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查看: 241|回复: 6

[原创] 心理特质与修行倾向(推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0 07: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心理特质与修行倾向(推荐)

此课程,从多角度很好地剖析修行人的心理素质与心理需求。

相对于唯识学对心理的分析,这课程从另一角度去看,带来的启发,也是值得深思!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k5NTM1NjA0.html?from=s1.8-1-1.2
 楼主| 发表于 2017-6-24 09: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学友,化了一个多月时间录于文字:


心理特质与修行倾向

根据随佛法师讲法录音整理,有与录音不符之处,您自行更正啊。

可贵的历史考证,(从)世尊正觉,到达今年,时间应该是大约2445年。当然了,无论是南传,北传,对于这个时间各有所说。可是呢,具体的历史考证时间就是大约2445年,传说跟所谓史献考证本来就是会有问题呢。传说原本就会比较夸大。事实呢就会比较朴实的,也会比较,可能没有那么的光彩绚丽。
这两千多年来呢,佛教其实经历过很多的挑战。不论是佛教内部本身的问题,或者是外在的困境,无论如何,佛教都很辛苦地,很艰困地,也非常努力地传承到今天。
2445年过去了。静静地想一想,真是一段漫长的岁月。
我们在这个时代还能够有机会听闻到,学习到,再面见到世尊的教法,真的是像是奇迹一样,真的像是奇迹。这份近乎奇迹的可贵的因缘,绝对不是我们个人的福泽、我们个人的功德、或者所谓前辈子定好的,绝对不可能。这是许许多多的出家人、在家护法、还有直接与间接的社会善信大众,一起努力的成果。经由两千四百多年的努力、奉献、牺牲与付出。佛教才能传到今天。而佛陀的教法还能在今天重现。真要说一声,难以思议的因缘,可贵的人生的机遇。
在场的诸位法友,不论是出家法师,或者是在家护法、善信居士。许多人想,学法要得益,但是都会想我要学到正确的法。认为呢,是否能够学到得到正确的法,则决定我们是否能在佛法当中得到真实的利益。
可是,我们回头想一想。佛陀住世的时代,大家听的都是正法,是吧?又有多少人,在那样旷劫难逢的殊胜因缘底下,一样的,在解脱道路上,就这么错过去了。这是因为没有听闻到正法吗?应当不是,除了是否具备听闻正法的因缘以外,很大的一个因素则是在我们个人的态度,生殷重之心。殷重就是呢,殷殷慎重地看待。
诸位法友,我在佛门里面41年,其实,可能年纪也慢慢大了,在佛门里也久了,经验也多了。事实上有许多事情看的大概也就知道了。经验嘛,或者说一种人生与修行经验的体会吧。
许多呢,重视智觉的学人,这些学人多数比较理性,比较聪明,凭心讲也比较实事求是。他们对法的抉择上呢,多数比较善巧。因为比较聪明,也比较理性而务实、实际。所以在对法的抉择上比较能够精益求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些人多数是比较不迷信。在学法上比较不盲修瞎练。不管学的是不是正法,但是都比较会不随便轻信,会比较会仔细地推敲探究。但是,这样的学人呢,凭心讲,也有一份偏差,什么偏差呢?因为知道真相不容易发现,知道真相是不容易发现的,这些人因为比较聪慧,比较善巧。在生活上的经验上,实事上他也会发现,在这个社会上流传的信息,人言传来传去的事情,多数不大真实,多数是不大真实。所以,这些学人,多数是不轻易相信,他会不断地追究真相。不轻易相信,不轻易相信,习惯不断地追究,不轻易相信,所以不知不觉地,经年累月下来以后,慢慢地养成,慢慢地不知不觉地形成信任的障碍。形成一种内心信任障碍的模式。信任有障碍,对什么事情会存疑,即使不存疑,也会在投入上形成一种障碍。多会退一步,保留。那保留什么呢?老实说,保留什么呢?他就是担心自己会发生什么错误或损失。一种习以为常的担心,自己发生错误或者损失,即使他觉得这个应该对,他还是习惯退一步看。即使知道这个可能就是答案。但是他还是会习惯不断地问,不断地提出疑问,不断地提出各式各样的问题。一直问、一直问、一直问。他需要解答所有的疑问。在内心的情感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需要,需要解答一切疑问。一切问。
但是事实上,如果有两个这样的人,他们的疑问是完全不一样的。某甲与某乙可能都有这样的问题,但他们彼此的问题不会是一样。彼此都会一直问,由于这样的因素,很难真正地将自己放在自己目前所觉得可能是对的的道路上。他会站在路边看。但是却不会把自己放在那条道路上。但是他会站在路边看。然后,跟每个要走这条道路的人,会说,这条路大概是对的,他也会跟人家这么讲。这条路应该是对的。他也会这么讲。然后会跟走在那条路上的人讲,你这样走是可以的,他也会鼓励人。
但是,他就会在路边看,他会看什么呢?看这些人走了以后会发生什么事。然后他再继续提出疑问,然后想,这些疑问的答案是什么。所以佛门里面其实有许多这样——聪慧、理性、实事求是的学人,他不容易迷信,他也会不断地探究真相。也很有善根。但是修行的障碍是什么?修行的障碍就是,他习惯问问题,提疑问,找答案。提疑问,找答案。最后,他最大的问题就是,由于他不轻易真正地实践,所以他很难建立真正能够说服自己的信心。所以,他有信心,可是这个信心却不是经由实践所得,而是经由理解跟推测所得,理解与推测所得的信心。而不是实践而得到的信念。  
