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xinfuzhi

各位师兄师姐,您喝酒,吸烟吗,您是怎么看待佛子吸烟喝酒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30 21: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敲爻歌直解序

《敲爻歌》乃吕祖丹经中了命了性,有次有序,彻始彻终之口诀,非同其余诗词论说仅言大略也,盖此歌系吕祖成道以后所作,就其自已经历工程、火候、次序,细示于人耳。世之注疏者,多无真传,或以闺丹解,或以炉火解,或以搬运解,皆不合乎性命正理。间有以正理解者,而又不分次序;间有强分次序者,而又不破取象,各凭臆见,自分枝叶,独惑人心,无益有损,将祖师当年一片普度之慈心,置于无用之地矣。余自幼慕道,即常读此歌,取诸家解说,细阅参看,疑为闺丹,又似炉火,疑为炉火,又似般运,忽此忽彼,或信或疑,究无定见,及得龛谷老师之旨,始知非闺丹,非炉火,非搬运,乃无上至真之妙道也。后遇仙留丈人,而于前后次序,药物分数,方能豁然贯通,因叹诸家注疏者,皆是以鸟为鸾,指鹿为马,不是解圣道,实是毁圣道;不是阐圣道,实是乱圣道,久欲解释,不敢下笔,数十年来求其佳解,终不可得。爰于嘉庆六年,沐浴焚香,诚心告命,逐节细释,前者前之,后者后之,句句落实,字字归真,还丹、金丹、神丹三丹,各分交界;初乘、中乘、上乘三乘,各别阶梯。至于龙虎铅汞、朱砂水银、婴儿姹女、金花仙物、黄婆土釜等等法象异名,尽皆破解,剥核见仁,为大众一一直说,绝无隐匿,使阅者过目了然,庶不为窃取圣道者之所误矣,此余之本心,亦祖师之本心。注成之后,名之曰《敲爻歌直解》,特以直解其歌中所蕴之义耳。

时大清嘉庆六年岁次辛酉冬至日悟元子自序于自在窝中。

敲爻歌直解

纯阳帝君吕祖著悟元子刘一明解

汉终唐国飘篷客,所以敲爻不可测。纵横逆顺没遮栏,静则无为动是色。

祖师姓吕名岩,字洞宾,号纯阳子,原籍山西蒲州蒲坂人,即今陕西蒲城县也。生于大唐天宝十四年,四月十四日巳时,以科举授江州德化县县令。游庐山,遇正阳帝君,因黄梁梦大觉,得金丹火符真诀,修炼成道。道成之后,不敢自秘天宝,遂作此歌,备述自己经历药物火候,真履实践功夫,以引后学。非同未成道以前拟议之语。故此歌始终以身体力行者示人也。飘篷者,行舟之风篷。风篷之为物,乘风推舟。舟行水上,东西南北,绝无阻挡。修真得诀,如舟之有风篷也。得诀行道,曲直应物,潜跃随心,无往不利,如舟行水上,借篷飘之力,绝无阻挡也。因其无阻无挡,故修真之客为飘篷之客。爻者,卦之爻。一卦六爻,有刚柔之位,有前后之象;有刚柔即有变化,有前后即有进退。飘篷客可刚则刚,可柔则柔,可前则前,可后则后,亦如敲爻而行,变化随时,进退无常,故行藏虚实,人不可测。不可测者,天关在手,地轴由心,纵横逆顺没遮欄,静则无为动是色也。静无为者,寂然不动也;动是色者,感而遂通也。色非女色,亦非一切有形有象之色,乃妙有之色。寂然不动者真空也,感而遂通者妙有也。真空妙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常静常应,常应常静,造化不能拘,万物不能移,此其所以为飘篷客,此其所以不可测也。

也饮酒,也食肉,守定烟花断淫欲。行禅唱咏胭粉词,持戒酒肉常充腹。

世间修真之士,多戒酒肉避烟花,入山养静,冀望成道。殊不知飘篷之客,也饮酒,也食肉,守定烟花断淫欲也。其曰守定烟花者,非食烟花,乃有所守,而定烟花、断淫欲,不为烟花所迷,故行禅唱咏胭粉词见色不色,对景忘情也。其曰“饮酒食肉”者,非破戒而贪酒肉,乃持戒随缘,酒肉充腹而心不计较也。断淫持戒,身在酒色之场,心在酒色之场,何碍于酒色乎。

色是药,酒是禄,酒色之中无拘束。只因花酒误长生,饮酒戴花神鬼哭。

以其能断淫,则见色不色,即有真灵之色,故曰“色是药”。以其能持戒,则遇酒不酒,别有延命之酒,故曰“酒是禄”。以其色是药,酒是禄,借假修真,以真化假,故酒色场中无拘束也。彼不知真灵之色是药,延命之酒是禄者,贪恋外之假酒色,而失内之真酒色,弃真认假,自误长生者比比皆然。若悟的假色中有真色,假酒中有真酒,在大火里栽莲,在泥水内拖船,窃阴阳、夺造化、转枢纽、回气机,境命在彼,造遇在我,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故曰戴花饮酒神鬼哭。

不破戒,不犯淫,破戒真如性即沉。犯淫坏失长生宝,得者须由道力人。

修真之道,首戒酒色戴花饮酒。人或疑其必用酒色修道,则流于御女闺丹之术,未免犯戒破淫矣。殊不知不破戒不犯淫,若稍贪酒破戒,而真如之性,即沉沦不见;若稍贪花犯淫,而长生之宝,即失落无踪。这个酒色场中生活,惟有道力之人能行之,若无道力者,焉能不为酒色所迷乎?

道力人,真散汉,酒是良朋花是伴。花街柳巷觅真人,真人只是花街玩。

足色真金,须从大火中煅出;洁净荷花,还在淤泥里生成。非火不见金之真,非泥不显莲之洁。惟有道力之人,常以花酒为朋伴,盖以花街柳巷,易足迷人之处,方见真人本面。若花街柳巷过去不得,则人不真,不是有道力之人。故真人只在花街玩,绝不以酒色所迷也。夫酒色若不能迷,世间即无一物得迷。酒色若有所迷,世间即无一物不迷。酒色二物乃验人真假之试金石也。

摘花戴饮长生酒,景里无为道自昌。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乡。

惟其有道力之人,不为世间酒色所迷,故能戴仙花、饮仙酒,能于凡景中,万有皆空,诸缘不染,无为而道自昌也。彼世间孤寂守静之辈,不知戴花饮酒之妙用,或疑贪花恋酒,行为有怪,那知戴花非凡花,饮酒非凡酒,乃係仙花仙酒,是仙乡也。

