找医生也查不出病来。二岁到五岁,翁还经常跪着走路,喜欢在水里泡着,一人多深的水里,翁漂在上面很舒服。翁六岁时,奶奶突然双目失明,翁经常给奶奶洗脸梳头,一个多月后,奶奶的眼睛不治而愈。翁小时候,夏天经常到房后小园摘沙果、摘黄瓜。她后院的老爷爷、舅爷爷在屋里看翁秀琴就象太阳似的是一团光,这光能从黄瓜架下透出来,到跟前一看是个孩子—翁秀琴。而翁的另三个姊妹同时在场则无任何异常。二老试过多次,结果都是这样。二老当时眼睛不花,能看书,且很精明,他们不敢对别人说。翁秀琴喜欢吃冰,就是冬天也经常一碗一碗吃,喜欢吃辣椒和葱蒜,但饭量比同龄孩子小。七岁那年夏天,翁在北窗台玩,一球状雷电在附近跳跃,翁伸手去抓,没抓住。球状雷电飞到北地击倒三个农民:一死二伤。从此翁的身体长的很快,十三岁时能把一百六十斤的一袋谷子从地下搬到炕上。一九八一年,翁的奶奶婆婆患肺不张,医院不留,家里准备好棺木。翁给老人擦洗前后心和四肢,渐渐地老人睁开眼睛,要吃东西,亲戚朋友都吓坏了,以为“炸尸”,谁知老人从此痊愈。一九八七年,翁因生气,表现有些异常。到佳木斯精神病院做电休克,她不但没休克,反而感到很舒服。医生说:“从未看到这种情况,多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都受不了”。                          四月,同江乳品厂女工张某某患感冒浑身难受。她经过比较后对翁说:“翁姐你是不是能治病呀,怎麽我浑身难受,到你身边就舒服呢!”(后来发现一哈尔滨患者在翁身边,妹妹峰房肺被治愈的同时,其定期发作的胃病不治而愈。北京京城大厦女工白杰在翁身边即感觉其子宫肌瘤在“蹦”,翁给其做了一次,子宫肌瘤消失了...... ) 翁就开玩笑似的给张“治病”,效果很好。但谁都没在意,以为是碰巧或精神作用。后来治的人多了,象冠心病、肺心病等重病,效果都非同一般地好。同江三中有位女老师,吃东西、喝水食道都疼,翁只用一次便使其痊愈......。因翁秀琴能使大量效果重复出现,她和效果之间有因果关系。绝不能再用碰巧和精神作用解释。为搞清其中原因,翁和爱人来到北京。
   九一年夏,在北京中医学院气功研究所,该所秘书王胜利患网球肘,经多位气功师治疗,自己也练气功,无明显效果。翁用双手握住王的手臂,不一会,王感觉到从手臂到手指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十分钟后,王的手臂明显轻松,立刻拿起一把椅子(以前拿木梳都疼)。两次治疗后痊愈,再没复发。很多专家、教授亲身体验,他(她)们都说翁秀琴双手象电熨斗似的烫人。七月,他(她)们邀翁到北京中医学院附属东直门医院进行临床试验。针灸科五位脑出血患者,每人治疗三次,其中三位有明显效果。一位练气功出偏差产生脑溢血,患者浑身疼的利害。住院三个多月打针、吃药、针灸都不能止疼。第一次经翁治疗后就有效果,三次后疼痛基本止住。还有一位因脑出血后遗症走路抬不起脚嚓擦响 ,大家都很烦。三次治疗后,脚能抬起走路,患者激动地哭了。在保定地区气功医院,院长王觉民和有透视诊病功能的刘芳说:“翁秀琴整个肚子发出一种光,这光特别强;两只手发出一种白色气体,这气特别好。”九一年秋,北京左家庄十二号,国防科工委设计所政委罗箭 (罗瑞卿大儿子) 患胃病,三伏天都要穿棉兜肚。经翁几次治疗,效果显著。罗箭即介绍翁到国防科工委五〇七所(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在该所院内的海淀人体科学研究会,经多位 专家、教授研究鉴定,和中医学院专家、教授的结论是一样的:“翁秀琴是国内到目前为止仅此一例的手摸治病类型特异功能。”总政副主任李继耐在五〇七所兴致勃勃地叫翁给张庆兰发功,看张如何反应(张曾吃了一个翁发过功的桔子后剧烈反应,吐出了很多瘀积物。)。结果翁给张发功后,张又有强烈反应,吐了不少瘀积物之后,气色特别好。九二年一月,翁秀琴用手发功,把中国农科院谢教授四个试管蘑菇菌全部杀死(其中有的垫了毛巾),赵群学做得那组比对照组长的肥大。北京海淀人体科学研究会以特异功能发证聘翁秀琴为特邀会员。全国人体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信心脏病发作时,特意不吃“心得安”叫翁给他治,陈信的心脏病很快被翁治好。陈信说:“非常有效,无论哪级领导都可以给他治。”