另外一种学人,则刚好相反,另外一种学人是很感性的,他感觉对的大概就可以了。在生活的经验里,他很重视体验。什么事情呢,他觉得应该不错,他就做了,这个好像觉得不错啊,恩,人家跟他讲,这个不错,那拿来吃了就直接吃了,也不怕中毒的。
那刚刚那种人,得拿过来先检验检验,不轻易送进嘴巴。先各式各样地经验。有什么成分,怎么制作,如何如何,检验的一塌糊涂,然后最后呢,再考虑考虑。再看看。
这样的人呢,他不然。恩,他觉得看起来颜色不错,闻起来气味不赖,然后只要看到有人在吃,他拿起来就吃了。很愿意相信,很愿意实践,很有行动力,行动澎湃,感情很热诚,碰的鼻青眼肿,也不后悔。他认为对的呢,哎,对了就好,不要跟我谈那么多,我做的好好的,不要跟我讲那么多。
这样的人呢,多数在行动当中找到自己内心的依靠。前面的那一类的修行人呢,在理解当中找到自己认知的依靠。后面这种人,则在行动当中找到感情的依靠。
一种则偏于,方向虽然不容易错,但是行动力不足。难以获得体验上的受用。另外一种呢,则体验非常的丰富。但是呢,常常是盲修瞎练,碰的头破血流。
诸位法友,其实佛门呢,这类的两种极端的学人呢其实是很普遍地看的到。那有人就会问,为什么会有这种两极差别呢?难道就不能折中吗?难道不能这两种特质都有吗?可以啊,可以有啊。
那你问,什么样的学人可以两种都有呢?师父给你们讲,你们仔细地听,这就是今天这堂课可贵的地方。
什么样的学人这两种特质他都能具备呢?你们注意听。什么样的学人这两种特质他都能具备呢?不是学习来的,这两种特质都具备的人,他不是靠学习来的。他得从改变本身的心理特质而来的。会形成这种两极偏差,其实不是学习上的偏差,是心理人格表现的偏差性,而不是学习的偏差。
什么意思呢?在人生成长的过程、人生经历的过程里,有一类的学人,在他的生活经验里。在他的感情信赖以及被接纳跟接纳别人的感情的发展受到压抑。我再说一遍,在人生的经验里,信赖的感情,信赖、接纳别人以及自己本身被接纳的感情的发展受到压抑,受到环境的压抑,这是从童年开始就会发生的事情。
这样的人呢,他会形成一种焦虑。这样的孩子,他就形成感情上的焦虑。为什么呢?在他的环境里经验到不太容易被接纳。可能呢,父母对待他态度有问题,或者他的环境有问题。他的感情呢,自己本身被接纳的感情的发展受到压抑和创伤,那么,当然呢,面对环境的时候,他就会比较没有安全感。他就不容易去接纳这个环境、接纳别人。所以在接纳环境、接纳别人的感情发展上同样的也受到了压抑。在这种情景底下呢,他就会逐渐地变成不容易相信别人。在感情上有了这个障碍,有了这个创伤,有了这个压抑。
那么处在这种环境底下的心理人格呢,他会因为缺乏安全感,形成一种焦虑的情绪现象。焦虑、不安。由于焦虑,不安,就会开始想,自己怎么办,生命会为自己找安全之路。就会常常去想,为什么会这样,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这种情感的,情绪的焦虑,会促成他不断地去思虑这种问题。所以这样的孩子呢,逐渐地会变成越来越细心。对周围的环境呢,他会不断地去问,为什么会这样?会去注意为什么会这样,然后呢,他会比较小心,比较谨慎,比较不容易随便地去就相信觉得没事,这样就对了,他会比较觉得有危机感。因为他焦虑,感情上的焦虑,对环境出自于一种怀疑,以及对环境的一种不确定性的一种想法、看法。那么会认真地探究,为什么会这样,该怎么办,怎么解决。
所以,其实这样的孩子其实多形成一种比较细心,比较敏感,比较完美主义。因为他没有安全感,他会不断地问为什么,然后找问题。很多细节的问题,细腻的问题,或者现在没有的问题,他就会设想到,他会变成比较小心。这样的孩子从小开始他就会有这样的倾向。所以就会变成比较聪明,或者比较善巧,比较机灵。那么再加上感情上呢,不容易那么浪漫地所谓地相信、接纳,他不容易、感情上不容易,随便地接纳别人。因为从小在感情上被接纳的感情受到了压抑,所以不容易在感情上信赖。他不容易,因为这是一种人格障碍,情感障碍。
所以对什么事情他会用想的去了解。而不是用感情去经验。用想的去了解,感情则停留在自己的内心里。不轻易付出,也不轻易接纳。用想的去看,用想的去了解。所以逐渐地形成倾向于理解跟推测的学习跟认识的模式。而不轻易实践。因为什么?因为要有所保留。为什么学习会形成这种模式呢,情感受创的一种人格障碍。这不是学习可以改变的。他需要什么?他其实是需要心理调整,心理治疗。
另外一个模式呢。另外一个模式则相反。另外一个模式呢,可能在他的家庭里,在他的成长环境里,生活在一个,可能父母呢,对孩子比较宽容的环境。他要什么呢,父母基本上不会太多的限制。感受到的就是一种被接纳的环境,很容易就得到家人的接纳、家人的支持,所以在他感情的发展上呢,信赖和被信赖,接纳和被接纳他得到充分的落实。所以他不太会怀疑什么。容易相信,容易接受。
感觉不错,他就会跟他童年的经验连接在一起。好像跟亲近的家人、信赖的家人那个连接在一起,对的,就错不多就OK了。他很容易接纳、很容易相信所谓周边的人事物,然后呢感情也很丰富,很容易将感情掏出来,那么付诸行动,认真去做。那至于这社会环境是不是这样呢,嗯,嗯,错了再说,错了再说,即使错了呢,即使错了,他会向包容家人一样、包容亲人一样的接纳跟包容。这样的人他即使错了以后呢,他觉得,有些错也觉得没关系,有些错,没关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4 09:06: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法友一个多月时间的录入。