到此乡,非常客,姹女婴儿生喜乐,洞中常采四时花,花花结就长生药。

戴仙花饮仙酒,即见到仙乡矣。能到仙乡,即是仙客,而非常客也。非常客者,不恋外之假阴阳,自有内之真阴阳。盖假者无染,而真者即现,故曰“姹女婴儿生喜乐”。姹女者,灵知是也。以其灵知,外明内暗,为阳中阴,故谓姹女。婴儿者,真知是也。以其真知,外暗内明,为阴中阳,故谓婴儿。灵知真知喜乐,阴阳和谐,先天之气回复,洞中常有四时之花,随手采取,收入造化炉中,培之养之,勿使漏泄,积少成多,由嫩而坚,则花花结就长生之药矣。曰洞中常采者,家园自有,不假外求,非身外一切有形有象之花,乃宥密至圣至神之花也。

长生药,采花心,花蕋层层艳丽春。时人不达花中理,一诀天机值万金。

长生之药,既是花花结就,则采花结丹,所不容缓者。然采花只采其气,不采其质,只采其花心,不采其花瓣。花心者,中黄之物,花之精神所聚,所谓花蕋者是也。这个花蕋,即天地之心,其中有生气藏焉。采得生气,则大本到手。本立道生,具众理而应万事,头头是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花蕋层层,其艳丽如春日阳气,无处不通矣。这个花中之理,顺之则生人生物,逆之则成仙成佛,人人有分,人人不达。若有达之者,立跻圣位,故曰“一诀天机值万金”。以上皆言飘蓬在尘出尘之大义,以下细分敲爻之火候。

谢天地感虚空,得遇仙师是祖宗。附耳低言元妙旨,提上蓬莱第一峰。

上言一诀天机值万金者,特以金丹真诀,能夺天地之造化,窃阴阳之气数,得之者出死入生,直登道岸,非大忠大孝者,不能知,大贤大德者,不得闻。幸而感天地,神明默佑,得遇仙师,顿悟生死天机,如从苦海提上蓬莱第一峰矣。天地能生我,不能全我;父母能养我,不能成我。得师附耳低言元妙之旨,能使死者不死,不生者长生,其成我全我之恩,大过于天地父母,是仙师即成全我之真祖宗,誓必成道,光宗耀祖,以报师恩,而不可有负其恩者。此一段是祖师自叙得遇正阳帝君而始闻道也。

第一峰,是仙物,惟产金花生恍惚。口口相传不记文,须得灵根坚髓骨。

蓬莱第一峰,高出云表,尘埃不到,风波不及。比之得闻至道,脱离苦海,不为尘缘所累,故曰“是仙物”。金花者,即真灵之光辉。因其真灵历劫不能坏,喻之曰金;因其真灵光辉常存,喻之曰金花。世间百花皆有开有谢,惟金之光辉经久不减。恍惚着,非色非空之谓。金丹之道,只是取本来真灵一味药料,别无他物,得师真诀,下手修为,惟产真灵,金花返本还原耳。这个真灵,藏于恍惚之中,非色非空,即色即空,至无而含至有,至虚而含至实,悟之者立超生路,迷之者常在鬼窟。古来仙真,口口相传,不记文字,盖以真灵金花,得之者能以坚髓骨,而成金刚不坏之躯,为上天所秘也。金花恍惚灵根,总一真灵之物,不过随便取象耳,非有三件。

坚髓骨,炼灵根,片片桃花洞里春。七七白虎双双养,八八青龙总一斤。

上言灵根能以坚髓骨,可知要坚髓骨,须当先炼灵根。灵根是我本来良知良能,先天一点真灵之气,名曰真种子,不待他求,自己本有。既能识得此灵根,急需煅炼此灵根。灵根得火煅炼愈链愈明。光辉倍增,自然片片桃花洞里春矣。但此灵根生春之妙需要阴阳培植,若有阴无阳,有阳无阴,灵根不成,阳以七日而复,阴以七日而姤。两七也,八日月上弦,得阴中之阳光八两;二十三,月下弦,得阳中之阴精八两,二八也。白虎者。白属金。真情也。青龙者,青属木,真性也。七七白虎双双养者,真情之阴阳合一也;八八青龙总一斤者,真性之阴阳混成也。真性真情二物本来出于灵根,因交后天,性情真假相杂,于是灵根亦藏匿不彰。欲炼灵根,还当先调性情,白虎两七,青龙二八,皆归于真,方能灵根现象。所谓“要得谷神长不死,须凭元牝立根基”。谷神即灵根,元牝即真性真情。灵根生性情者,自然之道顺行也;性情成灵根者,变化之道逆运也,顺则成人,逆则成丹;故欲炼灵根,先调性情也。

真父母送元宫,木母金公性本温。十二宫中蟾魂现,时时地魄降天魂。

上言灵根必用真情真性,方能修炼成就,是真情真性乃生灵根之真父母也。将此真父母送入造化元宫,情莫妄动,性莫妄发,则木母金公配合一处,彼此相恋,两性温和而不相悖矣。蟾魂、地魄皆真知之别名,天魂即灵知之别名。若得真情真性,二物性温,则十二时中,时时真知常现,灵知不昧,真知统灵知,灵知顺真知,夫唱妇随,刚柔并行,是谓地魄降。天魂降者,非是勉强制服,灵知见真知自然驯顺,不降而降。盖以同声相应,同气相求,阴阳以类从也。

铅出就,汞初生,玉炉金鼎未经烹。一夫一妇同天地,一男一女合乾坤。

铅外黑而内白,象真知,外阴而内阳;汞外明而内暗,象灵知,外阳而内阴。当金精木性相合,真知灵知方会,是谓“铅初就,汞出生”。“出就出生”,尤未经鼎炉烹煎,其性不定,稍有懈怠,铅飞汞走,会而复散,与未就未生者相同,纵天宝在望,为许我有。须将此二物用火烹炼,打成一片,方能济事。炉而曰玉,温柔之炉;鼎而曰金,坚刚之鼎。鼎坚刚,则药无漏;炉温柔,则火不燥,真知之铅,灵知之汞,得刚柔炉鼎修持,不即不离,不急不缓,终必成功。一夫一妇同天地者,真知灵知,夫妇匹配,必如天尊地卑,匹配之长久,方为坚固。一男一女合乾坤者,真知灵知,男女交合,必如乾健坤顺,交合之永远,方谓稳妥;如天地,如乾坤,真知灵知,两不相离矣。然未经烹煎,不能到此佳境也。