  九二年,在北京鼓楼东大街小经厂甲十八号院,孙凤茹患心脏供血不足,三天两头去北京医院抢救。经翁三次治疗(治完孙感觉象脚踩棉花团似的),至今二十多年,一直很好。空军军校部副部长、架机起义的黄植诚,其母自台湾来看他,发现肺癌,住空军总医院,坐轮椅下的四楼。经翁一次治疗后,即自己走上四楼。黄母叫黄和他姐姐给翁跪下,请求为她治病。翁和爱人退掉回家的火车票,黄把翁安排到空军羊坊店干休所,去黄家为其母治病。头三次病情明显减轻,第四次开始,黄母有强烈反应、感到难受。由于翁当时没治好过一例癌症,心里没底,只好借故推手。现在想起来,真是可惜了。后来诸多癌症患者在被翁秀琴治愈的过程中都经过强烈的、各种各样的反应。这是必须的。是康复过程当中的必然现象,是好事,而不是坏事。试想:既然多次实践证实能克制、搬动它,又怎麽会突然不能了呢?得病有过程,康复也有过程, 且不是一条直线。
   九二年冬在长春市百菊大厦,举行了有二十余名记者参加的记者招待会,有一女患者脖子后长一脂肪瘤。先经各位记者检查确认大小。翁发功后,瘤子当场小了一半儿。《长春晚报》新闻部杨主任说:我现在头有点儿疼,我知道在什麽位置,他要翁指出他头疼的位置。翁摸了一会,然后指出的位置就是杨主任头疼的地方。喝酒时,本来是低度酒,也喝了两杯了,但当杨主任喝了翁秀琴发过功的酒把脸都呛红了,他说:“这酒咋这麽辣呢!”除了还有一名女记者也说这酒更辣了外,其他人都说这酒味儿变淡了。一致的是:所有的人都说翁秀琴发功使酒味改变了。九二年十二月三十日《长春晚报》以“翁女士小传”为题,介绍了翁秀琴治愈长春市宽城区牟延文肾病综合症和吉林省农安县财政局吴坤怪病(大喊、跺脚)的情况;九三年二月二十日《长春晚报》以“神奇一双手”为题介绍了翁秀琴治愈白癜风、心脏病的惊人效果;九三年五月二十一日《城市晚报》(吉林日报社出版)以“特殊的医生”为题介绍了翁秀琴治愈颈椎间盘突出和肺癌的情况;九三年七月四日《城市晚报》以“一摸天下奇”为题介绍了翁秀琴治疗胃癌、肝腹水、类风湿的神奇效果;九四年第一期《妇女之友》以“一双妙手能回春”为题介绍了翁秀琴治愈脑瘤、心脏病等及功能发现的一些情况;九五年一月七日《黑龙江晨报》以“神奇的医生”为题刊登翁秀琴的有关报道;《三江晚报》九五年二月八日也刊登了有关翁秀琴的报道。
  九五年四月,全国政协常委、海军总医院副院长冯理达让翁秀琴的女儿给时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现任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的朋友(冯在海军总医院黑板上写的)治疗白血病。该患者为白血病已定,但具体类型未定,就是热降不下来。翁的女儿只用一次治疗就把患者体温降下来了,但不稳定。冯理达夜间几次打电话问护士查体温。其实,冯理达在翁的女儿治疗十分钟后即对翁的丈夫说:“见效了,病人的鼻窝和眼珠由灰暗变光亮了。”冯理达即凭这一次治疗就决定与翁的女儿、儿子合作。在海军总医院中国免疫研究中心四楼专门腾出房间,侧重对海外患者治疗疑难病。真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叫人不得不佩服冯理达的高深造诣和独具慧眼!后来的实践证明冯理达的决定非常英明。翁的女儿、儿子的治病范围好象没有止境,效果是意想不到的好,冯理达给两个孩子的待遇也越来越高。一日本人患乳腺癌淋巴转移,大大小小二十七个瘤子,经翁的女儿、儿子二十一次治疗,回日本原医院一查:发现有五个瘤子彻底没有了(其中两个是先长的),其余二十二个都小了很多(治疗当时患者即患部有刺痛感)。北京军区原政委陈先瑞患一种由骨髓增生综合症引起的白血病。