心理特质与修行倾向

如与录音不符之处,您自行更正啊。

可贵的历史考证,(从)世尊正觉,到达今年,时间应该是大约2445年。当然了,无论是南传,北传,对于这个时间各有所说。可是呢,具体的历史考证时间就是大约2445年,传说跟所谓史献考证本来就是会有问题呢。传说原本就会比较夸大。事实呢就会比较朴实的,也会比较,可能没有那么的光彩绚丽。
这两千多年来呢,佛教其实经历过很多的挑战。不论是佛教内部本身的问题,或者是外在的困境,无论如何,佛教都很辛苦地,很艰困地,也非常努力地传承到今天。
2445年过去了。静静地想一想,真是一段漫长的岁月。
我们在这个时代还能够有机会听闻到,学习到,再面见到世尊的教法,真的是像是奇迹一样,真的像是奇迹。这份近乎奇迹的可贵的因缘,绝对不是我们个人的福泽、我们个人的功德、或者所谓前辈子定好的,绝对不可能。这是许许多多的出家人、在家护法、还有直接与间接的社会善信大众,一起努力的成果。经由两千四百多年的努力、奉献、牺牲与付出。佛教才能传到今天。而佛陀的教法还能在今天重现。真要说一声,难以思议的因缘,可贵的人生的机遇。
在场的诸位法友,不论是出家法师,或者是在家护法、善信居士。许多人想,学法要得益,但是都会想我要学到正确的法。认为呢,是否能够学到得到正确的法,则决定我们是否能在佛法当中得到真实的利益。
可是,我们回头想一想。佛陀住世的时代,大家听的都是正法,是吧?又有多少人,在那样旷劫难逢的殊胜因缘底下,一样的,在解脱道路上,就这么错过去了。这是因为没有听闻到正法吗?应当不是,除了是否具备听闻正法的因缘以外,很大的一个因素则是在我们个人的态度,生殷重之心。殷重就是呢,殷殷慎重地看待。
诸位法友,我在佛门里面41年,其实,可能年纪也慢慢大了,在佛门里也久了,经验也多了。事实上有许多事情看的大概也就知道了。经验嘛,或者说一种人生与修行经验的体会吧。
许多呢,重视智觉的学人,这些学人多数比较理性,比较聪明,凭心讲也比较实事求是。他们对法的抉择上呢,多数比较善巧。因为比较聪明,也比较理性而务实、实际。所以在对法的抉择上比较能够精益求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些人多数是比较不迷信。在学法上比较不盲修瞎练。不管学的是不是正法,但是都比较会不随便轻信,会比较会仔细地推敲探究。但是,这样的学人呢,凭心讲,也有一份偏差,什么偏差呢?因为知道真相不容易发现,知道真相是不容易发现的,这些人因为比较聪慧,比较善巧。在生活上的经验上,实事上他也会发现,在这个社会上流传的信息,人言传来传去的事情,多数不大真实,多数是不大真实。所以,这些学人,多数是不轻易相信,他会不断地追究真相。不轻易相信,不轻易相信,习惯不断地追究,不轻易相信,所以不知不觉地,经年累月下来以后,慢慢地养成,慢慢地不知不觉地形成信任的障碍。形成一种内心信任障碍的模式。信任有障碍,对什么事情会存疑,即使不存疑,也会在投入上形成一种障碍。多会退一步,保留。那保留什么呢?老实说,保留什么呢?他就是担心自己会发生什么错误或损失。一种习以为常的担心,自己发生错误或者损失,即使他觉得这个应该对,他还是习惯退一步看。即使知道这个可能就是答案。但是他还是会习惯不断地问,不断地提出疑问,不断地提出各式各样的问题。一直问、一直问、一直问。他需要解答所有的疑问。在内心的情感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需要,需要解答一切疑问。一切问。
但是事实上,如果有两个这样的人,他们的疑问是完全不一样的。某甲与某乙可能都有这样的问题,但他们彼此的问题不会是一样。彼此都会一直问,由于这样的因素,很难真正地将自己放在自己目前所觉得可能是对的的道路上。他会站在路边看。但是却不会把自己放在那条道路上。但是他会站在路边看。然后,跟每个要走这条道路的人,会说,这条路大概是对的,他也会跟人家这么讲。这条路应该是对的。他也会这么讲。然后会跟走在那条路上的人讲,你这样走是可以的,他也会鼓励人。
但是,他就会在路边看,他会看什么呢?看这些人走了以后会发生什么事。然后他再继续提出疑问,然后想,这些疑问的答案是什么。所以佛门里面其实有许多这样——聪慧、理性、实事求是的学人,他不容易迷信,他也会不断地探究真相。也很有善根。但是修行的障碍是什么?修行的障碍就是,他习惯问问题,提疑问,找答案。提疑问,找答案。最后,他最大的问题就是,由于他不轻易真正地实践,所以他很难建立真正能够说服自己的信心。所以,他有信心,可是这个信心却不是经由实践所得,而是经由理解跟推测所得,理解与推测所得的信心。而不是实践而得到的信念。  
另外一种学人,则刚好相反,另外一种学人是很感性的,他感觉对的大概就可以了。在生活的经验里,他很重视体验。什么事情呢,他觉得应该不错,他就做了,这个好像觉得不错啊,恩,人家跟他讲,这个不错,那拿来吃了就直接吃了,也不怕中毒的。
