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查看: 50|回复: 1

[讨论] 大航法师:给福严佛学院校友会的一封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0 17: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諸位法師·同學:

大家一切吉祥。首先,請原諒我不得不以此方式向諸位法師傳達自己的一些想法,其中原因想必諸位法師也都能略知一二。

約二個多月前,會長會常法師來電邀請我到校友會演講,並告知因為許多人想知道自己面對生死的經驗與心得。既然如此,心想:生死是每個人必然要面臨的現實,而其中的煩惱與身心苦是最容易體現修行的現實。因此將演講訂題為:﹤從四聖諦談修行的現實﹥。

這本是極單純的事,卻在不久後,有居士告知我,昭慧法師等人得知校友會邀請我演講,極為不滿,於其Facebook上大肆批評。得知後,因擔心校友會執事者會為難,便主動與會長連繫,此時會長尚不知昭慧法師反彈之事,我告之若有為難之處,我赴不赴會皆可,不需顧慮我。

數日後,會長等人來金剛寺,提到他們曾商議,不應受少數外面壓力而輕易終止先前多數人已決議的事,縱然個人有不同思想的信仰,但此次演講主題單純,不該因之中停,因此決定續辦,然談話中也提到擔心當日會有人攪亂會場。非常敬佩諸位法師秉公而為的做事態度,然當場我便做下不赴會的決定。因為實不忍心,讓校友會執事法師因我受種種不堪入耳的辱罵。

這封信除了想說明為何不去校友會演講的理由外,也想釐清有關於近來的一些爭議的原委。近來網路上有諸多對我的批評與攻擊,本想事情過一陣子就會好了,許多法師也建議不要做任何回應,以免給好事者做文章的題材。然而事情演變至今,網路流言越來越偏離事實,並進行人身詆毀,也激起更多忿恨與對立。諸如一篇〈戳穿大航法师“为讲《楞严经》而不死”的谎言〉此文是根據我在廈門閩南佛學院的一場演講寫出來的。當時演講題目是:<談如何面對解行分離的修行困境>。主旨是談生命生死的現實、佛法不離現實的真實意義,以及「解」「行」分離的修行虛謬。然而該文完全刻意扭曲演講的原意,加以汙衊。由於此文流遍網路,便激起曾於現場聽講的法師甚為不滿,便寫了一篇〈驳《戳穿大航法师“为讲《楞严经》而不死”的谎言》〉加以反駁。

所謂真理越辯越明,為了捍衛自己的信念,難免憤慨不平,相互批評,這也是情理中事,不須引以爲意。但若淪於非理性攻訐,失去了原初法義辯正的焦點,則不得不要加以釐清,方能回歸正題,減少不必要的紛爭。這也是寫此信的另一用意。

此信不奢求福嚴校友們的認同,只是因為在網路時代,個人言行都有可能經由網路快速流傳開來,所產生的好壞善惡影響都很難再收回來。在此之所以說明自己的心跡,只希望若有人要批判于我,亦能先了解我的真實想法與堅持,方能做出相應的批判,各人也都能以合理、負責任的態度去堅持自己的信念。

我想主要的爭議處就在於我與導師大乘思想的立場不同。在談此爭議點之前,或許應先知道我與福嚴的關係始末。與福嚴結緣始於在日本與導師弟子厚觀法師的結識。留日返台後,本擬暫住慧日講堂一陣子後,便找個地方靜修。然此時正逢福嚴由女眾學院改為男眾之際,亟需男眾法師,前院長真華長老特意親自來慧日講堂邀我到福嚴授課,見長老如此用心,不敢違逆,便答應先教學一年。後又因學院缺少訓導主任,故於翌年受請擔任主任之職。該屆畢業後,本已決定隨真華院長、慧天教務主任兩位老法師一齊離開福嚴。只是那時厚觀法師的博士課程尚未完成,此時若學院三長同時走,必使福嚴師長空虛,難以為繼。在此背景下,接受僧團的決議,接下了院長的職務。