这种病国内连一例缓解的报道都没有,国外有两例缓解的报道但患者的年龄都不大,而陈已八十多岁了。当时三〇一医院向军委报病危,说陈还能活半个月。陈的女儿听说翁的女儿、儿子在海军总医院治疗白血病效果很好,即请她(他)们去三〇一医院高干楼十楼一号病房为陈治疗。陈当时腹胀、恶心、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发功三天,陈的化疗副作用即基本消失了。几天以后,陈的血液指标明显上升。以前陈每周输两次血,但血小板不超过三、四萬,可经翁的女儿、儿子治疗后,逐步减少以致后来停止输血,陈的血小板稳步升到六、七萬;白细胞也从1100稳步升到1900、2000......。至翁的女儿、儿子因事离开北京时,共治疗三十多次,陈先瑞的病情稳步好转。三〇一医院高干楼主任王世文(工程院院士)说:“(翁的女儿、儿子)年纪虽轻,但医术高明。化疗副作用中西医都解决不了,可你们解决了。”并提出想见翁秀琴。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理论研究所生物病理研究室主任肖殿模(中华医学杂志编委)九五年七月上旬开会期间跌倒,患脑血栓。最初是一侧瘫痪,在协和医院神经内科八号楼一层五号床住院两个多月,发展到两侧瘫痪、僵硬、嘴张开闭不上,内热严重(体温37 .3°C)憋的汗直淌,痰得一会一吸,睡不好觉,消化也不好。经翁的女儿、儿子一次治疗,肖的体温降至36.5°C,汗和痰大幅减少。几天后,肖先是左侧后是右侧开始活动并明显增强,睡觉好了,消化也正常。后来嘴张闭自如了,十几天后,去掉导尿管也一次没尿床,肖能憋尿六个小时。中国医学科学院微循环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微循环学会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宓国伟看到翁的女儿、儿子有如此能力,即提出用仪器对翁的女儿、儿子进行测试,结果是无法想象的:翁的女儿、儿子手心温度发功后比发功前都提高七摄氏度;病人和她(他)们的各种微循环指标发功后比发功前都提高一倍至几倍以上。北京的专家、教授说:“这种功能,不能教、不能学,但可能遗传。”果然发现翁秀琴的女儿、儿子都有其母亲的相同功能。
  日本中医研究所气功研究员、气功师下家清志在北京天桥宾馆与翁秀琴交流。他让翁秀琴和她的女儿、儿子分别伸出双手,掌心向上。下家清志分别在三人的手掌上发功,然后说翁秀琴娘仨的功能非常好(两个孩子说当时象有东西撞了一下手,翁秀琴却没什麽感觉)。在场的北京旅游学院旅行社副总经理即据此请翁秀琴给法国人玛丽看病。玛丽的一只脚走路不灵便,翁当即查出其头部的另一侧异常,八次发功症状消失。
   翁丈夫的同学郑国友、山福君,翁当时都查出他们的肺部有一股“热流”,并告诉他们这股“热流”不好、容易恶变。但他们不信,也不治,结果二人都在二、三年后患肺癌死亡。曲丛明,翁不仅查出其热流,而且一治其感到疼,以为是不好,借故不治,结果患鼻咽癌死亡......。                                                                            黑龙江省龙江县苏艳(已纵隔淋巴转移)、木兰县朱玉环患的肺癌,经翁秀琴二十一天(每天两次)治疗痊愈后,至今已二十多年,不仅没复发,而且非常健康;萝北县江滨农场宫本莲患的脑瘤被翁七天治愈后至今已二十多年毫无异常;哈尔滨刘昊升患皮肌炎,当时患者母亲(从医三十多年)问翁秀琴治过没有?翁说没有。翁说:“我给你查查。”翁很快查出患者的两肾和脊髓异常—“火辣辣热,”当时患者母亲即激动得流下眼泪。她说:“走遍全国各大医院,没有哪一个大夫能说出我女儿哪块有病!”她看到了希望。几天发功后,患者感到皮肤疼的都不敢碰(以前没知觉,不仅四肢不会动,连舌头都不好使)。又经几天发功疼痛逐步消失,各部功能明显改善。经翁十五天共三十次治疗,使刘昊升的皮肌炎彻底康复,二十多年无恙!......