庚要生,甲要生,生甲生庚道始萌。拔取天根并地髓,白雪黄芽自长成。

上言练灵根,须要炼金木铅汞。然欲炼之,先使生之,故曰“庚要生,甲要生,生甲生庚道始萌”。庚为阳金,即真情之象;甲为阳木,即真性之象。真情真性一生,正气渐复,邪气渐退,而灵根即萌于其间矣。真情具有生物之祖气,名曰天根;真性具有养物之厚德,名曰地髓。当真情露而不令其散涣,当真性现而不令其昏迷,是谓拔取天根并地髓。拔取天根地髓到手,一动一静皆是真情真性用事,外物不得而入,内念不得而生,则虚无飞白雪,寂静发黄芽,自然而然。白雪黄芽,皆金丹之异名也。

铅亦生,汞亦生,生汞生铅一处烹。烹炼不是精和液。天地乾坤日月精。

真知生于真情,灵知生于真性。当庚情甲性既生,天根地髓相合,而真知之铅,灵知之汞,亦随之而生。急须采此真知灵知,归于一处,用火烹炼成块,永不失散为妙。彼世间迷人,不知烹炼真铅真汞之大道,或疑铅是肾中之阴精,汞是心中之血液,而遂运精液交合,妄想结丹,欲求长生,反而促死。殊不知金丹大道所烹炼者,非肾中精、心中液,乃天地乾坤日月之精也。天地乾坤日月之精为何精,即真阴真阳之精,亦即真知灵知之精。以其此精本于天地乾坤日月,非父母生产幻身所出之物,故谓天地乾坤日月之精。以其烹炼天地乾坤日月之精,故道成之后与天地日月并长久也。

黄婆匹配得团圆,时刻无差口付传。八卦三元全藉汞,五行四象岂离铅。

上言生汞生铅须要一处烹矣。然铅之真知汞之灵知彼此间隔,何能一处烹哉?是必有调和之物,方能两家归于一处。调和之物为何物?黄婆是也。黄婆异名多端,一名真意,一名真土,一名真信,一名土釜,一名黄庭,一名中宫。以调和而言为黄婆,以行持而言为真意,以生物而言为真土,以持守而言为真信,以养火而言为土釜,以阴阳而言为中宫,以结丹而言为黄庭,其实皆是一物,是在随时用之耳。真知、灵知得黄婆于中,调和传信,方能匹配团圆,时刻无差。故曰“黄婆匹配得团圆,时刻无差口付传”。传者,即传信,使其团圆也。金丹之必调和真知之铅、灵知之汞者,以其灵知之汞性有真火存焉。八卦三元,非真火锻炼不能成物,真知之铅情,有真水藏焉。五行四象,非真水温养不能生物,故曰“八卦三元全藉汞,五行四象岂离铅”。铅汞得黄婆调和,真灵不散,而八卦三元、五行四象,亦皆合而为一。是铅汞二物,乃修丹之要药也。

铅生汞,汞生铅,夺得乾坤造化权。杳杳冥冥生恍惚,恍恍惚惚结成团。

真知、灵知得黄婆于中调和,则木性爱金顺义,金情恋木慈仁,真知统灵知,灵知养真知,是谓“铅生汞,汞生铅”。铅汞相生,铅不走,汞不飞,阴阳不能规弄,万物不能迁移,天枢在手,可以夺得造化权矣。能夺造化权,则自造自化,真知不离灵知,灵知不离真知,真空而含妙有,妙有而藏真空,恍惚里相逢,杳冥中有变,真灵凝结成团矣。

性须空,意要专,莫遣猿猴取次攀。花露初开切忌触,锁居土釜勿抽添。

当铅汞结团,真知、灵知交合,二气氤氲,冲和还丹,隐隐有象。此时须要性空意专,勿忘勿助,时防人心乘间,借灵生妄,故曰“莫遣猿猴取次攀”也。夫真灵方结,先天良知、良能之灵根方生,如花露初开,气质嫩弱,耐不得磕撞。倘不知止足,犹用外炉增减之功,未免道心中又起人心。人心一起,道心即昧,灵根得而复失,大事去矣。故曰“花露初开切忌触,锁居土釜勿抽添”。土釜者,即中央正位,不偏不倚之谓。抽添者,即增减之功。“抽”即减其有余,“添”即增其不足。增减之功,凡以为真知灵知之刚柔不应,阴阳不和,而增之减之。若真知灵知结团,收锁土釜,居于中央正位,谨封牢藏,一点灵苗,元气不散,自生自长,而无容外炉增减之功矣。

玉炉中,文火烁,十二时中惟守一。此时黄道会阴阳,三性元宫无漏泄。

灵根方复,锁居土釜,不用抽添者,以其灵根具有先天生物之祖气。祖气来复,药即是火,火即是药,不必再用武火追摄,只运玉炉中一点柔和文火烁炼,十二时中,抱元守一,顺其自然而已。盖此时阴阳会于黄道,真知、灵知皆归中央,精气神三性,凝聚于元宫,已无漏无泄,须当沐浴之时也。

气若行,真火炼,莫使玄珠离宝殿。加添火候切防危,初九潜龙不可炼。

上言阴阳会于黄道,三性自无漏泄。然虽无漏泄,而防危虑险之功不可缺。防危虑险者,防其药气外行也。稍觉气行,即以虚灵真火炼之,莫使元珠有离宝殿也。元珠即真知灵知合一之光辉,亦即良知良能本来之灵根。宝殿即黄道中宫,亦即元牝之门。用文火烁者,使生气自长养灵根也。用真火炼者,使生气不散,固灵根也。养之固之,灵根自然常居于中宫,但不可加添武火,自招其殃,故曰“加添火候切防危,初九潜龙不可炼”。潜龙者,方生之阳,即灵根方萌之象。若用武火以锻炼,反伤生气,无益有损。此丹道紧要之关口,丹还在此,丹失亦在此,不可不防之切也。

消息火,刀圭变,大地黄芽都长遍。五行数内一阳生,二十四气排珠宴。

上言“初九潜龙不可炼”者,盖以灵根方萌,生机已动,不用人力加添之功,自有天然真火消息变化,一点阳光,渐生渐长,无处不有,故曰“消息火,刀圭变,大地黄芽都长遍”。刀圭者,十分寸匕之一,灵根至微之象。灵根虽微,得真火消息,由微而显,无理不具,无道不备,纯是生机,如黄芽遍地,万象更新矣。黄芽遍地,皆灵根、阳气来复之功。阳气来复,生机发涣,浑然天理,流行不息,自然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五行相生,迭为父母,阴而阳,阳而阴,二十四气连珠无间矣。故曰“五行数内一阳生,二十四气排珠宴”。二十四气,即五行之气。运灵根统五行之气,乃五行之祖气。祖气一生,五行二十四气连珠相生,自然而然也。