那刚刚那种人,得拿过来先检验检验,不轻易送进嘴巴。先各式各样地经验。有什么成分,怎么制作,如何如何,检验的一塌糊涂,然后最后呢,再考虑考虑。再看看。
这样的人呢,他不然。恩,他觉得看起来颜色不错,闻起来气味不赖,然后只要看到有人在吃,他拿起来就吃了。很愿意相信,很愿意实践,很有行动力,行动澎湃,感情很热诚,碰的鼻青眼肿,也不后悔。他认为对的呢,哎,对了就好,不要跟我谈那么多,我做的好好的,不要跟我讲那么多。
这样的人呢,多数在行动当中找到自己内心的依靠。前面的那一类的修行人呢,在理解当中找到自己认知的依靠。后面这种人,则在行动当中找到感情的依靠。
一种则偏于,方向虽然不容易错,但是行动力不足。难以获得体验上的受用。另外一种呢,则体验非常的丰富。但是呢,常常是盲修瞎练,碰的头破血流。
诸位法友,其实佛门呢,这类的两种极端的学人呢其实是很普遍地看的到。那有人就会问,为什么会有这种两极差别呢?难道就不能折中吗?难道不能这两种特质都有吗?可以啊,可以有啊。
那你问,什么样的学人可以两种都有呢?师父给你们讲,你们仔细地听,这就是今天这堂课可贵的地方。
什么样的学人这两种特质他都能具备呢?你们注意听。什么样的学人这两种特质他都能具备呢?不是学习来的,这两种特质都具备的人,他不是靠学习来的。他得从改变本身的心理特质而来的。会形成这种两极偏差,其实不是学习上的偏差,是心理人格表现的偏差性,而不是学习的偏差。
什么意思呢?在人生成长的过程、人生经历的过程里,有一类的学人,在他的生活经验里。在他的感情信赖以及被接纳跟接纳别人的感情的发展受到压抑。我再说一遍,在人生的经验里,信赖的感情,信赖、接纳别人以及自己本身被接纳的感情的发展受到压抑,受到环境的压抑,这是从童年开始就会发生的事情。
这样的人呢,他会形成一种焦虑。这样的孩子,他就形成感情上的焦虑。为什么呢?在他的环境里经验到不太容易被接纳。可能呢,父母对待他态度有问题,或者他的环境有问题。他的感情呢,自己本身被接纳的感情的发展受到压抑和创伤,那么,当然呢,面对环境的时候,他就会比较没有安全感。他就不容易去接纳这个环境、接纳别人。所以在接纳环境、接纳别人的感情发展上同样的也受到了压抑。在这种情景底下呢,他就会逐渐地变成不容易相信别人。在感情上有了这个障碍,有了这个创伤,有了这个压抑。
那么处在这种环境底下的心理人格呢,他会因为缺乏安全感,形成一种焦虑的情绪现象。焦虑、不安。由于焦虑,不安,就会开始想,自己怎么办,生命会为自己找安全之路。就会常常去想,为什么会这样,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这种情感的,情绪的焦虑,会促成他不断地去思虑这种问题。所以这样的孩子呢,逐渐地会变成越来越细心。对周围的环境呢,他会不断地去问,为什么会这样?会去注意为什么会这样,然后呢,他会比较小心,比较谨慎,比较不容易随便地去就相信觉得没事,这样就对了,他会比较觉得有危机感。因为他焦虑,感情上的焦虑,对环境出自于一种怀疑,以及对环境的一种不确定性的一种想法、看法。那么会认真地探究,为什么会这样,该怎么办,怎么解决。
所以,其实这样的孩子其实多形成一种比较细心,比较敏感,比较完美主义。因为他没有安全感,他会不断地问为什么,然后找问题。很多细节的问题,细腻的问题,或者现在没有的问题,他就会设想到,他会变成比较小心。这样的孩子从小开始他就会有这样的倾向。所以就会变成比较聪明,或者比较善巧,比较机灵。那么再加上感情上呢,不容易那么浪漫地所谓地相信、接纳,他不容易、感情上不容易,随便地接纳别人。因为从小在感情上被接纳的感情受到了压抑,所以不容易在感情上信赖。他不容易,因为这是一种人格障碍,情感障碍。
所以对什么事情他会用想的去了解。而不是用感情去经验。用想的去了解,感情则停留在自己的内心里。不轻易付出,也不轻易接纳。用想的去看,用想的去了解。所以逐渐地形成倾向于理解跟推测的学习跟认识的模式。而不轻易实践。因为什么?因为要有所保留。为什么学习会形成这种模式呢,情感受创的一种人格障碍。这不是学习可以改变的。他需要什么?他其实是需要心理调整,心理治疗。
另外一个模式呢。另外一个模式则相反。另外一个模式呢,可能在他的家庭里,在他的成长环境里,生活在一个,可能父母呢,对孩子比较宽容的环境。他要什么呢,父母基本上不会太多的限制。感受到的就是一种被接纳的环境,很容易就得到家人的接纳、家人的支持,所以在他感情的发展上呢,信赖和被信赖,接纳和被接纳他得到充分的落实。所以他不太会怀疑什么。容易相信,容易接受。
