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查看: 156|回复: 0

[【法义探究】] 再次讨论佛教中“无我”指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3 15: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使用法大体分为三类:
一、  作为人称反身代词;
二、  作为个人(包括肉体和精神)的实体存在;
三、  作为超越或主宰个人的绝对实体存在或形而上学存在;
前两类使用法可以译作自己或自我(self),只有第三类使用法,既可以译作自我,也可以译作灵魂(soul)
(引用自《佛陀和原始佛教思想》郭良鋆 209页)
————————————————————————————
“追溯佛教愿意”有一个观点是
这个词并非指第一人称,而是一个婆罗门教非常关键的专有名词,梵文原词是ātman,巴利文atta就是来自于这个词。它的意思就是指最高本体,与梵Brahmā是同一个意思的不同表述。
事实上在阿含翻译时代也不是都把那个词译成的,就在上面给出的那段亦非神我自性译文,阿含版中则是亦非神。这也清晰地可以看出当时的翻译时代是了解这个词的含义的。译作神的,个人以为今天可以二次译作神我自性,而作我的,则可为真我自性。
首先确定一点,atta并非像“追溯佛教原意”所说那样只是指最高本体,并且要一概翻译为“神我自性”,“真我自性”。
比如:attā hi attano nātho ko hi nātho paro siyā.
     “自己是自己的保护者,别人谁能成为保护者”《法句经160偈》
attadīpāviharatha  attasaraā  anaññāsrarā, dhammadīpādhammasaraā anaññāsrarā
(以自己为岛屿而安住,以自己为庇护,不以别人为庇护《长部 16经》)
这两个例子说明,atta这个词在巴利三藏中,并不是佛陀只是为了反对婆罗门最高本体而单纯沿用的词汇,也不是与“第一人称”一点关系没有,至少,在第一人称的反身代词,在实际生活与日常用语的角度,佛陀会使用的。
这两个句子如果不译为“自己”,而译为“神我”显然很可笑:“神我是神我的保护者”“以神我的岛屿、以神我为庇护”
另外,根据 SN.1.25 阿罗汉使用第一人称时,只是以惯用语的角度来说。
 「對已捨斷慢者沒有繫縛,一切慢的繫縛都被破壞, 善慧者他已超越了思量,他也會說:『我說』,他也會說:『他們對我說』,善知世間上的名稱後,他會只以慣用語的程度說。
He still might say, 'Ispeak,' <32>
He might say too, 'They speak to me.'
Skilful, knowing the world's parlance,
He uses such terms as mere expressions."~
1
49 Voharamattena so vohareyya. Spk: "Although arahants have abandoned talk thatimplies belief in a self, they do notviolate conventional discourse by saying,'The aggregateseat, the aggregates sit, the aggregates' bowl, theaggregatesrrobe'; for no one would understand them."
综上所述,atta 或者 anatta 这两个词汇,并非与第一人称一点关系没有,解脱者或在习惯用语上,使用第一人称,却不会因之而有慢与结缚。

二、作为个人(包括肉体和精神)的实体存在;
对于这种用法,佛陀是明确反对有一个“个人的实体”存在。这里的“我”只是虚有其名而无其实际对应物。
“冒冒”引用“朱倍贤教授”的一篇文章中有这一段文字:
公元前最后两世纪,印度西北方一系列的希腊王国(大约在当今的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所传出的希腊哲学,对当时「部派佛教」产生影响。其中的遗绪,就是「关系还原论」(mereological reductionism):由条件组合起来的事物,徒具标签;「马车」是由更基础的零件所组成,所以「马车」不具有离开了零件以外的实体。这种哲学上对「事物本体」的辩证、解析,不是原始佛经所解说的「非我」。

有名的《弥兰王所问经》(Milinda-Pa&ntilde;hā)就是这样「希腊哲学化的佛教」的一个例子。该篇作品是佛陀入灭之后三百年在古称大夏,即当今的阿富汗国界内所编写的。在此之前,亚历山大大帝(公元前356-323),曾经征服过此地。有好几位希腊后裔统御着这个地区。在此地流传的佛法,多有希腊哲学的痕迹。《弥兰王所问经》里面所讨论的「无我」议题,基本上都是以解析原子论的角度来看待「无我」。根据这种角度,所谓的「个人」,不过是很多细微的原子、条件所组成,所以这个「个人」终究是没有实体的,只空挂着「个人」这个名称、标签。该经以战车、马车的比喻来解释「无我」:马车是由很多零件所组成,有轮子、车身、马跗。实际上,马车是不可得的,它只是概念加诸在一堆零件上面,当零件以某种方式凑合起来时,我们称它为「马车」;所以同样地,当一个人的五蕴结合起来时,我们称为「我」、「自我」、「一个人」。然而,佛陀所讲的「非我」的议题,并不是「解析原子论」或「关系还原论」。
朱教授的这个观点,看似非常新颖,也有理有据,实则偏离南传主流的观点:
观点很明确,所谓的众生、人,只是五蕴而已,所谓的“我”,只是个人所臆想出来的,没有实际对应物的东西。
朱教授说这种“非我”的观点在公元前最后两世纪受希腊哲学影响,并举了一个《弥兰王所问经》例子。
《弥兰王所问经》的确是后期经典,但是,这里的“马车”的比喻,在原始经典中就存在。SN.5.10
「為何你臆想『眾生』呢?魔!那是你的惡見嗎?
 這是單純的諸行堆積,這裡沒有眾生被發現。
 如同各部分的集起,像這樣,有車子之語,
 同樣的,當有了諸蘊,則有『眾生』的認定。
 只有苦的生成,苦的存續與消失,
 沒有除了苦的生成之外的,沒有除了苦的被滅之外的了。」
“Ki nu sattotipaccesi, māra diṭṭhigata nu te;
   Suddhasakhārapuñjoya, nayidha sattupalabbhati.
   “Yathā hi agasambhārā, hoti saddo ratho iti;
   Eva khandhesu santesu, hoti sattoti sammuti.
   “Dukkhameva hi sambhoti, dukkha tiṭṭhativeti ca;
   Nāññatra dukkhā sambhoti, nāñña dukkhānirujjhatī”ti.
这个源自于相应部的经典,以“马车ratha”来喻众生,例子很明确。

三、作为超越或主宰个人的绝对实体存在或形而上学存在;
这三种用法,就是指所谓的灵魂。佛陀也是明确反对“灵魂”存在的。很多人不能接受,是因为有一个疑惑在影响他们:
“若无灵魂,谁在轮回?”
“若无灵魂,谁在解脱?”
非得找出一个可以轮回的不变的东西来,有的人说是“识”在轮回,经典中提到的“结生识”“意生身”,这就是轮回的主体。
对于这个疑惑,佛陀给出的解释是“十二缘起”,十二缘起贯穿三世。我也很纳闷很多人陷入这种疑惑中出不来,从来没有永恒不变的“识”,这东西异生异灭,并且与名色相依,佛经中不是有三芦俱立的比喻吗?
真是不明白,有的人怎么能臆想出不依赖于任何因缘独立的“识”出来。
如上很多内容,选自《佛陀和原始佛教思想》郭良鋆。
在这本书中第209页,有一句话,我原文摘抄下来:
综观巴利语三藏,佛陀从不涉及奥义书哲学中的“梵”的概念
我认为,是佛陀“发现了法”,而不是佛陀为了反对某一个特定观点和“创造了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2-13 09:52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