   实践是检验是否是真理的唯一标准。经过二十多年实践检验,翁秀琴特异功能查病治病,证据确凿充分、意义深远巨大,影响不可估量!如果至今还仅凭自己的有限经验和主观想象对翁秀琴的特异功能妄下结论,那不仅是“没有调查研究没有发言权”,而是以主观代替客观,是唯心论。人们都不否定现象和功能,但说到特异现象、特异功能,有些人就不干了,这有些不讲道理。以“有人利用特异功能骗人”等为由,完全否定特异功能的存在。这是以偏概全,也不能证明是特异功能的错。照此逻辑办理将寸步难行。也有的人口气很大,不允许有特异功能,但客观现实是不以人主观意志转移的。挑战辩证唯物主义也是不可能成功的!科学界泰斗钱学森早已肯定特异功的存在并预见到其科学意义,大量的特异现象、特异功能例证也是单凭想像否定不了的。翁秀琴的特异功能符合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规律和万物相生、相克的中华传统理论。
   翁秀琴的特异功能不同于中医等传统方法,也不是气功(网上《百度知道》在“黑龙江翁秀琴的气功是真的吗?”的《网上最佳答案中说“气功是真的,对个人来说是气功的功能。翁秀琴的气功判定是假的。根据内视功能观察,此人的气场与气功气场不同”)。翁秀琴用手(棉衣、骨胳隔不住)触摸身体,以功能探测、感觉病灶和相关部位。翁秀琴不仅能感觉到“凉”、“热”、“通不通”、“活不活”等,甚至能感觉到患者神经的活动情况。具有独到、直接、准确、连续、多层次,查治一体、能量信息双向交流等特点和优势。病人的一切变化都在翁的心里,病人则常能感觉到翁的手很热,有的感觉气往下走,有的感觉麻酥酥的......。中医讲“气滞血瘀生百病”,西医讲“微循环不通生百病”。但有时查不到病(功能疾病西医基本查不出来),有时查到病又没办法解决问题。翁秀琴能根据“热”的程度区分是“火”、“炎症”、“癌症”等不同层次,疾病也是从量变到质变。不通则痛。癌症也由气滞血瘀、微循环不通进而导致温度、压力升高因而剧痛。而手术、化疗等治疗破坏太大,以毒攻毒常得不偿失,中西药因“瘀”、“不通”很难到达病灶。这里可以看到大自然亿万年鬼斧神工与人类几千年的文明之间的巨大差距!唯物主义承认物质和能量是客观存在(《百度百科》和《搜狗百科》关于“人体特异功能”的词条解释是:“人体特异功能是人体所表现的,超越五官感知、不可思议的能力。有特异感知、特异致动类型,还有特异治疗功能,即不依靠任何常规的医疗手段,仅凭人体特异能量对病人进行治疗。《史记.扁鹊列传》中记录了扁鹊具有“视人体五脏颜色”的能力;太平天国史中记录了天王洪秀全的特异功能他是在第二次考秀才回家乡大病40多天后出现的,他治病的范围包括疯瘫及耳聋,可以“信面即愈”......”)。翁秀琴母子(女)三人的热能和效果已为无数患者感知和仪器检测验证。人们可以造出千万度物理能量,但治病不行。相近的东西才能相辅相成,是正能量。翁秀琴以自然生成的人体特异功能的高温(绝不仅如此)、高穿透力使人康复,但妙就妙在该能量既能为翁秀琴承受、发出又使病人病灶受不了被强制改变,同时病人本身不仅不受伤害还得到修复和增强,还能疏通气血经络、微循环,寒热虚实都治,功能疾病器质病变一起解决,扶正驱邪同时完成,治病防病兼而有之。见效非常快,疗效特别巩固。自然的,才是最完美的。自然的东西疗效好且副作用小,看起来简单的方法可能解决复杂的问题,这就是自然规律!这就是克星的力量!人体特异治疗功能这种无法更完美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仅是治病的最高境界,也是大自然的自我“修复”。大自然在造就人类、人类疾病的同时、也造就了人类疾病的克星—人体特异功能。万物相生相克,翁秀琴人体特异功能是疾病的克星!!。生命本身就是奥秘,人体特异功能是奥秘中的奥秘。今天有幸发现翁秀琴特异治疗功能这一人类疾病克星,是大自然恩赐给人类的无价之宝!翁秀琴特异功能历经二十五年实践检验,创造了无数奇迹,挽救了众多生命,还将继续造福有识之士。对生命放弃和固执己见、自以为是的人将遗憾终生!
   翁秀琴经富锦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批准,办有黑龙江省“富锦市翁秀芹保健中心”。还在翁秀琴的出生地、也是特异功能诞生地—富锦市大榆树镇沙岗村办有“翁秀琴特异健康庄园”。这里没有常规的医疗和按摩,而是以自然生成的、翁秀琴手上的特异能量保健。到目前为止二十多年時間,症状明显者基本上能在做完一次后有所改变,翁秀琴甚至能用手在患者棉衣外面查觉到患者的神经有哪些异常!欢迎有医院解决不了的疑难问题者,来此一试。  

      联系电话:0454—2323179     1351262317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佛教词典|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