感觉不错,他就会跟他童年的经验连接在一起。好像跟亲近的家人、信赖的家人那个连接在一起,对的,就错不多就OK了。他很容易接纳、很容易相信所谓周边的人事物,然后呢感情也很丰富,很容易将感情掏出来,那么付诸行动,认真去做。那至于这社会环境是不是这样呢,嗯,嗯,错了再说,错了再说,即使错了呢,即使错了,他会向包容家人一样、包容亲人一样的接纳跟包容。这样的人他即使错了以后呢,他觉得,有些错也觉得没关系,有些错,没关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4 09:10: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对什么事情他会用想的去了解。而不是用感情去经验。用想的去了解,感情则停留在自己的内心里。不轻易付出,也不轻易接纳。用想的去看,用想的去了解。所以逐渐地形成倾向于理解跟推测的学习跟认识的模式。而不轻易实践。因为什么?因为要有所保留。为什么学习会形成这种模式呢,情感受创的一种人格障碍。这不是学习可以改变的。他需要什么?他其实是需要心理调整,心理治疗。
另外一个模式呢。另外一个模式则相反。另外一个模式呢,可能在他的家庭里,在他的成长环境里,生活在一个,可能父母呢,对孩子比较宽容的环境。他要什么呢,父母基本上不会太多的限制。感受到的就是一种被接纳的环境,很容易就得到家人的接纳、家人的支持,所以在他感情的发展上呢,信赖和被信赖,接纳和被接纳他得到充分的落实。所以他不太会怀疑什么。容易相信,容易接受。
感觉不错,他就会跟他童年的经验连接在一起。好像跟亲近的家人、信赖的家人那个连接在一起,对的,就错不多就OK了。他很容易接纳、很容易相信所谓周边的人事物,然后呢感情也很丰富,很容易将感情掏出来,那么付诸行动,认真去做。那至于这社会环境是不是这样呢,嗯,嗯,错了再说,错了再说,即使错了呢,即使错了,他会向包容家人一样、包容亲人一样的接纳跟包容。这样的人他即使错了以后呢,他觉得,有些错也觉得没关系,有些错,没关系了,这个也可以了。这个也不错呀,典型的信型人。这个可以呀,没问题呀。有人说,这个是不对的,这个是有问题的,他说,是啦,有点问题啦,但是也很好啊,没关系啦,也不错啊。总之,你从他嘴巴听出来,感情很丰富。对什么不对的事情,他很能包容、他很能接受、他很能把他合理化掉。原因在哪里,原因是他是属于情感模式的。所以你要他改变呢也挺困难的。因为这是什么,这是一种人格模式。他不是学习的因缘不同,他是人格模式不同。
那么刚刚我们说的那一种情感受到压抑的,那个类型,他另外还有一种变型。我们刚刚说的那种,童年环境呢,比较受到压抑,那么这种人呢他还有另外一种变型。他是怎么回事呢?由于他在感情上受创,这样的人他呢一定很期待。他也很期待能够有一个所谓能够被接纳以及自己能够接纳的一种情感生活。内心里面,其实对感情,对一种彼此信赖的情感关系,其实内心是很渴望的。
那怎么样的这个渴望他会被诱因出来呢?什么样的经验,这样的人,他会从这种不容易轻易相信而转化成为他愿意相信呢。如果他在人生的成长过程里,他虽然有这种所谓的不容易相信的心理人格,可是在他年纪还不会太大,人生还不会太困苦的时候呢,他有接触到所谓正面的经验。正面的经验就是什么呢,他曾经接触到,他接触到一种所谓跟他成长背景不同的一种人际关系。这种新的人际关系,其实是一种很正向的一个人际关系。就是不会压抑他的感情、不会拒绝他,一种正向建设性的一种环境。而这样的人呢,他会从本身对情感的压抑的情况,在这样的良好的环境里,逐渐改变。改变成一种什么呢,他可以相信这个环境。而这样的人他可以变成另外的一种类型。
因为呢,他童年的遭遇呢,他可能对这样的感情呢,互相的接纳跟信赖,他是压抑又期待的,期待又是压抑的,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压抑跟期待,他有机会会碰到这样的一种环境。那么这样的期待可以落实和实现,他就会转变成为呢,他很珍惜人与人间的感情、珍惜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很重视人与人之间的这份信赖。他能信赖,他愿意信赖。可是由于他成长过程中又经历过一段不随便相信、不轻易相信的经历。所以这样的人他会变成,我们刚刚说的那种类型。他呢,不是个随便就相信人的人,可是他能相信人,可是他不会随便迷信跟相信。他会实事求是,他会什么事情他一样地很认真地追根究底。可是他不会变成不能相信人,他能相信。他只要在探究的过程里,觉得这是对的,他就会相信。他也一样跟刚刚我们说到的另外一个极端的人,感情极端的人一样,他能相信、他愿意相信,他可以相信,他也很能够投入,也很能够接纳,所以他就会形成两种折中的这样一种人。
所以呢,我们在学法上呢,一种是偏于理性,一种是偏于感性。另外一种理性跟感性统统兼顾的。其实这统统不是学来的,这个学,学不来,他所表现出来的是什么,他所表现出来是这个人成长过程的一个,姑且叫做痕迹,一个人成长、人生历程中的他经历的痕迹。这个经历痕迹反应出他的情感,他的环境,他的模式,他的人格的发展,这个是没有办法重复,这没有办法制造出来。这个教不出来的,没有办法教的,教不出来的。