火数足,药方成,便有龙吟虎啸声。三铅只得一铅就,金果仙芽未现形。

当黄芽长遍,五行一气,火已足,药方成。龙吟虎啸,阴阳相应;情性相恋,真灵常存;不识不知,顺帝之则,良知良能之灵根现象,还我生初本来面目矣。还得生初本来面目,是谓归根复命,又谓还元返本,名曰“还丹”,又曰“真铅”。但此真铅,乃后天中返出之先天,因其在假中采来之真,故谓“真铅”,与前丹未还之铅不同。丹未还之铅,乃后天中发现出一点真知之情。丹已还之铅,乃真知灵知合一之灵根。此灵根之铅虽真,从后天中返出,便带后天气质,必将后天气质化尽,拔去历劫轮回种子,方谓纯阳无阴、七返九还、金液大还丹。还得本来灵根,是仅完的人道之事,尚未完的仙道之功,乃修道之初乘,故曰“三铅只得一铅就,金果仙芽未现形”。三铅者,还丹之铅,金丹之铅,神丹之铅。此三铅乃修丹全始全终之道。若有一铅未就,性命不了。“火数足,药方成”,是言还丹之药方成。“三铅只得一铅就”,是言还丹之铅方就,非言金丹、神丹之药成铅就也。还丹药成,了人道也。金丹、神丹药成,了仙道也。若以人道之了,误认为仙道之了,是犹行道而未出大门,常在院内盘旋耳,仙果仙芽如何能现形哉!此段是承上起下之语,以上言还丹初乘之事,以下言金丹中乘之事,读者须于此处着眼。

再安炉,重立鼎,跨虎乘龙离凡境。日精才现月华凝,二八相交在壬丙。

还丹成就,即是金丹之事。金丹作用,又与还丹作用不同,必须重安炉鼎,再置钳锤,将还丹炼就一个永久不坏之物,方为极功,故曰“再安炉,重立鼎,跨虎乘龙离凡境”。盖还丹之事,处凡之道,即前所云“了人事”也。金丹之道,超凡之道,即前所云“修仙道”也。未修仙道,先修凡道。既了凡道,即修仙道。跨虎乘龙离凡境,是由凡道而复修仙道也。龙虎,即还丹返出之真性情。灵根有象,还丹方成,性情虽真,犹未混化,灵根不固,恐有得而复失之患,务必将此性情陶镕,绝无纤毫气质,而后灵根得以完全,故曰“日精才现月华凝,二八相交在壬丙”。日精,即灵知,月华,即真知。灵根乃是灵知、真知精华凝结而成。日精才现,月华才凝,即是灵根之精华才现才凝。灵根精华现凝,即统真知灵知之精华。此精此华,才现才凝,不能遽然归于中正。二八相交,真知灵知,刚柔相当,阴阳合德,不偏不倚,至中至正矣。不偏不倚,至中至正,非真水真火不能施功。“壬”即元精真一之水,“丙”即元神温和之火。灵根得元精、元神水火烹煎,自然刚而不至于太过,柔而不至于不及。真中含灵,灵中有真,不中者渐中,不正者渐正也。

龙汞结,虎铅成,咫尺蓬莱第一程。坤铅乾汞金丹祖,龙铅虎汞最通灵。

上言真知灵知,二八相交,全凭水火烹煎之功。真知灵知得水火烹煎,灵知之龙汞,归于中正,凝结而不散;真知之虎铅,归于中正,成就而不坏。汞结铅成,性定情忘,心死神活,从此一往直前,可以无阻无挡矣,故曰“龙汞结,虎铅成,咫尺蓬莱第一程”。此第一程,乃金丹之第一程,非还丹之第一程。金丹头一步功夫,先要将真性之灵知、真情之真知,锻炼成一个浑然之物,方能灵根圆明不昧。若是真知灵知稍有些子迷昏,便有些子滓质加杂,算不得汞结铅成,灵根光辉于何而生乎?夫修真之道,始终只是炼真知之真铅,灵知之真汞以生灵根,别无他物。始而取坤位真铅之真知、乾宫灵汞之灵知以为丹母,终而炼龙性真铅之良知,虎情灵汞之良能,以结灵胎。坤铅者,坎中满。坎属于道心,道心实则有真知乾汞者。离中虚。离属于人心,人心虚则具灵知。虚实相应,以真知而制灵知,以灵知而顺真知,道心常存,人心常静,真而统灵,灵而归真,真灵相合,能生灵根,故为丹母。此还丹之事也。龙铅者,龙为性,属木,铅为真知之情,属金。龙称铅者,真性中有真情,灵知变为真知,灵知混化矣。虎汞者,虎为情,属金,汞为灵知之性,属木。虎称汞者,真情中有真性,真知变为灵知,真知混化矣。灵知真知混化,即人心亦化为道心。良知良能,一灵妙有,法界圆通,动静无碍,逆顺随心,无事能瞒,无物能伤,故曰“最通灵”。最通灵,则灵根不昧矣。此金丹之事也。

达此理,道方成,三万神龙护水晶。守时定日明符刻,专心惟在意虔诚。

始而性情真灵凝结,终而性情真灵混化,此丹道一定不易之理。能达此理者,修道方成,不达此理者,修道不成。果达此理,是始终通彻,表里豁亮,如水晶塔子一样,心窍玲珑,一动一静,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身外一万八千阳神,身内一万八千阴神,皆顺听其命,亦化而为护法神,故曰“三万神龙护水晶”。是道也,说之最易,修之最难。盖以采药有时,炼药有日,运火有符刻,须要守时定日,明其符刻,心专意虔,方能成功。否则,毫发差殊,不作丹也。

黑铅过,采清真,一阵交锋定太平。三车搬运珍珠宝,送归宝藏自通灵。

上言守时、定日、明符刻者。凡以为还丹真铅到手,虽云还元返本,犹是有质之物,未至刚健纯粹,不堪采用,所谓“一毫阴气不尽不仙”也,故曰“黑铅过,采清真”。真而至清,即是有气无质,铅现癸尽,黑返为白之时。黑返为白,非是容易做出,必须奋大用、发大机,日乾夕惕,下一着死功夫,方能滓质消尽,故曰“一阵交锋定太平”。交锋者,不能退而必猛力以退之,既退尽滓质,真铅至清而至真,绝无一点客气加杂,灵根稳稳当当,不染不着,不动不摇,可以太平无事矣。三车者,《法华经》所云“羊车、鹿车、牛车”之三车。三车搬运,比喻功力渐进之义。珍珠,即灵根之异名,以其灵根归于清真,表里莹净,故又取象,谓“珍珠宝藏”,即中央元牝之门。既得灵根太平,从此功力渐进,务必将此灵根珍珠之宝,送归元牝宝藏,谨封牢锁,日久自然通灵矣。