在進入福嚴之前,我教理主學天台,行門則是依念佛,有關導師思想則少有接觸。導師思想龐大,對導師思想的了解也是逐年漸漸深入的。關於導師的大乘思想,枝末且不談,茲簡單列出幾點大家耳熟能詳,且最為爭議的幾點,方便了解諍論的核心處,以資做正確的評斷:

1、關於大乘經。導師在《以佛法研究佛法》中說:「大乘經非釋迦佛親說。」又說:「大乘經中的人物敘述時地因緣是不必把它看為史實的。」

2、關於文殊普賢菩薩真實性。導師於《佛教史地考論》中說:「梵王與帝釋也綜合了舍利弗與目犍連的德性,融鑄成文殊與普賢二大士。」

3、關於淨土思想。導師在《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中說:「淨土思想的又一來源,是天。佛教所說的天,是繼承印度神教,而作進一步的發展」;另在《淨土與禪》則說:「仔細研究起來,阿彌陀佛與太陽是有關係的。印度的婆羅門教,有以太陽為崇拜對象的。佛法雖本無此說,然在大乘普應眾機的過程中,太陽崇拜的思想,也就方便的含攝到阿彌陀中。」

導師的這些思想徹底顛覆了我一路已來的大乘信仰,隨著我在福嚴所擔當的角色與授課,越來越了解導師的思想,內心的矛盾衝突便也越來越加劇了。我實在無法在帶領學院進行例行的佛三時,卻又接受阿彌陀佛是太陽神的思想;也無法在學院的大殿中面對文殊、普賢菩薩時,卻要認為兩位菩薩非真實存在;也無法在告誡學生勿毀謗大乘經的同時,自己卻認為大乘經非佛說。

尤其是擔任院長時,更是常陷於內心的矛盾,在導師所創的學院擔任一院之長,既要忠實於自己的信念,卻又要不讓學生落入思想衝突。因此,那時已下決心,院長卸任後必定要離開福嚴。這就是為什麼之後雖被僧團選為慧日講堂住持,也予以堅辭。乃至導師過世時,僧團提前開會要我擔任慧日住持,我亦堅拒。其中緣由不外是不讓自己再度陷入職責與信念的矛盾衝突中。

導師未曾說「大乘非佛說」這句話,但導師卻否定大乘經是佛親說的真實性,問題就在此,若不承認大乘經的真實性,大乘不共法應築基在哪個基礎上?只能從《阿含經》去推論?然而排除了大乘經,在所謂的「根本佛教」《阿含經》裡,根本無法找到極樂淨土信仰、琉璃淨土信仰、法華信仰、華嚴信仰---乃至文殊、普賢、地藏、觀音等信仰的根據。這些信仰都是建立在大乘經佛說的神聖性的基石上,一旦它的真實性被質疑了,我們過去的信仰傳承也必然動搖,漢傳佛教的立足點不復穩固,這樣的思想顛覆是何其大啊!影響所及,動搖了多少人的大乘信心。這其實也是許多人受此思想影響後,捨大乘而轉修學南傳佛教的原因之一。

這不是杞人憂天,或是假設性問題,這是不斷發生在周遭的事實。前些日,在馬來西亞弘法時,便有人於問答中提到,他原本念佛,因有人向他說沒有阿彌陀佛,因此他改修其他法門,如今他又轉回來念佛,只是已經無法像以往那樣攝心專注了,問該如何是好?另有一位在寺院負責法務的居士私下提到,他們要辦一場誦經持咒的共修法會(像似大悲法會),卻被質疑:「又不是真實經典,為什麼要誦?」對方提出許多理由,他不會回答,不知如何是好?類似的情形,相信許多接觸基層信仰的法師們也多曾遇到過吧!