那怎么样才可以这样呢?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
诸位朋友,如果你是刚刚说的第一种人,事事怀疑,你不容易投入。但是基本上你是善良的,那你怎么样才可以变成第三种人呢?你需要找到一个好环境。得找到一个好的生命的平台。然后呢,你愿意跳下去。诸位,那是一个所谓的废铁变成刚的一个跳跃。你是一个铁、生铁,杂质很多,底下是热热的、炼铁的火炉,你愿意跳下去,跳下去以后呢,才有办法去经历,所谓心理人格重新改变的人生的一个过程。那么得经历过一段时间,可能三年,可能五年。这种感情的人格重新改变。他不是教出来的,他必须在那个环境底下,全然地改变。他不能教,教不出来。
然后这块铁丢进去了以后是不是就会变成刚,也不一定。为什么呢?还要看这一块铁,他跳进去以后,他这块铁,是不是愿意全然的就是真的融入。如果肯,最后就会变成刚,流出来。他就会变成另外一种人,他就是什么呢?他就是,他能理性地看待,不盲从,聪慧,理性,实事求是,可是只要是对,他不会凡事一直疑问,而愿意对了就做。生命整个的投入。他不会凡事他都会疑问,他会完全地投入。他会完全变成一个另外类型的人。这就是生命的再造,这个不能用教的,是教不出来的。
那么另外一种感性的这样一类人呢,什么事都信,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信了再说,对的呢也做,不对的呢,感觉对也在那里瞎做。然后呢,错了以后呢,还会说,这个也没关系。这种感情过度泛滥的人呢,那怎么改变呢?他也需要一种环境。教没有用,你这个不安全,你这个不要太天真了,你这个怎么样,你再讲破了嘴,他也不会改变。他要怎么做,要在逆境中磨练。他得丢到逆境中,在逆境中呢,当他发生了事情之后,没有贵人,没有贵人,没有替他扛后续责任的人,这样的人,他就会逐渐地学会,世间不是这么的浪漫。他才会开始修正,从一种感情上呢面对人生的态度,变成呢需要用点智慧来看人生的真相。经过一段时间,一样是三年五年,经过淬炼以后,他就会自动修正。这个也是教不出来。这两种都要练出来的,都教不出来,练出来的,那要怎么练,跳进生活里面练。都是跳进生活里面去练。要不然,没办法。
诸位法友,你说修行是什么?修行不是推敲而得,修行是什么,修行是你得把知道的变成你的经验,得把知道的变成经验。修行没有其他的方式,修行肯定不是教出来的,修行肯定是练出来的。在经验当中练出来。
任何一个人会讲,可是他缺乏这种所谓两种不同的经验,练不出来。
诸位法友,所以呢,偏向于理性,与偏向于感性,其实都是一种人格特质的表现。他不是因为没有碰到好的师父,他也不是因为所谓学的法门的不同,许多念佛的人,他一样很认真地在研究经论呢,对不对?不是所有念佛的人都不研究经论。那你说南传的人都很有智慧,不见的吧,你到南传去看看,多少的人迷信的不得了,迷信的程度一点也不比北传的逊色。你自己去亲自去看看。
为什么我今天晚上讲这堂课呢。修行的道场是在五蕴、六处入触,十二因缘说的就是身心的缘起。我们今天一直在讲十二因缘。十二因缘讲的就是身心的缘起。实修的所在就是在这个身心。因此呢,修行不是在文字推敲,修行也不是在外在的信仰的追寻。
修行在哪?修行在当前身心的度越,对当前身心的了知跟度越。不管你多大年纪。师父刚刚说的那个问题,绝对不是说,师父,我七老八十了,应该没这个问题吧。错了。七老八十才问题才更严重。从小心理人格的偏差,经年累月没有调整,其实到了五六十岁,六七十岁以后,他很固化,很难改。
所有诸位法友,师父今天只是指出这个问题,让大家注意,那修行呢,修行就是在这个身心。离开这个身心,没啥修行的地方了。没啥地方修行了,修行就在这个身心了。所以,道路在哪里。道路就在这个身心之道,禅修呢?禅修就是修这个,禅观在此,度越在此,息苦在此,解脱也在哪里?也在此。
许多人修行呢,是匆匆的出家,这是容易信赖型的。啊,对的,那个师父说,剃了就好,马上没多久就剃了光头了。他是很容易说出就出的,就说,他是很有信仰的,轰轰烈烈的。那,弄不对呢?弄不对,那边走边整对,是不是?中途再慢慢修慢慢修的。这也是一条道路啊,
另外的一种人呢,好像打了雷,打了三天的雷就没有下一滴雨。他问很多。你说这样的人没有在修行,不,这样的也在修行。他用什么修行,他用想法修行。他也会赞叹这条路是对的,他会说,善啊,善啊,然后走到人,他也会鼓励,你走的对的,要认真,要认真怎么样,但是他又会站在路边看。那原因在哪里?原因呢,有时候你问他,他自己也说不出来。说不出来,原因在哪里?原因在障碍,心理障碍。所以,这两种修行者都需要什么?都需要练,练了以后就变成刚了。