天神佑,地祇迎,混合乾坤日月精。虎啸一声龙出窟,鸾飞凤舞入金城。

当灵根清真入于宝藏,先天祖气充足,造化在内,神明不昧,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其功用与天地日月之精混合而为一矣。故曰“天神佑,地祇迎,混合乾坤日月精”。能混合乾坤日月,灵根即是乾坤日月。乾坤日月即是灵根。寂然不动,感而遂通,虎啸而龙吟,鸾飞而凤舞,阴阳一气,呼吸灵通,入于金城不坏之境矣。

朱砂配,水银停,一派红霞列太清。铅池迸出金光现,汞火流珠入帝京。

当混合乾坤日月之精,灵根已可无伤无损矣。然虽无伤无损,若无些子勉强,金丹不结,必须再进一层功夫,将此混合之物,运动虚无中神光真火,炼成一个精而又精、粹而又粹之宝,方是真宝,永久不能伤损矣,故曰“朱砂配,水银停,一派红霞列太清”。朱砂,即前结就龙汞之灵知。水银,即前已成虎铅之真知。汞结成砂,铅变成银,已清真矣。又经虚无中神火陶镕,真中更生真。真之清者,复进于太清矣。火列太清,真进太清,砂银一气,金火同宫。金遇火而还元生明,火遇金而返本息焰,故曰“铅池迸出金光现,汞火流珠入帝京”。金光者,真知常明之光。帝京者,心君所居之处,为灵知之火藏。金光迸出,真知至灵;火入于藏,灵知至真。真之灵之,神妙不测矣。

龙虎媾,外持盈,走圣飞灵在宝瓶。一时辰内金丹就,上朝金阙紫云生。

当金还火返,真知灵知,均归太清,龙性虎情,亦交媾而为一气,急须外炉持盈,万缘俱寂,不使有一毫客气,乘间而入,自然宝瓶内炉,走圣飞灵,自相团聚,一时辰内结就一粒金丹。当斯时也,五气朝元,三花聚顶,其光通天彻地,谓之朝金阙而生紫云,真实不妄。此第二铅就金丹之事,乃中乘之道也。

仙桃熟,摘取饵,万化来朝天地喜。斋戒等候一阳生,便进周天参同理。

一时丹成,万般滓质尽脱,只有天良一点灵根,圆陀陀,光灼灼,净倮倮,赤洒洒,如仙桃成熟矣。仙桃成熟,取而服之,光生五内,神凝气聚,万化来朝,我命由我不由天,虽天地不喜不能也。既已服丹,命基坚固,此时须当斋戒沐浴,勿忘勿助,等候静极又动,一阳发生,仿《参同》周天火候,可以凝结圣胎矣。

参同理,炼金丹,水火熏蒸透百关。养胎十月神丹结,男子怀胎岂等闲。

上言等候一阳生。此一阳,即凝结圣胎之阳。《参同》火候,最细最微,准诸易卦,仿乎月令,阳火阴符,进退止足,有为无为,无不俱备。当服丹之后,灵根真种落于黄庭,七日来复,微阳潜生,遵《参同》之理,以水火熏蒸,不使丝毫渗漏,渐生渐长,阳气充足,百关齐开,百神俱集,霎时胎结。更加十月温养之功,无质生质,无形生形,神丹成就,是谓男子怀胎。此胎乃金刚不坏之法身,非等闲血胞之凡胎可比。以其法身至灵至圣,故谓神丹;以其法身脱离万象,故谓圣胎。神丹圣胎,总是一个不坏法身而已。此第三铅就神丹之事,乃上乘之道也。

内丹成,外丹就,内外相接和谐偶。结成一块紫金丸,变化飞腾天地久。

内丹者,即圣胎之神丹。外丹者,即还丹炼成之金丹。金丹是采先天虚无之气而炼成,造化在外,故谓外丹。神丹是金丹服内,凝结成象,造化在内,故谓内丹。此内外;之分。其实内丹外丹,总是一个灵根锻炼成就,以其有内外先后修持之火候,故有内外二丹之名。外丹成就,即修内丹,内外相接,功夫到日,内外和谐,通幽达明,混成无碍,结成一块紫金丸矣。金至于紫,从大火炉中锻出,内外光明,至刚至健,至圣至神,变化随心,飞腾如意,入于最上一乘妙觉之地,阴阳不能拘,造化不能限,与天地同长久矣。

丹入腹,非寻常,阴形剥尽化纯阳。飞升羽化三清客,名遂功成达上苍。

上言变化飞腾天地久者。盖以金丹入腹,剥尽群阴,化为纯阳法身,十月气足,婴儿出现,羽化飞升,为三清殿上之客。到此地位,功成名遂,大丈夫之能事毕矣。

三清客,驾彩璚舆,跨风腾霄入太虚。似此逍遥多快乐,遨游三界最清奇。太虚之上修真士,朗朗圆成一物无。

既为三清之客,有无俱不立,物我悉归空,离尘世而入太虚,逍遥快乐,邀游三界,最清最奇。然何以能如是哉?以其太虚之上,修真之士,朗朗圆成,无一物挂怀,无一物能侵,与太虚同体也。

一物无,遂显道,五方透出真人貌。仙童仙女彩云迎,五明宫里传真诰。

一物既无,大道已成。成己之后,而又成物,方方行功,扶危救困,警愚化贤,功完行满,玉帝诰封,名登紫府矣。

传真诰,话幽情,只是真铅炼汞精。声闻缘觉冰消散,外道修罗缩项惊。

上言五明宫里传真诰,是大道完成、登于天仙之位矣。这个传真诰、登天仙之幽情,至简至易,约而不繁,只是用真铅炼真汞,成灵砂之一事,别无他物。始而以真铅制真汞,中而以真铅合真汞,终而以真铅成真汞。始终以铅炼汞,汞干铅飞,煅成一块足色紫金,为永久不坏之物,德配天地,故能受真诰。是道也,非在声闻缘觉中而成,乃虚空内所做之事业。彼一切盲修瞎炼、外道之流,专在声闻缘觉中作活计者,闻的此等幽情之话,茫然无知,则必且惊且疑,而缩项退后矣。

点枯骨,立成形,信道天梯似掌平。九祖仙灵得超脱,谁羡繁华贵与荣。

金丹大道,平坦之道,人人有分,个个皆能。得其真者,循序而进,如上天之梯,能起死回生,能超九祖先灵,其荣贵无比,世间之繁华荣贵,何足羡哉!