我曾為福嚴院長的這個身份,常被問到:「你曾為福嚴院長,為什與導師思想不一致,還一直鼓勵人家求生淨土?西方淨土不是不存在嗎?」而相反的,也經常被修持淨土法門的人問道:「為什麼導師會否定阿彌陀佛?導師不是肯定龍樹菩薩嗎?可是龍樹菩薩明明肯定阿彌陀佛啊!難道古往今來多少祖師大德往生都是假的?」這樣的問題都只允許我選擇一邊,因為阿彌陀佛存不存在的問題,只能回答存在或不存在,沒有模稜兩可的空間。選擇「存在」,則否定了導師;選擇「不存在」,則否定了自己信仰的根基。這不是單純的學術問題,學術立場的不同選擇,比較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安身立命。這是信仰與實踐的問題,相信彌陀存在,便能一心修持此法門;若連彌陀的存在都質疑,那麼要如何做到「至心信樂」、「一心不亂」?若是如此,恐怕無論怎麼努力修持也是枉然吧。

或許有人會說:「你大航並沒有全面了解導師的思想。」我絕不敢誇言對導師的思想有全面的掌握。然而有沒有全面了解導師的思想,並不影響基本的判斷。正如前面所說,導師認為淨土思想源自印度神教,這是徹底否定求生淨土的價值與意義,這並不需去了解導師的其他思想,就能判斷的吧!

導師的思想已是佛教學術界的主流思想,越在學術界或在佛學院高級學習層裡,否定大乘經是佛親說,質疑其神聖性的人就越多。今日不是我刻意要去否定導師思想,而是要守護被導師否定的原初大乘信仰。我只是一個才疏慧溎罘鹎笊鷾Q土的行人,豈敢一人去挑戰導師的權威,之所以能無畏懼的站出來說出自己的想法,因為我自信是依著我所信受的大乘經而說的;我對「大乘經是佛親說」的堅持,也是秉著龍樹、無著、世親、馬鳴---、蕅益、蓮池、憨山、虛雲、太虛、印光、弘一、慈航等等大德們同樣的信仰。

因此,恕我實在無法為了認同導師一人思想而放棄自己一生追求的信仰,如果因這個信念的堅持而被批評是「欺師滅祖」、「偽弟子」、「偽學生」,我皆能坦然接受,不會有任何怨言。

對於信仰導師思想者而言,我對導師思想的不認同,必定會讓您不悅;但對與我持同樣信仰的人而言,面對導師否定淨土等大乘思想,也是一樣會感到痛心。因此,不求大家的認同,只求能以「同理心」了解我不得不為的心情。

我深知,若我的思想違背了大乘正義,壞人菩提心,斷人善根,其罪過是何等的大;反之亦然。因此,在寫這封信時,數度於佛前祈求加持,我是薄地凡夫,福慧俱湥m秉著對大乘佛法的一點信心,卻不能隨應一切根機,皆令歡喜入佛知見,祈請諸佛菩薩龍天護法慈悲攝受,愍我愚眨瑴p我過失,增我功德,普利有緣,同歸大乘。