你说盲信者,这个的确是不好,但就是因为他盲信,他会开始吃苦头。因为盲信,所有他会吃苦头。等他吃了很多苦头以后,他就不会盲信了,他就会做出修正。至于他是不是会找到正法呢,则要看他会不会碰到好的善知识。
另外一种呢,另外一种不盲信的人。他是凡事必问,问必追究,必追究一定追究到底。那追究到底还是继续在问。这一类的人,他呢,他有一天也会熬不住。因为什么呢?很简单,诸位法友,一直问个不停,他不会解决内在的问题。诸位仔细听,当一个人,他很好学,他事情呢,凡事很务实地一直追根究底地问。本来问,了解清楚,他就是想要确定可信、可行、可以依靠。所以他才会一直问、一直追究到底。所有他靠探究的方式来寻找他内在的安全感,来寻找他内在感情的依靠。因为他就是不容易信赖嘛,所有他必须这样不断地问、不断地追究。可是,当他在这个问的过程当里,他本来就是为了息止内在的焦虑、获得内在的平安。可是他当他一直问,一直问,一直到最后,还是没有让自己实际走下去的时候呢,他这一份的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4 09:12: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一种呢,另外一种不盲信的人。他是凡事必问,问必追究,必追究一定追究到底。那追究到底还是继续在问。这一类的人,他呢,他有一天也会熬不住。因为什么呢?很简单,诸位法友,一直问个不停,他不会解决内在的问题。诸位仔细听,当一个人,他很好学,他事情呢,凡事很务实地一直追根究底地问。本来问,了解清楚,他就是想要确定可信、可行、可以依靠。所以他才会一直问、一直追究到底。所有他靠探究的方式来寻找他内在的安全感,来寻找他内在感情的依靠。因为他就是不容易信赖嘛,所有他必须这样不断地问、不断地追究。可是,当他在这个问的过程当里,他本来就是为了息止内在的焦虑、获得内在的平安。可是他当他一直问,一直问,一直到最后,还是没有让自己实际走下去的时候呢,他这一份的焦虑是不会止息的。追究、探究,本来就是为了让内心平安。结果呢,不断地探究而没有走上去的结果,内心不会得到平安,反而会增加焦虑。而这种情形呢,他有一个极限,身心的负荷有他的一个极限。除非是醉生梦死。要不然,一定自己、当事者自己一定会感受得到,他有一个极限,到了一个他受不了的时候,他就一定会想办法找出路,因为呢,走不下去了。到了某一个阶段,他一定会改变,因为呢,他一定会走不下去。不断地问,就是为了要获得平安,可是平安不会只靠问就得到平安。到最后必须怎么样,亲身体验。
所以,诸位法友,如果你的情形有师父刚刚说的诸如此类的问题。那自己该怎么办,自己就应该要知道了。这条路不能依靠别人,没有善知识能够教你,然后你就可以改变。最多只能告诉你问题的因缘,然后告诉你解决问题的因缘从哪里下手。这叫做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
只能点明你,让你明白。但是要度越呢,得靠谁?得靠你愿不愿意跳下那个火炉,只要你愿意跳下去,就有重生的机会。但没有决定,有重生的机会。但是如果不跳下去呢,肯定没机会。肯定没有机会。为什么呢?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
学法的人要将佛法用在哪里,用在本身身心的内照觉明,而不能只是停、看、听。最后还是得内照觉明。然后呢,付诸实践。
我们常常讲知行合一,其实不大容易。他不是完全靠教的而已,他还得要有相当的所谓身心人格的基础,要不然还真不容易。但是也有些人,没有所谓两极的那么明显。他只是好像有一点这样,有一点那样。而没有两极的那么明显。那像这样的人呢,该怎么办呢?他没有两极的那么明显,他只是约略有一些而已。这还算好一点的。那这样的人呢,善知识对他,以及一个所谓的良好的修学环境,对这样的人就很有用了。因为什么呢,因为他不至于那么极端。那么只要有善知识,有良好的环境,因为,他自己就会调整。那这样善知识跟环境对这样的人就会有用。相当的有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4 09:15: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理人格的不健康,在众多学子身上,经常会发现。
        这从小心理人格的偏差,经年累月没有调整,其实到了五六十岁,六七十岁以后,他很固化,很难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1 21: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kpjyj 于 2017-9-21 21:19 编辑