寻烈士,觅贤才,同安炉鼎化凡胎。若是悭财并惜宝,千万神仙不肯来。

金丹之道,虽是平坦易行,然非烈士不传,非贤才不度。特以烈士贤才,不悭财,不惜宝,提的起,放的下,以性命为一大事,故祖师愿与同安炉鼎,同化凡胎。若是悭财惜宝之辈,不但祖师不度,虽有千万神仙,谁肯来度哉?

修真士,不妄说,妄说一句天公折。万劫尘沙道不成,七窍眼睛皆迸血。

此歌句句着实,敲爻示真。药物老嫩,火候次序,进退急缓,抽添运用,有为无为,无不祥明且备,真足为万世学人上天之梯。祖师犹恐后人疑惑不信,故又出此誓语,以明其心。我读“妄说一句天公折”之句,不禁澘然泪下,见此而不发信心者,必非人类也。

贫穷子,发誓切,待把凡流尽提接。同赴蓬莱仙会中,凡景熬煎无了歇。

昔正阳帝君授祖师道后,玉帝勅召授职,飞升空中,谓祖师曰:“子当勉力,不久当如吾也。”祖师叩禀曰:“弟子之志,异于先生。若不度尽世间凡流,永不朝金阙”观此,祖师不特成道后,欲把凡流尽提接,即未成道之前,早有此愿。奈何祖师欲提接凡流,同赴仙会,而举世凡流以苦为乐,熬煎不歇,虽祖师亦无如何也。

尘世短,更思量,洞里乾坤日月长。坚志苦心三二载,百千万劫寿弥疆。

凡流贪恋凡景,熬煎不歇,将性命二字,置于度外,殊不知人生在世,百年岁月,瞬息间耳。怎如道成之后,造化在手,性命由我不由天。洞里乾坤,日月最长也。若有烈士贤才,寻师访友,得其真决,坚志苦心,用功修持,二三年间,即能成道,万劫长存,其寿无疆矣。

达圣道,显真常,虎兕刀兵更不伤。水火蛟龙无损害,拍手天宫笑一场。

修真之道,特患不能达圣道耳。果达圣道,一了百当,真者能常,无时或息。更加符火锻炼之功,大道完成,遂显真常,虽虎兕、刀兵、水火、蛟龙,皆不能伤害。到此地位,受天宫之福,一切尘世苦脑尽脱,岂不拍手呵呵大笑耶。

这些功,真奇妙,吩咐与人谁肯要。愚徒死恋色和财,所以神仙不肯召。

这些功,即以上修炼之功。以上修炼之功,能超凡入圣,能起死回生,能虎兕刀兵不伤,能水火蛟龙不害,最奇最妙。有此奇妙,而人皆不肯要者,何哉?非不要也。神仙之事,虽愚夫愚妇,说者尊敬,闻者仰慕,但为财色所迷,不肯将性命为重,虽尊敬仰慕,皆是妄想,是以神仙不肯召引也。

真至道,不择人,岂论高低富与贫。且饶帝子共王孙,须去繁华锉锐分。

神仙者,大慈大悲,度己度人,岂不愿将至道告人乎?若不将至道告人,是有秘天宝,必非神仙。盖神仙不择人而教,高低贫富,帝子王孙,一等视之,总要能去繁华,能锉锐气方肯告之。若繁华不去,贪图名利,锐气不锉,争胜好强,饶是帝子王孙,亦不告也。

嗔不除,态不改,堕入轮回生死海。堆金积玉满山川,神仙冷笑应不睬。

嗔者,一切执着烦恼是也。态者,诸般妄想贪图是也。修真之道,首要除嗔改态。嗔除而心气平,态改而情缘空。去假求真,以性命为重,即能遇真师,出轮回,脱生死。若嗔不除,态不改,已堕轮回生死之海。既欲腰缠十万贯,又欲骑鹤上扬州,虽神仙对面,应必冷笑不睬矣。

名非贵,道极尊,圣圣贤贤显子孙。腰金跨玉骑骄马,瞥见如同隙里尘。

世人不肯入至道者,不为利必为名,以其为名能以取贵也也。殊不知名非贵,道极尊。大道成后,为圣为贤,接引方来,代代相传,子子孙孙,皆为圣为贤,其显贵无比,彼尘世腰金跨玉骑骄马,一身之荣贵,如同隙里之尘,虚而不实,何足贵哉!

隙里尘,石中火,何在留心为久计。苦苦煎熬唤不回,夺利争名如鼎沸。

人生在世,如隙里之尘,石中之火,最不久长,而人皆以假为真,苦苦煎熬,夺利争名,如鼎水滚沸不休,何哉?

如鼎沸,永沉沦,失道迷真业所根。有人平却心头棘,便把天机说与君。

夺利争名,损人利己,沉沦苦海,失道迷真,忘其本来面目,业根种深,所谓“世事万般将不去,临行惟有业随身”。若有人看破世事,平却心头棘茨,般般放下,以性命为一大事,祖师必然提携,祖师云:“若人平却心头棘,便把天机说与君”,岂虚语哉!但世间无有肯平心头棘者,虽欲说天机,与谁说乎!

命要传,性要悟,入圣超凡由汝做。三清路上少人行,畜类门前争入去。

上言说与天机,是何天机?即性命之天机也。命者,先天真一之祖气性者,本来真空之祖性。真空之性,无时不在,现时就有,若悟到一无所有处,即能见真。至于先天之气,或隐或显,隐显无时,不在内,不在外,非色非空,非有非无,拟之则失,议之则非,一身上下,并无着落处,须用真师附耳低言,方能认得。且造命之道,有药物,有火候,有工程,有等等要口关隘,必须口诀一一指示,方能通彻。故曰:“命要传,性要悟”。修命者,超凡之事,修性者,入圣之事。超凡,所以脱幻身,入圣,所以脱法身。既悟得性理,又明的命理,或先修性而后修命,或先修命而后修性,则超凡入圣,随人做矣!奈何迷徒不悟性理,又不求命理,将性命二事,看为儿戏,故“三清路上少人行,畜类门前争入去”。一失人身,万劫难逢,可不悲哉!