在福嚴教學有九年之久,此緣分不可謂不深。今見許多同學已經弘化一方,為佛法住持世間而盡力,這是最令人歡喜的事。如今,不管彼此是否有不同的信仰,在此由衷的祝願所有人

身心吉祥  福慧增上
菩提不退  共成佛道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7: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袖沁风(2202997) 10:39:31
我勒个操,谁说阿弥陀佛是太阳神的神话?又拿印顺法师开涮。说这个话的人,我认为他们是文盲。印顺法师只是说信仰的形成,有一个现实的过程。众生只能从现实中的东西去比附比拟而产生类似的信仰。太阳信仰是现实存在的,新的信仰建立,附会和利用原有的信仰,这有什么不当呢?密宗利用的就是印度教密宗而产生的佛教形态,但其内涵变了,你不能说信仰佛教密宗,就等于信仰印度教的密宗。
印顺法师的原文并没有这种意思,认真看他的那段文字,思考其内涵就知道不是。大家都知道,印顺法师是注重佛教在现实社会的流变层面,去研判佛教的。
岭云关雪(376244704) 10:47:13
《观经》日观水观和地观前的大水结冰观都是假观,借娑婆众生熟悉的事物来作观,观成后,相似得净土光明相和清净相。这个日——太阳,跟太阳神没关系,即使从信仰流变的角度出发,世尊也没有把众生根识前所见的太阳与外道太阳神信仰联系起来。考证也不能胡乱联想捕风捉影吧。本群中蒙特想做考证,可惜印顺圆寂了,不能收他作弟子。
两袖沁风(2202997) 11:26:02
“在梵语amita的后面,附加a^bha─amita^bha,译义即成无量光。无量光,是阿弥陀佛的一名。仔细研究起来,阿弥陀佛与太阳,是有关系的。印度的婆罗门教,有以太阳为崇拜对象的。佛法虽本无此说,然在大乘普应众机的过程中,太阳崇拜的思想,也就方便的含摄到阿弥陀中。”这是印顺法师的原文,大家来看看,这段话哪里说了,阿弥陀佛是太阳神信仰?
“方便含摄到阿弥陀中”,指的是把他们的信仰摄入我弥陀信仰中来,岂能说成,弥陀信仰就是太阳神信仰?
“在印度,落日作为光明的归宿、依处看。太阳落山,不是没有了,而是一切的光明,归藏于此。明天的太阳东升,即是依此为本而显现的。佛法说涅盘为空寂、为寂灭、为本不生;于空寂、寂静、无生中,起无边化用。佛法是以寂灭为本性的;落日也是这样,是光明藏,是一切光明的究极所依。二、『无量寿佛经』(即『大阿弥陀经』)说:礼敬阿弥陀佛,应当「向落日处」。所以、阿弥陀佛,不但是西方,而特别重视西方的落日。说得明白些,这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摄取太阳崇拜的思想,于一切──无量佛中,引出无量光的佛名。”这段话,他们掐头掐尾,断章取义,大家看看,这里有表达阿弥陀佛,就是太阳崇拜吗?如果这些话都理解成印顺说阿弥陀佛就是太阳崇拜,那佛教有一本经,讲外道拜八方,佛陀说我们也有拜八方,那岂不是可以说佛教也等同外道?
岭云关雪(376244704) 12:06:44
太阳是依他起性,根识前就有且共见,用不着加上外道的太阳神信仰这种遍计执。学了多年唯识,怎么不知道用?东拉西扯乱联系,不是增益众生的遍计执了吗?造论一定要严谨,不要猜测。不加上太阳神信仰,只取依他起性的太阳这个事相上的光明法相,就可以起观。搞那么复杂干吗?难道太阳是在太阳神信仰之后才出现的?
印顺老儿狡猾狡猾的,经常不断然明说,总是东拉西扯暗示佛法是从某外道演化而来,它们之间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这里面的核心实质是:都以事相上的太阳为依他起,外道遍计执增益为神话;世尊不过以众生习见之事为方便引出净土罢了。外道太阳神崇拜的遍计执部分从来就没有成为世尊净土教法的增上缘。 袖子护印顺的意思是:演化就说明净土并不是太阳神崇拜,因为已经演化了,外道处于被含摄地位,佛教是在外道思想上的发展。这种辩解是无效的。你还不是你父母呢,但不正是遗传自父母吗?它们之间的差别就不是质的差别。如果佛教从外道演化,它就是外道,只是可以取一个好听的名称:外道发展的高级阶段。
钻进这个思路,就出不来了。佛的无师智、自然智、无等无伦最上胜智,是过去三大阿僧祇劫久修六度万行的等流果,并不是从外道那里继承过来的。不了达这一点,就会把佛陀看成一个普通的人类教育家。包括印顺在内的许多学人,乱解缘起,不但不符合大乘以万行因花庄严一乘佛果的甚深缘起,甚至也不符合小乘四圣谛,把集谛当成了道谛,怎么可能产生灭谛的果?外道信仰和修法是集谛,不离三苦的自性,怎么可能成为内道寂灭烦恼的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20 07:35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