       生活本身很实际,人们在现实人生中,必须面对许多的困难,以及遭遇困难时不知如何解决的痛苦,因此人类努力的想找出一条路,可以同时处理问题,以及获得内在平安。

    人类历史的发展上,思想籍着宗教,逐步演化出:崇尚一切“本自有之”的观点、一切唯空之思想,万物唯神造的信仰以及诸法唯心识所变现的理解。走上了一条为近代科学方法不同的认知,来面对现实与解决问题。

    如,从现实或是从宗教性看待轮回的不同角度,影响到的是解决问题的意愿与能力。

    人们面对人生处境不知如何是好时,内心感到彷徨纠结,往往就会出现将问题与现实作切割的运作模式,也就是将问题推离现在,寄望于不可知的他方、他处、他时,或是轮回。然而,这终究属于精神性的处理方法,无法务实于现实生活。

    事实上,生活与轮回的交集,就在现前、现实、生活的身心表现及经验上,呈现出迷惑、妄见、贪爱与苦的轮回。那么对于生活中的轮回,我们又该当如何自处呢?
    佛陀智觉的缘起论,在当前人生与身心中,开展生活,解脱于苦。而现今的佛教之所以会趋向厌世的学习心态,肇因于《舍利弗阿毘昙论》揉杂异道思想并且系统性的变造经典,逐渐改变了佛陀原务实的思想!

    不要从“结局”来看待现在的经验,而是从“过程”来看待,才不致得意忘形或是身陷绝境,人生碰到好的经验,不耽溺于喜悦的心情,而是要了解何因何缘,努力耕耘现在;遇到了困难,难过无济于事,而是要探寻眼前的因缘,付诸行动改善。人生最可贵的不是稳定的生活,稳定是不可求的,唯有不停地调整,才能让现前妥善。

     (摘录于随佛法师《佛陀真法之全貌与实用》系列讲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20 07:35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