报贤良,休慕顾,性命机关堪守护。若还缺一不芳非,执着波渣应失路。

上言知得性命之理,足以超凡入圣矣。但超凡入圣,不是空空顾幕,即便了事,须要将性命机关打开,真知确见,脚踏实地,守护修持,方能济事。若知性而不知命,或知命而不知性,性命各别,阴阳不和,生机有息,焉能芳菲成道哉!观此性命缺一,且不能芳菲成道,而况世间执相着空之辈,误认后天有形有象之波渣修为者,岂不大失正道之路乎?

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

上言性命缺一不能芳菲。何以见其不能芳菲哉?盖以“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其病者,只修祖性不修丹。丹者,阴符阳火煅炼而成,造命之事,属阳。修性之道,无阴符阳火锻炼之功,属阴。纵祖性修成,未曾在大火炉中煅炼出来,阴而不阳。不过来去分明,难免抛身入身之患,故“万劫阴灵难入圣”也。

达命宗,迷祖性,恰是鉴容无宝镜。寿同天地一愚夫,权握家财无主柄。

上段言修性,不可不修命。此段言修命,不可不修性。夫性者,所以全命之物。若达命宗,而不知修祖性,则不能至诚前知,神明远照,犹如监容而无宝镜,纵命基坚固,寿同天地,一愚夫耳。亦如空有家财,而无主柄使用也。盖命理攒簇五行,和合四象,夺天地之气数以为我有,窃阴阳之造化以为我用。炼铅制汞,铅汞凝结,则腹实而命基坚固,腹实命固,而不知抽铅添汞,虚心修性,以期超脱,不为修道之极功,故古仙名为守尸鬼,非七返九还金掖大丹之道。七返九还金液大丹,必以性命俱了,打破虚空,不生不灭,为了当也。此以金丹之始终论之,若以修命而言,亦必须修性,若不修性,命亦不凝。但修命之性,与了命后之性,大有分别耳。

性命双修元又元,海底洪波驾法船。生擒活捉蛟龙首,始知匠手不虚传。

上言修性不修命,不能成道,修命不修性,亦不能成道,若欲成道,非性命双修不可。修命之学,以术延命,复先天化后天,长生之道,固元矣;修性之学,以道全形,破虚空超三界,无生之道,亦元矣。性命双修,道法两用,内外相济,既得长生,又能无生,形神俱妙,与道合真,了命了性,不生不灭,元之又元矣。其所以元者,盖性命双修之道,在海底洪波中驾法船,于蛟龙深潭里探明珠,杀内求生,害中有恩,能修无量寿身,能成金刚不坏。得其真者,纵横逆顺没遮拦,静则无为动是色。匠手高强,亦如飘蓬行舟,左之右之,无不宜之。彼一切旁门外道,不知性命为何物,专在一身上下百般做作者,岂晓有此匠手之真传乎?
「七言」吕岩
周行独力出群伦,默默昏昏亘古存。无象无形潜造化,有门有户在乾坤。色非色际谁穷处,空不空中自得根。此道非从它外得,千言万语谩评论。
通灵一颗正金丹,不在天涯地角安。讨论穷经深莫究,登山临水杳无看。光明暗寄希夷顶,赫赤高居混沌端。举世若能知所寓,超凡入圣弗为难。
落魄红尘四十春,无为无事信天真。生涯只在乾坤鼎,活计惟凭日月轮。八卦气中潜至宝,五行光里隐元神。桑田改变依然在,永作人间出世人。
独处乾坤万象中,从头历历运元功。纵横北斗心机大,颠倒南辰胆气雄。鬼哭神号金鼎结,鸡飞犬化玉炉空。如何俗士寻常觅,不达希夷不可穷。
谁信华池路最深,非遐非迩奥难寻。九年采炼如红玉,一日圆成似紫金。得了永祛寒暑逼,服之应免死生侵。劝君门外修身者,端念思惟此道心。
水府寻铅合火铅,黑红红黑又玄玄。气中生气肌肤换,精里含精性命专。药返便为真道士,丹还本是圣胎仙。出神入定虚华语,徒费功夫万万年。
九鼎烹煎九转砂,区分时节更无差。精神气血归三要,南北东西共一家。天地变通飞白雪,阴阳和合产金花。终期凤诏空中降,跨虎骑龙谒紫霞。
凭君子后午前看,一脉天津在脊端。金阙内藏玄谷子,玉池中坐太和官。只将至妙三周火,炼出通灵九转丹。直指几多求道者,行藏莫离虎龙滩。
返本还元道气平,虚非形质转分明。水中白雪微微结,火里金莲渐渐生。圣汞论时非有体,真铅穷看亦无名。吾今为报修行者,莫向烧金问至精。
安排鼎灶炼玄根,进退须明卯酉门。绕电奔云飞日月,驱龙走虎出乾坤。一丸因与红颜驻,九转能烧白发痕。此道幽微知者少,茫茫尘世与谁论。
醍醐一盏诗一篇,暮醉朝吟不记年。乾马屡来游九地,坤牛时驾出三天。白龟窟里夫妻会,青凤巢中子母圆。提挈灵童山上望,重重叠叠是金钱。
认得东西木与金,自然炉鼎虎龙吟。但随天地明消息,方识阴阳有信音。左掌南辰攀鹤羽,右擎北极剖龟心。神仙亲口留斯旨,何用区区向外寻。
一本天机深更深,徒言万劫与千金。三冬大热玄中火,六月霜寒表外阴。金为浮来方见性,木因沈后始知心。五行颠倒堪消息,返本还元在己寻。
虎将龙军气宇雄,佩符持甲去匆匆。铺排剑戟奔如电,罗列旌旗疾似风。活捉三尸焚鬼窟,生禽六贼破魔宫。河清海晏乾坤净,世世安居道德中。
我家勤种我家田,内有灵苗活万年。花似黄金苞不大,子如白玉颗皆圆。栽培全赖中宫土,灌溉须凭上谷泉。直候九年功满日,和根拔入大罗天。
寻常学道说黄芽,万水千山觅转差。有畛有园难下种,无根无脚自开花。九三鼎内烹如酪,六一炉中结似霞。不日成丹应换骨,飞升遥指玉皇家。
四六关头路坦平,行人到此不须惊。从教犊驾轰轰转,尽使羊车轧轧鸣。渡海经河稀阻滞,上天入地绝欹倾。功成直入长生殿,袖出神珠彻夜明。
九六相交道气和,河车昼夜迸金波。呼时一一关头转,吸处重重脉上摩。电激离门光海岳,雷轰震户动婆娑。思量此道真长远,学者多迷溺爱河。
金丹不是小金丹,阴鼎阳炉里面安。尽道东山寻汞易,岂知西海觅铅难。玄珠窟里行非远,赤水滩头去便端。认得灵竿真的路,何劳礼月步星坛。
古今机要甚分明,自是众生力量轻。尽向有中寻有质,谁能无里见无形。真铅圣汞徒虚费,玉室金关不解扃。本色丹瓢推倒后,却吞丸药待延龄。
浮名浮利两何堪,回首归山味转甘。举世算无心可契,谁人更与道相参。寸犹未到甘谈尺,一尚难明强说三。经卷葫芦并拄杖,依前担入旧江南。
本来无作亦无行,行着之时是妄情。老氏语中犹未决,瞿昙言下更难明。灵竿有节通天去,至药无根得地生。今日与君无吝惜,功成只此是蓬瀛。
解将火种种刀圭,火种刀圭世岂知。山上长男骑白马,水边少女牧乌龟。无中出有还丹象,阴里生阳大道基。颠倒五行凭匠手,不逢匠手莫施为。
三千馀法论修行,第一烧丹路最亲。须是坎男端的物,取他离女自然珍。烹成不死砂中汞,结出长生水里银。九转九还功若就,定将衰老返长春。
欲种长生不死根,再营阴魄及阳魂。先教玄母归离户,后遣空王镇坎门。虎到甲边风浩浩,龙居庚内水温温。迷途争与轻轻泄,此理须凭达者论。
闭目存神玉户观,时来火候递相传。云飞海面龙吞汞,风击岩巅虎伏铅。一旦炼成身内宝,等闲探得道中玄。刀圭饵了丹书降,跳出尘笼上九天。
千日功夫不暂闲,河车搬载上昆山。虎抽白汞安炉里,龙发红铅向鼎间。仙府记名丹已熟,阴司除籍命应还。彩云捧足归何处,直入三清谢圣颜。
解匹真阴与正阳,三年功满结成霜。神龟出入庚辛位,丹凤翱翔甲乙方。九鼎先辉双瑞气,三元中换五毫光。尘中若有同机者,共住烟霄不死乡。
修生一路就中难,迷者徒将万卷看。水火均平方是药,阴阳差互不成丹。守雌勿失雄方住,在黑无亏白自乾。认得此般真妙诀,何忧风雨妒衰残。
才吞一粒便安然,十二重楼九曲连。庚虎循环餐绛雪,甲龙夭乔迸灵泉。三三上应三千日,九九中延九万年。须得有缘方可授,未曾轻泄与人传。
谁知神水玉华池,中有长生性命基。运用须凭龙与虎,抽添全藉坎兼离。晨昏点尽黄金粉,顷刻修成玉石脂。斋戒饵之千日后,等闲轻举上云梯。
九天云净鹤飞轻,衔简翩翩别太清。身外红尘随意换,炉中白石立时成。九苞凤向空中舞,五色云从足下生。回首便归天上去,愿将甘雨救焦氓。
婴儿迤逦降瑶阶,手握玄珠直下来。半夜紫云披素质,几回赤气掩桃腮。微微笑处机关转,拂拂行时户牖开。此是吾家真一子,庸愚谁敢等闲猜。
水得天符下玉都,三千日里积功夫。祷祈天地开金鼎,收拾阴阳锁玉壶。便觉凡躯能变化,深知妙道不虚图。时来试问尘中叟,这个玄机世有无。
谁识寰中达者人,生平解法水中银。一条拄杖撑天地,三尺昆吾斩鬼神。大醉醉来眠月洞,高吟吟去傲红尘。自从悟里终身后,赢得蓬壶永劫春。
红炉迸溅炼金英,一点灵珠透室明。摆动乾坤知道力,逃移生死见功程。逍遥四海留踪迹,归去三清立姓名。直上五云云路稳,紫鸾朱凤自来迎。
时人若要学长生,先是枢机昼夜行。恍惚中间专志气,虚无里面固元精。龙交虎战三周毕,兔走乌飞九转成。炼出一炉神圣药,五云归去路分明。
亦无得失亦无言,动即施功静即眠。驱遣赤牛耕宇宙,分张玉粒种山川。栽培不惮劳千日,服食须知活万年。今日示君君好信,教君见世作神仙。
不须两两与三三,只在昆仑第一岩。逢润自然情易伏,遇炎常恐性难降。有时直入三元户,无事还归九曲江。世上有人烧得住,寿齐天地更无双。
本末无非在玉都,亦曾陆地作凡夫。吞精食气先从有,悟理归真便入无。水火自然成既济,阴阳和合自相符。炉中炼出延年药,溟渤从教变复枯。
无名无利任优游,遇酒逢歌且唱酬。数载未曾经圣阙,千年唯只在仙州。寻常水火三回进,真个夫妻一处收。药就功成身羽化,更抛尘坌出凡流。
杳杳冥冥莫问涯,雕虫篆刻道之华。守中绝学方知奥,抱一无言始见佳。自有物如黄菊蕊,更无色似碧桃花。休将心地虚劳用,煮铁烧金转转差。
还丹功满未朝天,且向人间度有缘。拄杖两头担日月,葫芦一个隐山川。诗吟自得闲中句,酒饮多遗醉后钱。若问我修何妙法,不离身内汞和铅。
半红半黑道中玄,水养真金火养铅。解接往年三寸气,还将运动一周天。烹煎尽在阴阳力,进退须凭日月权。只此功成三岛外,稳乘鸾凤谒诸仙。
返本还元已到乾,能升能降号飞仙。一阳生是兴功日,九转周为得道年。炼药但寻金里水,安炉先立地中天。此中便是还丹理,不遇奇人誓莫传。
飞龙九五已升天,次第还当赤帝权。喜遇汞珠凝正午,幸逢铅母结重玄。狂猿自伏何须炼,野马亲调不着鞭。炼就一丸天上药,顿然心地永刚坚。
举世何人悟我家,我家别是一荣华。盈箱贮积登仙录,满室收藏伏火砂。顿饮长生天上酒,常栽不死洞中花。凡流若问吾生计,遍地纷纷五彩霞。
津能充渴气充粮,家住三清玉帝乡。金鼎炼来多外白,玉虚烹处彻中黄。始知青帝离宫住,方信金精水府藏。流俗要求玄妙理,参同契有两三行。
紫诏随鸾下玉京,元君相命会三清。便将金鼎丹砂饵,时拂霞衣驾鹤行。天上双童持珮引,月中娇女执幡迎。此时功满参真后,始信仙都有姓名。
修修修得到乾乾,方号人间一醉仙。世上光阴催短景,洞中花木任长年。形飞峭壁非凡骨,神在玄宫别有天。唯愿先生频一顾,更玄玄外问玄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0-16 09: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是在高兴的时候喝一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4 20: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本人不抽烟不喝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8-22 18:59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